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洪荒五部洲天地边缘,一道金光‘慢悠悠’地划过,飞往了金鳌岛方向。

    碧游宫在何处?

    李长寿自不知晓,但跟着三位截教大弟子,怎么也不能迷了路。

    一路上,白泽与赵公明、多宝道人聊的兴起,大多是在探讨斗大神的技艺,这位白先生似乎全然忘了,还有一个洪荒‘暗组’需要他去领导。

    看了眼身旁的云霄仙子,她此时正盘坐在半丈外,纤薄的裙摆散落身周,捧着一卷书册低头品读。

    借此遮掩下刚才的小窘迫。

    待飞到金鳌岛附近,多宝道人起身在金鹏背上走了两步,到了李长寿身前,袖袍挥舞间甩出一道七彩霞光,于天地间揭开了一扇门户。

    云宫缥缈金霞绽,仙人重重晶辉开。

    金鹏展翅飞入这门户中,周遭乾坤轻轻震荡,又是进入了一方圣人开辟出的小世界,与女娲娘娘的圣母宫颇为相近。

    只不过,此地流转的道韵,满是锋锐、铮铮有声,又蕴含不屈、向上之意,颇为耀眼。

    云霄仙子收起手中书卷,盈盈起身,对李长寿柔声叮嘱:“稍后见了我家师尊,莫要太拘礼,不然师尊会不喜。”

    “行,”李长寿点头答应了下来,心底却是一笑。

    他难不成,还要跟通天教主称兄道弟,这边一句‘丈人’,那边一声‘女婿’?

    那未免太荡漾了点。

    最基本的晚辈之礼,还是要遵滴;

    最起码的圣人之敬,也是要有滴。

    金鹏飞过重重云上楼阁,也惊动了先一步回返此地的各位截教仙人,道道流光朝碧游宫主殿而去,在殿前站了二三十道身形。

    李长寿左掌托举太极图,那朵红莲就在太极图中慢慢溢出,化作巴掌大小,在缓缓旋转。

    此前有个细节:

    【当赤精子等二十余位两教高手冲入修罗古城的废墟大殿时,李长寿立刻将自己的纸道人自焚,并未参与后面的事。】

    为何如此?

    只因有个较为棘手的问题。

    当时冥河老祖残魂与十二品红莲已在控制之内,是继续让红莲吸纳血海业障之力,令这株十二品红莲达到真正的圆满、恢复到巅峰,还是立刻封禁,不留后患?

    这个问题涉及到阐截之争,李长寿确实没办法处置,只能选择作壁上观。

    他当时所做已经够多,无论对阐教还是对截教,没有任何亏欠与偏倚,做了一个道门弟子、人教弟子该做的。

    最后,两教仙人一同出手将十二品红莲封住,斩断了它与血海的关联,终究是让它比起上古时的十二品红莲,少了些许威能……

    李长寿对此只能故作不知,将红莲亲手献给通天教主后,就事了拂身去。

    抵达碧游宫前,几位圣母带着众截教仙向前见礼致谢,李长寿带着白泽连连还礼。

    特意赶来此地等候的琼霄、碧霄,正双目放光地看着李长寿。

    这准姐夫,有面儿!

    多宝道人大笑两声:“师尊!长庚送红莲来了!”

    殿内也传来一声轻笑,通天教主的身影自云雾中渐渐凝成。

    李长寿对着殿前的众截教仙做了个道揖,目光瞥到了角落中,某位双耳长长、面容慈祥的中年道人。

    这位,便是那截教最大二五仔,长耳定光仙。

    “姐夫!”

    琼霄突然喊道:“都来碧游宫了,你就将这老者模样换了吧!”

    云霄闻言看去,琼霄赶紧闭嘴、缩脖子、脚下挪步、躲去赵公明身后,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赵公明淡定地扶须一笑……朝着侧旁横跨一步,把琼霄露了出来。

    这事,他截教外门大弟子、义薄云天赵公明!

