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伶俐现在,实力比灵珠子和敖乙要强许多了吧。’
  祖巫本源精血,外加巫人血脉,再有自己一直给熊伶俐灌的那些丹药积累,一个依靠肉身就能拍扁金仙的斗法高手,就这般被催发了出来。
  真·吃出来的强者。
  现在的难点,就在于让熊伶俐学会掌控变化身形大小,要达到【大可扛山跃北海,小可掌中飞燕舞】,那才算熊伶俐毕业。
  然后给她配上一对宣花斧、一对大铜锤,搞个天庭神位,守门绝对是一把好手!
  东海之东,天涯海角;
  飘去东天之外的一朵白云上,李长寿如此想着,嘴角一直挂着淡定的笑意。
  当然,此时在活动的,是他一具纸道人,化作了老妪身形,本体藏在老妪手中蛇首杖中。
  距离紫霄宫商议封神之事已没几年光影,若是修行进了状态,一个晃神,说不定老师就一个【来】字砸过来了。
  事有轻重之分。
  虽然八九玄功的修行过程十分爽利,每天感悟接连不断,肉身不断变强也会产生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但到了这个时刻,李长寿就必须为紫霄宫之事做些准备,顺便和阐教两位真人,合谋做点小安排。
  出得东海,只往原本选好的大千世界赶去。
  为了这次行动,他此前在修行中,策划安排了十二年;
  此时外出,自是将离地焰光旗请来,留在了灵娥身侧护着,塔爷和乾坤尺伴身,普通情形自保也算有九成八的把握。
  虚空行云度万里,转眼已过三百界。
  李长寿身形没入了一处大千世界中,熟门熟路地找到一处荒山,遁入地下。
  仙识扫过各处,能见这片大千世界十分祥和,各处适宜凡人生存之地,都有村落城镇,凡人耕作采集、打猎捕鱼,生活安康富足。
  而在这些城镇村落各处,都供奉着一座座神像,或是镀金镶玉、威严伟岸,或是泥土黏制、面容简陋,但都能产生源源不断的香火功德。
  一座仙宫隐于天穹,香火功德尽皆朝着其内汇聚而去。
  不错,这里就是一处西方教的香火神国。
  在屡次被李长寿针对,拿‘西方教将人族当功德牲畜’之事攻击,西方教自是做出了调整,放缓收割香火功德,将各处掌控的大千世界打造成人间乐土。
  李长寿对此倒是颇感欣慰。
  虽不能说这是什么功劳,但确实是改善了无数凡人的生活环境,让西方教在明面上不敢肆无忌惮剥削三千世界中的凡人。
  可惜,这般情形并不会持续太久。
  一是此时西方教如此布置,也是有意在紫霄宫商议封神大劫之前,不落口实、不增负面影响,避免到时道门借故发难。
  二是,西方教上下本就良莠不齐,为了统合三千世界中各方势力,又采取了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给予了诸多许诺。
  此时那仙宫之中,凡人依然是仙人取乐的玩物。
  此地这无数凡人,依然是西方教收敛香火的牲畜,只不过被打扮得光鲜亮丽了些。
  反香火神国任重而道远,而李长寿思考更多的,是推翻此地这般香火神教的秩序后,新的秩序是否同样会带来灾难。
  屠龙的少年终成龙,这故事早已不新鲜。
  眼前光影闪烁,已是遁到了这处大千世界的地底,下方千丈乃一层天道之力与圣人之力凝成的光壁。
  这光壁包裹着整个大千世界,以防其崩溃。
  李长寿沿着自己记忆中的路径,在岩层中游来荡去,又过数千里,寻到了一条介于虚实之间的浅蓝色溪流。
  这条溪流有数千丈长,‘嵌’在岩层中,始于虚无、归于虚无,其内有一只只蓝色的光点,每个光点都代表一个准备轮回的魂魄。
  这里,就是六道轮回的末端,分布于每个五行齐备、阴阳齐全的大千世界。
  李长寿仙识小心翼翼地探查周遭,要朝自己十多年前埋下的‘宝贝’而去。
  突然间,一缕似有若无的气息从侧前方显现,李长寿立刻停下动作,全力屏息凝神,纸道人、本体都进入最高警戒状态。
