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长庚师弟,此地乾坤被封锁,无法用乾坤遁法,也无法破开虚空过去,对方布置的乾坤大阵仿佛一颗圆球,毫无破绽。”

    “此事我已知晓,不过不必担心,我已有办法处置周围的蜃气……”

    这是,谁的嗓音?

    长庚?

    这名字好熟悉。

    银发少女睫毛轻轻颤抖着,感受着元神周遭的封禁,心底莫名一阵焦急。

    又听……

    “太乙师兄,琼霄,稍后我会用纸道人吸引对方注意力,打探清楚殿内的情形。

    这两张纸人给你们,你们各自留一道化身在这。

    虽然有太极图遮掩,但也不能大意,我们做事要尽量周全一些。

    记得,我们第一目标是取走红莲,第二目标是毁灭红莲。

    当我确定这红莲无法为道门所用,就会捏碎这个玉符,你们及时后退拉开距离,我将会启用大灵爆毁灭红莲和冥河老祖残魂,将此地夷为平地,彻底拔除此地隐患……”

    大灵爆?

    银发少女道心轻轻震颤着。

    正此时,元神感受到了一股温暖的法力,双眼睁开一条缝隙……

    银发少女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陌生的侧脸,但对方那般玄妙的道韵,让她道心猛地一震!

    水神!

    天庭水神,那个能让西方教圣人吃亏,让文姨五次三番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去招惹的狠人!

    水神的大灵爆,她自是见过的。

    今天,竟要用来夷平此地……

    “不要……”

    银发少女小声喊了出来。

    随着她嗓音传出,浑身法力也再次流通,元神周遭的禁锢悄然消散。

    一张还算英俊的牛脸从侧旁挪了过来,填满了银发少女的视界,笑着道了句:

    “你醒啦?”

    银发少女身形立刻后缩,灵敏地跳起身来,目光越过面前的壮汉,落在李长寿与他面前的琼霄仙子、太乙真人身上。

    惊、怒、惧……

    少女想开口说话,但嗓尖轻轻一颤,下意识摸向自己手边,直接握空。

    “我的剑!”

    “在这,在这!”

    青牛答应一声,转手将元屠剑拿了出来,双手捧着递给少女。

    侧旁,李长寿、琼霄与太乙真人只是看了这边一眼,就继续商量自己的。

    她连忙将元屠剑抢了过来,发现剑上的重重禁制,秀眉轻轻一皱。

    她跟剑,都被俘获了。

    但随之,少女看向青牛,目中满是悲愤:“你们是一路的!”

    “这、这纯碎是误会,”青牛忙道,“我此前遇到你时,还不知要来此地增援。

    不信你看,三教顶尖高手都中埋伏了。”

    顺着青牛的指尖看去,少女立刻见到了侧旁熟睡的……道门八大高手!

    青牛想着此前长庚师兄指点的说辞,立刻长叹一声;

    炯炯有神的大眼中满是诚恳,他放缓语气,沉声说道:“我对你并未预设立场,只是在血海中偶然相遇。

    如今虽已知晓,你我今后就要相对而立,但最起码,我不会将拳锋再对准你。”

    言罢,青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掌心,脸上写满了遗憾,又缓缓舒了口气,抬头努力露出几分诚挚的笑容:

    “可能就是误会了吧。

    但也就……也就挺难受。”

    银发少女轻轻皱眉,仰头注视着这个魁梧的壮汉的面孔,不知为何,明明此前是那般厌恶,此时反倒泛起了少许……

    不忍。

    “我……”她不知该说点什么。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青牛目中略带绝望地问着,似乎下一刻就要永世别离。

    银发少女道:“我名铁扇,是修罗族公主。”

    青牛双手抱拳,并未多问多说,而是做了个道揖,沉声道:“此前多有得罪。”

    少女铁扇抿起有些泛白的嘴唇,低头抱剑还了一礼……

    只是短短几句话,青牛一举扭转自身形象,从此前纠缠不清的浪牛,变成深情款款的老牛,并在铁扇心底留下了浅浅的印记!

    以上,台词指导、动作指导、表情指导、情绪指导——天庭水神李长庚!

    嗯?

    李长寿突然回过神来,仔细品味着青牛和银发少女的对话,捕捉着里面的信息点。

    铁扇?铁扇……铁!

    铁扇公主罗刹女?牛魔王的夫人,红孩儿的娘亲?

    这?!

    搞错了吧,兜率宫青牛是一把金刚镯耍了漫天仙佛的独角兕大王才对!

