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云仙子?谁呀?小寿寿从外面往山门带人了!?”

    棋牌室中,刚听到这般消息的酒玖满脸震惊,一旁的酒雨诗也有点猝不及防。

    倒是小琼峰真正的师祖奶奶江林儿,对赶来送信的熊伶俐嗤的一笑:

    “你们都不用仙识探查周围环境的吗?”

    酒玖和酒雨诗老老实实摇头,熊伶俐头一歪……

    “那是个啥?”

    “元神之触!炼气士都有的感知力!”

    江林儿有点无力地拍拍额头,当真不知该如何骂这些在山中修行的花骨朵,酒玖最近几十年不外出逛荡,是半点警惕性都没了。

    “诶?”酒玖纳闷道,“怎么只能看到灵娥和小寿寿,灵娥对面的是团云雾呀。”

    “这是无比高明的遮眼法,笨!”

    江林儿一阵摇头,表示无语。

    酒玖忙问:“师娘,那女子生的如何?”

    江林儿不由嗤之以鼻:“说的就跟我能看透一样。”

    酒玖禁不住翻了个白眼。

    “可漂亮了,”熊伶俐在门口加了声,“我刚才去送茶的时候都看呆了……那种、那种,我也不知该如何形容。

    表兄对这位仙子也很温柔呢,灵娥好像还喊这仙子做姐姐。”

    “什么?”

    江林儿语调一提,本来松松垮垮坐在圈椅中的她,此刻顿时坐直身子,咬牙道:

    “这不讲究先来后到的吗?小长寿怎么能让灵娥对旁人喊姐姐,明明是灵娥先的!

    哼哼,本来不打算窥探旁人私事,本师祖现在忍不鸟了!

    看我的!”

    言罢,江林儿素手轻摇,门外有两片落叶飘来,钻入她指尖。

    施起‘一叶障目’法,那两片叶子贴在江林儿眼前,闪耀绿光,江林儿顿时看透密林的阻碍,看到了湖边喝茶的三人。

    原本用仙识无法探查的那仙子,此刻终于显露真容。

    “喔……好美……”

    “对吧对吧!”熊伶俐满是兴奋地附和着,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兴奋个啥。

    旁边酒玖和酒雨诗凑了过来,江林儿素手轻摇,又摄来几片树叶,施法给两人都戴上,三人齐齐远程围观。

    酒玖先是轻声赞叹,而后嘀咕道:“灵娥今天也不差呀,比平时还要好看些。”

    “这小长寿,闷声不响还想得齐人之福?”江林儿咬牙骂道,“敢委屈灵娥,本师祖拿刀砍了他!”

    酒玖却皱眉嘀咕:“看灵娥这不是挺开心的。”

    “她们在争,”酒雨诗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了起来,“看灵娥的脖颈……她换上了那件最珍贵的内襟,那可是她准备成婚时穿的!”

    酒玖捏捏下巴:“真的,好精致的感觉。

    你们仔细看小寿寿的表情,他现在好像有点紧张,那里的氛围八成有点凝固哇。”

    “唉,灵娥这般的傻女子呀,”江林儿露出一幅看淡了世态的表情,捏着嗓子吟,“错将此心付薄幸,只愿此生不负君。”

    酒玖突然道:“灵娥快败下阵来了!那位仙子说了点什么,灵娥脸蛋有些微红。”

    酒雨诗轻吟几声,提议道:“咱们要不要帮灵娥一把?”

    “这怎么帮?”

    江林儿发起反问:

    “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灵娥如果对一道二侣没意见,长寿占便宜就占便宜呗,咱们也管不到呀。

    话说回来,来人这是什么修为?

    为什么,刚才我对她起了一点捉弄之意,灵觉就跳的,跟面临生死大劫一样。

    伶俐,你听长寿和灵娥喊这位仙子名号了吗?”

    “表兄就是喊仙子呀,灵娥喊姐姐……”

    “我有办法了!”

    酒玖攥着拳,一只穿着柔软草鞋的纤足踩在凳子上,俏脸上写满了斗志。

    “你不管、我不管,灵娥倒下就是咱!

    你不帮、我不帮,灵娥愁的心慌慌!

    你们想想,要是小琼峰换了当家人,咱们还能这么无忧无虑的逍遥吗?

