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天庭忌惮的,就是妖族如今还保存了不凡的实力,殿下万万不得与那西方灵山联手啊。’

    空旷的大殿,高台宝座上。

    化作老道模样的陆压道人单手撑着额头,心底回响着白泽当日的告诫,莫名有些烦躁。

    高台侧旁,十多名老妖静静坐着,他们此刻大多都带着些震惊兴奋之感,只因听到了高台下方那名破衣老道的侃侃而谈……

    “……太子殿下,而今只需出少量兵马威压北洲巫族,自可让天庭失措。

    天庭如今想收编地府,绝不会对北洲巫族视若无睹,到时只需大军从后赶至,合围战局,自可将天庭打痛。

    贫道也知,太子殿下并不想与天庭全面开战,只是在等这般机会让天庭知难,与太子殿下和谈,贫道今日前来,也并非是为了让太子殿下与天庭彻底宣战。

    天庭背托天道,合该大兴,此前我西方有庸才妄图压制天庭大兴,大错特错矣,也惹得天庭对我西方颇有微词,此绝非两位老师之意。

    洪荒人尽皆知,我西方贫瘠,灵运不兴。

    贫道也想让我西方在天庭中占些神位,为我灵山增些运道,仅此而已,并无所求。”

    那破衣老道话语顿住,抬头看着宝座上的陆压道人,清瘦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笑意,给人一种亲近和善之感。

    “贫道也知,太子殿下或许有所顾忌,不愿与我灵山携手。”

    言说中,老道在袖口拿出一只包裹,用仙力推向高台。

    包裹在前飞时自行解开,其内金光闪耀,一股浩瀚天威自殿内荡漾开来,显露出其内那方大印。

    妖帝印玺!

    陆压与那十多名老妖豁然起身,众老妖在努力克制伸手的冲动,让那方大印落在陆压道人伸出的右手中。

    破衣老道笑道:

    “上次地藏师弟许诺妖族之物,贫道这次也为各位带了过来。

    地藏师弟棋差水神一招,让妖族死伤惨重,已被老师训诫。

    那天庭水神实难应对……

    太子殿下,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水神会因你主动和谈而饶你性命吧?

    莫忘妖升山之战,他手段何其凶残。

    他与你我尽皆不同,他是人族,且是上古之后降生的人族,对妖族本就存了恨意。

    各位可仔细斟酌,贫道也不会强迫各位与我联手,只是单纯觉得:

    这天地,人族虽为主角,但也该给我们这些远古上古而来的生灵,留下一点存活的缝隙。

    诸位觉得,可对?”

    随着破衣老道的嗓音落下,大殿中陷入了沉静。

    殿门附近,文净道人抱着胳膊倚靠在石柱旁,身旁的银发少女提着一把宝剑,低头不语。

    文净嘴角带着少许笑意,心底却禁不住犯嘀咕……

    ‘也不知,自己刚才故意留下的气息,是否被水神大人发现了。

    按照水神大人的脾性,应是会无时无刻监察此地才对。

    啧,又有大圣人的弟子出关,开始介入西方教与道门之争,西方教内这两年开始流传道门即将有大劫发生,也不知是真是假。

    当真是,铁打的水神大人,流水的西方圣人弟子。

    兴许过几日,这个老道又会被抬下去,而水神大人对灵山淡淡地说一声:

    下一个。’

    文净道人嘴边的笑意渐渐妩媚。

    “文姨,”少女传声道,“我们这次需斩哪个生灵。”

    文净嘴角的笑容一僵,说了多少遍了,要喊女王大人!

    “喊姐就行了,别总是姨不姨的,”文净道人传声回道,“要交手还早了,不要急,外面不比血海单纯,这里讲究算计与心术。”

    “哦,”罗刹女应了声,银白长发如流水一般,自行钻入了斗篷中,戴上了斗篷帽,“那我休息了,文姨。”

    文净额头蹦起十字筋,却并未多说什么,继续抱着胳膊背靠石柱,妖娆的身姿若隐若现,听那老道继续忽悠傻乎乎的妖族。

    为何说他们傻?

    那老道到此时已经说了这么多话,这些妖族所谓的高手,竟然完全不怀疑老道的身份……

    总算,那妖族太子还算有点神志,在两边已经要再次立下盟约、正式联手之前,开口问了句:

    “前辈不知该如何称呼?”

    破衣老道微微一笑,淡然道:“吾师西方圣人,吾名,虚菩提。”

    ……

    什么是瑞兽啊?

    提前半年就预感到了北洲之北有灾祸,甚至远在‘灾祸发动者’起念头之前,纯粹通过天道之运转,预感到了灾难降临……

    这其实也算是一种直觉,不过是有迹可循的直觉。

    李长寿对白泽这一手神通,当真是羡慕不来。

    生灵和生灵之间,怎么就差距这么大!

