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玄都城的气氛略微有些压抑。

    大阵之外,大法师、孔宣携手,将再次发起攻势的域外天魔稳稳阻住。

    而在玄都城内外,一双双眼睛,一道道仙识,紧盯着玄都城正中的的旋涡。

    提前埋伏在玄都城各处角落的几位道门高手,同样感受到了那份空前的紧张感;

    就算玉鼎真人足够沉稳,太乙真人足智多骚,此刻也是下意识屏住呼吸,全神贯注。

    混沌海中躲藏的云霄、琼霄等仙,更是已察觉到了鲲鹏的气息,还未能确定鲲鹏的具体位置。

    这鸿蒙巨兽,就算心急了,依然无比狡诈。

    “来了吗?”

    半个时辰内,荃峒用神念第十二次问出了这般问题。

    “还没,大概还有一刻,”李长寿神念传声回道,“陛下不必太紧张,这次本质是对鲲鹏的围杀,费心设计这么多,只是为引鲲鹏上钩罢了。”

    “吾自是明白,但就是感觉……十分新奇。”

    荃峒话语一顿,眉头微微皱了下,闭目凝神感应一二,喃喃道:“奇怪,天道为何突然有些动荡。”

    “来了。”

    李长寿精神一震,立刻对各处神念传声,荃峒闻声偷偷看去;

    城中躲藏的几位道门高手浑身法力涌动,做好了暴起发难的一切准备。

    玄都城正中,天地出入口的旋涡中,一抹浅浅的金光悄然绽放,像是有什么在涌动。

    天道之力浓郁了起来,宛若形成一道屏障;

    但那颗金色光球,轻松冲破屏障阻隔,带着一声若有似无的轻响,就这般有些突兀的,出现在玄都城内!

    静。

    城内城外一片寂静,那些等待着紫气现身的洪荒大能、混沌妖魔,那些为了伏杀鲲鹏而埋伏的十六七位道门高手,心神同时绷紧。

    看那颗光球!

    金光迷蒙是为功德圆证,其内一缕紫气盘踞旋转,蕴含着天、地、众生之意志,藏起了道、法、自然之妙门。

    鸿蒙紫气!

    几乎只是瞬间,混沌海中藏身的数十名洪荒大能、妖魔,朝玄都城大阵冲来!

    数十条或圆满、或残缺、或沧桑、或诡谲的大道,带着各色光华,在天地边缘、在混沌海边缘铺展开来,朝玄都城涌去!

    数十道目光,死死锁定在那颗金色光球上!

    有老道高呼‘得罪’,有妖魔大喝‘让开’。

    一位位仙风道骨的道者须发齐飞、不怒而威,数十条大道震鸣、相抗,玄都城的复合大阵几乎立刻就要崩溃。

    这耗费海量宝材,能阻挡众域外天魔的复合大阵,此刻就如薄纸一般。

    甚至,玄都城城头的数百道兵,有小半被直接震散……

    这就是洪荒六圣光芒遮掩下的大能!

    这就是李长寿自幼年便从度仙门典籍中,见到的洪荒凶险!

    正与域外天魔激斗的玄都大法师、孔宣故作震惊——这般情形,自然在他们预料之内,且与李长寿推演过十数次。

    甚至,李长寿每次推演时,预估会在此地现身的高手,比这些还要多个几成。

    很显然,这并非他们预料中最坏的情形。

    大法师朗声道:“玄都城重地,乱闯后果自负!”

    那数十道身影不为所动,已从各个方向冲抵玄都城大阵前;有数名老道更是大袖一挥,将一群群域外天魔直接卷飞!

    正此时!

    域外天魔暴动,几尊曾经在玄都城现身的庞大、诡异的黑影,再次出现在玄都城外,朝玄都城威压而来。

    大法师一咬牙,对众洪荒高手骂道:

    “尔等莫要鬼迷心窍!”

