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插旗,李长寿上辈子流行之语,其实就是乌鸦嘴。

    【在自己表示某件事有信心完成时,只要说出来,就必定会出现翻转、波折、打脸的结果,从而令人发笑】

    但这其实是一种主观感觉,当某件事打脸后印象格外深刻,其他没有出现反转情节之事,印象较为浅淡,逻辑方式有些类似于‘幸存者偏差’。

    李长寿是不迷信这个的,所以……

    功德金身他这次凝定了!

    他水神说的!就算是道祖亲来、盘古复苏!那……也是要给些面子,改天再凝就是了。

    讲道理,从他被逼无奈接手海神教开始,算龙族、上天庭、灭妖运,一步步凝聚功德,也算做了一点点好事。

    当然,积攒功德的过程,他本身坦坦荡荡,不偷不抢,就是心脏了一点。

    玩战术嘛,不可避免。

    终于!今天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李长寿计算过,自己只要促成地府改革,将地府阴司并入天庭体系,凝聚功德金身时定然会有富裕,可以略掉一部分不纯净的香火功德。

    李长寿此时自然稳了一……

    几手。

    他在帮地府融入天庭体系的基础上,又将地府此时的弊政、陋条,逐一给出改革意见,完善了地府本身的运转。

    功德多一点,自可有备无患,大不了就把功德金身弄的块头大一点!

    带着此刻正满脸期待的灵珠子,李长寿驾云飘到了酆都城东侧。

    他还未驾云落下,正在峰顶烤灵兽肉的两个壮汉,就迟钝地发现了李长寿的身形……

    这白发白眉、慈眉善目的模样,还有那独特的先天灵树浆子味,不是天庭水神又是何人?

    “马!快!水神大人搞来了!”

    某壮汉招呼一声,这两个家伙手忙脚乱戴上本体头套,找回了真实的自我,自山崖上一跃而下,招呼一群巫族战巫向前。

    片刻后……

    牛头吆喝一声:“拜见水神!”

    后方众战巫齐齐大吼:“拜见水神!”

    李长寿露出少许微笑,刚要开口……

    马面又大喊一声:“水神万福!”

    后方众战巫再次齐声大吼:“水神万福!”

    牛头无缝连接,又吼了声:“水神无!”

    啪,一只拂尘甩在牛鼻子上,把那个‘敌’字硬生生压了下去。

    李长寿的身形出现在牛头面前,目光下撇,因幽冥界光线不足,此时李长寿上半张脸陷入阴暗,嘴角的笑容显得满是冷意。

    “话,不要乱说。”

    牛头咽了口吐沫,忙道:“是、是,末将明白。”

    李长寿向后飘回了白云,笑容完全没有变化,但给人感觉,却从阴冷化作了温暖。

    “两位元帅,我来介绍下,这位是我师侄,”李长寿将灵珠子引向前来,“阐教十二金仙太乙真人的弟子,灵珠子。”

    牛头马面对视一眼,也不知水神是什么意思,立刻向前见礼,一阵点头哈腰。

    灵珠子好奇地打量着牛头马面,向前……俏生生地做了个道揖。

    “见过两位元帅,灵珠子有礼了。”

    牛头笑道:“这姑娘好生清秀哇,哞。”

    灵珠子顿时有些尴尬。

    马面肩头撞了牛头,连忙补救道:“仙子莫要怪罪,我兄弟他说话……”

    李长寿笑道:“灵珠子是男子。”

    “诶?”

    牛头马面齐齐一怔,巫族耿直的一面也就此显露,同时看向了灵珠子腰身之下。

    灵珠子脸快红透了,手脚不知何处安放。

    “咳,”李长寿清清嗓子,“这次我带灵珠子过来,也是因此事,灵珠子性情单纯,我想让他跟你们交流交流,增加些男儿气概。

    两位都是巫族好儿郎,天地间最有男儿气概的生灵,他定能在你们这里学到许多。”

    马面忙道:“水神您这就太抬举我们了……”

    老马话还没说完,突听侧旁传来低沉如上古号角的醇厚男低音:

    “小事而已,水神放心,哞~”

    牛头肩头放平、鼓起硕大的胸肌,头套都仿佛被水洗过一般,散发着一种别样的光芒。

    “就交给我们吧。”

