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要说这次瑶池仙宴,让李长寿感触最深的,就是老君的那声赞扬。
  
  但李长寿印象最深的,并非后面赶来的姮娥仙子那倾倒天庭的绝美舞姿,也非灵珠子和玉兔颇为精彩的刀剑舞,而是……
  
  公明给的这份贺礼。
  
  当时,嫦娥歌舞欢乐,宴上氛围正浓,灵珠子和玉兔尚未登场;
  
  赵公明匆匆赶来,身上的战甲并非平日里那件,打内穿的内襟还有几分血腥气息残留。
  
  若非这大爷见到李长寿,表情是微微挑眉、咧嘴轻笑,李长寿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恶事。
  
  赵公明刚要绕过起舞的嫦娥向前,突然感受到此地有一股不同寻常的道韵,抬头一看,顿时哆嗦了几下。
  
  来的太急,竟没注意到老君竟在此!
  
  赵公明赶紧绕去高台侧旁行礼,又顺势对玉帝和王母做了个道揖,这才低头走到李长寿身侧,在周遭仙神的注视中,坐在李长寿身侧,止不住的露出几分微笑。
  
  “长庚,老哥给你搞了个大宝贝!”
  
  李长寿:……
  
  这口吻,这姿态,像极了上辈子那些摆地摊卖一些‘装满了学习资料小优盘’的江湖中人。
  
  赵公明在袖中摸出一块两尺长的黑棍,放在李长寿面前。
  
  这黑棍此时被赵公明封禁,看似轻若无物,就如烧焦的木炭,但略微感应,其内竟蕴含了一缕缕玄妙至简的气息,又有淡淡的威压。
  
  李长寿只是盯着此物看了几眼,道心一角就泛起了几幅画面……窥见无尽生灵于血海之中不断翻涌,天地间有无数生魂被一杆长枪撕碎!
  
  此时再看,这黑棍就宛若一座雄山之脊,被大神通凝练成了两尺长短。
  
  这似曾相识的气息……
  
  如此浓郁的杀伐之力……
  
  侧旁,那见多识广、守口如瓶、人教认证记名弟子度厄真人,已是讶然道:
  
  “这莫非是杀伐至宝,混沌青莲根茎所化戮神枪……之残片?”
  
  【论捧哏对缓解尴尬气氛的重要性。】
  
  “不错,”赵公明扶须轻笑,又想起什么,有些心虚地看了眼李长寿身旁的二妹。
  
  见云霄面容如常,赵公明这才心神大定。
  
  宁被师尊百顿削,不惹二妹三分怒。
  
  就听赵大爷笑道:“为了今日这贺礼,老哥我……咳,贫道也是煞费苦心。
  
  本是想送些灵宝、宝材,又觉得长庚并不缺这些,想着贫道与长庚相交最久,交情最深,总不能敷衍了事。
  
  贫道左思右想,突然想到,上次那修罗古城除魔,长庚你的爱将金鹏元帅,得了一把戮神枪碎片重新炼制成的长枪。
  
  贫道灵光一闪,想起一则上古传闻,便驾着定海神珠破开乾坤,全力赶去了那三千世界边缘,一路风驰电掣,寻到天地边缘的一处密地,打杀了数百只魔虫,寻到了这半块戮神枪残片。
  
  稍后长庚你将这残片融入那杆小戮神枪中,定能使其威能提升!”
  
  话语落下,赵公明淡定的笑了笑。
  
  这礼,难在找寻这宝物之不易,也难在短时间内取回来,贵在这份真心考量李长寿需要什么的心意上。
  
  周遭仙神齐齐赞叹,看着那快两尺长的残片,又说起了当年道祖与魔祖的大战。
  
  戮神枪残片自是重宝,但要分落在谁手中。
  
  若是落在寻常大罗手中,将其炼化都是千难万难,便是单独将一块残片炼化,也不过是打造一把锋锐的先天灵宝。
  
  但有金鹏上次夺来的长枪,这杆残片就显得异常珍贵,说不定能造出一把极品先天灵宝!
  
  就算不及原本的戮神枪,能有个两三成威能,也是了不得的宝物。
  
  李长寿如何能不印象深刻?
  
  不过……
  
  后土娘娘让阎君送来九滴祖巫精血,赵大爷又送来戮神枪残片……
  
  几个意思?
  
  让他一个天庭文臣,专注修行八九玄功?
  