    身影却直接冲入混沌海,头顶太极图、手握乾坤尺,迎向那几头先天神魔。

    事有轻重缓急,他负责镇守玄都城,自不能让先天神魔趁乱生事。

    那一缕鸿蒙紫气在玄都城中向上冲刺,自内侧朝城头阵壁冲去,似乎要彻底遁出洪荒天地,消散于混沌之中。

    做那遁去的一!

    原本在大法师身侧的孔宣豁然转身,冲入玄都城,手中绽放五色神光,抓向鸿蒙紫气。

    但孔宣转身的瞬间,十数道流光于她身后绽放,朝着孔宣纤瘦的背影激射,每一道似乎都能击溃上古之不周山。

    便是孔宣神通不凡,此刻也不得不朝侧旁挪移,暂避锋芒。

    数十条大道碾压而来,玄都城复合大阵瞬间破碎……

    鸿蒙紫气距这群高手,已不足十里!

    “怎么提前到了?”

    李长寿皱眉低喃,在他此次的布置中,这种细节偏差,已是较大的失误。

    他化作的石块此刻已挪动了毫厘,仙识全力扩散出去,感应着鲲鹏的踪影;

    无论那些大佬争的多凶,只要鲲鹏不现身,他便不会现身。

    今日不过是个局,那鸿蒙紫气是他与几位人皇一同做的,完全仿照几位人皇当年接纳鸿蒙紫气时鸿蒙紫气的形态。

    采天河之水,汇星辰之精,融入大量功德,更是用堪称逆天的手段,用远古宝材氤氲之气息,糅合成了那一缕紫气。

    几位帝君都被天道赐下过鸿蒙紫气,由他们费心制作,最后的成果,几乎可以乱真。

    来了,这次是真的来了!

    那数十名大能有几位已冲到玄都城城头,而冲在最前方的几位大能既在互相提防,又要防备背后‘道友’发难。

    不知何时抵达玄都城附近的地仙之祖镇元子,须发飘舞、袖袍鼓荡,袖中似要飞出一片天地,将众大能镇压于此。

    身着黑甲的远古魔祖罗睺之大将,手持长刀、头带金蛇盔,身周泛着滚滚黑气,他是自远古走出的煞神,而今依旧不肯逝去的孤魂。

    面容冷漠的女仙,乃上古时曾昙花一现,迅速消声觅迹以至于不为人知的洪荒大能,此刻身周环绕道道剑气,道韵更是无比锋锐,实力比镇元子都弱不了多少。

    洪荒没有他们的故事,只有他们的道痕!

    还有那故意将面容变得无比丑陋的老妪,那手托残缺宝塔的老翁,那书生打扮、手提铁笔的青年,以及……

    在这数十道身影背后,在大法师与几只先天神魔激战之地侧旁,那将玄都城完全覆盖起来、巨大到无法窥见其形貌的巨兽虚影。

    鲲鹏现身!

    暗中躲藏的道门高手,有几位差些忍不住就要出手,还好被身旁仙人摁住。

    然而,就在这一息之间,就在这一瞬之间!

    玄都城中局势万变,李长寿的心念也在万变。

    不对,不对劲!

    李长寿心神突然一震,那根紧绷的心弦几乎被扯断。

    鸿蒙紫气已来,追着鸿蒙紫气的赵公明、金灵圣母、无当圣母为何还未从旋涡中出来?

    若有异样,赵公明自会捏碎玉符示警,且他们三者联手,便是遭遇圣人阻拦,也能放出求援消息才对。

    电光火石间,李长寿心底划过了无数念头。

    也就在这一瞬,那道鸿蒙紫气仿佛有灵,似是觉得前路被完全封死,突然掉头朝着侧后方急退!

    那数十名洪荒高手差点被晃断了老腰,即将爆发的冲突也被暂时压了下去,一鼓作气追向鸿蒙紫气。

    大战,在有人接近鸿蒙紫气的一瞬才会彻底爆发;

    能在洪荒中活到今日,自都非痴傻之人,面对着天地间有可能是最后的成圣机缘,各自都有了搏命的打算!