    李长寿笑道:“那好,你们先交流交流,我且去酆都城中寻几位阎君,待我处理完手中要事,还要在地府兴一兴土木。”

    牛头马面也不太懂何为‘兴土木’,当下答应一声,与灵珠子一同留在此地,让手下赶紧去城中禀告,就说水神前来视察。

    于是,酆都城中很快热闹了起来。

    几位阎君外出相迎,与李长寿一同入了阎罗殿中,商议上天联名启奏之事。

    再看灵珠子处……

    一群人高马大的巫族战巫围了上来,把灵珠子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个都好奇打量着。

    牛头先是嘿嘿一笑,随之就开始琢磨水神大人交代之事。

    马面瞪了眼牛头,将灵珠子先请到了侧旁,而后与牛头和几名战巫细细商议……

    灵珠子此时也在好奇地打量着各处。

    这就是长庚师叔此前所说,要给他介绍的好朋友吗?

    感觉,比天将哥哥们,确实强壮了不少呢。

    灵珠子散出仙识,就听到了一群不习惯也有可能不会传声的巫族憨憨们,正在那各种嘀咕:

    “水神大人好不容易安排点事给咱们,怎么也要办利索了,哞。

    男儿气概,这肯定是跟腱子肉有关吧?”

    “肤浅!你怎么就这么肤浅!

    难道族里面一半的女子,都有男儿气概吗?

    水神大人是人族,男儿气概应该是品质,有担当、有责任心,咴儿。”

    牛头牛眼一瞪:“你的意思,是非要跟我犟咯?”

    “我坚持,”马面甩了下飘柔的秀发,“咴儿。”

    滋滋——

    牛头马面四目相对,空气中出现了一丝丝电弧。

    旁边有个巫族壮汉小声喊:“两位大人不如打一架,谁打赢了听谁的。”

    “嗯?”

    牛头马面同时扭头看了过去,各自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那壮汉下意识就要后退,却被一只马蹄、一只牛蹄左右摁住肩膀,拖去了石缝角落中……

    幽冥界的这个角落中,冤魂的哭嚎声,与巫族汉子的惨叫声,完美同调。

    见此状,灵珠子那不算明显的喉结晃了晃,乖巧地坐好,隐隐担心着自己接下来的命途……

    正此时!

    一缕传声钻入了牛头马面耳中,正在那舒展拳脚的两位勾魂元帅对视一眼,顿时松了口气。

    水神大人有安排就行,还以为这次真要他们动脑子、想办法……

    三日后,阎罗殿前。

    十位阎君总算将各殿事务暂时处置完,也得了后土娘娘准许,与李长寿聚在一起,腾云驾雾、欢声笑语,缓缓飞出酆都城。

    此正是:

    阴司殿中水神笑,十殿阎君拜凌霄。

    他们刚飞到酆都城东,到了那一线天雄关之前,十位阎君额头齐齐挂满黑线……

    一线天另一端,正烟尘飞舞,喊声噪杂。

    数十名客串地府阴差的巫族战巫,此时分做了两团,正脱了上衣在那打群架,拳拳到肉、脚脚落实,打的大半巫族鼻青脸肿。

    在群架外围,还有数十名穿着清凉衣裙、面容姣美的女怨魂;

    她们或是举着‘灵珠子哥哥最强’、‘灵珠子哥哥最帅’的木牌,或是齐声呐喊,历魂尖啸……

    一线天之外堆积了不少,要来地府办事的人物炼气士,此刻都不敢凑向前请求过关。

    脾气较爆的楚江王立刻骂道:

    “这是在干什么这是!打架还收着力道,这成何体统!”

    秦广王忙道:“水神莫要误会,这是我们上古的传统,是巫族男儿友情的证明,这绝非是阴差打架闹事。”

    又有一位阎君禁不住纳闷道:“好像里面混入了一个奇怪的生灵。”

    十位阎君定睛一看,李长寿在那含笑点头。

    却见那一群乱战的巫族中,长袍不知是被扯碎还是自己脱掉的灵珠子,正攥着一双小铁拳,浑身包裹着仙光,跟两名巫族壮汉拳对拳、膝撞膝;

    灵珠子清秀的脸上或是红肿,或是淤青,门牙都缺了一小块,眼中也带着火气。

    本不善体术的他,此刻却已经能应对普通巫族没有章法、刻意放缓的老拳……

    牛头马面正坐在角落喝茶,守着灵珠子,别让自己手下真把水神的师侄打个半死。

    李长寿忙道:

    “阎君莫急,阎君莫急,是我托付了两位勾魂元帅此事。

    这生灵是我师侄灵珠子,本身太秀气了一些,并为此苦恼。

    我特意带他前来,瞻仰一下巫族男儿的风采,让他多学多看。”

    众阎君听闻此言,顿时眼前一亮。

    “原来如此,水神当真是找对了地方!

