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人在碧游,刚下澡池。

    水温刚刚合适,池底摆满了细腻的玉石,踩踏感很舒适;周围很贴心的飘着白雾,也算能帮自己挽回一点露天泡澡的羞耻感。

    天地灵气朝自身涌来,圣人道韵就在近前,可以随意体悟,但能否感悟到具体的大道,还要看自身悟性。

    这里是天地间的五大圣地之一,有很多美丽的仙子,当然她们不会提供任何形式的服务,而且偏爱斗法和神通。

    不得不提的是,碧游宫的主人很好客。

    他没有架子,没有从开天辟地后就诞生的生灵,都有的那种老气横秋,而且面容看起来也像是个跟自己同龄的,刚刚几百岁的年轻仙人,这点必须好评。

    就是这个光滑的圣人背,搓起来的时候,自己道心有点颤,生怕给碧游宫主人搓秃噜皮了,对方挥手给自己一剑。

    这可是某位圣人都不一定能接下的一剑。

    虽然有点提心吊胆,而且明明是客人,却要做一些服务小仙的工作,但总体体验还是相当不错的,算是人生印象比较深刻的泡澡经历,比起上次用自己师妹木桶泡澡,感官上有很大的不同。

    不多想了,碧游宫主人要继续聊天。

    期待更美好的洪荒,向往更真实的未来。

    ——天庭首席体验官,长庚。】

    碧游宫角落,仙山宝池中。

    云雾缭绕之地,哗哗水声不断响起,李长寿在宝池中正襟危坐,努力帮面前的大佬搓着背。

    “长庚,你刚才说的这个办法,我仔细推演了几次,确实可行,而且把握应该有五六成。”

    李长寿赞叹道:“还是师叔厉害,若让我来做,也不过只有一成把握。”

    “哈哈哈,”通天教主一阵轻笑,手指在水面轻轻点了几下,“但有一点,去哪找这般魂魄,可以承受红莲的业障之力,又能被红莲接纳?”

    “这个……其实也是凑了巧,弟子刚好带了一个。”

    李长寿正色道:“此前那冥河老祖当着弟子的面吃人族魂魄,弟子为了报复他,在怂恿修罗公主反抗冥河老祖时,为了万无一失,用一只人族魂魄均衡了冥河老祖的残魂。

    没想到的是,这只魂魄此后,竟开始与红莲之力相融。

    那时,弟子就泛起了这般想法。

    要毁掉的是冥河老祖的残魂,那要保住红莲,为何不能来个偷梁换柱?

    让这魂魄,跟冥河老祖的残魂抢夺红莲归属?

    只要挤压冥河老祖与红莲的关联,将他化作红莲的一块皮癣,最后损失一点点红莲之力,就可将冥河老祖切出,且不会让红莲崩溃。

    到时,只要将这魂魄当做红莲的灵,再花费些心思稍加培养红莲,或许就真的可做镇压教运之宝。”

    通天教主赞道:“当真是妙!”

    “师叔谬赞,这也是老师给弟子的提醒。”

    李长寿这句话并非谦虚,确实是从今后不知道何时发生、会不会发生、具体如何发生的‘化胡为佛’之事上,得到的启发。

    化胡为佛的本意,就是与西方教争运,西方注定要大兴,但兴的不一定是西方教。

    ——此间算计太过繁杂,又是一场圣人大博弈。

    李长寿坐在太清圣人老爷身侧那十八日,心思不断发散,也是突然想到了此法。

    他本想着,依圣人之能,解决冥河老祖残魂、护住红莲应当不算难事;

    但……咳!

    主要是冥河老祖太鸡贼,不能说通天师叔这方面本事弱。

    通天教主道:“这魂魄唤来看看?”

