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李长寿被吞,通天教主现身救援却被西方教二圣所阻,暗中丢出了青萍剑,并以剑鞘锁死鲲鹏。

    这把截教镇教宝剑,却落去了云霄手中。

    看那云霄。

    白裙不飘、长发不舞,俏脸无怒、目光冷冽,身形持剑下坠。

    于混沌海边缘留下道道残影,在那鸿蒙巨兽脖颈正上方带出数十道气旋!

    青萍剑荡起千丈寒光,将那鲲鹏庞然身躯砸得向下一沉,寒光破开厚皮,溅出漫天血幕!

    剑光闪,幕布一般的血浪被从中斩断,云霄仙子身形横飞,手中青萍剑极快泼洒,甩下道道剑影,在鲲鹏脖颈打出道道如深谷般的血痕!

    疾!

    云霄也不知自己为何这般愤怒,但当她看到李长寿即将夺到鸿蒙紫气,却被鲲鹏一口吞没……

    芳心失了分寸,仙魂犯了杀劫。

    【‘前辈,我这海神庙如何?’

    还记得那南海之滨安静夜晚,扮作老相的纸道人就这么含笑说着,嗓音有种故意伪装出的苍老,却不敢抬头直视。】

    云霄轻抿着嘴唇,目中神光有一瞬恍惚,随之便恢复那般坚定。

    满是杀意的坚定!

    青萍剑左右翻转,混元金斗相伴身侧,三千青丝染了血痕!

    “嗯嗡——”

    鸿蒙巨兽低头发出一声略带凄惨的呼喊,浩瀚法力喷涌,将束缚它头部的乾坤锁链直接绷断。

    一股股黑气自它浑身各处涌出,转眼就将玄都城外的虚空填满,侵染了混沌海边缘。

    剑光疾闪,青萍剑搅起无边黑气,那持剑的白衣仙子身影不停,道道剑痕在身周凝成,而后下沉印入鲲鹏的厚皮。

    她已将鲲鹏脖颈打得血肉模糊!

    正此时!

    鲲鹏背部白光闪耀,黑白交错的阴阳二气凝成无数黑白流星,随大法师袖袍挥舞,悍然砸落!

    五色神光凝成的神凤反复冲撞,轰的鲲鹏身躯左右摇晃,孔宣身影汇入神凤中,神凤展翅高啼,身躯猛增数倍!

    一抹金光掠过那群此刻哑火的大能头顶,金灵圣母口中骂道:

    “混账!把长庚吐出来!”

    金灵圣母旋即化出六臂法身,金光疾闪,直刺鲲鹏紧闭的双目,又于鲲鹏眼皮划过,犁出一条深深的伤痕!

    龙虎如意化出苍龙白虎四象神兽之虚影,狠狠砸在鲲鹏额头,打得鲲鹏不断低吼。

    鲲鹏奋力挣扎,身躯朝混沌海‘缓慢’退去。

    “定!”

    忽闻一声大喝,赵公明身形出现在鲲鹏正前,二十四颗大星闪耀,海浪呼啸之声响彻玄都城内外,鲲鹏身形再次被阻!

    几道流光飞闪!

    无当圣母、龟灵圣母出现在鲲鹏头部左右,前者手中放出一张宝图,图内显化出万千凶兽,对鲲鹏身躯撕咬。

    后者口中吹奏玉笛,一层层玄妙波痕扩散开来,似乎在搜寻鲲鹏的元神之所在。

    水蓝光芒中,白泽身影出现在赵公明背后,化作瑞兽之形,额头三只彩羽绽出七彩光华。

    只有白泽未用攻伐神通,而是在感应李长寿的吉凶。

    又有数道身影自侧后方而来。

    手持神火罩的太乙真人放出九道火龙,皱眉注视着鲲鹏那不断颤抖的可怖身躯。

    太乙无奈发现,自己的仙识竟然无法观察鲲鹏的整个形貌,只能在心底搜罗一些,可以刺激到鲲鹏的话语。

    反观玉鼎真人,此刻显露出了此前从未展露过的道韵,竟让白泽与太乙都感觉到了淡淡威压。

    一口玉色宝鼎悬浮于玉鼎头顶,宝鼎飞速旋转,玉鼎双手掐印,口中轻喝:

    “洪荒宇宙,千变万化!

