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此去广寒宫,师侄你可有收获?”
  
  正慢慢离开月宫的云上,李长寿如此问着。
  
  灵珠子略微思索,答道:“师叔,那位姮娥仙子生的好美,但总给弟子一种深不可测之感……天庭女仙都是这般吗?”
  
  李长寿闻言感慨横生,拍拍灵珠子后背,传声道:
  
  “部分是,部分不是,也不只是女仙。
  
  有些仙人看起来单纯无害,心底的想法比他头发都多;有些看起来心眼儿贼多,实际上有可能只是被利用的傻蛋。
  
  你今后看人,也必须长个心眼,多想、多看、莫轻信……
  
  对了,这些话别说出去。”
  
  灵珠子眨眨眼,小声问:“那我师父呢?师叔如何看我师父呢?”
  
  “太乙师兄啊,”李长寿想了想,叹道:“心黑口快吧。”
  
  灵珠子眼前一亮,喜道:“原来长庚师叔对师父的评价是这般,心直口……呃,心黑呀。
  
  我觉得师父也是挺好的……”
  
  “哈哈哈哈!”
  
  李长寿不由朗声大笑,心底却是在微微思量。
  
  灵珠子总不能一直待在水神府,跟那些龙套都算不上的天将摔跤玩游戏;
  
  灵珠子来天庭这么多年,自己答应太乙真人之事,成效一直不明显,有改善也颇为有限。
  
  是时候,开始真正的灵珠子养成计划了。
  
  “我一直让你在水神府中不外出走动,这些年可闷坏了你?”
  
  李长寿笑道:“再过一二年,我解决了手头之事,再为你介绍几个好友吧。”
  
  “有劳长庚师叔挂念,”灵珠子笑着答应一声,笑容中写满了天真烂漫。
  
  甚至让李长寿莫名就有那么一丢丢的……负罪感。
  
  自广寒宫回返水神府,安顿好了灵珠子,李长寿就赶回了月桂宫中,等待着自己的任期结束。
  
  这次广寒宫一行,有两件事的后续发展,却是有些出乎李长寿的预料……
  
  其一,是他面对姮娥从容有度,看姮娥起舞全程淡定,成就了一段美名。
  
  而这件事很快在洪荒流传开来,竟然为他此前因为对云华仙子定罪的骂名,摘走了那么一点,把他说成了是‘莫得感情的天道正神’。
  
  这……
  
  李长寿有点无力吐槽。
  
  他需要杨戬打上门来,而不是杨戬暗戳戳的谅解。
  
  万一杨戬长大了,真的一句‘我理解你,水神’,那他借准提圣人之手给杨戬种下的种子,让杨戬能如那些魔兵一般快速崛起的计划,岂不是功亏一篑?
  
  但对这般事,李长寿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在今后注意些,最好是别有任何名声在外流传。
  
  其二,就是‘铜镜直播’这种形式,迅速在天庭中流传开来。
  
  李长寿搞的这种铜镜,只不过是取了点巧思,用不算高深的炼器手段,融合了云镜术、镜显术、以及少许禁制,很容易被模仿。
  
  不少仙神自己搞了类似的法宝,在天庭中兴起了一阵‘单对单’直播活动。
  
  李长寿见此,顿时来了灵感。
  
  这不就是他此前一直在寻找、构思的【留影球观影体系】吗?
  
  用铜镜、琉璃镜等多终端法器,融合留影球记录传播体系,有限度的洪荒互娱,不就借此完成了?
  
  超级天兵计划不就可以顺利推广了?
  
  李长寿一琢磨,此事有利有弊,但利肯定大于弊。
  
  说干就干!
  
  得了玉帝允许、通明殿中备案后,李长寿率领天庭仙神日夜攻坚,迅速开发出了‘单对群对单’的铜镜原始网络体系!
  
  他在水神府前竖起了一面巨大的仙宝铜镜。
  
  此宝,融合了数百位天庭仙神、能够巧匠,数十个日夜的苦思,名为‘大中转铜镜’。
  
  此镜能同时接纳三百人进行直播,并将直播内容传递给三万只铜镜。
  
  与这面铜镜相连的,是两种配套的小铜镜,第一种是用来制作内容,第二种是单纯用来播放。
  
  第一种铜镜需仙神主动申请,通过通明殿审核后,就会被给予‘天庭记录者’的名号,允许其进行绿色无害的直播活动。
  
  第二种铜镜限价三百灵石,仅能在天庭内使用,可自选镜面大小,随意选择同时在直播的内容,水神府推荐团体购买。
  
  这些铜镜的所有解释权,归水神府所有。
  
  就这般,风风火火的‘铜镜娱乐’,在天庭中迅速兴起。
  
  三万只铜镜很快销售一空,李长寿给各位参与研发的仙神分红,又拿出部分填充天庭宝库后,净赚了……也就百万灵石。
  
  这不过是些小意思,勉强足够完成小琼峰‘火力卫星’的一只。
  
  他李长寿身为太清准弟子,天庭中等权神,现如今还会在意这些?
  
