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

    一点准备都没,怎么就直接打上来了?

    山门前,李长寿破天荒‘超速驾云’,从小琼峰匆匆赶来,对着山门外的俏公子拱手做了个道揖,笑道:“公子怎么得了空?”

    那俏公子目中带笑,温声道:“可是我来的唐突了?”

    “何来唐突一说?”

    李长寿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随之看向一旁的守山门老仙人,行了个礼。

    “这位萧公子是弟子的好友,不知可否,先带她入山门中,弟子稍后再去百凡殿补个出入令牌。”

    今日轮值镇守山门的长老有些为难:“虽说贫道信得过长寿师侄,但门规如此,不可擅自领人入内……”

    好样的!几位长老果然恪尽职守!

    如此一来,依来者温柔的性子,定不会让自己为难。

    确实,‘俏公子’此刻已是准备开口,邀李长寿在山门附近散心走走,不必非要入内。

    但!

    咻——

    破空声乍现,一抹青光自破天峰飞射而来,化作一只木牌,落在了李长寿面前。

    空虚、咳,无忧掌门令!

    季无忧的嗓音自木牌中传来:

    “长寿前些时日,替门内解决了五行阵法灵力接续转化这般困扰了贫道数万年的难题,特赏此令。

    持此令,可随意带人进出山门与度仙殿。”

    李长寿眯眼笑着,接过木牌,道一声:“多谢掌门厚爱。”

    守山门的几位仙道老大爷,也是连忙放人入内;大爷们还有些纳闷,为何这般小事就要出动平日里百年不出的掌门令。

    掌门直接传个声不就成了?

    ‘俏公子’眨眨眼,显然是没预料到还会有这般情形,她在云上伫立、含笑看着,等李长寿请她入内,便驾云向前,跳到了李长寿脚下的白云。

    她小声道:“可是多打扰了你?”

    李长寿温声道:“你突然过来,我只是有些手忙脚乱,又能说是打扰?”

    当下,李长寿驾云,带着这位‘俏公子’朝小琼峰而去。

    度仙殿侧旁的小屋中,季无忧掌门眯眼含笑。

    虽然不知道是谁来找长寿,但用脚趾头想,都知那定是三教高士、某位大人物,如何能因度仙门的门规,让来客不喜?

    该给小法师的尊重,必须给齐了!

    这波,贫道的路,又走宽了!

    ……

    落去小琼峰时,这俏公子感受到小琼峰周遭的层层大阵,顿时放心地收起障眼法;随着淡淡轻雾消散,恢复了原本形貌。

    娥眉不剪秋水眸,薄唇未语意迟迟。

    云做此裳雾凝袖,谁家仙长傲寒枝。

    来的不是云霄仙子又能是何人?

    李长寿带着云霄仙子朝小琼峰的灵湖落去,云霄淡定从容没有多想什么,只是新奇地打量各处。

    仙子问:“你与那妖族太子斗法,可有受伤?”

    “还行,”李长寿笑道,“就是仙力耗损大了些,我那也不算跟他斗法,不过是拿着老师给的宝物,与他较量一二。”

    云霄又道:“今日我来,是有两件事放心不下,与你叮嘱一二。

    隔壁峰上的,便是上古妖帅白泽?

    可否需我去走一遭,让他心中多几分忌惮?”

    “不可不可,白先生此时正郁闷,”李长寿笑道,“就当前来说……我还是对他好点吧,他此前被大法师和我折磨的心气都损了。”

    “折磨?”

    云霄眨眨眼,奇道:“你还动了哪般酷刑不成?”

    李长寿引着云霄落在柳树下,“这说来话长,稍后我与你慢慢说。

    既然来了,先与家师和师妹打个招呼吧。”

    “嗯,”云霄颔首应着。

    她并无什么小女儿家的扭捏,无任何紧张或是不好意思;哪怕是去太清观中问候,也可一颗道心清澈无垢、不起波痕,更不用说是在小琼峰上。

    李长寿引着云霄去了几座草屋前,对着屋内传声一二。

    灵娥的草屋最先推开一扇窗,一颗小脑袋探了出来,看到云霄的身影后,明显一愣、一怔,又唰的把小脑袋缩了回去。

    灵娥:!!

    什、什么情况!

    这还了得!

    云霄仙子打上门来了?

    终于,已经到了家门失守、城门失火、老家被偷这一幕了吗!

    灵娥抿抿嘴唇,赶紧坐去梳妆台前,眼中燃烧起了一团团斗志,但一瞬间又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

    云霄呀,那是云霄仙子呀!

    典籍中记载的三教高人,天地间有数的圣人之下大高手,刚才只是一眼,咱就见到了她那般清丽不俗、出尘绝世的风姿……

    这不是脸蛋长得多好看、身段如何精致匀称就能追平的,那种与道相近、不类俗灵的气质,是旁人想模仿,都绝对模仿不出的!

