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嘶——欸?”

    小琼峰,草屋前。

    闭关长达半个月之久、一口蟠桃就上了真仙的浊仙齐源,正站在草屋门前,呆呆地看着门外的情形,忍不住抬手比划了几道彩虹。

    湖、湖呢?

    山呢?

    辣么大个湖和山头,怎么突就……

    没啦?!

    山体像是被解剖开的灵兽,十数道身影在山体内部飞来飞去……

    齐源老道定睛一瞧,这些人影还都用了他的容貌!

    若非自家大徒弟经常这么搞,齐源多少也习惯了,不然非被这一幕吓心魔不可!

    此时小琼峰被一层层光壁所包裹,对外遮掩了此地的一切变化。

    齐源老道扭头看向左侧,顿时被那一棵棵需要三人合抱才能围过来的巨木所吸引;

    这些巨木分布在,闪烁着淡淡金色光辉的土壤中,原本的树林仿佛成了灌木,空气中也弥漫着浓郁的生灵气息。

    齐源又发现了点什么,仰头看去,又是一幅呆滞模样。

    原本应该在此地的灵湖,此刻竟飘在空中!

    有人用大法力做了个大号透明鱼缸,其内一群群灵鱼、一只只温和灵兽,正慢悠悠地逛荡着,阳光透过这片水幕,让这一切如梦似幻。

    而在湖泊原本的位置,山体被划开,暴露出了层层山岩石,以及岩层下方,那整齐排列的一堆堆灵石、一座座闪烁氤氲灵光的阵基……

    那十几道身影,就是在灵石与阵基中来回穿梭,不断忙碌。

    齐源老道的仙识探查过去,整个人都有明显石化的痕迹。

    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小琼峰,原来是由灵石构成的?他咋不知道?

    不,这是幻境,绝对是心魔幻境!

    齐源老道一阵哆嗦,刚要走出草屋探查个明白,就见灵娥抱着一只装饰用的玉树从远处飘来。

    “师父!您醒啦!

    诗师叔跟玖师叔回破天峰啦!您现在要去找她们有些麻烦呢!”

    齐源老道哆嗦了下,拂尘在微微轻颤,嗓音亦然。

    “灵娥啊,你师兄这是……”

    “师兄在做一点点的山体改造,师父您别怕,这些都是师兄设计的大阵,保护咱们的。”

    灵娥昂首挺胸,一本正经地喊道:

    “为了以后能住的舒心,防备敌人侵犯,守护咱们小琼峰和谐美好的明天!”

    “这,”齐源皱眉道,“搞这么大动静,这么多灵石宝材……门内知道吗?”

    “师父放心,”灵娥用仙力托着玉树,在袖中拿出了两张卷轴,轻轻抖开。

    “噹噹噹!师兄搞来的!

    掌门特许令,百凡殿准建!”

    齐源老道张张嘴,仔细看了看这两份‘文件’,也是松了口气……

    “可灵娥,咱们峰上哪来的这么多宝材?哪里来的这么多灵石?”

    灵娥笑道:“师兄在外面东奔西走,到处去卖,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

    “卖!?”齐源不由大惊。

    “对呀,卖丹药、卖灵兽,”灵娥纤纤玉指一根根竖起,“有时候还要给一些洪荒前辈卖力气。

    师父不用担心啦,您先闭关休息,再有半个月咱们小琼峰就能完全改好了!”

    “这……”

    齐源踏出草屋,环顾各处。

    李长寿的一具纸道人在远处做了个道揖,刚要飞过来解释几句,齐源老道已是摆摆手,转身回了草屋中。

    “你们弄,你们弄,为师这就继续修行……

    啧,这或许是发了梦,再闭关一会儿,应该就没事了。

    嗯,发了梦……”

    低喃声中,草屋门缓缓关上。

    齐源老道回到了自己的蒲团,盘腿坐下,微微叹了口气,又不断放出仙识、收回仙识,如此往复。

    于是,一个月后……

    ……

    齐源老道缓缓睁开双眼,再次从入定中醒转,因为挂念着小琼峰的变化,来不及起身就全力放出仙识。

    诶?

