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十二品红莲投出的血色光柱崩塌后,又半个时辰。

    这座修罗古城附近,已迅速恢复了安宁。

    冥河老祖的气息消失后,外围修罗族一边悲鸣高呼,一边仓皇逃窜;

    道门众门人弟子并未穷追猛打,而是被两教高手通知,立刻远离这座大城,自行回返五部洲,且不可用仙识随意探查。

    此前,第二批前来此地,半个时辰前攻入那座大殿中的二十余位阐、截两教仙人,正面色凝重的,站在太极图笼罩之地的边缘……

    气氛,有些压抑。

    远处高高低低漂浮着的修罗族尸身,更是让此地多了几分沉重。

    “这怎么办?”

    赤精子沉声问着。

    琼霄仙子杏眼满是亮光,定声道:“今日之事,断不可外传!”

    “不错,”阐教十二金仙之一的灵宝大法师应道,“你我当立下约定,绝不能将此地情形外露!”

    众仙人同时点头,各自开口许诺,而后立下简单誓言。

    黄龙真人小声道:“师兄,接下来咱们怎么办?要把他们……带回去吗?”

    “不,我们自己回去吧,”赤精子摇摇头,“就当咱们没来过这,后续交给长庚解释。”

    “善。”

    “善!”

    “当如此!”

    当下,阐、截两教各位支援而来的这批高手,转身对视一眼,对李长寿叮嘱几句,就分头驾云匆匆离开。

    或许,万千年后,有后人研究道门兴衰史时,会注意到有关此事的蛛丝马迹。

    在【轮回塔道门立不战之约】,【道门合力封禁红莲】这般道门大事记的阴影中,发现那个被蒙上了神秘面纱的【修罗古城三教秘约】。

    后人们或许会好奇,会殚精竭虑地钻研,会天马行空地想象,那到底代表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只是,在历史透镜层层折射下,真相早已面目全非,成为后人撩拨更后来者的空欢笑谈。

    ‘师祖,您记得那年的那件事吗?’

    ‘不可说,不可说。’

    ‘真的是魔祖残魂招来十万魔兵意图抢夺那朵红莲,然后被大家合力击退了吗?’

    ‘差不多,差不多。’

    李长寿:……

    这、这不就是三教大师兄同时中招,出了点糗吗?

    至于搞这么正式?

    谁还不能有个马失前蹄的时候?

    道门的三位大师兄至于这么小心眼儿吗?

    看着面前漂浮着的这朵十二品莲花,李长寿微微皱眉。

    接下来,就是如何处置这朵红莲……

    估计自己有的跑了。

    那些被神通控制的普通修罗族生灵,就如同受惊的鱼群,已在这片海域消失无踪。

    正如李长寿所言,绝大部分的修罗族已跟冥河老祖没了直接关联,他们由六道轮回转生而成,生于血海,是天道承认的生灵。

    真正闹事的修罗族高手,就是上古活下来的那批老修罗,或是怀抱着修罗族鼎盛之梦、被这些老修罗教导出的修罗新秀。

    这是两个同族却处于不同阶层的群体,普通修罗就算牺牲的再多,冥河老祖的追随者们也不会眨眼。

    冥河老祖的残魂,已被赤精子等二十余位两教仙人合力封禁;

    十二品红莲也被斩断了与血海的关联,此时距离自身圆满尚有几步之遥。

    赤精子等人走后,修罗古城再次恢复了安静。

    道门八位顶尖高手,依然睡得安详。

    李长寿、白泽、太乙真人、琼霄仙子,围在那朵缓缓盘旋的红莲之前,表情各异。

    其中,李长寿面色最是平静,毕竟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没有发生‘零点二’事件。

    琼霄看着莲花,有点嫌弃地嘀咕着:“师尊真的会用这莲花镇压教运吗?”

    白泽笑道:“宝物不能这般论,只需处理掉冥河残魂……圣人老爷应当会有法子。”

    “难,”太乙真人啧的一笑,还好李长寿手疾眼快、抬手撞了下太乙真人,不然那半句‘圣人老爷又不是无所不能’就真冒出来了!

    琼霄小声问:“姐夫,你对这个修罗族小公主做了什么?”

    “做什么?”

