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云舟伴星月,倩影染晨曦。

    那一叶自圣母宫而来的云舟,驶入洪荒五部洲的天地后,正朝北洲不急不慢地飞去。

    云舟之上的几名仙子也渐渐收敛笑意,不再多谈圣母宫中的趣事……

    “大姐,咱们这次,当真要去劝妖族退兵?

    没有娘娘的旨意,只凭咱们空口去说,这能成吗?”

    “不成也要劝一劝。”

    为首的那名仙子柔声道:“今日咱们不可说奉娘娘之命,只点名咱们在圣母宫中做事就可。

    娘娘不给旨意,便是不想干涉天道大势。

    如今大半的妖族被少数上古妖庭遗老利用,牵连更多生灵入了劫,娘娘提醒他们一声,算是对得起当年与妖庭的情义了。”

    “大姐,他们为何总是喜欢打来打去,不可顺道而行吗?”

    “谁知呢?”

    为首仙子表情伴着少许无奈,生了些白色绒毛的尖耳,证明着她上古狐族的出身。

    “或许他们,只是有些不甘就此落寞吧。”

    其他三名同为妖族出身的仙子,闻言尽皆面色有些凝重;她们各自不再多言,站在云舟上观察天地各处,朝北俱芦洲边界而去。

    那里,一阵阵妖风肆虐,星夜被阴云遮蔽。

    漫天乌云自海上飘来,数不清多少身影冲上长满寒松木的大地,简单的整军过后,再次驾云而起。

    与此同时;

    天庭,金光闪耀的凌霄宝殿前。

    李长寿与东木公站于此地,两人身后还有十多名天将与文臣,一同对着凌霄宝殿做道揖。

    这就算是禀告了玉帝陛下,天庭即将出兵援护北洲巫族。

    “水神……”

    东木公忧心道:“要不要,咱们喊醒娘娘或是陛下,请示一番?

    此次毕竟要动用数十万天兵,还要与妖族正面开战。”

    李长寿面露难色,低声道:

    “木公,陛下如今刚在凡俗历劫不久,若因此事就将陛下惊醒,怕是会坏了陛下的机缘。

    今日之事,乃妖族违背上古之约,悍然攻打北洲巫族。

    天庭出兵救援,是因妖族无故挑起事端、不顾当年道祖之命,合情合理,也在你我做出决断的权职范围内。

    若是一些危及洪荒的大事,咱们当然不可擅自做主;

    但这般只涉及洪荒一隅之事,咱们也不可畏首畏尾、因怕承担后果而不去履行陛下与娘娘交托咱们之职。

    否则,陛下该如何看待木公?”

    东木公沉吟几声,缓缓点头,正色道:

    “水神言之有理!

    还请水神务必顾虑周全些,让咱们天庭少些死伤。

    如此,待陛下回返天庭,才好对陛下交代。”

    “木公放心,”李长寿自信一笑,给东木公与众仙神加把劲,“若此次应对不利,我与木公一同领受陛下责罚!”

    东木公顿时颇为感激。

    虽然总感觉,水神的这番话哪里怪怪的……

    “一切就靠水神调度了!

    我这就去备军待战,天庭各殿也已做好准备,今日定要挫败妖族阴谋,打出天庭威风!”

    “木公多劳。”

    “为天庭崛起,为三界不衰!”

    东木公把自己说到豪气冲云天,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长袍飘舞、转身而去,身后几名天将齐齐跟随。

    李长寿转身,对各位仙神做了个道揖,言道:“各部神殿处,就有劳诸位了。”

    “水神尽管放心!”

    “不能与木公、众元帅一同出征,我们也只能做好后方之事了!”

    “定会拼尽全力保全己方天兵天将之安危,请水神全心执掌大局!”

    “善!”

