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女娲娘娘还让去圣母宫一趟,这个也要趁早过去。’

    心底如此盘算着,李长寿身形自地脉中钻出,收起太极图留下的阴阳二气,悄然进入小琼峰复合大阵,朝密室而去。

    道祖亲自交代的任务,他仔细分析了三个月,最后得出了一个很有用的结论。

    【空想无用】。

    那个层次的斗争,甚至已经超过了圣人博弈。

    自己了解的信息太过片面,也只是听到道祖讲述当年之事,贸然参与其中,会发生什么谁都不能确定。

    盘古残存意志的化身,总觉得会是个大坑。

    道祖看似是将‘杀’或者‘护’的选择权交到了他手中,实际上已做出了具有倾向性的选择——求稳。

    李长寿轻叹了声。

    若是连这一点自己都没想到,那这么多年洪荒也是白混了。

    坏消息是,自己现在成了道祖手中一把刀。

    好消息是,道祖在用得到自己的时候,会适度地保全自己。

    自己要做的,是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变得更强,最少也要拥有‘混沌海生存’的实力,创造一条后路。

    世上很多事本来是没有后路的,但稳的次数多了,也就有了后路。

    李长寿思考了三个月,最后所做出的决断,其实回到了原点——

    死命抱紧太清老师大腿!

    今后的行动,都要围绕在太清老师身周!

    只因李长寿发现,道祖似乎对自家圣人老师有一份忌惮。

    把道祖告诉自己的讯息,进行一定程度的‘去感情倾向’还原,能得出一个什么故事?

    【上古时,曾爆发过一场不为人知的竞争,双方分别为‘洪荒妇女之友浪前辈’与‘远古时代大赢家鸿钧道祖’。

    竞争的目的,是谁先以力证道、抵达盘古神的层次。

    暂不管浪前辈是否真的发疯了,浪前辈定然动用了从远古至上古积攒下的无数储备,在这条路上,抢在了道祖之前;

    道祖出于具体不详的目的,假定就是为了护卫洪荒,与天道联手,强行镇压浪前辈,并直接抹杀掉浪前辈的一切存在痕迹。

    与浪前辈有关之人,除却女娲娘娘已成圣天道动不得之外,其他死的死没的没,只有姮娥遗忘了部分记忆,沉睡万年后醒来……】

    这里面最大的疑点,是鸿钧道祖有没有在这件事上说谎。

    李长寿个人比较倾向于,道祖说的就是实情。

    毕竟,像他这般从地球老家飘来的生灵,思想一个比一个复杂……

    从这个角度去分析,那盘古神的意志残念,必然与浪前辈没有任何关联;不然鸿钧道祖绝不会让他,这个有可能放浪前辈一马的‘后稳’出手。

    三个月的时间,根据有限的讯息分析出这些,李长寿不知薅掉了多少根头发。

    幸好,此时他已找到了解决之法!

    告老师!

    老老实实跪在密室中供奉的太清画像前,李长寿呼喊一声:“弟子请老师赐下宝塔。”

    画像出现淡淡的太清道韵,塔爷的灵念在李长寿心底响起,随之就凭空落下,砸在了李长寿头顶。

    塔爷的灵念说的是:“咋的,要去三仙岛找金斗妹妹了?”

    李长寿却道:“塔爷,暂时有正事……我与塔爷这般灵觉联络,是否会被天道监察?”

    塔爷呵呵一笑。

    “什么是先天灵宝啊?

    先天灵宝那就是先天道而生,咱本就是天地间第一股玄黄母气凝成的塔,被老爷灌注了成圣功德,虽说品阶不是至宝,但咱也有万法不侵之功效。

    天道想探查咱们的交流,除非是在凌霄宝殿或是紫霄宫!”

    “那就好,塔爷你帮我转述些话给老师。”

    李长寿斟酌一番言辞,心底对玄黄塔‘絮叨’了一阵,将玄黄塔捧到了太清画像之前。

    “老师!弟子归还宝塔!”

    太情画像的一角轻轻晃动,乾坤出现浅浅的漩涡,玄黄塔丢下一句抱怨就消失不见。

    “忙活半天,就让本塔做这事?”

    李长寿淡定一笑,这也是扩展洪荒先天灵宝就业新思路嘛。

    真·加密传信!

