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李长寿此时十分庆幸……

    还好跟万林筠长老过来了……

    他要是一个手慢摁不住,这老爷子,真就直接冲上去,正面硬刚这一群大汉!

    此地,离着度仙门两千五百里,相当于在度仙门‘名义地盘’的边界。

    ——按东胜神州约定俗成的规矩,度仙门附近两千里,资源、灵脉,都分属度仙门。

    对方在这个微妙的距离,还在故意在度仙门探查不到的位置,布置了这般,还算高明的隐匿大阵与遮掩大阵……

    里面之人的行为,本身就已经很有问题!

    但就因这个,就直接上去撒粉扬灰,似乎也有些太霸道。

    然而……

    当万林筠长老取出一件,太极阴阳双鱼模样的法宝,拉着李长寿的纸道人分身,在地下无声无息摸入大阵之内……

    如果不是李长寿第二次手疾眼快,摁住了这位天仙境大后期的毒仙,万林筠必然已是冲出去,一声怒吼‘孽畜找死’!

    无他,其内妖气滚滚、业障汇聚。

    阵内竟有数十名大妖,其修为在真仙境到天仙境不等!

    除此之外还有百多人影,修为大多在真仙境,也有十余名天仙……

    万林筠长老扭头瞪了眼李长寿,刚要传声,李长寿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他拿出了两只玉佩,递给了万林筠长老一只。

    小玩意系列之【心声玉】。

    双方端着这玉佩,便可心声交流,没有任何仙力、法力、元气、空气的波动,隐蔽性十分绝佳;

    缺点是互相不能离开太远。

    李长寿心底传声:“长老,可以直接在心底想出要说的话,弟子就能听到。”

    “哎呀!长寿你拦着我作甚!”

    万林筠长老一阵咬牙,心中道:“待我去灭了这些大妖,杀了这些跟恶妖为伍的败类!”

    “长老您先别急,别急……

    消消气,冲动是魔障!”

    李长寿忙道:“长老可否告知弟子,您准备如何灭了这些大妖?”

    “自然是用神通和毒丹!”

    “直接冲上去?”

    “偷袭之事,必先暴起发难,瞬息击溃其一二强者!”

    应该是觉得对方并未发现自己,万林筠长老此时也耐下心来,对李长寿叮嘱道:

    “遇到这种情况,长寿你今后倒是不能冲动,陷入重围必会有危险。

    但我却是不怕的!

    他们离着我越近,毒丹毒功越能发挥效用!”

    李长寿心中传声道:“但长老您想想看,您要是受伤折损在此地,怎么办?

    对方人多势众这是其一;

    咱们只是粗略了感知了一下对方的境界,万一有金仙藏在此地,故意引诱咱们上钩,这是其二……”

    万林筠长老眉头一皱,不苟言笑的苍老面容,也露出了少许思索的神色。

    长寿说的,还挺有道理。

    李长寿继续‘善诱’:

    “长老您稍后必然大发神威,就凭长老您教弟子的那门神通,有长老您数万年的毒丹积累,灭杀此地这些敌人,完全不在话下。

    可万一,他们见势不对,四散而逃,岂不是给门派留下了隐患?

    这是其三。”

    “也对,”万林筠长老答应了一声。

    李长寿又道:

    “弟子观此地,虽天仙众多,但人、妖、灵皆有。

    长老且看,他们坐位分布,人、妖、灵三足互相混杂,彼此之间却毫无交流;

    若是普通情况,不应该是人与人离着较近,妖与妖离着较近?

    长老您再看!

    那两只浑身蓝色毛发的大妖,他们气息相近且互相混杂,应当是常年混在一起,不是兄弟就是夫妻,当然也可能是搞……

    咳,但它们此时却隔了百丈……

    您品一品,仔细品一品,这必有不同寻常之处。

    很有可能,这些人、妖、灵,此时已是心神为人所夺!