    孔宣身形于众高手侧旁疾飞,做出一副也想争夺这道鸿蒙紫气的架势,实际上只是在边缘游走,掌控局势。

    大法师掌托太极图,已在与数名先天神魔激战,实际上是故意脱离玄都城斗法,并在关键时刻以太极图封鲲鹏的路。

    那几头先天神魔也是委屈;

    它们是混沌海生灵,用不到鸿蒙紫气,今日不过是被鲲鹏驱策过来吸引炼气士目光,没想到直接引来玄都大法师一顿暴打。

    此刻退又退不得,退了又会被吞了……

    因玄都城中数十名大能同时显露自身大道,众域外天魔完全无法靠近;

    只是道则冲撞、动荡、挤压所产生的余波,就能将这些域外天魔完全震碎。

    但就是数十位这般层次的高手,去追逐那颗金色光球,犹自追赶不上……

    ‘这怎么回事?’

    李长寿道心不断震颤,空明道心掀起了阵阵风浪,化作的顽石也在不断轻颤。

    这不对,几位人皇道境再高,也做不出这般能戏耍众大能的鸿蒙紫气。

    自己的计划中这一块,是由赵大爷的定海神珠负责暂时镇压……

    哪里出了问题?

    自己布局二十年,想要将鲲鹏身上不可控的因素抹去,到此时每个环节都圆满完成,只差最后的一幕,只待鲲鹏出手,玄都城就可开启重重大阵,各路埋伏的高手一拥而上,又有通天教主在后面把关兜底……

    零点二,真的发生了?

    那鸿蒙紫气……

    李长寿‘抬头’看去,却见那颗金色光球轻轻一闪,毫无痕迹地穿透此地乾坤,自十数张大手之中惬意地闪出,出现在了数百丈外。

    假如,这东西不是自己造的赝品;

    假如,这是真的第八道第九缕鸿蒙紫气!

    能放出它的人,只有道祖或是天道!

    不,不对,只有道祖。

    第八道鸿蒙紫气当年乃道祖所分,如果真的存在第九缕鸿蒙紫气,那定然是在道祖掌心。

    道祖为何如此做?

    觉得假的鸿蒙紫气骗不过鲲鹏,又或是有其他算计?

    李长寿心底泛起一束束流光,那是他在这二十年间思考的各种可能,一只只选项串联起来,正向推演、逆向追溯!

    莫非,道祖已知晓,自己察觉到了天道的异常?

    黑暗之中,李长寿左手挥过,那无数流光瞬间消失不见,他将自己的抓鲲鹏计划全盘忽略,心底浮现出了两个单独的选项。

    其一,这鸿蒙紫气是道祖用来算计洪荒众高手,吸引躲藏在混沌海中的妖魔现身,一举将其歼灭。

    其二,这鸿蒙紫气是专门为寻他而来,趁这次机会,让他握住成圣之机。

    若是前者,与自己算计鲲鹏的计划并不冲突;

    若是后者……

    自己接还是不接,这鸿蒙紫气拿还是不拿?

    李长寿‘眯眼’注视着那不断闪烁的金色光球,它的影迹印在李长寿心底,是那般玄妙。

    黑暗中,仿佛出现了那位坐姿的魁梧老道,双眼微微睁开,用平和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等待着他做出选择。

    李长寿没有任何自负,也没有任何托大。

    但这颗被众大能争夺的金色光球,假如真的是来寻他的,他并不想接。

    第八道第九缕鸿蒙紫气,虽是成圣之机,却只能让斩却三尸的准圣成就半圣之位;

    代价,是被这一缕鸿蒙紫气,锁死在天地间!

    道境无法再向前半步,自身受制于天道,成为天道一颗‘小’基石!

    若今日出现的是,不知是否真正存在的第九道鸿蒙紫气,且是道祖有意给自己,李长寿断然不会犹豫。

    可这不是。

    这只是完整鸿蒙紫气的九分之一,却有着和完整鸿蒙紫气同样的‘副作用’。

    最高半圣,何谈超脱?

    最麻烦的是,如果鸿钧道祖赐下这一缕鸿蒙紫气,自己不去接,岂不是说明了自己心底有鬼,对天道有所防备?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假若第二个假设成立,自己绝不能接!

