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本来是说半日回返,现在半个多月都过去了!

    不过三教和平这般大问题,圣人老爷能慎重思考半个多月,也在情理之中……

    虽然确实有点怀疑,自家圣人老爷是不是反射弧太长什么的,但这种事他既不敢提,又不敢问呐。

    李长寿心底叹了声,驾云溜出天庭,朝昆仑山迅速飘去。

    因为是去求见圣人,李长寿此时并未将本体潜藏,只是变做了水神的模样。

    云至昆仑山,李长寿心底略微思量,打消了顺路拜访下度厄真人的念头。

    此前他已用纸道人,去天帝正德碑处看过了,红莲这事之所以迅速传遍三界,跟‘守口如瓶’脱不了干系。

    但自己本身又是度仙门弟子,过去敲打度仙门祖师爷,那当真有些……

    不太地道。

    稍后还是请师兄走一趟吧,要好好跟度厄真人解释下造谣传谣的危害。

    此时已过十八天,李长寿料定道门八大高手应已从梦中醒来,要么直接离了幽冥界,要么正守在那朵红莲处。

    ——为了不破坏各位师兄师姐在自己心底的伟岸形象,李长寿并未用留在白泽处的纸道人,探查他们醒来后的尴尬情形。

    行至彩霞静谧处,得闻前山仙人语。

    就听几声嘹亮的啼叫,一只白鹤飞出玉虚宫那影影绰绰的远影,在空中化作俊俏的童子,对着李长寿远远行礼。

    “长庚师叔,老爷吩咐,让弟子直接带您去后山。”

    此正是南极仙翁的徒儿、元始天尊的徒孙,杨戬、未来哪吒等阐教三代弟子的大师兄,白鹤童子。

    李长寿拱手还礼,驾云向前,又婉拒白鹤童子化作白鹤载他,与白鹤童子一同驾云向前。

    李长寿笑问:“广成子师兄可回来了?”

    “回师叔的话,广成子师叔是前日回返的,”白鹤童子忙道。

    前日……

    李长寿又问:“广成子师兄可提有关红莲之事?”

    童子答曰:“师叔对老爷禀告过了,说是那朵十二品业障红莲正由长庚师兄保管、太极图镇压,安稳得很。”

    李长寿闻言轻轻颔首,心底不断思忖。

    不觉已飞入云深处,再回神却在秘境中。

    环顾四周,可谓空山新雨、景色宜人,远山黛青色,近山绿浅浓,云起雾落、百鸟回鸣,灵气充沛、大道盈盈。

    洪荒虽然有许多洞天福地,但此地应当是最为清雅清致的去处。

    毕竟曾住三位圣人(注①)。

    数百丈外,于灵木树丛环抱之中,几座茅屋、一圈篱笆,就构成了一方院落。

    院中的那口宝池,阐教十二金仙之一的黄龙真人曾‘被观赏’过;

    池边的那棵树下,玄都大法师也曾在此打坐,虽然打坐没多久就改去了如今的太清观。

    而篱笆墙角的那口小土洞,仿佛能看到今日多宝道人那‘乾坤打洞’神通的影子……

    三清小院。

    李长寿在心底喊了声塔爷,塔爷没好气地抱怨一声:

    “咋,金斗妹妹在的时候不喊咱,心里没谱的时候就知道喊了!

    这喊有用吗?

    你亲师叔还能无缘无故打你不成?”

    李长寿心底连连赔礼,跟随白鹤童子到了小院前,对着院门做了个道揖。

    白鹤童子喊道:“老爷,长庚师叔到了。”

    院中传来一声轻笑,木门‘吱呀’着开启,白鹤童子在侧旁做请,李长寿带着点忐忑,迈步入内。

    一步跨过,景自生变。

    前方树下多了一张竹椅,其上坐着那位此前见过一次的中年道者。

    李长寿不敢打量圣人面容,只是仔细感受圣人道韵。

    玉清圣人道的道韵,虽清清渺渺,却暗藏规正之意,仿佛世间万物本就井然有序,而在这秩序之间,又存在着逍遥与安逸。

    李长寿立刻向前,对道者做了个道揖,朗声道:“弟子长庚,拜见师叔。”

    “坐吧。”

    元始天尊轻轻摆手,一只蒲团在侧旁凝成。

    阐教重礼,李长寿也是入乡随俗,按自己在度仙门学过的‘道门通礼’,先道声谢,低头微微撩起道袍下摆,从侧后方绕到那蒲团之后,迈右腿、再伸左脚,缓缓入座,双手搭在膝前。

    讲究的是,道袍前后摆如莲花一般绽开,后臀于蒲团正中坐正,不偏不倚,方为清正。

    元始天尊嘴角的笑意浓郁了些,言道:“我就那般令你生畏?”

