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广寒宫临水的阁楼中,‘姮娥’的话语突然顿住,原本还有些光彩的双目瞬间失去色彩。
  
  李长寿却不动生色地接话道:
  
  “仙子平日里都是这般过的?这广寒宫中甚是清冷,为何不找些女仙来陪着?”
  
  ‘姮娥’目中光芒轻轻闪烁,这般细节也只是李长寿注意到,连灵珠子都未察觉半分。
  
  ‘姮娥’幽幽一叹,低声道:“哪里有人愿意在这清冷广寒?”
  
  李长寿笑道:“仙子说这般话,当真就有些太自谦了。”
  
  铜镜前的众仙神齐齐点头。
  
  而此时,这些仙神尚未发觉,广寒宫中的对话,李长寿已是占了主导权,变成了李长寿问一句,‘姮娥’答一句。
  
  ‘姮娥’开始露出一些无奈、郁闷的表情,便是这般细微的表情,也让不少男仙心里一揪。
  
  姮娥之美,其实未超过天地间那些顶尖的女大能;
  
  修为境界达到大罗境圆满、朝着圣境踏出了半步的女子,外形、容貌、气质都受自己的道影响,早已趋近于自身的圆满。
  
  但姮娥其人,天生给人一股柔弱之感。
  
  她出身人族、并非大能,在所有男仙眼中,是会下意识想去保护的对象。
  
  当然,这些也都是洪荒、天庭中流传的‘固有印象’。
  
  姮娥的修为境界,李长寿此时刚刚验证过……
  
  狠高。
  
  且斗法相当厉害!
  
  广寒宫地下,某个藏的颇深、十多层阵法守护的阁楼内。
  
  李长寿的纸道人,低头看着自己被齐腕削掉的左手,以及那已经化作粉碎的坏留影球,一阵无语。
  
  下手也忒狠了点!
  
  不过李长寿也能理解,由己及人,若自己藏在丹房中被人悄悄摸到了身后,对方若非大罗金仙,怕是要转眼飞灰。
  
  这地下阁楼中已是无比糟乱,衣架倒塌、鞋袜乱飞,内层的大阵被破。
  
  显然,在刚刚的一瞬,这里有过激烈的斗法。
  
  而此时,李长寿也无法用言语,去形容面前跪坐的女仙……
  
  她生的极美,外面那具‘木偶’化身,就是她的真实模样;而此时轻衫薄裙微卷长发,更增几分‘秒人’的风情。
  
  若非李长寿有百美老图镇压道心,当真是会出糗的。
  
  只是,这姮娥,与传闻中的姮娥判若两人。
  
  李长寿此时闭上眼,眼前都是刚才自己刚刚出声、姮娥豁然转身时,美目中划过的凶厉……
  
  确认过眼神,是个‘狠心’人。
  
  若非自己反应及时,一句【此地不过是我一具化身,我已来此地片刻】快速出口,姮娥应当是直接抹杀了他这个天仙境后期纸道人。
  
  李长寿此话一出,姮娥的表情在瞬息内六次转变!
  
  最初是震怒,极快化作错愕,又一瞬双目蕴着泪光宛做苦情女子状,随之变作楚楚可怜,又瞬间故作坚强,最后低头一叹,有些无力地跪坐了下来,仿佛天塌地陷……
  
  在这其中,姮娥还夹杂了个翻白眼的表情。
  
  这,就是洪荒老戏骨!
  
  李长寿摇摇头,在袖中拿出了一只纸道人,化作了同款老神仙的模样,收起这个残缺的纸人。
  
  “仙子好修为。”
  
  “哼,”姮娥薄怒微嗔,扭头看向一旁。
  
  她并用半点魅术,单纯就是自身魅力的显露,就让李长寿这般男仙道心,有差不多千分之三的摇晃。
  
  可以说相当厉害了。
  
  但随之,姮娥就转过头来,双目泛红、轻轻着嘴唇,用一种‘认命’般的口吻低声道:
  
  “不愧是天庭水神,我精心准备多时的算计,都能如此快的识破,且找到我本体之所在。”
  
  李长寿拱拱手,侧过身去,笑道:
  
  “仙子此话一出,我就有些怀疑,让我寻到此地是否也是你的算计了。”
  
  姮娥轻笑了声,淡然道:“水神为何不敢看我?”
  