    白泽的这般神通,用在他自身身上,就是能够及时躲避灾祸,感觉不妙、及时溜号。

    而今帮李长寿这个水神打‘辅助’,却能发挥出奇效。

    天庭提前半年做好应对,北洲巫族在妖族还没做出任何动作时,已得到了李长寿的示警,并按李长寿给的防御方案,完成了初步布置。

    接下来,就是等妖族前来送饭了。

    文净与那名陌生的灵山高手、银发少女,在妖族之地现踪的第三日,妖族数百妖王齐聚一座不重要的峰头。

    陆压道人并未现身,但妖族十数名上古名宿齐齐登场,让妖族上下热血沸腾,一扫此前被天庭搞心态造成的颓势。

    然而,今日这些妖族名宿,数落几句天庭失道寡义,话口一转,却转向了上古巫妖之战。

    那在妖族中颇有名望的鹿公站了出来,对着天地三拜,高呼:

    “巫族凶残,欺我良善,今日巫族尚在北洲聚势,意图扫平我等,再度狩猎洪荒!

    为护卫天地清明,也为了上古时,惨死在巫族手中的英魂,今日我妖族起兵北伐,讨伐巫族余孽!

    让正道的光,再出照耀在洪荒的大地上!”

    老一辈的妖族大多明白了,他们要用巫族逼天庭出手;

    年轻一辈对天地大势了解不多的妖族,此刻都是热血上头,纷纷高声呼喊。

    一时间,北洲边界妖气滚滚、遮天蔽日,在九天之上凝成了一只巨大的三足金乌虚影,声势骤然而起!

    地底,李长寿的纸道人‘多机位’观测,暗中摇头。

    西方教实在是太狠了。

    欲要其灭亡,先让其疯狂,这是直接把妖族往绝路上送。

    那个自己只看到了背影的西方教圣人弟子,怕是此前没露过面的狠角色。

    就这几句占住大义的话语,就凭此前这伙妖族的表现,是绝对喊不出来的,底气、眼界都不足,八成就是出自那西方教圣人弟子之手。

    但仔细想想,这几句话代表了什么?

    妖族要‘替天行道’,要跟天庭抢大义;就这几句宣言,李长寿完全就能喊醒玉帝,让天庭对妖族全面开战。

    当然,那样对天庭来说,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定会元气大伤。

    “稳着点来吧。”

    李长寿叹了口气,继续监察妖族动向,检查天庭各处部署。

    思路必须一如既往的清晰。

    他要后发制人,这次不求全歼妖族兵马,也要吃下妖族部分精锐,改写天庭与妖族之间的高手实力对比。

    两日后,妖族起兵。

    总共三分之一数量的妖族,离开了北洲聚集之地,百名妖王、数千妖族高手、数十万妖兵组成的大军,自北洲边界,一路朝西海而去。

    ——妖兵实力参差不齐,大多数实力堪堪元仙境,他们直接穿越北洲瘴气最浓郁的区域,也会死伤大半。

    而北洲巫族,此前因部分上古大巫搞事,支持蚩尤与轩辕黄帝争夺人皇之位,结果遭了人族气运反噬,上古留下的实力损伤大半,此时独立面对这批妖族大军,也只能抵挡一时,完全不是对手。

    更何况,根据李长寿观察,在妖族大军赶赴西海的过程中,已经有数万真正的妖族精锐,进入了北洲瘴气之中,在数百名妖族真·高手的率领下,慢慢逼向巫族聚集地。

    再计算上那些能在开战前赶去的妖族大能,以及陆压这般斩仙飞刀拥有者……

    四面埋伏,八方合围,巫族头顶上的危字,已是红得耀眼。

    李长寿暗戳戳的排兵布阵,纸道人早已归于地府、北海龙宫之中。

    龙族对西方已有‘一眼之仇’,此次也是带了不少怨气,东海龙宫高手近乎齐出,护持北海海眼、为天庭提供高手援护。

    如今四海之中,因西方教停止了对海族少数不安分势力的支持,海族叛乱已渐渐平息,海族再次成为龙族手中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只不过,海族实力总体偏弱,虾兵蟹将离开海水后,实力也会大打折扣,而龙族的‘仙蛟兵’也就是如今的‘黑龙兵’,也需镇守剩下的三处海眼。

    故,李长寿这次只调动了龙族高手正面参战。

    当然,稳妥起见,他也就在几天前,暗中安排了百万海族与虾兵蟹将混合大军,悄悄抵达了北海坚冰之下。

    若在接下来的对战中,天兵溃败、巫族死伤惨重,那他会利用水神神位发动大海啸,让百万海族大军淹没这群妖族。

    不过,此举对北洲生灵危害极大,会破坏北洲生态,损坏洪荒物种多样性,也难免误伤巫族,对妖族高手也无太多威胁。

    如无必要,李长寿并不会真的挥动水神宝器。

    按妖族此时行军速度来判断,妖族大军抵达北洲巫族聚集地,差不多是在两日之后;

    算上妖族整军的时间,大概再有三日,北俱芦洲北部就要出现一场血战。

    李长寿监察各处的同时,心底也在细细思量,自己的安排布置有无错漏之处、不足之处。

    而这时,白泽又发挥出了颇为重要的作用!