    李长寿等了一阵,道心泛起轻微波澜,太清道韵降临而下,凝成了一行六个大字:

    【遵祖命,有为师。】

    老师的风格,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

    李长寿低头拜了一拜,点上了三炷香,这才退出此间密室,心底着实轻松了不少。

    等道祖老爷通知自己,自己就去找那东西出手,不管是杀还是放,老师自会全程关注。

    安全感终于回升了一丢丢。

    他现在实力太低,圣人博弈都只能在边缘疯狂试探,更别说是道祖的算计了。

    道祖可直接读心?

    其实不然。

    只有在天道之力、劫运之力侵染自己内心时,道祖才有可能获知自己的想法;紫霄宫中道祖那句有些吓人的反问,应该是推断出的。

    李长寿本是想去见一见灵娥,传授给她一些道法,但‘烟遁’出了密室,心底就泛起了重重感悟。

    于是坐去了老位置摇椅,闭目凝神、细细品味,瞬间陷入了悟道之中。

    这次去紫霄宫,当真是积累了大笔的‘素材’。

    一缕缕道心感悟就如溪流般,在灵台各处流淌而过,填补着李长寿尚未圆满凝实的道韵。

    李长寿留出了一部分心神,开始思考有关天道之事。

    想要让均衡之道大圆满,就绕不开对天道的感悟。

    天道的存在本身就是玄之又玄、妙中之妙,大道交织、盘古意志共鸣。

    此时天道的组成,已算是十分清晰了。

    众生意志与大道共鸣,形成的天道本身,这是第一部分,天道主体。

    曾经与自己有过面对面对峙的天道意志、大劫化身,这是第二部分,也可以看做是天道主体的分支,但比较特殊。

    拥有‘超限管理权’的鸿钧道祖,这是其三。

    从远古至今自行演化、即将成为类生灵体的盘古残存意志,这是其四。

    自己的均衡大道,要去干预、影响的,就是第一部分。

    渐渐的,李长寿浸入大道之中、遁入两忘之境,身周飘起一缕缕玄妙晦涩的道韵,长发时不时被灵气掀动……

    半个月后,丹房之外一声炸响,小琼峰都颤了几颤,各处大阵光芒乱闪,但又极快地安静了下去。

    “嗯?”

    湖边草屋中,灵娥被这般动静惊醒,放下手中的玉符,光着脚丫跑出屋门,看向了丹房方向。

    师兄又把丹炉搞炸了吗?

    灵娥眨眨眼,眼底满是担心,光脚踩上一朵白云,持着过阵玉符,匆匆朝丹房而去。

    但她刚飞出百丈,突然感觉自己头顶的‘小笼包’被人轻轻戳了下,耳旁听到了熟悉的笑声:

    “怎么喜欢上了这般打扮?”

    灵娥下意识向前迈出两步,灵巧地转身看向身后,却见自家师兄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白云边缘。

    这……

    仙识完全察觉不到师兄的存在!

    好吧,跟师兄的实力差距越来越大了。

    灵娥顿时有点小失落。

    李长寿近距离打量着眼前的小天仙,她穿着一身绸面白底的简单短裙,短裙上下绘着浅蓝色小花,发型还是两只‘素丸子’,俏皮可爱度直接拉满。

    灵娥嘻嘻笑了声,红着小脸儿、踮起脚尖儿,在云上转了一圈。

    “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李长寿摸着下巴认真点评,“就是少了几分成熟稳重,太孩子气了些。”

    灵娥有些不满地抱怨着:

    “臭师兄,夸就好了呀,还要提意见!本师妹这是充分发挥自身优势,跟云霄姐姐的感觉尽量区分开。”

    李长寿不由笑眯了眼,向前迈出半步,抬手扭着灵娥脸蛋。

    啧,这熟悉的柔滑触感。

    “认真修行,金仙劫谁都躲不过去,想长生不老就必须面对,这才是你现在要花费精力之处!”

    灵娥俏脸一红,抬手捂着被捏的脸蛋,鼓了鼓嘴角。

    李长寿转过身去,一步迈出,身形宛若青烟消散,再次凝聚已是在湖边柳树下,点出两只蒲团,淡定地入座。

    “过来吧,为兄今日为你讲金仙之道。

    仙盟之事,以后你不必多操劳,我近期已有了足够的精力,会亲自盯着他们。

    敖乙、灵珠子距离金仙劫已是不远,你可莫要懈怠了,被他们落下太远。”

    “嗯!”