    李长寿忙道:“师叔面前,弟子不敢失礼。”

    元始天尊含笑摇头,那小院木门慢慢关上,侧旁也无其他圣人弟子。

    这位阐教教主温声道:

    “红莲给你三师叔就是,记得将冥河老祖残魂抹掉,今日我与你说些其他事。”

    李长寿心底当真有些错愕,随即便是暗自赞叹。

    他此前在太清观中等了十八天,得来的,也只是自家圣人老爷一句:

    ‘随你心意。’

    李长寿仿佛不认识这四个字了,对自己老师之意不太明了,只能解读为,自家老爷让自己想办法过来解释。

    一路上,他准备了五六个解释方案,以证明自己并不是胳膊肘往截教拐。……

    怎料,到了元始天尊面前,什么都用不上。

    惊讶归惊讶,李长寿立刻道:“弟子聆听师叔训诫。”

    “并非训诫,只是与你闲聊。”

    元始天尊继续温声道,“我有众弟子,却少有善变通者,你却很好。

    长庚觉得,截教有何弊端?”

    这……

    这问题他怎么敢答?难道要说截教尽是些披鳞带甲之辈?

    若是在元始天尊面前这般说,自是会得阐教圣人好感,但这般岂不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又有何面目去见云霄?

    李长寿反应倒是迅速,正色道:“弟子所见或许有些片面,请师叔勿怪。

    在弟子看来,截教的弊端在于门人太多,架子铺得太大,其内混入了不少凶恶之生灵,拖累了截教气运。

    截教本就少了镇压教运的宝物,而今情形更是不容乐观。”

    元始天尊道:“你所见确实不错,我最担心之事,便是截教会拖累他自身。”

    李长寿闻言,心底顿时明白了点什么。

    在元始天尊眼中,通天教主是通天教主,截教是截教;

    元始天尊对截教是看不过眼的,但对通天教主,依然有深厚的情谊。

    果然,元始天尊语重心长地教训着:

    “这红莲若是真能帮你三师叔镇压教运,那也是好事,但你也需对他劝言一二,让他莫要用红莲,去庇护那些心性不善者。

    而今大劫降下,我这众弟子与他众弟子一同入劫,未尝不是清理门户的时机。”

    李长寿连连点头,拱手低头,道:“二师叔训诫,弟子记下了。”

    元始天尊看着眼前这浓郁的树冠,继续对李长寿缓声言说。

    李长寿全神贯注地听着,努力思索着如何回应,尽量让自己答的足够稳妥,不会让圣人不喜。

    他也切实感受到了,元始天尊对通天教主是真的挂念,对截教大部分弟子确实有些反感。

    ——阐教与截教的根本矛盾,除却大劫之下必须有足够劫灰之外,也在于此处。

    这应该就是自上古至今,广成子等阐教仙,主动与截教仙始终保持距离,且不断起冲突的内在原因。

    当然,燃灯等居心叵测者煽风点火也‘功不可没’。

    要不要趁机问问元始天尊对燃灯的态度?

    李长寿迅速打消了这般念头,默念了几遍稳字经。

    他是人教弟子,如何能干涉阐教教务?

    毕竟谁也不知,燃灯是否为元始天尊的棋子,有其他算计。

    ……

    李长寿在三友小院中呆了半个时辰,大多时候都是在听元始天尊在言说,通天教主收徒如何如何随意、如何如何不妥。

    总结一句:他这样不行!