    这怎么就……

    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空明道心发挥作用,强行将他波动的情绪抚平。

    没想到啊没想到,在西游劫难之前,竟然还有这么多小故事。

    不过,自己这个未来的太白金星,好像也在故事中……

    念及于此,李长寿嘴角释出少许微笑。

    随他们去吧。

    少女铁扇的目光跃过青牛,落在李长寿身上,眼神有几分惧怕,但很快就被坚定填满。

    “道友,可否请你让开,我需去面对强敌了。”

    “这……”

    青牛低声叹了口气,向后挪了半步,有些欲言又止,但终究只是背负双手,看向天穹。

    少女铁扇缓步向前,目光死死锁定在李长寿身上。

    李长寿扭头看了过来,嘴角露出少许微笑:

    “你要对我出手?”

    “是。”

    李长寿纳闷道:“为何?”

    侧旁琼霄干脆转过身去,努力憋笑。

    少女轻轻皱眉,道:“你要阻碍老祖复生,我是修罗族公主,我必须阻止你。”

    李长寿看向青牛,笑道:“师兄,我已看在你面子上饶过她一命……”

    “长庚师兄,”青牛面露为难,“我当真不知该如何劝她,立场对立,也只能选择成全她。”

    “此事与他无关。”

    少女想要拔剑,但元屠剑被套了太多封禁,此时无法拔出。

    李长寿摇摇头,背过身去:

    “罢了,我就当未曾见过她。

    今日冥河老祖决然无法复生,此事我说的,稍后若在前路见到你,定不会再饶你性命。

    看在我这位师兄的面子上,你走吧。”

    少女不由一愣,抬头看看李长寿,又看看侧旁的青牛,银牙咬着嘴唇,低头对李长寿抱拳行礼,又扭头对青牛酷酷地道了句:

    “我欠你一条命。”

    言罢,她提着元屠剑迈步前行,自李长寿身旁走过,踏出太极图笼罩范围。

    青牛连忙追出两步,却被李长寿抬起的胳膊阻住。

    “铁扇!”

    青牛满是担心地喊着。

    那少女脚步未停,反而走的更快了些。

    但走了不过十多步,她身形摇摇晃晃,朝着侧旁缓缓软倒,气息平和舒缓,就地睡了过去。

    蜃气,入梦。

    这时李长寿阻拦青牛的胳膊,能感觉到,青牛身上即将爆发又隐下去的力道。

    这是真的动了心念。

    太乙真人在旁摇头轻叹:“水神骗起小姑娘来,当真是一套一套的。”

    李长寿:……

    明明是这个修罗族七十二公主之一的少女太过单纯!

    琼霄注视着银发少女昏睡的模样,捏着下巴一阵思索。

    李长寿笑道:“可是有了什么妙计?”

    “没,我在想,我把头发弄成这样会不会更好看些。”

    琼霄拨弄着身前一缕秀发,如此嘀咕着。

    “记得跟你姐商量下,”李长寿随口应一句,抬头看向了远处那座大殿。

    没反应?

    元屠剑可就在这,相当于送上门的神兵,对此时的冥河老祖定是大有裨益才对……

    又过了一阵,青牛面色有些忧虑,低声道:“长庚师兄,我去带她回来吧。”

    “别急……”

    咻——

    太极图下的李长寿刚要开口,大城正中的废弃大殿中突然飞出一抹血光,那血光凝做一张大手,将地上的少女捞起,拽回殿中。

    见此状,李长寿露出几分微笑,略微扭头,道了句:

    “按计划行事。”

    琼霄和太乙真人各自颔首,缓缓飞到半空。

    琼霄祭起金蛟剪、太乙真人祭起九龙神火罩,此刻按兵不动。

    他们要夺红莲,必然要进入这座大殿;

    但如果只是扔法宝砸人做点拆迁之事,自是不必亲身过去。

    李长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在太极图笼罩区域的边缘盘坐了下来,整理着自己的思路。

    血海各处,改调动的都已调动了起来……

    双手同时并起剑指,在双目之上缓缓划过,双目化作湛蓝色,背后浮现出了一面散发着阵阵神光的宝幡。

    水神宝器,皂武旗!

    浓郁的天道之力包裹住李长寿,李长寿袖中飞出一只厚厚的纸道人,其内有颗金丹滴溜溜地旋转,化作了天庭水神常用的老神仙模样,甩动拂尘,迈步向前。

    纸道人走了不过五六步,李长寿本体的左掌掌心绽放雷光,将已经不算浓郁的困意打掉。

    李长寿朗声道:“殿内的道友,可否一叙!”

    话音刚落,那废弃的大殿中射出一道乌光,毫不留情将李长寿的纸道人撕碎。

    太极图下,李长寿只是闭目盘坐,袖中又飞出一具纸道人,再次走出太极图笼罩之地。

    第二具纸道人施展少许遁法,到了刚刚纸道人被撕碎的位置,继续向前。

    “殿内的道友,可否一叙?”