    唯心所显,不外如是!”

    玉鼎真人背后,先是如神鸟展翼般,撑开一张浅蓝色光幕,万千仙剑自光幕中凝成、前冲,随后化作一条剑河,对鲲鹏下巴位置猛烈轰击。

    与此同时,鲲鹏尾部突遭猛击!

    混沌海中出现一口大洞,十余身影自其内飞出。

    多宝道人瞪着鲲鹏这如昆仑山般雄伟的庞大身躯,一咬牙,袖中洒出道道流光,自身大道席卷开来,将此地无序的混沌暂时驱逐。

    少顷,混沌海中爆出一连串灵光!

    又有太古蛟龙向前撕咬,六道雷龙纠缠飞袭,数把巨剑肆意挥砍!

    鲲鹏的身躯不断颤抖,凭借那浩瀚如四海之水的法力,竟硬抗下了所有攻势!

    不止如此,他竟还将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挣开,身形再次朝着混沌海‘缓慢’退却。

    道门众仙各自打出真火,法力汇于法宝,凝成神通,对着鲲鹏狂轰滥炸。

    云霄剑光更疾,混元金斗打出道道金芒,她似是要将鲲鹏从脖颈处劈开,救出被吞的身影……

    玄都城上空,此前争夺鸿蒙紫气的那数十名高手,此时半数已趁乱退走,隐入混沌海中。

    剩下的半数,都是可光明正大在洪荒行走,没有什么罪孽罪名的修行之士。

    但除却五庄观‘地仙之祖’镇元子,试图以乾坤道则镇压鲲鹏,其他人都只是皱眉注视着这一幕。

    他们,见证了什么?

    近二十位道门高手围杀鲲鹏!

    此时最吸引他们注意的,也是对鲲鹏杀伤最强的仙人,自是那身形不断闪烁的云霄。

    其次是太极图、而后便是定海神珠……

    “那李长庚会不会就这么被鲲鹏灭了?”

    “当太清圣人的玄黄塔无用吗?

    反倒是鲲鹏应该是内外交困,吞进去容易,吐出来难。

    他的极速再强,怕也难施展了。”

    “道门下了好大的一盘棋。”

    “有些蹊跷,一真一假两道鸿蒙紫气……这里面,怕是有什么名堂。”

    “都与你我无关,鸿蒙紫气也不必多想了,各自回吧,在此地等着稍后被道门弟子清算吗?”

    几声提醒,这群洪荒高手各自点头,又注视了一阵鲲鹏周遭的各类奇景,方才退走大半。

    少数留下来的几位,要么是跟此地的道门高手有交情,要么是跟鲲鹏有旧怨,投身到了围杀鲲鹏的行列。

    只是。

    鲲鹏之大,一国装不下。

    这鲲鹏积累无数岁月的雄浑法力,这无比庞大又无比坚固的身躯,虽已遍体鳞伤,却依然在朝混沌海滑动。

    如此多高手,如此多宝物,似乎都难以留下他。

    “老师!”

    玄都城中又传出一声怒吼,城中掠出一道金线,狠狠砸在鲲鹏面庞正中。

    金鹏,杀至。

    ……

    黑暗,宛若处于绝对虚空中的黑暗。

    ‘这鲲鹏敢吞自己,果然是有后手。’

    李长寿打量着各处,那一缕鸿蒙紫气也被鲲鹏挪走。

    李长寿表面有些焦急,心底倒是安静了下来,开始思索下一步计划。

    他能感受到,这黑暗周遭有无尽的灵力涌动,一条条大道正在轰击鲲鹏的道。

    鲲鹏的道为何?

    极大、极速、极恶,是为‘极’之道。

    想要撼动鲲鹏的根本,除却有能压倒鲲鹏的力量外,别无他法。

    自己此时似乎是在鲲鹏体内的表层,稍后鲲鹏定会想办法将自己‘排出去’,再付出一部分代价遁走。

    那自然不行。

    鲲鹏今日必须出事,最好是融合了那一缕鸿蒙紫气后,与那一缕鸿蒙紫气,一同毁于天道无法掌管之地。

    世上万物都存在某种均衡。

    道祖于世间无敌,但却不能如六圣一般随意离开洪荒天地。

    借鲲鹏之手,于混沌海中毁了第九缕鸿蒙紫气,已是李长寿能想出的最稳妥之法。

    自己只要表露出深深的遗憾与自责,自领责罚,闭门思过个五六百年,此事自可圆回去。

    道祖为何会在此时出手?

