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长老,您先去破天峰上吧,弟子这就回峰上静修了。”

    刚入护山大阵,进了那白玉雕琢而成的山门;

    李长寿将摄魂珠,以及那装着‘战利品’的宝囊,恭恭敬敬地递给了万林筠长老。

    倒不是他没想过藏私。

    这次收缴的储物法宝,大半都已毁在了万林筠长老的毒火之中,也没了多少价值……

    更何况,这是关系门派生死存亡的正事。

    洪荒之大,好不容易有靠山一家。

    扪心自问,度仙门待他这个‘优秀’弟子,一直十分不错;哪怕他是门内最弱最穷峰头的弟子,修行至今,也没被谁故意为难、苛责。

    相反,百凡殿很多长老,看在鳢鲔灵鱼的面子上,对他还颇为关照……

    故,李长寿并不愿看到门派就此倒下。

    像今天,他就当着万林筠长老的面,露出了测感石、摄魂珠这两件小底牌。

    ——这对他来说,也是小小地尽一份力。

    他的原则,就是在确定可以自保的前提下,能帮则帮,尽力护持。

    看着李长寿低头递来的宝囊和摄魂珠,万林筠长老双眼一眯,露出少许‘冷笑’,将它们收入袖中。

    仙门处那几名低着头的真仙执事,与轮值守门的仙人,见状都替李长寿捏了把汗;

    不知这返虚境的小弟子什么来头,但……

    毒仙长老如此一笑,这弟子今后怕是祸福难料!

    万林筠长老立刻驾云飞往破天峰,去找掌门和太上长老言说此事。

    李长寿也转身,对几位门内仙人做了个道揖告退;

    而后驾云飞在略低的高度,找了条少有人过往的云路,朝小琼峰慢慢飘去。

    回来的路上,李长寿一直在思索,有关那只被纸人拍死的蚊子……

    这蚊子……

    也不知,搞点‘杀蚊剂’出来,管不管用。

    回小琼峰时,师妹和师父还在勤加练习遁法;

    李长寿并未打扰,径直回了丹房。

    开启各处阵法,瞧了眼各处挂着的测感石,随后便让这具纸道人分身,恢复成了纸人的原本模样……

    一缕青烟自地下飘出,凝成李长寿的身形,抬手捏住了纸人分身,收入了袖中。

    “说到杀蚊剂……

    这个怎么搞,蚊子怕什么?

    在血里掺毒?”

    低喃一句,李长寿也是被自己这般想法给逗笑了。

    如果真的是‘蚊道人’这种狠角色现身,那绝对不是自己能对付的……

    但如果是像今天这般,能够控制傀儡、能被纸人随手拍死的蚊子,那李长寿还真能想出一些办法来应对。

    剪纸成人神通,有了天然克制的对象!

    话说回来……

    自己这半年来做的种种布置,当真没有白费。

    那几棵老树的牺牲,也是值得了!

    心底泛着这般感慨,李长寿又找出此前那几只,收拾过战场、刚念过经的纸人;

    开启丹炉,注入三昧真炎,将这几张原版神通的纸人扔入其中。

    火舌轻轻跳动,纸人转瞬化作了灰烬。

    随后李长寿就检查了下自己身上,那些防推演的零碎物件……

    一番忙碌,确定各方面都没问题后,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很快,他又不自觉陷入沉思,静静思索着,自己刚才可能在哪方面暴露了什么。

    拍死了那只蚊子的纸人,模拟过气息……

    自己跟万林筠长老始终没有露面……

    长老的一把真火,那座山都快烧秃了……

    “理应不会有什么疏漏。”

    倒是,李长寿发现了一点,万林筠长老跟自家师父的共性——

    容易上头。

    莫非都是在山中修行时间太长,忘记了洪荒的险恶?

    还好,那几次都及时拦住了这位长老,不然长老亲自现身,被那蚊子偷袭一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在丹房中来回踱步,心底不断捉摸,一条思路渐渐畅通……

    今日之事,并不算出乎他的预料。

    因为半年前,他已经列出了接下来,所有可能的故事走向;

    今天这一战,也仅仅只是确认了其中的两三条故事线。

    “果然是这样。”

    度仙门除了是人教道承,本身并无任何特殊之处;

    之所以招了旁人窥伺,就是因此前,度仙门与金鳌岛炼气士闹了少许不愉快;

    随后就有人想利用这点做文章。

    这个幕后黑手,在中神州金宫门山门前,设计、埋伏度仙门一行,是变相地为度仙门提升‘知名度’,让三教都知,在东胜神州有这么一家人教道承。

    而后,那幕后黑手,便会趁三教仙宗在金宫门商讨‘三教源流大会’之事,用掌控的傀儡,灭掉度仙门……

    对这个幕后黑手来说,代价很小,风险很小,却能达成不小的目的!

