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是什么毒?怎得这般厉害。”

    “不知,不过赵公明前辈给了丹药,木公应该没事。”

    “大胆妖族!我去跟他们拼了!”

    有些拥堵的通明殿中,一群仙神同时扭头,看向了说话的那名天将,后者连忙用手拨了拨侧旁的袍泽,给出个眼神。

    劝、劝着点我呀。

    “啊!老朱你莫要激动!咱们要等水神前来做主!”

    “去请水神了吗?”

    “水神好像不在水神府,天将求见了许多次,都未能求见到!”

    通明殿最内侧,有仙人做了云床,此刻木公浑身惨绿,气若游丝地躺在那。

    一群仙神各自对视一眼,几位三阶正神站了出来,及时稳定仙神之心,重兵把守五方天门,莫要慌乱。

    少许流言在天庭各处回荡,说是木公被偷袭,如今重伤生死未卜,水神不知所踪,同样有可能被妖族高手偷袭了。

    天庭开始人心惶惶,不少仙神、天将自发聚集起来,各自准备法宝,打算随时跟妖庭开战。

    总体来说,天庭虽没有太多高手,但上上下下也算团结一心。

    但与天庭相比,北洲边界的妖族反而无比宁静。

    陆压道躯都被砸烂了,他们还不知自家太子殿下究竟经历了什么,一切如常。

    这也跟大战爆发在北洲深处,而北洲瘴气云浓沉厚重,缓冲了‘大战波动’有关;

    而在大战后,圣人随手抹平了乾坤波动,免得祸及太多生灵。

    毒虫毒兽也是生灵,同样拥有在洪荒天地生活之权利嘛。

    天河旁,卞庄和敖乙暗戳戳地商量了一阵,而后开始分头行动。

    作为水神最信任的两个马仔,他们二人觉得自己此时必须要做些什么。

    敖乙先是去安水城神庙中,神念呼唤到了头疼,都未能得到回应。

    这般情形……

    天庭木公遭妖族偷袭,却被截教前辈赵公明送回天庭,自家教主哥哥还不知所踪;

    敖乙及时拿出了一只玉符,喉结上下颤抖着。

    真的,要用这个了吗?

    曾几何时,教主哥哥拍着他的肩头,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若是天庭、人教、或者度仙门哪一方出现异样,你又通过神念联系不到我,就打开这枚玉符。

    这里面,能教你如何随机应变。’

    这,就是传说中的海神教末日锦囊!

    敖乙面容满是肃穆,确定周遭没有任何威胁,没有任何探视,才开启玉符上的禁制,仙识探入其中。

    这是!

    ‘来匆匆,莫管闲,道已固,争前难。’

    稳字……经……

    读完稳字经,末尾还有几竖行字,赫然写着:

    ‘现在清醒了吗?’

    ‘想想此时遇到的情形是否必须寻到我。’

    ‘现在可以开始随机应变了。’

    敖乙:……

    真想保持着麻木不仁的面孔把玉符猛地砸在地上,对着玉符狠狠骂一句鬼个末日锦囊!

    咳,淡定,淡定。

    教主哥哥可能遇到了麻烦,而最有可能寻到教主哥哥之地。

    自是度仙门。

    敖乙再次将经文默背了三遍,稳定心神,带上少许礼物,隐藏行踪、绕路远行,赶去了度仙门。

    刚到度仙门山门前,敖乙就发现了一点不同寻常之处。

    这里,似乎有一缕玄妙至极的道韵,与兜率宫中的道韵颇为相似。

    但这道韵很轻淡,若非敖乙有龙之嗅觉、龙之敏锐,以及教主哥哥多年的熏陶,怕是也无法注意到。

    敖乙此时化作了一名少年,驾云向前,对着守门老大爷们表明来意,并将一枚玉符递了上去,说给度仙门掌门亲启,就在山门外等了一阵。

    不多时,有长老赶来,将敖乙引入度仙门内,去了度仙殿中。

    空虚掌门季无忧擦了擦嘴边血迹,迎出殿门,对着敖乙拱手笑道:“不知是天……”

    “无忧掌门,”敖乙打断季无忧的言语,笑着拱拱手。

    季无忧立刻明白敖乙不能暴露身份,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将敖乙引入偏殿。

    “敖乙将军可是有什么要事?”

    “无忧掌门,小琼峰可有什么异样?”敖乙敛眉,“如今天庭遇到一些麻烦,我家教、长寿兄却联络不上。”

    “哦?”季无忧皱眉凝思,又道:“你随我来,且用隐形之法,咱们去小琼峰一看便知。”

    敖乙:一位掌门在自家山门中,都要这般拘谨吗?