    当下,这七八名仙神行礼告退,朝着各处神殿而去。

    李长寿转身看了眼凌霄宝殿,驻足一阵,驾云飞回水神府。

    其实有些话,他不便明说。

    就玉帝陛下的性格,真要惊醒玉帝陛下,这次驰援巫族,以消灭妖族精锐为目的的歼灭战,恐怕要无上限升级。

    天庭并未做好全面开战的准备;

    能在六七十年后碾压的敌人,为何要急于一时,让天庭将士白白流血?

    这次,李长寿会以本体出战,尽量发挥人教至宝的优势,弥补己方高手不足。

    顺便赚一点点业障大妖的功德!

    这具纸道人继续坐镇天庭,随时应变。

    仙识扫过天庭各处,随处可见摩拳擦掌的天庭仙神;雷罚殿中聚集了不少文臣,他们稍后将会一同出手,在声势上必压妖族一头!

    纸道人刚飞到水神府前,东天一颗大星,吸引了李长寿少许心神。

    那是太白星,今日出来的有些早了。

    上辈子有个说法,便是太白星主杀伐,掌管战争之事……

    这也不知是真是假。

    李长寿轻轻撇嘴,这老神仙皮纸道人回了水神府中安坐。

    心神挪去他处时,李长寿还不忘看一眼隔壁灵珠子的情形;这大师侄此刻正专心修行,似乎又有感悟。

    李长寿是真恨不得,提前招来‘小将’哪吒,用在今日战事上。

    天庭此时,武将难有堪当大用者,遇到这般中等意思的战斗,竟还需天庭文臣亲自出马!

    唉,洪荒艰辛,神道不兴。

    李长寿有些不放心地,又看了眼东木公那边的情形。

    天庭大批天兵开始涌出北天门,两座‘降临’大阵的落点,已锁定在了预设战场。

    接下来,妖族可尽情发挥,只要不是突然退兵,或是天道突然对巫族降下灭族的紫霄神雷,劈掉了巫族的有效战力……

    一切就尽在掌控。

    心神挪移,落于北洲之北。

    有些阴暗的地下洞穴中,一具中年道者模样的纸道人睁开双眼,眼中神光迅速汇聚,立刻朝着各处散出仙识。

    “大人!您醒了!”

    粗犷的呼喊声中,立刻有十多道身影围了过来。

    他们身披兽皮战甲、提着各类兵刃,肉身蕴含着强横的力量,自然都是北洲之巫。

    李长寿直接问:“几位大巫祭可回来了?”

    “都已回到了黑山中!”

    李长寿道:“各位去提醒几位大巫祭,妖族大军已快到了,立刻开启各处阵势!

    不必吝啬天庭给的灵石,你们巫族修行也用不到这些。”

    “是!”众战巫答应一声。

    李长寿又道:“我去各处巡查一遍,稍后去找大巫祭汇合。”

    言罢,他施展起土遁,身影在方圆百里内不断游巡。

    那十多名战巫先是愣了下,又赶紧扭头疾驰,不断大声呼喊:

    “妖族打过来了!准备干架!”

    “妖族马上就到了!”

    李长寿听得有点无语……

    明明巫族就对方二十分之一不到的兵力,怎么这些家伙喊起来,带着浓浓的开心愉悦。

    对于今日这般妖族大举来犯的情形,巫族并非没有准备。

    巫族在北洲生存多年,虽然最近万年遭了妖族算计,族运渐渐枯萎,且巫族上下失去了斗志;但早年迁入北洲时,他们为了防备妖族开战,做了许多避险之地。

    此地黑山,就是一处‘巫族要塞’。

    这里是巫族设想灭族之灾降临时,所能退守的最后生存之地,距离北海不过三百里,只有西侧一面是坦途,其他三侧的地势颇为险恶。

    虽巫族不善咒、术、法,阵法的发展方向上也走偏了些,但确实是有阵法流传的。

    洪荒流传最广的阵法,大都是用阵基引动灵力、元气,发挥出远超布阵者实力的威能。

    而巫族的阵法,是用自身血气为基础,激发血脉之力、凝造攻伐大阵,比如那大名鼎鼎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

