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逆向思维,是指寿在常规思考得不出有效手段时,将思路直接逆转的一种思维方式,也是寿经常使用的推演手段。

    当原本以为正确的方法,迟迟得不到正面反馈时,李长寿就会开启逆向思维,进行大胆假设、稳健尝试,深入探讨问题的本质。

    故此……

    “师叔,您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呀?”

    广寒宫前,灵珠子举着铜镜,小声问着。

    李长寿微微一笑,自然不可能说出心里话;

    【一是为了自证本水神的清白;

    二是带你过来,就算秀气的你见到了姮娥,有点出丑,也不会有人怪你什么;

    三是顺便还能拿一拿直播设备。】

    李长寿清了清嗓子,低声道:“灵珠子,你忘记自己要做的修行了吗?”

    穿着一身青白长衫的灵珠子,闻言顿时怔了下,而后双目中满是光亮,郑重地点点头。

    为了成为师父眼中正常的男子汉!

    李长寿看着前方被阵法笼罩的高墙,对灵珠子道:“前方,就是传说中的三界第一美女姮娥,所住的广寒宫。

    正所谓,阴阳同生共济,天地之至理。

    你想要让自己,变成你想要成为的样子,就要经过这道考验!”

    灵珠子定声道:“我明白了,师叔!”

    那张秀气的小脸上写满了认真、严肃,像是要去屠龙的洪荒勇士,恰似不顾一切也要走到终点、探究这个世界真理的少年。

    李长寿拍了拍灵珠子的肩头,笑道:

    “先在此地等候,我去探个口风,记得,现在千万不要打开铜镜。”

    言罢,李长寿驾云向前,在广寒宫门前拱拱手,对着前方点出一指。

    广寒宫大阵轻轻震颤,灵珠子满是不明所以。

    李长寿静静等了片刻,心底无论怎么推算,那姮娥都不可能对自己的拜访视而不见。

    果不其然;

    片刻后,广寒宫的宫门打开,一颗小脑袋颤抖着探了出来,自是小玉兔。

    灵珠子远远见‘长庚师叔’用结界遮掩自身,又对那少女说了几句什么,随后就见‘长庚师叔’拿了一枚玉符给那少女。

    好像是在说:

    “……我稍后会用这种形式进入广寒宫,请太阴星君准备一下,这里面还有几个问题,以及几点建议。

    现在水神府前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很多仙神都在用仙识探查,比较受关注……”

    灵珠子歪了下头,又立刻想到了自己的‘男子汉守则’,将脑袋板正,挺胸、抬头,满脸严肃。

    就如天将哥哥们那般。

    李长寿飘然而回,含笑等了一阵。

    灵珠子端着铜镜,忍不住小声问:“师叔,为什么我们不直接进去,还要跟对方打个招呼呢?”

    “当然,”李长寿笑道,“这种事都是提前安排好的,哪能真的突然袭击。”

    灵珠子若有所思状。

    水神府前,原本的一面铜镜增加到了三面,前方提前摆好的三百只蒲团已是挤满了今天不当职的仙神天将,周遭更是站了个满满当当。

    “唷,李将军也来了?”

    “末将特来,为水神大人增一增男仙的声威!”

    “仙翁不在家中喝酒,也来凑热闹了啊?”

    “哈哈哈,水神有如此壮举,老夫岂能独坐仙台,此天庭盛事,咱当真是好奇的很呐!”

    个中热闹,不一而论。

    不只是水神府,在瑶池中、月桂宫中,各自有一只铜镜,众女仙也扎堆聚集。

    而这些,还只是少部分‘观众’。

    炼气士谁还没个仙识?此时就有不知多少道仙识,锁定在水神府前的铜镜上。

    更有甚者,天庭有仙人用云镜术对准了铜镜,躲在各个角落、各处仙位上,转播着这般画面。

    比如东木公府上,再比如……

    那凌霄宝殿中。

    玉帝陛下端着奏表,奏表里面藏着一面浅浅的云镜,云镜中就是铜镜内的画面;

    等了许久,此时尚未有动静,让玉帝不由有些抱怨。

    长庚怎么磨磨蹭蹭的,昨天就放出消息要进入广寒宫中,今日都到这个时辰了,还没个动静!

