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唉……”

    当东木公在凌霄宝殿前一拜,那道惊雷在南赡部洲玉帝的历劫身旁炸响时……

    某个黑暗、闪烁着微弱蓝色光芒的角落中,一名披头散发的青年道者盘坐在那,口中发出轻轻的叹息声。

    这黑暗之中涌动着温暖、温柔的道韵,包裹着他、滋润着他、安慰着他。

    在他背后,是一座轻轻旋转的宝塔,宝塔撒落道道玄黄气息,镇压这狭小乾坤;

    在他身前,是一把青铜长尺,长尺此刻也散发出阵阵波痕,加了一层乾坤隔绝。

    在这隔绝之外,还有一只威能全开的金斗;

    金斗之外,太极图缓缓转动,封住了金斗的缺口……

    青年道者面前,一张由仙力凝成的宝图在不断变化,他时不时提笔写下一两个字,或是画下一两个‘物与灵’。

    若仔细观察,此地的黑暗中,藏着一个个闪烁的文字与图案。

    忽而,几样宝物同时震颤,他停下动作,将一切遮掩。

    “水神,”白泽的嗓音传来,“玉帝陛下已被木公惊醒了,是否真的要按计划行事。”

    “嗯。”

    他只是如此答应了声,双眸之中并无多少神色。

    白泽的嗓音带着少许迟疑:“此时若选择退避,有我相助,水神你可从大劫中脱身……”

    金斗中安静了少许,青年道者淡然道:

    “那般不稳。”

    白泽轻笑了声,金斗被封闭,几样宝物再次现出各自威能。

    那青年道者坐在那,思索着、想象着、找寻着,身周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文字、图案还在渐渐增多;

    若有人窥探他的道心,便能见这般情形:

    青蓝色的灵台回荡着庄严的诵经声,元神小人儿也在静静盘坐,在元神面前,一缕缕黑气凝成了一名老道的身影。

    这老道看不清面容,只是静静与他对坐。

    在注视着他。

    ……

    星夜中,凌霄宝殿先是金光大作,照亮一层天,又是电闪雷鸣、大道震颤。

    天庭内,仙神天兵先是惴惴不安、有些惊讶,但感受到玉帝勃然而起的气息后……

    仙心大震!

    主心骨回归,天庭众仙原本的迷茫、空惘、不知所措,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自己不必再忧心,只需听令。

    不过半个时辰,通明殿调兵之令传到各部天兵统帅手中,自九重天的下三层,至五大天门处,逐渐沸腾!

    一队队天兵、一名名天将朝北天门、中天门、西天门汇聚。

    云路拥堵,便上下交错齐飞;

    站位不足,就自天门处向外延伸。

    玉帝下旨,天庭要与北洲妖族全力一战!

    而此时的玉帝却并未现身,在通明殿与各处忙碌的,都是木公与其他仙神。

    玉帝独自去了兜率宫。

    自开辟天庭、老君常驻于此,玉帝从未来过兜率宫;

    只因老君名义上乃玉帝之臣,但实际上是圣人化身,玉帝也不知自己来兜率宫拜访,该被如何接待,会不会让太清师兄尴尬。

    然而今日,玉帝已是必须来此地,问问李长寿此时状况如何。

    虽然玉帝陛下心底早已知晓,有太清师兄在,断不会让李长寿有性命之忧,但正如木公所言……

    十二年还未有音讯,着实让人不安。

    玉帝身穿金甲到了兜率宫前,兜率宫宫门大开,其内云烟缭绕,清晰的木鱼声随风飘来。

    小金小银两名童子不紧不慢地跨过宫门门槛,对着玉帝跪下行大礼,齐声道:

    “恭迎陛下!”

    玉帝自知,这是太清师兄给他这个天帝的几分面子,此时也露出少许温和的笑容,道:

    “不必多礼,老君可在宫中?”

    “陛下恕罪,老君此前云游去了,已数年未还,”小金低头禀告,“但老君走前曾留言,若陛下因长庚师兄而来,还请陛下放心。

    长庚师兄当年受伤颇重,道行几近溃散,如今正在三仙岛上疗伤,有云霄仙子悉心照料,也有众宝相护,此时已无性命之危。

    陛下若要对妖族用兵,还请顾念天庭如今局面来之不易。”

    玉帝明显松了口气,笑道:“长庚安好,长庚安好。

    老君可还有其他留言?