    “师叔稍等,”李长寿温声道了句,趟着池水去了自己衣物旁。

    在灵娥亲手缝制的道袍之内,摸出一只宝囊,取出了一只温养魂魄的法宝,将被封起的魂魄托在掌心,送到了通天教主面前。

    通天教主眼前一亮,笑道:“你当真是做足了准备,那为何还要卖关子?刚才拿出来不就是了。”

    李长寿:……

    总不能说,自己没料到圣人老爷搞不定吧。

    这时,就必须发挥语言的艺术。

    “弟子夺红莲是为道门,送红莲是因师命,”李长寿正色道,“准备这些,则是因个人私情,还请师叔勿怪。”

    “哈哈哈哈!好一个私情!”

    通天教主畅怀大笑,随后就感慨道:“你不仅替本师叔牵制住了云霄乖徒儿,还教会了一根筋的公明乖徒儿变通之道,今日又如此费心安排。

    本师叔去帮你把云霄乖徒儿打昏送来此地?”

    “这,”李长寿喉结颤了下,低声道:“师叔,我们自然发展,自然发展。”

    “哈哈哈哈!还脸红了!逗逗你罢了,本师叔……”

    通天教主笑容一顿,有些郁闷地叹了口气:“哪敢啊……解开此魂魄的禁制,咱们与他深入交流交流,毕竟有求于他。”

    “就在这吗?”

    李长寿看了眼两人身周的云雾。

    “都是男子怕什么。”

    “是,弟子遵命。”

    于是,李长寿弱弱地唤醒了这只魂魄。

    那书生从迷蒙中醒来,先是化作常人一般的虚影,而后这虚影渐渐凝实。

    通天教主将自己圣人威压完全收敛,气息也未曾显露,生怕一个眼神就震碎了这来之不易的帮手。

    相较上次与李长寿交谈时的模样,这书生此时并无太多变化,也就是眼圈黑了些,身周飘着一缕缕粉红色的气息,脸倒是更白了些。

    书生眨眨眼,渐渐恢复神智,看着眼前这两个‘赤诚相待’的青年道者,禁不住歪了下头。

    “诶?”

    这是什么情况?

    书生还活着的时候,也是听说过的,城中有几个富商家中养着男眷,自己走投无路时,也曾因这一点点的英俊潇洒,差点就答应了来游说自己的花楼掌柜。

    眼前这、这……

    就听这两位神仙,当着他的面交谈。

    左侧那纯陌生的男仙皱眉道:“长庚师侄,这魂魄这般虚弱,能行吗?”

    右侧那明明也十分陌生,但莫名有些熟悉的男仙笑道:“师叔想让他行,他自然就行。”

    书生哆嗦了几下,颤声道:“您、您想做什么?我没有身体,只是鬼魂啊。”

    通天教主露出温和的笑容:“莫怕,我与你商量一件大事。”

    书生目中露出少许绝望:“神仙,连魂魄都不放过吗?”

    “长庚,这……”

    “师叔莫急,让我与他商量商量。”

    李长寿对通天教主做了道揖,在水池中将书生魂魄拉去侧旁,温声道:

    “怎么?不认识了?”

    书生老老实实的点头,待李长寿化作水神的容貌,放出一缕自身气息,这书生顿时松了口气。

    “老神仙是您啊,多谢老神仙搭救,让我免遭那恶鬼吞噬!”

    恶鬼,应当就是指的冥河老祖。

    李长寿笑道:“你遭那惊险,也是因我将你从十八层地狱带出来,不然你在十八层地狱好好的享受酷刑,也不用外出走这一遭。

    此事不必道谢,不必道谢。”

    书生顿时想到了点什么,哭丧着脸,小声哀求:

    “您能不能,不将小的送回地狱。

    小的一生为人……凑合,真的没做过大恶,那判官都说了,很多业障都是被摊过来的!”

    “你不想回去受灾?”

