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李长寿上辈子就明白一个道理——
  【人生嘛,总有很多突然,还有一次必然经历的‘秃然’。】
  所以,要学会感谢自己,感谢命运对自己的瞎折腾,也感谢自己折腾命运的一切。
  就比如此时此刻,李长寿就很感谢,自己最近十几年搞出来的这场洪荒舞台剧——《杨戬下山》,让他……
  跟自家圣人老师,找到了一点共同话题!
  抵达太清观的第二十一天,李长寿近乎全部心神回归本体,以确保在老师开口说话时,能够做出正确的、及时的、合理的、符合老师心意的回答。
  与圣人交流,实在是太麻烦了。
  别的不说,李长寿现如今严重怀疑,自家老师已经超脱出了洪荒规则,导致本身在‘时间规则’这一块出现了错乱。
  三年的时间刻度,等于‘即将’;
  每次说话的间隔,稳于‘半月’。
  凡人一生匆匆数十载,在老师眼中,大抵就如蜉蝣朝生暮死;
  这片天地存在至今的漫长岁月,让老师忘记原本该有的时间刻度了吧。
  李长寿心底一叹,将重重感悟压了回去;
  莫名的,对太清老师多了几分敬佩,多了几分尊重。
  道心该是多么平和、多么顺滑,才能让岁月毫无察觉的流淌而过,不会有提多波澜。
  生灵之顶端,便是如此吗?
  “杨戬,不错。”
  突听老师开口,李长寿一瞬思索、一瞬露出笑容、一瞬已略微低头,温声回答:“他品性良善,坚毅沉稳,确实算是一名优秀的道门后起之秀。”
  太清圣人传声道:“你安排的不错。”
  李长寿尴尬的一笑,刚想继续回答,两缕阴阳二气自太清圣人袖中飞出,凝成一张虚淡的太极图,其内现出了无比清晰的画面。
  真·亿点像素。
  最让李长寿震惊的是,身为先天至宝、开天三件套的太极图,此时竟是如此温顺、无比顺滑,图老大的威严荡然无存。
  画面中的那幕,李长寿此前已构想过许多次了,感觉颇为熟悉。
  那英俊的青年道者、未来天庭神将杨戬,持着一把宝剑,面对着前方十多只被黑气包裹、发狂欲要冲击远处村落的妖魔,浑身涌出淡淡金光,双目之中神光展露。
  他忽而举剑,剑刃划过自己掌心,一滴滴泛着金光的鲜血飘洒而出!
  “来啊!”
  杨戬怒声大喝,那十多只妖魔被他玄体宝血刺激,发疯一般朝他扑杀而来。
  杨戬双脚顿地、在地面留下一条条裂开的沟壑,如离弦之箭、似彗星坠落!
  剑光爆闪,其身形直接贯穿一头蝙蝠状妖魔,主动冲入妖魔包围,而后单手撕开自己的衣袍,露出淡金色健美道躯,低头发出怒吼,持剑挥砍!
  那把剑,此刻都显得如此单薄,仿佛纸片、木剑一般!
  八九玄功?
  不,这明明是八九撕衣玄功!
  将通常仙子们才能有的战场定律【穿的越少、防御越高】,扩展到了男仙群体,让男仙更加自信,昂首挺胸做真男人!
  这才是李长寿领悟多年,得出的八九玄功之真谛!
  因杨戬的出色表现,李长寿总算能主动找点话题,在旁低声道:“老师觉得,这八九玄功如何?”
  “尚可。”
  太清圣人嘴角露出淡淡笑意,“虽是体修,却护元神。”
  李长寿道:“这玄功弟子也略作修行,老师您看。”
  言说中,李长寿挽起衣袖,手掌到手腕逐渐变化。原本还算白皙的皮肤,渐渐化作了淡金色,这金色又渐渐变亮、暗淡,最后由暗金色化作了人族最初的黄色。
  手掌宛若坚固灵宝,似可击穿天穹、摁垮大地。
  太清圣人缓缓点头,又道:“若无祖巫精血,此玄不过居中。”
  “老师您一眼就能看出这玄功弊端,弟子却领悟了数十年之久。”
  李长寿笑道:“后土娘娘糅合巫族战法创造了这门玄功,本是想创造一门完美功法,但各项兼顾、反而少了‘极致’二字。
  不能达到极致,也就无法突破极限,八九玄功虽可数百年速成,但始终无法缔造如公明师兄这般高手。
  祖巫本源精血虽可弥补,但本源精血着实太少了些。”
  “善。”
  老子的笑意染上了几分舒适,如此回应一句,随之就陷入了长久的安静。
  老师这是开心,还是觉得他话太多了?