    李长寿眨眨眼,扭头看向了百丈之外的墙角。

    那里,银发少女蜷缩成一团,倚靠着断壁愣愣地坐着,手臂交叠在膝前,双目无神、眼眶边缘泪痕未干。

    元屠剑躺在她侧旁,且是被冥河老祖亲手开封过,已觉醒为真正杀伐至宝的元屠。

    此刻,元屠剑流淌出微弱的血光,仿佛凝成了一只大手,在轻轻摩挲着银发少女的额头。

    青牛就在侧旁打坐,目中略带愧疚,此刻并未多说什么。

    又有些许笛声飘过,似乎也在安慰着银发少女……

    循声看去,一袭浅绿短裙的龟灵圣母站在不远处的断壁上,长发随风轻舞,晶莹剔透的指尖轻轻跳动,奏出的乐曲,让这血海之地,宛若凡尘黄昏时。

    李长寿笑道:“白先生可否猜出,我是如何做的?”

    “水神谋算,定无错漏,”白泽仔细思索一阵,回道,“人心二字最是难猜,这当真是贫道想不通的。”

    “其实我并未做太多。”

    李长寿自怀中取出两颗留影球,分别递给了琼霄和太乙真人,正色道:“稍后若师兄师姐们想知道发生何事,可以看这个,里面有详尽的记录。”

    太乙真人皱眉接过留影球,纳闷道:“你当时还有空记这个?不怕纸道人被对方随手毁了吗?”

    李长寿道:“正因为纸道人弱,反倒最为安全。

    他们心里没谱,也想跟咱们协商。

    原本我是想用留影球记下,我跟冥河老祖的对话,待事后给这位铁扇公主解释下生灵的意义。

    但当冥河老祖摄走元屠剑后,铁扇公主竟挣脱了蜃气梦境,醒了过来。

    这点也是我未能想到的。”

    琼霄小声道:“那把剑定然对她很重要吧。”

    白泽道:“若是稍加推测,这位铁扇公主应当是诞生于上古之后。

    此前因大法师追杀元屠剑上一个持有者追去了灵山,元屠剑被西方教顺势保管。

    后续,修罗族应当是选了铁扇派去灵山,执掌这把元屠剑。

    铁扇此前对水神你出过手,且有几次现身……而且这就能解释,为何她会独自一人赶过来,没有跟修罗族高手汇合。”

    太乙真人:“半路还被牛撞了。”

    不远处的青牛皱眉瞪了眼太乙真人。

    李长寿赶紧扯开话题:“这冥河老祖,还是奉行上古那套。

    我刚进那座大殿,他立刻面露凶恶之色,还当着我的面,拿出一只人族魂魄吞噬,威胁我说,他复生后定会去找人族麻烦。

    可能老一辈狠人都是这般脾性吧,唯我独尊、逆我者亡。”

    白泽对此颇为感慨:“洪荒自远古至今,不知有多少这般凶恶生灵。

    上古两位妖帝之所以能聚起万族生灵,也是因此前有金乌仁义的名声在外。

    当然,他们后面对人族的屠戮,并非什么仁义之事。”

    太乙真人又问:“长庚,那你如何做到的,竟能让铁扇去对冥河老祖出手。

    此事越是细想,越觉得你……啧,挺吓人的。”

    李长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传声道:

    “其实在我想出如何破解此地蜃气,今日大局已是稳了九成八。

    有三位老师在后面看着,有天道老爷监察此地,冥河老祖想逃生完全是痴心妄想,而修罗族损伤再多,业障也是算在冥河老祖头上。

    所以,当时我就已将重心放在了另一件事上……

    让铁扇摆脱修罗族跟脚束缚。

    自然,我此前也有些气愤,这冥河老祖的恶太过纯粹,所以才会在他穷途末路时,故意用言语刺激,没给他半点体面。

    至于如何劝说的铁扇,其实主要有三点。”

    “哦?”白泽忙问,“哪三点?”

    李长寿对几人继续传声:

    “其一,就是不断铺垫,之前青牛师兄对我解释与铁扇的关系时,我详细问了,听到青牛师兄曾对她说‘保持自我’,我就有了灵感,顺着这个思路继续引导。

    与冥河老祖言谈,大多是在引冥河老祖说出‘修罗如草芥’这些话语。

    当冥河老祖抛弃普通修罗族,将他们当做血神子补品,自受反噬。

    而之前铁扇的种种表现,证明了她并非单纯的傀儡,有自己的坚持与寄托。

    其二,就是关键时刻刺激冥河老祖,让他病急乱投医,做出一副不顾一切、要将修罗尽数化作自己法力的模样。

    如此,等于将铁扇逼上了绝路,她当时心底所想,要么是跟族人一起死,归于老祖,要么是在老祖和族人之间做出取舍。

    其三,也是我用了点不太光彩的手段,用神念影响了她心神,引导她一步步反抗。

    因为时机稍纵即逝,不太可能慢慢告诉她这些道理,只能让她先去做了,再慢慢品味。

    重要的,并非是她对冥河老祖造成多大的伤势,她其实伤不到冥河老祖的残魂;