    与当日在金宫门之外,袭击酒乌师伯等人的那些炼气士一样,只是傀儡!

    这是其四……”

    万林筠长老双眼一眯,缓缓点头,颇有些惭愧。

    这位老爷子在心底道了句:“还好长寿伴我一同前来,否则恐酿成大错矣!”

    李长寿心底笑道:“长老您醉心丹道,心有正气,本就不是险恶之人,没往这方面想很正常。

    弟子也只是此前一直在想这些事,担心发生这种情况,没想到还真就发生了……”

    “唉,长寿,你说该怎么办?”

    李长寿暗暗松了口气……

    总算是说服了。

    李长寿心中问了句:“长老,您有炼制过迷药,或是药性温和、一时间不容易被人察觉的毒丹吗?”

    “自然是有,为何要用此物?”

    万林筠长老的那双老眼中略带不解,“直接用最烈的毒,不成吗?”

    “若是直接在此地洒满毒雾,这些敌人必然立刻反应过来,四散而逃。

    就如将一只兔子扔到丹炉盖子上,它必会直接跳出去;

    但如果这丹炉盖子是缓慢变热,让兔子先昏迷,它就会不知不觉被烤熟……”

    万林筠长老眼前一亮,对李长寿露出了招牌的冷笑,心底道:“倒也是这个样子。”

    这位长老在手中戒指上摸出了七八只瓷瓶,低声道:

    “此物可令天仙元神迷醉、道躯酥麻,名为【迷心醉魂散】。”

    李长寿眨眨眼,“莫非,此丹也是长老您所做丹方?”

    “不错,”万林筠长老又露出了那般‘冷笑’,“是我闲来无事琢磨出的,毕竟毒丹有时太过霸烈。

    但此物炼制复杂,所以此前给你的毒经之中,尚未有此丹方;

    回去我便传授于你。”

    李长寿赞叹道:“长老,弟子在外殿已经得了丹方。

    那丹方记在一卷残损的玉简之内,没想到,竟也是长老您所开创的珍贵丹药。”

    “呵呵……

    这些你拿去防身便是。

    此前倒是忘了这些,这也只是迷药,与你防身恰好合适。”

    万林筠长老随手,将这几只瓷瓶塞到了李长寿手中,怕李长寿推辞,又立刻在戒指中取了十多只瓷瓶出来。

    这位毒仙的毒丹储备,让李长寿都是看的有些……

    眼红。

    这就是家底!

    而这位毒仙长老一言不合就【给给给】的性格,也当真让李长寿有些钦佩……

    刚好,他这里有【拿拿拿】!

    “长寿,”万林筠主动问道,“我现在可否出手了?”

    李长寿心底继续道:“长老,弟子观此地,应该只是对方的先锋,对方要攻打咱们山门,必然不可能只有这点高手。

    最好,一个都别放走。”

    “那,长寿,该如何用这些迷药,才能将这些贼人尽皆留在此地?”

    “您先用仙力包裹,从地下渗过整个大阵的范围,而后让迷药自地下慢慢渗出……

    弟子留两瓶防身便可,长老您都拿来灭敌用吧。”

    “不用,此物我炼制了不少,本是想用来困敌而非杀敌时所用。”

    万林筠长老心底答着,又露出了那般笑意。

    他最欣赏的,便是李长寿这种,见宝却未想独占的性子……

    依照李长寿‘指点’,万林筠长老动用了十八瓶迷心醉魂散;

    用一缕缕仙力,将这些迷药,送到了此地躲藏的每道身影正下方,而后任由迷药慢慢散发。

    李长寿还不放心,心底不断传声叮嘱:

    “长老,给那些大妖多加点分量,他们妖族的抗药性比咱们人族强了不少……”

    “长老小心些,仙力波动可能会惊扰到他们。”

    “长老,那几个在树上的要格外关注……”

    半个时辰后。

    大阵之内一片寂静,几道身影从树上跌落了下来,如沙包一般砸在了地上……

    地下,万林筠长老心底赞叹不已,又要冲出去了结了这些人。

    “长老!”