    吾自不可见天庭仙神遭人欺凌而作无事发生,稍后亦会带天庭兵马冲杀在前……罢了。

    遵老君之言,吾这就召集众仙家,先商议、再出兵。”

    言罢,玉帝对着兜率宫拱拱手,转身回了凌霄宝殿。

    待玉帝走后,小金小银对视一眼,齐齐松了口气。

    他们起身跳回了兜率宫中,关上大门,太清圣人的玄妙道韵将兜率宫包裹其中。

    小银有些不安地嘀咕:“咱们这算不算搞事了呀?”

    “啥叫搞事?怎么就搞事了?”

    小金骂道:“老君出游前说了,以后长庚师兄说话就是老君说话,咱们听着就是了。

    而且咱们是劝玉帝陛下冷静,这要是直接跟妖族开战,天庭没多少高手支撑,肯定损失惨重,好不容易有点家当,都赔进去了!”

    “对吼,咱们是在做好事,”小银眨眨眼,倒是安稳了许多。

    且说玉帝陛下回了凌霄宝殿,立刻召集天庭众仙神。

    文臣武将分列,凌霄宝殿中一片肃杀气息。

    玉帝身着金甲,高坐于宝座之中,道一声:

    “妖族之事,木公从详禀告。”

    高台下,东木公躬身行礼,将玉帝下凡后的诸事详细禀告:

    【妖族发讨天檄文、宣布不尊天庭之令,天庭按水神决断,发讨妖檄文以正天威,又用拖兵之计瓦解妖族士气;

    水神又主持了北洲大战,天庭以微弱代价,灭杀妖族众精锐,至此令妖族对天庭的威胁大减,妖族士气更颓。】

    木公道:“水神之言,只等陛下历劫归来,由陛下主持灭妖之战,但……”

    “木公不必迟疑,吾来说吧,”玉帝面容无比冷峻,“当日木公被妖族高手围攻,乃水神及时救援,水神为此身受重伤,至今仍未醒来。”

    此言一出,下方仙神半数面露恍然,半数有些气愤。

    在天将阵列靠后位置上,敖乙把头盔一摔,直接冲出人群,向前疾走十数步,单膝着地、低头呼喊:

    “陛下!还请准许末将领兵冲锋在前!为我教主哥哥报仇雪恨!”

    “准,”玉帝道,“敖乙不必忧心,水神已无大碍,归列吧。”

    敖乙低头应是,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安静立着。

    戏,要恰到好处。

    玉帝又问:“今日,吾要攻北洲边界之妖,各位爱卿可有献策?”

    下方仙神安静了一阵。

    木公用仙识看了眼自己袖中的玉符,这是片刻前,敖乙与他相见时,献上来的‘海神兵法’。

    木公在等着,等着玉符中描述的情形出现。

    大殿中又安静了两个呼吸,玉帝再问:“竟无一人有妙计?”

    “陛下!”

    一名老道高呼一声,像是下了某个艰难的决定,低头做道揖,言道:“臣有一策!”

    “讲。”

    老道高声喊着:“那妖族为祸四方,天地众生苦其久矣!

    而今妖族不尊天庭,谋害天庭重臣,罪大恶极、绝不容恕!

    但,天庭刚刚起步,兵将虽已不缺,却无太多高手;妖族遗祸自上古,藏了众高手,咱们此次征讨妖族,若无高手驰援……恐难大胜!

    啊!”

    玉帝缓缓点头,不满道:“符元爱卿的计策,就是把这众所周知之事,再说一遍?”

    “陛下!”

    符元仙翁继续高声喊道:“臣之策,便是以天庭名义,召请道门众高手!

    臣愿亲去阐教求援!”

    玉帝眉头一皱,随后便坐在宝座上略微思索。

    高台下,木公心底一叹。

    一切果真如水神所料,甚至站出来献策之人,说的话,都与玉符中推测那般相差不多。

    既然如此……

    “陛下,”木公立刻站了出来,躬身道,“老臣愿代陛下,外请高人相助天庭!”

    “好!”