    这话自然不能随便说出来,虽然空虚掌门只是个普通金仙,且因强行修行窍中二气神通被震得道基受损,但好歹也是人教道承的掌门;

    这般偷偷摸摸、鬼鬼祟祟……

    别说,竟还有种即将窥探教主哥哥平日生活的刺激感。

    可惜两人摸到了小琼峰那无形无踪的大阵之外,刚想进入其中,灵觉就是一阵狂跳。

    季无忧眉头一皱,他堂堂金仙境修为,竟会泛起‘误入此地即刻重伤’的念头。

    这……

    “无忧掌门,咱们光明正大进去吧。”

    敖乙不无失望地给了个建议。

    季无忧咳了声,自行现踪,对着小琼峰上喊了句:“峰上可有人在?”

    门内有少许仙识探查而来,自是只看到了季无忧。

    突然间,一道剑光自小琼峰上绽放!

    这剑光长约十丈,总体为湛蓝色,其内蕴含锋锐剑意,几乎就要在季无忧面前爆发。

    季无忧急忙后退,几乎是拼尽全力逃遁,这才堪堪逃出数十丈,勉勉强强避开了这道剑光,只是被斩了一缕长发……

    这?

    季无忧倒是没什么,只是在想自己哪里做得不对,让玄都小法师不喜了。

    度仙门却是炸了锅,一道道身影自各峰冲天而起,就要冲过来护卫掌门。

    小琼峰上,灵娥连忙跑出草屋,手中拿着的玉符摇晃了两下,季无忧掌门和敖乙面前顿时出现一缕缕波动,却是大阵门户被打开了。

    灵娥抬手打了下自己的额头,刚才如果不是及时发现‘操作失误’,让五行大阵偏移了少许,自家掌门说不定就没了!

    “不错!咳!”

    季无忧咳了下,声传各处,“贫道与长寿共同设计的这套阵法,威力确实厉害。

    好了,不要测试了,以免惊扰同门修行。

    你们都回去吧,没事,没事。”

    施展隐踪术法躲在暗处的敖乙,禁不住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给自家教主哥哥当掌门,这、这么难的吗?

    季无忧淡定的一笑,帮敖乙遮掩身形,一同飞入小琼峰中,小琼峰上的大阵再次闭合。

    棋牌室内的几位仙子,也到了门口、窗口,探头往外看,见状面露恍然。

    “嗯?”江林儿眉头一竖,眼神突然变得犀利了起来,“小玖你在换牌?”

    “没有!”

    正施展隔空摄物之法的酒玖嘻嘻一笑,江林儿道一声‘好啊’,直接就扑了上去,在酒雨诗和熊伶俐有些无奈和羡慕的目光下,好一阵打闹。

    且说季无忧和敖乙到了小琼峰上,敖乙现出身形,对着灵娥拱手行礼,朗声道:“灵娥嫂嫂。”

    灵娥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淡定地点点头,向前对掌门好一顿赔礼,季无忧连连摆手说没事。

    敖乙不敢多耽误,直切主题,问道:

    “教主哥哥可在山上?”

    灵娥眉头轻皱,看看敖乙,又看看季无忧,略微有些犹豫。

    季无忧笑道:“贫道还有要事,先去一旁等候……”

    “师兄应当不在山中,”灵娥如此道了句,见敖乙皱眉,又立刻补充道,“不过师兄此时应当是安全的。”

    敖乙忙问:“教主哥哥去了何处?”

    “就在刚才,白先生,也就是白泽前辈曾来我峰上,”灵娥道,“白泽前辈说,我师兄闯入了一处远古遗迹,被困在大阵之中参悟一门神通。

    这般神通参悟完了,才能从大阵中脱困。”

    季无忧笑道:“长寿当真好福源。”

    敖乙却低头思索一阵,问:“可有凭证?”

    “有的,而且很有说服力,”灵娥自袖中拿出了一方四角小旗,其上飘出一缕道韵,让敖乙和季无忧下意识后退数步,大气都不敢喘。

    季无忧,洪荒老油条了。

    他一眼认出这宝旗、辨认出了这宝旗的道韵,失声道:“玄都离地焰光旗!”

    敖乙也是面露恍然,稍微松了口气。

    灵娥道:“白泽前辈说,师兄让他送这旗子回来,让我护持小琼峰安危。

    若是有危难之事,白泽前辈会及时赶来……对了,白泽前辈去天庭了。”

    敖乙笑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我这就赶回天庭!”

    侧旁季无忧沉吟几声,看看那离地焰光旗,又看看灵娥,感受着灵娥显露出的天仙境初期道韵,小声问了句:

    “灵娥对掌门之位有没有兴趣?”

    灵娥:……

    “掌门,不、不至于。”

    ……

    敖乙赶回天庭时,白泽已经走了。

    如今天地间鲜有人不知,白泽是天庭水神李长庚的坐骑,毕竟这对妖族来说是个致命打击,对人族来说却是件扬眉吐气的趣事,故流传十分迅速。

    白泽来天庭时,散出威压,长羽散开拿出水神玉符,天兵天将并未阻拦,反而是拥簇着白泽去了通明殿。

    当时,白泽保持着本体在天庭中溜达,用‘优雅’的身姿,迈出了‘上流’的步伐,引来不少女仙的侧目,以及男仙的赞叹。

    抵达通明殿,白泽也并未多说。

    虽被圣人老爷用‘道心凝字’的奇特方式发任务,忙天忙地、到处干活,让白泽颇为兴奋,这证明圣人老爷已经承认了,他这个圣人弟子……

    的坐骑!