  未来遇到什么强敌,天庭武将溃不成军了,他顶着这幅老神仙皮驾云慢悠悠冲出去,漫天强敌面前,突然撕开长袍,露出一身金光闪闪锁子甲,背后飘起玄色宝旗,头顶玄黄塔、左手反握乾坤尺,一步迈出,白发飘舞间、浑身肌肉狂暴的鼓起,张嘴怒吼一声:
  
  ‘枪来!’
  
  这画面,很天庭。
  
  李长寿拱手道:“多谢师兄!”
  
  “哎,你我客套什么?”
  
  赵公明扶须笑眯了眼,又在袖中取出了一只宝囊,言道:“顺手,贫道杀了一头大罗境的魔物,刚好用来炼丹制药。”
  
  李长寿笑道:“够了,够了,师兄你这厚礼当真够了,我都不知以后该如何还礼。”
  
  “瞎客气!”
  
  赵公明哈哈大笑两声,心情颇为舒畅,“老哥去找地方歇息,你忙你的就是。
  
  二妹,我去那边坐了。”
  
  “大哥辛苦了,”云霄柔声道了句,让赵公明挺胸抬头,心神大定!
  
  东木公立刻从侧旁凑了过来,引着赵公明去截教仙的区域入座。
  
  李长寿特意招来金翅大鹏,让他拿出那杆小戮神枪,又将此物递了过去,叮嘱金翅大鹏收好,稍后再想办法使之融为一体。
  
  ——这里的‘办法’,专指兜率宫。
  
  待收礼收的差不多了,其后的流程也就变得无波无澜。
  
  灵珠子与玉兔献刀剑之舞,虽精彩纷呈,却让人印象浅浅;
  
  只因稍后有姮娥仙子出场,一舞惊了三界,彻底尊定三界第一美人的名声,将天庭威望抬升了一个台阶。
  
  一位姮娥仙子,一名超级天兵,也算是当前天庭的核心竞争力……
  
  李长寿特意观察了下,几位远古大能见到姮娥时的表情,发现只有镇元大仙若有所思状,在姮娥舞罢退场时,又似欲言又止。
  
  看来,镇元子大仙那边,应该也有关于‘浪前辈’的线索。
  
  可惜李长寿对此,并不算感兴趣。
  
  探究浪前辈往事的唯一价值,就是摸索天道剧本可更改的‘上限’,当年浪前辈无论是想以力证道,又或是想逆转什么大事,必然是过了界才被抹杀。
  
  但摸索天道的‘弹性区间’,并非只有这一个办法。
  
  稳妥起见,李长寿想去尽量避开有关‘浪前辈’之事,做好自己的太白金星,规划好退休流程……
  
  话说回来,继位的第一天就想退休之事,自己也是没谁了。
  
  待姮娥献舞之后,又过半个时辰,乐声突然变得大气磅礴,各处也飘起了浅粉色的花瓣。
  
  众瑶池仙子在天边驾云列阵,一名面容俏丽、身段纤秀的女仙,自瑶池深处缓缓飞来。
  
  她身着盛装,打内是冰云蚕丝做成的抹胸短衫,打外则是绣着数十只灵鸟的华美长裙,长裙后摆拖在云雾之中,让她向前飘飞时异常亮眼。
  
  自是龙吉。
  
  此时,龙吉梳起复杂的双髻,额头点了金色的花钿,俏脸抹上淡淡的腮红,长长的睫毛也仔细修过,眉角纤细、双耳灵伶。
  
  此时她在众仙瞩目下缓步向前,于玉帝王母高台前跪伏行礼,口称:
  
  “孩儿拜见父亲、母亲。”
  
  玉帝面露微笑,淡定地看了眼四周,神态中不无嘚瑟……咳,得色。
  
  此时却是王母开口:“我儿起身。”
  
  “谢父亲,谢母亲。”
  
  龙吉柔声应着,款款起身。
  
  李长寿在旁老气横秋地晃了晃头,笑道:“一转眼,龙吉殿下已是亭亭玉立……
  
  月老?”
  
  正在同侧靠后位置的月老突然被点名,立刻站起身来,对李长寿躬身行礼,忙道:“在这。”
  
  李长寿笑道:“你可要守好你的姻缘殿,莫要让人偷偷溜进去,给龙吉殿下牵了红绳。
  
  龙吉殿下乃陛下与娘娘的掌上明珠,虽陛下秉公无私,未让殿下入天庭正神之列,但龙吉殿下的姻缘绝非小事。”
  
  月老额头沁出几滴冷汗,实在不知太白长庚这般话是什么意思,只得赶紧低头答应,连说绝不会有这般情形。
  
  如此,也就断了一条,龙吉今后被人算计的路径。
  
  月老入座后,龙吉俏脸泛红,轻声道:
  
  “母亲,孩儿一直追随太白老师学谋略之事,也算是老师半个弟子,今日想为老师奉一杯茶,感谢老师一直以来的教导。”
  
  李长寿:说起这事,就不得不提那三大箱功课……
  
  王母看向李长寿,刚要开口,李长寿却已站起身来,对王母拱拱手,主动道:
  
  “娘娘,我对龙吉也颇为喜爱,不知龙吉可愿正式拜我为师?”
  