    咱们一定要让灵娥知道,她后面,也是有人支持的!”

    “嗤!”

    江林儿忍不住笑出声:“你要想去搀一脚就去,拉我们下水干嘛,别让人仙子误会了。”

    “我搀一脚做什么,我跟小长寿差了辈,”酒玖哼了声,“师娘你帮不帮忙,不帮我去告诉师父,你喝醉了说的那些……”

    “帮,帮!帮还不行吗。”

    江林儿无奈一笑,“你师父那脸皮比纸还薄,要是知道我把房中趣事不小心说出来,怕是要闭关个几千年不出门了。

    真是,比女子还容易害羞,白修成长生道果!

    说吧玖儿,你想怎么做?”

    酒玖捏着下巴一阵思索,很快就得意地道了句:“哼哼……酒仙自有妙计。”

    于是,片刻后。

    一朵白云载着四道身影,自棋牌室飘向了湖边。

    正在湖边树荫中摆下矮桌喝茶聊天的三道身影,齐齐看向了这边。

    白云在几丈外落下,于草地上轻轻炸散,显露出了四位女子的身形,实可谓‘春兰秋巨’、‘各有千秋’。

    她们动作统一,各自托着一方托盘,款款向前。

    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想吐槽又不好开口,只能抬手揉揉眼皮。

    最前一名酒雨诗,清秀可人、端庄舒雅,对云霄仙子欠身行礼,矮身将手中托盘放下,放了一盘点心在灵娥面前。

    那几只叠起来的点心上,都写了个‘灵’字。

    酒雨诗欠身退后,穿着同款度仙门制式仙裙的江林儿向前,将一盘写满了‘娥’的点心放在了矮桌上,也是欠身行礼而后退开。

    云霄仙子含笑点头致意,灵娥却是脸颊通红,禁不住双手捂脸。

    随后,如一座假山挪过来的熊伶俐,穿着紧绷绷的仙裙,蹲在了矮桌前,手指捏着那如同玩具般的点心盘,嘿嘿一笑,放下就跑。

    这盘点心上,写的是‘必’字。

    而熊伶俐退走,酒玖千年一遇般穿着同款仙裙向前,将最后的一个‘胜’字放下,柔声道:

    “几位慢用,不够再喊我们呀。”

    云霄轻轻颔首,柔声道:“有劳了。”

    湖面倒影的微光,撒落在云霄那晶莹细腻的肌肤上,照应着她那张不媚不艳、却又美到不可方物的面容,让酒玖都禁不住看直了眼。

    “没、没事,仙子……吃好喝好……”

    言罢,酒玖赶紧转身,又抬头打了下额头,迈着小碎步快速溜远。

    先前准备的话,一字都没说出!

    灵娥当真没眼看矮桌上的情形,她还没想好怎么解释帮大家圆过去,又听到了一缕师祖的传声,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林边。

    小琼峰养老团四‘仙子’此刻正高举双手,像是一颗颗水草不断摇摆,又按刚才送点心的顺序,依次跳着转过身去,露出背后贴着的大字。

    ‘师’‘妹’‘稳’‘赢!’

    【灵娥必胜,师妹稳赢?】

    因熊伶俐块头过大,重点突出了一个‘稳’字。

    灵娥见状差点哭出来……

    都不看对手是谁吗?

    “咳,”李长寿在旁介绍,“刚才走过去的,有我关系亲近的师叔,也有我在小琼峰上的师祖,还有一位前世是师父青梅竹马,投胎转世后回归门中的师叔。”

    “姐姐你别多想,大家、大家只是……”

    云霄目中含着少许笑意,轻声道:“大家都很有趣呢。”

    “师妹,仙子,”李长寿端起茶杯喝了口,“咱们不如去侧旁黑池峰上,我今日做一餐饭食。”

    云霄柔声道:“可否让我与灵娥缓几步过去?我有几句话想与灵娥叮嘱。”

    李长寿顿时皱眉,“仙子?”

    “放心,我自不会欺负灵娥。”

    李长寿却还是道:“这恐怕有些不妥……”

    灵娥却第一次打断师兄的话语:“师兄,让我跟云霄姐姐独处一下吧。”

    “也好,你们早些过来。”

    李长寿站起身来,有些不放心地看着两人,转身驾云朝黑池峰而去,顺便开启了灵娥袖中的纸道人。

    然而,李长寿还没听到半个字,云霄纤指对着灵娥袖中一点,李长寿的纸道人瞬间失去联络。

    这?

