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道旨意……
  小琼峰地下密室,某个不为娥知的角落中,李长寿化作的袖珍小人儿坐在小小的竹椅内,把玩着手中的金色卷轴。
  是因自己护住了龙吉,玉帝陛下就出手护住了云霄?
  这解释看似有理,但仔细想想,其实并非如此。
  一张天道旨意凝成需要不短的时间,更何况是这种涉及大劫的旨意;
  这旨意开始凝聚的时刻,定是在自己收徒龙吉之前。
  由此可见,与玉帝陛下的‘友情’,还是可以信……
  大概七成左右。
  毕竟玉帝所处的位置,很容易就身不由己。
  这道免劫旨意,完全可以当聘礼,去三仙岛提亲了嘛。
  玩笑玩笑。
  两人感情还没到这般地步,而且这张‘免劫旨’只是保了云霄,让碧霄和琼霄如何想?
  此物只能当做关键时刻救命用的东西,保云霄不入劫,其他……
  依然是两说之事。
  仔细想想,有没有这道旨意,影响其实不大。
  自己从对云霄起了好感,最担心的,便是‘三霄本是一体’,三霄与赵大爷感情深厚;
  所以李长寿一直费心帮赵大爷积累功德、摆脱死劫。
  要救云霄,就要四个一起救。
  这般独活的机会提前透露给云霄,云霄骨子里的刚强劲一上来,或许会亲手毁掉。
  好在,如今也算有了一点点起色。
  李长寿虽不能说,有绝对把握将赵大爷拉出封神大劫,但终究有了保全赵大爷不死的几分可能。
  稳点来吧。
  大商此时还未正式建立,封神大劫正式降临,最少还有数百年。
  因情报获取程度不同,接下来的各方博弈,必然会变得非常复杂。
  天机被蒙蔽,圣人们也只能‘管中窥豹’般探查大劫之事,每位圣人能窥探到的程度,自是有所不同。
  数十年后,只要封神榜一出,自家太清老爷估计能瞬间明悟封神大劫前后之事;
  二师叔应该比三师叔推算到的稍微多一些,接引圣人应该跟两位师叔持平,女娲娘娘估计沉迷宅之力,没心思关注这事。
  嗯,至于某位圣人老爷……
  保持尊重,不多评价。
  从这旨意中透露出的信息来看,玉帝早已知晓封神大劫的许多细节,甚至有可能,就是玉帝陛下和道祖老爷商量着,该如何扩充天庭、打压道门。
  李长寿至今未确定,这位陛下去紫霄宫哭诉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与道祖老爷到底说了些什么。
  此事完全可以位列洪荒‘十大未解之谜’……
  不管如何,这道旨意都是异常珍贵之物,也算是玉帝给自己的一份许诺。
  将其小心收起来,贴身存放,李长寿出了会儿神,心底浮现出仙宴时的一幕幕。
  瑶池宴后,大法师就立刻赶回去了玄都城;
  这段时日,域外天魔又开始蠢蠢欲动,这些混沌海中的奇怪生灵似乎是想浑水摸鱼。
  云霄自是跟琼、碧两位仙子一同回返的三仙岛。
  这次庆典,云霄还拿了不少贺礼,这让李长寿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总有点上辈子‘巧立名目收份子’的味道。
  让李长寿感觉有趣的,是赵公明与金灵圣母的表现。
  这两位也不知处的如何了,在仙宴上全程无交流,但偶尔会有目光触碰,离开时各自跟各自的好友结伴。
  不好意思对外公布?
  这个倒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都是洪荒大能,如后天生灵那般结成道侣,不免遭人背后调侃几句。
  ‘云霄会不会也有这般顾虑。’
  李长寿想着这个此前就考虑过多次的问题,心神归于天庭,控制纸道人在太白宫中布置阵法。
  加一点点小细节!