    正此时,一名女仙驾云自殿外而来,在高台下欠身行礼,喊道:

    “陛下,娘娘请您过去用膳。”

    玉帝淡定地放下奏表,不着痕迹地捏碎云镜,假装疲累地伸了个懒腰。

    “善。

    吾这就去瑶池,你先回去吧。”

    那女仙又低头欠身,“陛下恕罪,娘娘有命,让小仙跟在您身后,一同赶回去。”

    玉帝嘴角轻轻抽搐了下,淡定地站起身来,整了整衣冠,负手驾云,让那女仙自行跟上。

    片刻后,天庭角落中,天庭新来不久的将军秦天柱,驾云赶去了水神府前,凑了个边角的观赏位置。

    “水神大人怎么还没动静。”

    “该不会这铜镜坏了?”

    “哎,有了,有了!”

    说话间,三只铜镜上仙光流转,渐渐现出清晰的人像,灵珠子探头看了眼,随后就赶紧缩回了脑袋。

    又听到水神大人的嗓音,正在侧旁传来:

    “对,这个就是开启了禁制,稍后记得一直端在你胸前,不要胡乱照,咱们要去的毕竟是广寒宫中,女仙的居所……”

    铜镜中画面流转,露出了天庭水神那白发白眉的面容。

    李长寿对着铜镜拱拱手,温声道:

    “各位同袍午后安好,今日我将入广寒宫一行。

    因人言可畏,我这面薄,且顾虑颇多,故邀各位做个见证,随我一同进广寒宫中一探究竟。

    这次行动已得到了广寒宫主人的准许,为了不打扰广寒宫清净,我师侄灵珠子所持铜镜法宝,不会有声响传出,望各位多多包涵。”

    言罢,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各处铜镜前的仙神、天将齐齐还礼。

    论洪荒直播礼仪。

    随后画面开始转动,照着李长寿的背影,缓缓靠近了广寒宫的大门。

    广寒宫大门虚掩着,李长寿抬手轻叩,朗声道:

    “姮娥仙子可在宫中?

    此前仙子去月桂宫中拜访,我正神游太虚之间,未能及时醒转,今日特来广寒宫中拜访,以做前事之赔礼。”

    就听门内传来一声:

    “水神大人且稍等,我家主人在沐浴更衣,您不便此时入宫内。”

    这一瞬,整个水神府前的仙神精神振奋,仿佛已经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画面!

    李长寿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在宫外随便走走吧。”

    言罢,李长寿就驾云带着灵珠子,飘去了月桂树下,开始介绍起了这颗先天灵根,并用那铿铿的伐木声,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不少仙神都知月宫上有个人族高手,天天跟月桂树过不去,自上古时天庭初立不久就存在了,但对这个高手所知并不多。

    此时,李长寿带着一双双仙神的双目,寻到了专注伐木几万年的‘热心炼气士吴先生’。

    噹!

    大斧被吴刚拄在身前,浑身包裹起了一层淡淡的毫光,那股莫名的威严,透过铜镜传递开来。

    下面是吴刚的对外宣言:

    “我叫吴刚,上古人皇侍卫长,在这保护着姮娥殿下的安危,修为马马虎虎,大罗金仙几万年,走的是战法之道,最近不砍妖,手生了不少。

    为何砍月桂树?