    黑山的防护之阵,算是巫族建造不多的,以灵石为基础的防护大阵,布阵之法还是学自上古的盟友——人族大兄弟。

    可惜,巫族存放在此地的灵石,因为年代久远,灵气渐渐挥散。

    妖族发布讨天檄文不过半个月,李长寿做主,让天庭与龙宫各送来一批灵石,将黑山的防御大阵完全激活,作为正面硬抗妖族攻势的主要手段。

    黑山的大阵呈‘葫芦状’,大半埋于地下。

    地表是被削成了半圆的黝黑石头山,其内驻扎一名名战巫,随时准备出阵反击;

    地下则是一片被近乎挖空的大地,被大阵包裹,能容纳数十万巫族躲藏,此刻也不过占用了三分之二,还有足够的空余。

    那些最近降生,被视为巫族希望的小家伙们,此刻被众巫保护在了最安全的位置。

    他们就是巫族继续战斗下去的意志,也是此时巫族心底燃烧的怒意。

    无数岁月的恩怨;

    上古而来的仇;

    灭人剑的恨!

    天与地、元神道与肉身道的对决,在今日,将会再次重归洪荒!

    黑山外,南、东、北尽是连绵高山,毒虫遍布、毒兽狰狞,只有西面是大片松木林,这也是妖族即将大举来犯的方向。

    稳妥起见,李长寿在黑山各处仔细巡视了一遍;

    他是真的担心巫族出现什么错漏,被妖族有所趁,从而影响整个战局。

    又一个时辰后,李长寿听到了几声鹰啼,知妖族已探查到了此地。

    ——妖族也有不少高手,自然能提前探查到巫族的动向。

    将最后几处阵法检查完,李长寿赶去了地表,进入了石头山被挖空的山体。

    这里是一处兵营,一名名正值壮年的巫族,正在进行战前的进食,各处飘着烤肉的香味。

    巫族的实力,取决于自身血脉与十二祖巫的远近,此地这一万六千名巫族,已是巫族能够正面压上的所有精锐。

    当然,巫族全员皆可战,此时只是并未让老弱以及血脉之力弱些的巫族登场。

    见到李长寿的身影,几名大巫祭立刻迎了上来,一名名散发着浓郁血气的身影,也都用那些炙热、热切的目光,注视着李长寿。

    有大巫祭此刻颇为激动,高声喊道:

    “水神大人!妖族先锋距离此地大概还有半个时辰!不如咱们直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迎战容易,脱战却难,”李长寿正色道,“巫族想以最少损伤击退妖族,今日当配合天庭大军行动。

    此地大阵如此牢固,为何不用?”

    有大巫沉声道:“水神,避而不战,恐怕会让妖族笑话我们。”

    “巫族的传统……”

    “各位!”

    李长寿声音高了些,先是皱眉想跟这些巫族讲讲道理,那几名大巫祭立刻要开口训斥这些想出去奋战的族人。

    但李长寿突然一笑,笑道:“各位可以换个想法。

    咱们如果出去迎战,对方就没攻打黑山大阵的必要,那岂不是让这些妖族与咱们交战时,少花费了力气?这不是便宜他们了?”

    众巫族仔细一想,倒也是这个道理。

    李长寿又正色道:“便宜妖族的事,咱们能干吗?

    让他们下攻几波大阵,把他们累成孙子,咱们再冲出去杀个痛快,岂不美哉?”

    “美!”

    “水神说得对!”

    “对,不能便宜这些妖族,先累他们一阵,咱们再正面冲垮他们!”

    一时间,石山山体内传来巫族们的呐喊声,不少其他‘隔间’的巫族,听闻此言,也渐渐热闹了起来。

    李长寿也是暗道心累,本体默默合上了那本《如何与憨憨有效交流》。

    李长寿做出侧耳倾听状,又朗声道:

    “地府来支援咱们的兄弟,已经在东侧埋伏好,咱们这边定要按计划行事,不然就是坑了自家兄弟!”

