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海神庙中,两位天仙侍卫站在后院角落,端着那张山水灵图。

    若能仔细盯着这山水灵图看一阵,就可得见,其内的两道身影就如同活物一般,有一些抬手、拱手的微小的动作。

    这两道身影,自然就是李长寿的纸道人,与那位东木公。

    二人寒暄两句,就在海神庙外围布置了几重隔绝阵法,进了能蒙蔽仙识探查、天机推演的宝图。

    这张图来头不小,乃先天灵宝山河社稷图……的仿制品。

    图中,两人寒暄几句,东木公就简单说明了来意。

    “玉帝陛下上次与海神相谈,受益颇多;

    前几日凌霄宝殿群仙汇聚,陛下已点名诏安南海海神之事,不日就有旨意抵达此地。

    道友,今后你我也是要同殿为臣了。”

    李长寿略微皱眉,言道:“这不日二字,可多可少。

    道友还请明示,大概多久会有旨意落下。”

    “快则百年,慢则二三百年。”

    东木公扶须轻笑,那张有些枯瘦的面容中,露出几分尴尬。

    “如今天庭的状况,道友应该知晓的清楚。

    因天庭如今正神之位大多空缺,天道运转差不多仅凭陛下一人维持,一道赐下正式神位的旨意,最起码要百年,才能得天道回应。”

    李长寿心底一笑,言道:“此事不必着急,便是千年也是无妨。

    且,还要拜托东木公回去禀明陛下,我便是得了神位,也无法立刻上天庭听宣。

    总不能让一只纸人上天,这未免落人笑柄。

    待时机成熟,我自会入天门、拜凌霄,为陛下尽一份绵薄之力。”

    “道友不急不躁,当真好心性。”

    东木公赞叹一声,显然对李长寿这般言说早有预料;

    毕竟上次会面时,李长寿就提过,自己暂时不便上天庭。

    等诏安海神的旨意落下,李长寿就得了天庭的神位。

    而后,他只需命神使,在香火最旺盛的几处大庙,增添玉帝之画像,挂在自己和敖乙的神像后,宣告海神教已归于天庭。

    到那时,香火功德还是香火功德,与此时不会有任何变化。

    而天道也会对他这个海神降下天道功德,类似于发工资的性质……

    但这份天道功德也并非那么好拿的,东木公这次前来,就直接带来了六个问题。

    前五条是玉帝拿不定主意之事,想听听他海神的高见。——其实就是想进一步确定他作为谋臣的价值。

    李长寿这次也不着急,思虑周全之后,逐条给出了自己的一点‘浅见。

    问了稳妥起见,他自我约束‘视界’,给的意见,也都是玉帝所能见的。

    这跟此前那十二条,大半是李长寿通过后世之事总结来的谏言,有明显的不同……

    但东木公最后问的,有关他东木公自己的那个难事,却让李长寿有点头疼。

    这里面,牵扯到了圣人。

    东木公的身份、命脉,甚至他的故事,李长寿在上次见面时,就已经有了大概的推测。

    今日听东木公仔细言说,李长寿也不由感慨。

    眼前这位老者……

    着实不容易。

    所谓东木公,其实就是东王公,后世那位纯阳仙人吕洞宾的前世。

    天庭初立,有圣人老爷为了钳制玉帝的实权,立下了一个东王公,统管天庭男仙。

    这本来也没什么,虽然与玉帝存在权柄交叉,但东王公本身就是玉帝的手下。

    麻烦的是,东王公之位所对应的神位,是统管天庭女仙的西王母。

    而西王母与今后的王母娘娘,就是同一人!

    她和玉帝,都是当年紫霄宫中,随侍在道祖身侧的童女、童子,两人是亲·师兄妹。

    根据东木公暗中观察,玉帝和王母,还是那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类型,在天庭各司神职。

    但东木公经常见玉帝出入天庭的瑶池,有时候两人还会一同去西昆仑的瑶池……

    现在,东王公和西王母成了天庭男仙、女仙的仙首,经常被天庭仙人并列在一同……

    玉帝能不如梗在咽?

    本来东王公最初想过,自己有圣人老爷给的任命,便是玉帝陛下,也不能动自己。

    但很快,他就……

    被玉帝调教的忠心耿耿!