    之前真是做梦?

    草屋之外,那片小湖似乎还是那片小湖,小琼峰的低矮山头也回来了,各处的山林还是原本那般……

    不对,山林有些不对劲,林子比以前密了许多。

    且就一名浊仙的直观感受,自家这小破峰,此时的灵气这也太多了!

    推门而出,齐源老道眺望着各处。

    他在此地修行千多年,此时竟然看不出任何异常,仿佛一切都是如此自然,本就是这般!

    将仙识探入山体,仙识探查竟然毫无阻碍,各处都是普通的山岩地层……

    怎么回事?

    “师父,都是一些障眼法。”

    李长寿的嗓音在旁传来,他从侧旁草屋走出,对齐源老道做了个道揖。

    齐源老道低声问:“长寿,都布置完了?”

    “嗯,”李长寿笑着颔首,将一枚玉符捧给师父,“师父,这里面有误入迷阵后的自救办法,您先收好。

    且这枚玉符也是一件法宝,能阻碍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偷听您的心神,您务必随身带着。”

    齐源皱眉道:“你这孩子,有这么多灵石宝材,怎么不献给门内一些?都埋起来做甚?

    还有,咱们小琼峰就师徒三个,你师祖还搬去破天峰了,搞这么多阵法和障眼法做什么?

    若是山门大阵被攻破了,咱们小琼峰这阵法再多,又有啥用?”

    李长寿:……

    真要有山门被攻破的情形,或许凭此时的小琼峰,还真有可能力挽狂澜!

    再不济,也能带一部分同门战略撤离。

    为了防备师父说教,李长寿笑着岔开话题:

    “师父,您今天刚好出关,不如就去天庭走一遭,领个山神土地的神位,在天庭挂个名得些功德。”

    “也好,这要为师准备什么?”

    齐源老道此前就已答应了李长寿这般安排,此时听李长寿提起,并未抗拒。

    李长寿道:“您什么都不用准备,弟子已经安排好了,您只需要点个头、到时候在天庭报上自身跟脚就可……

    其实就是去登个记。”

    “那,为师去换一身衣物。”

    齐源如此道了句,转身匆匆回了屋内。

    李长寿见状也是一笑,仙识看了眼在棋牌室中嬉闹的师祖、师叔、师妹,略微摇头。

    师祖和师叔都没寿元压力,也不急着安排。

    片刻后,换了一身湛蓝绸面道袍的齐源老道,束起了‘规范’的道箍,端着拂尘、踩着布鞋,也有点世外浊仙的风范。

    “长寿来看,为师这般怎样?”

    李长寿竖起大拇指,“涛声依旧,不减当年!”

    “哈哈哈,”齐源抚须而笑,又叮嘱道,“莫要逞强为难,师父得不得功德都无事。”

    “师父放心,弟子自有把握。”

    当下,李长寿做了个道揖,给了齐源老道一只玉符,这具化身也变作了纸人,钻入了齐源老道的袖口。

    李长寿道:“师父且去山门,往东面飞,弟子已在外等候。”

    齐源老道依言而行,看了眼后山新增的那片竹林,以及竹林中修行的酒雨诗,驾云赶去了山门处。

    出得山门,朝东天门的方向飞了一阵,就见到云上飞来一名中年道者。

    齐源老道顿生警惕,浑身紧绷。

    “师父,是我。”

    这中年道者与齐源袖中的纸人同时开口,齐源老道这才松了口气。

    李长寿向前,主动邀师父踩上自己的云朵,继续驾云朝东天门而去。

    路上,李长寿叮嘱道:

    “师父,弟子这具化身的身份是咱们人教的小法师,您若是以后遇到什么危险,就报这个名号……”

    齐源皱眉道:“你这名号怎得这般怪异?

    咱们人教大法师乃是天地间有数的大能巨擘,你这外号岂非故意沾光?”