    按理说,封神大劫还未正式开启,自己还有价值,甚至西游劫难,他也能替天道安排好,没道理非要现在困缚自己……

    当自己作为天地间的变数被束缚,必会引发大道反震,催生出新的变数。

    一个能通过间接手段利用的变数,总比一个有可能随时失控的变数,对天道和道祖更有利。

    ‘道祖这波,应该是在试探自己对天道的态度,杜绝二浪产生。’

    想必,当年为了镇死浪前辈,天道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左手握紧戮神枪,李长寿双眼禁闭。

    空明道心重启,进入贤者时刻;

    李长寿右手并起剑指,抬手点在自己额头,额头立刻浮现出一抹浅绿色的亮光。

    底牌:借天眼!

    浅绿色光芒自黑暗中席卷而过,此地、甚至方圆数百里的构造,尽数出现在李长寿心底。

    若将鲲鹏比作一片大地,血肉就是厚厚的岩层,脉络就如井然有序的地脉。

    李长寿身影一闪,冲到了此地黑暗的边界,道道漆黑的锁链对他袭来,前方那一层层翻涌的黑气,凝成了数十只凶兽的虚影!

    “乾坤无量,破!”

    一声轻喝,李长寿身周响起阵阵诵经声,数十只凶兽接连炸碎。

    头顶玄黄塔撒落道道玄黄气息,将那些卷来的锁链不断崩碎。

    李长寿立刻感觉到此地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排斥力,似是要将他从这里‘挤’出去。

    一张火红幡旗自李长寿背后浮现,周遭的力道瞬间消散,一缕缕宛若剧毒的气息在李长寿身周化归无形……

    天地玄黄玲珑宝塔;

    离地焰光旗。

    就在这简单片刻,鲲鹏用了十多种手段要镇压李长寿,但都被这两件宝物挡了下来。

    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鲲鹏当时一发狠,为了抢夺鸿蒙紫气,将李长寿也一口吞了。

    李长寿自是不会放过这般绝佳的机会。

    小戮神枪轻颤,李长寿点出一缕寒芒,前方黑气直接炸碎,露出了一片片鲜红血肉。

    ‘小徒弟,弄点仙力护住咱本体!这鲲鹏的血脏得很!’

    塔爷的嗓音在李长寿心底响起,李长寿赶紧动手,为玄黄塔套上两层仙衣。

    他此时应该是在鲲鹏体内较为表层的位置……

    戮神枪搅动,自鲲鹏那比金刚还要结实的血肉中破开一条血路,凭自身感觉不断找寻。

    一股股法力如潮水般涌来,试图阻碍李长寿行动;

    一道道类似于域外天魔的黑气袭来,试图侵扰李长寿元神。

    李长寿不动如山,见招拆招,速度却是越来越快。

    终于,他寻到了一处狂涌的河流,那似是鲲鹏体内的一条血管,包裹着浓郁之际的法力。

    李长寿手中小戮神枪一震,直接凿穿面前血壁,身形化作一缕流光遁入其中。

    水遁,逆流而上!

    目标:鲲鹏心脉!

    或许是因李长寿这一招太狠,此时的鲲鹏开始剧烈挣扎,浑身又涌出漫天黑气。

    玄都城侧旁又有近乎无穷的域外天魔涌来,掩护鲲鹏后退。

    外局势变得更为混乱,混沌海深处的大道对撞也愈演愈烈。

    李长寿此时被‘困’在鲲鹏体内,对此倒是无从感知,但他很快也遇到了难以轻松跨越的阻碍。

    在鲲鹏血管遁的正起劲,前方豁然开朗,李长寿立刻停下,甚至还朝着后面退了数百丈,谨慎地打量着前方布局。

    那波涛汹涌的血河,在前方汇入了一片湖泊。

    这里并非鲲鹏的心脉,或者说,鲲鹏这么大的身躯,很可能并不只有一个心脏,应是有一只‘主泵’、无数‘小泵’。

    此地明显是一处为血脉‘增压’之地。

    一座金光闪闪的大殿飘在这湖泊之上,其内散发着强烈的威压。

    塔爷的提醒也在李长寿心底响起:

    “当心,可能是鲲鹏的元神。”

    李长寿眉角一挑,倒是与他此前预料相差不多,在鲲鹏体内,能阻碍自己去砍他心脉的,也只有元神了。

    当下,李长寿不慌不忙,袖中飞出一只只瓷瓶,在前方接连炸碎,洒出一蓬蓬各色毒粉。

    吕岳出品,必是老毒;

    血脉直达,完全吸收。

    那鲜红的血河,瞬间就变成了墨色,一股股强烈的大道之毒,朝四面八方的血肉挥散而去。

    “李长庚你够了!”

    那金殿中传出一声怒吼,有个低矮的身影冲出,对着李长寿破口大骂:

    “贫道敬你是那个禁忌的同乡,好言相请你不理睬,竟还设下这般毒计套贫道!

    你当真以为贫道不敢杀你?

    这里已是混沌海!待贫道挣脱你那些师兄师姐的纠缠,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啪、啪、啪……

    李长寿身形自那浓墨一般的血河上飘来,头顶玄黄塔,背靠离地焰光旗,夹着戮神枪,轻轻鼓掌。

    “这就是妖师的威胁吗?怕了怕了。”

    鲲鹏元神嘴角微微颤抖,似是在压制怒火,低声道:“李长庚,你我本该是盟友。

    你不想知道,那个禁忌是如何死的吗?

    你不想知道,那本年记后面的内容吗?

    你难道也不想知道,这天地唯一超脱的办法吗?”

    “不想。”

    “你!”

    李长寿缓缓呼了口气,躲在玄黄气息后,注视着鲲鹏那暴怒的面容,却捕捉到了鲲鹏眼底一闪而过的冷光。

    这鲲鹏,明显是在拖时间。

    “你在外面应当不好受吧。”

    鲲鹏露出几分傲然:“凭他们?

    通天教主已被想杀你的西方教二圣阻住,只要太清圣人不出手,谁都拦不住贫道。”

    李长寿缓声道:“你也不知那禁忌之名,对吗?”

    鲲鹏话语一塞。

    李长寿长枪挽了个枪花,一步步逼近鲲鹏元神所在金殿,淡然说着:

    “那位前辈怎么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死于与道祖意见相左,死于与道祖的意识形态之争。

    道祖付出代价与天道捆绑,对外言说是为补全天道,实际上当时是不得已而为之。

    道祖与天道联手镇死了那位前辈,抹掉了那位前辈存在过的痕迹,连你也在被影响之列,说明是动用了与洪荒生灵有关的大道。

    但你又记得这些事,很明显,是那位前辈在你身上留下了后手。

    你受制于那位前辈,要将一些东西交给我,对吗?”

    鲲鹏目中闪过难以掩饰的震惊,冷笑道:“不愧是那家伙的同乡,你比他还要麻烦。

    你莫非真不想要吗,他留给你的东西。”

    “那不重要,”李长寿脚下不停,淡然道,“我有自己的路要走,他已经证明了他的路是错的,我何必重蹈覆辙?

    现在,杀了你比较重要。”

    “哈哈哈!”

    鲲鹏大笑几声:“杀我?就凭你!”

    “就凭我,”李长寿身周似有一缕雾气消散,气息徒然拔高,身形似乎都变得更为伟岸。

    【底牌:龟息平气诀·金仙进阶版。】

    修为,大罗金仙,二转!

    李长寿身侧,一只大葫芦缓缓浮现,大葫芦上方的云雾凝出一副眉眼,死死盯着鲲鹏元神。

    鲲鹏皱眉喝问:“斩仙飞刀为何在你手中?”

    呼!

    小戮神枪冒出一缕缕水蓝色火光,李长寿提枪斜指鲲鹏元神,双目化作冰蓝色,不再对话。

    鲲鹏面色陡然凝重,抬手虚握,两把长刀在他元神掌中凝成。

    毫无征兆,李长寿一声大喝:“请宝贝转身!”