    众巫族齐齐打起精神,连忙答应。

    角落中,有几个巫族小声嘀咕:

    “计划是什么?”

    “不知道,管那么多干嘛,大人让咱们冲就冲,上就上,遇到妖族就撕了他们丫的!”

    李长寿听闻此言,也是眯眼轻笑。

    正此时,一名大巫祭喊道:“起烟!”

    山体内传来十多声回应,立刻有密集的脚步声在各处响起。

    不多时,黑山各处涌出一股股黑烟,转眼笼罩了方圆数百里。

    李长寿试着放出仙识,却发现自己仙识被黑烟直接隔绝,像是漫入了深渊。

    巫族果然有点东西。

    毕竟跟妖族斗了这么多年,自身又不擅元神探查,有这般手段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黑烟起了一阵,妖族派过来的‘斥候’明显增多。

    一只只飞禽出现在黑烟范围内,不断靠近黑山;

    黑山之上冷不防就会飞出道道长矛,这些纯用手臂力道抛掷出的长矛伴着尖锐的呼啸声,却比声音还要迅疾不知多少,如一道道血色的闪电乍现!

    妖族众斥候损伤足有七八成,但他们也将黑山附近的情形,不断反馈给妖族高层。

    妖族大军距离此地上千里,巫族按兵不动;

    距离此地五百里,黑山依然没有动静;

    一直到三百里、一百五十里,妖族大军停下云头,各路妖王整军备战,众妖才确定……

    【巫族这次,竟然躲起来了!】

    妖族先锋大军不敢乱动,唯恐中了天兵埋伏;

    一片黑云自北海飞来,其上载着百多名妖族高手,到了先锋大军上方,各自眺望着黑烟包裹的石头山。

    他们已嗅到了,那浓郁的巫族味道。

    东天泛起了一片朝霞,天地间迅速变得亮堂了起来,太阳星带来了燥热的灵力。

    这,就是妖族精心计算过的时机。

    妖族几名上古老妖站了出来,鹿公的嗓音传遍方圆千里:

    “这些残暴的巫族已剩最后的元气,此时正避而不出,决不能放任他们再次做大,狩猎你我!

    金乌圣族之光辉已再次照耀!

    儿郎们,万灵之族永不对巫族屈服!”

    鹿公身侧,一名身穿铠甲的雄壮身影高高跳起,在空中化作一头数十丈长的黑毛金纹虎,对着黑山吼出震天撼地之虎啸!

    一时间,这片天地间,那一片片乌云之上的群妖齐齐呼啸。

    小半实力不错的大妖直接化作本体,云上多了一群又一群妖气滚滚的猛兽凶禽!

    熊狼虎豹狸狐鹿、鹏鹰雕鸟昆鳞鱼,其种族之多,一时竟数之不清,粗略估计达数百类!

    此地大半妖兵妖将还是保持着人形的模样,各自操起兵刃、祭起法宝法器,跟随在一名名实力强横的妖王身后,朝黑山汹涌而去!

    正此时!

    高空之中光芒闪烁,突有一道紫白色的雷幕亮起,拦在众妖兵之前!

    浩瀚天威伴随雷幕而来,将妖族先锋大军前冲之势硬生生截断,让修为稍低的妖族的心神惊惧。

    天地间又出现了阵阵青色光芒,一股股大风自北海之上吹来,少顷化作狂风,专吹妖族前军所在之地。

    天庭神殿发威!

    忽有一条青皮巨蟒冲出群妖,转眼化作千丈长短,盘踞于空中,张开大嘴猛地一吸!

    这漫天狂风竟化作一缕缕青光,被巨蟒直接吞没……

    巨蟒张口对着高空怒吼,粗狂的嗓音压抑着熊熊怒火:

    “天庭,休要多管闲事!”

