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水神道友,贫道思虑三日,总觉得……

    你之前的话有些不对。

    妖族并非人族,不可一概而论。

    妖族乃万灵盟约制下的联合体,无同族之共情、无同族之共运,贫道亦为先天生灵,何来对今日之妖族背信弃义一说?

    诚然,天道之下,贫道如今还是妖族跟脚,陆压之事,贫道做的确实背了运,但绝无背叛一说!

    三日前,道友那席话,初听颇有道理,也确实攻破了贫道的心防,却实属诡辩、暗更念想,将妖之一字囊括了太多进去,实在胜之不武!

    今日你我,不如论一论当年妖族之事,论一论何为洪荒之名士?

    贫道扶妖帝统御万族后全身而退,虽其过程不乏阴谋诡计、杀孽冤孽,但终究是让万族摆脱了巫族之食的命运。

    贫道行端立正,今日推妖族外出成全天庭、陆压、贫道自身,并未亏心矣。”

    黑池峰水潭旁,拿着几只宝囊而来的李长寿,见白泽上来就是这顿言语,顿时笑眯了眼。

    这白泽,果然比那些能隔空看戏的老爷们更难忽悠啊……

    白泽今日说的道理,李长寿自然明白,此前跟女娲圣人探讨这些时,讨论的层面更有深度。

    但诡辩二字,本就是无理而强夺理,今白泽反过来邀战,李长寿自不会露怯。

    谁还不是备战了三日?

    当白泽用三日时间,去思考李长寿前言的漏洞以及诡辩之处,李长寿想的,却是今日该如何论。

    攻心之始,在于彼此不断交流。

    应付白泽这般的人物,必须有足够的思想碰撞,单单元神束缚、天道誓言,不过只是让他表面服从。

    今后倘若真要用到白泽,他划水不用全力,也不算违背天道誓言……

    李长寿从宝囊中拿出一堆宝材,笑道:“白先生今日不如与我一同动手,做个住处和厨房出来?

    妖族之事,你我慢慢论。”

    “善,”白泽洒然而笑,并未多在此事上争执,虽有一种不吐不快之畅快,但更多的,还是跃跃欲试,等待李长寿今日的辩。

    不多时,这一人一瑞兽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白泽挽起袖子、李长寿拿出纸道人,找准地基、清理杂草,开始动手建一座小楼。

    白泽笑道:“比起神通法术做就的洞府,这般反倒更令道心安宁。”

    李长寿轻飘飘地抛出了今日议题:“白先生,今日你我不如说一说,妖族其内出现分化堕落时,有无机会挽回。”

    “这次贫道定不会如上次一般,被道友乱拳打昏而无法辩解了。”

    “你我只是论一论事而已,”李长寿笑道,“当年之事,前辈应该知之最清,由先生来选吧。

    先生觉得,当年妖族可救,或是不可救?”

    白泽沉吟几声,言道:“可救。”

    “那我就是不可救,”李长寿将手中的圆木随手摁入地下,顺便挖好后面的坑,“先生请。”

    “嗯咳!

    妖族当年的弊病,不在于种族太多、其内太散,而在于巫族给的压力不足,巫族只是单纯捕猎,并未将妖族视为敌人……

    虽然在巫族眼中,食物也不配称为敌手……”

    于是,黑池峰上,时隔三日的一人一瑞兽,再次侃侃而谈。

    李长寿来之前,自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稳妥起见,他把正方、反方观点都准备充足,轻松捕捉到白泽话语中的些微漏洞,立刻反击,将白泽渐渐带入自己的节奏。

    待建好一处简单的阁楼,李长寿再次将白泽说的无法反驳,又让白泽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李长寿笑着告辞而去,约定三日后再来峰上看望。

    白泽又在水潭旁踱步三日,第三日时,终于眼前一亮,想通了此间的关节。

    而后跃跃欲试,等待李长寿前来一‘战’!

    李长寿在小琼峰上,悠闲地处置一下天庭琐事,看看妖族情形,关心下那头黑豹的性情变化,瞅瞅安水城的养老院运转。

    随之,准备好下一个辩论题干和正反论点,到了约定的时辰,寻白泽而去。

    这应是,李长寿自洪荒大舞台出道以来,遇到的最难忽悠之生灵。

    不得不承认,李长寿确实存了一点收服白泽,让白泽归心帮自己的心思。

    他自然不是要用白泽当自己的幕僚,也用不到这般幕僚……

    这不是,功德金身快凝成了吗?

    封神大劫在即,在封神大劫后,自己救下想救之人,也就要考虑退休归隐之事了。

    让白泽做玉帝的影子幕僚,且白泽始终被人教所制约,不会做出乱天之事,算他李长寿,对玉帝陛下做出的最后贡献了。

    ——虽然总感觉,自己并不容易自天庭脱身。

    及早让白泽归心,在面对封神大劫时,李长寿也能多几分把握。

    起码,当彼此能信任之时,李长寿可以拿出零散的计划给白泽审阅,让白泽为自己指出其中不足和不完善之处,充分利用白泽趋利避害的神通。

    辩论之事,攻心之法,还是要坚持下去。

    就这般……

    一次两次、五六七次;

    八回十回、百八十回。

    大概一年半后,白泽终于回过神来,又一次被李长寿忽悠迷糊后,看李长寿要走,白泽于杯盘狼藉中起身,高呼一声:

    “水神!可否将三日后的辩题今日就给我,我也好做个准备!”

