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元始天尊一走,这签押封神榜之事已是无法进行下去。

    这虽早在李长寿的意料中,此前也用‘可能会’这种话式,与玉帝陛下推演过几位圣人的各种商谈方式。

    但此事真的发生,也确实让人颇感无奈。

    填名上封神榜,就相当于注定此人要被劫运环绕,几位圣人中,也就西方教圣人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谁家弟子不是弟子?不是一场场讲道、解惑培养出,要传承自己衣钵的?

    通天教主对弟子看重,元始天尊对弟子也颇为看重,这本无可厚非。

    所以,李长寿和玉帝刚刚,反复提及‘上榜能在大劫中活命’……但效果相当微弱。

    嘛,今天能控住封神榜和打神鞭,已是颇为理想的结果了。

    元始天尊说‘各凭气运’,这般其实也是对阐教较为有利的方式,毕竟阐教有镇压教运的宝物,门内多是福德金仙。

    元始天尊收徒奉行的三原则——跟脚、福缘、气运,在大劫面前,确实是给阐教打下了足够的基础。

    至于,元始天尊为何要与接引道人相见,且今日一直在针对截教……

    李长寿能理解,却不想支持。

    不管如何,太清老师对元始天尊与接引道人不喜,自己稍后也只能站在天庭的立场上,跟阐教、截教保持距离。

    太清老师后面会帮阐教还是截教?

    原本的大劫中,老师是帮阐教的,但如今……

    【老师只会帮优势明显的一方,由此护住道门的元气。】

    全看后事如何发展,劫运如何操弄,而阐截双方又如何应对了。

    李长寿抬头看向通天教主的方位,却见通天教主正皱眉看着紫霄宫之外,目光略微有些复杂,但很快就轻叹一声,缓缓闭上双眼。

    紫霄宫氛围又有些压抑,五位圣人保持着沉默,似乎就等太清老子一句‘走吧’。

    多宝道人左右思量,还是从通天教主背后走了出来,小声问:“大师伯、玉帝陛下,这次大劫到底怎么进行?”

    太清圣人缓声道:“天机彰显,大劫应于南洲俗世,其余并无太多讯息。”

    女娲娘娘也道:“此次大劫起于凡人,应于南洲也算合乎情理,反倒是大劫落下,也不知有多少凡人会无辜遭殃。”

    玉帝笑道:“各位师兄师姐,你我在这紫霄宫中不如先定个约定?

    生灵大劫注定死伤惨重,但凡人本就微弱,并非大劫之起因,又得天道庇护。

    还请各位师兄约束门人弟子,不可滥杀凡人。

    凡人死伤数十万,也抵不过一名长生仙陨落对天地减轻的负担,大劫也是炼气士的一道考验。”

    “玉帝陛下所说有理,”接引道人睁开双眼,露出淡淡的微笑,“贫道自会约束教内弟子门人,不去南洲之地行走。”

    李长寿心底暗自摇头,这圣人变脸的速度当真太快了些。

    玉帝含笑点头,目光看向元始天尊的空位。

    “走吧。”

    太清圣人开口道了句,其他几位圣人身周各自泛起流光,已是要自紫霄宫中离开。

    李长寿立刻要走回太清老师身后,但玉帝开口道:“太清师兄,长庚可否多留一阵?吾想与他商谈这封神榜安置之事。”

    “善。”

    太清圣人闭目应答,话音刚落,身形一闪,已是带着大法师、太极图之虚影消散不见。

    道道流光闪烁,其余四位圣人随太清圣人一同消失不见,只有女娲娘娘留下的一句:

    “长庚若是无事,记得来我这一趟。”

    李长寿对着紫霄宫之外做了个道揖,而后长长地松了口气,转身与玉帝对视一眼,各自露出几分轻笑。

    只是,李长寿的笑容中略有些郁闷。

    玉帝笑道:“本以为几位圣人要讲些玄妙的道理,在这里耽误几十年岁月,没想到前后也就一个时辰不到。”

    “毕竟是关系两教弟子性命之事,”李长寿提着打神鞭向前,问,“陛下,这打神鞭当真由小神保管?”

    玉帝嘴角微微抽搐,笑骂道:

    “还打神鞭,你让吾替你拿这封神榜,不就是想稳一手,避免被圣人轮番喊过去喝茶!”

