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阿牛去哪了?
  李长寿追出南海,飞入三千世界,在虚空中不断探寻,路过十数座大千世界。
  他手中的幌金绳抬起的幅度越大,就表明他距离青牛越近。
  ‘这是游山玩水,还是度蜜月去了?’
  李长寿眉头轻皱,心底一阵纠结。
  该不会,自己找到老牛时,那银发少女铁扇抱着一名襁褓中的婴孩,老牛在旁嘿嘿笑着,拿着芭蕉扇轻轻扇风……
  吧?
  心底如此想着,幌金绳轻轻晃动。
  李长寿抬头看去,肉眼可见前方有一片光斑,仔细感应了下,便知那是一处生灵繁多的繁华世界。
  施展遁法悄悄靠近,李长寿将幌金绳绑在手腕上,免得遇到青牛后,这幌金绳自行飞出去把青牛捆了。
  若是打扰了青牛的好事,反而不美。
  但李长寿万万没想到,他寻到青牛时,这头牛竟……
  准备犯错误!
  大千世界大多是仙凡混杂,此地也是这般,青牛所在的城池就分为上下两部分,上方是一座宏伟的‘仙岛’,仙岛之上高楼仙阁,自成仙城。
  仙岛之下是一片与此岛轮廓对应的湖泊,湖泊周遭的一排排屋舍鳞次栉比,也是颇为繁华。
  李长寿赶到此地时,已是入夜时分。
  上方的仙城中,华灯溢彩的花楼街巷传出阵阵乐声,各处隔绝大阵、防护大阵流转的仙光,遮住了那如女子浅浅眉角的月牙儿。
  施展变化之法,化作一名中年道者,落在这仙城之外,持一把仙宝折扇,交了点灵石就顺利入内,朝青牛所在花楼而去。
  这是怎么了?
  仙识探查到,青牛化成人形,顶着犄角、身着长袍,在花楼一处雅间中闷头喝酒。
  他面前有十多名花枝招展的美貌女子翩然起舞,这些女子一个个颇为貌美,且修为都在元仙境……
  今晚的消费肯定不低。
  李长寿心底不由有些嘀咕。
  青牛跟铁扇闹掰了?还是铁扇提前遇到另一头牛了?又或是小两口吵了架,青牛气愤之下来这里寻欢解闷?
  李长寿找了个素净点的茶楼,暗中观察了青牛一阵,发现青牛确实是在借酒消愁,那双眼都没往前面十几个仙子身上瞄过。
  “唉……”
  青牛低头一叹,看着掌心两把小巧的芭蕉扇,目中满是惆怅,喃喃道:
  “小扇子,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突然要赶走我?”
  李长寿心底一叹,知道这老牛应该是情场失了意,想来这地方放纵下自己,却发现其他女子都看不得眼、入不得心。
  石头痴情牛。
  故,李长寿并未直接现身,只是在旁看了一阵。
  半个时辰后,那些女子为了创收,主动停下舞姿,朝青牛聚了过去。
  两名风尘仙子娇滴滴地喊了声“大王”,就要朝青牛怀中靠去,青牛却是眉头一皱,有一瞬想张开双手,但最终还是向后跳了起来,让这两名风尘仙子扑了个空。
  酒不醉牛牛自醉,他身形有些摇晃,皱眉自怀中扔了一只宝囊出来。
  “都出去吧,让我静一静……还有,别喊我大王,我不是妖族。”
  这群仙子也算职业素养过硬,什么都不问,低头快步离了此地,只留下一声:“您随时唤我们。”
  待房门关上,青牛又叹了口气,盘坐回原本的位置,看着面前的杯盘微微出神。
  过一阵,青牛喃喃道:“该回去了。”
  刚要起身,青牛目中又露出几分犹豫。
  “可小扇子为什么要赶我走?咱做错什么了?”
  而后长长一叹,又看着掌中两把芭蕉扇,久久不能回神。
  ‘若是长庚师兄在这该多好。’
  “这是,怎么了?”
  耳旁响起温润的嗓音,青牛先是一怔,而后“腾”的站起身来,浓眉大眼之中满是震动,看向了窗边的位置。
  那里,一只青鸟展翅飞来,一缕先天阴阳气息包裹自身,使其轻松融入此地大阵阵壁,化作一青年道者模样,站在了青牛身前。
  这气息、这道韵,还有那青牛再熟悉不过的太极图威能!
  “长庚师兄!”
  青牛嗷嚎一声,两步向前,直接扑倒在地,双手抱住了李长寿纸道人的小腿,竟开始呜咽了起来。
  李长寿:……
  身为老君的坐骑,这般模样成何体统?
  “师兄你这是怎么了?”李长寿轻轻叹了声,言道:“人生总归是有百般不如意之事,牛也是这般。”
  “那你能帮帮我吗?”
  李长寿无奈道:“师兄,我是来带你回去的。”
  “那你能帮帮我吗?”
  青牛抬头看着李长寿,那双大眼蕴着泪水,伪装成鼻环的金刚镯都沾了鼻涕。
  “我!”
