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数日后,西牛贺洲,灵山角落。
  文净道人捂着左肩、俏脸苍白无血色,自身气息起伏不定,身上的血色纱裙反而显得越发鲜艳。
  在文净道人身后,鸿蒙凶兽化作的一男一女单膝跪地,各自带伤;
  那凶兽化作的男人胸前凹进去了大半,伤势周遭骨骼尽碎,此刻全凭法力强撑。
  仔细辨认,这盆口大小的伤势,轮廓刚好是一只牛蹄……
  气氛略微有些压抑。
  文净道人身前摆着一具凶兽的残躯,其上的威压仍未消散。
  残躯两丈多长、似是一头黑毛凶熊,此时尸身残缺不全、面目全非,显然在陨落之前遭受了狂风骤雨般的攻势。
  在残躯另一侧,数道身影坐在阴影之内,都是些衣袍打着补丁的老道。
  一名老道目中绽放神光,盯着文净道人捂着的肩头,疑声道:
  “青牛?老君的坐骑?
  只是一个坐骑,就将你们打成这般?”
  文净道人忙道:“副教主,那青牛十分厉害,又是远古异种,颇难对付!
  他手中有一只钢环,是老君炼制的秘宝,能收各类脱手的法宝,更是有一把扇子,只是一下,就将我们扇去了天外……”
  “混账!”
  侧旁有名矮胖老道杀气凌凌,骂道:“元屠剑未能取回,尔等竟被一只坐骑逼的如此狼狈,灵山要尔等有何用!”
  “副教主,是、是水神!”
  文净背后,那名凶兽化作的女子立刻喊道:
  “是天庭水神出手,他定然算到了此事,早早埋伏在那叛徒铁扇身周!”
  五名老道互相对视几眼,居中一老道沉声道:
  “此事当真?”
  文净皱眉抿嘴,默然无语。
  那女子颤声喊着:“还请副教主饶命,此事千真万确!
  那道韵气息,我等定不会认错,那般纸人如今三界也只有水神一家!”
  老道们的眼神顿时犀利了起来。
  习惯扮黑脸的矮胖老道立刻骂道:“哼!好个文净,你此前为何瞒而不报?”
  文净道人有些欲言又止,美目中略带犹豫,似乎在权衡什么。
  那名凶兽化作的男子抬头看了眼文净的背影,嘴角划过少许冷笑,故作为难状,低声道:
  “副教主,还请勿因此事责怪文净统领!
  当时那水神现身,我等慌忙失措,还是文净统领出手灭杀的那水神化身,我们才能顺利逃脱,回来对副教主禀告此事。”
  “你说什么?”
  一名老道顿时站起身来,双目瞪圆,喝问一声:“文净,你当真杀了水神的化身?”
  文净道人扭头瞪了眼那男子,后者立刻低头,似乎颇为惶恐。
  真•资深演员的较量。
  “混账!”
  矮胖老道出声喝骂:“前些时日老师下了死命,最近百年不可去招惹水神李长庚,文净你也知此事,竟还出手杀了水神化身!
  那水神睚眦必报,心机阴沉,定会报复咱们灵山!”
  侧旁另有老道叹道:“文净你可知,曾有一位师兄毁了水神一具化身,就糟了截教赵公明针对,那时水神尚未得势。
  如今水神得封太白金星,主掌大劫之事……你还怕他,对咱们记恨的少了?”
  文净道人慢慢闭上狭长凤目,眼底有些无奈,又略带嘲讽。
  她轻轻叹了口气,道:
  “若不杀水神的化身,我们怕是一个也回不来此地;
  此事若副教主觉得是文净做错了,文净自领惩处。
  但终归,心底有些不服。
  他水神只是一具金仙境化身在那,若不杀他,我等就不能活,为何不能杀?”
  “文净,你这是给谁甩脸色?你!”
  那名脾气暴躁的矮胖老道正大声训斥,忽听一声轻叹,这老道的大嗓门戛然而止。
  一道身着灰袍的身影,诡异地出现在文净道人身前。
  乾坤竟没有半点波痕!
  几名老道急急起身,匆忙对这灰袍身影做道揖,齐称:
  “老师。”
  文净道人身子一颤,立刻低头跪伏,不敢抬头去看这名灰袍老道。
  这气息、这淡淡的威压……
  西方教真正支柱,六圣之接引道人!
  “文净拜见大教主!”
