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咋办?

    偌大的紫霄宫,除却自家太清老师之外,视线尽皆汇聚于自己手中。

    道道威压有意无意铺来,虽大半互相冲抵,但终究还是有些许圣人威压落在李长寿身上,让李长寿呼吸都有些堵闷。

    正此时,一道身影闪过,挡在了李长寿身前,背对李长寿负手而立;

    他神情虽平淡,但嘴角总归是带着掩不住的笑意,背后凝出太极图虚影,将压向李长寿的威压尽数化解。

    自是玄都大法师及时出手。

    旁边起身晚了一点的玉帝陛下,默默坐正了身形。

    又失去了增加一点君臣感情的机会。

    李长寿匆忙整顿纷乱的道心,继续装作重伤状躺在地上,将打神鞭和封神榜握紧了,心底念头飞速流转,心神之力依然拉满!

    算,赶紧算!

    这波道祖到底几十层意思!

    打是亲骂是爱这是哄小孩的话,信他个糟老……咳,糟糕,心底竟然是满满的感激。

    不过,道祖老爷当面如此‘特殊对待’,又是小雷鞭又是小声嘀咕,这是摆明了表达对天庭的支持。

    潜台词无外乎:

    【贫道要兴天庭,这次大劫不管你们如何折腾,天庭神位必须填满。】

    随后丢下封神榜和打神鞭,潇洒退场。

    李长寿想象过无数次封神榜现世的画面,此前觉得最有可能的情形,是道祖老爷张口说一堆玄之又玄的话语,然后赐下封神榜。

    可万万没想到……

    手抖了,榜扔了,刚好掉他怀里了!

    隔壁那个二圣人,脸都差点绿了。

    他偏偏被道祖老爷的天罚打得浑身麻痹、元神被封,完全没办法推辞一二,这张开过光的嘴全无用处!

    如果有人说,鸿钧师祖不是有意这般安排的,打死准提圣人,他李长寿都不信!

    为了今日帮玉帝或者自家老师争夺封神榜,李长寿准备了几套说辞、十几个方案,为了能锤死西方教,更是不遗余力地去搜罗西方教的‘罪’。

    到头来……

    全是无用功。

    道祖给的,比他想的还要多。

    原来自己只需挨一顿毒打、被道祖骂几句,不用争也不用抢,依靠着道祖老爷的远古神通‘手一抖’,就直接把【天书】强行塞到了他手中。

    什么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拉帮结派,通通没用!

    反过来想,今日道祖若不采取这般手段,又会出现哪般情形?

    李长寿略做推算……

    原本的封神大劫,封神榜被元始天尊执掌,怕也有元始天尊两头下注,与西方教暗中协商的缘故。

    而今封神大劫已是有了诸多变数,鸿钧道祖此前就已明示,要将封神主导权交给天庭。

    三年前,元始天尊与接引道人碰了面,两者坐下谈了事。

    很有可能,那次就是在协商今日之事,西方教两位圣人支持元始天尊执掌封神榜,再将今后的大劫屠刀对准截教弟子。

    想通此间关节,李长寿心底已渐渐理出了一条清晰的逻辑线。

    他确实成了道祖手中的一把钥匙。

    虽然这把钥匙本身分量远不如‘锁’,但位置和形状,刚刚合适。

    进入紫霄宫前,女娲娘娘那句【人族的命途,若人族本身都不争,又能指望谁呢】,此时品来,当真满满的深意。

    ——女娲娘娘站在人族这边,而封神大劫某种意义上就是圣人大教亏欠了人族。

    换而言之,女娲娘娘当时是在对道祖表态,她站在李长寿这边。

    那今日的紫霄宫商议封神,六位圣人很可能就会形成三对三的尴尬局面。

    道祖为六圣之师,此次大劫是天道降下的生灵大劫,必须有足够的死伤才能填满劫运。

    若是在这紫霄宫中,六圣围绕阐教和截教分作两派、三对三相持不下,道祖怕也有些难以收场;

