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使者大人!”

    礁石上,一名道人颤声道:“我们已经在各处探访,也在那熊寨之外,盯了很久……

    可完全找不到这个海神的下落!

    还请使者大人饶命!

    我等愿意为使者大人,寻一千年的凡人血!”

    “凡人?”这女子目中带着几分冷意,“凡人的血有什么好?

    不仅没有灵气,还会亏损功德。

    你们跟随本座这么久,也该知,本座现如今早已洗清了原本修行留下的业障,已不再多杀凡人。

    至于你们,哼!

    念在我教尚在用人之际,暂免你们两个办事不利之罪。”

    这两道人齐齐松了口气,连忙喊道:

    “多谢使者大人!”

    “多谢使者大人!”

    女子冷冷的瞥了两人一眼,这两个真仙道人连忙闭嘴,继续跪在那,气都不敢喘。

    ‘这些人族炼气士真是无用。’

    女子冷哼了声,狭长凤眼一眯,凝视着远处的海面,心底思量着方才得到的教中命令。

    她道号文净,本是血翅黑蚊王得道,非妖非灵,实乃上古凶魔;

    认真来讲,她还是个女王大人!

    上古六圣尚未得道时,她便带领血翅黑蚊群祸害西方生灵,后被两位西方的‘候补’圣人出手制住,却并未被两位圣人打死。

    ——当时西方教二圣已得了道祖赐下的鸿蒙紫气,却并未参悟到功德成圣之法。

    如今已过漫长岁月,文净道人暗中修道有成,做了西方教净瘟使者,专做一些见不得光、见光就有损西方教威名的脏活。

    她本性凶残,残杀生灵丝毫不眨眼;

    化形时选择这般妖娆面貌,也是为了方便做一些险恶的勾当。

    被迫投靠西方教之后,文静道人又不断凭借香火功德清洗自己身上的业障,如今已是将业障归零;

    但天道有感,不准她得一丝一毫功德,也让文净道人十分气恼。

    【当真想扎一下,这偏心人族的天道!】

    文净道人正思索盘算,却听一旁那两人又在聒噪……

    “使者大人,那南海教也只是占了边缘之地。

    咱们布置的香火,才是占了南赡部洲西南边的大片地域……

    其实,这次……也、也没亏太多。”

    “使者大人,咱们不如暗中灭了那熊寨……”

    文净道人扭头看了眼这名下属,后者身体一颤,顿时不敢多说什么。

    只恨自己长了嘴!

    “杀凡人只是白白增加业障,没有半点好处。

    本座要找的,是这个在此地布局谋划香火之人,吸干他的功德与精血。

    如此速度就起了这般多的供奉神像,此人谋划之深,远在你们几个废物之上。”

    这身着血袍的妖娆道人冷声数落,朝着侧旁走了几步,身姿摇曳、美不胜收,但那两人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文净道人略作思忖,又道:

    “南海之地本就离我西方尚远,此地不过数十万生灵的香火,失了也就失了,也算不得。

    现如今,本座有一件更要紧的事要你们前去打探。

    那东胜神州,有一仙门名为度仙门,勉强算是人教道承,日前与金鳌岛几个蹩脚天仙斗了次法。

    你们今日便赶赴东洲调查清楚此事,看有无可算计之基。

    若此事做的好了,自可让你们将功赎罪,本座也会赐予你们些许赏赐。”

    这两人对视一眼,目中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随后,两人中气十足地喊了句:

    “属下遵命!”

    “去吧,办砸了事或是暴露了身份,你们自己知道后果。”

    文净道人那纤长的手指轻轻一摆;

    这两人连忙告退,身形立刻跳入海中,迅速离开了阵法笼罩的此地。

    “废物当真就是废物,也只能做打探消息之用。”

    文净道人目中流露出少许冷意,屈指一弹,两只黑蚊迅速飞出,毫无声息落在那两名真仙后颈,这两人全然没有察觉……

    ‘若他们有异常,就直接吸干杀了,不要留痕迹。’

    心底下令,很快就泛起了黑蚊的回声:

    ‘遵命,王。’

    此前给她传令,让她拿这个人教小道承、与金鳌岛炼气士斗法之事做文章的,是西方教副教主,大圣人的某位弟子。

    这看似只是一件小事,但文净道人心底明白的很,这里面牵扯到了道门三教、圣人面皮……

    她必须细细谋划一番,绝不能亲自现身。

    若一个不慎,由她暴露了西方教一直试图分化道门三教之事,被人捉住把柄,那不用道门高手出手,她必会最先被西方教的两位圣人抹杀;

    到那时,她这个凶魔,就成了挑拨道门三教关系的罪魁祸首……

    虽然一直在为西方教做些脏活累活,但并不代表,她文净道人就是心甘情愿臣服。

    臣服?

    她可是一族女王!

    若非西方教的二圣人,扣了她一族上上下下大小黑蚊,并以此做威胁,她早就吸干了那几个道貌岸然的副教主!