    李长寿沉吟几声:“这就有些不太好办了,毕竟这不符天规,我虽是神仙,也不能无故对你这般破例,除非……”

    “您说,您说,”书生忙道,“小的做什么都行。”

    “现在有三个选择摆在你面前,”李长寿道,“我知你在做选择时很困难,但我必须将这些对你说明白了。

    第一个选择,我送你回十八层地狱,对地府判官求求情,让他们给你减点刑期。

    那样,你在十八层地狱消了业障,还是有轮回投胎的机会,不过可能要做几辈子虫兽鸟鱼。

    第二个选择,你态度消极地帮我做一件事,就是去揍一顿那个要吃你的恶鬼,当然,我定会用手段,让你稳赢,你只需按我说的做就是。

    此事若是能成,你今后也算是半个神仙,甚至可以长生不老,就是相对来说,不可随意乱走。

    第三个选择,你全力以赴帮我这次,那我也全力帮你,有这位高人在,定会保你不死。

    就算此事不成,那我也会保你做个小神,如何?”

    书生嗓子颤抖了下,这次倒是挺痛快:“您这不是明示让小的选第三个吗?”

    李长寿露出几分微笑:“这就是机缘啊,小伙子。”

    “可不可以问下,您是哪位神仙?”

    “我?天庭的水神,但凡与水有关的,都归我管,”李长寿温声道,“你也听说过,江河湖海都有龙王吧。”

    书生老老实实点头。

    “他们要想去当河神、湖神,都要我点头。”

    书生哆哆嗦嗦地问:“神仙不、不骗人吧?”

    李长寿目中满是凝重,正色道:“我不骗你。”

    “那,”书生一咬牙,双眼慢慢亮了起来,“我全力以赴!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李长寿顿时露出淡淡的微笑,看向一旁的通天教主,后者不知何时站在池边,背负双手仰头看天。

    呃,自己这种‘循循善诱’处理方式,通天师叔莫非有些不喜?

    就听通天教主轻轻一叹:“长庚。”

    “弟子在。”

    “在我碧游宫开个木华书院吧,我给你副教主之位,好好教教本师叔的这些弟子。”

    李长寿:……

    果然,王母和玉帝的凡尘爱情故事,圣人老爷都看了直播!

    ……

    副教主什么的,虽然听着很让人心动,但李长寿决然不敢答应。

    不说截教如今‘运薄西山’,就是太清老师恐怕也不会应允。

    他是人教弟子,如何能在截教客串副教主?

    自然,通天教主说笑的成分居多,并非是直接下圣人法旨。

    如果说,太清老师完美诠释了何为道之顶点,那与上清师叔就是在演绎如何以真性‘驭道’。

    待他们各自收拾好道袍,离了这口宝池,通天教主还示意李长寿先不要说出解决办法,趁机考一考截教众弟子。

    结果,让通天教主……哭笑不得。

    多宝带着众截教仙商量一阵,还真就得出了几个法子。

    比如,支持者最多的方案,是破坏掉冥河老祖的残魂记忆,把冥河老祖的残魂改造成宝物之灵。

    缺点是,万一冥河老祖装傻,这就是巨大的隐患。

    再比如,赵公明提出的办法,组团去灵山山门前躺下,把这红莲往地上一摔,就说是灵山毁了他们截教至宝,让他们灵山赔一个一样的,不服就诛仙四剑罩灵山!

    缺点是,容易引发圣人大战,把洪荒五部洲彻底打没。

    总之,众截教仙集思广益,纷纷出谋划策,却始终破不了当前困局。

    倒是有近半数的截教弟子对此不以为然,觉得红莲可有可无,他们截教这么多年不一样过来了,现在还是万仙来朝的第一大教。

    待神清气爽的通天教主,带着神清气爽的李长寿,神清气爽地回了碧游宫大殿,又神清气爽地在最熟悉的位置——宝座前的台阶上,侧身一瘫,通天教主笑道:

    “都说说,有什么好法子没。”

    几位截教大弟子纷纷‘献策’,通天教主听的不断点头,又不断指出不妥之处。

    台阶前,云霄仙子好奇地看了眼身旁的李长寿,似乎是用目光在问询,刚才发生了什么。

    李长寿淡定地一笑,眨了下左眼,一切尽在不言。

    正此时,通天教主道:

    “长庚,来说说你的法子,让你这些师兄师姐看看,什么才是谋划谋算之道。

    他们啊,谋算安排之事,比你差得远了。”

    听闻教主此言,众截教弟子顿时有些不服气地看向李长寿。

    李长寿露出几分尴尬的笑容,对着各处做道揖,忙说这是‘老师’点化的法子,将自己的‘狸猫换太子’之计详细地解释了一遍,并将那书生从法宝中拉了出来。

    赵公明皱眉道:“这也能行?”