    李长寿:……

    让你做好准备,下次哥岂不是就难了?

    不过,攻心大概已经完成了七成,难度有所升级,倒也是在李长寿的预想之中。

    李长寿淡定的一笑,拿出一只卷轴。

    他不只是将下次的议题给了,顺便也将后面百次辩论的议题给了。

    这让白泽着实震撼了一把,对李长寿又多了几分钦佩。

    大概就是那种……

    【虽然明知道水神这个人心脏手黑狡猾的很,但总归是觉得,此人确实是自己诞生以来,遇到的唯一知音。】

    夜深人静时,白泽坐于阁楼中,烹两道自己喜爱的小菜,拿出李长寿所赠的佳酿,捧一卷竹简,在灵珠的亮光中开始细细品读。

    不多时,白泽端起酒杯,对小琼峰方向遥遥一敬。

    小琼峰丹房角落,李长寿看着面前的经书,露出少许微笑……

    “师~兄!”

    灵娥端着一碗汤粥自丹房外飘来,“又在想跟白先生的辩题呢?”

    李长寿端着玉碗尝了口,笑道:“带你旁听也有十数次,可有什么感想?”

    “师兄沉迷白先生无法自拔。”

    “嗯?”

    “咳,咳!

    白先生不愧是上古睿智大能,能跟师兄你辩的有声有色,这么多次都只是隐隐落在下风。

    这种睿智的人物,当真不多见呢!”

    李长寿瞪了眼灵娥,又哑然失笑,道:“这辩论并未动真格,只不过是我与白先生在互相妥协罢了。”

    灵娥眨眨眼,纳闷道:“怎么妥协?”

    “他放弃心底怂恿我去成为二天帝的念头,我放下对他的杀心,而后才能引为好友,我才能让他出谋划策。”

    李长寿喝了一口汤粥,赞道:“你这里面加了什么?有种新奇的味道,倒是颇为不错。”

    “嘻嘻,是白先生此前给的食谱,”灵娥笑道,“师兄你喜欢吗?”

    “还好。”

    “那我稍后就……”

    “专注修行,离着长生还远,勿要分心。”

    李长寿淡然道:“待你摘了长生道果,便是每日十二个时辰做饭洗衣,为兄也不会拦着你。”

    灵娥脸蛋一红,笑嘻嘻地凑了上来,想给师兄捏捏背撒个娇什么的。

    李长寿问:“距离出门历练不足十年,可准备充分了?”

    “哎呀,”灵娥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淡定地转过身,朝丹房门口快速溜去,“有琴师姐据说刚突破大关,我该备一份什么礼物呢?”

    李长寿摇摇头,继续品读手中的经文。

    这师妹,明显是想到时候赖账!

    放下书卷,将汤粥喝完,李长寿又想起了什么,慢慢闭上双眼,心神挪移到了南赡部洲中部某处躲藏的纸道人身上。

    他刚到这,道心就是一震!

    一名英武的中年汉子,在府邸宅院后花园中,将一名男童抱起来,放在膝盖上用力拍打……后臀……

    李长寿嘴角一阵抽搐。

    这位凡俗的华将军,您知道您现在抽的那个屁股蛋,有多金贵吗?

    那可是凌霄宝殿的高台宝座指定屁股蛋!

    这位华将军能道祖老爷之不能……没的说,简直了!

    这般情形,自是玉帝在凡尘的历劫身‘华有铭’又闯了祸事,这才被‘亲生父亲’一顿猛打。

    李长寿思索了一下,忍住了拿留影球,给玉帝陛下做个纪录片的冲动。

    ——玉帝历劫圆满,自会恢复原本记忆,凡尘数十年的记忆也会记在心底。

    而后,李长寿心神挪到了不远处的纸道人身上,看着又一座宅院中,正在与几名侍女学舞蹈的女童。

    这女童,果然看着比华府的熊孩子可爱许多,脸蛋粉嫩嫩的。

    李长寿接下来还要花费些心神在此地,要把玉帝和王母相遇前,各种想要接近王母娘娘历劫身的男子敲晕什么的。

    不然,总觉得玉帝陛下有点‘间歇性头上长犄角’的味道……

    防微杜渐,为玉帝和王母提供最优质的转世护航服务,是他这个普通天庭权臣矢志不渝的追求。

    突然又想到了白泽那有关‘二天帝’的梗,李长寿在地下差点笑出声。

    这般,不更自在吗?