  既然之前说了要收徒,此时就不必让王母亲自开口相求,倒不如主动一点。
  
  龙吉大喜,忘了如何答应,赶紧在那点头。
  
  王母笑道:“多谢太白星君偏爱。”
  
  李长寿拱手行礼,又走去高台侧旁,对老君做道揖,朗声道:
  
  “老君,天庭龙吉公主天生聪慧、品性良善,好学上进、谦逊有礼,弟子有意收她做大弟子,为人教门徒。”
  
  “善。”
  
  老君轻轻颔首,袖中飞出三道流光,落在李长寿面前,化作三件宝物。
  
  一缕缕道韵自这三件宝物上散出,众仙心底顿时泛起些许明悟,知了这三件宝物是何等贵重。
  
  老君出手,必然非凡。
  
  那张手帕大小的青蓝小网,其名雾露乾坤网,张开可倾覆万里,为水行先天灵宝,专克各类真火。
  
  那只造型华丽的冰蓝色宝瓶,其名四海瓶,同样是先天灵宝,专克火系法宝,可倒出漫天大水。
  
  还有一把半尺长的神针,其名乾坤针,后天极品灵宝,可破开乾坤短瞬挪移,也可做暗中偷袭伤人之宝物。
  
  这三件宝物都是老君炼制,其威能远超同品阶宝物,也是洪荒在‘炼器’一道的顶点。
  
  自然,洪荒真正顶级的重宝,除却玄黄塔这般是太清圣人成圣功德强行提升的之外,绝大多数都是先天凝成。
  
  炼器之道,始终受了天道限制。
  
  当下,李长寿带着三件宝物走了回来,对龙吉含笑问道:
  
  “龙吉,你可愿拜贫道为师?入太清道承,修无为大道?”
  
  龙吉立刻跪地行了拜师礼,忙道:
  
  “龙吉愿追随老师,弟子拜见师父!”
  
  “哈哈哈哈!”
  
  玉帝在高台之上大笑几声,朗声道:“多谢老君成全!
  
  我儿龙吉,今后你当尊师命、重师礼,好生修行太清大道,莫要给太清道承蒙羞。”
  
  龙吉起身应道:“孩儿定不会让父亲与师父失望。”
  
  李长寿将三件宝物放在龙吉手中,催促道:“还不收起宝物,去拜见老君与大法师。”
  
  “是!”
  
  龙吉也不敢看宝物具体为何,端在手中,起身到了老君前方;
  
  她刚要跪拜,却发现面前云雾在阻自己跪下去,当下明白这是何意,只是深深做了个道揖。
  
  随后,龙吉赶去大法师面前,恭恭敬敬地行礼,娇声喊着:
  
  “大师伯。”
  
  “嗯,不错,不错。”
  
  大法师正襟危坐,也没应付这般场面的经验,但他顺势,将原本给李长寿准备却没用上的几件灵宝拿了出来,算是给了见面礼。
  
  不过转眼,龙吉抱着三件先天灵宝、两件后天极品灵宝,走回了李长寿面前。
  
  这一幕,看得不少仙神颇为羡慕,截教仙们也是一阵感慨。
  
  弟子少了,宝物当真富裕!
  
  李长寿温声道:“过几日你再来寻为师,为师传你太清道法。
  
  你今后为我大弟子,当谨记太清无为这四个字,少惹因果、多寻本真,在外多行善事,惩强扶弱。”
  
  龙吉欠身行礼,正色道:“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随后,龙吉看向云霄,不知该不该喊声师娘。
  
  云霄此刻……竟莫名有些紧张。
  
  李长寿又道:“且去吧,记得与阐教太乙师兄的弟子多走动。”
  