  “嗯,”接引应了一声,双手垂在身侧,身形略显佝偻,“抬起头来。”
  文净道人那苍白的脸颊沁出几滴冷汗,道心一片冰凉。
  圣人的威压、心底的秘密、如此近的距离,让她的道心几乎瞬间失守。
  但她终究是洪荒狠角蚊道人,从血海中一路走出来的鸿蒙凶兽,道心着实坚韧,此刻缓缓抬头,狭长的凤目中,瞳孔在不断颤抖。
  接引眼睑半垂,那道目光,仿佛能将文净的道心完全看透!
  文净此时不敢有半点话语声,道心一片空白,强迫自己反复去想几日前那小世界大战的情形……
  那头狂暴的青牛双手生撕凶兽;
  她于电光火石间扯碎水神的纸道人……
  “不用怕。”
  接引道人如此道了句,向前迈出一步,绕过了文净道人的身形,到那凶兽化作的男子面前。
  “抬头。”
  正低头俯身的男子喉结上下晃动,连忙抬起头来,与圣人对视……
  少顷,接引道人道袍的宽袖轻轻摆动,男子双目瞬间黯然无光,身形突然崩塌,化作了一小堆黑色的细沙。
  再无半分生灵波动。
  接引道人缓声道:“文净升为暗护法首位。”
  言罢,接引道人身形渐渐虚淡,在那几名老道领命声中,随风消散。
  文净道人面色惨白,几欲瘫倒在地。
  但她嘴角露出几分笑意,对着灵山深处俯身拜谢。
  “文净拜谢大老爷!”
  那几名老道面色略有些复杂,看文净道人那曼妙的身形时,已是露出几分温和的笑意。
  刚才骂文净最凶的矮胖老道,一甩衣袖,转身走远。
  半个时辰后,文净道人洞府中。
  一缕蚊声掠过,文净道人现出身形,无力地趴在了床榻上,长长地舒了口气。
  要命……
  她宛若劫后余生,心底不由泛起了数日前所听闻的那段,来自于水神大人的传声……
  不,此时已是星君大人。
  【文净,是我。
  你面前的这头牛灵,乃是老君的坐骑,实力在你之上。
  你的身份,便是在老君的牛面前也不可暴露半分。
  趁着这次机会,你不妨斩杀我一具纸道人,稍后再带一到两个手下逃回灵山,借此领功,巩固你在灵山的地位。
  一切随机应变,稍后对我出手不必迟疑。】
  床榻上,文净道人轻轻皱眉,感受着刚才圣人威压带给自己的冲击力,苍白的面色迅速恢复红润。
  ‘大人到底要我在西方教潜伏到什么时候?
  又到底,要我在这里做什么?’
  暗护法首位,西方教三大护法之一,地位仅次于几名副教主,尚在普通圣人弟子之上。
  文净道人幽幽一叹……
  这差事,当真越来越难做了。
  ……
  ‘文净应该没事吧。’
  小琼峰,地下密室某幅壁画的画轴中,李长寿的本体正背着手来回踱步。
  这次让文净道人‘贸然出手’,杀他一具纸道人化身回去领功,始终是有些过于冒进,欠了稳妥。
  虽然他自认做的天衣无缝,但终归是特意而为,很容易露出一丝破绽。
  罢了,想太多也无用。
  文净此时应当已回了灵山,她本身就是鸿蒙凶兽、洪荒狠角,若遇到危难情形定能自行处置,自己也不必过多担心她是否会暴露。
  文净这般惜命的洪荒老人,定不会拿她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还是担心下,若西方教给文净的好处太多,文净在今后时机到了、下手时会不会心软吧……
  仙识捕捉到灵娥正自湖水边驾云而来的倩影,李长寿本体坐回了竹椅中,闭目凝神,继续处置后事。
  青牛跟铁扇这次也算度过了一次‘小劫难’。
  当日,这头牛暴锤鸿蒙凶兽的画面,让铁扇明显看愣了……
  她知青牛实力非凡,但没想到,竟是如此豪横!
  她一直惧怕敬畏的文姨,竟被自己托付终身、不惜牺牲自己也要去保护的情郎,一掌拍成了重伤……
  李长寿在战后现身的纸道人,对铁扇所说的那句话,扭转了铁扇许多固有的印象。
  “铁扇,你也要试着去相信身边人,别总是自己一个人承担所有事。
  许多在你看来的难事,对青牛师兄而言,或许只是小事一件。”
  瞬间把青牛的家庭地位,提升了几个品阶!
