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李长寿看着眼前这一大两小三个女炼气士……

    酒玖睡眼朦胧,还在那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衣服有些凌乱。

    一旁的有琴玄雅则是直视着李长寿,那双眸子注视着李长寿,已是准备好认打认罚。

    灵娥此刻低头站在床边,满脸生无可恋……

    如果问灵娥这个当事人现在的心情,那肯定是很后悔。

    当初就不该显摆那一次烤肉的手段,从而让小师叔和有琴师姐相继沦陷;

    明明知道师兄出关后肯定要臭骂自己一顿,却又抱着几分‘兄不责众’的心理……

    李长寿闭上双眼,缓缓呼了口气。

    “长寿师兄!”

    有琴玄雅双手抱拳,低头认错,梳成马尾的长发轻轻晃动,“玄雅见众灵兽而欣喜,故怂恿灵娥师妹,寻百般借口,将其化作口腹之好。

    玄雅愿领师兄一切责罚!”

    李长寿微微一笑,温声道:“好吃吗?”

    “好……嗯,”有琴玄雅那张本该是冰霜美人的脸蛋上,划过了两抹红晕。

    酒玖打了个哈欠,“小长寿,不就吃了你点灵兽嘛,师叔用宝材灵石抵给你就是了。”

    李长寿淡然道:“师叔,你的宝材灵石已经化作另一种方式,陪伴在你身边了。”

    “糟了!差点忘记家底都用光了!”

    酒玖顿时一个激灵,整个人清醒了过来,光着脚丫站在地上,在那一阵沉吟。

    她虽然有时候‘蛮’了些,但身为师叔,还不至于欺负一个小师侄。

    灵娥轻轻叹了口气,轻轻咬了下嘴唇,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必须统一战线,将小师叔和有琴师姐拉上贼船。

    于是,灵娥低声道:“师兄,此事全因、因我而起……”

    “师妹,不要这么紧张嘛,”李长寿笑眯眯地说了句,“毕竟本师兄也不是什么魔障,你这么害怕作甚。”

    灵娥嘴角一阵抽搐,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放过小灵娥!有什么事冲我来!”

    酒玖果断将灵娥护在了身后,挺胸抬头,“大不了欠债体偿!师叔我奉陪到底!”

    “师叔你莫说这般话,”李长寿皱眉道,“弟子对你始终还是尊敬的,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呸!我是说帮你炼丹炼阵基!”

    酒玖轻哼了声,刚刚也有一瞬脸红,此刻却是不能放下身为师叔的‘威严’,又嘴硬地加了句:

    “就你还有非分之想?

    那你对灵娥来个本分之想,让本师叔长长见识呀!”

    李长寿嘴角略微抽搐,却是轻飘飘地从这个话题上带开。

    他们度仙门,也是有神兽的说。

    李长寿负手而叹:“吃都吃了,我还能让你们吐出来不成?

    但我小琼峰不能平白遭受这般损失,那些灵兽的价值,我做了详细的计算。

    现在我给三位另一条补偿方式,三位看过来。”

    言说中,他在袖中掏出了两张羊皮卷轴,缓缓摊开,其上却是一份复杂的设计图。

    “若是觉得没有问题,就在这上面各自摁个手印,立下誓言,择日开工吧。”

    “这是什么?”

    酒玖最先凑了过来,三人也是略微有些纳闷……

    于是,半日之后。

    灵兽圈外围,挽着袖子、收拢裙摆的三道靓丽的身影,用仙力、法力拖着一堆刚处理好的木材,从远处缓缓飞来……

    小琼峰上,很快就回响着一阵娇滴滴的号子声。

    丹房之内的李长寿手指微微一动,将小琼峰周遭的隔绝大阵加固了两重。

    虽然他没理亏什么,但若是让其他弟子偶然见到,那位在外就如冰山一般、当下正炙手可热的首席大弟子,在他小琼峰上做木匠活……

    那些对各位对首席弟子抱有一些美好幻想的同门同辈,估计真会产生点心魔魔障。

    暗自摇头,李长寿继续开炉炼丹。

    雄心丹备货充足,多搞几炉低阶灵丹卖出去,买些灵兽幼苗回来才是正理;

    不然灵兽圈空空荡荡的,总觉得像是少了点什么,小琼峰也不太圆满。

    这次,就买些廉价、口味不错的吧。

    现如今炼丹要用的灵兽血,最少也要几千年的年份起步,小琼峰上可没这些东西,偶尔还要去丹鼎峰打打秋风。

    炼丹半个月,灵兽圈附近也热闹了半个月。

    李长寿并没有太为难她们三个,毕竟一个是亲师妹,一个是关系亲近的小师叔,还有一个凡事都太过认真的有毒师妹。

    李长寿只不过,是让她们在灵兽圈附近,山灵水秀之处,建起一处阁楼,做她们今后玩耍嬉戏之地。

    ——湖边是自己和师父的休息区,总让她们过去,也不太妥当。

    总体工程除了这阁楼之外,也就一点点的灵兽圈改造规划;

    按照她们此时的效率,啧,估计三十年内肯定能完工,也不影响有琴玄雅去参加三教源流大会。

    一边做事一边嬉闹,半天能盖好的阁楼硬生生拖成半个月……

    李长寿对此深感无力,并决定,今后跟她们三个保持一定的距离,避免遭这类传染。

    ……

    几个月后,丹鼎峰上。

    李长寿按惯例,隔一些时间就来探望万林筠老爷子。

    两人在丹鼎峰林间漫步,林影婆娑、小径幽幽,踩在地面轻轻晃动的光斑上,也是别有一番雅致。

    “长寿,近来我偶得灵思,也是受你那测感石启发,构想出了一种毒丹。”

    “哦?”李长寿笑道,“长老您来灵思可是了不得之事,这丹毒莫非是对仙识有感?”

