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也行?

    功德都能欠着了?那业障能不能延期?

    地主家还能没了余粮,真要把他这个长工急死不成?

    小琼峰密室中,灵娥趴在自己专属的小木桌上,看着正来回踱步的师兄,想问问师兄到底怎么,又不敢开口打断师兄的思路。

    ‘师兄下次会把本体藏哪?’

    灵娥心底莫名冒出了这般念头,随后就是颓然一叹。

    自己那么多辛苦熬制的汤汤水水,都沁润纸人了吗?

    话说,纸人还闻一闻是不是有毒,又是几个意思嘛……

    师兄这性子,当真是太麻烦了。

    终于,李长寿停下踱步,转到了书桌后,提笔画了一堆灵娥看不懂的符号,在那静静思索。

    “师兄,是反西方联盟那边出问题了吗?”

    灵娥壮着胆子问。

    李长寿张张嘴,觉得这事太荒唐,当真是说不出口的。

    总不能说,天道现在欠了自己一大笔功德,直接拖延了他功德金身的降世。

    “不用担心,一些小事罢了。”

    李长寿温和的笑了笑,继续低头书写,目中光芒轻轻闪烁着。

    哪里能小事。

    老规矩,先讨论最坏的可能性。

    很有可能是自己后面应该有一大劫,天道不给自己功德金身,要用这大劫磨了他。

    李长寿当真想写个危字,在自己额头。

    心底叹了口气,李长寿开启空明道心进阶版·贤者时刻,避免被天道干扰了自己的想法,逐条思量着。

    自己面前看似有千百个可能,但实际上,有完整因果链的只有几个可能性。

    最好的可能,是天道刚建了五岳神殿,天道功德一时周转不过来……

    但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功德又不是天道的货币,就算是货币,那还不是天道自己想印多少就印多少,让众生承认这些白纸、图像的价值?

    ——像极了上辈子某能操控蓝星经济的机构。

    李长寿心底自然明白,这事很明显,就是道祖老爷不想让他此时凝成功德金身!

    万物都有均衡,天道至公无私。

    从这个角度考虑,自己如果得到功德金身,就会影响到某种平衡……

    这个才是可能性最高的答案。

    嗯,稍后就去找白先生,让白先生感应下他此时的吉凶如何;

    经过师父转世投胎之事,李长寿对白先生的神通已是信了八成……比他对白先生本身的信任,还高了不少!

    说回功德本身,李长寿还有两个稳定的香火来源——海神教与天庭神位。

    海神教香火功德源源不断,虽海神教早就被他限制停下了扩张,但这份功德也不容小觑,只是香火功德掺杂众生念力,不太纯净。

    天庭功德属于硬工资,每时每刻都在微微增长,虽不如香火功德,但也是一笔相当可观的功德收入。

    ——自己此时差的本就不多了。

    再过六七百年,自己靠着这两样功德收入,也能将功德金身凝成;

    到时天道还能如何压制?

    难道是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时候,突然搞‘丢包’和‘断流’?

    呃,这上辈子经常遇到的糟糕体验,总不能这一世还要再被折磨一次吧?

    当真……

    “灵娥,跟我来。”

    李长寿站起身来,正发愣的灵娥连忙答应一声,跟在师兄身后。

    走过几个摆满了书架的房间,到了一处摆着床榻的屋舍;灵娥脸蛋唰的一下就红透了,额头有微弱的白烟飘起……

    李长寿淡定地推开了一处暗格,进入了供奉着太清画像之处。

    点起了高香,与灵娥一同拜了三拜。

    一缕道韵落下,李长寿心底莫名变得安宁了许多,心底再次出现了两个大字,只不过这次传递讯息的,是太清道韵。

    【安心】

    一瞬间,李长寿腰杆直了、精神回来了,心底的一颗石头落下了小半截。

    但稳妥起见,稍后还是去找一次白先生吧。

    ……

    凌霄宝殿中。

    李长寿心神回归时,玉帝已嘉奖了十位阎君,赐下了正神之位,天庭今日也多了一位二阶正神——大德后土。

    李长寿在旁静静看着,看着殿内的繁华,看着那些阎君身上闪烁的功德金光。

    当真想回水神府点个名菜,醋溜柠檬。

    玉帝陛下一句:“木公,且去瑶池知会,稍后吾在瑶池宴请诸位阎王。”