    灵娥颇为认真地点点头,脚尖一点飘飞而下,拉了拉蒲团、挨着自己师兄坐下,眼底泛起了几分斗志。

    李长寿吐了口清气,开讲太清无为长生道;

    朵朵青莲的虚影在他嘴边凝成,落在灵娥身周盘旋。

    讲道过程中,李长寿目光注视着小湖对岸的那座‘人造峰头’,心底也泛起了少许与讲道无关的念头。

    此前为了给伶俐做合适的衣物,让灵娥费尽了心思。

    稍后自己还要去兜率宫拜见老君,看看小戮神枪是否炼制完成,到时也可拜请老君为熊伶俐做一套大小如意的衣物。

    嗯,杨戬的三尖两刃枪也要提上日程了,估计也是要麻烦老君。

    ‘降服神蛟直接化作神兵’这种事,也就忽悠忽悠凡人。

    但凡有点‘仙理知识’的都知道,那必然是神兵先化作了三头神蛟;神蛟与杨戬激战的过程,就是杨戬驯服这把神兵的过程。

    仔细想想,有他这般操心各处事务的弟子,老君也是不得安生。

    ……

    玉泉山,玉鼎真人洞府。

    李长寿为灵娥讲道时,太乙真人、玉鼎真人、黄龙真人,正与一位稀客,在洞府中的石桌上相聚饮酒。

    前两年刚经历了一次‘圆满’历练的杨戬,此刻正在后山与灵珠子切磋战技。

    杨戬上次历练,最终得了一滴共工祖巫本源精血;

    时至今日,他虽未能将精血完全炼化,实力却已是不容小觑,不用灵珠子再特意想让。

    这也让修行了这么久的灵珠子,心底多少有些郁闷,近来不断强化自己肉身的修行。

    杨婵坐在不远处的树杈上,小脸红扑扑的、不断晃动着脚丫,心情似是颇为不错。

    目睹此景的十二金仙仙首广成子,发出一声感慨:

    “两位师侄当真不错,假以时日,必是咱们阐教的顶梁柱。”

    玉鼎真人低声道:“大师兄谬赞了。”

    太乙真人却是嗤的一笑,言道:“实力不实力的另谈,我这宝贝徒儿可是被长庚师弟格外器重。”

    最近开始蓄胡子尝试新造型的黄龙真人,闻言不由扶须大笑。

    “师弟你玩笑了,长庚师弟器重灵珠子与否,也无关灵珠子师侄修行嘛。”

    “不不,”太乙真人端着酒樽连连摇头,“若非如此,大师兄今日怎么会找来此地?”

    广成子在旁含笑不语。

    黄龙真人尴尬一笑,又问:

    “大师兄,紫霄宫中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老师回来后,就命咱们不要乱去南洲走动?”

    “唉,”广成子笑意收敛,叹道,“当日情形,也是一言难尽。

    此事莫要多问,那关系到道门安稳,关系到三教安宁。

    封神大劫之事已渐渐明朗,天庭为主导,天庭玉帝师叔与长庚师弟是最为关键的两个人物。

    今日为兄来此,便是想请你们三个与长庚相熟的,去长庚那里探探口风。”

    玉鼎真人略微皱眉,沉声道:“恐怕无用。”

    “不错,”太乙真人撇了下嘴,“大师兄你莫不是想,让咱们去跟云霄仙子争长庚?”

    广成子沉吟几声,沉声道:“此事非同小可,须得慎重以待,莫要儿戏之言。”

    黄龙问:“可如此一来,咱们岂不是利用了与长庚之间的交情,长庚何等聪明……”

    “所以说,只是去探探口风。”

    广成子温声道:“并非是强迫长庚在两教之间做出取舍,而是要长庚知晓,若是长庚后面要针对西方教,咱们阐教也可适度出手。”

    太乙真人挑了挑眉,“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广成子目中划过几分复杂的神色,“你们自是不知,为兄在紫霄宫见到了什么?”

