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幽冥地府,酆都城东,一线天雄关侧旁的山顶。

    这里,是两位勾魂元帅当差摸鱼时的秘密花园,是他们两巫从上古而来,兄弟情不断升华的见证地。

    没有变质的那种。

    浅风吹拂过马面那柔软的鬃毛,灰云路过了牛头那黑宝石般的牛眼,这俩货正枕着胳膊躺在悬崖顶部,心里,也没什么多余的烦心事。

    不用带队外出抬棺的日子,就是如此的无趣、悠闲,且……

    寂寞。

    “马,最近这洪荒是怎么了?

    这十多年,地府天天震啊震的,哞。”

    “大巫祭说,不是要有大劫了吗?咴儿。”

    “提前招点人吧,说不定啥时候大劫爆发,咱们这里又忙不过来了。”

    马面嗤的一笑:“找谁?勾魂使者不是那么好做的,要吓得住那些凡人魂魄才行。”

    “唉,水神如果能给咱们出出主意就好了……

    听说水神受伤了,也不知好没好。”

    牛头言说中,突然眨了下眼,扶着头套爬了起来。

    “怎么现在才想到!快!咱们搞点地府特产,去看望水神大人啊!”

    马面淡定地摇摇头:“水神是那么好见的吗?

    那可是天庭权神,人教圣人老爷的弟子,听说玉帝陛下一怒为水神,差点就把妖族直接剿了……”

    “那可不一定,”牛头嘿嘿一笑,“咱们用地府的名义去探望,水神他老人家怎么也会见咱们吧?天庭也不能阻拦咱们吧?

    你想想,在水神受伤最需要慰藉的时候,咱们选五百、不,五十姿色出众的女怨魂!

    水神万一,找到一点以前没有的快乐,嘿嘿嘿嘿!

    以后咱俩能不是这个吗?”

    牛头竖着大拇指晃了晃,一旁马面顿时满脸嫌弃。

    突然间……

    “两位元帅,别来无恙。”

    这温润的嗓音,这般熟悉的气息、这般刻入骨髓的味道!

    牛头和马面的头套齐齐抖了抖,站起身看向远处天边,看到了那驾云而来的青年道者……

    度仙门弟子李长寿。

    牛头马面对视一眼,眼神疯狂交流。

    李长寿见状有些无奈地一笑,远远传声道:

    “我方才并未听到什么,两位最近可是缺了调料?”

    牛头马面闻言不由大喜,起身跳下悬崖,招呼下方那些‘蔫蔫儿’的阴差打起精神,打起锣、敲起鼓,竖起了尘封已久的招牌。

    地府欢迎你,阴阳一家人!

    李长寿:……

    太乙真人感觉有被冒犯到。

    在李长寿的袖口,一颗小脑袋探了出来,却是化作了三寸大小的灵娥,云鬓罗裙伴俏脸,小手扒着师兄的衣袖边缘,好奇地打量着各处。

    师兄说,带自己来个好地方,这里是……

    灵娥突然一惊!

    “师兄,这里不是地府吗?师父难道真的!?”

    “嗯……”

    李长寿抬手揣着袖子,手指把灵娥温柔地摁了回去。

    “老实点,师父被决定提前转世。

    这里面发生的事比较复杂,咱们也只能来这里看师父这一次。”

    灵娥不由怔了。

    但听师兄话语说的轻淡,一时间并未有太多情绪上涌……

    毕竟,从几年前灵娥就预感到事情不对,做了许多心理建设。

    只是没想到,师父真的转世了,既然师父决定转世,那做弟子的也只有祝……等会儿!

    被转世?

    小小灵娥额头挂满黑线。

    那还不是被杀了!

    她还没来得及问询师兄,就听外面传来了对话声,又在李长寿袖中踮着脚向外看了眼,瞧见了牛头马面和地府‘迎客’阴差大队……

    一番寒暄客套,李长寿拿了两罐调料,并拿出了一只玉符,说自己是奉水神之命前来求见后土娘娘。

    牛头马面不敢大意,拿着玉符看了一眼,牛头招来专门接待贵客的牛车,带李长寿慢慢悠悠逛去酆都城。

    马面则是撒丫子狂奔,先一步请示阎君大人。

    十二年前北洲一战,李长寿的真实容貌虽然暴露了,但当场生灵要么被抹杀,要么就是赵大爷这种自己人,此时自己还可以继续演演戏。

    能多点保障,就多点保障嘛。

    之所以带灵娥前来地府,李长寿也是有几分底气。

    毕竟,在圣人们都已知晓,太清圣人亲自现身护持,他身上的保险又多了那么亿点点。

    再有,现在李长寿元神外围漂浮着玄黄宝塔,袖子中揣着乾坤尺,怀中贴着里离地焰光旗,随时还能请部分太极图威能前来支援……

    稳妥一点的说法,此刻是他过去五百年、向前五百年,最有安全感的时刻!