    这三位圣人老爷,当真是三个不同的性子。

    元始天尊看似无所挂念,实则凡事都在操心,甚至想为通天教主安排整顿截教之事。

    通天教主自是潇洒不羁,凡事都不太操心,且意气风发,要从天地间为众生截取一线生机。

    自家老爷就厉害了,清静无为,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能交代给弟子做的事自己绝不出手,甚至给弟子发任务,都是一个【去】字……

    剩下的,自己琢磨。

    未去玉虚宫,李长寿驾云径直离了昆仑山,而后施展风遁之法,化作一抹青光,悄悄划过天地间;

    赶回东海天柱,向下遁入幽冥。

    接下来,就是将红莲送去碧游宫中,对通天教主委婉地表达一下元始天尊的意见。

    若是两位圣人老爷能握手言和,那道门的大劫就能直接化解小半。

    可惜,李长寿此时已能预料到,通天教主应当不会将元始天尊的劝说放在心上……

    路过酆都城时,发现天庭和地府已各自在血海退兵,幽冥界已恢复了往日安宁。

    李长寿特意暗中看了眼那三个‘后起之秀’,看到他们在努力地诵读经文、化解怨魂的怨气,满意地点点头。

    看敖乙此时的境界,距离金仙境已是不远,稍后放他几十年假,回龙宫深造一番,开启龙王血脉,迈入金仙境不会有太多风险。

    稳妥起见,给他弄颗九转金丹备上,毕竟是自家好兄弟!

    卞庄距离金仙境也已不远,继续培养下去,定能成为天庭的栋梁之才,就是……不能派他去剿灭女妖精,对付女妖王。

    灵珠子自是不用多提,而今大气运加身,应当很快就能与卞庄拉开差距。

    此时灵珠子修行了巫族战法,与敖乙近身肉搏都可不弱下风……

    一想到此处,李长寿心底就禁不住泛起各种嘀咕。

    敖乙的三弟敖丙,在原本的封神大劫中,可是要被灵珠子转世的小哪吒乱拳打死,送上封神榜……

    虽然自己现如今已是有阻止这般悲剧发生的实力,但后事如何当真难以预料;从自己师父遇害就可以看出,天道的收束之力不容小觑。

    还是想办法,让敖乙和灵珠子不要走的太近,免得到时敖乙心中煎熬。

    稳一手,稍后带灵珠子回天庭,让他多跟小玉兔玩耍,少跟柯乐儿接触。

    “嗯,做的不错。”

    李长寿在这三个家伙耳旁留下了一声轻笑,旋即朝血海遁去。

    敖乙、卞庄、灵珠子停下诵经,扭头各处寻找,并未发现李长寿的踪迹。

    卞庄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水神大人这是故意吓唬人呢?”

    灵珠子笑道:“师叔应该是路过此地,看了咱们一眼,还好未听卞副统领的,在此地偷懒玩乐,不然定是要被师叔责罚了。”

    敖乙温声道:“教主哥哥其实很温柔,有时说要责罚,也只是放在嘴上。”

    卞庄发出一声哀叹:“那是对你啊,乙乙。”

    “哈哈!”

    灵珠子不由被这般称呼逗得一乐,自家师父道号也带乙。

    敖乙额头蹦起青筋,骂道:“谁让你品行不端,见一个仙子爱一个,嘴上挂着瑶池的仙子,心底想着月宫的嫦娥!

    你再这般下去,早晚有天要被天规处置,把你这张脸化作一副人见人怕的丑陋模样!”

    卞庄嘿嘿一笑:“放心放心,哪条天规不让咱喜欢仙子了?

    咱只要尊礼数,不去冒犯仙子,欣赏欣赏还不行吗?”

    灵珠子想起了,自己从牛头马面那里学来的交友三策,在旁叹道:

    “两位副统领交情之深,当真让灵珠羡慕。”

    并露出羡慕的表情。

    敖乙嘴角一撇:“若非教主哥哥有交代,让我看紧了他,谁爱搭理他了还。”

    “那可不是,我们是天河水军最佳副统领,水神大人最信任的左膀右臂!”

    卞庄试图抬手对敖乙勾肩搭背,被敖乙一脚踹了出去。

    随之,这卞庄眼珠一转,嘿嘿笑着:“今日咱们哥仨不如学学凡人,来个义结金兰,怎么样?”

    敖乙一甩衣袖,倒是并未拒绝。

    灵珠子正想多结识好友,顿时拍手叫好。

    于是,李长寿刚刚赶到血海深处,这一龙、一人、一灵珠,在周遭昏睡怨魂的见证下,对着天地拜了三拜。

    叮~

    羁绊加一!