    又听高空雷声炸响,云雾汇聚,凝成了一张威严的面容,正是东木公的模样!

    而东木公威严的的嗓音,也在天地间开始回荡:

    “天庭受道祖之命,守卫天地、维护三界!

    而今,你妖族不尊天庭之令在先,擅自挑起上古仇怨在后,更是不尊当年道祖老爷之命,公然违背上古之许诺,欲将巫族赶尽杀绝!

    吾奉劝尔等及时收兵,否则定会将尔等尽数覆灭于此。

    天威不容欺!”

    众妖安静了一阵,忽有大笑声响起,此地有数百妖族高手先后大笑。

    有大妖朗声喊道:“天庭至今不敢派一兵一卒,就会空喊吓人?!

    孩儿们,今日就灭了巫族给他们看看!”

    众妖兵齐声应诺,一股股妖气汇聚成庞杂的威势,气冲斗牛、几欲晃动九重天阙!

    在此地这连片的乌云之后,一座云山浩浩荡荡开拔而来,那是十数层乌云,汇聚了数十万妖族。

    遮天蔽日、浩瀚无垠,其中又有众妖族化出本体。

    本是日出天晴地朗之时,却因这众多妖族、滚滚妖气,大地再次变得阴沉阴暗。

    黑山之中,众巫感受到了来自妖族大军的压迫感,但也因此,尽数被点燃了战血!

    东木公不再多言,空中云雾凝成的面容消失不见,天地间雷霆不断闪耀,滚滚雷声似是在警告妖族……

    但越是如此,妖族大军士气越盛!

    一只只猛兽飞禽对着天庭与黑山的方向不断嘶吼,那些妖族名宿,也仿佛梦回妖族鼎盛的上古……

    鹿公禁不住眼角有泪痕闪烁,喃喃道:

    “回来了,都回来了!”

    妖族大军干脆合兵一处,再次朝黑山镇压而去!

    大军在空中蔓延出百里,远远看去,就如一座宏伟的山岳,要以山崩之势,压垮巫族黑山!

    叮铃铃——

    天地间突然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这铃声轻易盖过了兽吼雷鸣;

    一叶云舟,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高空,那淡淡的女子嗓音,同时传到了方圆万里各处生灵耳中:

    “还请天庭暂止神威,也请妖族暂停行军。”

    众妖气势正盛,如何肯停?

    但一头老妖立刻高喊:“可是娲皇宫来人!”

    众妖顿时止步,一个个看向空中落下的白云。

    云上,四名仙子一字排开,面对着众妖族,为首那名有着狐耳的圣母宫仙子,缓声说道:

    “我等是娘娘身旁的侍女,也是与各位同族出身,今日听闻各位要灭北洲巫族,前来相劝一二。

    巫族与妖族三次大战,洪荒生灵死伤无算,天地齐恸,妖族巫族也各自立下誓言,双方约定不再为战。

    各位今日为何要打破约束,再起战端?”

    众妖族高手齐齐行礼,但面色都有些不悦。

    “几位大人,圣母娘娘可有旨意下达?”

    那为首的圣母宫仙子道:“并未,只是我姐妹几人前来提醒各位。”

    “若无圣人娘娘旨意,恐恕我等不能从命!”

    一仙子怒道:“妖族若率先打破上古之约,那明日人族举全族之力覆灭残余妖族,尔等又该如何应对?”

    一老妖笑道:“人族久无人皇,自满自大,仙门林立。

    只要我们不去招惹,不足为虑!”

    “你们!”

    呜——

    有仙子刚要训斥,东天突然传来了一声高亢的号角。

    道道妖识、目光朝着东面的天空汇聚而去,那里也有一朵云迅速飘来,在云上最前排站着的是一名青年道者。

    这朵云,便是此青年道者所凝,而云上的情形,让人有点懵圈……

    因‘娲皇宫’仙子现身阻拦妖族大军,心底略微有些不忿的众妖族,皱眉看着这一小撮妖族。

    什么情况?