  李长寿心底一阵琢磨,发现老师这个‘善’字,应该是表达认可、欣慰的意思,自己此前的话也不算太多。
  嘶,跟圣人交流,真的是洪荒最难技术活。
  也不知是太清圣人忘记收起来了,还是有意留给李长寿观看,太极图依然锁定了杨戬的身形,呈现出清晰的画面。
  一场恶战、自身受伤、护住凡人村落,并得到凡人的感激,被赠予了这里祖传的一把残破灵宝长枪。
  这自然是李长寿安排的小礼物。
  杨戬毕竟还年轻,此时得了一件宝物,也是颇为欢喜,在村子方圆千里疾驰了两日,将各处隐患拔除,才按自己探听到的消息,朝‘凶地’而去。
  李长寿如果没记错,这条路上还有【卖星星的小女孩】、【等儿亡魂归来的江边老翁】等温情小剧场。
  初级的历练,只能让历练者感受到生命遭受威胁,为了活下去不断抗争,去努力突破自己的极限。
  高级的历练,却是要在初级的基础上,在激烈的战斗间隙,添加一些对人性的思考、对人之善的关注,让历练者哪怕猜到这是提前安排好的戏码,也能产生些许心灵的感触。
  还别说,此时收摄心神,经太极图转播,做一个单纯的‘观众’,欣赏自己安排的戏码,李长寿渐渐有了一种微妙的愉悦感。
  像是在欣赏自己辛苦制作出的艺术品。
  十三四个日夜过后,太清圣人缓缓开口:
  “龙族腐朽,当用心整治。”
  李长寿怔了下,不知老师想到了何处,但他迅速思考、握住思路,在旁答道:
  “老师,龙族之腐,积压多年,此前海族叛乱、西方教算计龙族时,已将不少龙族打醒,总体而言,效果却也有限。
  老师您是担心,随着天庭崛起,不少龙族又将沉入远古的美梦,甚至将天庭崛起当做是自身之功劳,从而扰乱天地秩序?”
  太清圣人又……笑了。
  “不错。”
  李长寿再次思索一阵,道:“老师您放心,这次大劫,弟子会尽量安排一些冲突,敲打敲打龙族,让龙族认清自身位置。”
  太清圣人缓缓点头,又是一个“善”字,含笑闭目,进入了……
  下一个对话周期。
  ‘老师后面会问什么?’
  李长寿心底禁不住泛起这般疑惑,坐在侧旁开始疯狂预判。
  然而,过了又半个月,李长寿深刻认识到,自己跟老师在生命层次上的根本差距……
  这次并非圣人主动开口,而是太清圣人缓缓抬手,对着太极图轻轻一点,太极图上的画面开始不断跳动、转变,且跳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李长寿双眼本来跟着一幅幅画面左右晃动,不过两个呼吸,他瞳孔颤动的频率,已是跟不上画面变化的速度!
  太极图所呈现之景,成了一片模糊的光影。
  海量讯息冲击而来,李长寿双眼生疼,道心被一幅幅画面填满,脑子‘嗡’的一声,差点直接失去知觉!