    木公刚要低头答应,那秦广王不由看了眼李长寿。

    李长寿会意,向前两步,笑道:

    “陛下,地府轮回一刻不停,十位阎君还需回地府继续坐镇,不然容易出乱子。

    陛下不如多给些赏赐,连同这一席酒宴,一同送到地府中。”

    玉帝笑道:“那就依长庚爱卿所言,木公还是继续去知会。

    今日吾心情欢畅,稍后在瑶池宴请众爱卿,与阴司诸爱卿同庆。

    三界稳定、苍生安宁之大业,再次向前一大步,大德后土的这封劝言,长庚你命人刻成碑,就摆在凌霄宝殿之前。”

    木公与李长寿同时行礼,各自领命。

    李长寿接十殿阎君来天庭时,只是一朵白云;

    送十点阎君回去时,已是动用了天庭依仗,三万天兵天将伴着四辆华美的车架,自天庭直往幽冥而去。

    李长寿与两位阎君同乘,一路上也是相谈甚欢,就是楚江王总是嘟囔什么:

    “这么多功德给我们有啥用?

    上古时,咱们不都是身周伴着一只只黑色的小火焰儿,那是吃一些珍稀灵兽吃出来的,那才是荣耀啊!”

    “这功德能炼法宝不!搞个挖耳勺,每天在殿内一坐,拿着功德掏耳朵?”

    “水神大人,这功德可以给你不?我们用不到这玩意……

    啥?不能给啊,唉,真遗憾。”

    李长寿:……

    如果不是确定你是个憨憨,而自己被天道赊账这事无人知晓,老夫这拂尘早就甩出去了!

    进入幽冥界后,秦广王笑着问:

    “水神大人似乎积累了颇多功德,细数水神从龙族之事至今,再有那香火神教、天庭神位源源不断积累,这功德可是不少了。

    冒昧问一句,水神您可是用功德修行了?”

    李长寿笑道:“借功德修行,自身修为岂非要靠天定?这未免落了下乘。”

    “水神大人所说不错!”

    秦广王笑着颔首,此时有意回报李长寿,继续道叮嘱道:

    “水神是圣人弟子,自是明白这般道理,倒是小神多虑了。

    只是水神,您现如今与天道关联越发密切,有件事还是想与水神您说一声……”

    “哦?”

    李长寿做了个指天的手势,秦广王却是不在意的一笑,言道:

    “我们虽然已脱离巫族,是地府阴司的神仙,但说这个也无妨。

    巫族是盘古神血脉,天道哪怕不喜欢巫族,也须得给盘古神几分颜面。

    水神可知天道是如何一步步形成的?”

    李长寿老老实实摇头,他想拒绝这个话题,心底却隐隐感觉到,秦广王这番话对自己今后的道颇为重要。

    稳一手,自己就随便听听,心底坚定‘不信’就是了。

    秦广王道:

    “天道最初是一股意志,盘古神的一股意志。

    让天不塌,让地不陷,让万灵能有存活之地。

    正是这股意志不断演变,不断变化,与天地间无数大道形成共鸣,才有了天道的雏形。

    盘古神开天,四十九斧不只是划开天地,斩杀了三千混沌神魔,还理顺了众多大道,让道与真灵脱离混沌,有了秩序。

    盘古神最后的意志与大道共振,才有了保护这天地的最初天道……道祖老爷所言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便是这般道理。

    也正因此,巫族脱胎盘古神血脉的十二位祖,最初就拥有操控天地间大道的本领。

    大祖执掌乾坤,二祖执掌万物生灵,其他各祖掌握金木水火土五行,风毒雨电四力,与无法逆转、只能提速或者放缓的岁月大道。

    若非远古时,曾守护三十六品青莲的祖龙、始凤,拥有接近大道圣人的实力;