    斩仙飞刀喷出一抹白光,朝鲲鹏元神急斩而去!

    李长寿自不信鲲鹏元神能这么简单就解决,身形飞扑而上,玄黄塔与离地焰光旗光芒大作,小戮神枪直取鲲鹏元神首级。

    其他先不管,将鲲鹏元神打个重伤才是当务之急。

    局势失控的滋味,对李长寿而言,确实不太好受。

    如李长寿所料,鲲鹏元神被一股黑芒包裹,竟硬生生挡下了斩仙飞刀一击,只是稍微踉跄几步。

    李长寿凶猛扑来,以八九玄功、外加两件防御至宝托底,凭小戮神枪之锋锐,几乎只是瞬间,就将鲲鹏元神全面压制……

    激战,自内而起。

    鲲鹏内外交迫,已是感受到了殒命的危机,身周再次涌出无边黑气。

    不仅如此,天魔尊者于混沌海现身,无数域外天魔如海啸般冲来,它们小半直接冲向洪荒天地出入口,行围魏救赵之事。

    鲲鹏那庞大的身躯已伤痕累累,但道门众高手面色却越发冷峻。

    他们,尚未伤到这鲲鹏的筋骨!

    鲲鹏脖颈处,金光摇曳、剑影如龙。

    云霄仙子白衣如雪,手持青萍剑舞动乾坤,鲲鹏脖颈已被她削平了小半。

    那剑意不减锋锐,那倩影杀机凛冽。

    【‘此物放你这,我最安心;它们也分阴阳,最是应景。’

    桃花林中,他嘴边带着温和的微笑,将一枚铜钱摁在自己掌心,目中那几分至今不解的笑意,总归是那么温暖。】

    “莫要让鲲鹏逃了!我去拦住那几头先天神魔!”

    玄都师兄的传声,扰乱了云霄的思绪。

    她手中动作略微一顿,混元金斗撑开一道金色光幕,将席卷而来的域外天魔悉数融化。

    云霄仙识扫过,见大法师冲入天魔之影中,见太极图封于玄都城中心;

    见诸多同门各施神通围杀鲲鹏,但鲲鹏这无比庞大的身躯,已完全没入了混沌气息中,其内法力源源不断……

    似是要脱离重围。

    云霄深深吸了口气,肌肤包裹了一层浅浅的云雾,光洁的额头现出一点朱红,瞳孔映出七彩光斑。

    【把他还给我。】

    嗡——

    青萍剑不断颤鸣,云霄云鬓破开,青丝漫舞,身形化作浅白流星极速砸落!

    剑啸声,道则震鸣;

    白光闪,那道白线几乎在瞬间穿透鲲鹏极厚的身躯,打得鲲鹏颤了三颤,背部溅起道道血泉。

    赵公明见状一声怒喝:“灭了这鲲鹏!”

    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回溯而来,嵌入赵公明手中金鞭。

    那金鞭转眼化作万丈长短,携带二十四大千世界之重,对鲲鹏当头砸落!

    鲲鹏几乎破烂的眼皮突然睁开,带着层层划痕的眼眸满是凶恶!

    大道震颤、身躯狂抖,那低沉有力的呼喊声,能将普通金仙的元神震碎!

    但下一瞬,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幕突然上演……

    鲲鹏无比庞大的身躯竟轰然崩塌!

    无边黑气席卷十方,混沌海边缘都被墨色浸染,令众道门高手懵了神!

    鲲鹏……自尽了?

    正此时!

    嗖!

    一抹浅蓝色光芒闪过,一头百里长的大鱼突然从黑气中窜出,在混沌海中一个起跃,鱼尾摆动、鱼鳍颤动,速度竟无比迅猛,直接消失在混沌海中。

    大鱼!

    鲲!

    鲲鹏展翅扶摇九重天之前的形态!

    损八成法力,换一线生机!

    这大鱼于混沌海中畅游无阻,瞬息到达极速,让一众高手阻拦不及。

    金鹏鸟立刻就要展翅追上去,但他此时理智尚存,立刻对侧旁呼喊:

    “快到我背上!”