    又见乌光闪耀,李长寿第二具普通纸道人瞬间被斩。

    琼霄俏脸一怒,想到李长寿反复的叮嘱,暂时忍了下来;那金蛟剪化作三丈长短,双刃开启,两条太古蛟龙的虚影在缓缓游动。

    李长寿袖中飞出了第三具纸道人,遁到前一具纸道人所在之地,缓步向前。

    这次,殿内那不断出手的黑影握着手中长枪,明显犹豫了下。

    这黑影低声骂道:“这水神的化身无穷无尽吗?”

    侧旁有个苍老的嗓音回道:“太清的二弟子,自有过人之处。”

    “哼!”

    那持着小戮神枪的黑影冷哼半声,手中长枪点出一道乌芒,将李长寿的第三具纸道人再次撕碎。

    但这次,太极图之下,传出一阵阵怒龙嘶吼之声!

    先是金光闪耀,两条太古巨蛟自太极图之下窜出,双尾互相交缠,身躯骤然化作千丈长短,对这座废弃大殿直直砸来!

    又见火龙呼啸,九条四爪苍龙包裹着橙红火焰冲天而起,在那两条巨蛟之后凶猛扑下。

    噹!

    大殿之内,一道黑影将手中拐杖砸在地上,大殿周遭出现了一层冰蓝色的光罩,开启了此前准备的阵法。

    但,金蛟剪乃通天教主亲赐重宝,琼霄为截教八大弟子之一,此时近乎全力出手,又岂是那般容易抵挡?

    就听得巨蛟嘶吼,狠狠撞在大阵阵壁。

    那冰蓝色的光罩几乎被巨蛟直接撞碎,各处不断闪烁,底部出现了道道裂缝……

    随之而来的九条火龙接连冲击,让那些裂缝逐渐增大。

    金蛟剪并未连续发起攻势,巨蛟由实化虚,退回太极图之下,盘踞在琼霄身周,为琼霄增了何止三成威势!

    太乙真人收回九条神龙,淡定在旁负手而立。

    就是个添头。

    而此时,李长寿派出了第四具纸道人,遁到前一具纸道人所在之地,继续大步向前,朗声道:

    “殿内的道友,可愿一叙?”

    殿内这四道黑影,这次尽皆沉默了下去。

    他们突然发现了今日所面对的困境,原本撒出去的本源蜃气,已是给不了他们多少安全感。

    很简单……

    洪荒盛行板砖之道,只要道门不想夺红莲,而是想要毁掉此地,稍后待更多道人高手抵达,这里被毁只在顷刻之间,他们也难逃出去。

    四道黑影中,那苍老的嗓音再次道:

    “没必要跟道门死磕下去,更何况圣人们只是在看着,并未出手。”

    “让他过来。”

    四道黑影背后,有些虚淡的嗓音响起:“本座尚需血神子恢复法力,再拖延他一二。

    这个水神,似是能影响到道门决策。”

    这四道黑影各自点头,这次,任李长寿前行。

    ……

    发现殿内的家伙不再出手,李长寿干脆驾云向前,尽快赶到殿内。

    前方阵法重重,仙识无法探查通透。

    太极图在护着己方众大佬,稳妥起见,李长寿此时的计划中,并没有动太极图的选项。

    背靠道门这么庞大的洪荒势力,他能选择的获胜之法自非一种,只不过习惯性地选择最稳妥、最周全的一条路径。

    其他事暂且不谈,那银发少女,不,铁扇公主可是青牛老哥一见钟情的生灵,别真有个三长两短。

    嗯?

    李长寿心底泛起少许疑惑。

    老师给自己的那个【去】字,莫非是让自己来相助老牛一把,而不是为了那朵红莲?

    嗨,还真有这般可能,而且可能性不低。

    还好自己指定的计划也是围绕这一点展开……

    正此时,头顶不知多高处,不断翻涌的血海中,又有一批普通修罗突破了金翅大鹏鸟造出的狂浪激流,浩浩荡荡冲向了那道光柱。

    如飞虫扑火,源源不断。

    李长寿通过留在外围的纸道人仔细感应了下,已有大批神智正常、双目没有完全泛红光的修罗族高手抵达大城废墟附近。

    这些修罗族高手,似乎正在捕捉金翅大鹏鸟的踪影,似是要扫平冥河老祖复生的一切阻碍。

    对此,李长寿也只能一笑。

    “止步。”

    一声冷喝自殿内传来,已到了大殿殿门的李长寿却恍然未觉;

    纸道人径直驾云进入殿门,方才顿住身形。

    杀意。

    毫无遮掩的杀意自前方传来,李长寿控着纸道人甩了甩拂尘,看向杀意的来源。

    那是一道躲藏在角落中的持枪黑影,看不清具体形貌,正是此前偷袭他纸道人、打伤金鹏之人。

    在大殿其它三个角落,还藏匿着另外三道黑影,其中有两头乃是凶兽化形,一道黑影的气息有些古怪,李长寿也看不透。

    一朵红莲,盛开在大殿最深处;

    红莲之后,李长寿曾在十多年前‘天道托梦’时见到过的老道,已睁开双眼!

