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玄都城,复合大阵后。

    李长寿静静站在城头,眺望着那无边无际的混沌气息,略微有些出神。

    在他背后,数道身影在各处忙碌着。

    赵公明、黄龙真人等两教高手早几年就已抵达此地,荃峒此行带了大批宝材和灵石,亲自表达天庭对此事的支持。

    城外,一朵五彩花悄然绽放,在混沌气息中自行游走;

    两道身影并肩而立站在这花朵上,自是大法师与孔宣,两人离着很近,有说有笑地布置着一些特殊的阵基。

    进展也算相当顺利,就是……

    自己刚刚抵达此地时,大法师传声抱怨,言说孔宣来了以后,他已许久没能合眼睡一觉。

    总觉得大法师是在炫耀什么。

    一念花开,一念道悟。

    李长寿轻笑了声,开始思索全盘算计。

    哪里还有可能出现问题?哪里布置得还不稳妥?

    他已经将每个步骤、每个参与者的性情、本领、能力高低,尽数考虑了进来,并给了各位师兄师姐、火云洞先贤留下了充分的‘发挥空间’。

    李长寿刚刚还感受到了,通天教主主动传递来的一缕道韵,心底满满的感动。

    一个圣人,洪荒顶点的存在!

    竟能在他这个小弟子的建议下,提前十年来玄都城布防!

    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圣人无私关爱小弟子的洪荒圣道主义精神!

    这次的把握,确实九成八了。

    鲲鹏若是能在这般布局中逃掉……这话也不能乱说,旗也不能乱插。

    这次就算已经把准备做到了这般地步,他也不会把话说满。

    尽力而为,全力以赴!

    ‘嗡~~’

    忽觉心血来潮,恰是熟悉的声响于心底响起。

    心神挪移南海,虽感应有些微弱,但与纸道人的关联并未断掉。

    待纸道人钻出地面,一只血蚊落在他肩头,低声呢喃几句,迅速化作一抹血雾消散。

    李长寿双眼一眯,面容略有些冷峻。

    这个弥勒,果然出手了。

    这笔账暂且记上,回头再行清算,此时当务之急还是趁众生并未注意玄都城时,尽快将玄都城的布置做好。

    李长寿并未指望,凭借大阵就能留下鲲鹏;

    此地大阵的主要作用,是在他们一群高手出手的瞬间,稳住玄都城内将会十分糟乱的局势。

    若能在这个基础上,阻拦鲲鹏几个瞬息,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长庚,此地阵法如何布置?”

    赵公明一声呼唤,李长寿翻身跃下城头,挽起长袍衣袖、撩起道袍下摆,风风火候投身于玄都城的阵法建设。

    混沌海中的情形具体如何,李长寿无法断定,也不敢轻易打探,唯恐打草惊蛇。

    鲲鹏之狡诈洪荒闻名,李长寿丝毫不敢大意。

    嗯,稍后去搞一搞黑豹,看黑豹能否说出‘天庭总输,太白必败’这种话。

    反向毒奶,间接致命。

    ……

    距计划中的玄都城大战,倒计时七年。

    洪荒之中围绕火云洞与鸿蒙紫气的传言愈演愈烈。

    某些别有用心的势力,发出有关‘这一切都是天庭的阴谋’这般消息,在这股大势面前,被砸得体无完肤、渣都不剩。

    当然,该势力其实就是西方教。

    西方教表面散出消息,否定第九缕鸿蒙紫气的真实性,又暗中调派高手进驻火云洞附近区域;

    当这事被人扒出来,更是给这把传闻添了把火。

    正如李长寿所说,因为西方教信誉透支、名声已经成了负数,他们的正向算计,反而会成为此事的助力。

    更有三千世界中的仙盟、香火神国两股大势力为此休战,大批高手赶赴五部洲之地。

    洪荒天地间,炼气士的摩擦冲突不断上扬,频繁出现‘你瞅贫道干哈’、‘贫道金仙道人瞅你咋地’事件。

    当然,更多的冲突,还是以……

    ‘你等着,贫道这就呼朋唤友。’

    ‘怕你吗?贫道交友那也是十分广泛!’

    不多时两堆人见面,双方互相瞅几眼,等闲遇到一个熟人,立刻凑上去。

    ‘祖师爷有灵,这不是贫道当年北洲采药遇到的牛大哥吗?’