    “值得一试,”多宝道人赞道,“师弟在那修罗古城中莫非就想到了此时,用均衡之道,塑造了这般人族魂魄为引子?

    唉,为何咱们当时面对冥河老祖残魂,就没想到这么远?”

    金灵圣母没好气地道了句:“想什么?那不是都睡着了?”

    多宝道人嘿嘿一笑,周遭顿时响起了愉悦、轻松地笑语声。

    说做就做。

    通天教主执掌红莲,李长寿带着那魂魄凑了上去,将冥河老祖的残魂解封。

    因通天教主的一剑,冥河老祖的残魂已没了多少力道,但也绝非这书生可比。

    故,李长寿再次施展均衡大道,这次没有花太多力气,就将冥河老祖的残魂与这书生的魂魄均衡。

    随后,通天教主点出一指,以圣人之能,将冥河老祖近乎完全镇压;

    李长寿掌心涌出一缕缕金色功德,包裹住冥河老祖的残魂,借此让红莲对冥河老祖残魂形成一种排斥。

    稳妥起见,李长寿用了一点咒法,让书生的魂魄变得暴躁起来,再将书生投入红莲之中。

    几乎只是瞬间,书生与红莲相融,开始在那冥河老祖手中争夺红莲的掌控权。

    就如夺舍一般,在侧旁通天教主、李长寿、截教众大弟子的相助之下,冥河老祖节节败退,最后被逼到了‘角落’。

    虽然,此时还能继续挤压冥河老祖残魂‘生存空间’,但李长寿稳了一手,道:“师叔,差不多可以了。”

    通天教主手起剑落,将冥河老祖残魂于红莲花瓣的一角,径直斩出红莲!

    不等冥河老祖的残魂破口大骂,多宝道人及时出手,祭起一口丧魂鼎,将冥河老祖的残魂直接炼化,又将刚刚斩出的红莲本源之力取出,送回到红莲之内……

    众截教弟子有些紧张地盯着这朵红莲,李长寿念起静心咒,帮那书生魂魄平复心境。

    十二品业障红莲……

    安然无恙!

    “成了?”赵公明满是惊喜地喊了声。

    那书生化作三寸高的小人儿,在红莲边缘露了个头,心有余悸、不断发抖。

    李长寿对他拱拱手,笑道:“恭喜道友。”

    一位仙子喜道:“咱们截教也有镇压气运的宝物了!”

    琼霄也道:“师尊,快试试这红莲有什么效果!”

    “哈哈哈哈哈!”

    通天教主顿时畅快大笑,将红莲托在掌心,“此次长庚功不可没,定要好好奖赏!

    你们看好了,这红莲有吸纳业障之功效,可借此镇压教运。

    起!”

    教主一声轻喝,红莲在旋转中缓缓升起,那书生的魂魄被拉回红莲正中,与红莲相融。

    下一瞬,一股股黑气自四面八方涌向红莲,既是截教仙的业障,也是截教积累了这漫长岁月的‘劫’。

    一拨、两拨……

    忽听轰隆雷声,碧游宫周围突现大片黑云,立刻对这红莲挤压而来。

    赵公明失声道:“糟了,这朵红莲压不住咱们教运!”

    “咱们截教哪来这么多业障!”

    李长寿面色大变,皱眉仔细感应;

    通天教主此刻面容有些严肃,目中剑光掠起,却是无比果断,飞身抓向这朵不断乱颤的红莲。

    但为时已晚!

    轰!

    嗡——

    碧游宫中爆发出一道浅红色的浪潮,在这小世界中远远荡开,冲垮了一座座峰头……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