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

    一片狼藉的碧霄宫大殿内,李长寿隔着身前重重人影、十数道光壁,看着高台上的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此时的表情略微有些无奈,注视着左掌之上,那飞速旋转的十品半红莲,又看了眼右掌那一脸茫然的书生魂魄。

    这位没什么架子的圣人老爷,面容也多了几分肃穆。

    此时,书生魂魄上下通红,身体不断膨胀、缩小、膨胀,仿佛随时会炸掉一般。

    有通天教主护持,自不会让他真的出事。

    李长寿心底却在连连赞叹……

    先不论刚才红莲崩溃爆炸时的艺术性,这些截教众仙出手,当真狠、快、准、稳!

    在红莲爆发、通天教主出手的一瞬,李长寿第一反应就是去抓云霄的胳膊,呼喊图老大救命。

    但他刚要抬起手臂,面前金光轻闪,云霄已是持着混元金斗挡在他身前;

    几乎只是瞬息,赵大爷的定海神珠、金灵圣母的四象宝塔、琼霄的金蛟剪、多宝道人甩出的十多件防护灵宝,齐齐出现在李长寿附近,让李长寿面前多了十多道防护、三四道身影!

    这若是一人反应如此迅速,李长寿也不会太惊讶,让他震动的是,几乎在场所有截教高手,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正确的应对。

    截教教风……恐怖如斯。

    一看就集体钻研过《三元会斗法五元会杀敌》,真实战力几乎都在各自道境之上。

    怪不得原本的封神大劫中,经常有截教高手以一敌众而不弱下风的情形……

    当然,反应最快的还是通天教主这位圣人老爷。

    红莲爆发的一瞬,在场各仙面前都多了一道剑气,而通天教主一手摁住红莲,将本该完全爆发的十二品红莲之力强行镇压。

    刚才荡出去、几乎毁了半个小世界的浪潮,不过是红莲业障之力的余波。

    一手镇压这般重宝,圣人之威彰显无疑!

    “师尊!”

    多宝道人收起撒出去的防护灵宝,忙问:“可是有人算计咱们?”

    通天教主耸耸肩,看着面前的红莲,笑叹一声:

    “是咱们截教教运,已远超过它能承受的极限。

    这几株十二品莲花,都是当年混沌青莲尚未成熟的莲子所化。

    照今日这般情形,想要镇压咱们截教教运,当要那株混沌青莲唯一一颗成熟莲子所化的三十二品青莲,才可镇住咱们教运教运了。

    可惜,那青莲已自解。

    咳,今日之事,倒是都在为师预料之中……

    长庚,这人族的魂魄与红莲彻底分离,红莲自身也已残缺,不会继续崩解,用不到这魂魄了,你且安顿一下。”

    “是,”李长寿答应一声,忙从人群后转了出来。

    ——刚才并非是他躲回去的,有太极图、玄黄塔在身,李长寿当时想的其实是护住云霄仙子。

    不是手慢了些,反倒被截教仙人们护了起来。

    真·小师弟待遇。

    李长寿走到台阶近前,将一脸茫然的书生魂魄接了过来;掌心金光涌动,一缕缕功德包裹书生神魂,将其内业障融化。

    让李长寿有些惊讶的是,此时这书生魂魄仿佛脱胎换骨般,魂魄之内散发先天灵宝的道韵,神魂坚固堪比普通真仙境炼气士!

    就仿佛,这是刚刚脱离了旧壳的灵物,介于人仙鬼之间……

    当真奇特。

    众截教仙各自收起宝物,从周遭围了过来。

    通天教主将这朵仅剩十只半花瓣的红莲悬浮于身前,略微掐指推算,也在不断思索。

    圣人立于道的顶点,但也是生灵,此时能窥破大劫阻隔之下的天机,已足够佐证其实力,单纯只是动作少了卖弄、少了端架子,看起来没那么高深莫测。

    赵公明笑叹:“到最后还是白忙了一场,还搭上了碧游宫这么多景和物。”

    通天教主睁开一只眼,道:“公明,去将外面复原,清点宝物损伤。”

    “哎,是!”

