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忘情上人果然厉害,修为高深,神通凶狠,法宝众多;

    重点是,下手也黑。

    忘情上人与金鳌岛炼气士,在护山大阵之外切磋一战,斗法余波将大阵吹的来回晃动,方圆数百里内元气动荡……

    而山门外数百里处,某个化作了树墩的地仙道炼气士,竟还在那呼呼大睡,完全没被惊扰到……

    李长寿对师父的‘镇定自若’、‘心无旁骛’,也是相当钦佩。

    忘情上人这一战,打出了气势、切出了风采,给了李长寿许多‘中端仙人斗法’的启迪。

    不算常年闭关的掌门和诸位太上长老,忘情上人算是度仙门战力第一人;

    然而,修道万年,忘情上人依然没能突破金仙境,哪怕在东胜神洲范围内,也称不上高手。

    天仙依然有寿元大限,神通再强、法宝再多,在岁月面前也终躲不过灰灰二字。

    只有金仙……

    只有长生……

    只有凭自身之道,护持自身,摆脱生老病死之命数,与天地同寿,才算在洪荒之中,踏出了第一步。

    这,只是第一步;

    仅仅代表,有被真正高手,勉强看一眼的资格。

    一直在湖边观战的李长寿负手而立,观战之后心底有所感悟,但他很快就将感悟尽数接纳,压制境界、并未顺势突破。

    这层小境界,还不够夯实。

    虽《无为经》讲求顺其自然、无为而有为,但这主要是让修行者,不可强求境界、急躁修行;

    李长寿这般追求小境界圆满,倒也不算违背《无为经》的真义。

    长袖轻拂,一缕微风吹过,再无任何异样。

    转过身来,却是已经不见小师妹的身影;

    李长寿仙识扫过,却见灵娥正坐在她的梳妆台前,对着那面自己送她的琉璃境,顾影自怜……

    “臭美。”

    李长寿轻笑了声,转身朝着丹房而去。

    把丹房周遭阵法尽数开启,在大阵之外竖起了几只木牌,上面都刻了一句:

    【有事请直接入阵,闭关巩固境界中,自会有所感应】

    再次盘腿坐在丹炉之后,握住控镇玉牌。

    李长寿推算了一阵后续可能会有的变故,最后也只能无奈摇摇头。

    因果交错,推算难明。

    只因自己北洲一行,动了这一下,就惹出了后面这一系列层出不穷各种事端。

    又因自己外出渡劫,动了第二下,结果就惹出了南海海神之事……

    对了,自己现在香火功德有多少了?

    李长寿感受了下自己的功德之力,隐隐能见,自己的元神身周多了一朵浅浅的金色祥云。

    掐指推算,李长寿一口气息逆涌而上,差点破口大骂!

    这才几年,怎么就有六百多座神像了?

    六百多个村寨城镇都在搞没什么用的海神祭拜?

    俗世的香火真就这么好赚?!

    他又仔细感应了下,随后一阵暗咬后槽牙……

    不当人!

    这个熊寨未免太不当人!

    他们竟然不搞生产,全寨自封南海海神的使者,到处乱秀自己那夸张的肌肉,宣扬南海海神的神通,借此大发横财!

    ‘信海神,得大力!’

    大力你妹啊!

    李长寿嘴角一阵抽搐,急忙思索对策。

    不能这么发展下去了,不然这个海神教真的就起势了!

    这么多年,虽然西方教也没找上门来,自己也赚了许多香火功德……

    但绝对是莫大的隐患!

    可这事,他这个当事者‘海神’,又能做些什么?

    不能去露面,露面很大概率会被人针对;

    自己必须远远避开南海之地,就在东胜神州、度仙门中,圣人老子眼皮底下呆着。

    莫看度仙门也曾遭过几次大祸,比如万林筠长老成名的那次,就是因门内仙人斩妖,惹来群妖偷袭度仙门;

    还有度仙门刚建时,曾与其他仙门争夺灵脉,从而爆发仙门大战……

    这种层次的冲突,圣人老爷如何会管?

    就算度仙门认领的祖师爷度厄真人,也没太多‘动力’现身。

    但西方教若是敢因南海之事,高手找来度仙门,那人教的高手必然会有所应对。

    这,就是圣人面皮之争,性质自然不同。

    “还是要去百凡殿多拜一拜。”

    可说到底,这事还不是西方教自己不给力?

