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好你个李长庚!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贫道跟你没完!”

    血海光柱之下,大城边缘,太极图笼罩之地。

    浑身焦黑的太乙真人指着侧旁安睡的云霄仙子等人,对李长寿破口大骂:“几个意思?感情你就敢拿贫道相试!

    那是天罚!

    你以为谁都是你,跟道祖老爷的亲孙子似的,没事劈两下适应适应!

    嘶——疼疼疼!”

    李长寿在旁连连赔笑做揖。

    “唉……”

    另一边,白泽梳理了下自己飘逸的长发,抹了把脸,含泪把自己的山羊胡修剪的更短了些,对着凝成的镜子左看右看,满是惆怅。

    没想到,他一个趋吉避凶的瑞兽,竟然也有被天罚劈的时候。

    跟着水神混,果然能体验到此前无法想象的兽生,且兽生逐渐圆满……

    太乙真人吼了一阵也冷静了下来,抱着胳膊坐在白泽身侧生闷气,调整着自身气息,看向了远处那座大殿。

    太乙真人道:“此时怎么办?等大师兄他们醒过来?”

    “来不及,”李长寿站在断墙上,眺望着头顶浑浊的血海。

    他话音刚落,血海翻涌,道道身影从中窜出,朝那血色光柱前赴后继;

    修罗族的男女老少尽皆面无表情,双目被血光填满,撞到那光柱的一瞬,身形随即消融。

    那一点点真灵也被光柱随之吞噬。

    李长寿面容有些冷峻,但并未着急,转身跳回到了白泽与太乙真人身旁。

    太乙真人咬牙骂道:“那你刚才被天罚的时候,为何不多拉几个?就拉贫道与白泽道友!”

    “这不是咱们相交密切,容易解释嘛,”李长寿眯眼轻笑。

    “你就是觉得旁人不是对手!你还笑!”

    白泽忙道:“心平气和,心平气和,太乙道友莫要这般急躁。

    道友你仔细想想,其实水神刚刚的选择也是无奈之举。

    三教大师兄暂且不论,在座、咳,在躺的几位,哪一位不是心高气傲的主,若非自己参透梦境、从中脱困,自是会影响道心。”

    太乙真人听闻此言,倒是颇为认可地点点头,但越品越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太乙真人,阐教十二金仙,就不配心高气傲……

    太乙真人颓然一叹,随之就皱眉看向李长寿,问出了白泽也有些关心的问题。

    “长庚你为何能这么快脱困?”

    李长寿淡然笑着,负手而立,长发在背后飘舞,整个人宛若散发着一圈毫光。

    他道:

    “每日三十自省,此事对否,有算计否,如此稳否?

    故,当一事太过顺利,或是完全按我心底预期所想的发展,我便会自我反省。

    须知敌非痴傻,自不肯束手就擒,也会因势利导,一切尽在博弈之间,而博弈最多的便是拉扯。

    万事都不可能非黑即白,每次算计获胜也不可能占到十成,总体而言,一件事能胜七成八成,已是十分不易。

    但梦中一切由自己心念而起,都是自己潜意识里想看到的画面。

    对于我来说,确实比普通幻阵要容易破解许多。”

    话语一顿,李长寿扭头看向太乙真人和白泽,后二者此时目光有点凝滞……

    李长寿温声道:

    “放心,我已通知玉帝陛下,以及阐截两教几位高手,此时应有二十余位两教高手正赶来。”

    太乙真人皱眉道:“来这入梦?”

    李长寿沉吟一声,看向了太极图之外。

    那本源蜃气无法辨识、无法探查,也不知此时在太极图之外还存在多少本源蜃气,此地确实是……

    一处宝库!

    这本源蜃气,简直是自保利器!

    便是大法师这么强的道境,无心之下也会中招,就连塔爷和图老大都来不及反应!

    自己的小琼峰复合防御大阵缺了什么?

    不就是缺了这般蜃气!