    更是深知玉帝的手段,现如今,还以能够辅佐这般三界之主为荣!

    虽然玉帝没提过‘东王公西王母’之事,东王公却不敢不警醒。

    于是,东王公自改东木公,平日谨小慎微,绝不使用手中‘男仙神职任命’的权柄,玉帝说什么,他东木公就做什么。

    但,现在是玉帝还未起势,手下无可用之人;

    若玉帝羽翼丰满,无论是想收权,还是为了名声考虑,他东木公必会……

    必会……

    东木公忧虑多年,无人可商量,近日见玉帝都对这个南海海神颇为赞赏,也着实是没办法,便求到了此处。

    “道友善谋多智,可否为贫道也指一条明路?”

    李长寿心底沉吟几声,这具纸道人化作的老仙面容上,也流露着少许为难。

    东木公起身做了个道揖,在袖中拿了两只储物法宝,低声道:

    “若道友能指点一二,贫道必有重谢!”

    李长寿并不是会为外物所动的性子,可东木公给的着实太多……

    咳,这件事,给再多也是不行!

    哪怕这道难题,李长寿本就知道最优的解;

    但自己若是帮了东木公,那就是拆圣人老爷的台。

    无论是哪个圣人老爷立下的这个东王公去恶心玉帝,都不是李长寿此时能招惹的因果。

    命和财,李长寿自然分得清楚。

    李长寿叹道:“我也帮不上道友什么,此事主要是看道友能退到哪一步。”

    东木公忙道:“若今后能性命无忧,长生道果可保,已不敢多求!”

    李长寿想了想,只能道:“万般事由不可急,三步可退枯木春。”

    “敢问,那三步?”

    “我着实不敢言说,”李长寿笑着摇摇头,将那两样储物法宝推了回去。

    这个因果,他不想沾,也不能沾。

    可现在,东木公是玉帝的信使,李长寿也深知不能恶了此人。

    只能在不承担因果的基础上,免费,给东木公出了个主意……

    ……

    ‘最近,怎么都上赶着给咱送宝材?’

    小琼峰丹房中,李长寿嘀咕一声,已暗中让山门之外的纸道人赶往南海边缘。

    东木公执意将那两只储物法宝留了下来,并对李长寿感激涕零。

    明明,李长寿给他的,也只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法子,东木公却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李长寿暗自计算,自己现如今拿到的这些宝材,已经够忙个几年了。

    门内大比结束之后,度仙门各峰也迅速安静了下去,年轻弟子们再次恢复平日里的修仙日常。

    灵娥、酒玖,还有半个时辰前刚过来的有琴玄雅,正在草屋中饮酒作乐。

    这是她们小仙女的聚会,李长寿现身也不合时宜,索性也就不过去了。

    李长寿取出一只竹简,在其上刻下了自今日开始,到三教源流大会之前,自己要做的诸多事项:

    其一,炼制阵基、填补大阵,构造小琼峰大阵体系的核心阵基;

    其二,继续改进《龟息平气诀》,以应对自己到时,万一躲不过这次‘灾祸’的情况。

    关于这次三教源流大会,李长寿已经决定托病(练功走岔)不去,只要那时,门内两位金仙不来为他诊治,自能应付过去。

    但李长寿隐隐觉得,此事定没有那么简单……

    在这两件事项之后,才是炼丹厚财。

    没有写在这只竹简上的,还有两件必须要做之事——监视仙霖峰动向、鼓励师父走出自闭。

    就这般,门内大比之后的修道生活,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充实。

    李长寿花费了三年的时间,才将门内赏赐的宝材,以及东木公给的部分谢礼,化作了小琼峰的‘防御力’。

    东木公给的那两件储物法宝,李长寿担心有‘追踪’的功效,就直接废掉了。

    他将其中的宝材、灵石,每一件都详细检查之后,才用巫族秘箓挨个封禁,收到了自己的宝囊中;

