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李长寿仔细想了几日,觉得白泽的这套理论,倒也有点说法。

    重点是白泽十分笃定,李长寿也不懂白泽的神通到底如何,更不便直接问询白泽的跟脚底细……

    但辩论还是要继续辩下去的,思想的碰撞断不能停;

    稳妥起见,怎么也要把剩下的辩题用完。

    如此,又过了三个月,李长寿对白泽总算放心了……大概一成。

    他与白泽的辩论从三天一次,改成了半个月一次,降低了自己去黑池峰的频率,免得被灵娥怀疑一些不该怀疑的问题。

    有关有琴玄雅之事,李长寿对白泽大概说了一遍,白泽没有任何犹豫,痛痛快快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按白泽的话来说,他既已成了人教的车夫,自是要听李长寿差遣,更何况,此事还能给他增加点声名。

    别看白泽一直隐居躲着,对声名二字也是十分在意。

    如此,李长寿就放心大胆地,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敖乙。

    由天庭和龙宫暗中派人,在五部洲各处坊镇中放出消息,宣传‘瑞兽白泽’是‘纯洁与正义的象征’,顺便抵消一些‘十大妖帅’的固有印象。

    李长寿亲手为白泽画了《白泽饮水图》、《白泽踏波图》,白泽看后也是颇为惊讶。

    “贫道本体竟生的这般……顺眼?”

    李长寿当时只能保持微笑,当然不能说自己有笔尖修图大法。

    重要的是构图和光效!

    顺便,李长寿和白泽也联手做了第一件事——为有琴玄雅量身打造天庭女战神的人设,并设计好了有琴玄雅登天的各处细节。

    近来一直在闭关突破、巩固修为的有琴玄雅,此刻并不知,推她成为洪荒偶像的幕后团队,已得到了‘翻倍’式的扩充。

    接下来,就是等白泽的名声慢慢涨起来……

    为了让白泽多一点出镜率,除却流传出去的那两张画轴,李长寿也在考虑,寻个合适的时机,让白泽出去溜达两圈。

    待此事安排的差不多,李长寿主动问起有关陆压道人之事;

    白泽犹豫一阵,还是对李长寿吐露了一件‘大事’。

    “水神,切莫将陆压逼到绝路,他手中有一样秘宝,唤为钉头七箭书。”

    李长寿心底一动,笑道:“这秘宝,莫非比他的‘宝贝请转身’还厉害?”

    “不错,”白泽面露正色,缓缓点头,“知此宝来路者,不算各位圣人老爷,洪荒中绝对不会超过十个生灵。

    钉头七箭书,能杀大罗于无形,炼制代价颇大,本身无比歹毒,可谓伤人伤己。

    但只需将大罗金仙的一缕元神困缚在草人上,每日参拜,对着草人射箭,就可让这大罗无力反抗,化为血水……”

    白泽话语顿住,看着李长寿嘴边那一直很淡定的笑容,先是一愣,随后便面露恍然。

    “水神早已知晓了?”

    “这般隐秘,我如何能知?”

    李长寿的笑容渐渐收敛,淡然道:“如此看来,这陆压当真是要先除之。

    白先生,这钉头七箭书如此厉害,可有什么躲避之法?”

    “据我所知,并无躲避之法,除非是在对方发动咒术期间,寻到对方施法之地,坏掉草人。”

    白泽沉吟几声,又道:

    “但只要发动钉头七箭书,就需消耗气运与功德,凭水神如今的功德积累,钉头七箭书能否发挥效果也是未知之数。

    总归,水神还是小心为上。

    且,贫道虽知这话不该说,但陆压毕竟也算贫道子侄,也想为他求个情。”

    李长寿略微思索,缓缓摇头,温声道:

    “此事并非我能做主,若陆压能毁掉钉头七箭书,后续又不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那我可看在白先生的面子上,在玉帝陛下驾前为他求情,给他一条活路。

    只是,他若不走活路……”

    “多谢水神,”白泽苦笑了声,“陆压之心性,远不足其父百一,怕是终究难活。”

    ‘但愿如此吧。’

    李长寿心底答了声,将这个话题带过。

    白泽再强,此刻也推算不出封神大劫,更推算不出陆压在封神大劫中何等活跃。

    李长寿对能否取陆压性命,本身并无任何把握,只能伺机而动,等着陆压在这次‘天妖对峙’中犯错。

    ——天庭如今针对妖族的每个举措,其实都隐含着这一层深意。

    “白先生,”李长寿看着面前这容光焕发的中年道者,“今日不如露一手厨艺,我去请掌门和一位门内对我关照颇多的长老,过来一同饮酒聊天。”

    白泽喜道:“善!贫道这次定要好好露一手!”