    李长寿笑道:“这名号便是大法师给的,方便弟子为咱们人教做事。”

    齐源不由一怔。

    “师父您不必担心,与您若说的太多,反而会影响您心境。

    师父只需知道,弟子如今已能照顾好您与师妹。

    师父,接下来恕弟子不敬,你我以道友互称;若您跟弟子的关系暴露,恐怕会为师父招来祸事。”

    齐源皱眉点头,有些欲言又止。

    一直快飞到东天门,齐源老道才传声道:“长……道友啊。”

    “您说。”

    “没有人教就没有咱们山门,也就没有咱们的修行道果。

    你能为人教奔波操劳,为师深感欣慰,切记,不可贪图小利、耽误教内大事。

    其他,师父也不知该如何叮嘱你,且照顾好自己。”

    李长寿传声回道:“弟子遵命!”

    东天门在望,齐源老道也放下各类心事,远远地欣赏着那壮阔的天门,看到了那一群群严阵以待的天兵。

    数万天兵的气息互相勾连,其威势,不亚于数十位金仙联手散出威压!

    齐源老道面色有些苍白,低声道:“这天庭天威竟如此之重。”

    “现在是较为特殊的情形,各地有妖魔作乱。”

    李长寿笑道:“道友有所不知,数月之前,有上古妖族汇聚数十万妖兵、众多妖族高手挑衅天庭。

    天庭玉帝陛下发兵三十万,将那些妖族强行镇压。

    而后,整个妖族都不安分了起来,据说还有一群老妖跑去圣母宫外哭诉……

    道友,您猜怎么着?”

    齐源老道笑道:“怎着?”

    “那位大慈大德的圣人娘娘,派出几位仙子,将那些老妖吊起来打了一顿,告诫他们莫要与天庭相抗。”

    李长寿笑道:“这数月以来,虽然各地妖族不服,但天庭威望大涨,来投者甚众。

    此时道友去天庭混些功德,最是合乎情理。”

    齐源点点头,对这些他虽不懂,但听李长寿说的带劲,也觉得十分有趣。

    说话间,他们已到了东天门。

    立刻有天将向前,问两人从何而来,来天庭作甚;

    齐源抬头看着高悬于白玉石门上方的天帝剑,元神有些……瑟瑟发抖。

    来走后门,有点心虚。

    李长寿向前应答几句,就折返了回来,与师父在东天门一同等候,有天将匆匆赶往了水神府。

    不多时,一位灵秀少女驾云而来,众天兵天将齐齐低头行礼,口称殿下。

    李长寿向前拱拱手,笑道:“殿下怎么出来了?”

    来的却是龙吉。

    龙吉笑道:“我正在老师这里上课,代老师走一趟,哪位是齐源道友,请随我来吧。”

    齐源看了眼身旁‘小法师’,有些晕乎乎地,向前对龙吉做了个道揖。

    早已天仙境的龙吉素手轻摇,一朵白云出现在了齐源脚底,托着他入了东天门中。

    而后龙吉对‘小法师’眨眨眼,后者微微一笑,驾云转身离去。

    此举自是李长寿有意而为,其内有诸多考量。

    最大的作用,就是故意将自己一些破绽、一些弱点,放在玉帝掌握……

    先不谈李长寿如今与玉帝的交情如何,就说单纯的天帝与权神的关系。

    今日过后,就算玉帝无法确定齐源与水神本体之间的关系,也知晓齐源定是水神颇为重要的‘亲友’。

    只要水神对天庭、对玉帝来说还有价值,玉帝就会护住齐源……

    齐源老道看着前方这位少女的背影,不由问道:“这位……殿下?”

    “嗯?”

    龙吉背着小手,扭头看来,又露出瑶池女仙惯用的优雅笑容,言道:“道友,怎么了吗?”

    “您、您是……”

    龙吉脆声道:“我叫龙吉,是水神大人的弟子,不过水神大人嫌我悟性太低,只会教我一些谋略之法、算计之道。

    道友当真好福源,能得水神大人举荐呢。”

    齐源小声问:“这个,道友为何会被称为殿下?”