    ‘哎,这不是那谁嘛?都别打了,熟人!’

    于是坐而论道,其乐融融。

    同年,一直躲避且未曾回应此事的天庭,突然对火云洞区域增兵。

    只不过数十万天兵天将,在没有足够高手护持的情况下,也不敢接近此时的火云洞,只是在高空‘罚站’。

    火云洞内,轩辕黄帝部将齐出,牢牢守护住火云洞出入口。

    这群部将金仙起步,大半都是英灵之体,乃上古人族战魂,战力十分惊人,让众散修不敢靠近。

    这一年,镇元子与十多位洪荒天地间的正牌大能联袂造访火云洞,并主动对外放出消息,于火云洞作乱,便是与他们十几个闲云野鹤的老道为敌。

    火云洞势力正式登上洪荒大舞台,但这股势力早已退隐养老,对洪荒局势影响不大。

    人族的一点小靠山罢了。

    倒计时六年。

    玄都城大阵二期工程完毕,各位道门高手悄然退走,李长寿本体施展变化之法,与玉帝化身荃峒,一同躲在玄都城的旮旯里。

    他自己,就是这次计划的底牌。

    至于玉帝的化身……那自然是后备的后备,底牌的底牌,绝对不是什么打酱油的路人货色!

    虽然可做到的事确实不太多。

    天地内的种种异象都是虚假,一切布置都会指向此地。

    当赵公明、黄龙真人等在玄都城布阵的高手,去火云洞露了个面,李长寿控制着在天庭留守的纸道人发出两道玉符、组织了两次传声,全面开启后续计划!

    先是天庭凌霄宝殿中,天庭文臣之首东木公,对玉帝陛下禀告近十多年来,有关鸿蒙紫气传言之事。

    玉帝当着众仙神的面,感应天道、推算少许,言说并未发现天道异常,第九缕紫气并未到出世时机。

    随之,天庭文臣之首东木公,对玉帝陛下请命,恳请玉帝陛下向天道求请,赐下第九缕鸿蒙紫气,赏赐给天庭众臣之首太白星君。

    玉帝却是笑而不语,并未应下此事,只是说了句:

    ‘这是吾也无法决定之事。’

    这些自然都是剧本,这段故事也从小道消息流传了出去。

    但天庭在这时矢口否认,并没有起到任何降温的效果,反倒是让众炼气士充分发挥‘逆反心理’,觉得这是天庭故意放出口风。

    真相,往往要跟天庭公布的反着来。

    洪荒人均‘机智的雅痞’,其实说到底,还是那总觉得天上会掉馅饼且直接砸在自己手中的侥幸心理作祟。

    对此,李长寿只是一笑而过,稳步推进自己各项计划。

    倒计时第五年。

    伏羲人皇的一句‘酒后失言’,将玄都城顶上了风口浪尖。

    【贫道推算许久,透过大劫层层遮掩,窥见了那一缕鸿蒙紫气。

    第九缕鸿蒙紫气在十年内,有可能会趁大劫之力对天道的反冲,自天道中挣脱开来。

    这一缕鸿蒙紫气是变数,天道不允其存在,会在它出世的第一时间,将其自天道缺口驱赶出洪荒天地,消散于混沌海中。

    此正是,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有一遁去为变数,之理。】

    瞬间,有不少觉得在火云洞碰不到什么希望的炼气士,熙熙囔囔朝玄都城而去,但还未靠近玄都城的出入口,就被天罚神雷堵住去路。

    玄都城乃是天外重地,时常有妖魔作乱,等闲不可靠近。

    恰逢此时,天外再次聚集大批域外天魔,玄都大法师按此前李长寿的建议,开启了一场漫长的铜镜直播。

    将他平日如何与域外天魔斗法,守护洪荒安危,展露给了赶往玄都城的这批炼气士观摩。

    有时,功劳就要这般表现出来。

    一时间,大法师的英勇传遍洪荒天地。

    这场直播持续了数月,一直到众炼气士各自退去……

    大法师给他们直观展示了,什么是真正的‘准圣’实力,那源源不断的域外天魔,也让普通大罗望之却步,不敢轻易靠近。

    李长寿暗中把控着洪荒局势,不断细调微操,并着手散播各类消息。

    提前十数年布局,也是他细心考量过的时间点;

    每一条传闻的扩散时机,都有李长寿细心的把握。

    他没有选择从最开始,就压制普通炼气士对鸿蒙紫气的兴致。

    虽然洪荒中没有那种‘逆天改命’的故事,也没出现过一群老怪物争夺某种逆天机缘,最后机缘落于某个小虾米手中的情形,但炼气士心底都有一个【万一】。

    万一,气运来了呢?

