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李长寿自认在算计这一道上,已算是脱离了学前班,进入了小学生阶段,但他依然对两件事毫无把握。

    其一,是心思较为单纯者的想法。

    其二,就是广大炼气士对传言的关注点。

    他与吕岳联手埋伏,凭借着自己多年琢磨、积累的撒毒手法,配合吕岳的丹毒,无声无息毒翻了数千仙人!

    这简直就是毒道小巅峰,旁门小高潮!

    可根本没人关注。

    就算当时那名老道已经喊了出来,点明了暗中害他们性命的是‘毒’;

    就算天涯阁后续发告示澄清,少阁主的耙子并没有如此神威;

    就算卞庄那套关于九齿钉耙的说辞,不过是为了吸引旁人注意力、扰乱对方判断力……

    结果,卞庄的九齿钉耙还是火了。

    短短两个月,从三千世界火到了五部洲!

    那兜率宫太上老君所炼九齿钉耙,强势挤进洪荒十大后天极品灵宝之列!

    传说中,只要弹一弹钉耙上的银齿,就能点燃一名生灵的业障,哪怕金仙,转眼也会化作一滩黑水。

    简直比那什么斩仙飞刀、钉头七箭书好用百倍!

    顺带着,天涯阁少阁主早早投奔天庭之事,也伴随着九齿钉耙有了些许热度,讨论者甚众。

    也因此,天涯阁各处门店宾客爆满,天涯秘境更是迎来了众多多年未现身的老客。

    天涯阁决定,将九齿钉耙作为他们各地花楼的统一标识;天涯阁的仙子们,也将九齿钉耙绣在了自己的花衣软裙。

    卞庄却已随着秦天柱,早早离了天涯秘境,暗中回返天庭……

    李长寿留了十多具纸道人在天涯秘境。

    他找了一间偏僻的阁楼,在此地久住了下来,独自一人开始搭建反西方仙道联盟。

    空手套羊哪家强,天庭水神有名堂!

    吕岳为了监督李长寿,避免自己长庚师弟犯一些形式上的错误,毅然决定……

    继续在天涯秘境中呆着。

    为了不打扰李长寿做正事,吕岳抽空突击检查,其他时间,还是为压制自己元神中的邪气,做着艰苦而努力地拼搏。

    战斗,永不停歇。

    卞老夫人以及天涯阁众老奶奶,经此一役,自然发现了吕岳的可怕之处。

    她们此时费尽了心思去结好吕岳,倒不是想利用吕岳达成什么目的,而是生怕这位截教大能一个不满,直接袖袍一挥……

    且说回当日。

    那日,李长寿和吕岳轻松覆灭来犯之敌,随着天涯阁对外贴出告示、散出消息,吃了一个哑巴亏的西方教,后续反应也有些耐人寻味。

    在天涯秘境所在的方向,西方教收缩势力,将精锐调去其他方向。

    与此同时,西方教控制的三千世界众势力开始了全面扩张,战火遍及小半个洪荒,每日都有大量生灵化作劫灰。

    对方这般应对,其实颇为高明,让李长寿‘守株待兔’的计划直接泡汤,避免了跟天庭直接冲突。

    吕大爷一身毒功,暂时没了继续发挥的余地。

    对于吕岳,李长寿自然无比重视。

    已开始组建的反西方仙道联盟,李长寿将吕岳确定为第一副盟主,排位尚在卞老夫人之前。

    对此,吕岳表示:

    他就是为了帮兄弟撑撑场面,什么第一不第一的,没意义。

    而李长寿所不知的是,这事在灵山之中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那逃走的青年道者几经周折,终于被同门暗中带回灵山。

    这人抵达灵山时,好好一个道满大罗境炼气士,上古拜师的圣人弟子,道基被腐蚀、元神近半毁,若非西方教二教主亲自出手,怕是长生道果都要保不住!

    “这九齿钉耙当真如此厉害?”

    “不可能,如此宝物那水神为何不用,要赐给那卞庄?”

    “拉拢天涯阁?这水神莫非早就开始算计三千世界?这是要毁我西方根基啊!”