    这老道身形再次凝实,可自身气息有些外强中干。

    他面容方正,双目狭长,灰白色的长眉满是锋锐之意,虽只是虚影,却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冥河老祖这位远古大能,此刻显然已苏醒了过来!

    李长寿对此并不感半分惊讶。

    让李长寿有些惊讶的,是那朵红莲已开始散发出圆满之意,似是已快要完全成熟。

    红莲之下有一颗光球,其内仅存二三十只光点。

    当着李长寿的面,冥河老祖手指对那光球轻点,一只魂魄飞出,被冥河老祖送入口中,融入自身的虚影。

    吃了。

    虽,这般魂魄给冥河老祖的增幅微不可及,但李长寿的面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冥河老祖露出少许冷笑,嗓音自四面八方传来,带着些许轻蔑:

    “当代水神,你要阻贫道复生?”

    李长寿回敬一句:“昔日败亡残魂,还妄图逆天改命?”

    冥河老祖冷笑渐退,嗓音也变得轻淡缥缈:“你可知,若你今日败了,人族将有哪般下场。”

    李长寿并未回答,目光挪到大殿边缘。

    铁扇公主就在那躺着,抱着元屠剑沉沉入梦。

    冥河老祖的嗓音再次响起:

    “今日谁都无法阻本座复生,你不过区区道门后起弟子,竟敢在本座面前……”

    “道友,你此时还是残魂吧。”

    李长寿突然如此说了句,冥河老祖的话语都不由一顿。

    甩了甩拂尘,李长寿气定神闲地笑道:

    “若我所料不错,你今日的复生,不过是让残魂苏醒,以十二品红莲为本体,遁入混渡海中,再慢慢填补自身神魂。

    你之所以知道我的事,就在于那些被你吸干的修罗族魂魄,你读到了少许关于我的记忆。

    是否?”

    冥河老祖道:“是又如何?”

    “不如何,”李长寿耸耸肩,“此地不过是我一具化身,本体就躲在太极图下,你又能奈我何?”

    “哼!”

    冥河老祖冷哼一声,虚影张开左手,侧旁铁扇怀中的元屠剑化作一抹血光,飞到冥河老祖掌心再次凝聚成剑形,发出阵阵颤鸣。

    其上禁制一层层消散,十二品莲花的花瓣轻轻摇晃,这把沉寂了漫长岁月的宝剑,仿佛已苏醒了过来。

    正此时,突听城外传来风雷呼啸之声。

    数百名修罗族高手,此时正对大城外围的白泽与十多位道门高手暴起发难;

    又有几名无比苍老的修罗族,浑身闪耀着璀璨光亮,攻向光柱附近的金翅大鹏鸟,逼得金翅大鹏鸟不得不暂停掀起血海浪涛,暂时躲避。

    修罗族,高手尽出!

    “剑……

    我的剑!”

    大殿断壁边缘的阴影中,铁扇突然醒来,双眼尚未睁开,下意识抱紧自身,怀中之剑已是没了踪迹。

    李长寿眉角一挑,并未多看这银发少女,心底也有点惊讶。

    她竟能自己醒过来……倒是省了几颗留影球。

    铁扇努力睁开双眼,见了在红莲之后的元屠剑,又看清是谁持有元屠剑后,不由激动地跪在地上,深深叩拜。

    “父……老祖,您归来了!”

    冥河老祖露出淡淡的微笑,看了眼银发少女,就将目光落在李长寿身上,继续道:

    “而今天地间,道门竟是如此傲慢自负,明知是本座复生之事,竟只是让十余高手前来。

    此时你想阻我已然错失良机。

    道门弟子,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冥河道友,说得越多就显得你越心虚,身为远古大能多少也应要点脸面,何必呢?”

    李长寿看向四个角落,笑道:

    “我其实是来见这四位道友,没想到你已苏醒。

    四位道友,这红莲对我道门有大用,还请四位道友赏个脸,就此退去,我道门定不会追杀各位。”

    言语交锋,心理博弈!

    角落中的这四道黑影毫无所动,也没有半点回声。

    李长寿奇道:“各位莫非以为,能在圣人手中走脱?”

    冥河老祖缓缓闭上双眼,冷然道:“若圣人前来,我当要问问他们,同为远古生灵,为何要如此为难本座!”