  当然在意。
  
  早点能完成自己构想中的小琼峰·完全体,也就能多点安全感!
  
  申请做‘天庭记录者’的仙神,很快突破了百名。
  
  李长寿为他们写了一份‘记录守则’,其内标注了注意事项。
  
  不可哗众取宠,不可剑走偏锋,不能有损天庭威仪,不能有任何引起旁人不适的内容,违者雷罚殿伺候。
  
  又半个月,有几位善于表达自我的天庭仙神,迅速开始走红,成为了天庭中第一批【镜红】。
  
  其中人气最高的,却是想要提升自身知名度,方便与更多天庭女仙产生更多交集的天河水军副统领,卞庄。
  
  他直播的画风差不多是这般……
  
  几名天兵在旁敲锣打鼓,穿着银亮战甲的卞庄展示着他那该死的魅力,对着铜镜有节奏的呼喊:
  
  “同袍们好!末将天河水军副统领卞庄,一首浪里白龙送给你们!希望你们能喜欢!
  
  九,齿耙火中烧!
  
  甲,伴我阵前骁!
  
  天,河边领风骚!
  
  我,把这青龙挠!
  
  呔!敖乙~看耙~”
  
  本自在读兵书的敖乙,捂着被九齿钉耙擦破皮的胳膊,黑着脸扭过头来,招来一把长枪、口中发出一声龙吟,转身扑了上去……
  
  那天的卞庄,一如既往,走的安详。
  
  通过铜镜体系,有金仙分享炼丹炼器技巧,有女仙直播绣花做衣,也有瑶池仙子开直播舞剑弄刀、煞气满满。
  
  李长寿定下的宣传口号,也是因姮娥之事有感而发……
  
  【打破固有印象,重新定义仙神!】
  
  顺带一提,李长寿命人送了两面铜镜去广寒宫中。
  
  一方面是给那位凶悍宅女、咳,三界第一美人解解闷,一方面是想让她,也加入展示自我的行列,与外界也算有点交流。
  
  没多久,就出现了一个‘玉兔吃胡萝卜’的直播间,玉兔少女抱着一箩筐萝卜,一边抹泪一边啃着;
  
  因姮娥有一只脚丫出镜,这场直播观者甚众,差点烧了作为中转的水神府大铜镜……
  
  天庭因【镜播】之事,比往日多了几分活力与热闹。
  
  当有仙神提出,为何不增加一些互动的方式,比如给自己喜欢的‘天庭记录员’送宝物、送灵石什么的,被李长寿直接否了。
  
  这种‘打赏’容易催生出难以控制的娱乐形式,众仙神、天将,还是要以修行为主……
  
  镜播也就解个闷,必要时做做宣传,李长寿自不会让它变质。
  
  天庭内部越发热闹的同时,李长寿派了数十队天兵天将,在东胜神洲数十个坊镇中借用了最显眼的楼顶位,竖起了一只只大铜镜。
  
  铜镜现出清晰的画面,开始循环播放第一只天庭征兵留影,主角便是有琴玄雅。
  
  其内的内容也很简单,有琴玄雅乘着天马、身着有些残破的战甲,在灰暗的天空冲入阴云中,呼喊一声:
  
  “天庭之光!”
  
  金光绽放,阴云消散,天空顿时化作了蔚蓝,阳光照亮了下方嘶吼的群妖。
  
  羞耻归羞耻,效果确实不错。
  
  李长寿静坐月桂宫中,一步步推动着这些‘小计划’,心底盘算着九十年后、九百年后的大算计。
  
  南赡部洲中,商部落发展速度无比惊人,迅速吞并一个个部族,并朝着南赡部洲中部繁华地带进军。
  
  人族气运在朝着商部落汇聚,人皇气运重新开始凝聚,与天庭息息相关。
  
  作为商部落的图腾,孔宣一直隐藏在这个部落中,很有耐心地守护着他们,但凡有仙门、仙宗想搞事,所派的刺客,都会无声无息间消散。
  
  商军出征,两军交战时,若有炼气士参与,都会被瞬息抹杀。
  
  凤族的气运也因此,总算有了起色。
  
  ……
  
  这日,李长寿喊来有琴玄雅,告知她不日便将去天庭,有琴玄雅毫无迟疑,当下就要去收拾行囊。
  
  李长寿却拦下她,笑道:
  