  化身行万里,本体家中坐。
  一门剪纸成人神通,被李长寿魔改到了今天面目全非却又颇为神异的地步,已能称得上奇迹二字。
  撒豆成兵神通如今广泛用于天庭各部,成了天兵天将的标配,极大减少了天兵天将的死伤。
  稍后安排杨戬之事,也是要以纸道人为核心。
  若杨戬真的杀伤天兵天将,天庭再诏安,那就跟天庭提倡的价值观不符了……
  在天庭忙碌了一阵,就见龙吉换了身轻便长裙,驾云飞到太白宫中,入了太白大殿。
  李长寿的纸道人找了个位置坐好,端起了‘人教高人’的架子,白发白眉透出风轻云淡,嘴角的笑意自是慈祥温和。
  龙吉向前盈盈一礼,俏脸白皙透红,明眸欲剪秋水。
  李长寿打量着自己这个大弟子,这其实还是龙吉‘闭关长大’后,李长寿第一次仔细端详。
  她端的是一位美人,与王母娘娘容貌有几分相近,却并无王母娘娘之威势,多了几分温雅柔和。
  “老师,”龙吉小声道,“怎么了吗?”
  “一眨眼,你就长得这般大了。”
  李长寿随手招来一只蒲团,让她在自己面前坐下。
  随后,李长寿拿出了此前,已在太清画像前请示过的人教典籍——当初大法师传给他的《太清道涵》。
  李长寿道:“今日传你太清道法,望你好好参悟修行。
  你如今已修到了天仙之境,距离长生不远,让你更改自身之道也有些不妥,还是要以你原本所修之道为主,以《太清道涵》为辅参悟。
  道无高低,亦无上下,修行最重要的便是走出自身之道,你可明此间道理?”
  龙吉连忙点头,将玉符捧在掌中,颇为认真地答道:“弟子谨记师父教诲。”
  李长寿笑道:“不必太过拘谨,就如你此前喊我老师时那般便可。
  你却是骗不得我,闭关修行只能让你道躯长大,心性却是难变的。”
  “嘻嘻!”
  龙吉顿时破功,做了个鬼脸,小声道:“能正式拜师师父,当真是再好不过之事了。”
  “当日你为何会将茶水泼在燃灯道人身上?”
  龙吉秀眉轻皱,低声道:
  “我确实不知,就如师父您此前猜测那般,我确实是心神一个恍惚,睁眼已是闯下了祸事。
  唉,瑶池本就规矩极严。
  若当时无师父相护,那燃灯只要借势指责,母亲定是要重重罚我,说不得,我都不能在天宫呆了呢。”
  李长寿缓缓点头,温声道:“陛下与娘娘执掌天阙,对自己儿女要求过于严厉,其实也可以理解。”
  “龙吉知道的,师父,”龙吉笑道,“生在天帝家中,弟子定不能让父亲和母亲蒙羞。
  能拜得师父为师,也算是圆了弟子多年的心愿。
  师父,我可以住在这太白宫中吗?”
  “还是多陪陪你母亲吧。”
  李长寿面露歉然,道:“平日里若无旁事,为师也要修行,只能定时为你讲解太清道。”
  “哦,”龙吉鼓起两边嘴角,下唇向外嘟着,突然又眨眨眼,问道:“师父您本体在哪修行,我可否去师父膝前侍奉?”
  李长寿嘴角一撇,“你有个师叔照顾我,不必担心。”
  “师叔?”龙吉双目放光,“是……是女师叔吗?”
  “不错。”
  龙吉眼中顿时燃烧起了八卦真火,惊奇地问:“师父你除了云霄师娘,还有个小师娘吗?”
  “大概……”
  “云霄师娘都不介意的吗?”
  “应该介意,这个也是比较棘手的问题,”李长寿满脸无奈,“莫要多问了,以后若能让你知晓,自会让你知晓。”
  “哦,弟子多言了。”
  龙吉吐了吐舌尖,又忍不住眨眨眼,小声问:“那,姮娥仙子呢?”
  叭!
  龙吉‘哎呀’一声,捂着额头一阵心虚轻笑。
  李长寿摇摇头,道了句:“去那边角落看看,为师还为你准备了一些小惊喜。”
  “嗯?师父您还费心做什么。”
  龙吉顿时来了精神,喜滋滋地跑去了角落中,踏入一处李长寿刚布置的障眼阵法,见到了一个简单的小隔间,其内摆着床榻座椅和木橱,布置的十分雅致。
  龙吉忙问:“老师,这是弟子歇息的住处吗?”