    那种情形下,道祖只要表态,都会暗示大劫的走向,从而影响到天道劫运运转。

    截教亏欠人族太多,合该多死伤;

    西方教又是道门之外,道祖若说对其没意见,也不合常理。

    故,道祖结题发挥,将李长寿这个天庭普通权神拉了出来,先毒打一顿,打到他失去意识,再将封神榜和打神鞭塞下来,潇洒走人……

    既没有明确表态支持阐教或者截教,顺手打压了西方教,还抬了天庭一手,卖了个人情给不愿看三兄弟闹掰的太清。

    高还是道祖高。

    至于什么‘打你一顿就是为了心里舒坦,封神榜也就随手一扔’这种事,李长寿怎么可能相信?

    这是与天道相合的洪荒最强者,如今三界格局的一手缔造者,岂能跟他一个小徒孙一般见识?

    都是算计!

    当然,也不能排除在算计的过程中,顺势而为就抽了他一顿的可能性。

    嗯,以后还是少利用天道誓言,师祖对这意见挺大……

    现在的问题是,他被亲师祖一脚踹到了泥潭中,还用力补上两脚,把他整个身子塞了进去。

    李长寿原本想在封神大劫中隐于幕后、借势安排,此刻却直接握住了封神榜与打神鞭!

    这般虽看似能够直接干预封神剧本,得到了更高的权限,但接下来就要直接面对大教之间的征伐,自己成了矛盾爆发的集中点!

    着实不稳。

    “长庚……长庚?

    嘿,九成八?”

    玉帝在旁几声呼喊,最后喊出的这三个字眼,让李长寿浑身一哆嗦,下意识睁开眼,心底糟乱的念头迅速归于平静。

    玉帝目中流露出几分关切;

    李长寿躺在那,突然大笑了几声。

    女娲娘娘不由奇道:“你这家伙,莫不是被老师打坏了神魂,怎得还笑了出来?”

    李长寿连忙跳了起来,身上道袍一抖,掉了一层黑灰。

    “回师叔话,”李长寿笑道,“弟子是开心能得师祖信任,委以这般重任!

    师祖还特意为弟子解释了,此前为何不发功德之事,亲口称弟子为徒孙。”

    言罢,李长寿看向面色铁青的准提圣人,笑道:

    “西方教二教主放心,小神定会努力做好这般差事,按师祖要求,为天庭大兴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

    “咳!”玉帝在后面清清嗓子,言道,“长庚爱卿,这些事稍后再说。

    你不如……

    先去殿外换身衣物,这般着实有失体统。”

    李长寿有些不明所以,他正要顺势开口,将封神榜交由玉帝保管。

    玉帝手指微弹打出一缕清风,某天庭普通权神、封神榜执掌者、道祖亲口认下的徒孙……

    突然感觉后臀圆润处颇为凉爽!

    扭头一看,李长寿老脸一红,身周仙光缭绕,对着左右连连做道揖赔礼。

    糗大了这次!

    他向太清老师请了命,躲入了侧旁太极图中,麻溜地换了身浅蓝色的长袍。

    这破损的道袍……

    珍藏!

    以后开个洪荒稳教博物馆,这就是道祖慈爱关怀稳教教主的最佳证明!

    就在换衣服的这空档,李长寿就听殿内传来圣人对话声。

    先是准提圣人叹道:“老师终究是不信任我等。”

    通天教主呛声道:“尔等做的事,如何让老师信任?”

    “道友此言差矣,”接引道人缓声道,“天地本有秩序,并非道门一家,老师当年能将鸿蒙紫气赐予贫道师兄弟二人,并说西方合该大兴,这既是天道之理。

    只不过,这般来看,封神大劫非我西方大兴之机。”

    元始天尊道:“老师此举,未免有些儿戏。”

    通天教主笑道:“师兄你刚才可是未听到,老师亲口所说,【天书】与长庚有缘。

    长庚位列天庭首臣,又是大师兄喜爱的弟子,所修更是均衡大道,此前为天庭大兴做出不少卓越之事迹。

    由他执掌【天书】,有何不妥?”