    我家殿下立过誓,月桂树不倒,她不离开广寒宫……啥?此前就出去了?誓言好像是不离开太阴星,记错了,记错了。

    水神你先去吧,我继续砍树,帮忙多劝劝我家殿下。”

    言罢,吴刚抄起斧头,当着铜镜的面,演绎了用普通斧头看上月桂树的绝活,故意散发出自身强横的道韵,以证明自己所言不虚。

    天庭众男仙,半数忍不住以手掩面,半数笑眯了眼。

    李长寿带着灵珠子继续转圈,带着众仙神在广寒宫周围溜达,拍了拍月宫清冷之景。

    等他们再次到了月宫门前,月宫大门打开,一名灵秀的少女款款而出。

    她一改平日的打扮,换上了青白渐变的抹胸长裙,搭配着纱衣披肩,头上梳着双环鬓,脸蛋也施了淡淡的妆容,看起来多了几分娇媚。

    自是玉兔少女。

    “水、水神大人。”

    她不敢抬头直视李长寿,欠身行礼,小声道:“主人请您先入内歇息,她尚未收拾妥帖,请水神大人勿、勿怪。”

    李长寿含笑点头,言道:“有劳了。”

    言罢驾云飘入广寒宫,负手前行。

    水神府前不少仙神跟相熟者互相传声:

    “这是姮娥仙子养的那只玉兔?

    没想到只是玉兔都出落地如此灵秀,当真不知那姮娥仙子又是何等的风采啊。”

    “可惜是个结巴,说话都不利索。”

    “嗯,可惜了。”

    关注点似乎有些不对。

    且说,众仙神、天将、仙子仔细盯着画面中呈现的内容。

    负责捧着铜镜的灵珠子也是颇有灵性,此时端着那铜镜缓缓调整角度,拍了下广寒宫中的布景。

    与其说是宫宇,不如说是别苑。

    近处百花争艳,但花中独有一只傲雪寒梅,艳压群芳;

    远处也算是仙府标配——假山流水莲花池,楼宇仙台圈仙禽。

    广寒宫给人的最初印象便是清冷,此处宫殿占地极广,但一尘不染地大殿中只有点点仙光,许久没有人声人迹。

    李长寿被带到了莲花池侧旁的阁楼中,引到了一个三面环水楼台前,入座喝茶。

    玉兔少女颤声说着:

    “我、我家主人马上过来。”

    “有劳了,”李长寿温声道了句,那玉兔勉强一笑,低头赶紧开溜。

    李长寿招呼灵珠子一同入座,灵珠子却小声拒绝,还端着铜镜去了角落中,照了个全景。

    似乎是为了报复此前李长寿的‘视若不见’,姮娥过了半个时辰,方才姗姗来迟。

    李长寿对此没什么感觉,上辈子就明白女人在打扮自己时根本没有时间概念的道理;但众仙神尤其是秦天柱,都觉得姮娥太过托大,竟如此晾着天庭普通权神!

    但接下来……

    忽听一声似有若无的轻叹,整个铜镜所呈现的画面,突然溢出了点点柔光。

    众仙神下意识睁眼看向铜镜正中,不少血气方刚的天将更是屏住呼吸,曾拜访过姻缘殿的仙神,更是个个忘记眨眼。

    铜镜边缘,一抹浅蓝仙光闯入了画面中。

    此身一现,直让老仙翁脸颊通红、小天兵目不转睛,众仙子黯然失色、各正神暗自震惊!

    面是清冷娇媚颜,柳眉妙目、琼鼻樱唇,无论是脸型、曲线,但凡增减分毫,都会差之三成;

    又有抚柳腰身不堪一握,脖颈修长白皙动人,肌肤晶莹剔透,各般比例妙之毫巅。

    她向前踏出一步,就觉这一步诠释着时间女子之美、太阴之德……

    她开口道一句:

    “让您久等了。”

    那柔软酥人心神的嗓音,让此前久等时的不耐化作了值得。

    秦天柱带头,天庭大型真香现场。

    此时水神府前一片安宁,直到有人发出一声轻叹,众仙家各自叹息,又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内的画面。

    这般女子,天庭中,也仅有瑶池王母可相对而坐、不弱下风吧。

    可惜,王母乃是天庭之中一阶正神,女仙之首,高高在上、素有威严,谁都不敢乱比较。

    天河边,守在李长寿给开的‘小灶’铜镜前的那群天将,此刻也是齐齐感慨。

    卞庄双目痴愣,喃喃道:“我这次,可能真的坠入姻缘中了。”

    “嗤,”敖乙不屑的一笑,“你一年能说三百六十五次这话。”

    “不!这次是不同的!”