  “那是为师安放化身之地,你的惊喜在左侧角落,拿起桌子上的粉色宝囊……打开看看吧。”
  “咦,里面有三口大箱子,是……”
  障眼阵法中,龙吉额头满是黑线,看着面前打开的木箱,看着其内那熟悉的‘作业’卷轴样式,双目逐渐失去高光。
  李长寿那淡定的嗓音飘了过来:
  “这些是你未做完的谋略题,为师细心帮你整理了下来。
  一年内做完,一年后再过来,为师会考教你谋略之法,以及你对太清道涵的感悟。”
  叮……
  收徒第四天达成寿之成就:【师慈徒孝】。
  收徒第四天获得寿之徽章:【师父,求您做个人吧】。
  正此时,在殿外赶来的金翅大鹏鸟,目中流露出满满的羡慕。
  但他也知道,自己悟性太差、资质太差,虽然是始凤之子,但暂时还没有资格正式拜入老师门下!
  他,还不配!
  李长寿的嗓音自前方飘来:“金鹏行色匆匆,可是有什么麻烦?”
  “老师!”
  金翅大鹏鸟立刻停下遐想,在怀中拿出一枚玉符,送到李长寿面前,正色道:
  “刚刚仙盟来报,于一处大千世界中发现几头凶魔,实力强悍,已让仙盟死伤数十名仙人。
  仙盟副盟主卞老夫人的求援玉符在此,想让您调一二位高手赶去助阵。”
  “凶魔?”
  李长寿打开玉符看了几眼,又仔细瞧了一阵,不由哑然。
  仙盟死伤数十名仙人是假,这字里行间暗示,那几头凶魔所在之地有远古异宝,而且极有可能是戮神枪的残片。
  李长寿思忖一二,在袖中取出几只纸道人,用仙力推到了金翅大鹏鸟手中。
  “金鹏,此事就交给你来处置,应当是与戮神枪碎片有关。”
  “多谢老师信任!”
  金鹏低头行礼,目中略带激动。
  李长寿问道:“莫急,你想如何处置此事?”
  金鹏仔细思索,知道这是老师在考教自己,脚踝上的金环轻轻闪耀光亮。
  他道:“自是去找卞老夫人汇合,而后问清楚此事具体,代天庭安抚那些受伤的仙人,再快刀斩乱麻,将凶魔诛除,宣扬天庭威势。”
  李长寿笑道:“能想到这一步着实不错,但还有些不够。
  你要时刻牢记三个原则。
  其一,在外行走时,便是谁都不可尽信,心底要时刻保持疑心。
  其二,时刻自查,多问问自己,这么做是否冒险、是否欠妥。
  其三,若遇危险立刻撤退,将你的极速发挥到极致,不可贪宝、不可怒极攻心,而今正是大劫劫运弥漫时,再小心都不算为过。”
  金鹏闻言,目中满是感动,低头深深一礼。
  “老师放心,弟子会稳中求胜,遇到强敌立刻后撤!”
  “嗯,”李长寿满意地点点头,“去吧。”
  “老师、师姐,弟子告退。”
  金鹏对从侧旁飘来的龙吉拱拱手,转身踏步而行,走出了‘风萧萧兮’的悲壮,也走出了凤族残存的骄傲。
  侧旁龙吉轻抿红唇,忍不住歪了下头。
  这,真的是当初那位,谈笑间硬闯天庭,扬言要一亲姮娥芳泽的‘狂鸟’金鹏吗?
  龙吉横生感慨,看向自己亲师父的目光满是敬佩,又带着一点点的敬畏。
  都说本性难移,那是高人未遇!
  家师当真……
  太稳健了。
  数月后,李长寿等来了金鹏的好消息,手中的戮神枪残块顺利加一。
  李长寿也没多等,就带着金鹏去了一次兜率宫。
  这次,老君又外出云游去了,且早已料到李长寿要来,就让李长寿将小戮神枪和两块戮神枪残片放在兜率宫中,老君回来便炼制。
  李长寿忍不住多问了一嘴:
  “老君……找牛去了?”