  《哥们》。
  这场山谷激战的最后,青牛在李长寿暗中指点下,用芭蕉扇挥出玄阴狂风,将文净道人和其他两只凶兽直接送出数万里。
  随之,青牛就带着回不过神的银发少女,以及李长寿的纸道人,匆匆离开了那片小千世界,径直回返五部洲之地。
  铁扇被西方教盯上了,自然不能再继续游山玩水。
  而最重要的是……
  青牛外出浪荡了这么久,也该回归本职了。
  在李长寿的安排下,铁扇被送到了南赡部洲商部落,交由孔萱照拂,刚好与七情转世身做个玩伴。
  青牛稍后会如敖乙那般,每隔一段时日下凡与铁扇相聚一次;
  若是能得老君应允,青牛在凡间多呆一些时日也无妨。
  半日前,李长寿已将幌金绳托付青牛,由青牛带回兜率宫中。
  【寻牛】之事就此告一段落。
  话说回来,一个青牛、一个赵大爷,怎得动作都这么快?
  真就对未来大劫没什么顾虑?
  李长寿对此也只能付之一笑,趁着这段时日各处平稳、西方教跳的不欢,再次审查了几次有关封神大劫的安排。
  与天斗,必须谨慎,再稳亿点点都不过分。
  由此,一个较为严肃的问题,摆在了李长寿面前。
  他到底要不要分一些精力,落在参悟八九玄功上,从此前的‘随便练练’转变成‘努力钻研’,从而迈入最后两层境界?
  李长寿此前就已察觉到,八九玄功并不完美,对于人族而言,缺少巫族那般天生强悍的肉身,修行八九玄功始终会有所缺憾。
  但这个问题的解决之法,后土娘娘已托阎君交到李长寿手中。
  祖巫本源精血。
  九为阳数之极,八为阴数之极,比如那‘九宫八卦’的说法,八九玄功也有诸多含义。
  当然,也可理解为——八九玄功这名字,本就代表缺了‘一点’,无法九九归元。
  这或许是天道所阻,或许是后土娘娘也无法将这门功法推演到圆满无缺,最后必须祖巫精血才能补足缺憾。
  李长寿试着推演了几日,发现有祖巫精血相助的八九玄功,与无祖巫精血相助的八九玄功,威能相差十分巨大。
  若能得祖巫精血相助,将这门玄功修行到极致,就可多一门神通——
  元神只要不死,肉身随时重生!
  虽洪荒所留体修之法千千万万,但能做到这一点者,唯有此玄。
  除却耽误自己精力、分散自己对均衡大道的感悟,修行此功,能有什么坏处?
  其实并没有,总体而言,还能多点保命的手段。
  要不,练几十年的?
  自此时,到六圣赶赴紫霄宫商议封神之事,这数十年是难得的空挡。
  李长寿犹豫了几日,终究还是下定决心,将对天庭、仙盟、临天殿的监察程度,调整到自己能接受的最低水准,开始全力琢磨八九玄功。
  这一琢磨,却是如痴如醉、不能自拔。
  李长寿放弃此前‘随便练练’得来的感悟,从头开始仔细推敲、细细体悟,几乎达到了废云忘娥的地步。
  连带着,他走出密室的频率大幅度降低。
  灵娥每次见到自家师兄,发现师兄要么是在皱眉沉思,要么是在静心打坐,难得如此专注于自身修行。
  ‘师兄这是……遇到瓶颈了吗?’
  灵娥如此想着,也只能在师父的牌位前多烧几炷香,祝福师兄能早日突破瓶颈。
  顺带着,灵娥暂时牺牲了自己的修行,主动帮师兄关注仙盟之事,替师兄分担一些细碎的杂事。
  让灵娥无比震惊的是,师兄的这种状态,持续了十数年!
  师兄在思索怎么成圣吗?
  要斩三尸了吗?
  能卡住师兄十几年的瓶颈,该是何等的玄关!
  灵娥越发担心了起来。
  还好,李长寿并未长时间闭关,每隔几个月就外出走动走动,处理下各处事务,指点几次龙吉修行。
  灵娥虽担心,却不敢多问,怕让师兄有更大的压力。
  认真修行八九玄功的第十六个年头,李长寿开始炼制一些灵丹,开始泡药浴,开始修行一些普通的剑法、枪法、拳法,开始布置一些雷、火、水、风绝杀大阵,再闲庭信步般进入阵中,享受一下阵法的轰击……
  这日,李长寿刚从丹房外围的杀阵中走出来,神清气爽、双目清朗,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心底推演着八九玄功的妙处。
  终于又体会到,成仙之前一步小心就顿悟的舒爽感了……
  “师、师兄?”
  “嗯?”