    里面的那几样法宝,被李长寿直接安排给了换防的纸道人,不可能拿到身边……

    随后,李长寿计算着纸道人回家的路途、轨迹,让纸道人绕了几圈,才回到了度仙门附近,由师父外出带回小琼峰。

    他现在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在玉帝面前。

    那会让自己好不容易树立起的‘足智多谋老神仙’的形象,毁于一旦……

    搞定这部分阵基,李长寿又炼制了一些丹药,算着小师叔的酒快喝光了,为小师叔酿上了一批美酒。

    佳人媚已经被他彻底淘汰了,毕竟是有一点因果在的。

    这一日……

    忙碌几年,各处平稳,李长寿也想稍微放松一下。

    修行就是这样,需要张弛有度,若是一味的紧绷,只会让自己心身疲累。

    这个时候,在小琼峰中散一散步,随处逛一逛,这就是难得的休息,而且经常还容易有一些感触自心底而生,顿一顿悟。

    漫步走在林间,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底流淌着一缕缕感慨。

    逛着逛着,他就到了自己当年辛苦搞起来的灵兽圈。

    李长寿养灵兽,主要是为了它们的‘药用价值’,一些丹药需要灵兽血,除此之外,还有三头重瞳蛛这种能用上的异兽。

    此时再看灵兽圈,其实大多灵兽已经无用;

    但李长寿毕竟是有些感情在的,没事就逗弄逗弄西头的那只‘二胖’,调戏调戏东头的那只‘阿花’,乐乐悠悠,怡然自得。

    今日,李长寿习惯性地走到了二胖的灵圈,嘴角那恬淡的笑容,却渐渐消失不见。

    嗯?

    二胖呢?

    灵圈各处完好,不像是跑出去了。

    仙识一扫……

    诶?

    自己灵兽圈中的灵兽,怎么就少了一大半?

    李长寿立刻查看了下自己师妹、师父,以及此时在灵娥床榻上呼呼大睡的小师叔,发现小琼峰并无异状。

    他平日里炼制阵基、修行时,都是将仙识散在小琼峰,如果有什么异常之事,他自会被惊醒。

    如果没有异常之事,这些画面都会化作一部分记忆,不经他心神,储藏在心底。

    ——修士修道年岁动辄千百年,这类‘术法’算是人人必备。

    此时李长寿掐指推算,搜索自身记忆,很快就见到了这一幕幕,此前被他下意识忽略的日常情形……

    大概三年前,某日午后,三靓妹出现在灵兽圈中。

    灵娥满是苦恼地,看着被她忘记喂食,从而养死的一只幼兽,在那一阵无奈。

    有琴玄雅叹道:“师妹,节哀顺变。”

    “这个倒是没事的,此前因为门内大比,我忽略了此事,顶多就是被师兄骂一句。”

    灵娥轻轻摇头,又笑道,“刚好,今天师妹我再露一手,咱们去后山溪水边,将它烤了如何?”

    酒玖顿时一声欢呼,有琴玄雅虽轻轻皱眉,但也没阻止。

    于是,半个月后……

    “小灵娥,你看这只,看起来是不是病了。”

    “嗯……应该是病了。”

    “烧烤还是怎么?”

    “这种需要炖了熬汤,味道才是最棒的。”

    “整!”

    于是,又十天后……

    “今天小雅难得来一趟,怎么就没有可爱的灵兽,自己撞树上呢?”

    某师叔暗自抬手一点,二花撒丫子疾奔,撞在了一颗大树上,当场殒命,十分新鲜。

    又七天后……

    “这只像是中暑了!”

    又三天后……

    “哇,这只看起来,绝对是有心魔了!小雅你说是不是!”

    “嗯!”有琴玄雅用力点点头。

    “这……也能看得出来?”小灵娥有些心虚地喊着。

    又……又……

    李长寿停下查看,抬手扶住额头。

    不行,有点晕。

    这要是他晚出关一年,整个灵兽圈都要被那三个女炼气士给吃光了!

    “蓝灵娥!”

    正在柳树下抄刻稳字经的少女身子一颤,抬手捂住双眼。

    完了,案发了……

    灵娥就听得,那一缕如同九幽寒风般的嗓音,从背后钻入自己耳中。

    “去,将你有琴师姐请来此地,我有几句话,要跟她好好言说。”

    “哎……哎!”

    灵娥小手哆嗦了下,提着裙摆驾云,匆忙飞向了破天峰的方向。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