  小金小银对视一眼,前者哈哈大笑,后者摆了个苦瓜脸。
  小金道:“老君这次是坐在云上出去的,听老君话中意思,似是去混沌海中搜寻戮神枪碎片,帮长庚师兄打造一把神兵利刃呢。”
  小银叹道:“师兄,您有空就去催催老牛吧,他也不知去了哪,外面也没灵丹和蟠桃,当真不知是被什么宝贝给迷住了。”
  是银发少女,银发少女啊。
  李长寿想了想,便应下了此事。
  “我去想办法寻他踪迹,可有什么能用的宝物?”
  “这个!”
  小银拿出一只仙绳,其上金光闪闪,“这是老君勒袍用的幌金绳,绳子末端可指向要寻生灵所在方位,遇到这生灵就可将其捆起来。
  牛的气息,我们都汇进去了。”
  “那就好,”李长寿将幌金绳接了过来,笑道,“估计要花费一些时日。”
  “长庚师兄您先忙正事就好,”小银嘿嘿笑着,“反正下次老君要用牛的时候,也该小金去了。”
  小金瞬间成了苦瓜脸,金鹏在旁笑出了声。
  临走时,金鹏还跟两位童子互相做道揖。
  西游劫难三大妖王的友谊之船,就如此开始了荡漾……
  嗯,还跨了山头。
  ……
  兜率宫的正事,李长寿自然不敢耽误。
  待纸道人暗中将幌金绳送到度仙门附近,李长寿立刻开始安排,迅速派出了小琼峰外围常备第一纸人军团。
  当然,军团是以套娃的形式存在,实际外出的,还是顶着一缕玄黄塔威能的【车夫】纸道人。
  将幌金绳提在掌中,尾穗儿轻轻飘起,指向了正南方向。
  李长寿施展水遁,一路风驰电掣,四处搜寻青牛踪迹。
  牛确实不像话,只顾着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坐骑的事业都给搁置下了。
  行至南赡部洲路段的东海海滨某处,李长寿心念一动,身形自水中化出,化作一缕清风,飘去了一处熟悉的区域,看望下被自己安置在这里的……
  小河神。
  上次自己故意打击报复了河神一次,带着河神去看了三处早已被龙族占了的好去处,估计把这家伙郁闷的不轻。
  自己当时确实有点气,现在气也消了,还是给他换个正常点的地方,混点香火功德凝个简单的功德法身。
  堂堂太白金星,天庭普通权神,还能跟品阶都不入、天庭散仙都不算的小河神计较不成?
  不多时,李长寿寻到了河神那微弱神力所在之处,恰好看到一名年轻的樵夫扛着一捆柴从侧旁路过。
  神力微微波动?
  李长寿定睛看去,双目中绽放水蓝光华,立刻看到了在河墩儿处躲着,用神力‘偷’斧子的书生河神。
  这?
  自己上辈子流传的神话故事小寓言,都是这么搞出来的?
  就听咚的一声,斧头落在河水中。
  那名年轻樵夫却丝毫不为所动,还叹了口气,有些疲倦地扭过头来。
  正此时,河面金光闪耀,一道身穿儒雅长袍的人影,在河水中冒出了一半……
  “年轻的樵夫哟,你掉的,是这只金镶玉斧头呢,还是这只玄铁重斧呢,还是这只普普通通的祖传斧头呢?”
  那年轻樵夫眉头一皱,嘴角一抿,叹道:
  “是个樵夫路过这里您都出手,每次都用法术做这种障眼法,然后偷偷把斧头放回我们家里面,您这样有意思吗?
  隔壁村人青年遇到的仙神鬼怪都是妙龄女子,就我们村是您一个男神仙,我们村现在很没面子,方圆三百里都抬不起头来,姑娘们都不想嫁过来,怕过河的时候您突然钻出来!
  您这一套都用这么久了,能不能求个变化?”
  言罢,这樵夫摇摇头,扛着木柴摇头而去,留下河神在那低头看着手中的斧头,满脸颓然地缩回了河水中。
  又失败了……
  咚!
  咚咚!
  一连串重物砸入河水中的响动。
  河神定睛看去,却见一只只金银斧头落满了河底,心底同时泛起了一段法术口诀。
  这,这是?
  变形术!
  与此同时,几声轻笑在河神耳旁响起,是那么熟悉,也是那么温暖。。
  “做神仙嘛,当然是开心最重要啦。”
  云上,李长寿的身形一闪而没,循着幌金绳所指,直往南海深处遁去。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