  一抹黑影,到了溪流初始端,将肩上扛着的麻袋打开,其内飘出一只只浅蓝色的光点,汇入此地溪流,让此地的光亮浓郁了数倍。
  李长寿静静看着这一幕,自然知道,这是西方教高手,偷偷掳来了非香火神国大千世界的即将转生魂魄,放在此地。
  轮回塔被李长寿锁死,化作六道轮回盘的备用工具之后,对方就在暗中搞这种事。
  直接危害,就是被偷走转生之灵的大千世界,该有身孕者小产,而此地大千世界中,夫妇得子无比简单。
  对方敢这么做,就是因为此地偏僻,天道之力稀薄,六道轮回盘对此地感应微弱。
  不多时,那名高手悄悄离开。
  李长寿没有妄动,防备对方杀个回马枪,在那静静等了三个……
  日夜。
  终于,他悄悄摸去了这溪流的‘岸边’,摸出了两颗‘超品留影球’,将其收入袖中细细查看,身形迅速远遁。
  连续走了七个大千世界,都是做同样之事,回收了十四颗后天灵宝级的留影球。
  能在紫霄宫议事时用上的西方教的第六宗罪,就这般有了实锤。
  到时,若西方教不出声还好,若是某位圣人老爷当着道祖不要脸皮,那李长寿就拜托玉帝陛下,让他们‘求锤得锤’。
  自己露面是绝对不可能露面的。
  李长寿对自己的定位十分清晰,他就是在天庭打打工、给道门跑跑腿,紫霄宫这种大场面,能参与已经是仙生荣耀,哪轮得到他说话。
  当然,稳妥起见,还是要防一手【讲】,或者【替为师讲】。
  忙完正事,李长寿仔细思考一阵,就施展遁法,朝一处仙盟势力范围内的大千世界而去。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仙盟也算是蒸蒸日上,成为了三千世界中的第二大仙道势力。
  第一大势力自然就是香火神国。
  每隔三五年,仙盟都会组织一场对香火神国的攻势,也顺利解救了四座大千世界的凡人,并按李长寿定下的‘模板’,仙凡暂且分离,推广天庭神位香火。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仙道势力加入仙盟,仙盟也变得鱼龙混杂,其内争权夺利之事也逐渐多了,让李长寿颇感遗憾。
  是挺遗憾的。
  仙盟若是做得好,未尝不能成为天庭在三千世界中的‘代理者’之一。
  但人之私欲无限、仙人之私欲亦然,甚至比凡人还要膨胀,仙盟内部腐朽的速度,也着实太快了些。
  还是专注发展临天殿吧。
  说起临天殿,李长寿就对白泽泛起了些微钦佩。
  在白泽的主持下,临天殿此时已是一方有名的势力,势力范围占据两处大千世界、四座小千世界。
  当然,能有这般迅猛发展,完全离不开天庭暗中给的助力。
  由东木公暗中主持,天庭出灵石、出宝材、出功法、出丹药,就差直接派兵帮临天殿扫平敌军。
  又有天道降下的气运,李长寿给出的框架,白泽经上古大劫检验的智谋,临天殿圣女在外越传越火爆的芳名……
  咳,最后这个并不是关键因素,只能算锦上添花。
  李长寿想起上辈子某句名言——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临天殿就是这般。
  值得一提的是,临天殿此时已多了两位大罗金仙境的‘太上长老’,被白泽牢牢控制在掌心,算是临天殿对外的威慑。
  就是,殿主王富贵表示压力很大。
  又几日后,李长寿的纸道人抵达与白泽约定之地,【车夫】纸道人也化作一名相貌平平的青年道者。
  他手中提着一把连鞘宝剑,最外层实力伪装成天仙境后期,进入了一处仙凡混杂的城池。
  在城中闲逛半日,七拐八拐到了一处幽僻的宅院,推门而入。
  前方竹林影影绰绰,林间小路曲径通幽。
  关闭大门,李长寿迈步前行。
  侧旁传来叮咚作响的琴声,能见白泽化作的中年道者,一身白衣坐在林间青石上抚琴作乐。
  又听那小路尽头的典雅阁楼中,传出了一声熟悉的笑语,却是师祖江林儿开口催促:
  “小玖你还愣着干什么?他不是来了?”