    卞庄攥着拳,定声道:“我定要成为能配得上姮娥仙子的男仙!

    欸,敖乙你做什么?

    把捆仙绳收起来,有话好好说大家都是兄……唔!呜呜!”

    唰唰几声,两根仙宝绳索将卞庄捆成了粽子般。

    敖乙一脚踹出,卞庄顿时飞了出去,在天河中砸出了不大不小的水花。

    “大家继续看,不用管他。”

    敖乙淡然道了句,天河水军的众将军各自嘿嘿一笑,目送卞庄飘远。

    镜中传来一阵寒暄声,大多没什么营养,大家的关注点也都在姮娥身上。

    不多时,水神府前,又有仙神赞叹:

    “水神当真是好定力,面对太阴星君,竟能如此淡定,目不斜视、言谈有度。”

    “我等远不如水神。”

    “瞧您说的,水神大人那境界,能跟咱们一样啊?”

    确实,李长寿此时很淡定,而且并未用《百美老后》系列法器镇压。

    在他的直观感觉中,姮娥美则美矣,身段、容貌、姿态、气质,都达到了顶尖,但总像是少了一点什么……

    咱见过的美丽女子还少了?

    暂不提那天边最美之云做就的云霄仙子,便是每日都在小小蜕变的灵娥,走上了另一条魅力路线的玄雅,今后也未必输给姮娥。

    酒师叔比较偏科,不在讨论之列。

    李长寿此时离着姮娥不远,不过五尺之距,也就隔了一张精美的圆桌。

    姮娥那双眼眸清澈动人,但李长寿却在清澈之后,看不到灵……

    眼前女子,就如空壳般。

    “星君此前去月桂宫时,我正神游太虚、感悟大道,未能及时给星君回应,在天庭中闹起了少许风波,故来登门拜访,唐突之处还望星君勿怪。”

    姮娥有些腼腆一笑,对李长寿轻轻颔首,言道:“还劳水神大人亲来,当真是……”

    耳旁回响着姮娥的温润细语,李长寿心底暗自皱眉。

    怪,着实太怪了些。

    李长寿心底微微思量,这姮娥为何给自己这般,似曾相识之感?

    这期间并非有什么危险,但李长寿总觉得有些古怪。

    “星君,”李长寿直入主题,“此前去找我,不知所为何事?”

    “所为不过旧事,”姮娥轻轻一叹,“素闻水神足智且多谋,乃天庭肱骨、玉帝陛下最为信任的当代智星,故有一事想托付于水神。”

    李长寿皱眉道:“按理说,你我都为天庭仙神,若有所请,我本不该拒绝。

    但星君,你我此前素未相识,如此贸然托付,恐怕有些不妥……”

    姮娥低叹一声,露出些许楚楚可怜状,低声道:

    “水神想要哪般好处,但凡我有,都是可以给的。”

    李长寿嘴角微微抽搐,已是嗅到了事情不太对。

    想必,此刻天庭各处都已‘喔’声一片。

    “星君莫要玩笑。”

    李长寿正色道:“你可将想托付之事说给我听,若是举手之劳,我本着你我同为天庭仙神,自会出手相助。

    若有为难之处,还请恕我不能从命。”

    “水神当真……”

    姮娥目光幽幽,话音一转,却道:“此事还请容我慢慢道来,兔儿,去端些茶点。”

    那玉兔少女娇声应是,转身离去。

    李长寿站起身来,笑道:“就不必麻烦了,我还有诸多事务要处置,稍后星君不如将要托付之事写做信件,我自会给星君回复。”

    “水神这般着急作甚?”