    管不了。

    云霄正待出声训斥,李长寿却抢先开口,笑道:“此身老少不过皮囊二字,仙子想看,有何不可?”

    当下,李长寿右手甩动拂尘,满头白发渐渐染黑,面容化作与本身容貌有七分相近的模样,身形也挺拔了三分,双目之中藏了几颗星辰。

    李长寿再站在云霄仙子身旁,当真能让人说一句‘相配’,赞一声‘登对’。

    金灵圣母轻笑了声,催促道:“快进去吧,莫要让师尊久等。”

    李长寿顺势进了大殿,双手捧起红莲,在赵公明与云霄的陪伴下,拜见截教教主,通天。

    白泽并未入内,与金翅大鹏鸟在外等候。

    殿内,通天教主正在高台宝座上端正地坐着,毕竟这是李长寿第一次登门,也要有点威严感。

    玩归玩、闹归闹,圣人威仪不玩笑。

    “弟子长庚,拜见通天师叔!”

    “哈哈哈哈哈!”

    通天教主原本绷着的面容顿时破功,一阵仰头大笑,抬手想做个扶须的动作,又发现自己没生胡子,顺势理了理长袍的衣领。

    这位看起来与李长寿应当是同龄的青年道者,立刻站起身来,朗声道:

    “长庚师侄,这次你于轮回塔中,为道门促成不战之约。

    又在那血海中,一力阻拦冥河复生,更是最先解了蜃气之难,为道门挽回了颜面。

    而今又将这红莲送到我这碧游宫中,为我截教镇压教运计!

    长庚师侄可有什么想要的赏赐?

    本师叔对你,定不会吝啬!”

    言说中,通天教主特意看了眼云霄仙子,见云霄面容如常,笑意顿时更浓郁了些。

    李长寿也不抬头,只是笑道:

    “弟子不过是奉老师之命行事,不敢求师叔赏赐。

    师叔,弟子来此之前,先去了太清观中拜老师,又去了玉虚宫后的小院中拜见了二师叔,问询红莲之事。

    二师叔特意叮嘱,让弟子将红莲送来玉虚宫中,为截教镇压教运所用!”

    “哦?”

    通天教主温声道:“二师兄当真如此言说?”

    “圣人老爷面前,弟子绝不敢有半分虚假之言。”

    李长寿正色道:“而今大劫降临,紫霄宫商议大劫之事就在近前。

    老师不愿看道门为外门所趁,数次叮嘱弟子。

    二师叔此前训诫弟子时,也言说了此事……

    不知师叔您是何意?”

    “哈哈哈!长庚可是想要本师叔表个态?”

    通天教主笑了几声,背负双手,迈着悠闲的步子拾级而下,笑道:

    “以后,这种事直说就是了。

    你再多拐几个弯,本师叔可就听不懂了。

    道门三教主中,我排行最小,自是跟着两位师兄同进同退。

    我与二师兄不合归不合,那是关起门来打闹吵骂,若有人要来砸门,自是要先把门外之人打一顿。”

    “如此,弟子就可安心回复老师了。”

    李长寿将红莲轻轻前推,太极图收敛阴阳气息,回归李长寿掌心。

    通天教主右手一招,红莲之上的禁制一层层解开,周遭飘出点点光辉。

    突然间,红莲爆发出浓郁的血光,一道虚影出现在通天教主面前,皱眉凝视着通天教主。

    正是冥河老祖!

    此时,冥河老祖定声道:

    “通天道友当真不念同为远古生灵之情,要行此巧取豪夺之事?

    扪心自问,你我可有因果未断?”