    李长寿仿佛看到了,一道黑影站在度仙门之后,将手伸向了破天峰。

    但,这黑影背后,还有一道更为宏伟,但略微有些模糊的身影,一巴掌要拍飞前面的黑影……

    大教,暗争。

    度仙门并非没有胜算。

    策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不敢亲自下场,只敢通过蚊虫远程掌控傀儡!

    ——这点,通过残魂记忆碎片,也得到了印证;这些人、妖的记忆中,都有一缕蚊声。

    重点就在于,度仙门接下来会如何应对。

    如果李长寿所料不错,很快就会有‘噹噹噹噹,噹噹噹’……

    这自然不是后世某僧的经典唱经。

    突听……

    噹——

    噹——

    破天峰钟声响起。

    这次的钟声,穿透力十足。

    ……

    钟声一响,各峰之上各自飞出一两道、数道身影,朝主峰度仙殿疾飞。

    湖边,齐源老道听闻这钟声响起,立刻驾云赶往破天峰。

    好歹他也是名义上的一峰之主。

    李长寿见状,忙传声叮嘱自家师父几句,请师父去了之后,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随意出声,听从门内安排就是。

    钟声惊醒了许多原本在闭关的门人弟子,度仙门各处也热闹了起来。

    这种遇到紧急情形的钟声,千年都不一定响起一次,各峰炼气士此刻都在观望,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

    不多时,十六道身影从破天峰飞出,直接冲出护山大阵,朝着刚才的‘大型扬灰现场’赶去。

    最先一人便是度仙门掌门,其后还有万林筠、忘情上人等门内高手;

    李长寿倒是知晓……

    他们不是去验收战果,应该是去搜寻敌人的主力;

    但这次出去,注定只是空手而回,顶多就是发现一些,对方仓促离开时留下的蛛丝马迹。

    对方下次现身,必然就是对度仙门发起全面攻势,且时间应该不会间隔太远……

    三年之内,必有后事!

    山雨欲来风满楼,小峰独坐轻悠悠。

    李长寿躺在摇椅上,端了一枚在道藏内殿抄录的玉简,静静读着其内的文字与图录。

    这种已经洞察全局的感觉,倒也挺爽利……

    当然,最爽的生活,应该就是无事发生……

    这玉简名为《百灵录》,收录了许多味道不错,咳,收录了许多罕见的灵兽灵禽。

    蚊子的天敌其实有不少;

    但想要找一些灵力不错,能够克制今日所见那些血蚊,且重点是现在就能到手,还可大量繁殖的灵兽,倒也十分麻烦。

    功夫不负有心人。

    半个时辰后,李长寿眼前一亮,还真在其中发现了一种,自己小琼峰灵兽圈中就养着的灵兽……

    嘴角露出少许微笑,在怀中取出了一只瓷瓶。

    当年,去北俱芦洲采药的时候,随手灭了元青一伙,得了一对情蛊。

    情蛊是蛊虫的一种,算是巫邪之术,非道门之法。

    李长寿最初是想,把这对情蛊,直接给自己能搞到的最珍稀的灵兽用上,让它们努力配一配,创造点生命价值……

    但一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

    前段时间【厚财】炼丹时,李长寿钻研了许多偏门的丹方,意外找到了情蛊的可持续利用之法。

    给情蛊喂固灵毒草,使其化作石块,称之情石;

    再以灵泉之水、诸多药草搭配,将情石放入其中,浸泡七七四十九日,就可得一种秘制药水。

    这药水,本身就是稀罕物,有着如同月老那株相思树扎一下差不多的功效,还可用在炼丹上……

    李长寿手中的这瓶丹药,就是由这般药水炼制而成。

    当然,还是专为珍稀灵兽配置!

    “辛苦了……

    大玉和二玉。”

    起身,李长寿带着少许微笑,飘去了后山灵兽圈。

    正在湖上‘夜以继日’练习水遁灵娥,踮着脚望了望丹房方向,刚好看到了李长寿负手飘过的背影。

    “臭师兄,也不过来跟人家说说话!