    万林筠长老‘冷冷’一笑,温声道:“不错,长寿你可知,仙识、灵识为何物?”

    李长寿答曰:

    “弟子在本门经文有见,灵识、仙识,乃元神散出之神思,元神对天地间的感应。

    按《善仙经》所论,元神乃心之俱,灵识、仙识,便是心之识。

    凡人依托目、耳、鼻、舌,凡心蒙昧,不识大道。

    炼气士以心观天地,故曰灵识。”

    万林筠长老的笑容越发冷硬,目中露出几分赞赏。

    虽然随便找其他门内弟子,也能得到相差不多的答案。

    万林筠长老道:

    “自上次见过你这测感石之后,我便搜罗古籍,遍览门内道藏,又与几位善炼丹的长老一同琢磨过几次。

    那含色花的花汁,遇灵识、仙识探查就会变色;

    碧秀蕴灵木的树浆,若遇灵识、仙识探查,便会分做网状。

    除此之外,还有七八种遇灵识、仙识也能有所反应之物。

    我一样样的尝试,最后定下了这丹药的丹方。”

    言说中,万林筠长老将一张纸递给了李长寿,冷笑道:“你看看,怎么样?”

    李长寿虽然已经习惯万林筠长老的招牌笑容,但有时也是会被小小的吓到。

    将丹方接了过来,李长寿仔细看着,心底细细斟酌,时而皱眉、时而面露恍然,最后却是轻轻颔首。

    李长寿道:“此丹方应当是可行的,无论是药性、药理,让弟子都有茅塞顿开之感。”

    “接下来,就是摸索其分量,”万林筠长老道,“不日我便去北俱芦洲,搜寻碧晶刺神虫,若是能多捉几只,这丹,三年可成。”

    “长老要亲自去北俱芦洲?”

    “不错,我让丹鼎峰上的后辈去各处搜查过了,东胜神洲寻不到碧晶刺神虫。”

    万林筠长老拄着铜拐,目光凝视着浓绿的林木,“仙识之毒,世所罕见,若是能将其炼制出来,那当真是慰心之事。

    长寿,我天仙寿元已然过半,长生之机却并未显现,估摸着,是得不了这长生道果了。

    若是能在我有生之年,能多留下几本毒经,能多做出几份全新的丹方,那也是不虚此行了。”

    李长寿闻言,心底也略微有些感慨,但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含笑听着。

    “对了长寿,你那雄心丹……”

    “咳!”

    李长寿也没想到,话题竟然转的如此迅速。

    “长老您要用吗?

    门内大比后,我炼制了许多,但那些丹药都被酒乌师伯取走了,我近来刚刚泡制新的情水,若长老您有需要,我炼制好了就给您送过来。”

    万林筠长老摆摆手,言道:“我用什么?无此心矣。”

    “当真是吓弟子一跳……”

    “呵呵呵,你那雄心丹,似乎是用情蛊化作的情石炼制而成,”万林筠长老正色道,“我在柳飞仙那里讨了一颗,捉摸了下其内的药理。

    此物并非只是对心态淡薄的男修有效,对女修也是一般。

    你且要嘱咐那些拿丹药之人,莫要去为祸为害。”

    “弟子谨记,”李长寿笑道,“长老您仅凭一颗丹药,就能断定其中的主味是情石,弟子……当真是佩服的很。

    近来弟子也想改良丹方,在其中加两味固阳阳气之药草。”

    万林筠笑道:“这般倒也不错,你知此事就好。”

    李长寿想了想,在怀中取出了一只宝囊,言道:“长老您去北俱芦洲,还请将此物也带在身上。

    北洲凶险,弟子虽帮不上太多,但这里面也有两只不惧毒瘴的纸人。”

    “嗯,”万林筠将宝囊接了过来,颇为郑重地放到了袖口之内。

    这点,倒是纯粹关照李长寿的面皮。

    自丹鼎峰回来之后,李长寿就一直在思考万林筠长老构想的‘仙识之毒’。

    这毒丹炼成之后,就如测感石一般,可戴在身上;

    其作用,是反伤用仙识探查自己之人,但伤害并不算大,顶多会让对方头痛头昏。

    李长寿反倒是觉得,这毒丹其实有些鸡肋。

    若是将其中的主药‘碧晶刺神虫’换掉,改做其他药草,达到【暗中标记仙识来源】的效果,那才是杀人越货……

    咳,那才是‘反侦察’之必备良品!

    “能用什么东西代替?”

    李长寿不自觉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在这方面的知识储备,肯定不如万林筠长老丰富,而且自己也不如万林筠长老行动方便……

    嗯?

    李长寿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那只被他和酒乌师伯抓回来的狐妖……

    那狐妖的魅术……

    自己现如今就在手边的情石……

    仙识乃心之识……标记探查者、影响探查者心神……

    “倒是,可以在这方面入手……”

    李长寿沉吟几声,已是随手摄来一卷书简,坐在丹房前的摇椅上,开始用刻刀写写画画。

    很快,一种暂名为【看我一眼你就会被标识且心火烧身】的仙识毒丹构想,在他刻刀之下缓缓成型。

    投毒的最高境界,就是让对方主动,且不知不觉就中了招数。

    忙了半日,李长寿也有些头昏脑涨,仙识扫了眼灵兽圈中的身影……

    那里的三道倩影,忙着劈柴、砍树、挖土,一个个倒是比之前勤快了许多。

    李长寿看着她们的身影,也略微有些出神,心底暗自一笑。

    ‘果然,劳动者才是最美丽的,后来人诚不欺我。’

    ……

    天庭,月老殿。

    东木公的身影左顾右盼,小心翼翼摸了进去。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