    “哼!”

    文净道人一扫衣袖,那妖娆的身形化作一抹血色,与周遭阵法一同消失不见。

    海面之上空无一物,只留一缕蚊声盘旋;

    只问其声,而不知其踪。

    这大概,也是蚊族祖传的秘技。

    ……

    “臭师兄!”

    小琼峰,湖边柳树下,蓝灵娥正跪坐在湖水旁,用手帕沾了清水,清洗着脸上好不容易搞出来的‘妆容’。

    “坏师兄!

    不说清楚那画卷什么,让我出这么大的丑!

    到头来,还说我向道之心不稳,天天搞这些非常之举动,搞这些,还不是为了让你开心!

    不就是抄无为经一百遍,抄就抄!有什么大不了的!”

    师父的草屋中,听着蓝灵娥在湖边小声抱怨,李长寿也是禁不住抬手扶额。

    这……

    齐源老道坐在圈椅上,示意李长寿在侧旁入座,问道:“长寿啊,你有何事要跟为师商量?”

    “师父,先开启周遭阵法吧,弟子怕隔墙有耳。”

    “嗯,”齐源老道点点头,将草屋周围的阵法打开,而后盯着李长寿一阵打量。

    此前灵娥未探路‘师兄很不凡’时,齐源老道只是觉得自己这个大徒弟,胆小怕事、生性怕死,但资质上佳,修为进度一直算是不错。

    但那次被困在丹房迷阵后,齐源老道思索此前与大徒弟相处的种种……

    还是没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可,丹房周遭的大阵……

    这玄妙的《龟息平气诀》……

    还有那他看都看不明白的剪纸成人神通……

    “长寿,”齐源老道向前探了探身子,低声道,“你跟师父透个底。

    你现在,到底什么境界?”

    李长寿笑道:“此前外出归家,弟子便是渡劫去了。”

    然后渡劫时不小心飞升了一下下……这后半句,自然是不能直接说的。

    齐源老道点点头,心中稍微安稳了些。

    总算,自己确认了大弟子的真实修为;

    渡劫之后,便是元仙嘛。

    一百二三十年就成仙,这资质已是上等的仙苗了!

    齐源老道又皱眉道:“那你为何要隐藏境界?

    正常显露出境界,得门内关照,得门内庇护,这不挺好?”

    “师父,世道艰难,人心叵测。”

    李长寿低声道,“您想想看,在我返虚境时,一直表现为化神境;

    那如果有人要对付弟子,自然是按照对付化神境炼气士来考量,那对方很大可能就会露出破绽,弟子也就能多一些活下来的机会……

    这道理,您应该能明白。”

    齐源老道点点头,面露思索,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一时间说不上来。

    李长寿又道:“弟子一直伪装成门内优秀弟子,实力紧跟仙苗之后,每个月能得的月供,比那些仙苗只差了两成。

    但得到的好处,却是旁人不知我名、不晓我法,也就没人会算计。

    师父您想想看;

    咱们小琼峰如果出一个仙苗,必然会被其他人眼红。

    如果出一个首席弟子,说不得,就会被其他峰针对……

    峰与峰之间,也会争夺修道资源,毕竟门内各方面收入,是保持平稳的。”

    齐源思索一阵,又缓缓点头。

    以前总觉得大弟子这些歪门邪道是歪道理,如今大弟子实力比自己还要强些,又突然觉得,这些道理……

    其实,也说得通……

    齐源老道扶须叹道:“还真是这般,是为师此前思虑的少了。”

    李长寿挑挑眉角,没想到师父比自己想象中的还好忽……

    咳,还好说服。

    “师父,弟子今天想对您说的这事,是有关您、师妹,还有我,今后的出路。”

    “出路?”

    齐源老道顿时有些哭笑不得,骂道:“你这,又何来出路一说?

    咱们在门内修行,天天安乐,岂不美哉?

    可是觉得门内,容不下你这仙人了?”

    “门内对咱们自然是极好的,若门派遭难,弟子肯定在保命的前提下,能帮的全帮,今后能报仇也肯定报仇。”

    李长寿正色道,“可师父,您不想寿元更长一些?”

    “寿元嘛,这自然是想的,”齐源叹道,“但你不必为师父操心,能化作浊仙,还有机会修行至真仙,师父已是心满意足……”

    李长寿笑道:“师父,有个办法,可以让您在修到真仙之后,也可延年益寿。

    而且,对弟子和师妹,今后也有颇多好处。”

    “对你和灵娥有好处?说来听听。”

    李长寿指了指上面,手指在桌子上写了两个大字:

    天庭。

    ——古字版!