  李长寿收摄心神,看向侧旁一身练功服的灵娥,温声道:“怎了?”
  “师兄,”灵娥满是担忧地问着,“你是不是卡瓶颈太久,道心有些不稳?”
  随之,灵娥凑了过来,帮李长寿揉着臂膀,柔声说着:
  “其实不必给自己太大压力的,修行本来就急不得。
  仙人卡修为瓶颈数百、数千年者大有人在,师兄你只是卡了十多年,很常见的。”
  李长寿:……
  “我其实是在练一门玄功,”李长寿正色道,“这门玄功到了后面的阶段,需要借住天地之力锤炼肉身元神,我用阵法讨个巧罢了。”
  灵娥眨眨眼:“玄功?”
  “喏,”李长寿将一枚玉符递了过去,“后土娘娘所赠,里面有我一些注解,你不必修行、看看就是。”
  灵娥小声问:“师兄,是我资质太差,所以不能修行吗?”
  “不是,这门功法需吃一些苦头,对你而言并无太多作用,”李长寿道,“而且,若是控制不当,会变……伶俐的身形。”
  灵娥纤手一抖,将玉符塞回李长寿手中,立刻后退三步,对李长寿抱拳拱手。
  “告辞,不必,多谢师兄!”
  李长寿笑而不语,将这枚给杨戬准备的玉符收了回来,道一句:“去将伶俐喊过来吧。”
  言罢负手飘回了丹房,准备开炉炼制增强肉身强度的灵丹。
  不多时,灵娥带着熊伶俐匆匆赶来。
  李长寿问了熊伶俐一个简单的问题。
  【想不想变强。】
  熊伶俐果断点头,那张可爱的脸蛋带着少许期待,低声道:
  “表兄,我修元神道是个笨蛋,很多道理我都无法悟通,这么多年了都没能成仙……
  嘿嘿,一直没办法真的辟谷,也怪不好意思的。”
  李长寿手中停下忙碌,在怀中取出一只酒壶,笑道:
  “你本就有巫族血脉,而今修行道门道法良久,确实证明了,你走不通这条路。”
  熊伶俐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
  灵娥忙道:“伶俐师叔你别急,师兄这般言说,定是有帮你增强实力的办法。”
  “不错,”李长寿将手中酒壶用仙力推了过去,“这里面,溶了半滴祖巫精血之力,且是最稳定最温柔的后土之精血。
  我推算过,这已是你能承受的极限。
  接下来,你每个月喝一口此酒,同时修行这套功法。”
  言说中,李长寿袖中取出两只画轴,在熊伶俐面前凭空铺开。
  “为了方便你感悟,我将体内法力的运转路径、各种修行诀窍做成了图画,你可能看懂?”
  熊伶俐重重地点头,眼中满是兴奋。
  于是,又数十年后。
  ……
  距离道祖定下,六圣赴紫霄宫商议封神之事的日子,已不过三年四个月。
  李长寿最近几十年一直在山中安稳修行,这让灵娥心底颇为喜悦……
  这日,李长寿结束了八九玄功的钻研阶段,正式出关,在湖边寻到了刚结束悟道的灵娥,叮嘱灵娥不要外出,他有事要出门一趟。
  灵娥嘴角轻轻抽搐,嘀咕几句:
  “师兄,你现在该担心的,不是我外出,而是有人来咱们小琼峰。”
  “唉,你说的也不错。”
  李长寿轻轻叹了口气,看向了湖边那座……不知何时多出来的那座‘山峰’。
  “嗯?”
  感受到李长寿的目光,那座数百丈高的山峰峰顶缓缓扭动,露出一张巨大无比的‘可爱面容’。
  熊伶俐!
  正蹲坐在地上的她,将数百丈长、无比粗壮的手臂举了起来,对李长寿‘微微’摇晃。
  如闷雷一般的‘嘘声呼喊’在湖边炸响,在水面带起了层层波浪。
  “表~兄!你——出——关——啦——”
  灵娥禁不住一手扶额,李长寿心底各种庆幸。
  还好,祖巫精血作用下,这家伙已经不用进食,不然小琼峰前几年就要破产!
  李长寿高声问:“最近感觉怎么样?”
  “我变强了,也变壮了!”
  熊伶俐满脸开心,很细节地传声道:“您不是说,让我去天庭做个守门的巨力神嘛,咱啥时候过去?”。
  “只等你修成变化法,”李长寿双手揣在袖中,欣赏着熊伶俐这雄壮伟岸的身形,一阵赞叹。
  啧,又一员猛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