    重要的,是她摆脱此前的自我,有去反抗的意识。

    哪怕是缔造了这个种族的强者,也应对这个种族保有最基本的尊重,不应将每个不同的个体当做自己的私有之物。

    大概,这就是女娲娘娘最值得让人钦佩之处。”

    白泽目中满是感慨:“水神……不愧是你。”

    太乙真人也难得正面评价了一次:“这事算你厉害。”

    琼霄看着李长寿若有所思,小声道:“总算是知道,为何姐姐对你百夸千赞了。”

    李长寿笑道:“可莫抬举了我,我只是对一些事看不过眼,又凑巧举手之劳可以做到。

    今日等闲有半点难处,我也会选择另一条劝说铁扇之路。”

    话语一顿,李长寿又道:

    “事不宜迟,我这就赶去太清观中,问老师该如何处置这朵红莲,这红莲暂时放在此地,由图老、太极图镇压。

    稍后我应当还要去一趟玉虚宫,回来最快也要半日后了。

    待金鹏归来,让他不要乱走,就在此地等我。”

    白泽笑道:“辛苦水神。”

    李长寿莞尔轻笑,站起身来。

    他刚要施展水遁之法,龟灵圣母笛声一停,断壁下蜷缩的银发少女突然抬头看向李长寿,双目中流露出几分神光,抄起元屠剑,疾步冲来。

    琼霄的倩影如雷光闪烁,出现在李长寿身前,持着金蛟剪瞪着冲来的铁扇。

    青牛一哆嗦,抢在铁扇面前,张开手臂将她拦下:

    “铁扇!要砍就砍我吧!”

    铁扇轻轻皱眉,梨花带雨的小脸上露出几分无奈,低声道:“我并非要斗法。”

    青牛有些尴尬地咧嘴一笑,躲去侧旁。

    但琼霄并未放下警惕,挡在李长寿面前,全然忘了李长寿身上有乾坤尺、玄黄塔两件重宝,而太极图就在头顶。

    铁扇低头走到李长寿面前,双腿一弯、膝盖着地,双手捧过元屠剑,颤声道:

    “水神,求您放过修罗族,我愿献上此剑,换修罗族安宁。”

    李长寿眉头一挑,琼霄见状耸耸肩,退去侧旁。

    那元屠剑发出一阵剑吟声,收敛起自身血光,以此表示对李长寿的‘不欢迎’。

    这般杀伐重宝,杀生不沾因果……

    李长寿目中光芒轻轻闪烁,而后笑了声,握住元屠剑的剑鞘,淡定地拿了过来。

    铁扇下意识握紧剑身,又立刻松开;

    想抬头看一眼宝剑,却又再次低头。

    “多谢水神成全!”

    李长寿温声道:“不追究修罗族之事,我以太清弟子的身份应了。

    你也知晓,修罗族中有一批顽固之灵,他们若今后与道门作对,与天庭、人族作对,我自不会手下留情。

    但只要是在血海中安居的修罗族,我自不会对他们出手。”

    “谢谢……”

    铁扇嗓音有些轻颤。

    李长寿笑了笑,随手将手中元屠剑扔向一旁,撞了青牛一个满怀。

    “师兄,此剑暂时由你保管,你性情温厚、品行高雅,行事稳重、从容有度,自不会用这把剑滥杀无辜。

    还有,铁扇少了法宝护身,你也记得表示表示!”