    正此时,大殿轻轻震颤,上方出现一点点亮光,宛若星尘撒落,汇入冥河老祖的残魂。

    冥河老祖的虚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为凝实一些。

    正跪伏在地上的银发少女身子轻颤,抬头看向正上方,瞳孔猛地一缩。

    她所见,破损的殿顶之上,那贯穿血海的血色光柱周遭,数不清的族人撞向血柱,瞬间烟消云散,只留一点点灰烬落下,化作星辉……

    李长寿视线余光撇到此处,心底已是没了疑虑。

    他淡然道:“冥河道友,我可否问你一句,你将这些修罗族当做什么?”

    “修罗族由贫道造化,”冥河老祖冷笑道,“你莫非是来此地说教贫道?”

    “修罗族乃六道轮回之一,”李长寿皱眉道,“或许你造化的最初那批修罗族,算是你的分身、化身,但今日的修罗族,九成九都是经六道轮回转生而来。

    单凭这一点,我就可定你滥杀无辜、荼毒生灵之罪,请来天罚惩处!”

    “哈哈哈,哈哈哈哈!”

    冥河老祖面容突然无比狰狞,双目、眉心沁出一点点血痕,背后现出三头十八臂凶恶相!

    “这就是现如今的道门弟子!

    可笑!

    本座自远古一路杀至上古,万般生灵皆由我屠!以杀证道,以杀得名!天若要灭我,我便斩天,地若不服我,我便裂地!

    当年你师兄不过是与后土联手,又有天道背后作梗,才让本座落败,而今你竟敢在本座面前大放厥词!”

    正此时,又有一片星辉从上方撒落,似有源源不断之势。

    大城之外,斗法的波动越发激烈。

    光柱上下,已有大批普通的修罗赶至,毫无反抗、毫无知觉,撞入血柱内。

    那朵十二品莲花之上的圆满之意越发明显……

    冥河老祖的身躯越发凝实,看李长寿的目光,也越发讽刺,苍老的面容出现了道道血纹。

    李长寿略微皱眉,似是在思考对策。

    侧旁忽然传来一声有些怯弱地呼唤:“老祖……您可否饶大家一命?”

    “嗯?”

    冥河老祖豁然扭头,左手猛地一扬!

    砰!

    就听一声闷响,铁扇那纤巧的身子倒飞了出去,撞裂了侧旁断壁,低头吐了口血。

    冥河老祖骂道:

    “本座的阿修罗何时变得如此软弱!你不配做本座的女儿!”

    铁扇挣扎着爬起来,低头跪伏了下去,对着冥河不断叩拜。

    她泣不成声,目中满是迷茫。

    李长寿心底稍微计算了下时间,继续开口,将冥河老祖的注意力吸引了回来。

    “冥河老祖,我今日或许真的阻拦不了你复生,但你也逍遥不得几日。

    不如这样,你我打个赌如何?

    若是我赌赢了,你就交出十二品红莲;若是我赌输了,今日我天庭水神退出对你的围剿。”

    冥河老祖只是冷笑,并未应答。

    又是阵阵星辉洒下,上方光柱近乎挤满了人影,源源不断填充冥河老祖的残魂。

    看这远古凶恶大能,左手对着侧旁的法器圆球一招,拿出两道人族魂魄塞入口中,眯眼看着李长寿。

    冥河老祖悠然道:“根据本座刚得到的记忆,你似乎很在意人族生死。”

    “我是人族,”李长寿冷然道,“你似乎很不在意修罗族的生死。”

    “对本座造化之物,本座生死予夺,有何不可?”

    “这赌约你有无胆量答应?”

    “区区竖子,安敢在本座面前大放厥词!

    你不过是想拖延到道门弟子赶来此地,”冥河老祖冷然道,“本座答应你又何妨?

    你且说来,要如何赌?”

    李长寿大手一挥,袖袍鼓荡,指着殿外道:“就赌,我可破周遭蜃气!”

    冥河老祖双目一凝,殿内顿时安静了下去。

    城外那阵阵轰鸣声传来,数不清多少修罗族高手的气息接连爆发,此刻正阻止道门高手靠近光柱,保证那些实力稍弱的修罗族族人顺利飞蛾扑火。

    废弃的大殿内,角落中有个粗狂的嗓音喊道:“这是本源蜃气,无物可破!”

    “喏,你们赌不赌?”

    李长寿笑道:“你们该有这个自信才对。”

    “有趣,”冥河老祖淡然道,“这赌约,本座答应了。”

    “远古高人该不会出尔反尔吧?”

    冥河老祖哼了声:“本座自有信誉。”

    李长寿声音一沉,道:“在我出手之前,可否将你手边人族法器还于我?”

    冥河老祖冷冷一笑,手指轻轻晃动,那法器球落入李长寿掌心,其内魂魄已不过二十余。

    李长寿叹了口气,将法器球放入袖中。

    四处角落中,四道目光落在李长寿身上,那拄着漆黑长枪的黑影冷笑了声:“你若有破解蜃气之法,为何要拖延到此时?”