    人家都练了几个日夜没休息了,一点都不体贴……”

    师兄去的那个方向……

    鼓了鼓嘴角,灵娥也匆匆跟了上去,想看师兄去灵兽圈搞些什么。

    才不是想过去跟师兄说说话!

    不多时,灵娥驾云飞到了灵兽圈上空,一眼就看到了正蹲在某处水潭旁的师兄。

    李长寿头也不回,对灵娥轻轻招了招手……

    灵娥会意,收敛气息,驾云飘到了自家师兄身旁,收拢裙摆跪坐在草地上,顺着师兄的视线看去。

    “呃……”

    “嘘!”

    李长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灵娥禁不住一手扶额,不敢多看。

    前方水潭一片荷叶上,两只浑身如碧玉、十分珍稀的‘修灵食玉蛙’,正在不可描述的不可描述……

    灵娥禁不住撇撇嘴角,错开视线,对师兄小声道:

    “师兄,虽然本师妹对你一往情深,但你也要注意下影响!

    有些事是不能拿到明面上的,会影响师妹对师兄评价的。”

    李长寿随口应了句:“那谢谢,帮我把评价调到中等偏上。”

    灵娥翻翻白眼,哼了声:“才不要……就是上上!”

    她突然眨眨眼,看着那边的玉蛙,顿时想起了什么。

    “师兄你不是说过,这种灵兽很难繁殖,炼丹、下酒都舍不得用它们吗?”

    李长寿晃了晃手中已经空了的瓷瓶,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这个是……”

    灵娥顿时明白了点什么,脸蛋一红,先是有点嫌弃,随后又眨了眨眼,故意道了句:

    “咦——

    师兄你果然偷偷炼制了这种丹药!

    书上说的果然没错,喜欢炼丹的炼气士难免都会有这种想法!

    唉,看在我是你小师妹的面子上……

    师兄你还有要培育的灵兽吗?

    本师妹就勉为其难,出手帮帮你吧!”

    李长寿淡然道:“不要有什么大胆的想法,这种丹药的瓶子,每个都被我下了特殊禁制。”

    “小气鬼……哪有这么防自己师妹的大师兄!”

    “没办法,毕竟他有个思想复杂的小师妹。”

    灵娥顿时翻翻白眼,错开视线看着一旁的灵兽圈,心思却不知飞到了哪里去。

    她自然不知,李长寿此时确实是在忙正事。

    这种灵兽,将会成为小琼峰防御体系中,十分重要的一环……

    而且这次劫难过后,玉蛙也不会浪费,也可以喊酒乌师伯过来一起搞搞火锅,打一打牙祭。

    味道应该相当不错!

    ……

    钟声响过半日,外出的十多位高手尽皆回返破天峰。

    片刻后,掌门亲自下令,自今日起,所有门人弟子禁止外出,护山大阵完全封闭。

    随后,掌门与几位太上长老,就与万林筠长老一同,仔细商讨接下来的应敌之策……

    万林筠长老的辈分,也快晋升太上了,只是他一直不在意这些,平日里就在丹鼎峰闷头炼丹、修行。

    此时他在门中,声望和影响力差了些,但地位却是不低。

    而对于这次万林筠长老一人灭杀了如此多强敌,为度仙门化解了一次危机,于情于理,门内也必须做些表示。

    只是,对这么一位功劳巨大的长老,用‘赏赐’不妥,用‘谢礼’也不妥……

    度仙门掌门思前想后,也只能笑着说一句:

    “这次万林筠长老必然用了不少珍贵的毒丹,门内也该将这些损失给长老补上才是。”

    万林筠长老却是略微皱眉,看着面前掌门递过来的储物戒指,本能就要摇头拒绝。

    为门内做这些理所当然,不能要这般赏赐。

    但很快,万林筠长老想起了什么,嘴角一瞥,露出了一丝冷笑。

    倒是,可以当做给长寿的嘉奖……

    “那,我拿了。”

    言罢,万林筠长老转过身,拄着拐杖走向了殿门,留给了身后几人一个苍老且潇洒的背影。

    与万林筠长老其实是同辈的度仙门掌门顿时眉头一皱,看了看身后坐着的几位太上长老,小声问:

    “我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惹万长老不高兴了?”

    几位太上长老只能一阵苦笑,他们跟万长老,其实也不是太熟……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