    言罢转过身形,大步流星朝那占地面积越来越大的厨房而去,整头瑞兽都是精神高涨。

    李长寿驾云去了丹鼎峰,请万林筠老爷子来黑池峰赴宴。

    如今万林筠长老距离金仙劫已经不远,一二百年应该就能稳步抵达金仙劫,多沾沾瑞兽的祥瑞气息也是极好的……

    掌门那边当然不能亲自去请,李长寿表面上毕竟只是度仙门普通门人,一枚传信玉符就足够了。

    半个时辰后,几人聚在黑池峰上。

    白泽开宴,灵娥献曲,李长寿与万林筠老爷子谈论丹道毒道;

    季无忧掌门主动请缨,戴上李长寿赠给白泽的围裙,在厨房中打个下手,还被白泽嫌弃笨手笨脚……

    这般情形,若是让度仙门门人弟子看去,八成是要惊掉下巴的。

    而这般情形,若是让此刻在苦苦寻找白泽踪迹的妖族众高手看到,也不知能气疯几个……

    北俱芦洲边界群山,一座隐秘的宫殿中。

    陆压道人背负双手,在高台宝座前来回踱步;高台上还坐着十多名妖族名宿,此刻大多面色不善。

    高台下,几名妖王瑟瑟发抖跪在殿中……

    “废物!”

    高台末位,一名蛇模蛇样的男妖操起尖细刺耳的嗓音,对那几名年轻妖王怒骂:

    “让你们去寻有关白泽元帅的传言是何处而来,几万小妖撒出去,得回来的消息就是两个字——

    不知?

    看来,你们也是怠慢惯了,不调教不行了!”

    几名妖王连忙大喊:“饶命!老祖饶命!”

    “传言的来路其实不用多打听,”一名顶着山羊脑袋的老妖抚须笑道,“依贫道之见,定是谁想诱白泽元帅现身,而非见到了白泽元帅。”

    陆压皱眉坐回宝座,抬手挥退了下方几名妖王;

    几名老妖同时出手,将大殿与外界隔绝开来。

    陆压沉声道:“白泽元帅八成已离开了五部洲之地,他无意多管此间事,能给我们一条计策已是十分不易。”

    “殿下!”

    妖族名宿鹿公坐在椅中,拱手问:“上次您去寻了白泽元帅,白泽元帅谏言趁天庭虚弱之机讨天,而后借击退天兵之机,跟天庭讨价还价……

    那,白泽元帅可有说,如何应对当前这般局面?

    天庭非但不发兵,还总是用晚霞挂字、毁咱们军心,咱们攥起了拳头,却打不出去呀。”

    “咱怀疑啊,那天庭的月老也在搞事情!”

    一头白熊精哼了声,瓮声道:“最近这半年,咱的孙子、玄孙辈,有三对夫妇,都因别的妖插足姻缘,结果闹掰了!

    咱就纳闷了,就咱玄孙女那丈高丈宽的熊样,怎么会有个狐族男妖看上?

    还那么死心塌地、至死不渝……”

    “兴许看对眼了。”

    “不不,此事颇为反常,已有不少年轻一辈甚至老一辈的夫妇闹翻了。”

    有个顶着鳄鱼脑袋的老妖此刻才反映了过来:“哈哈哈哈!丈高丈宽!”

    “嗯?”老白熊眉头一皱。

    “咳,本王想起高兴的事情。”

    “你明明就是在笑咱熊族的熊样!”

    白熊站起身来,宛若山岳般的身形散发出滚滚妖气!

    “今天就让你这条小鱼知道,什么是特么熊的力量!”

    “你才是鱼!你全家都是鱼!老子比鱼瓷实多了,还怕你不成!”

    “够了!”