  随后木门打开,一道身影被人推了出来,略有些狼狈地踉跄两步,而后赶紧站直身形,抬头对李长寿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李长寿不由眨了眨眼。
  他本以为,隔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正式与酒师叔见面,会是自己此前暗中欣赏了数次的临天殿圣女,风姿万千、成熟迷人,傲立于尘世之间。
  但此刻出现在眼前的,还是那个身着麻衣短衫、短裙,脚下踢踏着草鞋,看到自己就有点心虚,觉得亏欠了几百年酒钱的小师叔。
  与过往不同的是,她额头点着的花钿颇为鲜艳,原本的中短发也化作长发,盘起了精致的云鬓……
  屋内江林儿又催促一句:“说话啊你!”
  酒玖背着双手,麻衣短衫承受着它本不该承受的压力,小声嘀咕一句:“好、好久不见。”
  “师叔怎么与我变生分了?”
  李长寿轻笑了声,收起纸道人,现出本体,在袖中摸出一壶灵丹,随手扔了过去。
  酒玖眼前一亮,身形一跃而起,抓住玉壶在鼻前闻了闻,瞬间双眼放光。
  “嚯,六品灵丹级的酒心糖豆丹!”
  李长寿迈步向前,笑着叮嘱道:“不要贪嘴,后劲很大。”
  “嗯!”
  酒玖暗戳戳做了个竖大拇指的动作,眼角有十字光芒闪烁。
  李长寿笑眯了眼,看向侧旁林中。
  白泽仰头长叹,看酒玖的目光有些‘恨其不争’,将长琴放于青石上,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
  “白泽拜见星君大人。”
  “白先生多礼了,不是说了,继续喊水神顺耳。”
  “是,水神大人!”
  阁楼中,江林儿、忘情上人、酒依依齐步而出,江林儿咬着牙扑到酒玖身上,抓着酒玖的脖子大力摇晃。
  “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这些年白准备了!”
  酒玖被晃的直翻白眼,江林儿的目光有意无意落在李长寿身上。
  李长寿就当自己听不懂他们说什么,笑着对忘情上人和江林儿行礼,将话题带到了正事上。
  “白先生,可在暗中准备好了?”
  白泽笑道:“星君放心就是,绝对都是信得过之人,玉帝陛下的外甥到何处了?”
  李长寿看了眼心底浮现出的画面,摇头道:“还没出玉泉山,不知因何事耽误了,不过放心,玉鼎真人和太乙真人都在那守着,稍后会暗中护送他一路前来这片大千世界。”
  白泽笑着颔首,又沉吟几声,有些欲言又止。
  李长寿道:“白先生有话直说就是,你我还需闷着什么不成?”
  白泽笑道:“咱们进去谈,既然那玉帝的外甥还没启程,咱们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
  当下,白泽做请,李长寿背着手进了阁楼花厅。
  厅中收拾得十分整洁,花瓶被擦的能映出人影,座椅上的软垫也是一尘不染。
  李长寿也没把自己当外人,请忘情上人上座,自己与白泽在侧旁挨着坐,江林儿、酒依依坐在对面,某数十座三千世界的宅仙女神,在旁端茶送水。
  李长寿在度仙门的辈分最小,可他如今既是人教圣人弟子、又是天庭第二话事人,还是他们临天殿的幕后‘老板’,平时也不能再以晚辈自居。
  “水神,”白泽斟酌着言辞,低声道,“贫道自是知道,水神对那玉帝的外甥寄予厚望,想为天庭培养一员大将,可咱们这般……也不太妥当吧。”
  江林儿在旁嘀咕道:“反正我还是第一次听闻,年轻弟子外出历练,即将遭遇的故事和磨难,都由长辈同仇布置下的。”
  李长寿笑道:“只是稳妥起见。”
  白泽道:“为何而稳妥?有阐教两位真人护持,还不够护他周全吗?”