    有老妖高声呼喊:“当心,这可能是巫族的邪恶巫术!”

    众妖于是打起十二分精神。

    这朵宽敞的云上,两排十多名血气冲天的巫族壮汉,正拿着巫族有些简陋的乐器,伴着高亢的号角声,敲打起了轻快的节奏。

    那青年道者,也就是李长寿的纸道人,此刻含笑在袖中取出了……

    一只唢呐。

    临时得知牛头马面搞了这‘节目’,又恰逢圣母宫仙子现身阻拦妖族开战,李长寿顺势就直接驾云带着来了此地。

    歼灭大战就在今日,岂能让妖族驻足不前!?

    阐教有大阴阳师嘲讽技能满级,地府也有牛头马面这种专业对口的人才,能不断给他整出新花样……

    今天不把妖族气到热血上脑,当真辜负了牛头马面这份心意!

    这朵云飞过黑山山顶旋即停下,鼓声乐声开始逐渐加速。

    李长寿的纸道人将唢呐放到嘴边,轻轻吸了口气,那这十多名负责伴奏的巫族壮汉朝着左右分开,更卖力敲打手中乐器。

    一口巨大的石棺,横在云朵之上,六名巫族壮汉随着鼓声晃动着身形,慢慢蹲了下去。

    纸道人用仙力包裹手中唢呐,用力吹奏,嘹亮的唢呐声划破天际!

    六名巫族壮汉将石棺顺势抬起,扛在肩头,伴随着鼓声和唢呐声,放松且自信满满地,开始摇晃身形。

    而此时,那石棺正面上,两个大字慢慢显露,赫然是——

    妖庭太子,陆压之名!

    “陆压何在?哞!”

    “速速过来受死!咴儿!”

    石棺后传来两声吆喝,地府勾魂元帅牛头马面齐齐跳了出来,一左一右甩动着手中的锁链,扯着嗓子大吼:

    “今日,我们地府针对陆压这种贵客,特地推出殡葬大酬宾!

    让你们太子殿下赶紧现身战死,尸身装这里,魂儿我们当场拘走,最快一个时辰就能判他打入哪层地狱!

    哞!”

    “我们地府特赠送一副棺材!咴儿咴儿!”

    侧旁,吹唢呐的纸道人强忍笑意,已是给牛头马面仙识传声,趁着对方没反应过来该退就退了。

    天上地下,众妖的面色齐齐黑成了锅炭。

    云上,那四名仙子歪头眨眼,脑袋上挂满了问号,皱起的小眉头各种疑惑不解。

    天庭兜率宫中,大法师盘坐在树下,看着太极图显出的这一幕,包着双脚笑了翻过去。

    圣母宫、圣人秘境,趴在宝池旁正喝仙果果汁的某位圣人,差点被一口果汁呛到,又趴在那一阵耸肩,纤手不断拍打地毯。

    而黑山山体内部,那四名看到了云上这一幕的大巫祭,都是以手掩面、哭笑不得。

    地府一脉怎么……怎么就突然变得这般风骚了。

    妖族终于反应过来开始破口大骂:

    “杀了他们!”

    “把这些巫族给我挫骨扬灰!”

    “去你哔哔的,送棺材也没你们这么浪的!”

    怒吼声、咆哮声,数百道恐怖的身影冲出妖族战阵,扑向牛头马面。

    这时,李长寿一步向前,身周仙光闪耀、口中震声大喝:

    “且慢!

    尔等可知贫道为何人?”

    众妖又是一个停顿,只因李长寿身周闪耀的仙光中,带着某种天地之威。

    趁着这空挡,牛头马面带着这群巫族直接从云上跳了下去。

    黑山之外现出一层浅蓝色的光壁,这光壁裂开一条缝隙,将这批彻底惹恼了巫族的‘专业团队’接入阵中。

    “哼!你们逃得掉吗?今日就要将你们巫族杀的片甲不留!”