    一群圣人弟子围在那熟悉的水池旁,开始思量对策,商议后事如何安排。

    ——避开与天庭交手,从其他方向加速发展的策略,是另一批圣人弟子商议的结果。

    灵山角落中,地藏静静坐在树下,背后的大狗、咳,神兽谛听正无聊地趴着,时不时甩几下长尾。

    微风拂过树梢,些许光斑如流水般飘来摇去,让地藏那张英俊的面容更显清秀。

    “主人?”

    谛听有点纳闷的传声道,“您不去凑热闹吗?”

    “无能者只是在此地互相安慰,”地藏嘴角微微抽动,淡然道,“我已开始构想,该如何应对水神的这次发难。”

    “咱、咱还跟水神作对啊?”

    谛听的传声突然有点结巴。

    地藏骂道:“闭嘴!上次还不都是你出尽丑态!”

    谛听反唇相讥:“这也就是本坐骑帮你缓了缓水神情绪,不然水神肯定暗中害你了!

    主人,你可不能翻脸不认兽!”

    “哼,他随后没算计吗?天庭褒扬、大德义士,老师已多久没单独与我说话了。”

    “那总比丢了性命强,主人你就老实点修道吧。

    要不,你就提前给咱找个好人家,如果能成为截教哪位圣母的坐骑,我也会怀念主……人”

    地藏默默拿出一把利刃、一只磨刀石,额头发黑、面露微笑,慢条斯理地磨起了刀刃,灵山上响起了阵阵刮擦声。

    某谛听:“我与水神不共戴天!”

    “哼!”

    地藏淡定地收起了磨刀石套装,继续在树下安静打坐,仿佛两耳不闻窗外事。

    他知道,自己只能等一个机会。

    等那些已开始陆续出关的同门,在水神手中吃了亏,等着老师再次,将与天庭博弈的重任交给自己……

    如今的他,已不会再有半分小觑之心,将会竭尽全力,与水神争一场,他们西方的大胜。

    水神。

    下次,贫道定不会让你失望。

    “主人你现在的心声,太让本坐骑羞耻了!”

    “滚!”

    ……

    西方教选择退避,不直接与天庭对碰,加速发展自己的势力……

    反而给了李长寿更多机会。

    ——如此一来,更多三千世界中的仙道势力,能更容易被天庭拉拢。

    这就是借大势而行的好处了。

    但李长寿并未因此变得清闲,反而更忙碌了起来。

    在天涯秘境中存放的纸道人,像是一个传声筒。

    筛选合适的拉拢势力、制定拉拢计划,这些重要环节,都是在小琼峰的密室中进行。

    接下来,多个计划同时稳步推进,李长寿当真得不了空闲……

    每天只能抽一点时间,整理下所得的感悟,让修道之事不被落下。

    反西方仙道联盟,不过是他手中的一张虚牌,投入的精力却委实不少。

    毕竟是空手套白泽、咳,空手套白羊,多花费些心力也在情理之中。

    超级天兵计划同样不能落下,李长寿开始更换新的宣传短片。

    有琴玄雅加入了天庭雷部,定期带天兵在天庭内外巡查,偶尔与天兵天将外出征战,剿灭一些业障小妖。

    此间种种,自然都是李长寿安排好的。

    正如李长寿此前所说的那般,有琴玄雅的修为进境开始提速。

    她修道时,念头变得无比通畅,修行突破如喝茶饮水,自身开始被功德包裹……

    在李长寿的建议下,有琴玄雅开始压制自己的突破速度,巩固道基,为金仙劫做准备。

    与此同时,李长寿将那些宣传用的大铜镜,竖到了中神州的各大坊镇中。

    前来投效天庭的洪荒散仙,与日俱增!

    半数新入天的天兵天将表示,他们最初是被那位英姿飒爽的天庭女天将吸引,开始了解天庭,最后决定加入天庭,为天道苍生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嗯,才不是因为想亲眼见到那位女天将!