    赵大爷赶紧低头领命,带着几位截教仙匆匆而去。

    金灵圣母低声道:“师尊,莫不是真有那般多身有业障者,混入了咱们截教,拖累了咱们截教气运。”

    通天教主笑道:

    “功德业障为天定,善恶之事尽真性。

    当年为师于东海、南海讲道时,若有心术不正者,自是入不得我身前;

    能听闻我道者,自与我法有缘。”

    这话的已是,李长寿禁不住在心底翻译了一下……

    【这波啊,这波是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无当圣母在旁问道:“师尊何不今日就将那些只是借着咱们截教名头,反过来拖累了咱们截教的门人清退?”

    金灵圣母却道:“那成什么了?

    大劫来临之前,咱们仗着仙人多撑起截教威名,大劫来临之后,却要赶走这些同门?

    只可共福威而不可共患难,非我道也。”

    无当圣母正色道:“师姐不可如此言说,此次大劫,紫霄宫师祖已是给了明信,咱们与阐教、西方教入劫。

    让这些有业障在身的门人离开本教,让他们可摆脱劫难,这本就是好事。”

    多宝道人沉吟几声:“道理是这般道理,但旁人解读时定会有所污蔑。

    更何况,这些被清退的同门该如何想?”

    琼霄笑道:“既然说过有福同享,自是要有难同当喽。

    大劫又不是只有这一次,咱们从远古上古修行也经历了几次,有师尊在,咱们不必太过担心。”

    金灵圣母道:“不错,大劫之下,咱们定要同心同力,天道要降下大劫,咱们就全力抗争,截取一线生机!”

    此地众截教高手齐齐回应:

    “红莲有则更好,毁了也没什么。”

    “这大概就是要咱们去践行教义,与大劫对抗到底了。”

    “哼,阐教那些家伙,估计修行时都要笑醒了!”

    云霄仙子向前走了两步,轻声道:

    “师尊,这红莲不可恢复吗?若是将它投去血海,是否可补全?”

    “刚刚咱们教运,直接压断了这朵红莲的根茎。”

    通天教主面露遗憾之色,但转眼就恢复几分笑意,将这朵红莲凭空推到众弟子身前,言道:“此物修补修补,也算一件不错的灵宝。

    你们谁要用?”

    李长寿:……

    截教就是这么分宝物的?

    那他这个勉强算是准·半个截教仙的人教弟子,岂不是……

    想桃子,想桃子。

    他与截教的牵扯虽深,却需公私分明,若是自己都陷入泥潭,如何从泥潭中捞人出来?

    手中的魂魄此时已安定了下来,清理这书生身上的业障并未耗费太多功德,反倒是让李长寿心底泛起了不少感悟。

    ——均衡大道的重要内容,就是人灵仙妖魔鬼的体系;像书生这般机缘巧合成了‘特异’存在的生灵,有助于李长寿补全均衡大道。

    只有理解万物,才可均衡万物。

    红莲在前,截教仙人却并未争抢,都有些失落地注视着这朵莲花。

    截教弊病在于何处,在场这二三十仙人都是知晓的。

    此前燃起来的希望之火,又在一盆冷水中被浇灭了下去,各自心底都有些不好受。

    对截教众高手的士气,确实是个不小的挫败。

    截教大师兄多宝笑道:“师父,此宝是长庚师弟带来的,虽有损,但也能化作一株先天灵莲,不如就再赠给长庚师弟。

    各位师弟师妹,对此也应当不会有什么意见。”

    各位截教仙齐齐点头。

    李长寿忙道:“这般宝物虽有损,却也算是重宝,且此宝还保留了吸纳业障之威能。

    人教只有我跟玄都师兄两名弟子,且我在天庭任职,玄都师兄也不增业障,平心而论,留在截教最是妥当。

    师叔,依弟子浅见,不如让多宝师兄持此宝,趁着大劫尚未真的将领,多化解些截教所载气运。”

    金灵圣母在旁道:“师尊方才有言,业障不过是天道定下的,我截教不以此论善恶。”

    李长寿看了眼云霄仙子,后者的目光带着几分期许。

    显然,她想让自己说服金灵圣母。

    那,就去说服金灵圣母。

    顺便也必须趁此机会,给截教灌输点‘必要’的理念。

    “师姐此言差矣,”李长寿温声道,“天道只是定下规则,以此约束众生。

    因众生繁多、天地太大,天道定下的规则就必须足够简单、直接,才能维持大体的稳定。

    就如凡人俗世中,不少大城中的典律,都是从‘杀人者死、伤人者刑、窃者示众’这般规矩而来。

    功德与业障也是这般,天道并未细化约束。

    在我这个人族出身的人教弟子眼中,是这般理解师叔刚才的话语。

    打个比方,有大功德在身的善人,却因某些事,害了一家五口中四人的性命,只活了一名少年,这少年磨砺自身,寻到机会,杀了这善人为亲人报仇,染上了大业障。

    故,不能用简单的功德、业障,来判断生灵是善是恶。

    但金灵师姐,这少年可是为恶?”