    笑骂声中,玉帝朝着侧旁挪了挪,将自己的蒲团露出小半,“过来坐。”

    李长寿却是不敢真的坐过去,对着玉帝做了个道揖,盘腿席地而坐……

    隔着布料的清凉,让他想起了刚才那有点糗的画面,禁不住抬手扶额。

    道祖故意的吧?

    这也太皮、平易近人了!

    “长庚,阐教圣人咋想的?”

    “我也拿不准,不过……”

    总归不可能是傲娇什么的。

    李长寿沉吟几声,道:“二师叔可能是想把截教整肃一顿吧。”

    正此时,侧旁传来一声:

    “元始就是那般性子,觉得通天走岔了路,就要去帮通天修正过来,操心比谁都多,每次都落不下什么好名声。”

    李长寿浑身瞬间僵直,玉帝连忙站起身来。

    那座巨型蒲团上,道祖那魁梧的身形毫无征兆地再次出现,仿佛此前从未离开过一般。

    玉帝抬手拽了李长寿一把,让李长寿能及时起身,一同对道祖做道揖行礼。

    道祖似笑非笑地看着李长寿,目中略带玩味。

    李长寿低头不敢对视,心底在微微抽搐。

    他刚刚,为啥没坚持跟老师一同离开!

    “九成八,”道祖微微眯眼,“今日怎么不提功德之事了?”

    李长寿叹道:“弟子才智浅薄,自不敢跟师祖相较,师祖不给弟子这两笔功德自是有所深意,弟子听命就是。”

    玉帝在旁小声道:“老师,长庚凝聚功德金身可是有什么问题?”

    道祖鸿钧淡然道:“他不是喜欢九成八吗?一切刚好,九成八的功德金身岂不妙哉。”

    李长寿双腿一颤差点就给跪了,玉帝额头挂满黑线,又扭过头去,肩头一阵耸动。

    鸿钧道祖笑道:“让昊天将长庚你留下,是有些事需提前交代给你。

    昊天先行回返天庭安置封神榜,且让长庚在紫霄宫盘桓一二。”

    玉帝虽不明所以,但还是躬身做了个道揖,给了李长寿一个‘加把劲’的眼神,托着封神榜、天帝印玺快步而去。

    李长寿:……

    懵。

    如果非要用一个字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那就只有这个字,懵。

    玉帝开口是道祖指示的,道祖单独将他留在紫霄宫中,说是有事要交代。

    该、该不会有什么神展开?

    鸿钧道祖稍后开口就是一句带着浓浓地方口味的‘咦,老乡’?

    似乎是能窥破李长寿心底的想法,道祖鸿钧在玉帝离开紫霄宫后,手指一点,紫霄宫各处被金光笼罩。

    李长寿瞬间感觉,自己与洪荒天地、自身与大道的关联全部消失!

    比六道轮回盘的隔绝还要彻底!

    自、自己莫非是要被道祖修改魂魄,彻底变成天道傀儡了?!

    这……

    鸿钧道祖身周泛起道道亮光,那魁梧的身形化作常人大小,看起来更为慈眉善目了些。

    他缓缓开口,淡然道:

    “在想,贫道是开口喊你一声老乡,还是要把你神魂更换,把你化作天道法宝?”

    李长寿道心一颤,紧紧闭着嘴,皱眉注视着眼前的道祖。

    “您、是吗?”

    “自然不是,”鸿钧道祖笑了声,“贫道能有今日,还是要拜你那老乡所赐,来吧,且带你随便逛逛。”

    言罢,鸿钧道祖手掌一挥,两人纹丝不动,周遭情景霎然大变,化作了一处郁郁葱葱的山林,侧旁有两只木屋。

    乾坤置换!

    道祖站起身来,背负着双手,朝那小木屋而去。挺拔的身姿透着少许疲倦,示意李长寿跟上。

    李长寿心底一叹,就算是今日要被抹掉,也不能做个糊涂鬼……

    “师祖,当年到底发生了何事?”