    元始天尊道:“长庚入门较晚,虽行事稳妥,却终究是资历较浅。”

    女娲娘娘笑道:“师兄这话,我可是不得不说两句了。

    师兄莫要忘了,长庚是人族出身,这次大劫便是因圣人大教亏欠了人族,才会将大劫主体落在圣人大教之上。

    让人族出身的长庚主持大劫,最合天数。”

    侧旁大法师淡定地走回了太清圣人身后,努力收敛气息做空气人,免得引火烧身,给自己惹来睡觉之外的杂务。

    几位圣人又辩论几句,李长寿从太极图后迈步而出,不只是换了身衣物,顺便还换了下发型、清理了下浑身焦黑。

    ‘封神榜这个坑,当真不能跳。’

    他再次登场,几位圣人的目光再次汇聚而来。

    女娲圣人在鼓励中带着几分玩味,通天教主则是纯粹的欣喜,元始天尊的目光略有些复杂,西方教大圣人目光满是善意,二圣人的目光……

    那不重要。

    太清圣人一直闭目养神,似乎凡事与他无关。

    但李长寿此刻,缓步走到太清圣人面前,对自家老师躬身行礼,温声道:

    “老师,弟子有事求禀。”

    “讲。”

    “师祖信任,赐弟子打神鞭、封神榜,命弟子执掌封神之事。

    弟子本不该推辞,然此事事关重大,正如二师叔所言,弟子资历尚欠、经验不足,封神非同小可,弟子恐一时错漏、酿成祸事。”

    李长寿看向玉帝,朗声道:

    “弟子想请老师应允,弟子将封神榜放归天庭,由玉帝陛下亲自掌管封神榜。

    玉帝陛下不必亲自为封神之事操劳,弟子会借打神鞭之威,行道祖之命,为天庭大兴精心谋划!”

    玉帝听闻此言,嘴角止不住露出淡淡笑意,

    太清圣人也面露思索,开口道:“尚可。”

    “谢老师准许,”李长寿做了个道揖,而后双手端着那封神榜,快步到了玉帝坐前,对玉帝眨了下眼。

    玉帝正色道:“长庚执掌封神榜,与吾执掌封神榜有何不同?”

    李长寿也正色道:“陛下为天道认可的三界领袖,天地神权首位,封神本就为天庭大兴,这过程中,由陛下您执掌这件封神榜最合适不过。

    小神定会在旁全力相助!”

    玉帝沉吟几声,看着面前这卷轴,缓缓点头。

    “既如此,吾就暂替长庚你掌管封神榜,将此榜摆于凌霄宝殿中,长庚随时取用。”

    “谢陛下!”

    李长寿将封神榜双手捧上,玉帝站起身来,双手接过,缓缓握在掌心。

    霎时金光闪耀,一缕缕天道之力朝着四面涌动,玉帝头顶竟浮现出一张卷轴的虚影,其上尽是空白。

    见此状,李长寿心底一块大石平稳落地,手中握着的打神鞭也觉得没了多少重量。

    名义上的事,让玉帝陛下顶;

    实际微操,由他来影响。

    虽说整个过程让李长寿措守不及、痛腚思痛、出肤意料,但最终还是达到了自己预期的完美结果。

    顺便,还捞了一点道祖庇护。

    与此同时,道门两位应劫大教的圣人,西方教两位圣人,心底泛起一丝明悟。

    元始天尊道:“昊天师弟,如何签押封神榜。”

    玉帝答曰:“封神榜上总共有三百六十五个空缺,对应天庭三百六十五正神空位,涉及天庭八部空缺、三山五岳正神空缺等等。

    合该有三百六十五生灵入天庭神位之列,享天庭香火供奉。”