    这十多年,就是给这些炼气士冷静用的。

    让他们认识到,所要承担的风险与所能得到的收益不成对比;

    让他们意识到,就算自己真的得了那一缕鸿蒙紫气,转眼就会是上古红云老祖的下场,而且比红云老祖更凄惨,转世怕是都不能。

    大部分炼气士开始远离火云洞。

    倒计时第四年。

    局势趋于平稳,火云洞附近只剩下一批金仙境的高手、大罗境的老怪物。

    有人暗中布置了各种阵法,细算之下有数千之多,将火云洞外围完全锁死。

    在暗中冲突里,火云洞各个方位都出现了一名或者一股势力,被当做最有希望得到鸿蒙紫气。

    顺带着,他们并未放弃玄都城。

    有高手自其他方向遁入混沌海,又在天地外绕了一圈,抵达玄都城外围观察。

    他们自是看不出玄都城的变化,域外天魔不断冲击玄都城大阵,大法师与孔宣两道身影立于玄都城大战之外,那绝世的风姿,让人印象无比深刻。

    倒计时第三年。

    鲲鹏急了。

    李长寿能明显感觉到,鲲鹏开始着急了。

    域外天魔的无意义冲阵被喊停,却在玄都城外布置了无数天魔大军,浩浩荡荡、无边无际,让这片区域的混沌气息都变成了黑色。

    真·黑云压城。

    这家伙很想冲到火云洞前埋伏,但又无法在洪荒内现身,将所有赌注压在了玄都城缺口。

    但鲲鹏也知道,他的希望无比渺茫。

    哪怕那鸿蒙紫气成功遁出洪荒天地,他想在玄都大法师手中抢夺,也是比登天还难。

    除非大法师对成就半圣不感兴趣。

    但鲲鹏也是洪荒老狠角了,本着不放弃不抛弃的原则,他在玄都城外的混沌海中继续蹲守。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鱼,这是鲲鹏的信条,也是……

    李长寿此前琢磨鲲鹏历来事迹,所得出来的结论。

    【鲲鹏怕死又贪婪,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绝不会放弃。】

    有些矛盾的是,这又是个敢于承担风险,并在关键时刻赌命的疯子。

    李长寿有时也不禁在想,若是他生在上古,是人族这边的谋士,与鲲鹏的对垒,想必是最辛苦、最难打的对决。

    倒计时,最后十八个月!

    李长寿各项布置已尽数落实,洪荒普通炼气士已没了参与热情,鸿蒙紫气的话题热度开始消退。

    反倒是西方教开始重重布局,在火云洞附近占据了小半地盘。

    道门高手也是兴致勃勃,阐教十二金仙有九位已现过身,截教八大弟子也曾有一半拜访过火云洞。

    有大能问询火云洞内众人族先贤,有关这第九缕鸿蒙紫气该如何处置。

    众先贤只有一个答案:

    “由天定。”

    这就相当耐人寻味了。

    倒计时,最后六个月。

    火云洞周围的高手耐心十足,但火云洞周围的异象已是不多。

    天庭再次辟谣,言说并未监察到天道有任何动荡,为抓捕鲲鹏之后的澄清,埋下了足够多的伏笔。

    李长寿算计此事,自不会只瞄准一个目标。

    在达成主要目标的同时,还能顺带达成几个次要小目标,那才是一场完美的算计。

    随着岁月不断流逝,李长寿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他心神之力拉满,本体躲藏在玄都城中,化身躲在天庭太白宫中,暗中观察洪荒天地的风吹草动。