    李长寿连忙拉住这位大佬,又道:

    “咱们为何非要现在就出去?

    万一有人故意装作被迷晕,引诱咱们现身,岂不是刚好落了他们圈套?”

    “嗯,长寿言之有理,那接下来如何做?”

    李长寿心中道:“用同样的方式,放毒药出去……

    但这次,必须是又猛又烈的毒药,不给对方任何反手之机。

    也要考虑到他们在生死之际,会挣脱迷药的影响,以及元神出窍、妖魂逃脱……”

    他一边说,万林筠长老在旁不断点头表示认可。

    这位长老此时双目满是慈祥和温和;

    此前,万林筠长老也有担心……

    担心李长寿修为太浅,发挥不出毒丹的效用,浪费了这些炼制不易的丹药。

    但今日之事,让万林筠长老意识到……

    这位弟子,与他的毒道……

    比他自己还要契合!

    李长寿叮嘱几句之后,又道:

    “您如果心有疑虑,可以先将那些大妖毒杀;

    弟子有摄魂珠,可搜索他们残缺的记忆,由此断定他们的来路。

    若这些人族炼气士也当杀,咱们再杀也不迟。

    反正,妖,直接杀了就杀了。”

    “好!”

    万林筠长老答应一声,心底略微思量,便是决定全力出手;

    只见,这位长老在地下抬起自己的铜杖,对着上方一点,一缕缕浓绿色的毒雾在大地之中蔓延开来,钻入那些被已经被迷倒的大妖体内……

    不多时,这群大妖开始浑身乱颤;

    李长寿最初还有些担心,这毕竟不是自己亲自动手,没有阵法镇压,前后耽误了太久,也无其他后手,说不定真的会逃了一两只妖魂……

    然而,过不多时,李长寿也有些震惊。

    好厉害的天仙毒!

    还是直接毒杀天仙境大妖妖魂元神的剧毒!

    很快,此地大妖尽皆显出本体,几名境界高超者,扑腾几下,也就没了动静;

    气息全无,妖力却还是满盈。

    万林筠长老又要外出,李长寿却是再次阻拦了下来。

    这是第几次了……

    这位长老没事老是想钻出去干什么,明明在下面就能把事全做了!

    “长寿,这还不去?”

    李长寿苦笑道:“长老您可有三昧真炎,或是厉害些的真火,远远烧他们就是了。”

    万林筠道:“自然是有,我有一真火名为万毒炼魂火,威力尚在三昧真炎之上。”

    当下,这位面容清瘦的老者,按李长寿的指点,将一团团火焰在地下放了出去……

    如果有人一直从空中注视着这座大阵,估计能看到一则洪荒恐怖故事。

    这里潜伏的这些身影,先是悄无声息的昏死,那些大妖又渐渐被毒雾包裹,很快就浑身抽搐而亡,死的无风无浪……

    而后,地面上又冒出了一朵朵惨绿色的火焰,将这些大妖的尸身吞噬,产出了一堆堆灰烬……

    自始至终,大妖们没有半点挣扎,走的很安详……

    那些被迷昏的人影,却是丝毫没有察觉到什么。

    到此时,地面总算钻出了一道身影。

    这是个身着长裙的妙龄女子,手持一颗珠子,在这些灰烬堆上穿行了一阵。

    摄魂珠,抽取残魂,寻找记忆碎片……

    少顷,又是一股股浓雾从地面冒出,将那些人族练气士,也直接灭了元神。

    火焰四起,这座遮掩大阵之内……满是绿色。

    那妙龄女子来回走动,摄魂珠飞速旋转……

    突然间,一缕血光从绿火中钻了出来,直接朝着这妙龄女子飞去,扎在了这女子的脖颈上。

    女子头一歪,扭头看了眼这血光,随后便是轻轻一拍。

    啪!