    女娲圣人笑道:“玉帝陛下这话虽不错,但刚刚天道所显,若是名字被写入封神榜,陨落在大劫中,一缕元神入封神榜,此生尽被封神榜束缚。”

    通天教主皱眉沉吟。

    李长寿在旁道:“师叔,这是坏事,也是好事。

    若本是要在大劫中殒命之人,得了封神榜庇护,还能借天道之力重生,入天庭享供奉,对此人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准提圣人冷然道:“既如此,找三百六十五名记名弟子上榜就是了,此劫自可化解大半。”

    玉帝哼了声,又道:

    “此次大劫,除却为天庭挑选仙神,三教合该有三千六百五十名长生仙陨落,以此平衡生灵之力。

    各位师兄商议这封神榜名册,也当划分清楚,这部分注定陨落的名额。”

    几位圣人同时默然,目光看向了截教圣人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淡然道:“各家均匀分配。”

    接引道人却道:“贫道弟子不多,西方教门人也不多,若是均匀分配名额,怕是我西方教要绝了户。”

    通天教主刚要反驳,元始天尊也皱眉道:“玉虚宫仙人不过数百。”

    准提圣人笑道:“截教号称万仙来朝,咱们何不按三教弟子之数对比,各取相应陨落之数?”

    通天教主面色顿时变得颇为冷峻,“怎么,我截教弟子多便是罪过?”

    接引圣人道:“此次大劫,若起因有十,截教占八。”

    “这般,”通天教主自退半步,“那天庭神位,我截教应下三百之数,陨落之数,我截教应下一千,如何?”

    一直在旁不曾开口的李长寿,闻言心底一叹。

    此事绝不能退,若是软弱了,只能给西方打蛇随棍上的机会。

    果然,准提笑道:“截教万仙来朝,便是应下这三千之数,也不会伤筋动骨。”

    元始天尊缓声道:“不够。”

    不够?

    通天教主勃然而怒,站起身来,袖袍抖擞间定声反问:

    “三百不够,一千不够!

    师兄你莫非定要覆灭我截教?杀光我徒儿!”

    元始天尊轻叹一声,闭目不言,紫霄宫中的氛围顿时有些凝滞,通天教主背后的诛仙剑阵图剑意铮鸣!

    忽听太清老子一声:“坐下。”

    通天教主一甩衣袖,冷着脸坐了下来。

    随后,太清圣人看了眼李长寿。

    本不想再多说话、默认今日之局定是【不欢而散】的李长寿,此刻也只能站出来。

    他与玉帝对视一眼,两人颇为默契的一笑。

    李长寿向前迈出半步,笑道:“刚刚玉帝陛下有句话表述有些模糊,各位莫急,容小神再多问玉帝陛下一句。

    陛下,您刚才说的三教,似乎并未说明白。”

    玉帝心底流转着数十年前李长寿就已给的剧本,淡然道:

    “吾刚才所言,乃封神榜所显,道门三教,准确来说,是阐教与截教,最少会有三千六百五十名长生仙陨落。

    这不只是两教圣人弟子,也包涵两教道承所属仙宗。

    至于,这场大劫终究要陨落多少长生仙……

    其实无法计量。”

    听闻此言,通天教主笑逐颜开,元始天尊面容还算平静,西方教二圣笑容有些凝固。

    李长寿道:“陛下,这三百六十五名正神之位,您想如何处置?”

    “自是优选西方教除外的有德、有谋、有智、有品行之生灵。”

    玉帝按此前背诵的那般,逐字不差地言说:

    “其实几位师兄不必非将封神榜,看做是索命的天道宝物,可以将封神榜视作残魂复生的救命之物。”

    元始天尊道:“若名入封神榜,便会为劫运驱策,难逃一死。”

    玉帝沉吟几声,倒是无法辩驳。

    通天教主道:“师兄,你我不如先定下个约定,亲传大弟子不入封神榜,如何?”

