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太白殿中,两只座椅后方,两道身影席地而坐,一边拆着周围的礼盒,一边说着较为严肃的话题。
  
  有琴玄雅过来时,整个大殿只是开启了一层隔绝阵法。
  
  玉帝化身魏深末在此,整个大殿层层阵法拉满,隔绝阵法、外围防护大阵、障眼大阵……五花八门,不一而论,都是天庭仙神辛苦的结晶。
  
  “……有西方教之人现身?”
  
  “那人修为神通应当不弱,对我秦天柱的化身张口就是一句,可否给贫道半柱香。”
  
  魏深末摇摇头,嘴角一撇:“我倒是想给他三炷清香。”
  
  李长寿笑道:“这应是西方教想找陛下和谈,达成盟约算计道门阐截二教。
  
  现如今,陛下主掌了大劫的走势,稍后紫霄宫商议时,陛下的话语也将无比重要,西方教如今也只能讨好天庭了。”
  
  魏深末沉思一阵,骂道:“这群唯利是图的小人,此前咱们天庭式微的时候,他们做什么去了?
  
  与天庭争龙族,煽动妖族对抗天庭,处处使绊子,阻碍天庭大兴,为自身大兴更是不惜坑害凡人。
  
  这西方教,哼,已是沉船烂木,腐朽到骨子里了。”
  
  李长寿沉吟几声,言道:“其实不必生气。
  
  岁月长河向前奔涌,不会为外力所阻,没有对旧时事物的缓慢淘汰,也就没有向前的进步。
  
  上古时的那套,而今已是不可行。
  
  这次大劫,若注定是要死伤大批高手,对于这个天地来说,也应去淘汰那些依旧不懂变革的势力。”
  
  “长庚你所说确实不错,”魏深末笑了笑,目中满是感慨,“西方教这些家伙,良莠不齐,做事毫无底线,更别说去束缚约束。
  
  阐教重礼、重清正声名,对天地而言也有益处,截教那边也有些麻烦……
  
  长庚,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商量,只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今日你不如猜一猜我心底在想什么,若是能猜中,我就给你一件好宝贝算是贺礼,如何?”
  
  李长寿:怎么感觉君臣友情在逐渐变质。
  
  正经点,正经点。
  
  李长寿沉吟几声,言道:“陛下应是在担心,我是否会因私情而干扰大劫。”
  
  “不错,”魏深末叹道,“我其实并不在意这些。
  
  大劫在前,神位在此,我已明白,这次大劫定然是要让道门高手来填补天庭神位,只是不知会如何进行,稍后紫霄宫议事应当就明了。
  
  不过,长庚你这般回答太笼统了。”
  
  魏深末笑道:“我要给你的这份贺礼可是非同寻常,你不拿出点肚子里的好货,我可不想这般轻易送给你。”
  
  李长寿认真想了想,缓声道:
  
  “陛下是想考教我,在阐教与截教之间,是否能做出客观公正的决断。
  
  诚然,截教仙义气为重,门人弟子互为手足,更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阐教仙拘束和规矩多了些,门人大多城府颇深,相对截教仙而言,更容易让旁人反感。
  
  但站在天庭的角度而言,或者说站在大劫执掌者的立场来看,不能因截教仙重感情、讲义气,就对他们有所偏倚。
  
  相比于阐教而言,截教门人弟子数量太多、其内藏着诸多业障生灵,这次应劫者怕不在少数。
  
  其实,陛下不必担心此事。”
  
  言说中,李长寿轻轻叹了口气。
  
  “道门与西方教之间,我自是站在道门这边;
  
  但这次大劫,面对阐教和截教,我只会站在人教弟子的角度,在为天庭谋求更多能人异士的同时,寻找让道门总体损失最低的法子。
  
  不然……我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一直在思考对策。”
  
  魏深末抬手拍拍李长寿肩头,笑道:
  
  “难为你了。
  
  不过就此事而言,便是几位圣人师兄也没任何办法,你也不要太去在意。
  
  有一事你或许不知,圣人虽近乎无所不能,却必须在天道的规则之内,接纳鸿蒙紫气时,他们就已无法脱离天道序列。
  
  这次大劫,大教博弈是一个层面,圣人博弈是一个层面,生灵与天地博弈是更深的层面。
  
  自然,对于这些,长庚你认知必然比我深刻。
  
  你心里有数就成,后面不管你做哪般决定,就算我看不懂,也会尽力配合,只需长庚你后续解释几句。
  
  给。”
  