    李长寿只感觉一阵头大,立刻开启小琼峰各处的纸道人,豁然发现,灵娥与云霄已乘着一叶云舟,在灵湖上飘着,仙识隔绝、观之如迷雾般,听不到、看不透。

    李长寿:……

    算了,不想让咱听,不听就是了。

    驾云落在黑池峰,白泽已是捏着胡须自水潭旁快步而来,一扫之前的郁闷,在李长寿身周转了两圈,‘啧啧’了十多声,竖起个大拇指,传声道:

    “水神,单凭这点,帝俊陛下就远不如你!

    云霄仙子竟主动登门,啧啧,本以为你和云霄仙子之间……嘿嘿。

    厉害啊。”

    李长寿没好气地传声:“厉害什么,这要打起来怎么办?”

    “哎,放心,云霄仙子这般大能,如何会跟小灵娥争风吃醋。”

    白泽笑着继续传声:“应该是真的有事要找灵娥吧。

    放宽心放宽心。

    不过话说回来,水神这桃花运当真不俗,算上之前你我一直商议的有琴玄雅,今日那位玖儿师叔,对你也是有点意思。”

    李长寿摇摇头,叹道:“莫要编排这些了,我说自己一心向道,估计也没人信。”

    “贫道信,”白泽颇为认真地传声回答,“不然水神你何以在数百年内,有如此修为?”

    “白先生!”

    李长寿顿时感动莫名,刚想称一声‘知己’,白泽却嘴角一撇。

    “可惜,通天老爷不信,估计太清老爷也不信。”

    李长寿:……

    “做饭吧,今天我主厨,过来帮我切菜洗锅!”

    “水神莫急,贫道来也!”

    ……

    “那个……”

    随波荡漾的云舟上,灵娥看着坐在自己身旁,与自己间隔不过一尺的仙子,想开口打破这般沉默,却不知说什么。

    云霄注视着灵娥的小脸,轻声问:“我是否让你们为难了。”

    “没有的!”

    灵娥立刻答了声,“师兄看仙子姐姐时,眼神都是很温柔的那种。

    师兄心里肯定是仙子最重,也不会因此……因此为难的……”

    云霄目光挪到灵娥那有些慌乱的脸蛋上,柔声道:“你怕我怪罪他吗?”

    “怎能说是怪罪,只是……这个,其实是有些怕,但只是一些,成分很小……的说。”

    “果真如你师兄说的那般,是个傻丫头呢。”

    云霄轻轻抬手,拉住了灵娥的手腕,叹息一声。

    灵娥壮着胆子,小声问:“仙、姐姐,你也会有心事吗?”

    “不愿与人说的,自然都是心事。”

    云霄注视着湖水,缓声道:“来此地之前,我在俗世中走了许久,想寻到一份有关此事的答案。”

    灵娥眨眨眼,“答案?”

    “关于男女之情、阴阳之道、生灵姻缘的答案,”云霄轻声说着,“我是先天生灵,与你师兄相处前,从未有过这般念想。

    我义兄与两位妹妹也是这般,他们对凡俗情念一知半解。

    欲悟道,自是要先知道为何。

    为此,我去了凡俗中行走,探知姻缘之道,可最终却发现,我似乎错了。

    后天生灵的姻缘之道,与生灵繁衍息息相关,姻缘之驱使为凡俗情欲,而我所缺便是这些。”

    她面露失落,声音越发飘渺:

    “我与你师兄此时尚未到道侣,他对我亦从最初时的不敢回绝,渐渐有了好感,好感逐渐升温。

    但他不知的是,我落入情劫后,道心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以至于如今道心无法抹掉他的身影,就如魔障一般。

    待我蓦然醒悟,才知是这漫长岁月修道的清冷,化作了想与他相伴的爱慕。

    可我终究是错了。”

    “师兄他……嗯,确实很有趣呢。”

    灵娥如是说,看这位云霄仙子那越发失落的面容,莫名有些心疼。

    “姐姐又错了什么?这事本就发于心,只要姐姐不嫌我,我也……也不会……”

    “我说的错了,是我入情劫入错了,我该先破劫,再与他相识。”

    云霄轻笑着揉了揉灵娥的小手,叹道:“上次与他相会后,我心底不断回旋两个困惑。

    若我情劫过了,道心再次恢复清明,是否还会有他的身影?