  李长寿禁不住以手扶额,叹道:“我自是会帮你,你先起来,告诉我发生了何事才是。”
  青牛精神一震,立刻窜了起来,转身跑去侧旁搬来一张木椅,招呼李长寿坐下。
  “莫要忙活了,”李长寿撩起道袍下摆,坐在青牛面前,“具体怎么回事?”
  “这个,”青牛叹了口气,“我其实也不知,离开血海后,我就陪着她四处走走散散心,我们从东海走到西海,又从西海走到南海,最后出了三千世界。
  这一路上,我们相处都很快乐,我开始叫她小扇子,她开始喊我小牛牛……”
  “嗤!”
  青牛老脸一红,忍着害臊,抱怨道:“长庚师兄你别笑!”
  “我想到开心的事情了,”李长寿摆摆手,“然后?”
  “然后,也没什么其他的,”青牛叹道,“她心情时好时坏,但性子却是颇为温柔,每次见到一些景色都会触景生情。
  我担心她想不开,就一直在旁守着,直到两年前……
  那是一处雪山,我们看了雪景,度过了美好的夜晚。
  呃,抱歉师兄,忘记你跟云霄仙子还是‘止于礼’的阶段。”
  李长寿额头蹦起十字青筋,突然想一走了之。
  算了,为了老君出行方便,忍一手。
  李长寿道:“我是问你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跟铁扇如何闹了矛盾,不是问你发展到了哪一步。”
  “哦哦,是这样。”
  青牛不由一阵挠头,低声道:“我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我们相处颇为安逸,在大千世界中走走停停,遇到喜欢的地方就住一阵。
  但就在昨日,在一处我们住了半年的湖边小屋中,我做了点烤鱼刚想喊她尝尝味道,她却……”
  “怎么?”
  青牛低头叹道:“却说我是左脚先进门的,她跟我命中不合,与我就此决绝。”
  “嗯?”
  李长寿额头挂满问号,随之就想到了些许可能,“她还在那小屋中?”
  “并未,”青牛低声道,“她骂了我一顿,让我别纠缠她,就自己飞走了。”
  “元屠剑在你这?”
  “在,”青牛在袖中摸出一把连鞘宝剑,其上流转着冰冷冷的杀戮道韵,自是元屠剑无疑。
  李长寿面色一变,低声道:“事情有些麻烦了。”
  “咋、咋的了?”
  李长寿挽起袖子,露出了幌金绳,将幌金绳上青牛的气息震出,立刻道:“路上解释,你先将铁扇的气息汇入此间!”
  “好,”青牛的面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催使起了幌金绳,幌金绳的穗子轻轻摇晃,指向了西南。
  “走!”
  李长寿低喝一声,拉着青牛胳膊施展风遁,身形直接冲了出去。
  ……
  因为左脚迈入房间就说两人命格不合,这摆明了就是有问题!
  从青牛的描述来看,青牛和铁扇感情正是如胶似漆,若非出现了意外,铁扇也不会如此支开青牛。
  最好的证据,就是青牛手中元屠剑。
  从李长寿的角度判断,铁扇此举或许有两个原因。
  要么是她心结未解,支开青牛,自己一了百了;
  要么,就是突然察觉到了强敌临近,有巨大的压力,这压力或许是来自于修罗族,或是来自于西方教。
  后者的可能性远高于前者。
  根据铁扇此前表现出的性格判断,极有可能是她思想走了死胡同,不愿牵连青牛,忽略了青牛强悍的实力,才将青牛支开,自己去面对。
  还好,青牛虽然来花楼堕落,但也就是喝喝酒、看看舞,并没有犯错误。
  一路狂风漫卷,直往天外而去。
  最开始还是李长寿用风遁带着青牛疾驰,青牛反应过来后,直接化作了本体让李长寿骑乘,一头撞开乾坤,急急飞出天外。
  青牛口中不断念着:“小扇子你不要出事,都是我太蠢了,怎么就让你自己走了。”
  李长寿安慰道:“不必着急,吉人自有天相,她跟咱们人教有了因果,大教气运自会庇护着她。”
  “这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
  青牛话语一急,一双牛眼中绽放出璀璨光亮,鼻环横飞而起,脚下生出四朵白云。
  嗖的一声!
  青牛的极速竟再次飙升,铁铸的身躯,将乾坤蹭出了层层波痕!
  圣人坐骑,如何只是四平八稳?
  不过半个时辰,幌金绳轻轻摇晃,青牛急忙刹车,差点错过了一方小世界。
  “就在此处!”
  李长寿定声道了句,青牛化作人形,拉住李长寿的纸道人,冲入了这片五行具备的小世界,落向此处小世界一角的山谷中。
  他们一人一牛还没落下,仙识已是看到了山谷深处的情形。
  铁扇跪坐在几株桃花林下,面前摆放着一面石碑,上面刻了一只小巧的芭蕉扇,似是为自己准备的墓碑。
  而她此时正坐在烂漫的桃花中,梳理着那头银发,身上的仙裙也换成了她最钟爱的那件。
  “小扇子!”