    通天教主眉头轻皱,目中略微有些犹豫。

    正此时,云霄仙子一步迈前,掌中混元金斗照出两道金光,打在那冥河老祖的残魂背部。

    这残魂时间被封,冥河老祖的虚影化作三寸长段,飘在红莲正中。

    云霄仙子轻声道:“师尊,大劫当前。”

    侧旁,金灵圣母拔出一把白玉做就的宝剑,就要向前砍了这红莲上的虚影。

    李长寿立刻出声提醒:

    “此事还是师叔出手比较妥当,这红莲与冥河老祖残魂已融为一体。”

    通天教主沉吟几声,抱起胳膊:

    “这冥河说的不错,我与他并未有因果……

    这般直接灭他残魂,夺他宝物,未免有点不太妥当。”

    若是旁人在李长寿此时的位置,或许会拿出,【冥河老祖是大恶人】、【冥河老祖乃天道不容之存在】,这般道理。

    但李长寿自不会如此。

    截教的教义,就是为生灵截取一线生机。

    为何要去截取一线生机?

    可以理解为,天道在束缚、控制、定生灵的宿命,截教这教义本身,就充满了‘与天斗’的色彩。

    几位圣人中,通天教主应当是对天道最不在意的一位。

    李长寿心底泛起几个思路,在其中找了个最应景的,也是最稳妥的,笑道:

    “师叔,弟子斗胆提醒您一句。

    冥河老祖这是了解师叔刚正的性子,为了求生故意这般言说。

    他说没有因果,如何没有因果?

    弟子再斗胆,敢问师叔您手中,可有一颗红莲莲子?”

    “不错,有颗其实在我这。”

    通天教主左手微微摇晃,掌心多了一颗干瘪地莲子,笑道:

    “许久之前了,本师叔在混沌海中搜寻混沌钟时,遇到了个远古时的仇家随手打杀了,在他那得来……

    咦?这莲子怎么瘪了?”

    截教众仙人额头齐齐挂满黑线。

    感情您老之前,根本就没关注这事?!

    洪荒名画《我想换个圣人师尊》大放送。

    李长寿心底再无疑虑,诸多阴谋论不攻自破。

    他继续道:“据弟子所知,这红莲莲子总共三颗,一颗在西方教二教主手中,此前在天庭展露。

    一颗在您手中。

    另一颗,已被人种在血海,化作了这朵红莲。

    根据此前弟子观察,有四个混迹于混沌海中的凶恶之徒,在旁协助冥河老祖。

    师叔,可否让天庭金鹏元帅入内?”

    通天教主答应一声:“善。”

    金翅大鹏鸟得了李长寿传声,化作人形,凭空抓出一把漆黑的长枪,双手捧着这杆长枪入内,对通天教主做了个道揖。

    李长寿道:“金鹏,你且将,那日你截杀的那名妖魔的跟脚道来。”

    “是!”

    金翅大鹏鸟定声道:“那妖魔濒死之际,曾求弟子饶他性命,自称是远古魔将之子!”

    龟灵圣母脆声道:

    “师尊,弟子当时也在旁相助,那妖魔求饶时,确实是这般喊的。

    当日相助冥河老祖的,还有两头凶兽,其中一头似是上古现身过的饕餮,一口就将弟子打出去的神通吞了呢。

    只可惜,最后被它们趁乱逃了。”

    说到此处,龟灵圣母还略有些失落。

    李长寿在旁接道:

    “又是魔将之子,又是凶兽饕餮,又刚好是在大劫降临时复生……

    这足可断定,此事是冥河老祖上古时就安排下的。

    这次大劫针对的是咱们道门,这冥河老祖选这个时候生乱,岂不正是算计了道门?

    更何况,正是因他倒施逆行、不愿消逝,强行以红莲复生,导致阐截两教差些为此大打出手,此非因果?

    依照弟子看,这因果结大了。”

    “哈哈哈哈!”

    通天教主的笑声颇为爽朗,赞叹道:“当真有你的长庚,这都能绕过来。

    罢了罢了,教运最重,本教主这众弟子的性命最重,违背些心意也就违背了。

    青萍剑来。”

    就听一声清越的剑鸣,乾坤破开一道裂缝,一把连鞘宝剑落在通天教主掌心。

    这位洪荒最强青年道者拔剑出鞘,面对着红莲,凝神聚运。

    李长寿与截教众弟子屏住呼吸,仔细看着,眼都不想眨。

    忽见剑光一闪,划过红莲正上,其内蕴含的天地至理,让李长寿道心不断轻震!