    言罢,李长寿对青牛眨了下眼,身形化作一股水流,转眼消失不见。

    青牛头顶挂着两个大写的懵。

    但毕竟是圣人的坐骑,跟截教的乌云大仙等随侍七仙差不多的‘江湖地位’,此刻也是及时反应过来,对李长寿遁走的方向连连做道揖。

    铁扇跪坐在那愣了一阵,略微歪头,有点缓不过神。

    青牛嘿嘿一笑,蹲在她侧旁,把元屠剑递了过来。

    银发少女轻轻皱眉,又轻哼了声,扭过头去,一侧嘴角鼓了起来,俏脸上带着少许倔强。

    青牛一阵挠头,只得将元屠剑放在怀中,摸着鼻环想了想,从腰带下拿出了两只两寸长短的小蒲扇,小声道:

    “你先用这个防身好不好?也是好宝贝。

    它们是老君赐给我的扇子,这个属阴,能扇出太阴玄风,一下就能把金仙扇出几万里,专克火系法宝。

    这个属阳,能扇出至阳之火,算是仅有几个能克制我这鼻环的宝贝。

    你用哪个……”

    “多谢,不过不必了,你我非亲非友。”

    “哎,不急,不急,就跟长庚师兄说的那般,凡事慢慢来嘛,就当我借你,嘿嘿。”

    “不要。”

    “要一个嘛,要不看看这些?我这里还有十多样老君炼制的宝贝。”

    侧旁,太乙真人与白泽对视一眼,后者目中满是笑意,而前者看了看手中的九龙神火罩,莫名想一头撞上去。

    此时已遁出数万里的李长寿,仙识捕捉到这一幕,嘴角一阵抽搐,叹一声……

    果然。

    李长寿回想自己此次的算计,对付冥河老祖和红莲,大概算计了六层。

    为了老牛的幸福生活,足足算计了十数层!

    老师不给自己一点奖励,那绝对说不过去了!

    这次的【去】字,十分最少能拿八分吧?不夸张地讲。

    离开幽冥界前,李长寿先赶去了酆都城。

    将那颗圆球法器剩余的魂魄交给阎君,又特意将那个曾跟冥河老祖‘均衡’过的书生啰嗦鬼留了下来,想着稍后是不是会有用处。

    李长寿又去对四位阎君道了谢,得知那些被蜃气入梦的怨魂被安置在城外,驾云过去看望。

    这次能顺利搞定冥河老祖残魂,多亏了这些怨魂出力。

    ——李长寿此前派去找阎君求助的纸道人,已问明白了,这些怨魂入梦熟睡也没事,梦里灌孟婆汤,不影响六道轮回。

    然而,李长寿刚要在那漫山遍野熟睡的怨魂前现身,三道身影说笑间飘了过来。

    却是卞庄念着地府特产美貌女怨魂,非要来见识一番,就请了‘地府熟客’灵珠子做导游,从天兵大营混了出来……

    敖乙是追上来看着卞庄的,并非有意外出玩耍。

    他还是个很负责的天庭将领。

    这三个家伙,明显也发现了这漫山遍野熟睡的怨魂;卞庄来回张望、不断赞叹,对不少美貌女怨魂一阵品评。

    李长寿嘴角抽搐,传声对三人道了几句,驾云直接离开。

    “本想去找你们,没想到你们竟来了。

    这些入梦的怨魂帮了道门大忙,你们三个就替我在此地念诵超度经文,洗刷他们的怨恨,助其进入六道轮回。

    一个月内做完。”

    敖乙、卞庄、灵珠子不由愣在原地,背后飘过一阵小秋风,伴着两只被卷走的落叶。

    ……

    李长寿并未多耽误,离了幽冥界,顺着天柱直直朝九天遁去,又沿着天幕赶去太清观。

    他是天庭正神,自不会被天庭边缘的天道之力相阻,毫无阻碍寻到了九天之上的小小道观。

    于道观大门外一拜,李长寿朗声道:

    “弟子长寿,拜见老师,特来请示如何处置红莲!”

    那熟悉、苍老的嗓音响起:“进……就是。”

    李长寿推开木门,提着道袍下摆,低头入内,本想再拜,却被一个‘坐’字,摁到了那枯瘦老者身旁的蒲团上。

    太清圣人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

    这应该是笑,李长寿此前见识过。

    老子问:“你想如何处置?”

    李长寿忙道:“弟子觉得,将其内冥河残魂灭掉,能保留多少红莲之力算多少,就将业障红莲给通天师叔。

    只是弟子此时不知,该如何跟二师叔解释。”

    老子缓缓点头,也开始思索,似乎是在想如何让自己两个弟弟别起争执。

    李长寿心底松了口气,看来自己所想,没有违背老师的本……意……

    等等!

    老师开始思索!?

    李长寿紧紧抿住嘴,看着此时已闭上双眼的自家老师,道心一阵阵抽抽。

    于是,十八次日夜轮转后……

    “长寿?”

    “弟、弟子在!”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