    而巫族的祖们尚未摸索出自身精血化生族人之法,不然远古时,巫族就已应兴起。

    说多了……

    让天道产生第一次蜕变,就是龙凤大战最激烈的那万年,天地破碎。

    自那以后,或许有些矫枉过正了,天道成型、开始逐步削弱生灵实力,十二祖与大道的直接联系被切断,他们的实力折损了小半。

    万灵之族汇聚于不周山顶组建上古妖庭,背后也有天道以及道祖老爷的影子。”

    李长寿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合乎道理,但又有些不对,若是逐步削弱生灵实力,为何会有六位圣人老爷?”

    “二祖说过,六圣皆是功德成圣,实则是无奈之举。”

    秦广王正色道:“除却某位总是被人诟病的圣人老爷之外,其他几位圣人老爷都是远古大战活下来的大能,都有立地成圣之姿,太清老爷更是只差最后一小步。

    上古时,我曾听二祖说,鸿蒙紫气就是一道枷锁。

    若要成圣,就须得为自己套上这个枷锁,成为天道之基,不可与天道为敌,不得毁坏洪荒天地。

    所以,六圣归位,天道完成了第三次蜕变,才有了今日近乎无所不能、监察众生的天道。

    远古时,天地间哪里有长生金仙劫?

    先天生灵伴道而生,根本没有死的概念,当时自身寂灭便是归于道,真灵返了虚。

    上古时,天地间除却业障太深者,又哪里有成仙劫?”

    李长寿闭目凝思,心底不断思索。

    秦广王故意忽略的第二次天道蜕变,就是指的道祖三次紫霄宫讲道,将道门之火洒遍天地间,而后自身合道。

    龙凤大劫,天道成型;

    道祖合道,天道发展;

    六圣归位,天道完善。

    秦广王笑道:“对水神大人说了这么多,其实还要说回来。

    水神若求逍遥自在,自身之道还是莫要沾染功德为好,水神这些功德最好还是炼制宝物,或是干脆攒够了凝个免死金身。”

    “善,”李长寿含笑点头,“多谢阎君点醒。”

    这些上古活下来的高手,果真暗藏不露,世上远不止一个聪明人。

    “水神与巫族不同,”秦广王目中流露出少许无奈,“巫族虽天生神力,上限却被写在了血脉。

    与祖间隔越远,血脉越稀薄,想突破就越发困难。

    还是人族趋近于完美,不想修行可在凡俗生活,想修行也可踏一条求道之路。

    唉……

    巫与妖,输的不怨。”

    李长寿笑了笑,注视着车架之外的昏暗幽冥天,保持着空明道心的他,思绪却渐渐飘远。

    秦广王的话很委婉,但李长寿自是听明白了他想表达什么。

    【与天道的关联最好要掌握一个度,可以成为天道的棋子,但努力的方向,不应是成为天道的傀儡。】

    这道理,李长寿这辈子三四岁时就知晓了。

    上辈子创业之前,他也混过一段时间职场,人生阅历还算丰富,就是见到了一些被公司榨干了价值、失去了灵光和头发的中年危机者,被公司无情扫退,他才决定迈上自己掌控自己人生之路。

    当时想着苦一点没关系,后来熬过来了,快实现财务自由‘超脱’了,身体却垮了……

    唉……

    世事无常,既要眺望未来,也要珍稀当下。

    嗯,等会没事了,就去奖励奖励师妹吧。

    这波,罚她抄十遍小琼峰复合大阵的各处细节吧,总是抄稳字经也怪单调的。

    灵娥这半年没少帮忙。

    【反西天仙道联盟】进行的如火如荼,灵娥熟络这份差事后,李长寿确实省了不少心。

    此时已有数十个大势力明确表达了联合的意向,预计十年后初次会盟。

    临天殿那边也不知具体情形如何了,李长寿每次用纸道人微微感应一下,发现各位都很忙碌,也就没去打扰。

    稍后去见白先生时,刚好仔细了解一下。

    按下心事,李长寿继续与两位阎君聊天话家常。

    路过东侧雄关时,李长寿见灵珠子正跟牛头马面在峰顶处吃肉喝酒,心底隐隐……

    有点担忧。

    所谓矫枉过正,自己该不会教出个叛逆少年吧?