    火云洞那边再热闹也不必多管,此时在玄都城附近活动的洪荒大能,已不下二十余位。

    这还是他能‘被动’感知到的。

    混沌海中潜藏的那些上古、远古凶恶之徒反倒不多,并非是他们放过了这般机会,实在是没有消息来源。

    鲲鹏只要不找他们,他们就只是在混沌海中孤零零飘荡的洪荒生灵。

    显然,鲲鹏并不想多几个潜在的竞争对手。

    那双恐怖的大眼,死死盯着玄都城。

    李长寿此时再回望自己这横跨了二十年的一场大算计,心底略微有些感慨。

    但他也知,此时还远没到庆功之时,只不过是打造好了鱼竿、鱼钩、鱼线……

    稍后,自己约好的众道门高手,一半会提前赶来玄都城,一半埋伏于混沌海,多宝师兄的虚空土洞即将发挥王炸效果。

    通天教主早已潜伏于混沌海;

    天庭在此事中,扮演的角色正大光明,一直在劝说大家这不是真事;

    且天庭人员除了他与玉帝化身,都没有正面参与此事。当然,这也非他们可参与的。

    老师也已默许了自己此次行动,并将离地焰光旗赐下,增强了李长寿防护能力;

    黑豹那里的毒奶已经到位;

    自己没有插任何旗;

    云霄、琼霄与截教几位高手一同行动,他们是负责侧面阻击,承受风险相对较小;

    一切,都朝着那一日步步推进。

    倒计时半个月,道门众高手落位。

    倒计时……

    片刻!

    ……

    “长庚,你怎么出汗了?”

    宁静的玄都城,犄角旮旯中,两块顽石正在进行微弱的神念交流。

    “这么明显吗?”

    李长寿苦笑着回了句,“这是露水,露水。”

    “别紧张,”荃峒笑道,“失败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最起码你也曾努力为天地革除这般祸患。

    算算时辰,火云洞那边开始了吧。”

    “嗯,就是这个时辰开始,不过应该还有片刻。”

    “别太紧张了,咱们聊聊有琴将军如何提拔?是人才,我们就要重用,不能举贤避亲对不对。”

    李长寿:……

    感觉带这位陛下做督工,就是个理智但错误的选择。

    好不容易搞起来的紧张气氛,两句话冲淡了大半!

    李长寿沉吟几声,道:“有几个难点,我再梳理下,陛下帮忙看看有没有错漏。”

    “好!讲!”

    如此这般,嘀嘀咕咕。

    荃峒的那块石头沉默了一阵,倒是问了个关键的问题:

    “怎么才能做到,让那一缕鸿蒙紫气从火云洞直接挪移到玄都城附近?

    先不说,火云洞那里如今重重高手,单说从五部洲到玄都城这么遥远的距离,鸿蒙紫气若要短时间内跨越,只能走乾坤挪移阵,便是金鹏也远远做不到这般极速。

    但只要动用阵法,不一眼被人识破?如何保证鲲鹏在天地间没有大能做内应?”

    “陛下这个问题问的就很到位,”李长寿正经地道了句,“其实很简单……”

    与此同时!

    五部洲,火云洞!

    原本清朗的天地突然出现雷声轰鸣,一道道紫红色神雷自天穹砸落,浓郁的天道之力,却从火云洞之内传来。

    天雷来自于天罚殿;

    天道之力,来自于火云洞小天地底部,那镇压燧人氏的大阵之中。

    但火云洞内外,一双双眼睛无法分辨天雷和天道之力的来源,这一切像极了天道出现异常!

    天地突然变暗,空中浮现出数十颗大星对冲的异象——

    大劫之力对冲天道!

    应验了,伏羲人皇算到的各种奇景,都应验了!

    火云洞之外,那大泽之中涌出无边霞光,将天地照得透亮,大泽水面凭空出现一口百丈直径的漩涡。

    乾坤动荡,道则交错!

    一道道身影冲出火云洞出入口,三皇五帝惊动了七位!

    各路高手闻风而动,无数身影直接扑向大泽出现异动之处。

    但,所有人的动作都慢了半瞬……

    那大泽中突然飞出一道金光,这金光一出,天地近乎凝固,各位大能定睛去看,勉强能看到那是一颗有些模糊的金色光球。

    光球内部,一缕紫气交错盘绕,散发着无边之玄妙,蕴含了大道之韵律。

    仿佛一把钥匙,可以打开天地之宝藏。

    就如一扇大门,推开之后,便是光明坦途!