    “水神?”

    躲在黑气中的一道身影,突然认出了这青年道者的身份,冷然道:“你是水神的化身!”

    李长寿手中唢呐轻轻转了几圈,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身周突然涌出道道光火。

    数十道迅疾流光砸来,将李长寿还未燃烧干净的纸道人直接砸散,而李长寿的嗓音,在天地间不断回荡:

    “放弃攻打此地,我可看在圣母宫几位仙子的面子上,今日让你们全身而退。”

    然而,李长寿话音未决,几名上古老妖已是怒声大吼:

    “今日定覆灭残巫!”

    “各军压上,攻破其护山大阵!”

    霎时间,群妖齐齐而动,此次声势比之前高涨了足足数倍!

    云上那四名仙子轻轻皱眉,却知她们已阻不住这场大战爆发,各自朝高空飘去,站在云上注视下方。

    只见……

    妖风阵阵、黑云漫卷,数万先锋妖兵先行压上,数百上千妖族高手夹杂在妖兵中,朝着那座黑山直直撞击!

    数百飞禽大妖化作本体,各自挥动羽翼,招来狂风将黑烟吹散,又将妖气吹向天地各处。

    诵经声、诵咒声,风火水土齐被惊动,无边灵气转眼沸腾!

    渐渐高升的太阳星黯淡无光,方圆万里宛若坠入黑夜,无数术法、法宝、箭矢化作的流光,又将天地再次照亮!

    黑山大阵启,湛蓝色的大阵光壁坚不可摧,无数流光宛若火星,前冲的妖兵撞破了头颅。

    妖兽嘶吼,越来越多的妖族现出本体,凶猛冲撞着巫族大阵。

    那已经写入了妖魂的恨意,那是无法忘却的敌意!

    这些平日里如散沙一般的妖族,此刻却将自己凶悍的一面展露无疑!

    黑山山体内,众巫族双目渐渐被血光点亮,一股股气息已是要将这山头掀翻。

    李长寿的纸道人闭目凝神,在计算着何时的时机,双手各握着三枚玉符,一枚正式、两枚备用。

    一直到,妖族大军已围绕黑山铺开;

    一直到,众巫即将到忍耐的极限;

    一直到,天地间再次出现了一道道雷霆,雷罚殿中的天庭众仙神齐齐催发雷霆大阵!

    啪!

    六枚玉符在李长寿手中炸裂,李长寿的纸道人与阴暗角落中的本体,同时张开双眼,目中闪耀青色神光。

    “备战!”

    山体内,压抑的低吼声此起彼伏!

    黑山之外,天空突然被金光充满,两道百丈直径的金色光束自北方穿透厚厚的云层,照透无边妖气,照在了黑山北侧、南侧五百里之外!

    金色光束中,一道道身穿银亮战甲的身影飞出,霎时便在天边排开一层层战阵。

    天兵,降临!

    “分兵!分兵!”

    有妖族大能高声怒吼:“攻其不备!杀!”

    立刻有妖族大军要朝两侧天兵落点冲去,又伴着声声怒吼,几头身长百丈的凶兽朝天兵战阵横冲,要将这些并无高手坐镇的天兵直接活吞。

    正此时!

    海水中窜出道道人影,这些人影身形翻转,瞬间变作数百丈至数千丈的苍龙!

    龙吟阵阵、龙爪裂空,将妖族高手的强攻硬生生截断!

    东木公与十数名天庭战将,自金光之中齐齐走出。

    木公须发飘舞,手中宝剑闪耀出璀璨金光,天道之力若潮水涌来,加持南北两侧天庭战阵之上,将众天兵的银甲染成金色。

    “各部天兵列阵!神通齐备!