    但一想到陆压之死,白泽多少也有些郁闷。

    天庭不可一日无主事者,此时李长寿被云霄仙子带回了三仙岛中养伤,就算有混元金斗,估计十年八年也无法苏醒;

    木公虽不怎么堪大用,但起码能维持天庭正常运转。

    抵达通明殿后,白泽头上长羽轻轻闪烁,一颗丹药钻入了东木公口中。

    不过片刻,木公不绿了,伤退了,立刻就能下床了。

    白泽以瑞兽之姿口吐人言:

    “水神无事,诸位不必担心,只是此时无法回返天庭。

    还请木公主持天庭大局,勿要轻易对妖族用兵,天庭固守便可。”

    东木公目光闪动,听到了白泽的传声,立刻做出应对,向前做了个道揖,叹道:

    “多谢水神相救!”

    “木公多劳,”白泽如此道了句,而后就带着水蓝色的波痕,继续迈着‘上流步’,离了天庭。

    白泽走后,众仙忙问东木公发生了何事。

    木公按白泽传声,只说他被妖族高手联手偷袭,还好水神出手搭救。

    至于水神的下落,自是和白泽给灵娥的解释差不多。

    这消息在天庭中迅速传开,众天兵天将松了口气,木公也是面露无奈。

    他当时被陆压抛飞时,神志不清、迷迷糊糊,却分明看到!

    看到……

    看到水神为了救他,去跟十多头大妖厮杀,最后从天穹坠落!

    他木公,欠水神两条命!

    水神哪里是发现了密地修行,那是怕天庭糟乱,重伤垂死、躲起来疗伤去了。

    可恨,他东木公修为不行!

    可恨,玉帝陛下如今不在天庭之中!

    但这股恨意,东木公只能放在心底,转而投身天庭大事之中,稳定天庭大局。

    这股恨意,就如一团火焰,在木公心底不断燃烧……

    终于,又十二年后。

    天庭与北洲妖族保持着平静,但东木公却无法再忍耐,于星夜会中,跪在了被封印的凌霄殿前,深深一拜。

    南赡部洲,确洲城外,一处悠闲地庄园中。

    放马南山、归田耕种,与爱妻安安稳稳厮守七年,如今正惆怅膝下无子并遇上了七年难题,琢磨着要不要纳个小妾的华有铭,被一道惊雷自夜间惊醒!

    他豁然坐起身来,双目之中满是茫然,种种回忆回归心底,不由朗声大笑。

    吾这一世,征战数年、娶妻归隐,圆……满……

    哎?

    这凡俗记忆中,怎么出现最多的,都是如此熟悉的面孔!?

    玉帝身侧传来少许呢喃声,玉帝的面容,从微笑渐渐变成黑脸,而后默默抬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正此时,两道金光自高空飞来,照在了玉帝和王母的历劫身上,两人瞬间化作两只光点,转眼消失不见,只有薄被轻轻滑落。

    凌霄宝殿中,玉帝自宝座上睁开双眼,禁不住抬手无言。

    吾这……

    心态崩了啊!

    长庚怎么安排的?这怎么就把!

    也不对,定是师妹发现了什么,强迫着长庚、而后追了下去。

    哼,这次定要治长庚办事不利之最,让他去月宫训百年嫦娥!

    玉帝轻笑了声,回味着在凡俗的种种,自身道韵缓缓飘出;但他也看到了东木公在殿外跪伏,打开凌霄宝殿,让木公入内。

    东木公到了殿内,玉帝便笑道:

    “怎么只有木公?长庚爱卿何在?”

    木公眼圈一红,走到大殿中央就跪了下来,瞬间老泪纵横,哭诉一声:

    “陛下!老臣冒死惊醒陛下,实乃那妖族欺人太甚欲袭杀老臣!

    混账!水神为救老臣性命,被妖族十数头上古大妖围攻,重伤垂死,如今老臣也不知水神下落!

    这十二年了无音讯……老臣着实担心水神,这才惊醒陛下!”

    凌霄宝殿中安静了一瞬,坐在宝座上的白衣天帝面容渐渐阴沉。

    砰!

    玉案被直接踹飞,玉帝站起身来。

    “十二年!

    为何十二年才喊醒吾!为何还要等十二年!

    去,点起各部天兵!马上起兵!长庚若有三长两短,吾誓杀尽上古之妖!”

    轰隆隆——

    凌霄宝殿之外风云变色,道道雷龙闪耀,惊的九重天阙不断震荡。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