    另一边,李长寿暗中抵达修罗古城,发现此地已没了几道身影。

    金翅大鹏鸟在外围不急不缓地绕圈飞着,以作戒备;

    多宝道人、赵公明、白泽三位,在城墙上架了一方矮桌,盘坐三面,手里各抓着一把用纸道人原品树浆制造的卡牌,斗的正起劲。

    那朵红莲就飘在侧旁,被多宝道人、太极图的道韵同时包裹。

    此前组队前来的道门顶级高手团,已是在不久前就地解散。

    截教太乙真人、玉鼎真人随广成子离开,截教三位圣母也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与琼霄一同先一步撤离。

    毕竟,他们胸有成竹来此地抢红莲,刚进城就被放倒,原地睡了三到十二日,当真是有些……

    丢仙。

    李长寿刚在矮桌旁现身,多宝、赵公明、白泽立刻起身迎接,问李长寿结果如何。

    元始天尊说的那些话,自是不能直接对截教仙讲;

    李长寿只是道,自己已得了老师和二师叔应允,将这朵红莲交给截教处置,前提是必须抹掉那冥河老祖的残魂。

    破碎此残魂,红莲之威能定会受到影响;

    但多宝道人与赵公明皆是明事理的,知道这已是李长寿努力大半个月的结果,且抹掉冥河老祖残魂的要求合情合理……

    虽然李长寿自认,自己只是跑了跑腿,并没有帮上什么,但多宝道人依然是无比感激。

    笑谈三言、戏说两语,李长寿也得知了这半个多月发生之事。

    青牛跟铁扇一同离去,说是陪铁扇散散心。

    实际上是老牛自己跟上去的,人姑娘没直接拒绝罢了。

    道门八睡仙中,阐教大师兄广成子最先醒来,而后是多宝道人与金灵圣母,他们都只是入梦三日,其他各位仙人五日、七日不等。

    大法师不知是有意而为,还是趁机睡了个懒觉,睡了十二日才打着哈欠坐起身来,还说了几句令人啼笑皆非的话:

    ‘梦?什么梦?

    我就是突然犯困……好像是梦到自己困了,就在梦中睡了。

    这一觉睡得当真舒坦,事情被长庚解决了没?’

    李长寿:……

    还好大法师醒来就溜了,不然他非忒!

    抱怨一两句。

    但此地、此时,还有一人并未从中醒来……

    李长寿走到断壁前,低头看去,眉头轻轻一皱。

    侧旁白泽轻声道:“水神,是否要喊醒仙子?”

    “不用,”李长寿温声道了句,“我在此地多等几日就好,两位师兄先将红莲献与三师叔吧。”

    多宝道人与赵公明对视一眼,各自露出几分微笑。

    多宝道:“无妨,在此地等等云霄师妹就是,咱们一同去碧游宫中,这红莲的功劳,为兄可不敢占你的。”

    “那,也好。”

    李长寿答应一声,赵公明在旁招呼白泽与多宝道人继续玩乐;

    那金翅大鹏鸟刚要向前见礼,看李长寿身形自断壁飘下,落在那位熟睡的仙子身旁,也就识趣地做了个道揖,继续在周围巡查。

    太极图的虚影收缩大半,化作一丈直径,笼罩在李长寿与云霄仙子头顶。

    她被困在了梦中?

    李长寿微微皱眉,仔细感应着,却发现那蜃气之力已消退,但她犹在梦中不愿醒来。

    应是做了个,让她安心的美梦吧。

    看着眼前的仙子,她倚靠在墙边,青丝如瀑、仙衣若云,原本一直保持着清冷的面容,此刻却卸下防备,只剩柔与美。

    若把女子容貌比作诗词,五官做辞藻、比例为韵脚,那属于云霄的自是千古之绝唱。

    她嘴角带着少许笑意,长长的睫毛微微闭合,仿佛是在云端驻足太久,有些疲累,趁机在这里歇息一阵。

    李长寿心底暗笑,走到她身子微微倾去的一侧,再次靠着这面墙壁坐下,静静等着。

    不觉岁月流淌,不知日夜更替。

    又一个月后,身旁仙子的睫毛轻轻颤动了几下,李长寿低头看去,恰好看到了她有些迷蒙的眸子中,渐渐褪去的失落。

    “梦到什么了?”李长寿含笑问着。

    云霄嘴角止不住浅浅扬起,一抹嫣红极快地划过她脸颊,眸光低转间,不与他对视。

    李长寿:……

    还想不承认?他可是听到了的,之前梦呓时念他的名号。

    当然,还有跪下。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