    奉天之命!讨伐祸乱天地之妖!”

    刚抵达了小半的众天兵齐声应诺,声势震天,甚至已压过妖族之势!

    ……

    啾啾——

    窗外树梢,两只灵鸟轻啼。

    小琼峰棋牌室中,灵娥端着一杯茶水,低头轻轻抿着,与沏茶的酒雨诗探讨煮茶的窍门。

    酒玖端着自己的茶杯喝了口,让甘甜的茶液在嘴边回味,嘀咕道:

    “感觉也没差呢。

    对了小灵娥,你师兄最近又在忙什么?我看丹房那边的大阵,这半年一直在开着。”

    “修行吧,”灵娥轻声回着,看向丹房的方向,却只见绿荫葱葱,“也可能有事出去了呢……”

    “嗯?他出去作甚?”

    “采药,卖丹药咯,”灵娥轻笑着,目光却有些悠远。

    一缕微风吹来,吹拂着她的发梢与薄薄的裙摆,也吹起了她道心的波痕。

    “咱们,一直都被师兄保护着呢。”

    酒玖不由歪了下头。

    ……

    北洲,那两道通天彻地的金色光柱中,源源不断的天兵依然在向外涌出。

    海面之下黑影游动,越来越多的龙族高手现身,与已经列好阵的天兵们同时出手,将扑来的妖族大军挡下、击退。

    众妖似乎出现了分歧,半数转向迎击天兵与龙族,半数强攻黑山!

    黑山上的防护大阵已开始闪烁,眼看再撑不过片刻……

    嗒!

    本应无比轻淡的滴答声,在这噪杂、广阔的战局中,却是那般清晰。

    一抹道韵自东伴着微风而来,几乎转眼,席卷过每个生灵的道心……

    这道韵祥和又安宁,让生灵在一瞬之间,忘记了愤怒和争夺。

    随之,又像是有一层薄薄的海浪荡过,将天染成了浅蓝色,将妖气系数净化,让业障之火都暂时熄灭。

    蓦然间,此地生灵多了些许生机与希望。

    碧海蓝天之间,有着浅白色长毛的瑞兽,踏着一只只缓缓荡漾开的光晕,自天边优雅地漫步而来。

    姣美的身姿、浅黄的双眸,额头那三只长长的彩羽正向后飘舞,独角不断散出那种祥和的道韵,似乎在劝诫众生,停下互相征伐。

    妖族立刻沸腾!

    “白泽……白泽前辈!白泽前辈现身了!”

    “是咱们的白泽元帅!”

    “天不亡我圣族,天不亡我圣族!太子殿下,白泽前辈现!”

    正‘声泪俱下’的鹿公,话语突然一顿。

    这位妖族名宿双目瞪圆,嘴巴微张,抬手指着在天边漫步而来的瑞兽白泽,嗓尖发出一阵阵‘嗬嗬’的奇怪响动。

    整个北洲战局落针可闻,那水之道韵流转之地,万籁俱静!

    不知多少妖族从激动,到震惊,再到不信、惊惧,他们从不敢相信到不愿相信,更有妖族道心震颤、几乎崩碎。

    “怎会!是幻境,这定是幻境!”

    “白泽前辈为何抛下我们!”

    “不,这绝无可能!白泽元帅怎会!怎会成为水神的坐骑!”

    坐骑?

    瑞兽背上,白须白发的李长寿正静静盘坐,头顶悬着玄黄塔,左掌托着乾坤尺,面容淡漠,眼睑低垂。

    他右手轻轻拍了下白泽的背部,白泽在战局之外停下身形,略微低头,李长寿自行飘下,由坐姿自然而然站起,长袖飘舞、银白长发微晃动。

    他手中乾坤尺轻轻一划,漫天金光大作。

    李长寿那淡然的嗓音,却宛若闷雷一般,在众妖耳中心底炸响:

    “奉,天之命。”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