    陆压低喝一声,紫中泛白的大葫芦出现在手中;

    两名已是要大打出手的老妖瞬间安静了下来,各自哼了声,坐回了各自位置。

    陆压嘴角轻轻抽搐,淡然道:

    “继续派人搜寻有关白泽元帅传言的来源,己方莫要生乱。

    天庭背后有圣人撑腰,这是你我心知肚明之事,咱们只要不去主动攻打天门,杀一些天兵也是无妨。

    各位,非常时期,还请克制忍耐。

    我们要的是天庭承认妖族在洪荒的地位,与天庭死斗,只能死路一条。

    还有,继续吸纳与上古血脉无关的边缘妖王,越多越好,届时还要用他们平息天庭怒火。”

    这十多名老妖同时站起身来,对陆压做道揖,齐称:

    “属下遵命!”

    “唉,”陆压叹了口气,此刻用本来面貌的他,英俊的面容带着淡淡的无奈。

    “若白泽元帅可助你我,何愁……

    罢了,白泽元帅退隐多年,逍遥度日,想必此时正在云间逍遥吧。”

    鹿公忙道:“我等自会竭尽所能,供殿下驱策!”

    “有鹿公与诸位,我心甚慰。”

    陆压含笑说着,将那些骂妖的话放在了心底,目中依然流露着少许忧虑。

    与此同时,小琼峰上。

    “白先生别加菜了!大家都要吃不下了!”

    “哈哈哈,无妨无妨,难得各位道友开心,看贫道再露上一手!”

    李长寿闻言一阵摇头。

    人教这到底是得了一位谋士,还是得了一名厨子?

    不过,从人教大家庭的日常来看,厨子确实是比谋士有用。

    ……

    山中修行自是以清静为主,喧闹总会归于寂静,酒宴也终究要落幕;

    只有短暂别离,才能有下次欢聚。

    星夜时,季无忧与万林筠长老,李长寿与灵娥各自离了黑池峰,只剩白泽哼着一点小调,回了住处捧卷夜读。

    又三日后,李长寿正在小琼峰上琢磨八九玄功,心神忽被扰动。

    略微掐指推算,李长寿心神立刻归于天庭水神府的纸道人,整理了下发型、衣袍,端着拂尘走出了书房。

    门外,卞庄正端着一枚玉符,低头禀告:

    “水神大人,有乾元山前来的道童送来这枚传信符,说是阐教十二金仙太乙真人,请您去乾元山金光洞喝酒赴宴!”

    “哦?”

    李长寿将玉符摄入手中,仔细读了一遍其内的内容,感受着其上残留的道韵。

    确实是那个在阴阳大道上颇有建树的太乙真人。

    大阴阳师找自己作甚?

    闲着没事想吵架?

    李长寿思索一二,很快就点点头,言道:“此事我已知晓,莫要对外声张。”

    “是!末将告退!”

    卞庄抱拳答应一声,转身就要自此离开。

    李长寿心底灵光一闪……

    “且慢。”

    【若是自己故意带一队天兵出天门,大摇大摆去乾元山,很可能会惹来妖族围攻,如此就可顺利给陆压罗列罪状,且让阐教高手名正言顺对妖族出手。】

    刚泛起这念头,李长寿思量一二,又立刻将其打消掉。

    诚然,这是一条不错的计策,只是如此一来,自己带出去的天兵怕是十难存一。

    这般牺牲并无必要,击溃妖族的办法还有很多,而且现在的时机也不算太好……

    卞庄抱拳问:“水神大人?末将在这,有事您尽管吩咐。”

    李长寿心念转动,温声道:“卞副统领近来帮姻缘殿有功,我这里有一件差事,不知卞副统领有没有兴趣。”

    “纵粉身碎骨、万死不辞!”

    “不必如此,不必如此,”李长寿眯眼轻笑,“只不过是让卞副统领显露下个人魅力,实践实践,此前卞副统领对月老说的各种理论。”

    诶?

    卞庄眨眨眼,只能满头雾水。

    ……

    乾元山在昆仑山西南,离昆仑山并不算太远,隐于几个大仙宗的山门边界交点,大有一种大隐隐于市之感。

    但凡消息灵通些的炼气士,都知这乾元山乃太乙真人的道场;那几大仙门也将乾元山方圆数百里列为禁地,平日里无人敢去打扰。

    自然,乾元山上的守护大阵,也非寻常金仙可破。

    一朵白云自高空飘下,朝乾元山不紧不慢地飞来,其上站着的那位白发白袍老神仙,自是大名鼎鼎的天庭水神。

    ——李长寿的金仙境高品质纸道人。

    太乙真人邀请时,又没强调必须本体前来,李长寿的纸道人是寄托心神类化身,前来赴约也不算失礼。

    李长寿主要是怕本体前来,会被太乙真人硬生生的气到打起来。

    嗯,才不是因为怕死而不敢出门!