  “护他周全自是够了,但对于数百年就要长成的劫运之子,引导还不够。”
  李长寿仔细思索一阵,正色道:
  “咱们设计的这些关卡,其实就如一本给他翻阅的书籍。
  书籍呈现的内容,是咱们能控制的,能给他的引导,是随时可以纠正的。
  根据玉鼎师兄所说,杨戬身怀对天庭的仇恨,本性坚韧、也懂隐忍,这其实是较为麻烦之事,因为他认定的道理,很难去更改。
  时不我待,大劫不知何时就会落下来,加强对杨戬的引导,其实也是关系到道门、天庭稳定的大事。
  绝不能给外魔半点可趁之机!
  我之所以会请临天殿操刀此事,就是避免被他发现是天庭在背后培养他。
  在他修为有成之前,这股仇恨天庭的执念,也是可以利用的修行利器。”
  江林儿与忘情上人对视一眼,两人都保持着沉默;
  这已经超出了他们能理解的范畴,又觉得李长寿说的有理有据,很难去反驳。
  酒玖忍不住小声道:“长寿你也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嗯?怎么突然这么问?”
  “感觉你修为也是突飞猛进呀,”酒玖有点心虚地眨眨眼,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李长寿淡定地道了句:“无他,感悟多了些罢了。”
  白泽扶须思索,又问:“可若他窥破了真相,咱们该如何收场?”
  李长寿纳闷道:“此前不是准备了五六个方案了?”
  “这个倒是……”
  “我不也来了此地为他保驾护航?”李长寿笑道,“白先生放心,你我联手,何事不可成?更莫说是这般,有心算无心,他师父也会全力配合咱们。”
  白泽笑道:“那就遵水神之令了,咱们还需注意什么?”
  “再来一起打磨打磨剧本吧。”
  李长寿拿出一张卷轴,正色道:
  “我们要把这事设计得有层次感,让杨戬觉得,有付出、有回报,有感悟、有感触,来一场道心和意志双重升华。
  一定要让他多经历几场恶战,得到对自己大补的祖巫精血,让整个过程都有真切实感……”
  于是,午后的阁楼中,一场剧本研讨会,在李长寿的主持下拉开了帷幕。
  与此同时,洪荒五部洲,玉泉山中。
  一名青年道者收拾起行囊,提着一把长剑,看着自己小小的洞府房间,轻轻叹了口气。
  他叫杨戬,阐教三代弟子,拜师玉泉真人,即将开始修行之后的第一次外出试炼。
  这是最近这一个月,他第五次准备走出洞府了。
  一想到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青年那双星目之中闪烁出坚定的光亮。
  他,这次一定要!
  “哥!”
  洞口突然传来一声轻唤,杨戬双目一凝,立刻将宝剑藏在身后,有些无奈地看向洞口那道倩影。
  那身段窈窕偏瘦弱的少女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哥你还是要走,对吗?”
  “小婵,为兄不过是去历练。”
  “那为何不能带我一起?”少女向前迈出两步,“我也已成仙……”
  随之,少女薄唇一扁,眼泛泪光,低声道:
  “哥,我不想跟你分开,你去哪带我一起不可吗?你把我自己留在这,我总会害怕。”
  本觉得自己已是铁石心肠的杨戬,竖起的剑眉顿时放平,面容也瞬间软化。
  “我只是出去历练,数月就可回返,并不是离开此地。”
  “唉……”
  “师父已经等我一个月了,我总不能继续拖延下去。”
  “嘤……”
  “行吧,我不出去了不出去了,你莫哭,为兄陪着你就是。”
  洞外,云上打坐的玉鼎真人嘴角微微抽搐,却又没多说什么,侧旁的太乙真人抬手揉了揉眉心,突然笑了声。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的徒弟还没点毛病?
  突然就找到了心态上的平衡。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