    “往事不必多提,”鸿钧微微一叹,“天道已抹杀了你那同乡人,原本如女娲、后土等不少生灵,都受了他恩惠,他对洪荒而言,也做了颇多好事。

    但最后那人不知为何疯魔了,非要以力成圣,打碎这天地,遭了天道反噬。

    天道至公无私,只是大道在盘古神意志之下,凝成的秩序规则。

    你的大道就不错,算是给了天道一种反馈和填补,这也是贫道数次阻拦天道干扰你的原因。”

    李长寿闻言,心底略微有些触动,躬身道:“多谢师祖。”

    说话间,鸿钧道祖已是带着他到了一处木屋前,推开木屋木门,显露出其内简单的陈设。

    “坐吧,不必多担心,今日是贫道有求于你。”

    鸿钧道祖盘坐于蒲团上,看李长寿面色依然不太明朗,笑道:“若是要毁了你,贫道何必一路培养你至今?”

    “多谢师祖。”

    李长寿只能重复这般话语,行了个道揖,搬着蒲团坐在了鸿钧道祖下首之位。

    鸿钧道祖嘴角笑容越发浓郁,道:“贫道与天道,你了解多少?”

    “弟子并不了解,也不敢胡言乱语。”

    “看,”鸿钧道祖左手多了一只翠绿色的玉碟,玉碟之上照出道道纵横的光线,构成立体的网格,网格中投射出洪荒天地之影。

    “贫道便是天道,但天道并非贫道。

    换而言之,贫道可短时间内操控天道,但天道却无法影响贫道。”

    李长寿道颇感震撼,但随之皱眉问:“师祖在这天地间已是无所不能,弟子又能做什么呢?”

    “无所不能?”

    鸿钧道祖反问了一句,缓缓摇头,“贫道若是无所不能,如何还会有大劫发生。”

    他手中玉碟轻轻旋转,代表了规则的细线与天地消失不见,玉碟之上投射出了九口色彩各异的泉眼。

    九污泉。

    “九污泉存于虚实之间,说海眼是九污泉,是对也是错。”

    鸿钧道祖缓声道:“海眼不过是九污泉之力一处宣泄之地,血海也是这般,九污泉汇聚生灵之业障,一旦业障积累太多,九污泉就会倾覆洪荒大地,将生灵葬下。

    如此,又开始下一个天地内的轮回,开启新的纪元。

    此事也是贫道无法阻拦的,贫道虽自认于修道之路走到了顶点,却也无法与盘古神相提并论。

    故,每当九污泉即将喷涌,天道就会酝酿一次次大劫,将这次生灵之劫,向后不断拖延。”

    李长寿面露恍然:“所以,天道在不断压制生灵的实力,就是因每次大劫过后都会有大量业障残留,留给九污泉的缓冲地段越来越狭窄?”

    鸿钧道祖赞道:“当真悟性不错。

    不过生灵大道所显,生老病死本就是生灵的规律,对单一生灵是这般,对所有生灵都是这般。

    所以说,贫道并非无所不能,贫道不过是走到了生灵的顶点,与天道相合、补全了天道,延续盘古神的遗志罢了。

    同样,此时贫道也无法离开这片天地。

    这些还都是拜你同乡人所赐,当时为了阻止他以力证道、毁掉洪荒,贫道也只能出此下策,放弃去混沌海中证道混元的机会。”

    李长寿小声问:“洪荒传闻,师祖您不是担心自己证道天道会承受不住吗?”

    “那不过是天道抹杀那家伙后的误传罢了,”鸿钧道祖叹道,“若非贫道与天道联手,怕是镇不住他。

    这家伙,因开天时的乾坤动荡,意外到了远古洪荒,与盘古神都是好友。”

    浪前辈这么猛?

    李长寿先是一阵讶然,随后就有点郁闷。

    如此猛男都被天道和道祖鸿钧抹杀了……不该有的想法还是别有,搞定了封神大劫,自己还是尽早退休养老算了。

    “自危否?”鸿钧道祖问。

    “弟子……自是有些怕的。”

    “其实你只要不去做动摇天地稳定之事,自不会被天道针对,”鸿钧道祖笑道,“你可知,贫道何时关注的你?”

    “弟子不知。”

    “猜猜。”

    “这个,”李长寿沉吟几声,“弟子魂魄来洪荒时?”