    齐源老道眉头一皱,沉吟几声;

    李长寿见状,心底一叹。

    自家师父应该是如同大多数修行之士一般,对天庭这种‘公家’之地有些抗拒。

    这也没办法,毕竟山中修行逍遥自在,远好过上天受天规管束,还要被人呼来喝去。

    李长寿提前准备好了一番说辞,试试能否劝说师父上天;

    若师父不想上天,那李长寿也不会强求,这次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师……”

    李长寿刚要开口,齐源却是纳闷地道了句:

    “这个地方,对寿元有什么用?”

    嗯?

    李长寿怔了下,“师父您莫非不知,这地方的好处?”

    “为师听人说起过,巫妖大战之后,几位圣人老爷在破碎的妖庭上,立了这么个地方,”齐源皱眉道了句,“具体如何,倒是并未听闻。”

    李长寿:……

    此时天庭这存在感……

    简直不要太让人向往!

    “师父,您听弟子详细说一说吧。”

    齐源老道顿时点头,饶有兴致地听李长寿开始缓缓讲述。

    半日后。

    李长寿背着手走回丹房,小盒子已经在师父那里收回来了。

    没想到,师父竟然对去天庭任职并不抗拒,而且还颇感新奇,接下来修行冲击真仙境也更有动力……

    仔细想想,师父化作浊仙之后,在门内其实有些格格不入;

    若是师父能早日突破至真仙境,去天庭混个小吏,或是做一方土地,师父也会轻松许多吧……

    李长寿方才给师父留下了许多增加修为的丹药;

    都已是浊仙,也不必多讲究什么,今后的发展潜力本身就有限,用丹药堆修为也未尝不可。

    待师父抵达真仙境,自己再动用月老老铁的关系人脉,让师父混入天庭当文吏,也不成问题……

    计划的第二步,走的倒是颇为容易。

    接下来,就看师父什么时候能突破到真仙境了,估计还要有个千年;

    甚至两千年……

    但肯定远在封神大劫劫运形成之前!

    浊仙修行,比天仙道的元仙难了许多;一部分,也是没能得全天劫机缘的原因。

    ‘在此之前,要不要做一个山门外的安全屋?’

    李长寿心底慢慢斟酌着。

    万一在他们师徒三人去天庭报到之前,度仙门遭遇灭门危机,自己也好带师父和师妹有个落脚之地……

    在林间漫步一阵,李长寿心底还是暂时打消了这个主意。

    现在最优先事项,是将小琼峰复合大阵搞好;

    而事实上,自己也没那么多宝材,再去打造一个阵法齐全的‘安全屋’。

    刚走回丹房,李长寿的仙识就捕捉到了酒乌飞来的身影。

    这次敖乙突然来访,酒乌师伯确实是帮了自己许多,不管是不是帮了倒忙,心意自己是要领的。

    这矮道人心情似乎十分不错,进入了小琼峰外围的隔绝大阵,就是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

    长寿师侄,你猜本师伯给你拿来了什么?

    这次你应对金鳌岛炼气士一行还算得当,门内给你诸多奖赏!”

    言说中,矮道人站在云上,直接将两只宝囊扔了过来,“都是些布阵用的宝材,算是门内鼓励你继续钻研阵法之道!”

    李长寿用仙力将宝囊控住,远远检查了一边,才拿在手中。

    对此,酒乌已经见怪不怪,驾云停在十丈之外的半空中。

    李长寿拱手行礼,“多谢师伯了。”

    “哎,现在谢咱太早了。”

    酒乌又摸出了一把银白色的小剑,随手扔了过来,故作漫不经心地道了句:“这是道藏内殿的准入令。

    本师伯费了点嘴皮,在那边给你求来的;

    道藏内殿,有大量门内真仙才可参阅的阵法、炼丹典籍。

    怎么样?

    嗯?

    嗯嗯?”

    言说中,酒乌一阵挤眉弄眼。

    李长寿心底一动,立刻将这银白色小剑抓在手中,来回把玩两遍,嘴角略微上扬。

    没想到,这次竟然还有这等好处!

    之前暴露修为,引起关注,算是稍微亏了一波;

    此时看来,当真是赚了!

    “师伯,进来坐下说吧。”

    “不了不了,”酒乌摆摆手,叹道,“唉,我可是劳累的命,马上又要出门了。

    你早点成仙,也做个门内执事,就知道这活有多累人了。”

    李长寿心中一动,问道:“师伯此次外出,所为何事?”

    酒乌笑道:“中神州似乎要搞一次三教仙宗大会,预计在五十年后或者百年后。

    本师伯马上就跟两位长老一同前去露个面,代表度仙门,去跟那些大门大宗商议此事具体;

    不过,咱们度仙门比起那些大宗门,年头太浅,份量太清,也不敢多说话,也就听其他人教仙宗的。”

    三教仙宗大会?

    这是……什么玩意?

    跟封神大劫有关?

    李长寿略作思索,酒乌似乎有些着急,叮嘱半句好好修行,立刻就要转身走人。

    李长寿抬头一看,忙道:

    “师伯,且慢!”

    说顺嘴了也是,本该喊‘留步’才对。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