  “趁着这个机会,我也有事要叮嘱门内,玄雅你去请掌门来黑池峰上聚聚,算是为你践行。”
  
  “嗯,师兄安排就好。”
  
  有琴玄雅微微颔首,驾云赶回了破天峰上。
  
  李长寿传声招呼一句,让小琼峰棋牌室那几位真·大佬来湖边集合,稍后一同去隔壁峰上……
  
  洪荒不计岁,岁月如流水,上次黑池峰这般热闹,已是云霄前来那次。
  
  李长寿只觉得一晃神,还以为是在昨日。
  
  迈入金仙境之后,‘时间观念’确实有了微妙的变化。
  
  白泽、李长寿、赵公明先去厨房忙碌,后赶来的空虚道长季无忧,也只能跟赵公明一个待遇,为两位大厨打打下手。
  
  为了让此地阴阳气息均衡一些,李长寿还托师祖江林儿请来了师祖伯忘情上人。
  
  忘情上人初来时,便见几位女仙在水潭旁做曲水流觞……
  
  当时,富贵就是眉头一皱。
  
  自家夫人还真是!
  
  这般不论辈分大小,与自己徒儿酒玖、酒雨诗,掌门的记名弟子熊伶俐,徒孙辈的玄雅、灵娥,在那说笑打闹……
  
  忘情上人抚了抚鬓前两缕白发,白衣如雪、仙气四溢的他,立刻就要向前训斥自己徒弟几句。
  
  然而,他刚要迈步向前,就听身后传来掌门那刻意压低的呼喊声:
  
  “忘情,这边这边。”
  
  忘情上人皱眉看去,也是心底一惊。
  
  掌门竟在道袍外穿上了奇怪的衣物,手中还提着一口铁锅,正……用法术凝出水流冲洗着锅内的残油!
  
  其内传来一声:“小季,锅来!”
  
  “来了!”
  
  无忧掌门季无忧笑着答应,转身跑了回去。
  
  忘情上人:……
  
  这,这是什么?
  
  不多时,忘情上人也加入了打下手的行列,他盘坐在一处锅灶前,小心翼翼地控制着火候的变化,道心翻江倒海。
  
  旁边那个身穿战甲、蓄着大胡子,没事在旁边老捣乱的前辈,是截教大能赵公明;
  
  白泽之事,忘情上人也算知晓,但此时看这位上古十大妖帅,古籍中记载着智谋无双的睿智人物,竟全神贯注在那……颠勺……
  
  更有甚者,自己刚刚确认,他前些年还颇为看重,想多给点好处的门内弟子,现如今竟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天庭水神,妖族克星,人教圣人二弟子!
  
  忘情上人突然有种,这么多年白活了的郁闷感。
  
  “你叫富贵?”
  
  侧旁传来了问候声,忘情上人一抬头,就见到了眉开眼笑的赵公明,连忙就要起身行礼。
  
  “忙你的,忙你的。”
  
  赵公明抬手虚按,顺势也在旁蹲了下来,拿了一枚玉符递给忘情上人。
  
  “一点修行心得,算是见面礼。”
  
  忘情上人顿时有些激动,拱手道:“多谢前辈。”
  
  “小意思,继续忙吧。”
  
  赵公明拍拍忘情上人肩头,站起身来,眯眼哼着灵娥正在弹的小调,转身离去。
  
  指点长寿的师祖夫,这其中的快乐,当真是旁人想不到的啊……
  
  就是容易招来紫霄神雷什么的。
  
  又是黄昏时,一群人聚在水潭旁,饮酒作乐、欢声笑语。
  
  李长寿言说了有琴玄雅接下来要去天庭之事,并叮嘱掌门,让门内尽量封锁消息,勿要有讯息传出;
  
  顺带,李长寿又给掌门一个建议——稍后将部分潜力出众的门人弟子,送去天庭任命。
  
  有李长寿在后照料,自不会让他们轻易涉险。
  
  季无忧有些犹豫,并未直接答应。
  
  炼气士对天庭,依然有种抵触心理……
  
  白泽却道:“大劫将来,恐怕这次劫运不只是落在阐、截、西方圣人弟子身上。
  
  各位仔细想想,如今中神洲仙门几何、金仙几何?
  