    金灵圣母道:“报仇雪恨,并非为恶,但他自身就会染上许多业障,这就是天道不公之处。”

    “不错,但他依然是为恶。”

    李长寿正色道:“师姐莫急,且听我一言。

    先抛开那善人的仇家身份,这少年杀了人,本质就是为恶。

    天道不公之处,在于将善人身上的功德,化作了少年身上的业障,让这少年承受了他本不该承受的折磨。

    对于少年而言,天道庇护了他眼中最大的恶人。

    但对于那些被善人帮助过的凡人们而言,这少年反倒是恶。

    待少年去了地府,面对判官,得来的也是去十八层地狱受苦的重判。”

    琼霄道:“那……照这般说,这少年就不能去报仇了吗?”

    “能,但不必亲手杀人,不必让自身堕入恶道,这就是为何天道要大兴天庭。”

    李长寿向前走出两步,对通天教主做了个道揖,朗声道:

    “若天庭足够强大,且可影响三界,这善人与少年的故事,就能有所改善。

    试想一下,善人害了少年父母,本身就已落入恶道,天庭可判这善人一死,善人积累的功德可供其转世后改运所用。

    那少年不去动手杀人,仇也报了,如此岂不是比以恶杀恶的结局好过百倍?

    天道兴天庭,就是为了在天道这些简单的铁则之下,去维护公道二字!”

    “公道……”

    金灵圣母喃喃自语,截教众仙也在思索。

    通天教主对李长寿露出几分微笑,却是并未开口,瘫在台阶上观察自己各大弟子的反应。

    见圣人老爷允许了此时,李长寿心底着实松了口气……

    今日份天庭宣传工作,完成!

    不能直接讲‘法治’概念,当真颇为麻烦。

    ——毕竟在天庭眼中,道门三教弟子,都是些‘无法无天’的主。

    若是今日这番话,能在截教众仙的道心中埋下一颗种子,让其内哪怕一二人,对天庭、对封神不是那般抗拒,李长寿都不算浪费口舌。

    李长寿话锋一转,拉回到了这朵红莲上。

    “大劫降临,有业障的仙人确实容易化作劫灰,若真是心性不正者也就罢了,若是那少年一般的道友,岂不是太过可惜了?

    与天道相争,截一线机缘,也并非就是要去打打杀杀。

    方法、策略、变通、博弈、算计……其实都无比重要。

    我听老师教诲时,对一言颇有感触。

    神通强弱、宝物威能、见识高低,并不是左右你我生死的主因,傲慢才是。”

    言罢,李长寿对着各处做了几个道揖,就淡定地走回云霄仙子身侧。

    云霄与此时大多数截教仙一般,面露思索,目中闪烁着少许光亮。

    趁着截教仙不注意,通天教主对李长寿暗中眨了下眼;

    李长寿赶紧低头行礼,不敢接圣人老爷这般夸赞。

    他将书生的魂魄收回了蕴养神魂的法宝中,心底回味着刚才的这些话语。

    其实按照他一切求稳的原则,有些话本不该说;但为了更稳的谋划今后之事,今日有些话,他讲出来,说不定就会有效果。

    “多谢。”

    云霄突然传声道了句。

    李长寿淡定的一笑,与她对视一眼,尽在不言。

    ……

    半日后,三仙岛外。

    琼霄与碧霄嬉笑着飞回千里云雾内,云霄仙子驾着一朵云,李长寿搭个‘顺风云’,飘向南赡部洲。

    那残损的红莲自是留在了截教,能减缓些业障也不错。

    云上,云霄仙子斜坐在侧旁,李长寿则是老老实实打坐,两人目光接触就会迅速挪开。

    莫名的,李长寿还真就找到了点上辈子‘青葱岁月’的‘浪’与‘慢’。

    云霄柔声道:“你那句话说的不错,傲慢才是左右你我生死的主因,当真令人深思。”

    李长寿道:“这其实是老师的教导。”

    ——实际上,这话是上辈子在书上看的,他印象比较深刻。

    不过为了更合理的解释、且自身不展露太多锋芒,这般‘好事’归结于自家老师太清圣人身上就是,老师也没理由怪罪。

    李长寿有些心虚,将话题淡定地扯开:“就你所知,截教有多少业障深厚的高手?”

