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

    看着眼前的这位东木公,月老紧皱眉头,略微有些为难,“这个……嗯……”

    此时两人正坐在月老殿偏殿的花厅中,东木公身体侧倾,主动凑前半个身位。

    对于这种动作,月老很熟悉,一般来找他办事,又不想让旁人知道,都会下意识做出这般动作;

    不只如此,东木公递宝囊的动作、说话时那闪躲的眼神……

    月老都是再熟悉不过。

    但今日,东木公提出来的这个要求,着实是从未听闻,也让月老万分为难。

    若是普通的拉条红绳,东木公身份、地位、资历在这里摆着,月老肯定不敢推诿,被扣点功德也就扣了。

    但……

    “月老,可否给个准话?”

    东木公低声问着,目中略带无奈。

    “东木公,”月老拱拱手,正色道,“实不相瞒,小仙确实帮人牵过红绳,但那是两条红绳本就相近,互相有点那么的意思,这才能牵上。

    小仙也确实帮人剪过红绳,可那是两边泥人左右互挣,那红绳将断未断,给他们一个痛快。

    但小仙、绝对做不来,这般将姻缘泥人全都剪干净之事。

    这是天煞孤星的命格,那必是有天大的因果!”

    听月老说的真情实意,东木公沉吟两声,心底却浮现出了那位‘老先生’的话。

    ‘若是第一条路走不通,那东木公可再转念,择一良配尽早成婚;

    而后再找个借口,寻陛下求来一副牌匾之类的物件,祝你与夫人天作之合,而后东木公多在人前与夫人一同恩爱走动。

    岂不可为自身避嫌?’

    东木公自然不知,给他出这个主意的‘老先生’,其实比他此时所想的,还要复杂几倍……

    东木公沉吟两声,言道:

    “那,月老可否带贫道去见一见,贫道的姻缘?

    此事关乎甚大,若月老能助贫道一臂之力,日后定有回报。”

    月老苦笑道:“东木公有所言,小仙不敢不尊,请随我来吧。”

    言罢,月老带着东木公去了后殿,招来了东木公的姻缘泥人,并将与东木公可成姻缘的泥人,一并都带了过来。

    东木公顿时眼前一亮,发现自己的泥人周遭,竟飘着四五只姻缘泥人,且这几个姻缘泥人的红线,都对自己的泥人探了过来。

    “贫道平日里,还这般被人惦记不成?”

    “东木公深得陛下信任,又是男仙之……”

    “月老莫说这般话!”

    东木公截断月老的恭维,沉思少许,在这几只探向自己的泥人之中仔细查找。

    也是心灵福至、时来运转,东木公心底突然划过了一抹灵光……

    前些时日,他与陛下一同与那南海海神初见时,南海海神曾献给陛下十二条谏言,最后一条谏言,有句‘借庸色,稳求安’。

    东木公沉吟一声……

    借庸色,是指得,让自己显得尽量平庸一些,从而不会引起外人戒备;

    稳求安,稳求安……

    “月老!”

    东木公突然抬头,目中精芒闪动,右手握住了月老的胳膊,把月老吓的声音都变了。

    “东木公,您、您想怎么牵?”

    东木公伸出左手,五根手指缓缓划过,由掌攥拳。

    “我,全都要!”

    月老顿时哆嗦了下。

    这东木公怎么了这是?此前还要自己成为一条光棍,不沾姻缘,现在竟然……

    果然是高人!

    东木公位高权重,自己一个小仙也着实不敢说什么。

    更何况,月老刚才招来的姻缘泥人,确实都是能跟东木公成就姻缘的,只是东木公修为高深,自身如果不动这种念头,泥人红绳也牵连不上。

    “哎……哎,小仙这就动手。”

    月老低声答应一句,立刻开始忙碌了起来。

    ……

    度仙门,刚翻盖了三分之一的灵修圈旁。

    这三位十八岁又几百上万月的女炼气士,总算发现,她们如果一直边玩边修,十年二十年都不一定修完此地。

    于是,灵娥和有琴玄雅商量了下,将小师叔灌醉,随后两人动手……

    效率顿时提升了远不止十倍!

    仅仅三个月,此地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的改造!

    近几日,有琴玄雅得师父催促,必须回去修行数月,灵娥也就自己在灵兽圈各处独自忙碌。

    稳字经还有一千六百遍;

    灵兽圈还要忙活最少半年……

    念及于此,灵娥幽幽一叹,捂着裙摆,跪坐在修灵食玉蛙的水潭旁的草地上。

    真的是……

    如果不是为了早日打开师兄的心防,让师兄产生一点男女这方面的念头,自己也不至于非要跟小师叔和有琴师姐一同遭罪。

    师兄这麻烦的性子,灵娥自觉,自己一个人大概是搞不定的。

    “灵娥?”

    耳旁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问候,灵娥下意识跳了起来,瞪着自家师兄。

    “师兄!你现在走路怎么都没声了!”

    “我不就这般走过来的?”李长寿皱眉道,“倒是你,在这发什么楞,竟将全部心神都放空,若有敌人偷袭,你该如何应对?”

    灵娥吐了吐舌尖,委委屈屈地道了句:

    “最近太累了嘛……

    而且师兄你一直在峰上,怎么可能会有人能偷袭。”

    李长寿皱起的眉略微松了下,目光也少了几分严厉,“稍后帮我一下,就去修行吧,这灵兽圈等酒玖师叔来做。”

    灵娥顿时抿嘴轻笑,“哦……怎么帮你呀师兄。”

    李长寿想了想,道:“随我来。”

    言罢,李长寿与灵娥一同去了侧旁的阁楼中。

    这阁楼修的颇为细致,用料、刷漆都选了上等,李长寿若是记得不错,此地装饰装潢,都是有琴玄雅亲手做的……

    不愧是俗世公主出身,做的这个棋牌室,硬生生透着一股皇家赌坊的贵气!