  青牛大吼一声,松开李长寿胳膊,急急朝着下方落去。
  李长寿见状摇摇头,隐藏起自身气息,并未着急落下。
  正对着石碑出神的铁扇一愣,仰头看来,嘴角一扁,竟失声道:
  “你来这作甚!”
  “我来问个明白,”青牛那雄壮的身形砸在桃花之间,带起的狂风吹起了一片片桃花,“你是不是真的厌烦了我!”
  “是,”铁扇别过头去,此时已压抑住了情绪变化,冷声道,“我对你烦的要死,你总是对我纠缠不清!”
  青牛两步冲到铁扇面前,面色有些激动。
  “你骗我,如果你真的烦我,为何在石碑上画这把扇子!”
  铁扇绷着俏脸,双目却渐渐泛红,终究还是没能忍住,低声道:
  “你为什么要来找我,我与你逍遥这段岁月,已是心满意足,而今该清算的已是要清算。
  我背弃了自己的族人,背叛了自己的师长……
  我今日本就该死在这……”
  “胡说八道!”
  青牛低头,一把将铁扇拉了起来,动作虽有些粗鲁,却并未用太多力道。
  青牛盯着铁扇的双眼,定声道:“你明明是救了你的族人!
  如果不是你对长庚师兄求情,修罗族早就被天兵和地府清算了!”
  “不一样的,”铁扇低头喃喃,眼泪如珍珠断了线一般,“而且说这些都是没用的,她已经找来了。
  当年元屠剑落在西方教手中,西方教不肯归还,我本是奉命去西方教执掌元屠剑,以修罗族公主的身份加入西方教。
  而今,我却背叛了他们,将元屠剑献给了人教……
  按他们的规矩,我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不了解他们的凶狠,西方教暗中藏了太多高手,太多鸿蒙凶兽。
  她已经快要到了,你走好吗?这本就是我欠他们的!”
  青牛紧紧抿着嘴唇,将铁扇强行拥在怀里,一双臂膀鼓荡着肌肉。
  “不管是谁要害你,都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铁扇哭道:“你不是他们对手,你要不要这么傻,你走啊……”
  “我不行,那就还有!”
  “哟~”
  青牛的话语突然被打断,山谷各处回荡着温柔却森然的轻笑声。
  方圆千里突然变暗,一缕缕冷风扑面而来,青牛精神一震,用力拥着铁扇,牛鼻子喷出两股白烟,已是战意盎然!
  咔!
  一道蓝白色的闪电横过这座山谷,东、南、北三个方向,各有一道狰狞的身影,被投到了三面山壁上。
  但青牛和铁扇同时看向了西侧,青牛的面容也变得肃穆了许多,感觉到了淡淡的压力。
  那里,怪石嶙峋的角落中,一道曼妙的身影缓缓走来。
  一袭血衣映得她红唇如火,如瀑青丝衬的她身段无双;那双玉足不着鞋袜,在离地三尺处轻轻漫步,一双凤眼微微眯起,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青牛松开铁扇,挡在铁扇面前,直视这道身影。
  铁扇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目中满是绝望,喃喃一声:
  “文姨,不要伤他,都是我的错……”
  来者,西方教鸿蒙凶兽大统领,文净!
  “呵~”
  文净道人嘴角的笑容满是妩媚,又是一道雷霆在天穹劈砍而过,文净道人背后显露出一只只黑中掺金的蚊翅。
  “这才离开血海多久,你就忘了自己的跟脚,忘了自己族人的困境,学会人族那套了?
  这汉子倒是修为不错,损在此地倒是可惜了,也不知血气的味道如何。”
  与此同时,三面各有人影出现,又是两男一女,三头鸿蒙凶兽。
  一凶兽冷然道:“统领,与他们多说无益,取回元屠剑才是关键。”
  青牛定声道:“你们是西方教养的凶兽?”
  “用养这个字,未免太刺耳了些,”文净道人轻笑着,目光落在铁扇身上,似是故意而为,又像是随意,问了句青牛的跟脚。
  “你又是哪般跟脚,还不报上家门?”
  青牛鼻翼轻轻颤动,抬手将鼻子上的鼻环一把拽了下来,自身气息竟开始疯狂上涨,身形长成三丈高,浑身涌出青色火焰。
  正此时,一声轻笑自空中传来,那白发白眉的老神仙毫无征兆地现身,驾云飘然落下,均衡大道的道韵流转开来。
  文净道人与其他三头凶兽,面色顿时大变。
  李长寿目光滑过文净道人,看向侧旁三只凶兽,笑容无比温和,口中说的却是:
  “各位好啊,这般偏僻之地都能见到,也算是缘法。
  总算,又有理由去找灵山不痛快了。”。
  青牛那低沉雄浑的嗓音随之响起,却是在回答文净道人的问话。
  “我,兜率宫,老君养的牛!”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