  话语一顿,魏深末在袖中取出一只金色卷轴,摁到了李长寿怀中。
  
  “本天帝给不了你太多,但这个,算是我在天道序列中扣出来的。
  
  云霄师侄是个好女子,与你也颇为般配。”
  
  李长寿一怔,将卷轴慢慢打开,浓郁的天道之力扑面而来,偌大的天帝印无比显眼,内容却很简单……
  
  ‘今查,云霄仙子品行高洁、道心纯善、跟脚清正,为先天生灵之优善,为三界清正、天地稳固做出诸多奉献。
  
  免云霄仙子一应业障,得天道庇护,为天庭福仙,不入封神大劫之列,不为天书封神榜所缚,不为打神鞭所伤,自身免遭劫运纠缠。’
  
  李长寿站起身来,对玉帝深深做了个道揖。
  
  “多谢陛下!”
  
  玉帝叹道:“也是为了长庚你不入劫难,看今日之情形,若云霄真的应劫,你怕是能把天道都给均衡喽。”
  
  随之,李长寿心底叹了口气,目光有些复杂。
  
  将这道‘免伤旨意’收入袖中,李长寿坐回了原本的位置。
  
  这对君臣对视一眼,各自似乎都有话卡在嗓子尖儿,又都知不能说得太明,最后只是两声轻笑。
  
  而这一刻,李长寿也总算确定了一件事。
  
  旨意中出现了此时本不该为人知晓的两件宝物——【天书封神榜】、【打神鞭】。
  
  这位玉帝陛下,早就知道大劫的底细,却一直不言不语,静静等待紫霄宫众圣商议封神之事。
  
  能被道祖选为三界主宰,绝非是因‘道祖童子’这份关联。
  
  倒不如说,道祖早已选好了三界主宰,只不过是守在身边打磨心性、等待时机,自远古谋划到了今日。
  
  小觑这位天帝者,方才是真的失智者。
  
  魏深末道:“西方教如今想求饶,咱们就抻着他们,待紫霄宫议事时随机应变。
  
  接下来这数十年,洪荒天地与三千世界应当会相对安稳。
  
  长庚,天庭还需做什么?”
  
  “无需做太多事,继续扩兵,招揽高手。”
  
  李长寿正色道,“陛下安排今日这次大典,其实是有意探查,道门三教的众仙宗与道门三教弟子关系如何吧?
  
  此事我之前也在考虑,结论却是不容乐观。”
  
  “哦……”
  
  魏深末眼角闪出璀璨的亮光,“是这样,没错!”
  
  李长寿:……
  
  好吧,没想就没想吧。
  
  魏深末仔细琢磨一阵,问:“可是长庚,咱们要这么多天兵天将作甚?
  
  哪怕百万天兵,面对大罗之上的高手,对方若不在乎业障,也就是挥一挥衣袖的事。”
  
  李长寿正色道:“天庭迅速扩军的意义,在于未来建立稳固的秩序,这其实是天庭能否真正大兴、日后不为大教钳制的关键。”
  
  “且慢。”
  
  魏深末皱着浓眉、瞪着大眼,突然笑骂一声:
  
  “你这家伙,果然藏了私!之前怎么不说这些?
  
  是不是,我拿这道旨意做贺礼,也在你算计之内,我不拿这道免劫旨意出来,你就要用这些谋略要挟本天帝?”
  
  李长寿笑道:“陛下您不能把小神想的如此斤斤计较。”
  
  “我反悔了,把旨意还回来!后面看情况要不要再给你!”
  
  李长寿身形一闪出现在三丈之外,讪笑道:“凡俗还讲究君无戏言,陛下您贵为天帝,怎能出尔反尔。”
  
  “好你个慈眉善目的长庚贼!”
  
  魏深末笑骂一声:“快来讲,若是不能让本天帝满意,稍后就再扣道旨意,让前面那道免劫旨意作废。”
  
  “陛下放心,保证安排得明明白白。”
  
  李长寿嘿嘿笑了声,保持着青年道者的模样,又不放心地在周遭布置了一层结界。
  
  “今日小神定会将当年十二策的后续,都给陛下讲明白了,助天庭彻底大兴。
  
  咱们,就从今日之事开始讲起。
  
  陛下了解大劫许多细节,此时或许不能说出来……接下来我说的,都是我的推测与猜测,若是不小心说中了,陛下你就当未听见。”
  
