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杨戬怎么回事?
  李长寿在那处大千世界等了六日,纸道人每天盯着玉泉山,那玉泉山大阵却总是没个动静。
  为了给杨戬安排此次试炼,临天殿高层出动近半,李长寿本体带着塔爷和尺哥保驾护航,并随时可得太极图庇护;
  从场务到护工,从群演到反派,就连供杨戬殴打的妖魔,都已经全部就位,杨戬这个主要角色拉了胯……
  这?
  玉鼎真人并非那般不稳之人,此前双方已是约好了详细计划;
  而今玉鼎真人也一直未能走出玉泉山,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左等右等、思前想后,李长寿放心不下,调了一只【本体】型纸道人赶来玉泉山。
  一个专业的本体级纸道人,需要配备金仙境的修为,让人感觉有充盈的血气,并伴有足够多的伪装手段,以及袖中随时能登场的备用纸道人。
  李长寿本不想让纸人在杨戬面前露面,毕竟纸人化身,已是他在洪荒的一面招牌。
  杨戬日后若是回过味来、识破此事,那就显得……
  灰常尴尬。
  为此,李长寿又多花费了些心思。
  他不只是调来了一具【本体】纸道人,更是将这纸道人化做剪掉胡子的赵大爷模样,并对赵公明发去了传信玉符,告知赵公明此事,避免今后穿帮。
  到得玉泉山,玉鼎真人自是能看透李长寿纸道人的底细,外围大阵自行开启,悄悄放李长寿入内。
  李长寿刚入玉泉山,就看到在云上盘坐、面容略显无奈的玉鼎真人,以及侧旁正哈欠连天的大阴阳师太乙……
  这是怎么了?不都好好的?
  又用仙识扫过玉泉山各处,李长寿这位天庭普通小权神,额头逐渐挂满黑线。
  “哥,你为什么不能带我一起,我好怕。”
  “小婵,这是要去历练修行,增进对道的感悟和理解,你修为不足、为兄修为也不算太高,若是带你去,凶险颇多。”
  “嘤……哥你不要把我自己剩在洞里……”
  “莫哭,莫哭!
  唉,我再想想办法。”
  李长寿:……
  太乙真人传声调侃:“哟,大仇家忍不住过来看看了?”
  玉鼎真人面露惭愧之色,主动出手帮李长寿的纸道人遮掩了气息。
  “就因这般事耽误了这么久?”
  李长寿苦笑着问了句,玉鼎真人老老实实点头。
  太乙真人叹道:“贫道说把小婵儿一起带上,玉鼎师弟却说这般会干扰杨戬师侄修行。
  杨戬师侄平日里也是颇为果断之人,却唯独对自己小妹完全束手无策。”
  李长寿道:“那,用个法术让她安睡几个月不就是了?”
  玉鼎和太乙顿时一愣,笑容颇为尴尬。
  抬手揉揉眉心,李长寿稳了几手,想了个万全的法子,问:
  “灵珠子与杨戬,这些年有过交集吧。”
  “他们两个倒是挺熟,”太乙真人抱怨道,“平日里都会互相切磋,尤其是最近这二十年,灵珠子不在天庭就会跑来玉泉山,贫道的洞府都不回。”
  李长寿答应一声,立刻布置安排。
  于是,两个时辰后,灵珠子驾云匆匆赶来。
  听了李长寿一路的叮嘱,又得了师父、师叔应允,灵珠子先对杨戬传声,而后从背后偷袭,轻松定住了杨婵,让她元神迷蒙、昏睡了过去。
  杨戬长长地松了口气,眼中满是感激,对灵珠子拱手道谢:
  “多谢师兄相助!”
  “应该的,”灵珠子也拱拱手,用仙力将杨婵送去内洞的床榻上,回身道,“师弟还请放心外出历练,我定会照顾好小婵。”
  杨戬看了眼熟睡的杨婵,对灵珠子叮嘱道:
  “小婵幼年受过刺激,修道之后一直有心魔未能驱散,师父出手也只是将她心魔暂时封印。
  师兄你且记得,若她醒来因寻不到我而恐慌,你就将此物……”
  “不必麻烦。”
  灵珠子打断杨戬的话语,笑道:“我会一直给她续上昏睡的术法,让她在睡梦中等你归来。
  杨戬师弟放心,你妹就是我妹,我绝不会对小婵失礼。”
  “我自是信得过师兄。”
  杨戬舒了口气,对着灵珠子又做了个道揖,摄来角落中横放的宝剑,低头迈步,踏入了洞外的光明……
  浑身都轻松了不少。
  玉鼎真人在空中现出身形,接杨戬去了云上;
  李长寿此时已将纸道人归入太乙真人袖中,稳妥起见,并未主动跟杨戬碰面。
  “师父,师伯,”杨戬面露惭色,抱剑做道揖,“弟子让您久等了。”
  玉鼎真人温和一笑,言说无妨。
  侧旁太乙真人嘴角轻撇,想吐槽又被自己强行忍了回去。
  祸不及晚辈,嘴不开后生,这是他太乙开团的原则。
  ——特别讨厌的晚辈除外。
  不多时,玉鼎真人驾云带着杨戬与太乙真人离了玉泉山,全力催动白云,朝东海疾飞。
  玉泉山上,也就只剩下灵珠子与熟睡的杨婵。
  灵珠子走到洞口,想着长庚师叔的叮嘱,以及师父十多年前对自己解释过的,有关杨戬的身世;
  又想着杨戬这个师弟曾无意间表露过,对天庭的恨意……
  “唉!”