    “师弟,”元始天尊皱眉道,“此事怕是难以说准。”

    那接引道人在旁插话道:“听玉帝陛下之意,这清福正神之位,无我西方所属?”

    “不错。”玉帝淡定地道了句。

    接引圣人问:“可是封神榜如此彰显?”

    “不是。”

    玉帝淡定地道了句,盘坐在蒲团上,星目蕴光、笑容温和,缓声道:“是吾定下的此事。”

    接引眉头一皱,定声道:“玉帝陛下未免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玉帝挑了挑眉,淡然道:“长庚,帮吾给接引师兄解释解释,吾怕控制不住脾性,在老师这宝地口出污秽,辱骂了圣人。”

    “是,”李长寿答应一声,向前踏出几步,对西方教二圣做了个道揖,面色颇有些为难。

    李长寿皱眉道:

    “两位圣人老爷莫怪,小神也只是陈述实情,并非有意针对。

    此前天庭不兴,西方教处处为难,龙族事、妖族事,两位圣人老爷纵容各位西方教弟子,为非作歹、与天庭开战,又大搞香火神教,名声实在是……

    若此次大劫,有西方教弟子入天做了天庭正神,这让天庭已有正神该如何想?

    让龙族该如何想?

    让三界生灵又该如何想?

    玉帝陛下做出这般决定,其实也是为了三界安稳、天地安稳计,还请两位圣人老爷多多担待。”

    准提圣人冷然道:“贫道所为不过西方大兴,诸多事为天道所允。”

    “小神自不敢纠正圣人言语错漏之处。”

    李长寿挺直身体,面容冷峻,双目之中神光涌动,手中打神鞭金光闪烁。

    他今日不出言得罪西方教二圣,若西方教二圣有合适的机会,也是会出手毁了他。

    在西方教与道门之事上,绝不可想着两头讨好!

    自己未来要做的,就是尽全力维护道门完整,让阐教和截教的内斗控制在最小范围,护住道门三教元气,趁机除掉道门部分顽疾。

    对西方教,合理的强硬便是稳,合理的碰撞,便会让老师、通天教主更坚定地站在自己身后。

    于是,李长寿开口说了个“但”字。

    “若为自身大兴,可毁其他道承,可肆意打压为三界带去秩序、庇护弱者的天庭;

    若为自身大兴,可随意欺压弱小生灵,可将本生活安乐的凡人看做牲畜;

    若为自身大兴,肆意更改生灵轮转之事,凡事无所不用其极,强行增加自身底蕴……

    大兴之后,又能得到什么?

    两位,时代变了。”

    李长寿话语一顿,淡然道:“接下来,此地将由玉帝陛下主持,讨论道门入劫封神之事,两位是否要避一避?

    毕竟他日大劫正式发动,西方与道门应是对手。”

    西方教大圣人闭目不言,小圣人却是皱眉凝视玉帝,看都不看李长寿,更别说甩袖离去。

    “那,我呢?”

    女娲圣人在旁含笑问着。

    李长寿顿时露出笑脸,对女娲圣人做了个道揖,笑道:

    “师叔您是人族圣母,本次大劫始于人族,咱们人族更是天地主角,自是要师叔全程在旁监督。

    若天庭哪里做的不对,师叔您及时提醒,玉帝陛下对您也是颇为敬重。”

    “那是自然,”玉帝站起身来,对女娲圣人做了个道揖,“师姐,若天庭在这次大劫中,行事有半点不妥,还请师姐及时指出。”

    女娲不由笑眯了眼,在自己位置做的稳稳当当。

    这君臣一唱一和,却是将几圣争锋的局面,搅的一团乱遭。

    通天教主一声轻叹,道:“这封神榜,师兄想如何签?”

    元始天尊缓缓站起身来,看向通天教主,淡然道:

    “各凭本事,各靠气运,此事今后再谈吧。”

    言罢转身而行,广成子在后低头跟随,面容平静毫无所动。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