    可惜,金仙境之上的高手,投效天庭者依然寥寥无几。

    作为重头戏的临天殿,进展也算顺利。

    忘情上人江林儿夫妇,与白泽、酒玖、酒依依、酒乌、酒施,已找好了落脚点,开始暗中联络第一批‘义士’。

    李长寿自有纸道人跟随,两只纸道人在白泽袖中,两沓纸道人在酒玖师叔怀中……

    主要是怕师叔喝酒犯迷糊。

    大劫降临,天庭的事务也渐渐繁多了些;

    紫霄宫商议封神事的节点,每日都离着自己更近一些,这让李长寿逐渐感觉到了压力。

    岁月是一条无法回头的河流,一切事都将发生,自己若是走错了一步,就容易酿成苦果。

    他对自己的要求,比之前高了不知几倍。

    凌霄殿中,李长寿侃侃而谈,留下的身影总是那般自信;

    天涯秘境,他不断接触各方势力的老阴、咳,能人异士们,留下的笑容都带着一切尽在掌握的从容淡定。

    天兵天将、仙子仙翁面前,李长寿又是那般儒雅随和……

    偶尔在度仙门内走动,依然是飞在合适的高度,驾着不快不慢的云朵,遇到前辈就称一句师叔师伯。

    也只有在小琼峰的草屋中,师父的牌位前,他会轻轻叹气;

    也只有小琼峰的密室中,他会来回踱步,不断为某事的布置难以周全而隐隐担心,想到即将而来的大劫,面露疲倦之色。

    如今的他,已非那个可以只顾自身的小琼峰弟子;

    许多的表情,也只能留给自己,与密室中的画像了……

    “师兄,我能进阵吗?”

    一声轻唤打断了李长寿的思考,却是灵娥驾云到了丹房大阵之外,端着一只玉碗,小心翼翼的问着。

    ‘最近酒玖师叔她们外出,她也有些无聊吧。’

    李长寿传声道了句:“来密室吧。”

    “好,”灵娥答应一声,拿着入阵玉符,驾云飘来了丹房,又轻车熟路地遁入地下密室。

    刚到了书房处,灵娥就禁不住问道:

    “师兄,你在做什么呀?”

    她面前的地面和墙壁,都挂满了画布,一幅幅思维导视图条理清晰、曲折弯绕,却看的她头晕目眩。

    灵娥脚尖轻点,端着汤羹蹦跳了几下,安全抵达书桌旁。

    “师兄,你别太累啦。”

    “嗯,”李长寿放下手中玉符,端起玉碗嗅了嗅,放在嘴边尝了一口。

    灵娥有些不满地道了句:“没下情水,哼。”

    “最近跟一位用毒高手走的太近,习惯了。”

    李长寿笑着解释了句,又瞄了眼灵娥,“你第一反应为何是情水?”

    “这个……”

    “啊,师妹长大了嘛。”

    “没、才没……”

    灵娥脸蛋一红,又用双手捂脸,支支吾吾半天,却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李长寿一阵莞尔。

    欺负欺负师妹,心情顿时颇为舒畅。

    他拿起玉符继续读着其内讯息,玉碗中的汤羹很快就消灭干净。

    一双柔荑从背后小心翼翼地搭了上来,摁在李长寿肩上,开始轻柔地揉捏着。

    “用点力。”

    李长寿如是说。

    “好嘞,”灵娥挽了挽粉白长裙的丝柔袖,为师兄捏肩摁背,其手法之娴熟,让李长寿直呼内行。

    “师兄,那个,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李长寿随口问着:“什么事?”

    灵娥眨眨眼,又清清嗓子,故作老成地说道:

    “你看,你亲师妹现在也长大了,稳字经写了不知多少遍,也外出历练过了,门内长老都夸她聪明。

    她呢,以后也不想外出逛荡,就想在山中安安稳稳的修行,陪着某个没良心的师兄兄。

    那有些师兄的事,是不是可以让她也帮忙提提意见,有什么难题,是不是也可以跟她商量商量呢?