    鸿钧道祖摇头轻笑,言道:“你的故乡虽不是在洪荒,但带着记忆的残魂来也好,还是化作真灵来也罢,并无太大差别。

    混沌海无边无际,你所知的宇宙,有可能只是混沌海中一粒沙尘。

    真灵长河流淌其中,生与死大道相伴相随,生灵说到底,也只是扰动与偶然,大道所显、规则所呈。

    故,你在贫道眼中,与普通生灵并无不同,你这般跟脚不值一提。”

    李长寿:……

    莫名有些开心,又莫名有点失落是什么鬼?

    “那师祖您是何时看到的弟子……”

    “你于海上渡成仙劫时,天道都被你瞒了过去,”鸿钧道祖笑道,“贫道也被你惊动,意外发现你之大道竟是脱胎于阴阳大道的均衡之意,为天道所需。

    如此,贫道暗施手段,在那巫人寨子中为你起了一座神像,由此扰动你原本命数。

    若非这般,你怕是要在山中待到天荒地老。

    只是贫道也不曾想,你竟如此出众,不只是自身之道出众,更是一力将天庭扶了起来,省了贫道不少心血。”

    李长寿禁不住苦笑了声。

    这!

    总算破了案了!

    鸿钧道祖手掌轻轻挥舞,玉碟上浮现出一只光斑,隐隐是一个道人打坐的轮廓,周遭都是迷蒙的光影。

    “将你留在此地,就是因为此事,你可知这是什么?”

    “弟子不知。”

    “这是盘古神残留在天道中的意志,”鸿钧道祖轻轻叹了口气,“随着天道演变,他已渐渐有了自己思考的能力。

    若天道出现较大扰动,他就将自天道之中诞出。”

    李长寿惊道:“盘古神莫非还能复生?”

    “此非彼,他不过盘古神的一点残念,”鸿钧道祖言道,“贫道要托付给你的,是在他降生时,判断他是对天地有益、又或是对天地有害。

    若是前者,护他不被天道抹杀;

    若是后者,你需确保他被抹杀干净。”

    李长寿低声问:“弟子怕不是盘古神残念的对手。”

    “他初降生时身周不会有灵气,无法摄灵气为自身所用,很是虚弱,”鸿钧道祖目光有些复杂,复杂到让李长寿此时看不太懂。

    道祖缓声道:“他的生死,天地的命途,都在你一念之间。

    三清乃盘古元神所化,西方教二圣只顾自身,女娲性情寡断,昊天与天道关联太深,也只有你,做事最是稳妥。

    你可需什么奖赏?”

    李长寿犹豫一二,叹道:“若能为师祖分忧,本就是弟子的福分。”

    鸿钧道祖面露惋惜,从袖中掏出了一口古铜色的小鼎,又将小鼎塞了回去。

    “本还想将这口镇死了罗睺的乾坤鼎提前赏给你,你要无私奉献,那就算了。”

    李长寿眼一瞪,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两眼一翻昏过去。

    “师祖,弟子的功德金身,您看……”

    鸿钧道祖顿时笑眯了眼:“不是说了,你就九成八的用吧。”

    “可这……”

    “哈哈哈哈!”

    鸿钧道祖抚掌大笑,又在袖中拿出一枚石片,扔到了李长寿手中。

    “好好修行,早日完善你的均衡大道,贫道也能少被天道吵扰。

    回吧。

    稍后若出现天道扰动,贫道自会对你传信。”

    李长寿还要多说什么,鸿钧道祖手掌轻轻摆动,他眼前光影流转,一个晃神,已是出现在浩瀚无垠的万里波涛之上。

    这里是……东海?

    此前种种恍若梦境,唯有手中的石片颇为真实。

    凭空站起身来,李长寿看着手中石片,其上刻画着的几段道纹,自是修行之法。

    当年道祖以身合天道,是为了阻拦浪前辈以力成圣、毁灭洪荒?

    盘古神的意志所化生灵,即将从天道诞生、脱离天道掌控?

    这……

    稳一手,哪怕对自己灌输这些信息的是道祖,也只能信六、不,四成。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浪前辈再怎么浪,也不该去毁灭洪荒才对。

    道祖真的是单纯以护卫生灵为己任?

    收起石片,李长寿脑子有些懵,身形化作游鱼、遁入东海,朝东海中的一处安全屋赶去。

    先冷静下来,思考清楚此时情形以及道祖交代的这个任务,考虑清楚要不要将此事禀告给老师,才是重中之重。

    于是,三个月后。

    李长寿当作无事发生,悄悄回返小琼峰。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