    拿着太乙真人的玉符,李长寿飞到了乾元山三百里外,那座看起来没什么名堂的荒山突然金光大作,护山大阵现出金钟状的轮廓!

    大阵裂开一条缝隙,两道熟悉的身影自阵中飞出,站在云上等待。

    左侧那位身穿红袍的清瘦道人,自是太乙真人。

    他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棱角分明的面庞颇为英俊,算是三教男仙中,颜值与身材都属顶尖的那一小撮。

    可惜,不是个哑巴。

    在太乙真人身旁,那位面容普通、给人厚实敦厚之感的,却是玉鼎真人。

    一见到这位玉鼎真人,李长寿心底就松了口气。

    最起码,今天他跟太乙打起来时,还是会有个阐教大佬站出来拉架的。

    隔着数百丈,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太乙真人与玉鼎真人齐齐还礼。

    但太乙真人一张嘴,就是略带嫌弃:

    “呵呵,贫道果然不能跟截教的师姐师妹相比,去三仙岛上,水神就用本体,来我乾元山就随便用个化身,啧。”

    李长寿笑道:“如今妖族闹事,路上不安稳,我修为浅薄,若是无高手在旁相伴,本体自是不敢多走动。”

    “哈哈,说到头,还怪我不去接你了!”

    太乙真人做了个请的手势,“水神请,今日贫道有事相求,咱们入内相谈。”

    李长寿寒暄几句,驾云向前,老老实实站在玉鼎真人身旁,与两位阐教高手一同入内。

    护山大阵闭合,也将那些探查此地的仙识,尽数隔绝在外。

    刚进大阵,李长寿的目光,就被前方悬崖上的洞府所吸引。

    洞府前,几名童子排成一排,端着瓜果酒水。

    这几名童子身旁,还有一位身着道袍、扎着丸子头的‘小仙子’,穿着打扮比童子精致了许多,站位也比较靠前,应是太乙真人的……弟……子?

    等会儿!

    太乙真人的徒弟,不就是哪吒的前世,那个灵珠子?

    虽然李长寿在洪荒中,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听人说起过灵珠子,但哪吒的故事,李长寿如何能不知?

    哪吒怎么可能是女的?他不是李靖的三子吗?

    这个俊秀的小仙子,莫非是……灵珠子的师姐师妹?

    太乙真人驾着云头落下,用十分温柔的语调说着:

    “乖徒儿,还不行礼?

    这位是人教长庚仙人,天庭水神,今日便是为师请来,为你治病的大仙人。”

    那‘小仙子’顿时屏住呼吸,两只小手捏着衣角,那双大眼眼波乱晃,抿了几下嘴唇积攒力量,才小声喊着:

    “弟子灵珠子……拜、拜见……长庚……师叔……”

    李长寿头顶冒出几个问号,如果不是自己耳朵不错,当真听不到这细弱蚊声的话语。

    随后,这‘小仙子’低声道:“师父,弟子没病。”

    “没病那你大点声说话,”太乙真人温声道,“拿出点男仙的样子出来,让为师和你师叔看看!”

    “是。”

    ‘小仙子’答应一声,随后轻轻吸了口气,扎起马步、攥起拳头,对着前方打出一拳,拳锋有道道气浪涌动!

    随后还奶声奶气地加了句:

    “哈!”

    李长寿:……

    玉鼎真人在旁默默抬起双手,轻轻拍了两下,对灵珠子挤了个难看的笑容,沉声道:“好。”

    “呀~”

    灵珠子双手捂脸,转身跑回洞府,留下了一路烟尘,还有那声:

    “玉鼎师叔你讨厌……师父,灵珠真的没病!”

    李长寿双眼瞬间失神。

    亲了个娘的,这三坛海会大神、未来的天庭名将……

    一旁的太乙真人禁不住仰头长叹:

    “贫道这是做了什么孽!

    长庚,帮贫道一把,想办法让他多点阳刚气息,不然贫道当真不知该如何对老师复命啊。”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