    那姮娥连忙起身,拦在李长寿身前,差点就撞上了。

    一旁灵珠子眨眨眼,有些搞不清楚当前这是什么状况。

    姮娥又轻轻一叹,让开去路,低声道:

    “我这广寒清冷,也不怪水神想快些离开,水神且去便是。

    我不过是上古人族之遗落,不过是这月宫中的幽魂,终究是无法留住水神半步。”

    李长寿:……

    好厉害的女子。

    他此时就如芒刺在背,想必从玉帝陛下到守天门的天兵,都在高声呼喊让他‘留下来’,要听姮娥有何事想求。

    李长寿对此倒是并不在意,唯一在意的,就是姮娥拿出了上古人族公主这身份。

    自己刚收了十九位上古人族战兵,说不准就跟姮娥曾是‘同代人族’,此时倒是不能跟姮娥处的太僵。

    而且……

    此时李长寿已是认定,此处与自己交谈的姮娥,不过是一具化身!

    在他面前玩这手段,还想让他认不出,那当真是——

    盘古面前耍大斧,女娲庙前玩泥巴。

    太清观中说无为,凌霄殿内道孤寡。

    李长寿叹了口气,沉声道:

    “罢了,看在同为人族的份上,仙子若有什么难处,我在不影响自身的前提下,自会相助一二。”

    ‘姮娥’柔声一笑,又欠身行礼,请李长寿再次入座。

    此时,灵珠子袖中,一缕浅风吹过,悄无声息钻入阁楼的木板中消失不见……

    那玉兔送来仙果佳酿、几盘茶点,立刻低头告退。

    ‘姮娥’却是始终不提自己有什么事相求,只是与李长寿谈天说地。

    水神府前的那些仙神看的津津有味,不少老仙翁都是眉开眼笑。

    但李长寿言语谨慎,说话前必思量数次,自始至终没有半点失态,也算是从容有度。

    暗中,李长寿的一具化身,已是找寻到了广寒宫地下,某个被仙光包裹起的阁楼。

    黑着脸,李长寿招来少许太极图道韵,无声无息融了阁楼周遭十数层阵法,潜藏行踪钻入其中,一探究竟。

    然而,李长寿猝不及防间,就闯入了一个有点凌乱的房间。

    地面是堆叠起的轻薄衣物,两侧摆着十几个大木柜,其上挂满了各类衣裙,还有一排排的绣花鞋、布靴、草绳鞋……

    衣柜间有一处华美的落地琉璃镜,这些木柜后还有诸多摆设,什么床榻、屏风、水池、木桶、梳妆台、桌椅,应有尽有。

    水池中飘着几只木偶。

    李长寿听到了一声得意的轻哼,寻声而去,看到了一名正趴在软榻上,吃着瓜果、喝着仙酿的……

    女子,姑且是这般认定。

    她背影窈窕,看不到正脸,长发有些缭乱地随意撒落,此时正翘着两只小腿趴在软垫上,看着面前巴掌大小的琉璃境,时不时嘀咕一句。

    “什么天庭水神,天庭权贵,木公之上的男人。

    哼哼~

    成为我的仆人吧,为我今后做任何事吧,本公主殿下才是三界最美的女仙!

    啊哈哈哈哈!”

    李长寿:……

    默默转身,招来太极图道韵,无声无息出了大阵,将大阵的‘门’轻轻带上。

    打扰,告辞!

    江湖路远,不如不见!

    这、这是宅久了精分现场?

    突然开始同情那个惨死在妖族手中,还被折磨成了斩仙飞刀‘核心技术’的大巫羿……

    就这么走了?

    李长寿思索一二,很快就有了个万全的主意,手中拿着一颗坏掉的留影球,再次打开大阵,钻入其中。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