    “因为此法需要一些助力。”

    李长寿在袖中摸出一只玉符,慢条斯理地捏碎,缓声道:

    “我听闻,幻蜃这般本源蜃气无比玄妙,无法搜寻、无法捕捉,乃是幻蜃最后的保命手段,全无破解之法。”

    角落中传来苍老的应答声:“不错,你既知这些,还敢乱下赌约?当真是为了拖延时机信口胡言!”

    “这位道友莫急,”李长寿面容越发清冷,嗓音越发自信,“我此前想了许多办法,尝试了许多法子,最后都放弃了。

    我之智谋,也比不过远古、上古那么多高手,这般结论自是难以推翻。

    但我及时换了个思路。

    各位请看,大城四面城墙处,是不是多了一些人影?”

    殿内四黑影与冥河老祖同时探查各处,正如李长寿所言,各处多了十数道身影。

    粗狂的男声问道:“是又如何?”

    李长寿道:“此地有本源蜃气,却无幻蜃这般凶兽,你们的蜃气似乎……数量有限。

    这里是幽冥,幽冥有地府,那地府之中最多的是什么?”

    “魂魄?”

    拄着长枪的黑影直接抢答。

    “说实话,此地你们当真选错了。”

    李长寿道:“这里是血海最深处,物极必反,少了血海污浊,多了许多清气,让普通魂魄也可在此地逗留。”

    他话音刚落,四面城墙上的那些人影同时出手。

    定睛一瞧,这却是四位阎君各自率领十四五名判官,此刻齐齐出手,立起四方鬼门!

    鬼门开,阴风漫卷!

    整座废墟大城在瞬息之间被一道道虚影填满,而这些虚影有半数直接低头昏睡,半数茫然无措地看向各处。

    地府特产,男女怨魂!

    四位阎君与众判官立刻施法,不过瞬息、阴风再起,将无数魂魄收回鬼门之中。

    而后……

    四位阎君扛起鬼门扭头就跑,立刻遁入血海,一溜烟消失不见。

    李长寿打了个响指,太极图下的太乙真人盯着九龙神火罩缓缓飞出,前飞百丈,毫无异样,背着手站在空中。

    蜃气,耗尽。

    见此景,殿内那四道身影几乎同时出声:

    “怎会!”

    “这不可能!”

    “用无尽怨魂耗尽蜃气?”

    “高明。”

    冥河老祖狰狞的面容无比阴沉,双目中迸发浓浓的杀意。

    李长寿指着那朵十二品红莲,冷然道:“道友,这红莲,该归我了。”

    冥河老祖怒极反笑:“哈哈哈哈!你做梦!”

    “本座自有信誉在?何其刺耳。”

    李长寿道:“蜃气已无,你已无胜算,若你此时认输,我或许可以给你几分体面。”

    “黄口小儿,就凭你!”

    冥河老祖双目之中满是疯狂,元屠剑归鞘悬于身侧,双手结出繁复印记,身周迸发出耀目血光。

    十二品红莲花瓣轻轻震颤,其上泛起层层诡异的道韵。

    “血神归元!”

    霎时间,大殿之上的那道血色光柱膨胀数倍,爆发出一层又一层波痕,整个血海响起诵经声。

    就在这座大城外围,此时正与越来越多道门高手交战的修罗族众高手,但凡金仙境之下者,双目竟也泛起红光。

    血海之中,密密麻麻的修罗如疯魔一般,拼尽全力朝光柱涌来!

    城中,废弃大殿侧旁。

    铁扇双目开始有红光闪烁,但她腹中有一颗灵丹悄然化开,让她双目迅速恢复清明。

    与此同时,铁扇仿佛听到了,头顶传来的一声声呐喊……

    【这呐喊十分惶急,像是如梦初醒被毁灭时,最后的呼喊。】

    ‘老祖为什么要吃我们!’

    ‘我想活着,我想活着啊老祖……’

    ‘老祖求求你放过我们,我们永世追随您!’

    “老祖!”

    少女铁扇跪伏在那不断磕头,她颤声喊道:

    “铁扇愿献上元神道躯,请老祖放过族人们,请老祖您饶过族人们一命!

    求求您了!大家只是想活着……”

    “混账!”

    冥河老祖暴跳如雷,左手对着铁扇一抓,这银发少女被他直接摄来、摁住额头,一缕缕元气迅速脱离铁扇的道躯,被冥河老祖吸纳!

    冥河老祖骂道:“你们由本座造化,由本座赋予,都是本座给予你们性命!

    而今,本座不过是收回来!”