    李长寿在袖中取了一副人物画像,画中是个英俊帅气的男子,是他给纸道人‘定妆’所用。

    而后,他暗中将这画像挂好,暗中在画像背后放了一个香囊,让灵娥用灵识查看这画像……

    少顷,李长寿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灵娥弱弱地眨眨眼。

    李长寿道:“你心底是不是出现了一些画面?”

    “嗯?”灵娥头一歪,“这画像就是画像,要出现……什么画面?”

    李长寿眉头一皱,道:“你再继续探查。”

    “哦,”灵娥乖巧的应了声,干脆盘坐了下来,用灵识继续搜查这张画像。

    李长寿细细感应,灵娥确实没有任何变化。

    “这没道理,”李长寿将画像收了起来,将那香囊拿回到了自己手中,随后就要开启香囊上的封禁,将里面的丹药封住……

    就此时,就听得‘嘤’的一声,灵娥满脸通红,在那轻轻呼出一口气息,用力咬着嘴唇,“师兄……”

    李长寿瞬间封了香囊,随手点出了一颗清心丹,直接化掉药力,将其内药性糅做雾气,送入了灵娥鼻中。

    片刻后……

    灵娥松了口气,有些后怕的看着李长寿,但脸蛋又渐渐泛红,支支吾吾地说了句:

    “师兄你刚才做了什么?

    你若是……若是……其实不必用这般手段……

    支一声就好了……”

    李长寿仰头看天,道了句:“好好修行,别乱想,我只是试验下这般给师父用的丹药。”

    随后,李长寿便是满脸疑惑地低头走开。

    这丹药,对心有所属之人不管用吗?

    那,此前自己在酒乌师伯来拿雄心丹时,让酒乌师伯看到了一幅美女画像,后面也有这颗丹药,为何酒乌师伯会……

    是药性不稳,还是酒乌师伯本身……

    嘶——

    不得了,不得了。

    “师兄!”

    灵娥追出阁楼外,扶着门框,在那轻声喊着:

    “要不要我带着那东西,你来用‘灵’识试试呀!

    亲自体验下才知道效果哟~”

    李长寿脚下一顿,抬手摆了摆,驾云飘向了丹房。

    “哼!就知道你不敢,就知道稳稳稳。”

    灵娥哼了声,翻翻白眼,迈着轻盈的步子,回了自己在这处阁楼的房间……

    然而,此时的李长寿,已经开始不断思索如何改进自己刚搞出来的这两类丹药。

    仙识毒丹,这应该算是万林筠长老的创举,李长寿不过是站在了巨树强壮的枝丫上,搞了一个偏枝出来……

    他此时已经做出了两种仙识丹,耗费了一大批厚财赚来的草药宝物,但成效是显而易见的,底牌库再次有了小小的扩充。

    李长寿直接收起来的那类丹药,是正统的反仙识侦查灵丹,取名为【反查丹】,这是李长寿不准备拿出去给任何人的宝丹。

    不然,这类丹药如果流传出去了,说不定就会用在他自己身上。

    当自己佩戴反查丹时,有人用仙识探查自己,探查自己之人,身周就会出现一缕微弱到近乎不可见的灵雾。

    这灵雾便可助李长寿锁定探查自己之人。

    第二种仙识丹,被他取名为【心火烧】。

    李长寿在魅惑妖术上得到启发,以情石、情酒做为底料,在数月之内尝试了几百次,一次偶然之下,寻到了‘正确’的丹方。

    万林筠长老的仙识毒丹,其实是要借‘碧晶刺神虫’,能够通过仙识刺伤探查者元神的特殊毒素。

    李长寿自己搞的这个【心火烧】,就是将‘碧晶刺神虫’改做了‘情蛊’,并借用了一点魅惑之法。

    顺道一提,李长寿为了研究魅惑之法,还特意在师父允许的情况下,用师父的形象,暗中去找了地脉大阵中困住的真仙境妖狐。

    他观察总结了几次,并巧妙的,化解了妖狐与自己小琼峰的因果。

    至于过程……

    那不重要,对方总归是立下了大道誓言。

    又调整了两个月【心火烧】的药性,李长寿将一只纸道人、一颗【心火烧】、一颗【反查丹】,同时放在了一只特殊处理过的香囊中。

    稍后,只需要师父将香囊戴在身上,四处溜达;

    若是遇到仙识探查,李长寿借纸道人判断对方如何,若觉得对方还不错,就会打开心火烧的禁制。

    师伯的转世身肯定是要找的;

    但为了让师父尽早走出自闭,来自陌生女炼气士的问候与认可,定能让师父提起不少精神。

    做徒弟的,也只能为师父做到这一步了。

    李长寿整理好这香囊,驾云朝着师父的草屋而去;

    看一眼在灵兽圈附近再次一同忙碌、比之前认真多了的三道倩影,李长寿也不由露出少许笑意。

    只不过,李长寿还没来得及飞到草屋,心中突然来了心血来潮。

    掐指推算,东木公又在那座海神庙中等候……

    话说,他现在有……有……咳,六千六百九十二座神庙,为何东木公总是去那一座?

    去其他隐蔽些的神庙不行吗?

    偷羊毛只照着一只羊薅——早晚会被人注意到。

    李长寿心底吐槽了句,决定稍后就提醒东木公一声,让东木公下次来也记得隐藏下行踪。

    在云上拐了个弯,回到了自己的草屋中。

    同时一心分作三用,借纸道人观察一眼,在北洲之内搜寻毒虫的万林筠老爷子,发现毒长老万事无忧,这才启动了海神庙地下的纸道人……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