    “我知有几人,”云霄轻声念了几个道号。

    当听到‘石矶’二字时,李长寿不由眼中放光。

    石矶娘娘这个在家中坐、箭从天外来的‘封神倒霉指数排前三’的截教仙,本身有诸多业障?

    李长寿不想给云霄增添烦忧,并未就此事多问,立刻轻飘飘地带过。

    就这般,两人闲聊几句,互相之间离着越发接近,从三尺间隔化作了两尺间隔。

    不过想更进一步,就有重重考验了。

    云霄找准语境,突然问:“师尊带你去宝池,都与你说什么了?”

    “并未说太多,只是简单言说红莲之事,”李长寿叹道,“三师叔是个好师父。”

    “嗯,”云霄仙子道,“师尊对我们从无吝啬,关怀备至,如父一般。”

    “这个……感觉到了。”

    “怎么了吗?”她好奇地问了句,眸中满是亮光,睫毛微微扇动。

    李长寿道:“红莲爆发时,师叔第一反应就是用剑气护住弟子,而后才是去镇压红莲,救回重宝。

    这几日,我自老师的太清观去了二师叔的玉虚宫,又到了三师叔的碧游宫,当真如做梦一半。”

    云霄柔声道:“也是难为你了,为了道门不停奔波。”

    “只盼着大劫能早日过去,”李长寿温声道,“如此,你我外出行走时,师叔才能放心些,不至于这般亲眼观看。”

    云霄不由歪了下头。

    碧游宫中,一群坐在台阶上下的截教弟子面面相觑;

    歪斜在较高处的通天教主眉头一皱,纳闷道:“他竟能看破为师的手段?”

    众弟子还未来得及回答,就听诛仙四剑搭出来的四方‘画框’中,又传来了李长寿的笑声:

    “我瞎掰的。”

    云霄却颇为严肃地看向了各处,随手布置了数层云雾。

    与此同时,太清观中。

    某位老道含笑看着面前的太极图虚影,画面鲜丽、无比清晰,声音饱满、拒绝失真。

    且说李长寿与云霄仙子一路轻谈浅笑,抵达南赡部洲处。

    李长寿召出水神宝器皂武旗,在各处搜寻一二,探访了几位大江大河的龙王,寻到了三处可以安置那书生魂魄之地。

    李长寿将书生魂魄取出,言说自己要履行承诺,让这书生做天庭小神。

    这书生顿时感激涕零,不断行礼。

    “这次真的给你三个选择,”李长寿含笑说了句。

    书生哆嗦了几下,略微有些担惊受怕,等他听完李长寿给出的选项后,才稍微松了口气。

    无非就是选三个不同的地界,还好没让他去地狱‘冰河’。

    随之,这书生的魂魄就开始一阵嘀咕:

    “选甲地,山清水秀,但人烟罕至,自己去做那里的小神,能说话的只有虫鱼。

    选乙地,人烟较多,可受供奉,但人太多自己也不好受。

    选丙地,人烟不多不少,但只有一条小河,做不出什么成绩……怎么办呢?”

    李长寿笑而不语,让这书生自己在那挑来选去,与云霄仙子在这俗世之风景中,游山玩水、信步而行。

    然而,等了一阵……

    那书生开始抓耳挠腮,瞪眼看着自己面前飘着的甲乙丙三个字眼,不断抬手又不断落下。

    正与云霄言说,当日自己如何在蜃气中摸索的李长寿,心底突然一动……

    安水城海神庙后堂有客到!

    李长寿神念扫过,顿时不敢大意,与云霄仙子叮嘱几句,就将神念沉了过去。

    不多时,一只老神仙皮纸道人钻出地面,对在内堂等待的人影做了个道揖。

    “玉鼎师兄,不知今日所来为何事?”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