    众道门高手迅速做出反应,全力朝金鹏鸟飞驰。

    但,一抹白影突然不顾一切追了出去,手中青萍剑蕴着青光,让她的飞速再增加两截。

    那鲲鱼的尾部,青萍剑剑鞘插入大半。

    “二妹!长庚他!”

    “他什么他!你动作能不能快点!长庚师弟要是被鲲鹏消化了,就什么都晚了!”

    金灵圣母厉声训斥,赵公明一咬牙、一跺脚,赶忙飞向金鹏背部。

    ……

    多久了,多久没体会过法力不足的感觉了。

    云霄此时道心不稳,无法去计算自己仙力什么时候会耗尽。

    任何重宝,除却自身发挥的威力,想要发挥出威能,都需要炼气士的法力支撑。

    青萍剑自身的特征便是‘锋锐’,此前的激斗、此时的御剑追赶,耗费的都是她的法力。

    云霄虽有混元金斗,但混元金斗分解混沌气息产生灵力的速度,远不如孔宣的五色神光……

    仙识无法在混沌海中扩散太远,所幸此时尚能维持青萍剑与它剑鞘的联系,靠着这牵引之力,与鲲鱼之间的间隔在逐渐缩短。

    只需要拦住鲲鱼,金鹏自会带各位同门前来支援。

    云霄如此想着,目中神光闪烁,散掉此前加持的神通,将法力尽可能供给青萍剑。

    混沌海中没有规则,她无法判断与鲲鱼具体间距,但两者之间越来越近,这是青萍剑给的提醒。

    圣人法器,果非轻易可用。

    云霄吞服了许多随身携带的丹药,但自身法力依然有些难以接续。

    她自是知道,在混沌海中失去法力支撑,是一件极其危险之事。

    但她此刻……

    管不了。

    管不了自己的道心,管不了自己的冲动,同样管不了自己心底的那份杀意,要剥开这大鱼的妖躯。

    奋不顾身,自己这算是奋不顾身吗?

    云霄自觉道心乱的很,法力不足的情形越发严重,虚弱感诱出了心底的一幅幅画面。

    自是都与他有关。

    【‘在这般基础上,愿意为对方奋不顾身、不顾因果这便是突破,迈入了姻缘境。’

    他含笑如是说,一本正经分析所谓的道侣境界,说的头头是道。

    ‘莫要这般那扭捏……’

    她如是说,当时道心荡起的微微涟漪,此刻依然十分清晰,他枕在自己腿上时的那份亲近,让她至今也回不过神。】

    那些画面中,他多是含笑说着,骨子里带着几分从容不迫,不慌不乱。

    但他也有极为脆弱的时候。

    北洲一战,齐源道长赴死,他躲在自己的混元金斗中养伤,最初半年他一直在昏睡,偶尔醒来几次。

    那时,自己体会到了什么是凡人心境,以及后天生灵的情绪。

    道心之痛。

    云霄至今不知,在混元金斗中,在几件重宝镇压下,与天道隔绝开来的他,到底下了什么决定。

    但在他铺开一张空白卷轴前,无意间所说的那两句话,云霄自不会忘却。

    ‘往前走应该很危险吧,最稳妥的果然还是站在岸上。

    也不知,到了最后,还有谁会陪着我。’

    她当时只是在混元金斗外静静坐着,闭目凝神时,嘴微微张开,又化作少许微笑。

    始终还是学不会这般表达,也不必刻意去学着做什么,炼气士追求的是遵本心而行……

    不能乱想,即将追上了。

    鲲鱼的背影已在仙识探查边缘。

    法力有些供不上,便是稍后截到鲲鹏,也无法阻下它。

    云霄秀眉轻皱,元神之力流过全身,化作一缕缕法力。

    这般虽会亏损心神,却能让自己不必停下来调息;稍后只需静修些岁月,就可填补此时亏损。

    此地并无天魔踪迹,鲲鱼的极速略微弱于鲲鹏全盛时期,但也非谁都能追上。

    若无青萍剑相助,自己确实追赶不及。

    云霄知道,最理智的做法,是借青萍剑之力,加持于金鹏背上。

    但她不知怎么,看着鲲鱼逃出重围,那滚滚黑雾中没有李长寿的身影,就忍不住跟了上来。

    很近了。

    极速前游的鲲鱼已发现了她的踪迹,在奋力摇晃尾鳍。

    云霄本以为自己道心能保持心如止水的,但在靠近鲲鱼的一瞬,道心不可抑制的泛起了杀念。

    青萍剑震,白影过云。

    混沌气息无所阻挡,一剑划破破碎道则!