    剑鸣声中,青萍剑已消失于通天教主手中。

    那朵红莲毫无动静,其上冥河老祖的残魂却在迅速衰弱,如风中残烛,随时会熄灭。

    但,最终并未熄灭。

    多宝道人皱眉道:“师尊,斩不断冥河老祖残魂与红莲之间的关联吗?”

    通天教主叹道:“为师出剑的一瞬已知,若斩灭残魂,红莲必会崩解。”

    周围众截教仙顿时颇为失望。

    前后忙活了半个多月,没想到是这般结果。

    但随之,通天教主笑道:

    “都莫要哭丧着脸,命里当有、命里当无,这朵莲花本就是长庚谋来的。

    没这朵莲花,咱们截教就要倒了不成?

    这般,多宝你带你众师弟师妹在此地,好好琢磨下有没有破解之法。

    长庚啊,随本师叔走走?”

    李长寿虽有些不解,但立刻低头做了个道揖,“弟子遵命。”

    “师尊,”云霄柔声问,“弟子可否一同跟着?”

    “不可,”通天教主摆摆手,“我们要进行一场男子之间的对话,你是女子不方便听。”

    云霄抿嘴欠身,应一声:“是。”

    感受到云霄仙子目中的担忧,李长寿莫名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于是,片刻后。

    ……

    李长寿其实想过,自己来碧游宫时,通天教主有可能跟自己喝茶;

    胆子大一点,也就设想下,跟通天教主一起推杯换盏,聊天吹牛。

    但这……

    这!

    哗——

    玉虚宫所在小世界的西北角落,一座仙气氤氲的仙山顶部,有一口三丈见方的温泉宝池。

    通体教主坐在池中,瞧了眼站在池边不敢下来的李长寿,催促道:

    “怎么,本师叔邀你泡个澡,你还不赏脸了?”

    李长寿一阵头大,做了个道揖,脱下长袍长靴、穿着长裤短衫,将衣服叠成‘豆腐块’摆在侧旁,在距离通天教主最远的角落,磨磨蹭蹭地走入池中……

    通天教主皱眉道:“你泡澡喜欢穿着衣服?”

    李长寿莫名有些脸红,伴着图老大、塔爷和尺哥那越发猖狂的大笑声,只得将衣服扒了……

    “不错,不错。”

    通天教主眯眼笑着,抱起胳膊,淡然道:“以后好好待我云霄徒儿,你们的事我就不多过问了,免得云霄再来说教。”

    “哎,是,一定……”

    李长寿答应几声,学通天教主那般,招来些许白雾包裹自身。

    通天教主问:“你二师叔都对你说什么了?”

    “这个……”

    “他是不是说,我截教弟子太多太杂,还颇为嫌弃?”

    李长寿道:“差不多。”

    通天教主叹了口气,凭空凝成一只毛巾,沾湿后搭在额头。

    这位教主大人身体后仰、手肘撑在池边,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些,闭目喃喃道:

    “说了这么多年还没说够,当年若不是他念咒念的紧,我至于跟他置气,到处去传道……”

    李长寿顺势问出了,不解许久的困惑:

    “师叔您没有合适镇压气运的宝物,大劫也算天道运转的定数,为何当年会……”

    “那不是在气头上么,后来发现传道传的太多,也是有些自暴自弃,想着靠人多,大劫降临就硬扛过去。”

    李长寿:……

    通天教主叹道:“大劫一来,我这些弟子怕是都要卷入其中,哪怕我命他们在山中修行,劫运也会驱使他们外出应劫。

    他们一声声喊我师尊,不少都是我看着他们一步步修行至今,让他们这般应劫,着实不忍。

    长庚,你可有处置那朵红莲之法?便是只能护住几个,也算不错。”

    李长寿沉吟一阵,虽听闻通天教主之言,心底满是感触,但最终决定……

    还是稳几手。

    “弟子其实有一法,但只有三成、不,一成把握。”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