  贫道近来推算过,恐怕半数仙门会成为大劫的劫灰。”
  
  季无忧和忘情上人不由面露肃容。
  
  赵公明纳闷道:“大劫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所谓大劫,本就是天地生灵无量量劫之意,”白泽正色道,“龙凤大劫,远古生灵死伤大半,巫妖大战,天地间生灵折损六成。
  
  而今人族与此前这些天地主角都有些不同,凡人应当不会入劫,但人族炼气士都与道门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应当都在大劫之中。
  
  贫道近日感应五部洲与三千世界,杀伐斗法之煞气,确实是比百年前多了数倍。”
  
  “我度仙门明日开始就封山吧。”
  
  季无忧如此道了句,一旁忘情上人也道,尽早让在外的门人弟子回山。
  
  赵公明笑道:“莫要多想了,喝酒喝酒,大劫来了躲不了,扛着就是了。”
  
  李长寿身旁的灵娥禁不住小声嘀咕:“公明兄长也要小心些才是……”
  
  “哈哈哈哈!”
  
  赵公明满目感慨,忍不住调侃道:“没想到,灵娥竟也会关心你师兄之外的人了?”
  
  灵娥嘴角一撇,哼道:“我是担心,您要入劫,肯定会牵连云霄姐姐,转过来就会牵扯到我师兄呢。”
  
  赵公明额头挂满黑线,一旁正喝酒的几人禁不住笑出声来。
  
  李长寿抬手敲了下灵娥脑壳,“莫要把心里话说出来!
  
  公明老哥如今行事已稳重了许多,毕竟已经许多年没出去碰过了。”
  
  赵公明故作气愤状,笑骂道:“信不信我今日就去灵山山门前躺下!”
  
  李长寿眼前一亮,“灵山还有山门?”
  
  “自然有,”白泽皱眉道,“水神莫非又想到了什么算计?”
  
  “并未……只是有些感兴趣罢了。”
  
  李长寿笑容多了几分深意,在袖中摸出了一只只宝囊,用仙力递到了在座的几位‘新人’面前,笑道:
  
  “黑池峰上的规矩,咱们熟归熟,你们还是要立下大道誓言,不可将今日之事对外人言说。
  
  事关重大,不得儿戏。
  
  且各位记得,将其内的几样小玩意随时戴在身上,最少离自己不超过三丈远,免得被人听去了心声。”
  
  酒玖接过宝囊扒了一阵,奇道:“你之前不是给过我们这些玉佩啦?”
  
  李长寿笑道:“这些都是备用,有备无患。
  
  有只神兽名为谛听,可听万灵心声,其立场与咱们相对,咱们度仙门近年两次遭袭,就与谛听背后势力有关。”
  
  防谛听工作,一刻都不得松懈。
  
  众人各自答应,依次立下誓言,借此提醒自身莫轻易泄露此事……
  
  ***宴,拂晓时酒歇人散。
  
  李长寿的安排中,有琴玄雅将在三日后前往天庭。
  
  这三日时间,李长寿让自己适当放松了一下……
  
  放松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指点灵娥修行,并适度地给灵娥一些鞭策和奖励鼓励。
  
  灵娥对此十分开心,抱着石板喜极而泣,差点扑上来咬师兄一顿。
  
  算了算时间点,李长寿派了一具纸道人,化作【人教小法师】中年道者的模样,驾云去了中神洲西北,要寻玉鼎真人。
  
  稳妥起见,还是要关注下杨戬此时走的修道之路。
  
  他已经改变了原本的封神走向,还真担心受自己影响,杨戬修不成八九玄功,走不上天庭二代战神的路子。
  
  在此事上李长寿算计这么多,又是借刀圣人给杨戬种下执念,又是费心去救杨天佑的魂魄,自然有自己的一点私心……
  
  自己不提前留一手,帮天庭培养几个栋梁之才,今后怎么退休?
  
  封神大劫救下自己想救之人后,他总不能一直在天庭里泡着,到时一壶茶、一杯酒,驾着完成终极改造的小琼峰飘入天外……
  
  想想就舒坦。
  
  正此时,一缕道韵在心头流转,李长寿精神一震,连忙将自己这些想法打散,静心等待着这晦涩无比的道韵,在心底凝成两个大字。
  
  【太清】
  
  太清?
  
  李长寿也是愣了下。
  
  太清老师用太清大道传太清道韵凝成了太清二字,莫非是让自己去太清观拜见之意?
  
  但万幸,总归不是【呵呵】二字。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