    我与他,当真能修成姻缘果吗?”

    灵娥眨眨眼,着实有些惊讶:“还能这般吗?”

    “修为境界越高,便是与道越近,若是与他修成姻缘果之日,便是我破劫之时,那岂非伤透了他?

    如我这般,与道无益的,本就都算是魔障。

    也因此,我才去了人族凡俗,却发现自己又错了。”

    “又错了什么?”

    “于姻缘中,我这般先天生灵,其实给不了他应得的回应。

    人之情,在于相护支撑、彼此依偎,我终究是给不了他这些。”

    灵娥不由皱眉思索,努力理解着云霄话语中的含义。

    “姐姐是觉得……

    姐姐是因道心有所缺失,才对我师兄动了情念,而我师兄在对姐姐不断打开心防,然后姐姐担心,等你们走到结成道侣的一步,姐姐道心恢复圆满,反而会淡了对师兄的情念?

    然后姐姐观察了凡人夫妇怎么生活的,又觉得,自己是先天生灵,给不了师兄那种同甘共苦、同舟共济的情感?”

    云霄温柔的一笑,道:“你当真是无比聪慧。”

    灵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头顶冒出了一缕白烟。

    只差一点,她心神就被绕晕了!

    “而且……”

    云霄目中的无奈越发浓郁,“我推算到,今后或许有一场大劫,与他相近、将他牵入我的劫难中,当真是对他的不公。

    可我,又无法与他决绝……”

    灵娥轻声道:“姐姐今日前来,莫非是想来见我?”

    “不错,我想来看看你,”云霄将灵娥的小手放在自己膝上,“也想告诉你一声,我与你师兄哪怕结成道侣,也是以修道路上的同行者居多……

    你不必为此着慌,他所需的情,始终只有你才能给予。

    今日之后,我会闭关至大劫来临,尽量将他排于大劫之外,若我能度过劫难……”

    “师兄其实知道的,姐姐你的劫难。”

    “嗯?”云霄略微有些措手不及。

    灵娥轻轻舒了口气,定声道:

    “虽然师兄从未对我说过这些,但我确定,师兄是绝对知道这些的。

    最初他给我这玉钗时,提起姐姐,嘴角会向下微撇、鼻翼会稍微张开,目中有些无奈也有些郁闷,而且几次说的话语都藏了些纠结。

    师兄对姐姐,那时定然就动了心,但有什么让师兄望而止步!

    最初我以为是师兄自觉跟姐姐修为差太多了,但后来又证明不是,师兄对我提过两次姐姐后,明显是做了决定,开始谋算什么……

    每次谋算,都是枯坐空想数年。

    我偶尔看到了几次师兄画的那些谋划图,一团云应该就是代表姐姐吧……

    后面,我一直在山中,也不知师兄都在外面做了什么,但从师兄草屋中的卷轴挪动痕迹可以判断,他早已开始将这些谋算付诸行动。

    这里面最关键的,应该就是两枚长了小翅膀的铜钱,地下密室未重建时,那两枚铜钱的画像曾挂在密室墙上,后来就被师兄摘下来了……”

    云霄素手一翻,一枚铜钱出现在掌心。

    “对对!就是这个!”

    【此物放你这,我最安心。】

    云霄明显怔了下。

    灵娥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扭过头,用力捏了捏自己这张嘴。

    这还怎么斗,自己都叛敌了!

    突然感觉有两只柔荑从自己肩头划过,灵娥还未来得及反应,已是被侧旁的仙子拥住。

    诶!?

    “待我离开后,帮我将这个相拥传给他。”

    “这、这个还能传的?”

    “我此时与他还未到这般地步,总归是不能如此亲近,”云霄目中流露出几分释然,“终究,于他之前,是我该称灵娥一声姐姐。

    毕竟,我所想都是自己该如何对他,灵娥你却未想过自身如何,这是我远不如的。”

    灵娥耳尖都有些泛红,有些慌乱地理了下耳旁发梢,“我比姐姐小了那么多元会……咱、咱们过去吧。

    师兄的厨艺可厉害了!”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