    玉帝此刻已是下定决心,目有神光、意气风发。

    “传吾命,大军即刻开拔,围住北洲边界,待两位爱卿请来高手援护,一战歼灭北洲之妖,以正天威!”

    满殿仙神齐齐领命:“遵陛下旨意。”

    玉帝张开右手,凌霄宝殿殿顶的宝珠金光大作,一缕缕金色流光于玉帝掌心凝聚,凝成了一把锋锐无匹的宝剑。

    天道神权剑!

    玉帝提剑前指,低喝一声:

    “起兵!”

    于是,天庭各部兵马,一群群、一簇簇,铺满天穹,朝北洲涌去。

    木公带着一队兵马,匆匆赶往金鳌岛,仙识不断读着玉符中的内容。

    他已经读了数十次,犹自有些触目惊心。

    木公虽修为不行,但在天庭这么多年,也非痴傻之辈,如何看不出今日之事,将会对洪荒产生多大的影响?

    玉符中有说:

    ‘……赶去玉虚宫求援之仙神,定会神态倨傲、故意对圣人弟子下令,从而激发圣人弟子不满,拒绝天庭调令。

    若赶去金鳌岛求援之仙神,也如此心怀不轨,道门危矣。

    我此时无法现身,只能拜请木公赶去金鳌岛。

    入岛前,木公定会被自称截教仙者截下……’

    “道友这是要去何处?”

    忽听一声呼喊,木公的仙识探向万里之外,却见数道流光自西南方向飞来,将木公拦下。

    后面发生的事,让木公越发心惊。

    一切发展,都如水神给的这枚玉符所示。

    拦下木公者,自称是截教二代仙人,得知木公要去截教求援,特来相见。

    但他们并非是来支援的,反而是说:

    ‘天地有大劫,截教上下尊大师兄多宝之令,此刻不得随意外出。’

    木公眉头紧皱,与几名截教仙人多谈了几句,便转身回返天庭。

    此时,木公看那玉符看的次数多了,心底仿佛泛起了水神那一贯淡定从容的嗓音:

    【唯一的破局之法……】

    临近东天门,东木公一咬牙、一跺脚,脚下白云一转,借天庭云路,朝西牛贺洲而去,直奔灵山。

    灵山之上仙光大作,数名圣人弟子已做好准备迎接木公;

    但让他们措手不及的是,木公只是到了灵山附近,旋即转身而去,还摇头一叹,面露无奈之色。

    灵山众:???

    半日后。

    北洲上空,玉帝高坐于天帝龙辇,面色无比阴沉。

    两个时辰前,那符元仙翁前来请罪,跪在龙辇前高声呼喊,言说自己无能、请不来圣人弟子,还遭了奚落……

    这无疑给士气正鸿的天兵天将,泼了一盆冷水,也让玉帝眼中多了几分怒意。

    方圆万里内漫天阴云,各部天兵天将都在等待着他这个天帝的命令;

    而阐教羞辱天庭使者、拒不派高手前来相助,无疑给了他一记耳光。

    正此时,东木公带着一队天兵自西方而来,人未到、哭声先至,跪在车辇前言说此前遭遇。

    当玉帝听到,东木公前去金鳌岛,被截教告知因大劫降临,无法派人支援天庭;

    而后东木公又赶去西牛贺州灵山,却连灵山的山门都登不上去……

    玉帝深深吸了口气,坐在车辇上已是要开口怒骂。

    此刻,圣人道承无高手来援。

    当真……

    当真!

    人教大法师镇守天外玄都城,阐教、截教、西方教各自拒绝出人!

    他天庭起兵至此,已是骑虎难下,若退兵,天庭颜面大失,不知被下方妖族如何奚落;

    若不退、若不退……

    就要用天兵天将的命,去填那些上古大妖之身!

    玉帝于车辇中起身,长发飘舞,背后雷霆阵阵。

    他攥紧双拳,又松开,如此反复几次,剑眉星目蕴着寒光,身旁的天帝神权剑不断颤鸣。

    “退兵。”

    这一声,仿佛用尽了玉帝所有的力气,让一旁的东木公心底都是不由一揪。

    天庭兵马无声无息如潮水般退去,下方妖族传来震天呼喊。

    又半日后,凌霄宝殿中。

    玉帝挥剑,将面前玉案劈成两半,一转身,脱下金甲、摘下金盔,招来天帝印玺,直冲九重天阙最深处!