    且要在最短时间内想出两全之法,找出最稳的路,度过这次危机!

    这次,未尝不是鸿钧道祖对自己的试探……

    自己从师父死后就开始的那场算计,莫非都在道祖眼中?

    怎么办?

    如果真的是这般最坏的情形,又该如何破局?

    封神在即,自己在洪荒这泥潭中脱身的曙光,已出现在前路……

    “长庚!长庚!”

    突听身旁顽石传声呼喊:“这是真的鸿蒙紫气!道祖放出了第九缕鸿蒙紫气!这东西真的存在!”

    李长寿心底暗叹,玉帝开口提醒,自己已是没了任何拖延的空间。

    道祖在看着。

    谋算这么多年、布局这么多次,自己竟然也有要走一步看一步的时候。

    他也有今天。

    那来吧。

    李长寿豁然起身,变形术、障眼法、归元术瞬间消散,白发白眉站在玄都城角落,身上道袍微微晃动,长发被玄都城的狂风吹乱。

    一抹水蓝色光芒,硬生生挤进了此地数十条大道之中!

    均衡大道!

    就在同一瞬,那不断躲避其他大能追赶的金色光球剧烈震颤,朝李长寿飞射而来!

    果然如此!

    果然如此!

    李长寿道心一阵抽搐。

    自己比起道祖,还真是太嫩了些。

    这才是手段,这才是计谋!

    一缕鸿蒙紫气,以真乱假,让自己站在众大能对立面,与天道深度绑定,锁死他这个如今天地间最大的变数!

    果然,那些所谓对外乡人一视同仁,生灵都是大道与真灵震颤的造化……

    说的漂亮!

    唉,这个浪前辈,还真是害惨了他。

    李长寿心底念头虽繁杂,但此时表情却是从震惊迅速转变成激动,失声喊道:

    “这是真的鸿蒙紫气?!”

    话音未落,身形立刻朝鸿蒙紫气飞去。

    孔宣当即在侧旁提醒:“长庚当心!”

    五色神光立刻卷向李长寿身周,却是做防护之用。

    但五色神光刚绽放,已是有十数道流光砸向李长寿身形,其内有兵刃、有法宝、有神通,更有元神之力凝成的虚影。

    八九玄功!

    李长寿低喝一声,浑身道袍鼓起,身周涌出道道金光,直接硬抗这些攻势,身形被打的倒飞了出去。

    他暗中借势后退,自身更是如山岳坚石般毫发无伤;头顶冒出狼烟一般的血气,体内传来阵阵风雷声。

    那颗金球突然一闪,继续追向李长寿的身影。

    众大能此刻双目瞪圆,一个个目中满是不甘。

    他们拼死拼活要去争夺的宝物,竟主动飞向那个后起之辈!

    公理何在?

    一瞬间,他们纷纷出手,道道流光轰向李长寿的身形,李长寿召出玄黄塔顶在头顶,心底却对塔爷急急呼喊。

    放水!

    快放水!

    塔爷虽不明所以,但立刻听命行事,于李长寿心底发出一阵舒服的哼唱,又在那狂风骤雨的攻势中,带着李长寿不断后退。

    李长寿身形倒飞,心底连续划过数道灵光,紧绷的心弦弹出了一曲将军令。

    有了!

    鲲鹏!

    李长寿仙识全力搜寻,捕捉到了鲲鹏在混沌海中极速飞窜的虚影!

    李长寿心底,一条有些大胆的计策,已然成型。

    他这次,确实不得不冒险了,把握真的只有八成左右,但若是能成,自己未尝不能一石数鸟!

    头顶玄黄塔再次被轰飞,李长寿抬手对准那颗金球,还未用出什么神通,乾坤突然出现层层褶皱,将他与鸿蒙紫气完全隔绝。

    李长寿豁然扭头,‘怒视’那些阻碍自己得到鸿蒙紫气的洪荒大能,嘴角沁出一缕鲜血。

    当真有几名老道面露迟疑之色。

    李长寿倒飞中低喝一声:

    “几位师兄还请助我得紫气!鲲鹏之事暂且后说!此物入手,必有重谢!