    一群人去搞香火,费尽心思算计,结果连一个本尊都不显灵的海神都争不过!

    李长寿仰头长叹,随后也有些无力吐槽。

    这事以后真要引起麻烦,那也只能说一句……

    ‘你们要找的是南海海神,跟我度仙门弟子李长寿何关?’

    闭目、凝神,心神回转纸道人身上,李长寿观察了一阵坊镇周遭环境,迅速忙碌了起来。

    这次搞完丹药,换够灵草和宝材,就在山中闭关二十年!

    厚财之事,只能暂时搁置。

    毕竟……

    命,最重要。

    ……

    李长寿在丹房中‘闭关’发愁,并不知自己的小师妹正经历着什么。

    此时,灵娥心中……

    无助、彷徨,且凌乱。

    “师兄他原来……”

    不喜欢小的,

    不喜欢大的,

    不喜欢像有琴师姐,外表冰山美人、内心火热单纯那样的,

    也不喜欢温柔贤淑、****、百依百顺、听话懂事本小师妹这样的……

    而是喜欢……

    “老的!”

    灵娥双手捂脸,在梳妆台前一阵轻吟,随后就长长地吐了口气,伏案装死。

    她大概,注定是一条被晒成鱼干的咸鱼了。

    “这怎么弄,容貌已经定下了……”

    炼气士突破到化神境之后,已经可以影响自己的外貌变化。

    ——所以,门内年轻一辈,女子大多花容玉貌,男子也没什么歪瓜裂枣。

    修为高深了,也会讲究面由心生;

    但,像是门内那些道侣,或是心里有人的炼气士,都会慎重的锁定自己容貌……

    男子大多会保持在三十多岁的样貌,英俊帅气,又不失成熟稳重;

    女子不一而论,若是在意这些的,觉得自己何时最美,就会‘锁’下身段面容。

    像灵娥知道的,她自己,有琴玄雅、刘雁儿、酒玖师叔,还有其他相熟的几位师姐师妹,都已经锁下了,今后漫长岁月的容貌身形……

    这就导致……

    灵娥现在想自然变老,都很难做到。

    虽然知道,想走进师兄心里很难,想成为师兄的意中人需要百般磨难,可没想到——

    竟然这么难!

    “这该,怎么办呀。”

    灵娥幽幽一叹,想到了此前所见那画卷上的内容,心底思索着应对之策。

    很快,灵娥坐起身来,将自己那为数不多的胭脂水粉都弄了出来,左手捏着下巴,露出思索的模样。

    只能,从妆容方面入手了……

    既然师兄追求刺激,那她这个做师妹的,就贯彻到底!

    这,才能称得上,师兄的师妹!

    于是,半个月后……

    ……

    李长寿这次在临海镇算是满载而归,因为决定接下来暂停厚财计划,他重点搜罗了布置大阵的宝材,降低了对灵药药草的积累。

    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现如今这态势,小琼峰防御体系才是最优先事项。

    纸道人这次顺利从临海镇溜了回来,回去的轨迹,画了个斜着的‘8’型。

    等他寻到自家师父时……

    在那只树墩旁,听到了一阵很有节奏的鼾声。

    纸道人看了眼测感石,发现无人探查此地,又在周围详细搜查了一阵;

    确定此地安全之后,纸道人回到了树墩前,身形摇摇晃晃,口中念着‘小、小、小’,化作了本来面目,一只厚厚的纸人……

    纸人背着那鼓起来的双肩包,把那口方盒举过头顶,跑到了树墩前,发出一声“嘿呀”的喊声,将方盒扔了出去,轻轻砸在了树墩上。

    “嗯?”