    若是自己能想到办法搜集一点……

    白泽嘀咕道:“怎么感觉,水神对这些蜃气的兴趣,明显比红莲还要多一些。”

    “怎么会。”

    李长寿摇摇头,又抬头看向了上方撞向光柱的修罗族,叹道:“这些,也是六道轮回承认的天地生灵,须得想个办法才是了。”

    太乙真人笑道:“呵,天庭正神。”

    李长寿看了眼太乙真人,笑道:“呵,先天生灵。”

    白泽在旁捏着自己的山羊胡笑了笑。

    李长寿一撩道袍下摆,盘腿坐在太极图正中对应的位置,道:“在己方援护抵达之前,我要想办法破掉这层蜃气,不然无法接近红莲之所在。

    白先生,稍后图老大会用阴阳二气包裹你,将你送去外围,你联络金翅大鹏鸟,他伤势若恢复的差不多了,就优先带几位高手来此地,尽量将修罗们阻挡在外。”

    “是,”白泽抱拳答应一声,面色无比凝重。

    太乙真人问:“需贫道作甚?”

    “师兄莫急,后有大用。”

    李长寿闭目说着,袖中飞出几道流光,化作几名天仙境后期的纸道人,飞出太极图笼罩之地。

    突然间,一缕昏睡之意涌入眉心,李长寿暗道厉害,掌心凝雷,对着自己后臀位置砸了一下,浑身顿时被电光环绕,整个人精神了起来。

    单单只是一缕元神之力遭遇了本源蜃气,就差点让本体入梦……

    混沌海实在是太凶险了,还是在洪荒老老实实的修行吧。

    至于为什么电后臀部位……

    无他,肉多矣。

    这几只纸道人或是前冲、或是上升、或是左右飞窜,各自袖中又飞出一只只纸道人。

    李长寿不断感应每只纸道人的细微反应,保持着雷霆对自己的攻击;

    长发一根根竖起,让此时的他,宛若雷中神人。

    太乙真人在旁看得轻轻赞叹:“这化身之法,当真算是三界独一家了。”

    随即,他问出了那个,正在那废墟大殿中观察其外情形的四道黑影,同样也在疑惑的问题:

    “水神在做什么?”

    可惜,太乙真人这边有白泽帮忙解释,那边只能天马行空地推测。

    白泽道:“可能是在探查蜃气影响的范围,但这只是普通解释。

    若按水神大人一贯非同寻常的想法,也有可能是在让自己元神适应蜃气,摸索蜃气的特性,看是否能辨别、搜集,作防身之用。”

    太乙真人:……

    不一样,他们果然不一样。

    ……

    ‘那牛妖没跟来了?’

    血海某处,银发少女有些惊疑不定地扫视着四面八方,双手抱紧怀中的宝剑。

    好强的牛妖,这莫非是上古妖族大能?

    那件圆环竟能封禁元屠剑,虽说元屠剑并未认自己为主,爆发不出原本的威能,但品阶是实打实的极品先天灵宝……

    少女低头用脸颊蹭了蹭剑柄,轻轻吸了口气,当即就要脚尖轻点,赶去老祖处护法。

    没有人,能比血海中的生灵,更懂如何在血海中遁!

    “道~友~哈哈哈哈!”

    银发少女脚下一晃,差点在血海中横漂起来。

    她咬着银牙,扭头看向嗓音传来的方向,那里血海污水朝着左右分开,一名头顶牛角、戴着鼻环的壮汉正踏步奔驰,还不断抬手打着招呼。

    “哼!”

    银发少女握住剑柄,全神戒备,虽知自己远不是此牛的对手,但她也有身为修罗族公主的傲骨。

    银发少女低声骂道:“要杀要擒,还请道友给个痛快!”