  还好,太清圣人及时发现李长寿还只是个‘蝼蚁’,一只手掌抬起、摁在了李长寿后背上。
  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面色苍白地坐在那,努力消化着刚刚接收到的信息。
  太清老师,刚刚监察整个三界,似乎在寻找着一丝‘扰动’。
  这些画面中,有凡俗各处城池,有九重天阙下三重天中天人的国度,有幽冥地府无数魂魄轮回转生之地。
  李长寿看到了……
  身着碎花短裙的灵娥,在湖边像模像样地端着一只鱼竿,坐在小马扎上,托着下巴对湖面发愣。
  她今日不知为何,将长发扎成了两只丸子,用短裙同款布料包裹住。
  应该是在尝试不同的穿衣风格。
  他也看到了……
  三仙岛上,正站在窗边闭目凝神,身周缠绕着一缕缕玄妙道韵的云霄。
  她似乎是有所感悟,但感悟并不算深切,而这口窗对着的位置,就是度仙门的方位。
  应该,不是自己多想吧。
  还可见:
  纷纷扰扰三千世,红尘如梦若入瓮。
  尔来仙国无穷算,炼气寻真难长生。
  太清圣人只是在短时间内,就一眼看过了无数尘世,搜寻着那一份‘扰动’的来源。
  李长寿刚刚接纳的讯息,不过是透过太极图表现出的丝毫。
  闭目凝神消化这些讯息时,他能感觉到自己眼皮之外不断闪烁光亮,自家圣人老师依然在搜查三界。
  此时天机被蒙蔽,老师只是单凭自身手段,并未借助天道之力,就能做到这般地步?
  李长寿腾出来的那部分心神,此时只剩震惊……
  只能说,不愧是最强圣人。
  不敢让老师久等,李长寿全神贯注接纳这些讯息,像是水中捞沙子一般,将没用的讯息自行遗忘,让那些自己在意的画面化作记忆存储。
  待李长寿道心恢复稳定,只觉得由内而外散发出一阵虚弱感。
  刚刚那些讯息对心神的冲击程度,换做三教大师兄之外的道门高手,九成都会直接昏阙过去,李长寿能咬牙挺过来,也多亏自己一直有意识地打磨心神。
  ——为了能同时引爆更多地煞天罡纸人灵爆大阵。
  待李长寿睁开眼,太清圣人的叹息声从旁传来,竟然……带上了些许情绪波动。
  略微有些失落。
  这是怎么了?
  李长寿抬头就见自己老师闭着双眼,枯槁的面容透露出淡淡的无奈,本该古井无波、没有任何波动的最强圣人,此刻却……
  “老师,”李长寿小声问,“可有弟子能为您分忧之事?”
  太清圣人微微摇头,眼睑睁开大半,目光落在李长寿的面容上,手指再次点了下太极图。
  阴阳双鱼缓缓旋转,其上呈现出的画面却有些模糊,但李长寿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在何处,感受到了似曾相识的两股晦涩道韵。
  昆仑山,玉虚宫之后三友小院!
  道门圣人元始天尊,西方教圣人接引道人!
  这!
  李长寿心底六成震惊,其余尽皆是‘心凉’,又随之明白了,为何老师会这般无奈。
  唯一能让老师烦心的,也就这两位圣人兄弟了吧。
  “老师,”李长寿道,“或许只是那西方教大圣人试图去说服……”
  这话说一半,李长寿自己都有些不信。
  若元始天尊无意与西方教联手,接引怕也难进入三友小院。
  太清圣人又缓缓叹了口气,太极图中的画面随之消散。
  “长寿。”
  “弟子在!”
  李长寿连忙答应一声。
  “紫霄宫中,你站天庭。”
  “是,”李长寿低头答应,心底已是明白了老师的决断。
  截教与阐教之间,人教决定两不相帮。
  刚才那三清小院中的一幕,让李长寿感受到了,前路大劫的困难险阻,体会到了圣人博弈的不可控性。
  而这一幕,却足以让太清圣人伤心,让通天教主愤怒。
  道门若内争,那只是自家之事……
  李长寿心底依旧不愿相信,暗自琢磨,这是不是接引圣人有意分化道门三圣人?
  但随之,李长寿注意到了两个细节。
  第一,隔着太极图,他之所以能感受到两位圣人的道韵,那是元始天尊与接引圣人,一同出手遮掩天机、隔绝探查……
  第二,接引圣人与元始天尊都是坐姿。
  “不必担心。”
  太清圣人温声说着。
  李长寿忍着道心疲倦,问道:“老师,可否看一看西方教二圣人在何处?”