  “是,”龙吉顿时明了,低头行礼,在侧旁退走。
  
  能看出,龙吉成李长寿大弟子,玉帝心情无比舒畅。
  
  当下,玉帝端起酒樽,众仙齐齐迎合,又十多位月宫嫦娥入场起舞。
  
  各仙神起了谈兴,老君又是不知何时离开,瑶池之中欢声笑语不停。
  
  于是,三日后。
  
  ……
  
  曲终舞散,人去殿空。
  
  天将收拾走矮桌杯盘,太白殿再次恢复空旷。
  
  大殿正中堆满了各类宝物,都是李长寿之前收的贺礼,贵重的自然都已收了起来,摆这里的都是些宝材宝物,在这堆着也显喜庆。
  
  因料定了玉帝的化身要来,李长寿提前支走了金翅大鹏鸟他们,在殿内熟悉着各处阵法布置,欣赏着自己这个新府邸。
  
  大是大,宽敞也宽敞,但就是……太单一了。
  
  就这么一个大殿杵在这,没个书房、没个厢房,以后自己住哪、金鹏他们在哪落脚?灵珠子跟玉兔在哪愉快的玩耍?
  
  李长寿想了想,决定稍后魔改一下殿内的布置,用阵法做划分,搞个娱乐用的连环阵。
  
  可惜了,地府的鬼殿不能搬上来,不然闲着没事修行、算计、吓吓兔,也是挺不错的权神小日子。
  
  盯——
  
  感受到殿门处传来的目光,李长寿笑道:“进来就是,此地也没旁人。”
  
  殿门处,正扒着门框朝内观望的金甲女战神,闻言轻轻眨眼,闪身进了太白殿。
  
  李长寿开启了大殿周围的隔绝大阵,看着眼前缓步而来的女天将。
  
  她还是那般,面容甚美——身姿窈窕,贴身的战甲有一种别样的风情,身段无法增减分毫,一切妙之毫巅。
  
  最美自然天成,迷人只因刚好。
  
  走到十丈之外,她停下步伐,注视着面前的老神仙。
  
  李长寿摇身一变,化作了一副青年面容,虽未显露真容,但这般也显得顺眼些。
  
  “玄雅,稍后可要搬来此地?”
  
  “我在原本的府邸住着就好,”有琴玄雅轻声道了句,嘴角绽出笑意,美目中满是感慨,“恭喜师兄升任太白金星。”
  
  李长寿笑道:“这没什么值得恭喜的。”
  
  言罢,他手中拂尘轻点,摆了两张椅子在身前,邀请道:“你我许久未好好聊过了,近来可安好?”
  
  “一切都好。”
  
  有琴玄雅并未上前,双手有些无处安放,避开李长寿的目光,轻声道:
  
  “近来一直在征伐妖族……都是些不成器的妖族,并未遭遇高手。
  
  多谢师兄安排我来天庭效力,在这里,玄雅能感觉到确实在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为正道付出自己一份努力。
  
  原本修行总觉得少了几分意义,如今却是寻到了。”
  
  “那就好,”李长寿叹了声,“莫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你此时已做的十分不错。”
  
  “我会继续做下去。”
  
  有琴玄雅轻轻咬了下嘴唇,目光没了犹豫,满是坚定,注视着李长寿的眼眸。
  
  这份坚定,让李长寿都有些……不好意思。
  
  她道:“我知师兄心中念着三界众生,知师兄想让天地清明,建立起能够守护弱者、限制强者的秩序。
  
  玄雅并非修道奇才,也没什么太出众的本事,更是追不上师兄的步伐。
  
  但我会一直向前追着师兄……嗯,哪怕只能看到师兄的背影!
  
  玄雅说多了,师兄勿怪。
  
  一部兵将还在天门等我,我先……先过去了。”
  
  李长寿刚想出声挽留,纠正下有琴玄雅这有些‘过正’的思想,但大殿之外,魏深末将军的身影已是缓缓飞来。
  
  略微一犹豫,有琴玄雅转身要走,李长寿在后喊了一声:
  
  “玄雅!”
  
  她闻声扭头,一道仙光照在她俏脸上,肌肤竟是那般细腻。
  
  李长寿扔过来一只宝囊,其内满是疗伤救命的灵丹,被有琴玄雅稳稳的接住。
  
  “护好自身,”李长寿笑道,“小命才是一切的基础。”
  
  “嗯!”
  
  有琴玄雅郑重地点点头,将宝囊握在手中,向外踏步而行。
  
  快要走到殿门时,她又将宝囊捧在胸口,目中露出几分欢喜,连擦肩而过的魏深末都未曾注意。
  
  魏深末看看殿中,又看看有琴玄雅那驾云飞走的背影,眼前一亮。
  
  原来如此……
  
  嗯,找办法安排上。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