    “鸿蒙紫气!”

    “出!”

    啪!

    有高手的‘出手’只喊了一半,那刚要冲出旋涡的光球突然炸碎,让众大能同时一愣。

    鸿蒙紫气……就这般碎了?

    真是天道不容,又或是天地不允?

    这……

    “为何毫无残留?”

    “看东南!东南!”

    有大神通者急声呼喝,道道目光朝着东南看去,却见那无边阴云之下,一抹微弱的紫光转瞬即逝。

    “鸿蒙紫气逃了!”

    “玄都城的方向,果然是玄都城的方向!咱们守错了地方,天道如何会允许咱们在天地内截到鸿蒙紫气,只有天外才有一线生机啊!”

    有老道痛心疾首、跺脚大喊。

    然而,比起这般呼喊,更多的高手是行动派,一道道流光近乎撕开乾坤,一股股威压震慑天地生灵,浩浩荡荡追了上去。

    可惜的是,他们注定是追了个空……

    玄都城,角落。

    李长寿笑着说完了自己后半句话语:“我们准备了两道假鸿蒙紫气,一道直接炸碎掉,然后引紫色流光向玄都城方向;

    一道,正由金鹏在既定地点释放。

    陛下请看,域外天魔是否又动了?显然那边已经完成了关键步骤,而鲲鹏又及时得到了消息。

    他觉得,希望来了。”

    荃峒‘眼前一亮’,禁不住大笑几声,又道:“天道有感,鲲鹏在飞速靠近洪荒天地!来势汹汹啊!哈哈哈哈!”

    “果然来了,陛下请看。”

    李长寿将有些模糊的画面投到了荃峒心底。

    那是在一处大千世界侧旁,虚空裂开一条缝隙,一只金中掺紫的光球从其中溢出,盘旋一周,旋即朝玄都城飞遁。

    暗中做完了这些的金鹏鸟,在侧后方远远跟随,做出追赶状。

    这条路径,没有任何阻拦,距离玄都城不过十数万里。

    而在侧旁大千世界中立刻飞出数道身影,却是赵公明、金灵圣母、无当圣母。

    赵公明一声大喊:“师尊算得没错,果然是在此地,追!”

    三位高手急速追赶,光明正大为鸿蒙紫气保驾护航,以防半路被截胡,从而让大鱼脱钩。

    这计划,近乎完美。

    太多细节、太多布置,每一步都去细细考量,每个参与者的能力、性情都有详细的推算。

    李长寿费劲了心思,为了骗过鲲鹏,不惜惊动了大半个洪荒。

    虽说世上没有完美的算计,天道也不可能达到真正的完美,但鲲鹏如果没有逆天手段,这次已是铁定无法翻身!

    但有一点,李长寿每次主动算计前考虑过,却无法采取任何措施。

    无他,那零点二天道抽风的可能。

    而这次,李长寿一直的担心,化作了现实……

    当金鹏鸟放出假鸿蒙紫气、赵公明等人追上去的同时,与玄都城相同距离、另一个方位,宁静的虚空中;

    乾坤出现层层涟漪,一只与假鸿蒙紫气同款的金色光球,自水波荡漾中溢出。

    它化作一道流光,以稍微快过假鸿蒙紫气的速度,赶往玄都城出入口。

    这一路不需保驾护航,它能躲避开世间万物的探查,能绕过一切险阻……

    几乎在它现身的瞬间。

    灵山密地,两名老道豁然睁开双眼,眉头紧皱、掐指推算,身形同时原地消散。

    九天太清观,那枯瘦老道从空冥之境突然醒转,皱眉看向了玄都城方向,略微思量,身形化作一缕青烟,同样消失不见。

    昆仑山,三清小院空空荡荡;

    女娲宫中,池边女神晃了晃优雅的蛇尾,嘴角微微一撇,继续翻阅手中的小人儿书,感伤地叹了口气。

    混沌海,脱离天道之地,某位大佬对着玄都城方向发了会儿楞。

    “哈、哈……啊……”

    小庚庚怎么还不开始,贫道的诛仙剑阵已是饥渴难耐了。

    做圣人,还是泡泡澡、看看戏舒服。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