    这三界主宰,他不做也罢!

    三日后,洪荒天变,漫天黑云遮蔽五部洲一日一夜。

    一条消息,在洪荒中不胫而走:

    【玉帝不满三教弟子不礼天庭、不尊天命,去紫霄宫中寻道祖哭诉,道祖降下大劫,责令三教圣人——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接引、准提,与太清老子、圣母女娲,于百年后同去紫霄宫中,共议封神。】

    封神大劫,就此而启。

    但天机彻底混乱,推演之道被封,洪荒除却圣人之外,无人知大劫为何,又该如何封神。

    ……

    “唉。”

    混元金斗中,坐在层层宝物遮掩之下的青年道者,也就是李长寿,叹了第二口气。

    道心灵台,原本在‘他面前’、形如老道的黑影,此刻已悄然消散。

    诵经声越发清晰,他的目光也越发清朗。

    千算万算去谋划封神,没想到他自己却成了封神大劫的引子,成了让玉帝大怒的引子。

    这就是天道,无处不在、近乎无所不能,将生灵摆弄于执掌。

    上古时的浪前辈,而今的自己,都成了天道的棋子。

    但,李长寿此刻并不觉得,自己在这场博弈中输给了天道。

    金斗中,李长寿在怀中拿出了两样宝物,放在面前。

    斩仙飞刀;

    妖帝印玺。

    ——稍后,他会将妖帝印玺献于天庭,给妖族致命一击,大葫芦另有他用,此宝也是颇难驯服。

    陆压已死。

    虽钉头七箭书不知下落,赵大爷在大劫中被干掉的可能性尚未抹掉,但起码证明了天道的剧本并非不可改。

    天道借自己之手,定下了封神之人——姜子牙。

    又借此来逼他入劫,成为玉帝怪罪三教的引子,开启封神之事。

    与此同时,李长寿又黑了西方教一手,把西方教直接拉入大劫之中,把人教摘了出去。

    此事并非一蹴而就,从自己干涉龙族入天与西方博弈,一步步让天庭与西方有了敌对之意,不断积累‘大运’,才有了这般改变。

    木公去灵山,看似是李长寿随意给的招式,实际上,对西方圣人来说,就是个无解的难题。

    若他们对木公出手,西方直接跟天庭开战,后果难测。

    所以灵山主动迎接木公,甚至要出高手帮天庭覆灭妖族,但木公根本不入灵山,转身就走,让灵山上上下下只能干瞪眼。

    这非阳谋,也非阴谋,而是代价;

    此前[铅笔小说 www.qbxs.vip]李长寿灭杀陆压时,西方教准提圣人曾出手的代价。

    那时,西方已入了劫,而天道也乐意让西方入劫。

    天道要的,始终只是天地稳定。

    一切看似未变,一切又有了变化,天道在收束变数,自己为灭陆压已是入了劫中。

    混元金斗中,李长寿发出了第三声叹息。

    这次,他提起手中仙力凝成的刻刀,凝视着面前的宝图。

    这是他的道,万物均衡。

    目中神光涌动,额头绽放金光,袖袍、长发乱舞!

    金斗内,原本黑暗的狭窄乾坤,突然亮起了一个个水蓝色的大字。

    太极图、混元金斗、玄黄塔、乾坤尺,齐齐爆发威能,三仙岛雷霆大作,但并无神雷劈向混元金斗。

    李长寿口中喃喃自语:

    “我可以成为天道的棋子,因为我本身就是天道的一份子,是天地的一缕尘埃。

    但,天道乃天地意志,天道之下,生灵无隐私、被操控,虽万物皆可为刍狗,然生灵终不同于死物。

    盘古开天地,为万灵开辟寄生之所。

    道祖全天道,为万灵定下此间秩序。

    此,正是生灵与天道分隔之处。

    今日,我将天道写入我之道,天地意志与生灵之间,需有均衡。”

    话语一顿,刻刀落下。

    李长寿浑身仙光涌动,似是耗费了浑身力气,在那宝图中写下天道二字。

    一瞬之间,李长寿身周道韵爆涌,而后轰然炸散,归于无形!

    “师父……谢谢。”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