    说不定她就有点突发奇想,就能帮上一丢丢小忙……”

    李长寿将手中玉符放下,闭目凝思。

    灵娥眼见情况不对,忙道:“师兄你别生气,不想让我参与这些,就当我什么没说就……”

    “你说的也有道理。”

    李长寿颇为认真地点点头,摸着下巴嘀咕道:

    “正所谓,养娥百年,用娥一时。

    现在白先生去了三千世界,你若是能帮上些忙,我也能轻松些。”

    “真哒?”灵娥大喜过望。

    “自然,”李长寿摇摇头,“你都主动提出来了,我焉有不用你这般良才的道理?

    去做点准备,稍后过来,我将一部分大事的计划,交给你来审核一遍。”

    “好!我这就回来!”

    灵娥精神振奋地欢呼一声,扭头就跳去书房门口,但还没跑远又折了回来,在门口探头问:

    “师兄,我需要准备什么?”

    “桌椅、蒲团、软垫,”李长寿笑道,“你如果想一直站着也无妨。”

    “嘻嘻,师兄等我,我这就回来!”

    灵娥欢天喜地化作一阵香风飘走,不过片刻,又带着自己行囊冲了回来,正式入驻小琼峰密室。

    李长寿也并未食言,将此时最麻烦,也最费心力的【反西方仙道联盟】部分计划的后续审核,交给了灵娥。

    这玩意就跟写文章一般,多审一遍,总归有利无害。

    “……你主要负责整理这些势力的讯息,在我做出决定,给这个势力哪一等待遇时,判断我做出的决定是否稳妥。”

    “好!”

    “别光说好,理解我刚才所说的了吗?”

    “嗯!”

    灵娥自信满满地点头,“当然师兄你再说一遍,我将会记忆更深刻,明白更透彻嘿嘿……

    哎呀!又敲人家脑袋!”

    “这是事关无数生灵生死的大事,严肃些。”

    灵娥立刻老实了下来,平复下激荡的道心,从师兄列出的思维导视图开始,从头了解这个计划。

    她认真起来,也是能当半个智囊用,而此时也只是做审核、纠错之事,足以胜任。

    李长寿做出侧耳倾听状,迅速闭上双眼,口中道:“天涯秘境那边又有人找来,我去应对下。”

    “嗯!”

    灵娥抱着两摞写满讯息的玉符,在书桌前盘腿坐了下来,小脸上写满了认真。

    半日后,李长寿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情形,也不由轻笑。

    灵娥正抱着一只柔软的枕头趴在软垫上,两只脚丫轻轻晃动,长发有些散乱,正埋头在几枚玉符中写写画画……

    “有什么发现?”

    “师兄!这几个势力似乎有问题,他们的自述,和天涯阁调查的讯息,有几处对不上;

    而且他们的地盘所处位置,距离西方教势力也太近了些,找来的时间点也有些蹊跷。”

    李长寿嘴角露出几分微笑。

    这丫头,算你过关。

    “拿来我看看,若真有问题,算你一功。”

    “哎呀,功不功的,人家只是为了帮师兄减些负担……”

    “那算了,”李长寿淡定地点点头,“刚好省一些心力。”

    灵娥:……

    总感觉自己被师兄忽悠了为什么。

    ……

    于是,‘有伤天和’组合出道战的半年后。

    一朵白云离开东天门,慢悠悠地飞去了天柱前,坠入了幽冥界。

    白云上,穿着青色宽袍的灵珠子,感受着周遭这阴冷的氛围,小声问:

    “师叔,咱们要去哪?”

    “此前不是说为你介绍一二个朋友吗?”

    李长寿笑道:“这次我来地府有要事做,刚好带你过来,与那几个朋友认识认识。

    灵珠子,你莫非忘记自己的修行了?”

    “师叔,弟子没忘!”

    灵珠子定声说着,那双清澈的眼眸中满是坚定,“师叔您安排就是!师叔能百忙之中抽空帮弟子,弟子已是感激不尽!”

    李长寿顿时笑而不语。

    《激发灵珠子的男人气概正式计划·灵娥参与修订版》第一步——勇闯幽冥屋。

    先练一练这家伙的胆识再说。

    当然,李长寿来地府,也不只是为了灵珠子之事,他还要去找阎君,将玉帝已准许的地府改革计划,与十殿阎君一同上奏。

    顺便凝聚个功德金身什么的。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