    青牛一阵急刹车,在少女面前停下。

    刚换了一身青蓝色长袍的他,此时已将原本有些蓬乱的长发整理的丝丝顺滑;

    趁着刚才的空当,他甚至还洗了个澡、喷了喷香粉,把太上老君炼制的某种灵丹碾成粉末洒在身上,增加了一点点清香。

    青牛心底回想着,自己驮着老君外出,老君用术法观察长庚师兄时,长庚师兄面对云霄仙子的各种表现……

    他挤了个优雅的笑容,抬手甩了甩额头的空气刘海,温声道:

    “道友,刚才纯属误会,我并非是要杀你、擒你,只是想跟道友结识一番。”

    “恶心!”

    银发少女哼了声,低头就朝着前路疾驰,身形化作一团流光。

    “诶……”

    青牛抬手想要挽留,但只能注视银发少女远去,那双炯炯有神的牛眼中,满是柔情。

    “连骂人都这么好看……道友等等我!”

    脚下一划,青牛一个健步就追了上去,在血海中穿梭的速度,稳稳胜过银发少女。

    这让后者一阵咬牙切齿,却又不敢激怒这个‘上古妖族大能’。

    于是……

    青牛仰泳、蝶泳、蛙泳、自由泳,轻松跟在银发少女身旁。

    嘴边露出微笑、浅笑、深情之笑,不断问着银发少女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家中几口、双亲是否尚在、可否与他四处走走看看,试着互相了解下彼此。

    当然,回应青牛的,是银发少女那厌恶决绝的眼神,以及一声声:

    “恶心!”

    “混账!”

    “你枉为前辈,有失高手风范!”

    还好洪荒不流行‘变态’的说法,不然青牛妥妥获奖。

    前冲不知多少万里,银发少女脚步一停,已是忍耐到了极点,锵的一声,手中宝剑拔出三寸,骂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青牛下意识摁住自己的鼻环,讪笑了声,而后目光诚恳,用低沉且富有雄性魅力的男低音,哞声道:

    “道友,我可能入劫了。”

    银发少女秀眉轻皱,略微有些不解。

    青牛咧嘴一笑:“入了注定要与你一起度过的情劫。”

    “滚!”

    “抱歉,你发怒的样子都是这么迷人,”青牛摇头赞叹,温声道,“你不想试着了解我一下吗?可能我也符合你的道侣条件。”

    银发少女咬牙骂道:“不想!我的一切都是父亲给的,道侣之事与我无关!”

    “哦?”

    青牛心底突然泛起了‘长庚师兄面对圣人侃侃而谈’的模样,想到了当年太清圣人老爷,传授大法师道理时,自己所听、所悟的人教经文,正色道:

    “道友受到的熏陶,似乎有些不妥,身体发肤虽受之父母,百善也当以孝为先。

    但你我降生后都是独立的生灵,我们对父母应该敬重、尊重,却也该保持自我,不为他们左右。

    我们并非任何人的依附,更非旁人拥有的物件,这一点道友的父母当真做的不太对……”

    “闭嘴!”

    少女挺胸抬头,凶巴巴地骂一句:“你非我,如何知我?这就是我的存在之理,就是我的命途!

    我今日还有急事,若你不杀我、不擒我,莫要继续纠缠!”

    青牛道:“道友,你有什么急事,不如让我一同前去帮个忙?”

    “滚!”

    银发少女拔出元屠剑,“不然就在此地决一死战!”

    “莫要激动,平和、平和,”青牛连连摆手,后退数步,弱声问,“那,可不可以留一枚传信玉符。”

    “哼!”

    这少女甩头就走,脚尖轻点,化作一团红白相交的流光,消失于血海深处。

    “唉……”

    青牛颓然一叹,站在那驻足良久,记下了这位少女的气息。

    ‘稍后等血海红莲之事结束,长庚师兄有空了,让他帮咱出出主意吧。’

    唳——

    头顶突然传来一声高啼,青牛眨眨眼,身形一闪,破开血海万顷浪潮,直接跳了出去。

    金翅大鹏鸟正在空中盘旋,背上已站着三四道身影,一缕大鹏鸟的传声钻入青牛耳中,让青牛精神一震。

    ‘青牛前辈,老师他们遇到了麻烦,需咱们赶去驰援。

    我已接上了截教的琼霄仙子与龟灵圣母,阐教的赤精子道长与黄龙真人!