  “是仙子衣衫不整。”
  
  李长寿淡然道:“我已知仙子非寻常女仙,更不愿与仙子有太多纠葛,若仙子想你我开诚布公一谈,还请仙子收拾妥当。”
  
  姮娥笑道:
  
  “你带了那么多双眼睛入我广寒宫,我如何能与你开诚布公?
  
  我先让上面的木偶退开,与你两面相谈太费心神……你当真是个怪人,莫非体内有两个元神,为何能同时与我说话?”
  
  李长寿笑了声,并未多说。
  
  他背过身去,姮娥起身去了屏风后,背后很快就传来簌簌的轻响;
  
  广寒宫的阁楼处,‘姮娥’也开口道:
  
  “我去为水神拿些仙酿,做几样餐食,免得这般相谈太过枯燥。”
  
  言罢欠身告退。
  
  李长寿看了眼角落中的灵珠子,此时灵珠子反而在研究水池中的莲花……
  
  不用看水神府前的情形,就知不少老神仙、小天将,都快爬进了铜镜。
  
  但有个讽刺的事实,却是天庭上下男仙,不包括玉帝、兜率宫在内,恐怕都不是这位人皇之女的对手。
  
  固有印象,不可取啊。
  
  “水神请了。”
  
  背后传来一声呼唤,李长寿转过身来,姮娥已是换了一身宽松的衣裙,三千青丝如瀑般落下,简单挽了个云鬓。
  
  得,又突然多了一点侠女的风范。
  
  她对周遭乱糟糟的画面视若无睹,请李长寿去了屏风后,坐在了此地玉桌后。
  
  姮娥那双眸子盯着李长寿,突然问:“你都听到了什么?”
  
  “木公之上的男人。”
  
  姮娥额头挂满黑线,纤手扶着额头,此刻像极了‘酒醒后不愿面对昨晚错事’的漂亮大姐姐。
  
  她低声问:“什么条件能不说出去?”
  
  李长寿坦然道:“我自不会对外言说,这对我并无好处。”
  
  姮娥嘴角一撇,反唇相讥:“哼,对于能把先天大能哄骗到手的男人,我最好是不要全信。”
  
  “信与不信都在于仙子决断,”李长寿拱拱手,“我擅闯仙子闺阁,在此赔个礼。
  
  仙子说有事想托付于我,不知此事为何,若只是将我喊来广寒宫中捉弄一番,那大可不必。”
  
  姮娥低声道:“你先提要求。”
  
  李长寿皱眉道:“哪有不说请求,先让人说要求的?若最基本的信任都无,仙子何必委托我去做此事。”
  
  姮娥目中满是犹豫,“你且让我考虑一阵。”
  
  “善。”
  
  李长寿闭目凝神,暗中观察着姮娥的反应。
  
  此刻的姮娥,给他的感觉……还是有些怪。
  
  这倒并非是化身那般不真实感,相反,姮娥给他的感觉,太过于真实。
  
  这里有几个细节:
  
  她坐在方凳上时,是尽可能靠后坐,让自己做的稳当,而非绝大多数仙子那般只是浅浅坐着,更突显自身气质。
  
  她的手也有些‘不老实’,时不时拨弄长发,或是手指插在青丝中,似乎有些焦虑。
  
  一直到她眼圈开始泛红,突然趴在桌子上哭了出来……
  
  李长寿睁眼皱眉,恍然觉得,自己并不是在面对一个洪荒中的女仙人。
  
  当然,李长寿也不会受此影响,无论对方是真的情绪崩溃,还是在做戏给他看,‘举手之劳’、‘自保为先’、‘再三考虑’这三个原则,自是不能丢。
  
  片刻后……
  
  水神府前的那些仙神等的着急,只能看到李长寿的纸道人在那慢慢喝茶。
  
  广寒宫地下的大阵中,姮娥抱着双腿蜷缩在座椅中,双目无神地喃喃着:
  
  “我希望你能帮我找一个人,我可以答应你所有要求。”
  
  “大羿?”李长寿反声问着。
  
  姮娥的话语卡在唇间,她无奈一笑,“若我说不是,水神又该如何看我?”
  
  李长寿还未来得及说话,姮娥已是自嘲地说出了几个刺耳的字眼。
  
  “简单说下你与大羿的故事吧,”李长寿道,“我需要借此权衡,是否能帮的上你。”
  
  姮娥问:“你知道的,有关我的故事是什么?”
  