    咚!

    灵娥并拢双腿坐在梳妆台前,双目无神、呼吸停滞,整个人像是宕机了般。

    ‘蓝灵娥,你要就这般,把师兄拱手相让吗?’

    ‘这可是早就认定了一生相随的师兄兄呀!’

    正此时,隔壁草屋中传来了少许笑语声……

    “师父,这位云仙子是弟子的挚交好友,此前也对师父提起过的,这次前来咱们门中看望。”

    “哦,对对,长寿提起你很多次啊!

    云仙子随意就可、随意就可,到了这儿,就跟到了自家山头一样!

    唉,我家长寿终于算是个成熟的仙人了,此前贫道最担心地就是他交不到什么知心好友,贫道当真多虑了,多虑了呀。

    哈哈哈哈哈哈……”

    灵娥顿时皱眉抿嘴,攥着小拳头泪流满面,师父竟然这么快就叛变了!

    说好无条件支持两个亲传弟子搞道侣的呢!

    轻轻吸了口气,灵娥道心燃烧起了斗志。

    母亲说的对,女子不狠、立家不稳,自己要争的是在师兄心底的位置,又有这么多年做师兄小坎肩的优势,此时只需稳固防守,步步为营,并不一定会输给这位大名鼎鼎的云霄仙子!

    不就是圣人大弟子、修为超然吗?

    她好歹也是天!

    “这位便是你师妹吗?”

    耳旁突然传来了温柔的嗓音,灵娥突然感觉,有一缕清凉的微风在自己耳畔拂过,整个人都没了那么多糟乱的想法,道心变得宁静了许多。

    她扭头看去,却见草屋门前,自家师兄负手而立;

    就在师兄身旁,那位仙子含笑注视着自己。

    那一瞬,门框仿佛消失不见,师兄也消失不见,只剩下这位仙子那略带歉然的目光、嘴角温柔的笑意,仿佛在对自己说‘冒昧打扰’,她并无敌意……

    李长寿温声道:“灵娥,莫要失了礼数。”

    “是,”灵娥连忙站起身来,对着云霄欠身行礼,“弟子见过云霄……前辈。”

    云霄向前迈出两步,柔声道:“你我相交不必论道门辈分,我虚长你许多元会,你就如我两位妹妹一般,称我一声姐姐便可。”

    话临了,云霄又忙道:“莫要多想,这声姐姐只是因年岁。”

    “姐姐……”

    灵娥脸蛋泛起两朵红晕,小声喊了句,额头又有冒白烟的趋势。

    李长寿看看云霄、又看看自家师妹,突然发现云霄仙子……

    懂挺多嘛。

    显然是关注过俗世中的姻缘之事!

    “灵娥先换身衣物,”李长寿道,“我带仙子在峰上逛逛。”

    “是,师兄,”灵娥乖巧地答应一声,感受到云霄目中传递出的亲近之意,心底一阵轻吟。

    等李长寿带上木门,与云霄仙子去了湖边漫步,灵娥长长舒了口气,坐在那立刻忙碌了起来。

    这仗,怎么打?

    云霄仙子这般温柔如水的女子,她一个女子见了都怦然心动!

    凭师兄的麻烦性子,哪怕最初不想与云霄仙子有道侣之情,也绝不可能去说狠话回绝这般实力高深的人物,时间一长,自会生出感情……

    最初师兄身旁出现其他女子时,灵娥感觉到了威胁,但也看到了希望。

    当时灵娥觉得,自家师兄的性子,单凭她是绝对搞不定的,最好是有人一同协助,才能打开师兄心门……

    那时灵娥当做了对手与盟友的,便是酒玖师叔与有琴师姐。

    但酒玖师叔玩乐之心太重,对师兄的好感也被师兄转嫁到了美酒上;她最先对师兄表露好感,结果早早步入了小琼峰养老团。

    而有琴师姐,师兄又始终觉得她不够成熟,且彼此观念严重不合,最后在法宝人的路上越走越远。

    就在这时,一位完美符合师兄选道侣条件的仙子,出现在了小琼峰之外的世界;

    也就在自己成仙且飞升后,师兄对自己打开了心门……

    “唉,”灵娥看着镜中,自己走神时已梳理好的流云鬓。

    想了想,灵娥在储物法宝中取出了一杆玉钗,插在云鬓之上,对着琉璃镜左右打量。

    总不能轻易认输,了不起今晚就哭给师兄看!

    嗯,先选个漂亮的小裙裙……

    ……

    湖边踏青,李长寿笑着介绍湖中养的各类灵鱼,以及它们的滋味。

    云霄仙子听得颇为入神,听闻稍后李长寿要亲自动手做一餐美味,目中流露出少许期待。

    闲话一阵,李长寿将话题引到了正事上。

    “仙子所说的两件事为何?”