    我巫族男儿崇拜盘古祖神,一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子!”

    “当年夸父大巫逐日,宁肯力竭累死,也不愿停下步伐,这就是一份男儿的坚持。”

    “上古的时候,我们巫族也有个祖有水神之称,就是那共工,那也是数十年就有新的伴侣,与水神大人您也是相差不多,都是真汉……子……”

    说话的那名阎君缩了缩脖子,其他九位阎罗双眼瞪圆,差点一起冲上来摁住这家伙。

    思想就很有问题!

    周遭空气中弥漫着少许尴尬,李长寿刚要换个话题,此时灵珠子突然爆发,吸引了他们注意……

    这灵珠子大吼一声,一个头槌将面前壮汉撞的头冒金星,身形灵活躲过侧旁壮汉的扑抱,反手一拳砸在对方小腹上,将这壮汉打得如大虾般拱起,放倒在脚下。

    灵珠子额头绽放灵光,此刻的元神化作了玉石一般,浑身仙力加持于肉身!

    侧旁打到兴起的战巫们,立刻被吸引了过来,挥拳抬腿……

    灵珠子眼前突然浮现出,在水神府的这段岁月,与天将哥哥们近身肉搏的一幕幕,他身体越发灵动、出手变得精准且凶猛;

    这群客串阴差的普通战巫,肉搏竟不是灵珠子对手,被灵珠子一个个放倒,扔到脚下……

    片刻后,灵珠子站在一座小山上,长发披散、浑身汗水,仰头大吼一声,两只手撕开单薄的内褂……

    “还、有、谁!”

    侧旁的牛头打了个手势,几名实力较强的巫族壮汉脱掉战甲就扑了上去,逮住灵珠子一阵猛揍。

    这一幕,太乙真人若是看到,估计死也瞑目了吧。

    某阴阳大师觉得,自己好像有被冒犯到。

    李长寿问诸位阎君:“巫族可有使兵刃的战法?”

    秦广王笑道:“水神放心,小神这就让牛头马面去族内拿这般战法,再找些像样的陪练,帮助这位道门弟子……增加些男儿气概。”

    “有劳阎罗。”

    “水神见外了。”

    当下,十位阎君与李长寿一同驾云向前,一线天那边的乱战,也总算停了下来。

    秦广王下云叮嘱牛头马面,李长寿顺势将‘幽冥壮胆屋’的建筑图交给了地府,这事自然不用他亲自动手。

    随后,李长寿看着眼前,这浑身淤青、却对自己露出些羞涩笑容的灵珠子,将一只装有纸道人的荷包递了过去。

    “看你成效不错,就在巫族这待一段时日吧。

    记得不要乱走,可随时与我联络。

    这些练习,只是一些提前的准备,稍后才是重头戏。”

    “是!”

    灵珠子双手抱拳,又牵动肩上的伤,一阵呲牙咧嘴。

    李长寿笑着拿出几瓶灵丹,拍拍灵珠子肩头,驾云与各位阎君汇合,一同去往幽冥界边缘。

    李长寿心底也有些感慨……

    灵珠子、杨戬,当真不愧是大劫之子,这修为进境、斗法本领,简直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自然,灵珠子还要转世。

    但考虑道哪吒天生神通、法力,转世应当只是封锁灵珠子记忆,保留了他的实力。

    封神时,杨戬和灵珠子能有多强的战力?

    李长寿与阎君聊着天,心底细细思量着。

    不管如何,这两个小将自己还是要多费些心思,不只是为了封神大劫中能多些话语权,也在于……

    “水神,这大劫具体怎么整?您这有信儿没?”