  ‘杨戬师弟今后得知真相,心底总归会对长庚师叔有所埋怨。
  长庚师叔算计的太过周全,最后反而会因此惹来杨戬师弟的敌意吧。’
  灵珠子抱着胳膊,颇为认真地思索了一阵。
  “莫非,师叔并不在意师弟这般敌意?”
  喃喃自语半声,灵珠子对着洞外的天空愣了一阵,而后挠了挠头。
  算了,想不明白这些弯弯绕绕。
  趁杨婵昏睡着,自己……打套拳法吧。
  最近小兔总是找他品鉴舞姿,每次还穿的花枝招展,也不知道是不是彩虹萝卜吃多了,这一来二去,倒是让他的练功进度耽误下了许多。
  啧,灵珠的奇妙烦恼。
  ……
  赶去那处大千世界的路上,李长寿能明显感受到,玉鼎真人对杨戬的在意。
  一路都在叮嘱人心险恶,一路都在言说修行感悟。
  杨戬盘坐在玉鼎真人身侧,这一路都在仔细听着,几个日夜都未表现出半点不耐。
  仔细想想,这玉泉山也是颇为有趣。
  对徒弟无比看重,甚至为了不打扰徒弟修行,大多时候都在隐藏身形的玉鼎真人;
  对师父无比感激,又对自己妹妹束手无策的杨戬;
  黏着自己兄长,生怕亲哥离开自己的杨婵……
  还好,杨戬虽对自己妹妹颇为疼爱,但并非必须将妹妹绑在自己身边,不然也不会如此痛快,就将杨婵交给了灵珠子照料。
  暗中用观气之法看一眼杨戬的气运,发现依然是惊人的大红紫。
  劫运之子的身份,却是瞒不过会望气之人。
  选择在这个节点安排杨戬外出历练,其实是李长寿和玉鼎真人几次商议后的结果。
  此时临近紫霄宫商议封神事,西方教必不敢生事,各方大势力也都安静如鸡,外部环境其实最是安稳。
  虽杨戬后续还会有不同程度的磨砺,但杨戬长大成人后第一次下山,定会对他的性格、看待事物的观念,产生较为深远的影响。
  路上又花费几日功夫,终于抵达那片大千世界。
  玉鼎真人站起身来。
  “杨戬。”
  “弟子在!”
  杨戬立刻起身应答,目中神光闪烁随之就隐了下去,耐性着实不错。
  玉鼎真人温声道:
  “此地有你一处机缘,看似平静,实则暗藏凶险。
  这第一次历练,为师就为你选在此地,我与你太乙师伯前去访友,百日后过来接你。
  切记,洪荒人心险恶,又是大劫之时,你如今实力不足,莫要逞强。”
  “弟子领命。”
  杨戬认真答了句,俯身做了个道揖,而后转身驾云,在玉鼎真人与太乙真人的注视下,朝这片大千世界落去。
  太乙真人笑道:“走吧,莫要让几位道友久等了。”
  玉鼎真人答应一声,一同驾云赶往西南方向。
  这话,自是说给杨戬听的。
  正驾云前行的杨戬,嘴边露出少许苦笑,并未扭头多看,而是临时选了一处落脚之地,朝此地一处凡人城镇落去。
  杨戬刚落地不久,三道身影于天外现身,点了一面云镜术,观察杨戬一举一动。
  太乙真人饶有兴致地问:“长庚师弟后面怎么安排的?你安排的人何时能跟杨戬师侄遇到?”