    应当不会,巫族骨子里也没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思想,他们还是【我命由嘴不由胃】更多一些。

    看着在酆都城外已开始新建的‘幽冥屋’,李长寿微微一笑。

    待地府宴罢,回天庭复了命,自己刚好花一两日光景,好好打造此地。

    ……

    半日后,星夜时分。

    李长寿的心神落去遥远的一片大千世界,纸道人在白泽的袖中伸了个懒腰。

    之所以不开启酒玖那的纸道人,主要是将她身上的纸道人作为备用,以备不时之需。

    才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心思!

    此时,这纸道人、或者说白泽,正处在一座规模不小的石殿中,李长寿仙识扫过,额头挂满黑线。

    石殿是用法力建造的,略微有些粗糙,但绝对结实。

    石殿高台上,身披黑色斗篷的忘情上人,酷酷地坐在主位上,一言不发。

    白泽坐在侧旁石椅上,身形隐藏在迷雾中,眯眼看着下方的情形,时不时满意的点点头。

    大殿之下,数百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影,在念诵着某种咒文;他们各自修为竟在极其缓慢、但确实是能直观感觉出的提升……

    在白泽身旁,还有三道藏在斗篷中的黑影,李长寿自能辨认,那是酒玖、酒依依、酒施。

    而江林儿等人混在下方人群中,做引导之事。

    诵经声很快停下,完成了集体修行的这数百人站起身来,有人点亮了一座巨大的火堆,他们开始围绕火堆缓步转动,围成了里里外外九个大圈。

    不多时,他们开始有节奏的横跳,再次出现了诵经声。

    白泽朗声道:“临天殿,定临天!”

    下方这群黑影齐声高呼:“临天殿,定临天!”

    李长寿:……

    有点企业文化内味儿了。

    不过,这种形式,怎么看着有点吓人?

    他好像交代白泽的是,组建三千世界第一大势力,而不是三千世界第一黑暗势力……

    吧?

    此情此景,下方这一个个炼气士拿个火把,李长寿还以为是上辈子某著名反恋组织,在某个特殊的日子集会。

    李长寿刚要开口传声,白泽又道:

    “为了临天殿尽快崛起,尽早抵达你我想寻到的彼岸,殿主决定,增加圣女一职!

    现如今,有两位人选,都是临天殿元勋。

    请各位殿众表态支持哪位,就定哪位,是咱们临天殿圣女!”

    白泽言语落下,酒依依与酒施摘下斗篷,走到高台边缘,朝着下方眺望。

    当下,下方殿众窃窃私语,用脚投票,左右分列。

    因此前临天殿分为天地两部,酒依依和酒施各负责一部,招纳来的成员相差不多,此时结果竟是勉强持平了。

    白泽笑道:“几位长老请推选。”

    言语落下,江林儿、酒乌以及两名老者站了出来,但同样是二比二持平。

    白泽皱眉道:“还有谁未推选?”

    “我!”侧旁酒玖踮脚举手,摘下斗篷,向前迈出一步,那本该宽松的黑斗篷,竟被某种罪恶撞开。

    她为难地道了句:“我可否不选?有些难选。”

    下方突然传来一声:

    “我支持醉仙子做圣女!”

    此言一出,群情激动,就听呼啦啦的脚步声,下方大半身影涌到了酒玖所在高台的对应方位。

    酒玖:……

    不知谁起哄喊了句圣女,数百黑影齐声高呼:

    “圣女、圣女!”

    声浪、太强,差点把酒玖撞在地上。

    酒依依和酒施对视一眼,各自忍着笑,带上斗篷退去一旁。

    白泽皱眉凝思一阵,看向了忘情上人,后者也轻轻颔首……

    这事,就这么定了。

    全程围观的李长寿嘴角一阵抽搐,他也不知为啥,突然就不对临天殿抱太多希望了呢……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