    楚江王一句问话打断了李长寿的思绪。

    李长寿含笑摇头:“天机混淆,怕是谁都不知具体如何。”

    而后话题就在大劫展开,十位阎君经历过上古大劫,此时颇为担心,地府会不会遭受上古时的压力。

    ——整个幽冥界都是怨魂,六道轮回一直在拥堵,半数魂魄来不及转世直接消散,归于真灵状态。

    “若真会这样,娘娘怕又要伤心了。”

    “但愿不会如此吧。”

    李长寿温声说着,将话题引到了此次地府改革上,让氛围更热烈了些。

    此事全程,都是李长寿安排好的,还准备了七八个备用方案。

    接近东天门,十殿阎君一字排开,各自摆出上仙姿态,掩藏起在地府沾染的阴气,与李长寿一同驾云向前。

    到得天门,天门上的三把神剑发出耀目神光,守门的几名天将带着众天兵整齐行礼。

    李长寿甩了甩拂尘,前方金光闪耀,大批天兵分列两旁,从东天门一路排到云深处。

    《排面》。

    到了凌霄殿前,李长寿道一声:

    “阎君请。”

    殿内众天庭仙神各自转身,将十位阎君迎入殿中;高台之上的白衣玉帝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十殿阎君齐齐叩拜,玉帝温声道:

    “各位爱卿起身,今后入殿只需道揖,不必大礼。”

    秦广王道:“谢陛下!”

    李长寿在旁奉上奏表,言说地府今后全权听命天庭。

    又送上后土娘娘亲手所写的‘劝帝信’,请玉帝兼爱苍生、善用六道轮回。

    玉帝大喜,招来天帝印玺,在奏表扣下了天道印记,殿外飘来朵朵祥云。

    忽见雷光闪耀,雷声震耳欲聋!

    天庭第七重天中金光大作,凭空凝成一座金殿,其上现出牌匾,书【五岳神殿】,其内空着五座神位!

    待金光消退,这大殿也被天道之力包裹,又消失在了天庭中,只在原地留下了一团迷雾。

    玉帝道:“天道有感,神位已现,今后当有东岳之神主事冥司,专管天与地之沟通。”

    十殿阎君、殿内仙神,甚至玉帝一同,将目光投向了侧旁的李长寿。

    李长寿:……

    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这不是原本封神大劫后黄飞虎的神位吗?

    他就是为了赚点功德,可不想一直在天庭打工。

    正此时,道道金光自凌霄宝殿殿顶涌现,汇入十位阎君体内,也有一道金光落去了五岳神殿的位置。

    神位还没人,功德先放上。

    功德!

    李长寿留了少许心神在凌霄殿中,在旁端着拂尘保持沉默,一副视功名利禄为浮云的高人模样。

    实际上,本体在小琼峰地下密室某个角落中,正翘首以盼!

    功德金身!

    洪荒的保命符!

    足足三成的安全感!

    自己只需要将功德金身套在本体之外,大劫之中又多了一层保障!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这是!

    咔——

    一道细细的紫色闪电,毫无征兆地照亮了这阴暗的角落,无视小琼峰重重大阵,无视山体中数不清的布置,落在了李长寿面前!

    在这道紫色闪电中,李长寿感受到了一股从未直接感知到的道韵,竟是那般……

    晦涩、祥和、圆满、苍冥!

    这道韵又在他心底凝成三个大字:

    【先欠着】

    李长寿呆呆地坐在那,张嘴‘啊?’了半声,又迅速反应过来,身形自躲藏之地跳出,立刻对着上方做了个道揖!

    把刚好路过这个花瓶的灵娥,吓得差点喊出声来。

    “弟子遵命!

    您什么时候功德宽裕了,再给弟子一样,弟子不急这一时!”

    那股道韵在灵台处悄然消散,李长寿松了口气,不觉背后已是满满的冷汗。

    啧,空手套白羊这种事,果然还是师祖那辈玩的最溜。

    灵娥小声问:“师兄,你在跟谁说话?”

    “嗯,一位心怀天地、品德高尚、道法源初的长者。”

    灵娥头一歪,李长寿心底默默地加了句,要不是你的金仙劫还在这位大佬手里捏着,为兄岂会如此轻易低头。

    那非得……把剑架脖子上,哭着喊句‘你立字据’,再说!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