  李长寿笑道:“师兄不必着急,先让杨戬熟悉熟悉凡俗。
  若是刻意而为,或是安排人主动与他接触,未免落了下乘,凭杨戬的聪明,一眼就能识破这是在演戏给他看。
  此时杨戬想必知道咱们在暗中,只不过未表现出来罢了。”
  太乙纳闷道:“那你准备如何将他引入局中?”
  李长寿悠然解释着:
  “十多年前,这大千世界就开始流传有关上古妖魔之事,为此还招来了一批想要寻宝的炼气士,不过这些炼气士一无所获。
  当然,这是因我尚未将那妖魔和祖巫精血安放出去。
  这传闻此地知晓的人不少,杨戬只要稍微打探就可探听到。
  除此之外,我还在这片大千世界,他最有可能去探访之地,安排了十六个小任务,每个小任务中都隐藏着一些线索,指向最后的试炼地。
  总之,只要他对那份机缘保持最基本的好奇心,自会被一点点引过去。”
  “长庚费心了。”
  玉鼎真人缓缓点头,算是给了个中肯评价。
  太乙真人也竖了个大拇指:“干得漂亮!”
  李长寿嘴角轻轻一撇,“这话在太乙师兄嘴里说出来,我为何感觉有被冒犯到。”
  “哈哈,哈哈哈!
  莫要多想,贫道可是真心实意说你做的不错,谁都能安排的妥妥当当。”
  太乙真人一阵大笑,李长寿仔细品味……
  总觉得这家伙是在内涵自己。
  且说杨戬进了这片大千世界后,自身警觉性相当不错。
  杨戬先是在山林中,暗中用仙识观察了那城镇半日,才收起宝剑、收敛气息、更改容貌,赶去城中歇脚。
  这位玉帝外甥虽性子沉稳,但总归是初次下山,也是忍不住左看右看。
  花花世界迷人眼,这本身就是一门历练。
  杨戬却只是走走看看,并未真的融入其中。
  见杨戬行走了小半日,并没有引起旁人太多关注,李长寿出声赞道:
  “着实不错,可堪大用。”
  玉鼎真人嘴边露出淡淡微笑,太乙真人却是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还是觉得自己徒弟更讨人喜欢一些。
  贵在单纯。
  杨戬在这城镇中呆了几日,逐渐了解了凡人的状况,以及此地炼气士的‘现状’。
  接下来,他并未如李长寿所想的那般,去有意找炼气士切磋、交流,反而故意躲开这些炼气士,将自己扮作凡人,探寻着师父口中‘机缘’之所在。
  半个月后,杨戬决定前往一处规模较大的仙城,打探这片大千世界有无险地、凶地。
  这里,就是临天殿高层落脚之地。
  当杨戬离着这座仙城越来越近,李长寿本体所在的那小院,氛围开始逐渐紧张……
  就听白泽一声声问询,江林儿、酒玖等人拿着一枚枚传信玉符,不断回答。
  “乾玄部准备如何?”
  “妥了。”
  “确定场地没有其他干扰?”
  “场地没问题,那里本来就少有人去……”
  很快,白泽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看向李长寿,面容肃穆、抱拳一礼。
  “请水神下令!各处已准备妥当!”
  李长寿站起身来,仙识遥遥锁定着杨戬的身形,推算着自己安排的剧本是否有漏洞,双目渐渐变得凝重。
  这,只是磨砺杨戬、打磨自己接班人的一小步,却是整个临天殿‘剧组’的一大步!
  今天能顺利安排杨戬,明天就能顺利安排哪吒,后天就能安排猴!
  咳,这个算了,离着还太远。
  培养一套信得过的班底,自己安心做甩手掌柜,这才是此次行动最大的目的!
  轻轻吸了口气,李长寿缓声道:“出手吧。”
  “开始!”
  白泽扭头一声轻喝,几只传信玉符瞬间破碎!
  少顷,李长寿仙识捕捉到这般画面:
  离着杨戬不过数十里远的一处山林中,浑身是血的青年男子踉跄着现身,背后的乾坤留下层层波痕,那是中阶幻阵的阵壁波动。
  这青年男子走出两步就扑倒在地,气若游丝、双目中满是焦急,想奋力站起身来,身上的伤势又太重了些,法力近乎空空荡荡。
  三十多里外,正驾云路过的杨戬眉头轻皱,却并未多管闲事,低头加速离开。
  虽然这青年男子只是元仙境,但不知其善恶好坏,不知那幻阵中藏着什么,选择无视且离开,也是明智之举。
  在这洪荒,滥好人可要不得。
  对此,天外的太乙真人夸赞不断,玉鼎真人嘴角笑容更浓郁了些。
  然而李长寿安排的套路,自不只是如此。
  忽听一声婴孩的啼哭……
  却见那重伤的元仙男子,在袖中取出一只被层层仙光包裹的银色梭子,其内护着一名婴孩,此时那婴孩正放声啼哭。
  ——这是类似于芥子乾坤的法宝,在此地已算难得。
  元仙男子面露悲愤与留恋,情绪表达颇为到位,一咬牙,用最后的仙力,将梭子朝远处抛掷。
  “少主,属下无用……啊,我死了……”
  言罢浑身抽搐一二,立刻倒地闭目,生灵气息缓缓消散。
  李长寿:……
  情绪表达倒是不错,可这台词功力又是什么鬼?