    还请以自保为上!干扰各位道友为主!”

    玄都城中瞬间多了六道气息,阐教玉鼎真人、太乙真人、黄龙真人,截教龟灵圣母、余元,人教坐骑白泽,在六个方位同时现身!

    他们齐齐出手,各显神通,奋力牵扯那些洪荒大能。

    孔宣此时也已明了事情有变,那鸿蒙紫气似是真的紫气,且一心要找李长寿。

    她毫无犹豫,五色神光爆发开来,转眼封禁一名大能,刷落两名大神通者手中法宝。

    李长寿压力骤减,玄都城中瞬间掀起无边风浪,各色光柱几乎穿透混沌海,整个洪荒天地都能感受到此地大道的震颤。

    但依然有十数名洪荒高手紧追鸿蒙紫气,逼迫李长寿无法与紫气汇合。

    玄都城角落,荃峒长身而起,身着战甲、手握神剑,大喝一声:

    “各位可是要与我天庭为敌!”

    天威乍现,镇压八荒!

    正此时,玄都城出入口的旋涡中,一束金光飞窜而出……

    假鸿蒙紫气,此刻刚刚到来!

    城中众道者也是一懵,有大能瞬间明白了前因后果,骂道:“天庭做局杀鲲鹏,将我等也引来了!”

    “这真的紫气是从哪来的?”

    “这紫气贫道得定了!天道圣人,不死不灭!”

    局势越发紧张,众大能不再留手,李长寿成为众矢之的!

    虽外有玄黄塔、内有八九玄功,李长寿只是气血震颤、负了轻伤,但被打得不断倒飞,也是无比狼狈。

    不只是倒飞,各位洪荒高手还用各种手段,试图阻断李长寿与鸿蒙紫气的关联。

    他们封锁乾坤、扭曲虚空,甚至不惜去打飞那颗光球。

    李长寿面露急色,仙识捕捉到那道黑影已悄然摸到了城边,即将暴起发难……

    时机来了!

    李长寿双手飞速结印,双目绽放青蓝光芒,口中一声大喝:

    “五行归阴阳!

    乾坤吾执掌!

    急急如律令!”

    玄都城各处,五行之力骤然爆涌,方圆千里乾坤突然凝滞!

    为鲲鹏准备的五行阴阳大阵,以及其他十数座辅阵,被李长寿提前引动!

    效果也是颇为不凡。

    众大能身形同时一矮,被大阵镇压须臾,打向李长寿的攻势完全消失。

    李长寿目中带着光亮,满是喜色,张手就要去抓向对自己疾飞而来的光球。

    玄都城出入口的旋涡中,三道流光飞射而出,自是赵公明、金灵、无当追来。

    突然间,赵公明心底感受到了一缕神念传声,抬头看去,不由瞳孔一缩。

    嗯——

    随着一声仿佛自混沌海最深处涌来的低沉鸣叫声,这个瞬息被无限拉长……

    赵公明看到:

    玄都城城头,无边无际、无穷无尽的混沌海仿佛灰暗的天空,李长寿头顶玄黄塔、左手张开抓向前方闪耀的金色光球……

    第二颗金色光球正在朝混沌海疾飞……

    五行之力爆涌,尚无鲲鹏之影,但他们布置多年的阵法已然用上……

    就在李长寿身后,一道天幕般的黑影诡异现身,庞大无比的身躯此刻只显露出了一颗巨大的漆黑头颅,张开了深渊巨嘴!

    明明那般巨大,但速度又是如此迅疾。

    妖师鲲鹏!

    李长寿瞳孔猛缩,猛然扭头,左手距离那颗金球只剩三丈。

    但!

    深渊扑面而来,要将李长寿与那颗金球直接吞没!

    比起那张巨口,李长寿的身躯渺小如尘埃,此刻乾坤乱如麻,便是他最强的遁法也已无法闪躲。

    他猛然转身,将鸿蒙紫气晾在一旁,右手握住戮神枪,身周涌出水蓝色火焰,破烂道袍被浑身肌肉直接撑破,银白长发竟如此扎眼!