  李长寿回忆着自己在古籍上看到的典故……
  
  【姮娥与大羿相知相爱,结为夫妇,大羿射九日后,妖后为报复大羿,以不死药引惑姮娥,令姮娥飞入广寒宫中,与不善飞的巫族大羿自此天人两隔。】
  
  李长寿话语一顿,淡然道:“这个故事在我看来,其实漏洞颇多。”
  
  姮娥低声一叹:“这不过是那些大臣给后人的说辞,在善化此事罢了。”
  
  “哦?”
  
  “我先说这段,当时我沉睡万年后醒来……”
  
  “沉睡万年?”
  
  “嗯,听我说吧。”
  
  “抱歉,”李长寿点点头,做个合适的倾听者。
  
  【姮娥醒来后,人族与巫族联军已占到了对妖族的绝对优势,即将对妖庭发动决战。
  
  其时,有谣言在两族军中流传,言说推倒妖族之日,人族会对巫族发起突袭;也有说,巫族会对人族发起突袭。
  
  实际上,两族都有这般计划。
  
  为了稳定大军军心,人皇与最后的几名祖巫商议了一门联姻之事,以此安抚上下。
  
  巫族当时有较高威望的大巫羿,与人皇之女姮娥结成了夫妇。
  
  妖庭覆灭后,两军倾轧,人族胜。】
  
  “那时我在人族中位置已是无比尴尬。”
  
  姮娥嘴角一撇,像是在说旁人之事,淡定地解释着:
  
  “为了不碍他们的眼,我来了广寒宫,发誓月桂树不倒我不踏出太阴星半步。
  
  我也想过嫁巫随巫,只可惜大羿已是死在了妖族手中,而且大羿本就有巫族的妻儿子女。
  
  他们编这个故事,完全不把巫族自身喜好考虑其内,他们都喜欢胳膊比腿还粗的巫族女子,而我们人族女子大多都是纤瘦模样。
  
  妖后羲和也是那个时代,最令人钦佩的女子,她性情高洁,从不介入妖庭之事,也曾暗自放过不少凡人……”
  
  李长寿淡定地揭过这个话题:“那你想找的是谁?上古哪位人族?”
  
  “我……”
  
  姮娥那双美目中满是茫然,低声道:“我也不知。”
  
  李长寿眉角一挑,心底已是想到了什么,但此时并不点破,只是问:
  
  “为何不知?”
  
  姮娥一根纤指指着心口,双目泛红的她,此刻美的如诗如画。
  
  “我这里像是一块拼图,被人拿走了一块;
  
  我不知为何而失却,也不知失却了什么。
  
  我只记得有人曾在我耳旁说。
  
  去抗争,去打破自己的宿命,你是要被锁在清冷的宫内孤影一人度过无数岁月,还是要逍遥世间做个无忧无虑的女仙……”
  
  李长寿仔细感应着天道之力的变化,小声问:“然后?”
  
  “不见了。”
  
  姮娥轻轻吸了口气,“我醒来,什么都不见了。”
  
  李长寿心底一叹,怪不得姮娥此时的种种表现,给李长寿一种无比熟悉之感。
  
  心底,拿着小本本记上一条可能有效的讯息……
  
  【浪前辈被抹杀的时间点,应该是妖庭破灭前的万年。】
  
  李长寿问:“那仙子的感觉中,你要找的这个人,会是你什么人?”
  
  “师父,又或是兄长,”姮娥喃喃道,“似是师父更多一些。”
  
  李长寿:……
  
  这前辈还真够可以的,收徒弟都是要选三界第一美女这种级别!
  
  要说没点其他想法,他这个‘后稳’打死都不信!
  
  李长寿叹了口气,这些话自无法对姮娥言说,只是道:“如果只是这些讯息,我恐怕很难帮到你。”
  
  姮娥皱眉道:“可其他,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可有信物之类的?”
  
  “并未……”
  
  李长寿皱眉起身,在方桌旁来回踱步。
  
  他在思考,自己与姮娥的碰面,是事发偶然,还是冥冥中有什么大手在拨弄。
  
  姮娥要找的人,九成就是圣母娘娘口中的浪前辈,这绝对不会有任何结果……
  
  看着眼前女仙,李长寿心底泛起了少许无奈。
  
  李长寿道:
  
  “我可以帮你,若我能知晓此人是谁、找到他的踪迹,或是听说过他的故事,都会来广寒宫告知你一声。”
  
  “当真!?”
  