    铁扇那双赤瞳中满是绝望,感受着自身的元气被抽离,浑身不断颤抖,却并未挣扎。

    见此状,李长寿在旁淡定地道了句:

    “冥河道友,我劝你最好不要伤她,不然你今日再无半点生机。”

    冥河老祖目中凶光毕露,下手却是有了迟疑,暂缓吸纳铁扇元气。

    不知何时,场中节奏完全被眼前这个实力不过金仙境的水神化身掌控。

    以至于,他此时开口,冥河老祖、四道黑影,都全神贯注听着……

    单单只是怨魂破蜃气这一点,就让他们震惊。

    李长寿淡然道:“其实,冥河道友与四位道友,搞错了很多事。

    首先,洪荒已非上古,而今是天道建立秩序的年代,你们想趁着这次大劫,让冥河复生,完全就是自寻死路。

    我估计你们也是被人游说,那人我就不提了。

    再有,我的化身来此地,并非是为了拖延时机,而是转移各位的注意力,让四位阎君有机会放出怨魂,破解瘴气。

    他们现身时,各位是否都忘记出手,只顾得惊讶了?

    哈哈哈!

    还有第三件事和第四件事……先说第三件如何?”

    李长寿话语一顿。

    冥河老祖、四道黑影屏住呼吸,已是要齐齐出手撕碎他这具纸道人。

    李长寿笑了声,温声道:“此时此刻,我确实是在拖延时机。”

    咻!

    话音未停,一束金光在李长寿肩头闪过,前方乾坤泛起道道涟漪!

    这突如其来的金光,在其他四道黑影尚未反应过来时,已扑到冥河老祖身前!

    只是一瞬!

    冥河老祖左手齐根被斩断,铁扇的身影消失不见!

    冥河老祖身后方向,大殿的断壁出现了一只鸟形缺口。

    随之,这断壁轰然倒塌!

    金翅大鹏鸟于千丈之外显露身影,将铁扇护在背后,又用仙力塞了几颗灵丹进铁扇口中。

    而后,金翅大鹏鸟看向那道持有小戮神枪的黑影,狭长的目中满是怒火。

    冥河老祖眯了眯眼,此刻不惊不怒,反而面露不解,断掉的左手缓缓凝成。

    道道星辉撒落,竟将冥河老祖衬的有些神圣,他疑惑道:“你为何偏要救她?”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们的第四件事。

    不过在此之前,各位不如先看看,此时各处局势如何。”

    话语落下,李长寿这具纸道人侧过身来,殿门之外,青牛、太乙真人、琼霄仙子同时抵达。

    而在城池外围,数十道身影冲天而起!

    阐教赤精子、黄龙真人、云中子、惧留孙、灵宝大法师……

    十二金仙又至七位,福德金仙来了四位!

    截教乌云大仙、龟灵圣母、金箍仙、秦天君、火灵圣母、金光圣母、赵天君……

    各仙岛高手来了二十余位,其外更是有数百截教仙在摆阵!

    一股股威压,落向这座大殿的废墟!

    李长寿的纸道人含笑而立,此刻的白眉白发老神仙模样,更增几分飘逸。

    毫无征兆地,那四道躲藏在大殿角落的黑影突然翻身急冲,他们直接撞碎几处墙角,朝道门仙人尚未合围处分头疾遁!

    ——已是在最短时间内做出了取舍,立即退出此事。

    可惜,为时已晚。

    这四道黑影一动,金翅大鹏与周遭十数位高手立刻前追后堵,在血海底部掀起大战!

    各个方位竟都有道门仙人现身,搭成天罗地网之势……

    李长寿看都不看外围,只是注视着此刻反倒面容无比冷静的冥河老祖,以及远处孤零零的铁扇。

    一缕神念,落于铁扇身上。

    冥河老祖平静地问道:“第四件事为何?”

    李长寿反问:“在道友看来,我花费了这么多口舌,用了这么多心思拖延时机、谋算布置,是为了对付道友?”

    “不是吗?”

    “自然不是,”李长寿正色道:“若要对付道友,我只需引动天罚。”

    “说到底,你不过是为了红莲而来,”冥河老祖冷冷一笑,“本座且将话落在此处,红莲与本座已融为一体,你若想得红莲,便必须保住本座。”

    李长寿摇摇头:“道友你果然老了,色厉内荏,令人发笑。”

    “你!”

    冥河老祖双目一凝。

    “我?