  稍后让这家伙当众表演这段‘啊我死了’三百遍!
  且看那试炼之地。
  一阵阴风自山林之中吹出,那幻阵之中飞出三道身形,俱是真仙境修为,各自杀气腾腾,直接追向那把银梭子。
  银梭虽是法宝,但此时已无仙力加持,飞出十数里就被那三名‘真仙’追到。
  一名女子出手抓向那只银梭,嘴角露出少许冷笑。
  说时迟那时快!
  这女子的指尖即将触碰到银锁子的一瞬,一只金色仙绳突然现身,将梭子套住、拽飞,一气呵成、毫无停滞。
  三名追杀而来的真仙来不及做出应对,眼睁睁看着银梭脱手,攻势都来不及释放。
  女子皱眉低喝:“何人敢多管我天下会的闲事!”
  就听一清朗嗓音道:“婴孩何错之有?”
  话语声中,杨戬那挺拔的身形,出现在数百丈外的山坡上,抬起左手做牵引状;
  那根仙绳飞回杨戬手腕,将他衣袖捆紧,银梭子顺势落在手中。
  随之,杨戬显露出自己七成实力,浑身道袍鼓胀、一缕血气如大漠孤烟般冲天而起,右手宝剑已出鞘半寸。
  战意盎然,威势不凡!
  三名真仙面色一变,眼中满是忌惮,各自向后退了百丈,保持安全距离。
  见此状,李长寿满意地点点头。
  这三个家伙倒是不错,值得重点培养;
  杨戬的应对也算得当,既威慑了敌方,又保留了实力底牌,且不清楚形势如何,并未主动出手。
  白泽称赞道:“玉帝的外甥倒是有玉帝几分风采。”
  李长寿道:“这一关考教的,既是杨戬的仁义之心,也是杨戬躲避因果的能力,当两者不能兼顾,又该如何平衡取舍。
  白先……”
  嗯?
  灵台突然泛起熟悉的道韵,太清大道似被轻轻拨动,于道心凝成一个硕大的字眼!
  【来】。
  李长寿精神一震,立刻站起身来,在袖中取出了一滴祖巫共工的本源精血,塞到了白泽手中。
  “白先生,稍后你来主持,一切按计划行事。
  务必小心谨慎,莫要出现死伤,最好不要被杨戬识破,被识破也不要暴露天庭。
  若有急事就拿出我此前存放的纸人,我自能立生感应。”
  白泽有些不明所以,忙问发生何事。
  李长寿也是心底疑惑,只道太清老师有要事相召,自己必须立刻赶过去一趟。
  当下,李长寿对阁楼内其他几人拱拱手,左手握住乾坤遁,脚下闪过蓝色毫光,身形‘唰’的消失不见。
  临走之前,李长寿看了眼杨戬处的情形,见杨戬的表现可圈可点,心底暂且安稳了许多。
  又借着纸道人对玉鼎真人、太乙真人叮嘱几句,李长寿收摄心神,催起乾坤遁法,全力赶回五部洲!
  老师为何在此时相召?
  距离紫霄宫议事还有三年,莫非是老师觉得,他做的准备还不够,喊过去指点一番?
  若真如此,直接传字不就好了?
  带着重重疑惑,李长寿匆匆赶回五部洲,一路毫不吝啬仙力、借着乾坤尺施展乾坤遁术,已非‘风驰电掣’可形容。
  每当仙力耗损超过零点五成,李长寿就会吞一颗六品灵丹,确保自己随时随地满状态。
  不过小半日,李长寿抵达东海边缘,换做风遁直入九天云外……
  抵达太清观时,李长寿当真累得不轻,额头带着细细的汗水。
  小心推开虚掩的木门,低头走路其中,对老师行礼后,抬头看向小庙内坐着的老者。
  老师提前三年召他前来,必然……
  忽听太清圣人对李长寿当面传声,缓声说道:“即将赶赴紫霄宫。”
  没、没了?
  李长寿先是一愣,随后心底泛起少许明悟。。
  三年……即将……
  没毛病。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