    此地离着老师他们已不远。’

    青牛一跃而起,稳稳落在金翅大鹏鸟背上。

    先办正事,先办正事,免得被扣蟠桃和灵丹牛粮。

    然而,让青牛没想到的是……

    金翅大鹏鸟展翅疾飞,转眼冲入血海,极快地赶往那座大城边缘。

    片刻后,他们便与刚被太极图护出大城的白泽碰面,白泽简单说了蜃气之事,又按李长寿的吩咐,各给安排。

    金翅大鹏鸟有极速但伤势未痊愈、龟灵圣母自身神通堪比防御类后天至宝,一同留在外围,阻止那些修罗靠近这光柱。

    青牛与琼霄仙子入内协助,待李长寿找到突破蜃气的法子,就去抢夺红莲。

    琼霄也知这是大事,此时收起玩闹之心,俏脸满是认真,金蛟剪也摸了出来。

    两缕阴阳气息飞来,将琼霄与青牛接入城内,落在断墙角落,与李长寿相会。

    白泽拉住金翅大鹏鸟的胳膊,面容肃穆地低声言说一二。

    金翅大鹏鸟点头答应,低声道:“白先生放心,金鹏心底有数,若有必要,定不会心慈手软。”

    龟灵圣母却抿嘴柔声道:“修罗族也是生灵,咱们是不是……”

    “尽力而为吧。”

    白泽笑道:“水神也说过这般话语,所以才让咱们在此地阻拦。”

    金翅大鹏鸟问:“那光柱无法直接破掉吗?”

    “此前水神大人的化身已去试过了,阻拦无用,”白泽道,“那只是十二品红莲能投出的光影……

    又有一批修罗族过来了,他们会越来越多,拦下他们。”

    金翅大鹏鸟点点头,转身在血海中疾驰,双翅挥舞,在四面八方掀起一阵阵狂浪激流,让血海彻底沸腾。

    正此时,一抹白光破开激浪,朝着大城急窜。

    金翅大鹏那狭长的双眼微微眯起,不用白泽招呼,身形极快地飞扑而去。

    白光之中潜藏的纤巧身影丝毫不惧,双目凝神,立刻就要拔剑相迎!

    但金翅大鹏鸟飞的太快,少女反应不及,人影交错……

    “金鹏!”

    大城边缘传来一声着急的大喊,金翅大鹏鸟收手倒也算及时。

    就听“哎呀”一声,金翅大鹏鸟封住少女的法力,提起少女的脖颈,身形一闪回到白泽身旁,将捉到的少女放到了白泽脚边。

    金翅大鹏鸟转身潇洒而去,继续在四面八方掀起狂浪,阻止修罗族靠近此地。

    “元屠剑?”

    白泽皱眉看向少女怀中的宝剑,又扭头看向断墙上站着的魁梧身影。

    青牛有些不好意思地蹭了蹭牛鼻子,脸都快红透了,夹着双腿晃了晃去,小声道一句:

    “这个……

    这是我在修罗族中的好友,可否不打杀……”

    断墙下方,已想到如何突破蜃气的李长寿,此时也不由睁开双眼,看向青牛。

    侧旁,太乙真人的手肘撞了下李长寿的胳膊,对李长寿挤眉弄眼。

    “人教坐骑也包道侣?”

    李长寿有点无力吐槽,自也看到了那把元屠剑,心底思索一二,嘴角露出少许笑意。

    算计什么的且放在一边,这个兕大王动了春心可不是小事,这要是处置不当,直接影响到老师和老君出行是否安稳。

    自己所知的西游劫难中,兕大王有夫人?

    这个倒是真没什么印象了。

    不过按常理推断,这银发少女应该是修罗族的高手,应该跟西游故事没什么关系……

    吧。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