    云霄笑道:“你是道门如今智星,何不猜猜看?”

    李长寿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言道:“没有好处,我可懒得耗费心神。”

    “那,你想要哪般好处?”

    “嗯……”

    李长寿沉吟几声,虽然很想说腿枕膝枕什么的,但脸皮终究是还没厚到那般地步。

    适度的矜持,是人族子弟都应有的优秀品质。

    李长寿叹道:“罢了,还是不敢捉弄你。”

    云霄看向一旁波光粼粼的湖面,轻声道:“我又不会拿金斗打你。”

    “打就算了,还要用混元金斗!”

    李长寿故意皱眉,云霄被逗的抿嘴轻笑,目中带出少许嗔怪。

    “不玩笑了,”李长寿正色道,“你是为白泽与陆压之事而来,担心我遭了妖族算计,对否。”

    “嗯,”云霄轻轻颔首,“白泽可信吗?”

    李长寿道:“还在观察,不过白先生此时,已能得到我三成信任。”

    “他是当年妖帅,更是智谋无双、与鲲鹏妖师斗过的人物,预感灾祸的神通也颇为厉害,”云霄轻声道,“他定不会无缘无故投奔于你。”

    “这个,我慢慢与你讲吧,事情说来话长。”

    李长寿背着手,从陆压发讨天檄文,说到自己和师兄捉到白泽,又讲了白泽后知后觉给出的‘趋吉避凶’理论。

    云霄细细推算,仔细思量,“如此,倒是有七八分的可信度。”

    李长寿笑道:“白泽是为了进人教躲灾也好,还是预感到了天地间有大劫也罢,此时都被玄都师兄制住了元神。

    白泽此瑞兽,不能用人族的思维,去评判他与妖族的关系,白泽站的层面或许还要更高一些。

    我能感觉出,他对万灵众生有一种悲悯,或许这就是他被天道列为瑞兽的原因。”

    “你心中都明白,那我便不多担心了,”云霄柔声说着,“听你刚才一说,反倒是觉得,这白泽被你折磨了一顿,也是颇为可怜。”

    李长寿耸耸肩,正色道:“我自认尚未有运筹帷幄的本领,若不去防微杜渐,如何能活到能与你并肩而立。”

    云霄略微歪头,注视着李长寿的面容,认真道:“此时你我不是在并肩而行吗?”

    “这个……

    一点男人常有的自大罢了,不必在意。”

    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第一件事是担心白泽算计了我,第二件事,可是因为陆压手中有一些妖庭留下的厉害法宝?”

    “嗯?哪般厉害法宝?”

    云霄轻轻摇头,言道:“只是听闻你与妖族太子动手,担心你受伤还会为了人教面皮强撑,过来看看心底才可安稳。”

    “你我当真是已入了升温境,”李长寿目中带着几分触动。

    云霄却话锋一转:“顺便也来看看,你是否表里如一。

    三妹常说,人族男子最是多情,少有可信任者,这是后天繁衍之道所影响。

    见了灵娥,我倒是放心了。”

    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轻唤一声:“云霄。”

    “嗯?”

    两只手掌左右摁在云霄肩头,云霄都有少许错愕,但见李长寿满脸认真,一时未去挣脱。

    李长寿叹道:“这种事不适合你来想,不然我就要内疚,是不是我这凡俗之心,玷污了你纯净道心。”

    “有、有吗?”

    云霄仙子眨眨眼,目光有些忐忑,小声道:“这些本就是大道,我也道心并非是凡尘不染,不然……”

    李长寿淡定地收回双手,轻轻叹了口气。

    “这双手就不洗了!”

    云霄此时总算反应了过来,俏脸红晕一闪而过。

    “哼!果然是不老实的很!我且回了!”

    “玩笑玩笑,来都来了,怎么也要吃顿饭再走,”李长寿忙道,“还有,仙子看这小琼峰布置如何?”

    “嗯?我倒是并未细看……

    九天息壤?五行换天阵?乱雷煞阵?

    这……”

    云霄皱眉看着一旁李长寿那略带得意的面容,禁不住纤指扶额。

    “你当真是,这峰上的大阵,竟比我那三仙岛还多了数倍。

    你在怕什么?

    若是有什么强敌应对不了,我也可帮你出手的。”

    李长寿摇摇头,笑道:“不过是有备无患罢了。”

    话语一顿,他转身看向草屋,灵娥已是驾云而来。

    李长寿道:“若是没有此地布置,我本体外出都不得不分心挂念家中之事。”

    家中……

    云霄美目中划过几分了然,柔声道:

    “灵娥确实灵秀可爱的紧,若她得空,我当真想带她去三仙岛小住些时日。”

    李长寿闻言,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时捉摸不透这话中语义。

    这里面似乎也有一点心理博弈,而且层数正不断升级……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