    天庭文臣李长庚!

    举枪前跃,无死无生!

    巨嘴瞬间合并,发出一声只属于混沌海的‘鲸吼’,将玄都城直接啃掉了小半!

    “孽畜敢尔!”

    忽觉大道震动,混沌海边缘出现一道模糊的身影。

    为何会模糊?却是这道身影挪来的太过迅疾,道则无所显。

    他手持青萍剑就要向下斩去,但面前突然金光大作,一道身影自虚空迈步而出,似乎等待多时,又像是恰好赶来。

    丈六金身,西方准提!

    “道友何往!”

    “滚!”

    通天教主背后现出四把仙剑,手中青萍剑剑鞘更是直接飞入混沌海,五把仙剑齐齐铮鸣!

    准提眉头紧皱,刚要开口说几句场面话。

    通天教主面容无比冷峻,大袖一挥,绝仙剑、戮仙剑、诛仙剑、陷仙剑齐齐闪烁光亮,准提的丈六金身诡异消失不见。

    一张古朴的阵图浮现在通天教主身下,自是诛仙剑阵图。

    但通天教主刚要向下截杀已开始掉头的鲲鹏,前方神光闪烁,那接引道人盘坐在云端,挡在了他前路。

    “道友可否将贫道师弟还来?”

    通天教主气极反笑:“你们就是想让长庚死?真就觉得我大师兄好脾性?”

    接引道人眉头一皱,反问道:“道友你在说什么?贫道对此却是不太知晓,可否将我师弟还来?”

    “要打就打,少说废话!不然今日贫道就斩了第六圣!”

    通天教主手中青萍剑突然化作一缕缕流光消散,身周诛仙四剑竖直悬浮、脚下阵图不断轻颤,似是其内某圣在不断挣扎。

    接引嘴角露出淡淡苦笑,背后浮现出接引神幢;

    通天教主嘴角露出几分冷笑,却已不是那么着急。

    两尊圣人身影唰的一声消失不见,混沌海突然震颤,洪荒天地各处霞光阵阵,两条无比凶猛的大道在正面碰撞。

    再看玄都城。

    道道流光扑向鲲鹏,各路高手手段齐出,但依然阻拦不了鲲鹏后退之势。

    电光火石间,一记青色神雷划开重重混沌气息,砸在鲲鹏脊背上,溅起了一只只血箭。

    那竟是青萍剑剑鞘,齐根没入鲲鹏体内,散出一道道如蛛网的青光,将鲲鹏死死困缚。

    与此同时,此前消失在通天教主手中的青萍剑,化作另一道青色闪电,落在了疯狂扑向玄都城的一抹白影手中……

    云霄右手握紧青萍剑,剑光倒映中,那张清美的面容只有冰冷,美目中却有着无法压抑的怒火。

    鲲鹏……

    鲲鹏!

    咻——

    剑鞘为引,长剑前行,她向前的遁速猛增六成!

    与此同时!

    太极图横过混沌海,朝鲲鹏镇压而去,大法师长发飘舞,目中罕见露出凶光。

    五色神光凝成五彩神凤,转眼化作百里大小,对鲲鹏当头撞下!

    镇元大仙袖袍大涨,其中飞出道道锁链,顷刻间将鲲鹏头部包裹,这老道目中满是恨意。

    “长庚!”

    赵公明瞠目怒吼,立刻就要前飞围攻鲲鹏,但心底刚刚接到的神念突然散开,化作了李长寿的嗓音:

    【老哥,我没事,都在我算计中,出现了此前未曾设想到的变化,只能及时应变。

    劝住云霄和我师兄,莫让他们受伤,也莫要将这般消息告诉旁人。】

    “这……”

    赵公明抬头看了眼那持剑杀向鲲鹏的仙子,感受着自己妹妹从没有过的愤怒,察觉到了这位自远古至今与自己兄妹相称的仙子,竟有着如此浓烈的杀意,喉结颤了又颤。

    这、这他怎么敢劝?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