    此时李长寿心底也是无比热闹,塔爷醉醺醺说着跟金斗妹妹近距离接触的十二年,离地焰光旗阿姨表示无语,乾坤尺老哥暗戳戳地冷冷一笑。

    就跟他没在那一样!

    当然,这话……乾坤尺也是不敢说的。

    哪里还能没个排位了?

    值得一提的是,太极图也开始有灵念传来,参与它们的话题。

    显然经过了塔爷说的考验,太清老爷已经彻底认可了他这个圣人弟子,太极图也不再将他当做外人……

    趁着不用把人教至宝还回去,李长寿离了三仙岛,就决定带灵娥过来祭奠下师父。

    都是炼气士,其实都应将生死看的淡一些,不然也无法忍受漫长岁月的寂寞……

    普通仙人扫墓:找到个坟头,对着坟头做个道揖,上点香、放点瓜果,念几句悼词。

    天庭权臣扫墓:直接追到地府六道轮回盘,还是要进去的那种。

    没有什么波折,李长寿就到了六道轮回盘的侧旁,被一束光纳入其中……

    这次,后土娘娘并未露面,将李长寿放在了一处缓坡上。

    缓坡之外有一处小小的水潭,几只金色的光球在其中沉沉浮浮,齐源老道的魂魄就在其中。

    李长寿目中流露出少许安然,在袖中把灵娥捧了出来。

    一缕缕仙光缭绕,灵娥身形不断旋转,恢复成了正常大小,而后……

    小嘴一扁、眼圈一红,大眼水波荡漾,注视着师父的魂魄,捂着口鼻就喊:

    “师父,你死的好惨啊!”

    李长寿:……

    这又没魂飞魄散。

    站在水潭边缘,李长寿注视了一阵师父的魂魄,又看向了远处的天边,心情比此前少了几分堵闷。

    灵娥在旁忙碌了起来。

    也不知她为何会提前备着,但总归是备好了黄纸、香案、祭品、瓜果,在这里摆个了小小的祭台,套上了白色的披风,跪坐在那、为师父烧纸。

    灵娥抽抽鼻子,小巧的鼻尖都哭的肿了,小声呢喃:

    “师父呀,你路上好好的……”

    李长寿纠正道:“这已经是到了路的终点,也重新再来了。”

    灵娥抽泣间嘀咕着:“那,师父。

    你之前在的时候,弟子没能尽多少孝,虽然是因为您一直在屋里睡觉不出来。

    师父,是您把弟子带回山上,带入仙道,弟子还没能让您享清福……

    师父我在这里烧纸,你就在这里借着,也不用经地府大鬼小鬼的手,在地府多买点……不对,师父你在这里也出不去。

    师父你死的好惨。”

    “其实还好,”李长寿淡然道,“师父转世身会比这一世精彩许多,要在这里蕴养不知道几百年,才能去转世投胎。”

    灵娥抬头瞧了眼师兄,叹了口气,继续低头烧纸。

    半个时辰后,灵娥眼圈红红地收拾起了拜祭套装,被乾坤尺打在肩头,顿时化作三寸高的小仙子,被师兄放入了袖口……

    这般,单纯是为了让她的身份不会暴露。

    李长寿对着远处做了个道揖,便被送出了六道轮回盘。

    他们师兄妹也得了一缕温柔的传声:

    “想过来随时都可。”

    灵娥传声问:“师兄,这是后土娘娘在说话吗?”

    “嗯,”李长寿应了声,对着前方等候的牛头马面做了个道揖,笑着道:“麻烦二位了。”

    牛头笑道:“不麻烦,不麻烦,一家人,一家人!哞。”

    马面问:“水神大人的伤可好了?”

    “应是无碍了,很快就会回返天庭述职,”李长寿简单解释一句,就与牛头马面离了十八层地狱上空的轮回仙岛,朝来路而去。

    回了小琼峰,李长寿和灵娥又忙碌了一阵。

    李长寿将师父的草屋收拾好,用仙力封禁,自此可千年不腐、万年留存;

    灵娥用自己在石板上反复刻画《稳字经》磨练出的技艺,为师父刻了个小石碑牌位,放在了草屋正中。

    灵娥又在牌位前擦了擦眼泪,小声问:

    “师兄,咱们该如何跟师祖说这个?”

    “直接说就好,”李长寿笑道,“你去告诉师祖一声,我去百凡殿通知师门。

    其实,灵娥……”

    “嗯?”