  “善。”
  太清老子再次点出一指,这次的太极图没怎么费力,就显露出了一幅清晰的画面。
  那应该是在灵山某个角落,准提圣人正坐在一口金色的大鼎前,双手保持着莲花宝印,双目凝视着金色大鼎中的火焰跳动。
  “嗤。”
  太清圣人嘴角透出一缕气息。
  是不屑吧?
  您老这是在表达不屑吧?
  也对,炼丹这一行,老师的化身太上老君就已站在了巅峰,确实能嘲笑准提圣人。
  说正事,说正事。
  这准提与接引并不在一起,证明三清小院那一幕,并非是西方教自导自演。
  虽然可能性很低,但此前确实无法排除这般情形。
  “老师,可否看一看三师叔在何处?”
  “善。”
  太清老子手指轻轻滑动,太极图上阴阳双鱼转动了一阵,方才显露出勉强算清晰的画面,画面中云雾弥漫。
  哗、哗——
  水声传来,视角缓缓拉近,却见在那一方熟悉的温泉水池中,通天教主正端坐着,多宝道人坐于通天教主身后,赵公明坐于多宝道人身后……
  各自拿着一方雪白的毛巾,帮前面的圣人、师兄用力搓背,顺便聊着一些男人的话题。
  “公明你打算啥时候娶金灵?
  为师帮你们好好操办操办,再让长庚过来给你们主持婚事,把二师兄的那些弟子都拉过来看看。
  让他再只爱收男弟子,到时候一个个傻眼了吧?”
  “师尊您别急,金灵还不让弟子对外言说,她面儿薄……”
  “师尊,”多宝道人也道,“弟子觉得,等大劫结束了再操办此事,刚好能冲个喜。”
  “唉,这次大劫不知有多少小家伙撑不过去,”通天教主长长叹了口气,“多贿赂贿赂长庚,让他帮忙多安排几个残魂上天庭。
  这次为师去紫霄宫,也会帮你们争取争取,大不了为师就跟老师闹一顿,反正为师辈分最小……”
  通天教主的嗓音伴随着哗哗的水声渐渐淡去,太极图上的画面再次消散。
  三师叔这摆明了是要被二师叔坑,那边都开始联络外援了,这边还在讨论金灵圣母的脸皮薄厚。
  这!
  困倦袭来,李长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连忙抬手掩住嘴角。
  “别睡太久,恢复心神。”
  太清圣人温声道了句,李长寿也确实撑不住,面露惭色,低头道谢,但还未抬头起来,心神已是渐渐闭合。
  老师身旁这难以言喻的安全感,让李长寿支撑了数百年的心神,难得彻底放松了下来。
  当下,乾坤尺自行飞出,化作一只坚硬的枕头,落在李长寿身后。
  玄黄塔洒出一缕缕玄黄气息,宛若薄被一般盖在李长寿身上,推着他缓缓躺倒。
  李长寿身下的蒲团张开,化作狭长的‘床垫’,让李长寿舒服的躺了下去。
  太清圣人点出一缕道韵,缠绕在李长寿脸颊侧旁,帮他进入了深度睡眠之中,随后继续凝视太极图。
  李长寿做了个梦。
  他梦到,那接引圣人与元始天尊不欢而散,梦到准提圣人的丹炉炸了,其内蹦出一只烧焦的金蝉;
  梦到通天教主在给多宝道人搓背的时候,叮嘱多宝道人为了避免三高减减肥。
  梦中画面一转,变作了一处白茫茫的世界,趴在水池旁、人身蛇尾的圣母娘娘,正仰头‘吨吨吨吨’喝着仙酿,看着面前的漫画书泪流满面,还咬牙切齿骂一句:
  ‘这混账李长庚,敢把这么可爱的妹妹画没了!信不信娘娘我送你一剑!’。
  睡梦中的李长寿哆嗦了几下。
  梦里梦到了洪荒圣人寄刀片,真·噩梦。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