    你如果不去伤那些人族魂魄,我对你自不会缺对前辈高人的敬重。

    既然你已经到了这般地步,我今日也可明白地告诉你。

    我费心除掉周遭这些蜃气,是为了能救下这位修罗族的公主铁扇,也就是你名义上的女儿。

    我之前对你说这么多,其实并不是说给你听,而是说给你这个女儿听。

    抱歉,你在我今日的计划中……

    并不重要。”

    李长寿缓缓向后退步,脚下却有一缕水蓝色的道韵飘过,将大殿完全笼罩了起来。

    本体双目满是神光,殿中的纸道人却在袖中拿出了一只法器光球,取出了一只有点熟悉的魂魄。

    神通:万物均衡。

    冥河老祖双目突然瞪圆,自身气息突然锐减近半;

    那书生的魂魄突然闪耀起了璀璨亮光,膨胀做常人大小,正错愕地低头看着自身。

    “呀?”

    随即赶紧捂嘴,抬头看冥河老祖的时候,禁不住瑟瑟发抖,躲去李长寿纸道人背后。

    李长寿话语不停,继续心平气和的讲述着:

    “冥河老祖,我把你这个女儿主动送到你手边,便是让她离你近些,看清你的真实面目。

    她对你有种盲目的尊崇,觉得命途的意义就是为你而生。

    这不利于她今后之路。

    所以,我布置了这一切,甚至刚才耗费不少心力,对你施展了这般神通。

    忙活这么多,只是想替我人教一位师兄,告诉她一个旁人都懂的道理……”

    噗!

    一把灵宝利刃自冥河老祖背后刺入,穿透冥河老祖前胸,戳在那朵十二品红莲的一只莲瓣上。

    冥河老祖眉头紧皱,脖颈有些费力地扭头看去。

    他此时不过虚影,自不会受伤,但目中的错愕与愤怒,却是完全做不得假。

    一名少女,银白色的长发,此刻保持着低头俯冲的姿势,左手反握剑柄,右手摁在剑柄末端,头顶还有一只小塔的虚影。

    冥河老祖双目瞪圆……

    片刻前;

    金翅大鹏鸟去追杀那四道黑影时;

    铁扇双目无神地跌坐在那,任凭灵丹药力在体内扩散开来。

    一缕传声钻入她耳中,在她身周仿佛出现了一道虚影,这虚影在缓缓踱步,低声说着一些话语。

    【还没明白吗?

    你所憧憬的老祖就是这般,你的命途,难道就是成为他的养分?

    就算你心甘情愿,看看你的族人……

    他们没有任何机会去反抗,只能去接受这个下场,失去神智的涌来此地,真灵都不曾留下,只能在最后一刻的哀求。

    铁扇,只是想着牺牲自己,真的够吗?】

    “我,我又能做什么……”

    一缕阴阳道韵流转,一把长剑落在铁扇面前,其上锈迹斑斑。

    【命这种东西,一直在自己手里。

    像你们这些一旦被神通控制就身不由己的生灵,唯一的自由,就是在被控制之前选择生或者死。】

    “死?”

    【你怕吗?】

    “我不怕!但我要救他们,我想救他们……”

    【那去吧,向前看,做自己的选择。】

    铁扇抬头看去,看到了冥河老祖满是血光的背影,身体轻颤了几下,又低下头去。

    一声轻叹,她身周的虚影渐渐走远,随之而来的,是那些族人消逝前一瞬,传出的呐喊。

    唯一的自由,就是选择生或者死……

    我要救他们,我要救他们……

    起身,铁扇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的力气,她在不断前行,步伐渐渐迅速,完全没有察觉到周遭出现的几股道韵。

    太极图道韵,玄黄塔道韵,乾坤尺道韵!

    一步、两步……

    命这种东西,一直在自己手里。

    一直在自己手里……

    一直在自己手里!

    老祖,族人不该这般赴死,您起码问他们一句愿不愿献身!

    那个脊背出现在眼前,手中锈迹斑斑的长剑……

    老祖……

    命……

    ‘我不想死!’

    噗!

    铁扇喘着粗气,呼吸凌乱着。

    她慢慢抬头看向冥河老祖的侧脸,那双赤红的眼瞳没有愤怒,没有恨意,只有挥散不去的悲哀,眼角的泪在不断滑落。

    “老祖,那、那不是我们的命……”

    “你竟敢背叛本座!”

    冥河老祖身周血芒爆涌,铁扇被直接掀飞,但浑身被玄黄气息稳稳护住。

    青牛的身影急忙前冲,将铁扇接住,落向一旁。

    李长寿见状轻叹了声,这具纸道人化作灰烬,周遭一道道仙光飞射而来,将红莲与冥河老祖团团围住……

    城墙边,道门八大高手入梦之地,李长寿收回自身道韵,有些疲累地打了个哈欠。

    站起身,小心地走到云霄身侧,一屁股坐下去,缓缓叹了口气。

    这冥河老祖,才是真正的洪荒狠人呐。

    “长寿……”

    仙子的梦呓声传到耳中,李长寿精神一震,略微凑近些,仔细听着后续。

    “跪下。”

    李长寿:……

    哼,做梦。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