    一只血翅黑身的蚊子,被这女子轻轻拍死。

    又有血光想要飞来,却被一团团真火直接卷住,瞬间烧成了一团血气。

    ——这蚊子并非真的蚊子,似乎是神通所化,由血气所凝。

    ……

    与此同时,离着此地不知多远,西牛贺州灵山附近的一处石洞中,身着血袍的文净道人睁开双眼,目中满是震惊。

    自己搜集了一阵的傀儡,怎得……无声无息就被灭了三分之一?

    因离着太远,文净道人此时才发现那里的异常。

    最重要的还是……

    刚才那女子,是什么存在?

    为何自己完全无法寻到她的元神?

    莫非,是哪位高人出手?

    文净道人双眼眯了下,心底略微有些忌惮。

    虽然这些死伤来的有些措不及防;

    但那三个最重要的金鳌岛炼气士,因在后方躲着吸纳血莲之力,并未遭波及,自己的算计也没完全落空。

    文净道人继续闭目感应,可此时,却已是完全无法‘看到’那大阵之中发生什么。

    傀儡,死光了。

    ……

    东胜神洲,那片山林。

    地下。

    因捕捉到了那些血光,李长寿和万林筠面面相觑……

    万林筠长老想的比较单纯,心底叹道:

    “还好长寿你足够机警,咱们要是被暗算了,度仙门危矣!”

    李长寿却是想的多了些……

    蚊子?

    能够通过蚊子控制人心神?

    洪荒有这么厉害的蚊子吗?

    莫非是……封神大劫中,吸干了截教内门弟子龟灵圣母,又吸掉了十二品金莲三品的……

    血翅黑蚊!蚊群?

    这、难不成真的是这个大佬?

    洪荒当真,太过凶险了些!

    “长老,切莫外出,用真火将此地烧一边吧。”

    “善!”

    当下,绿色的火光遍地而起,各处树木都被火焰所吞噬。

    又半个时辰后,大阵之内无比干净,半点痕迹都无,地面一片荒芜,可谓寸草不生……

    有几道身影钻出地面,他们迅速将各处灰烬用法力卷了,堆在一起;

    又将各类残存的、被烧坏的储物法宝、宝物,尽皆收入了几只宝囊中。

    随后,一人持着木鱼轻轻敲打,几人开始念诵经文。

    地下,万林筠不解的问:“长寿,这又是在做什么?”

    李长寿笑道:“诵读经文,消掉因果,若有残魂无法被摄魂珠所吸纳,就送他们下地府轮回,免除后忧。

    稍后长老您再出手,将这些残灰震碎,散在各处。

    尘归尘,土归土。

    修行本自掠天地之灵气,让他们死后归于自然,也算符合咱们度仙门之道。”

    万林筠长老笑着颔首;

    待上面诵经声停下,这毒仙在地下挥了挥道袍,那大堆灰烬飘飞而起,落在此处大阵各处。

    李长寿心底轻轻一叹。

    圆满了……

    虽然不是自己亲自动手……

    但仪式感还是存在的……

    万林筠长老眨眨眼:“圆满?这是何意?”

    李长寿忙道:“哦,是没了后顾之忧的意思。”

    随后连忙收起了自己手中的那只玉佩,停下传递心声。

    万林筠长老回顾着两人杀敌的全过程,心底一阵感慨,看李长寿的目光……

    越发喜爱。

    而后,那些人影钻入地下,化作一只只纸人,被李长寿收入了一只空着的宝囊中。

    回去之后要消消毒才能继续用了……

    万林筠长老的毒,他也不敢小觑。

    “长老,咱们回去吧,将这些东西和摄魂珠交给门内,让他们处置便是。”

    “善。”

    “对了长老,还有一事,这次,还请不要言说是弟子在旁……”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李长寿一路叮嘱,这一老一青在地下,溜回了度仙门山门之中……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