    正熟睡的树墩顿时化作一团烟雾,齐源老道从中伸着懒腰站了出来,看到了自己脚边的方盒。

    “师父,拿着盒子回来了。”

    “已经完事了?”齐源笑着道了句,将盒子收入袖中,朝着山门而去。

    李长寿的心神顿时回到了本体之中,对师父不断传声,言说此前发生的事。

    也就是金鳌岛炼气士来门内论道,自己与敖乙切磋得胜;

    齐源听得一阵懊悔,言说自己错过了这般热闹之事……

    “师父,稍后外出之事就不急了,”李长寿叮嘱道,“师父您接下来也安心闭关修行,尽量避免外出。

    上次论道,截教门人总共三战,尽皆落败于,忘情上人与弟子之手,怕还有后续事端。”

    齐源看了眼遥遥在望的山门,小声嘀咕道:“能有什么事端?

    截教也犯不着因为这般小事,跟咱们人教道承过不去。”

    李长寿传声道了句:“倒不是怕截教,而是怕有人借此事做文章。

    如今截、阐两教摩擦日渐增多,说不定就有人想……”

    “想什么?”

    “借刀,杀人。”

    齐源老道禁不住打了个激灵,又嘀咕道:“长寿啊,此事要不要提醒门内?”

    李长寿传声道:“师父,咱们人微言轻,稳妥起见,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而且弟子能想到的,门内这般多高人,如何会想不到?”

    “也对。”

    齐源想想,确实是这般道理。

    正在丹房中打坐的李长寿,仙识发觉师妹正要入阵,对师父继续传声叮嘱一句:“师父您回来再说此事吧,弟子还有一件事要禀明师父。”

    言罢,李长寿关闭丹房外围阵法,放灵娥进来;

    但仙识一直盯着师父入了山门,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师父修为太浅,外出提心吊胆。

    李长寿坐在那,细细盘算,敖乙一行来门内论道之事,到底会不会被人利用。

    他是在临海镇中听不少人谈论起了此事,才会注意到这件事的后续影响;

    当然,谈论此时之人,都是说忘情上人如何厉害,无人会提那个喜欢用土遁偷袭的年轻弟子。

    这让李长寿相当满意。

    李长寿其实一直觉得,封神大劫发生的众多因素中,西方教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因为从封神大劫的结果来看,西方教得的好处未免太多了些。

    度人、抢宝、捞宠物……

    那,三教因为三清分家后产生的少许矛盾,一直被放大、一直有摩擦,会不会也有西方两位圣人的算计在?

    这个问题……

    “师兄兄~”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喊声。

    师妹又来了,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做这种没意义的事。

    李长寿循声望去,顿时瞧见丹房前,灵娥正抬着左手、用长裙宽袖遮掩她面容,缓步进了丹房中。

    “师妹,我在思索正事,你这是怎么了?”李长寿笑道,“是被百毒蜂蛰了脸不成?”

    “师兄你讨厌!”

    灵娥轻嗔了一声,随后又是那般含羞带怯,拿下了遮面的袖袍,露出了……

    露出了……

    一张浓妆艳抹,贴了许多纸片做成皱纹的……

    老脸。

    灵娥看着师兄看呆了的表情,心底自得一笑,向前盈盈一拜,故意粗着嗓子道了句:

    “老身,有礼了。”

    李长寿张张嘴,坐在蒲团上动也不能动,整个人,如同石化一般。

    ……

    南海,离陆地不过百里的一处荒岛上,三名道人正颤巍巍地跪在礁石上,面色惨白。

    嗡——

    一缕蚊声,在海浪中越发清晰,三人都是真仙修为,但额头冷汗不停滑落。

    突然间,此地凭空出现了一道阵法,一缕缕灰气在四处飘动,周遭变得天昏地暗。

    一缕缕血光在侧旁汇聚,化作了一抹身着血裙的倩影。

    这女子,美的有些妖,化生的太过艳丽,身段也有些夸张,浑身内外仅有这一件血袍,赤足走到了三人面前。

    她探出一根纤长的手指,点在一人额头上,只是闭目轻轻吸了口气,妖魅的面容上划过一缕血光……

    那真仙,却是半声惨叫都无,瞬间化作灰飞,随风飘散。

    这女子鼻尖发出一声轻哼,欣赏着自己修长的手指,用稍有些沙哑的柔媚嗓音道了句:

    “这味道,真差劲。

    我让你们在南海搜查那个所谓海神的真身,你们,却只是跪在此地求本座饶命。

    怎么,觉得本座不饿,就不会进食吗?”

    剩下的两名道人连忙低头,浑身乱颤,喘气都不敢。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