  魏深末挥了挥手,周遭泛起道道金光,天道之力包裹此地。
  
  “畅所欲言就是。”
  
  李长寿整理了下思绪,在侧旁踱步少顷,开口道:
  
  “紫霄宫议事之后,中神洲与东胜神洲必乱。
  
  西方教的策略方向只有三到六种,我都已列了出来,概率最大的,就是利用三教仙宗。
  
  三教仙宗,与三教弟子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关系到三教总体实力与名望。
  
  西方教定会暗中煽风点火,借中神州两教仙宗之攻伐,让截教与阐教逐步对立,互相积累仇恨。
  
  人心不可控,截教圣人弟子虽多,但对比中神洲炼气士、三千世界炼气士而言,也只是很小很小的数值。
  
  换而言之,这件事必然会发生,只不过发生的时机、规模还不确定。
  
  若阐教与截教水火不容,西方教就可趁机与阐教绑定,从而达到一同针对截教、安然度过大劫的目的。
  
  而西方教这般做,符合天道对大劫的预期,即,降低生灵之力。”
  
  魏深末缓缓点头,言道:“那,咱们该如何做?”
  
  李长寿继续道:
  
  “就是之前说的那般,扩充天兵天将,也只能去扩充天兵天将。
  
  趁着中神州陷入大乱,天庭可更方便去诏安一些金仙境高手,让天兵天将的实力迅速增强。
  
  天庭是天道所属,天庭仙神、天庭兵将,非但不会被列为‘天地的负担’,反而还会被当做加固天地的力量。
  
  从天地稳固的角度而言,天庭在这次大劫中发展越快,力量越雄厚,大劫所需死伤生灵就会越低。
  
  ——当然,这个是天道来决断。
  
  只要天庭兵力增长到一定程度,配合仙盟、或是临天殿之力,就可随时出手,拨乱反正,一举鼎定乾坤,在中神洲建立天地秩序。”
  
  魏深末双目满是神光,问道:“哪般秩序?”
  
  “仙门尊天庭之令,受天庭束缚!
  
  于中神洲与南赡部洲之间,建天庭关卡,立天道之墙,约束仙人进入凡俗之通路。
  
  再配合南赡部洲之中,已得天命的商部族的发展,待商部落一统南赡部洲繁华之地,将那些借仙药延长自身寿命的国主、权贵扫清。
  
  当年小神与商部族首领定下的仙契,就可完全发挥出效果。
  
  如此双管齐下,就可让人族凡人,彻底摆脱被仙道势力压榨之事!
  
  但陛下切记,须得保留凡人北上寻仙之通路,莫要斩断凡人上升之路,如此才可保证天庭、人族的气运不会脱钩。
  
  到那时,仙门若要收徒,需向天庭申请,才可进入南赡部洲挑选佳徒。
  
  凡尘若有妖魔为乱,修行之士也可斩妖除魔,借此赚取天道功德。
  
  届时,中神洲众仙门源源不断提供成仙弟子,为天庭兵源;天庭兵将齐全、雄兵在握,待三教大劫降临,神位填满,自此彻底大兴!
  
  仙凡可分离,不绝天地通!”
  
  魏深末抚掌大笑,细细思量,又问:“三千世界又如何?
  
  南洲凡人虽是天地气运根基,但三千世界中的生灵也是生灵,气运少些,都是一般无二的才对。
  
  而且还有那香火神国,诸多潜伏的妖魔,各个占地为王的仙门仙宗……”
  
  李长寿笑道:“陛下应该比小神清楚二阶神位都有哪些才对。”
  
  “你是说,四御帝君?”
  
  “天庭只要稳固五部洲之秩序,三千世界不过是早晚之事,也只是形式上有所不同。”
  
  李长寿话语一顿,注视着魏深末,低声道:
  
  “陛下,小神是人教弟子,亦是道门仙宗出身。
  
  这些策略,有些其实与道门的利益相左,但对于天地、对于生灵、对于未来的道门,有所裨益。
  
  还请陛下一直记得,当初你我在西海遨游时,陛下在船舱中说的那几句话。
  
  天地、三界、众生之权柄,将会在您双手掌握之中,若陛下念头出现偏差,生灵必遭涂炭。”
  
  魏深末沉吟几声,目中满是感慨,看李长寿的目光颇为复杂。
  
  他笑道:“长庚常在我左右,我自不会走错了路径。”
  
  李长寿温和一笑,却是并未多说此事。
  
  他,终究修的是无为道果。
  
  ……
  
  (本章完)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