    灵娥抬头看着李长寿,眸子映着师兄嘴角那放松的笑意,禁不住轻抿着嘴角。

    李长寿道:“对于咱们炼气士来说,没有魂飞魄散,就不算真的去了。

    师父投胎转世,虽然已不是咱们师父,但咱们也能知道,师父其实一直还是在的。

    而且转世之后,师父也不会再入浊仙道……”

    “师兄,”灵娥打断李长寿的话语,嘴角露出少许笑意,“我都知道的。”

    “嗯,”李长寿抬手,下意识想揉揉她的脑袋,却又有些晃神。

    已经长这么大了。

    哑然失笑,李长寿道了句“我先去百凡殿”,转身走去门前。

    “师兄!”

    灵娥一声呼唤,李长寿还未来得及转身,已是被灵娥从背后轻轻拥住;

    这小小蒸汽之仙,今日却是毫无面红耳赤的迹象,捏着李长寿的道袍,额头抵在师兄背上,小声说:

    “还有我在。”

    “我没事,你不要被此事影响到道心;

    师父本就寿元有限,这天只是提前了些。”

    李长寿拍了拍灵娥的柔荑,温声应了句,驾云赶去百凡殿。

    齐源身死,度仙门掌门决定为小琼峰大操大办一场白事,却被李长寿拦下;

    万林筠长老提出,要收李长寿和灵娥去丹鼎峰,又被掌门季无忧赶紧否了。

    若非万长老长得太凶了些,季无忧差点当场就去摁住万长老的嘴!

    但总归,师父在度仙门中存在感并不算太高,并未引起太大的关注。

    江林儿把自己关在齐源草屋半个月,就含笑走了出来,对在外面陪着自己等了半个月的忘情上人说了句‘没事’。

    生死离别,情之大事,炼气士也可从中感悟出诸多道理。

    这些道理有用没用暂且另说,人总归是要往前看。

    李长寿收拾好心情,开始逐步复工。

    他先将各处纸道人一点点开启,也去黑池峰与白泽喝喝酒、聊聊天,算计算计后事。

    封神大劫,应该是在八九百年后了。

    李长寿现在已是正式入了劫,但又并非是入了封神大劫。

    他的劫非身死道消,也非入封神榜。

    首先,他不会成为被封神的对象,此时应劫的三教为截教、阐教、西方教;

    其次,他现在是天庭权臣,与未来那位杨戬的情况也是颇为不同。

    此时尚未降生的二郎神杨戬,封神时虽有天庭神位,却又是阐教弟子,为了替师挡灾入的封神大劫,最后也顺利肉身上天,神位晋升。

    李长寿不必为人教入场,已将自己摘了出去。

    但他当时为了杀陆压,用均衡之道拉陆压入劫,令陆压被大劫所控,借此抵消了陆压的‘天道庇护’,自己也因此与封神大劫绑在了一起。

    以劫攻劫,才可将陆压直接斩杀自原地。

    对此,李长寿并不后悔,再来一次还是会如此选择。

    李长寿自己入劫,应是要在大劫中完善自己的道,若是顺利度过大劫,自己就可得无边好处。

    若是输了……

    长生道果还是能保住的,但以后肯定只能是天道的工具人,容不得他半点挣扎了。

    天道需要被均衡,其实也是天道默许,此间关系十分微妙,需耐心品味。

    这十二年,李长寿在体悟均衡大道时,也将空明道心修补了回来。

    因对空明道心进行了强化提升,李长寿又给这门神通重新命名——贤者时刻!

    生动、形象,且富有内涵。

    “明天回天庭吧。”

    星夜十分,李长寿仰头看着天穹,心神放空,道法自然。

    ……

    与此同时,棋牌室中。

    几道人影悄悄聚在此地,将棋牌室周遭阵法开启,又布置了层层仙力结界。

    灵娥、酒玖、有琴玄雅、酒雨诗、江林儿、熊伶俐,此时正聚在一处隐蔽的角落中,施展人教传统技能——当面传声。

    酒玖嘀咕道:“我觉得长寿现在挺正常的呀。

    齐源师兄虽然不幸遇难,我们也很痛心,但长寿的道心不应该会被击垮呀。”

    灵娥捏着自己下巴,正色道:“不,他不是真正的快乐。”

    有琴玄雅定声道:“为了长寿师兄能走出阴影,我愿意做任何事。”

    江林儿纳闷道:“长寿为什么要有阴影?”

    “这个……”

    酒玖小手一挥:“他不需要知道,开始商量怎么办吧,拯救长寿不开心计划!”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