    鲲鱼被云霄冲来的身影撞的身形侧翻,那剑光紧跟着掠起,青萍剑荡开冲冲波痕!

    剑光中,云霄踏着绝美的烟尘,留下道道残影,剑走龙蛇、血光乱涌。

    鲲鱼怒吼,身周震出强横法力,云霄身影被阻,这鲲鱼却丝毫不恋战,低头猛往混沌海深处钻。

    云霄秀眉轻皱,自后急速追赶,但带出的一抹白影,却透出几分柔弱。

    元神之力耗损已有些多了。

    自己或许该停下,等一等金鹏……

    云霄心底泛起这般念头,可身子已是不受控一般,朝前方急速追去。

    青萍剑微微颤动,似乎在抗拒云霄的法力;但云霄秀眉轻皱,目中毫无迟疑,让青萍剑归于稳定。

    迅速接近、冲向前,剑走游龙、尽全力挥砍。

    鲲鹏故技重施,又是靠浩瀚法力震退云霄;

    云霄身影一顿,犹自振作精神,再次袭杀而来。

    青萍剑颤鸣中,一缕灵觉在她心底作响:

    “莫要强撑,玄黄塔自可护他周全。”

    云霄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右手握紧青萍剑,剑尖依然在前指,面色已是无比苍白。

    虚弱感侵入骨髓,自远古成道从未有过的疲倦。

    追上去,拦下鲲鹏,等后方驰援……

    追上去……

    追!

    第四次、第五次……十数次追击。

    青萍剑不断颤鸣,不断抗拒,云霄面容越发苍白,丹药散出的灵力,已完全无法填补催动青萍剑所需的窟窿。

    鲲鱼背部伤痕累累,那双可怖鱼眼透出的光,却从恼怒、愤怒,渐渐变成绝望、无力。

    云霄此刻已无法维持仙识远距探查,并未注意到这般细节。

    第十六次追击。

    混沌气息已近乎成了阻碍,青萍剑已是最后一次容忍她强行催动,元神之力已近乎耗尽,接下来就要燃烧本源、折损道行了……

    但道心却觉得这没什么。

    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恍惚间,又看到了那个刚丢了师父,在混元金斗角落中蜷缩的身影,道心依然会隐隐作痛。

    剑光闪,白光留影,云霄第十六次追上鲲鱼,剑锋滑出道道剑痕。

    鲲鱼的身躯竟被直接撞飞,双目之中的神光收敛,庞大的身躯在混沌海中横翻。

    停了?

    云霄身影立刻前行,又在混沌气息的阻拦下,不断轻轻摇晃。

    仙识尽力向前扩散,她突然‘看’到鲲鹏脊背上拱起的‘大包’,看到那‘大包’炸碎,一道修长的身影持枪跃出……

    云霄道心轻晃了下,几乎跌倒在混沌海。

    青萍剑隔着重重混沌气息发出清越的剑鸣,刚冲出鲲鱼背部,还未来得及收敛嘴角微笑的李长寿闻声转身,笑容顿时僵在嘴边。

    “云霄!”

    …

    ‘前辈?’

    ‘仙子。’

    ‘云霄。’

    ‘云……’

    云霄心底泛起些许微弱的心念,一幕幕有些模糊的画面迅速划过;

    正当疲倦与虚弱感要侵占她元神,让她失去意识前的瞬间,那熟悉的气息,让她道心彻底安定了下来。

    云霄突然回想起了当初,那个在金斗中低头写写画画,又禁不住喃喃自语的他。

    当时的自己并未出声,也没回答。

    如今这昏暗无名的混沌海,枕着他绷紧又不敢用力的臂弯,云霄突然想开口,于是最后的力气化作了那声回应。

    “我在……”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