    黄龙真人凑前问:“见到了什么?我们几个绝不会外泄。”

    “见到了……”

    广成子本是想开口,又想到了老师的叮嘱,随之轻笑了声。

    “唉,最意外的,便是见到了长庚的……小半屁股蛋儿。”

    就听噗的一声,太乙真人一口仙酿喷了玉鼎真人满脸,黄龙真人双目瞪圆,一阵震惊无言。

    广成子轻笑了几声,简单描述了下道祖痛打李长庚的画面,三位真人表情异常精彩。

    而同样的故事,在不同的人口中讲出来,总是有不同的效果。

    同一时刻的三仙岛上,截教内外门八大弟子近乎齐聚。

    多宝道人坐在凉亭主位中,也在讲相同的故事,但比广成子绘声绘色的多。

    “……你们猜怎么着?

    师祖手中紫霄天罚鞭一甩,长庚顿时被打飞三丈多高,而后就见电光闪烁、雷霆齐绽,将长庚打的浮空无法落下。

    那场面!

    嗬!天罚之力无比锐利,雷霆炸裂之声不绝于耳!

    你们当这是师祖看长庚不顺眼?”

    左侧坐着的琼霄、碧霄、龟灵圣母齐齐点头,右侧坐着的云霄、金灵圣母、赵公明满是关切。

    多宝道人得意一笑,双手对着侧上方拱了拱,喘一口气继续道:

    “非也,非也!

    道祖这是在对西方教言说,长庚才是他器重的亲徒孙。

    那天罚之鞭虽吓人,却只是徒有威势,那紫霄神雷动静虽大,但每一下,都是朝着长庚肉最多的臀部落下。

    这是什么?

    这不是摆明了,凡俗之中有人族儿孙调皮捣蛋,被家中老人抓住一顿打吗?

    什么是亲近?这就是亲近!

    而且师祖绝非随意而为,是料定了长庚怕麻烦、擅推诿的性子,先将长庚制服、摔在面前无法动弹,再拿出那天书封神榜、打神鞭,手一抖就落在长庚手中,定下了封神大劫主事之人。

    旁边那西方教二圣人还喊……老师,我们西方贫瘠!

    师祖瞥了他们一眼,就差直接说一句‘你们搞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西方兴盛,中看不中用’。

    当然,师祖照顾西方教两位圣人老爷的面皮,笑着说,咱年纪大了,手有点抖,看来此物与长庚有缘。

    那是说完就走,毫不逗留,就这般,定下了长庚主持封神大劫的名义。”

    多宝道人长长地呼了口气,侧旁几个师弟师妹接连称善,对这般结果自是颇为欢喜。

    随后,多宝道人看向那端庄秀雅的云霄仙子,笑道:

    “为兄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为了问一句……

    师妹,你准备何时去见长庚啊?”

    云霄秀眉轻皱,正色道:“我与他不过数十年未见,为何要着急相见?”

    多宝道人顿时语塞,两只略圆润的手掌摆了几下,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憋出一句:

    “这不是、那个,你难道就不想他吗?”

    云霄俏脸飞过少许红晕,站起身来、别过身去,下意识就要辩驳几句,但她正视本心、体会真性,不由轻轻抿起薄唇,轻声道:

    “我……自是想与他多见。

    只不过如今大劫降临,他主持大劫之事,见了之后又怕他有所偏倚,误了自身。”

    “师妹此言差矣!”

    多宝道人站起身来,笑道:“大劫是大劫,道侣之事是道侣之事,这本就不可混为一谈。

    师妹你找不到由头去找长庚,为兄帮你备好了!

    给!”

    言说中,多宝道人在袖中取出了一枚玉符、一把三寸长的袖珍仙剑,递给了云霄仙子。

    “老师此前,曾于混沌海中寻到过一处宝地,那里有长庚的大机缘,老师的陷仙剑可带你们过去。

    此时紫霄宫商议封神之事刚过,咱们跟阐教也不可能直接打起来,西方教更是不敢出头,这时去取来此宝正好合适。

    关键是,你们可以趁着这机会,好好独处一番。

    混沌海中,可没天道监察,圣人老爷都寻不到你们所在,也无法用至宝窥探……”

    多宝道人看云霄有些犹豫,趁热打铁道:

    “莫忘了,咱们截教的教义,截取一线生机。

    总是空等,可得不来什么。

    大劫就在明日,谁都不知道今后会发生何事,这万一……师妹你莫非是想留下遗憾?”

    云霄仙子轻轻皱眉,慢慢握紧了那枚玉符与小剑。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万族之劫》 《剑来》 《大奉打更人》 《地球第一剑》 《洪荒二郎传》 《临渊行》 《三寸人间》 《龙族1·火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