    这一人一兽凑在一起研究了半天,李长寿直接用仙力凝出沙盘,用各色旗帜作为棋子,表示各方势力,与白泽细细推演后续战事。

    洪荒第一场战事推演!

    白泽对妖族了解极深,由他当妖族一方的‘统帅’,无比接近真实的妖族表现。

    他们执棋博弈,将西方教之影响考虑其内,在北俱芦洲北部的大地上攻伐防卫,反复推演十数次,最后都是白泽落败。

    只不过,每次天庭、地府、巫族、龙宫一方,损失有所不同。

    最惨烈的局面,是巫族死伤十之六七,天庭准备的数十万大军死伤三成……

    这两灵又商讨了半日,完善了李长寿的主方案与备用方案,让李长寿心底多了几分安稳。

    李长寿笑道:“能得白先生相助,实属天庭幸事。”

    白泽却道:“若水神能生于上古,为人皇效力,当真不知,上古巫妖人之大战,又会是何等精彩。”

    “战事一起,生灵涂炭,”李长寿正色道,“此事不可用精彩二字。”

    “是,”白泽做了个道揖,“是贫道措辞欠妥了。

    水神,贫道还有一计,可令妖族士气瓦解,令天庭减少损伤。”

    李长寿微微皱眉,已是知晓白泽所说计策为何。

    他问:“白先生当真对如今妖族这般看不惯?”

    白泽目中带着几分黯然,低声道:“贫道在妖庭巅峰时而退,本不该说这些。

    但贫道在妖族之友、贫道所钦佩的生灵,最终都已与妖庭一同陨落。

    贫道其实瞧不惯这些自上古之末时贪生怕死,到今日却又打起妖庭名号、为自身谋好处的卑劣之徒。

    陆压正是与他们接触之后,原本已淡漠了恨意的少年,渐渐变作了这般……

    唉,不提也罢。

    水神,此次战事,也算贫道为人教奉上的第一份功劳,总不能平白受圣人庇护。”

    李长寿笑道:“容我考虑一二。”

    “善。”

    白泽一声轻叹,两道身影互做道揖,李长寿也回了小琼峰上。

    纸道人坐于丹房中,本体在地下密室中伸展一二,去了太清圣人画像前,上三柱高香,行一次大礼,静静等待圣人道韵出现。

    片刻后……

    没有回应?

    李长寿眨眨眼,刚想开口说话,就感觉身侧的乾坤出现了淡淡波痕,两缕灵念钻入道心,化作了熟悉且有味道的嗓音:

    “哈哈哈!小徒弟!本塔爷又来罩你了!削燃灯去啊?”

    “侬最近好伐?”

    天地玄黄玲珑宝塔!

    强·正版乾坤尺!

    李长寿道心一震,圣人老爷发过来的灵宝,已是给了自己确切的答案!

    若是只给塔爷,就是让自己以算计为主,护身自保、不必亲自下场杀敌。

    但乾坤尺一同而来,这就是让他代表天庭一方下场征战,一定程度上缓解天庭高手不足的尴尬状况。

    看来,这次又要重新定义‘天庭文臣’了。

    李长寿握住乾坤尺,将玄黄塔直接收入体内,对着圣人画像深深一拜,转身踏步离开此间密室。

    既然已得了圣人准许,那此前在跟白泽做战事推演时,并没有显露的几张底牌,稍后正式开战,也可用上了。

    ……

    两日后。

    地府,酆都城东部雄关,牛头握着手中玉符,目光之中满是坚定,对着前方挥了挥手。

    他背后,千多名血气翻涌的魁梧身影同时迈步,不多时便在幽冥界大地上发足奔驰,带起了漫天沙尘。

    天庭,天河水军驻扎处。

    十万天河水军、三十万天庭精锐天兵,此刻已是整军待发,东木公在阵前静静而立,等待着手中玉符亮起。

    敖乙与卞庄此刻就站在东木公身后,与数十名天庭将领静默而立,齐齐等待行军之令。

    北海龙宫,冰柱之下,一片又一片的虾兵蟹将在冰寒漆黑的海水中瑟瑟发抖,等待着或许不会抵达他们这里的军令。

    在这些海水中,一条条苍龙缓缓游动,鳞甲覆盖的眼皮之下,是带着冰冷恨意的龙目……

    天外,圣母宫那唯一的出入口前。

    一只云舟缓缓飘出,载着几名有说有笑的仙子,朝五部洲慢悠悠地飘来。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