  姮娥下意识站起身来,注视着李长寿。
  
  李长寿含笑点头,言道:“这也不过是举手之劳,我为天庭水神,也经常在洪荒走动,若是我都探听不到此人的消息,你委托旁人也探听不到了。”
  
  “对,对!”
  
  姮娥绕过圆桌,此刻竟激动莫名,两步就要冲上来。
  
  李长寿抬手制止了她的靠近,笑道:“男女有别,人族有礼,还请殿下勿要逾矩。”
  
  姮娥忙道:“多谢水神,我能为你做什么?”
  
  “小事不必挂念,就当你我交个朋友便是。”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言道:“还请仙子将上面那场戏演完,此时天庭众仙神都在看着,莫要辜负三界第一之名。”
  
  “嗯!”
  
  姮娥郑重地点头,还未来得及多说什么,李长寿微微一笑,自身身形、袖中的纸道人,一同被浅浅的火光吞没,顷刻消失不见。
  
  广寒宫楼台上,李长寿站起身来,负手走到莲花池前,略微有些出神。
  
  天庭众仙神、天将,都道李长寿这是跟他们一样,等的有些不耐了。
  
  灵珠子却轻轻眨眼,感觉这一刻的长庚师叔颇为深沉,像是在想什么心事。
  
  李长寿此时突然觉得……
  
  自己来广寒宫这一趟,绝非只是来给姮娥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
  
  对天道了解的越深,李长寿就越能体会到天道的种种诡谲之处。
  
  “让水神大人久等了。”
  
  一声轻唤自背后传来,李长寿扭头看去,与铜镜前的众仙神一般,都是眼前一亮。
  
  此时姮娥换了一身衣物,就似是完全变了个模样,更显得光彩照人。
  
  那清冷绝美的面容,让人近乎无法直视。
  
  水神府前;
  
  “怎么感觉姮娥仙子跟此前不一样了?”
  
  “这……如此佳人,久居广寒,一颦一笑竟是如此让人心神向往。”
  
  秦天柱却是眉头一皱,暗道一声好强的修为。
  
  后面的事,也可算作是真·天庭男仙福利。
  
  姮娥与水神相谈一阵,水神表明离意,姮娥主动提出献舞一曲,让水神这位月宫总教习看看,她是否配做嫦娥们的领舞。
  
  李长寿自然不敢拒绝,若是拒绝,回去会被众男仙戳脊梁骨的。
  
  他答应一声,坐在原位。
  
  姮娥去了侧旁,伴着玉兔奏出的萧声,轻轻起舞。
  
  诚然,这舞姿很美,当世仅有,哪怕云霄仙子暗中练习多年,这一方面也只能说句‘术业有专攻’。
  
  但李长寿看在眼中,心底总是冒出一些奇怪的念头。
  
  ‘始终,还是不如仙子蹦迪有期待感。’
  
  ……
  
  离开广寒宫时,李长寿扭头看了眼这近乎毫无人烟的清冷宫殿,心底轻叹了声。
  
  今后是来不了此地了。
  
  他哪里去搞浪前辈的消息?那是被天道抹杀,直接从众生记忆中抹去了。
  
  天道老爷安排自己来着,是警告自己后面不要乱搞?不然一个下场?
  
  李长寿摇摇头,轻笑了声。
  
  他跟浪前辈的路,全然不同。
  
  他追求的稳与均衡,绝非畏缩不前,任何路、任何道,都要一路走下去,才能知道后面是刀山火海,还是鸟语花香。
  
  与其说此行会影响他的道心,倒不如说,让他更有了斗志。
  
  他可不想,灵娥也成姮娥一般。
  
  【宿命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伪命题,咱们信的是辩证发展观。】
  
  与此同时,广寒宫中的楼台处,姮娥抬手扶着帷幔,远远眺望李长寿和灵珠子离开的方向。
  
  “唉……”
  
  道不尽的红尘依恋,也只剩这般轻叹。
  
  “是个好人呢。”
  
  后面的玉兔少女哆嗦了下,差点急哭出来。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