    观察了玉帝和王母一阵,李长寿心神流转,回了安水城中,看望了下养老院中的各位祖宗辈退休魔兵。

    最近,那两位统领开始带魔兵外出,或是上街逛逛,或是去海边吹吹海风,确实比玄都城的环境好了很多。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李长寿偶尔已经能在他们那早已僵硬的面容上,看到一些些若有似无的笑意了。

    除却天庭战事,以及封神大劫越来越近,各类事都在朝着较好的方向发展……

    这让李长寿也颇感欣慰。

    人教现在也渐渐人丁兴旺了……

    宅家不知在干啥的圣人老爷子,懒散到除却睡觉已快失去追求的大法师,他这个操心人教事务的尚未公开新晋圣人弟子,老君的牛,小金小银,以及……

    白给的白泽。

    这白泽也是个妙人,在渐渐认命后,竟然有了许多豁达之念,每日研究研究食谱,烹饪烹饪菜肴……

    本来,让有琴师妹上天之事,李长寿安排了一部有些刻意的剧本。

    大抵就是水神受伤为有琴玄雅所救;

    之所以觉得刻意,是如今洪荒中,但凡关注天庭的炼气士,哪个不知他水神在天庭的只是化身?

    还是那种可以随时自爆的廉价化身!

    而今多了白泽这瑞兽,李长寿心思顿时活泛了些。

    完全可以先在洪荒各处,宣传几波白泽的灵性,把白泽竖立成‘趋利避凶’、‘见之就有好运’、‘纯洁神圣’的神兽概念。

    而后,安排白泽救起与人斗法而负伤的有琴玄雅,大摇大摆将有琴玄雅带去天门前,让水神和木公一同外出与白泽相见,白泽口吐人言,与水神言说此女正直正义,可为天庭助力,再让白泽踏云而去……

    如此,既给了有琴玄雅名声,让她能更快得到天庭认可,又直接打击那些妖族的士气。

    上古十大妖帅,将满是正义感的少女,送去了天庭效力,这本身就是对妖族的巨大打击。

    ‘此时的问题是,白泽会不会答应此事。

    毕竟这等同于直接对外宣布,他白泽现在是人教和天庭一方,必然会被骂……’

    李长寿思索一二,决定过两日去找白泽辩论时,直接问一问此事。

    念及此处,李长寿刚要收回心神,打坐参悟一阵八九玄功,安水城的海神庙突然来了少许震动。

    神念立刻在海神庙扫过,看到了鬼鬼祟祟地牛头马面。

    这哥俩正在后堂附近东看西瞅,并不敢硬闯。

    李长寿的化身立刻现身相见,问询可是地府有什么麻烦,牛头马面连忙摇头。

    他们两巫送来了三枚玉符,其内正是后土娘娘所编写的巫族秘箓,总共上中下三册。

    李长寿喜上眉梢,连连道谢,牛头马面自是不敢居功。

    “水神,您啥时候准备跟妖族开战?”

    牛头小声道:“地府这边能调动二十万阴差,一千多名上古战巫。

    祖说了,我们地府如今已是归属天庭,天庭如今积累不足,若对妖族开战,可以多依靠些龙族跟我们地府……

    哞。”

    “替我多谢娘娘挂念,”李长寿笑道,“待开战前,我定会差人去地府叨扰。”

    “那就好,那就好,”牛头顿时松了口气,“我们排演了这么久的节目,自是要给妖族他们用上。”

    李长寿纳闷道:“排演了什么节目?”

    “有些不吉利,”马面在旁忙道,“到时水神就知,定会把那些妖族气到七窍生烟!”

    李长寿含笑点头,并未多问。

    不多时,牛头马面告辞离开,却是没敢问李长寿求些调料,李长寿此次也没多准备。

    毕竟最近都在跟白泽不断辩论……

    送走牛头马面,李长寿将化身归于地下纸道人库,老老实实修行了一日,又准备了一日辩题,待时辰到了,驾云飞去隔壁黑池峰上。

    今日,李长寿还未落地,白泽穿着李长寿此前所赠的围裙,提着一只铁铲,从那富丽堂皇的厨房中冲了出来,一把摁住了李长寿的胳膊。

    李长寿眼一瞪,这丫要反?

    还好过来的是【本体】型纸道人!

    “好你个水神!哈哈哈!”

    白泽双目之中散发着有些刺眼的光,骂道:“贫道到今日,一直到今日,总算想明白了!

    何必为贫道遮掩颜面,说什么那日在度厄洞府中寻到贫道,只是赌对了,有三成把握,沾了你师妹的福气!

    你本就是把贫道算到了死!

    贫道本能就是趋利避凶,这与天道的运转息息相关,而你当时,只要坚定内心杀意,就可把寻不到贫道的可能性化为凶,将能寻到贫道的可能性化为吉!

    贫道心底泛起念头,去那度厄洞府时,已是提前步入了你算计!

    好啊!好啊!

    唉,水神你到了那时,还将此推说给运气,保全贫道这最后一点面皮。

    贫道服了!当真服了!

    水神在上,请受白泽一拜!白泽日后甘为水神驱使,绝无二心!”

    李长寿:……

    是,这么一回事?

    这攻略完成度提升之快,也是让寿有点措手不及。

    果然不愧是白给神兽,真的……有点东西。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