    “我父坐在凌霄殿中,为三界主宰,我母是那瑶池仙首,他们这才称我一声殿下,”龙吉轻叹,“其实我在天庭并无神职呢,只是个散仙。”

    玉帝王母之女,亲自带自己去走后门,开门路……

    齐源老道顿时有些,有些方。

    龙吉带着齐源飞了一阵,飞过几座人满为患的仙殿,省却了前面几道程序,直接落到了通明殿前。

    殿内正忙碌的十多名仙神立刻被惊动,起身迎了出来。

    “殿下,您有事尽管吩咐。”

    龙吉在袖口取出一封书信,嗓音若百灵轻转:

    “这是水神举荐的一位人教炼气士,想让他做个管理一处山岳的小神,这信中应已写的明白。

    我只是带人送信,并无他事。”

    通明殿今日轮值的四阶正神立刻向前,将书信接过,打开仔细读了一遍,立刻面露恍然,笑道:

    “既是水神举荐,定是人教高……高……”

    呃,浊仙?

    “高品性之良才啊!

    请齐源道友入内稍等,这般神位,半日就可凝成!”

    齐源做了个道揖,“多谢各位前辈。”

    “使不得使不得!”有仙神忙道,“称道友就可,莫要称前辈。”

    龙吉在旁笑道:“那,齐源道友在此地等候,我这就回去听老师讲课啦!”

    “多谢殿下引路。”

    齐源又做了个道揖,龙吉欠身行礼,转身出了殿中,轻盈地跃上云头,驾云回返水神府。

    自有仙神将齐源引入通明殿,又是奉茶送仙果,又是关心问候如今修行可有什么麻烦。

    后续还有一系列‘凝神位’、‘选辖地’的操作,自有仙神在旁引导,提供一站式、系统化,走后门服务……

    有关水神举荐仙神的消息,在天庭不胫而走。

    不少仙神闻讯而来,在通明殿中转了一圈,看看水神大人亲自举荐的浊仙,而后飘然离去……

    半日后,齐源老道晕晕乎乎、恍恍惚惚中,已是走完了程序,正式成为了天庭在仙籍的低阶小神。

    自此,隶属于山岳神序列,不入品阶,辖地为东胜神州度仙门方圆万里,也拥有了一些神力。

    齐源拿到了一枚玉牌,其上有功德业障刻度,每百年回返天庭一次述职。

    除此之外,还有一方刻画着山岳的印玺,这是他的神权宝器,比普通仙宝威力大了不少,可砸人用,也可施展小小的山石崩碎法术。

    “多谢各位,多谢各位。”

    齐源老道拱手道谢,众仙神笑着回礼,各自忙碌天庭事务。

    有仙神送齐源出了通明殿,指点了去东天门的云路。

    齐源老道答了谢,刚要驾云而起,就听一旁又有笑声传来……

    “哈哈哈哈,齐源道友,又见面了。”

    一身褐色仙袍的东木公驾云而来。

    齐源不由一愣,一缕传声钻入他耳中。

    “道友莫急,吾乃木公,水神之好友,奉玉帝陛下之命,来帮忙遮掩道友跟脚,送道友去上任。”

    齐源老道顿时哆嗦了下。

    东木公?天庭男仙之首?还是奉玉帝陛下之命,亲自送他去上任?

    圣人老爷在上,他只是个走、走后门的浊仙……

    这后门都快走成正门了!

    齐源老道反应还算迅速,知道自己给‘水神’惹了麻烦,立刻做了个道揖:

    “拜见木公。”

    东木公向前迎来,拉住齐源的胳膊,“哈哈哈,前些时日一别,不曾想道友也来天庭效命,好事,好事啊!”

    “这个,不敢劳烦木公……”

    “水神深得陛下信任,平日里可比我忙了不少,若是有事,直接找我就可以了嘛。”

    东木公笑着埋怨一声,两人就如熟人一般寒暄几句,驾云飞往东天门。

    前路上,又有卞庄与几位天将等候,率了数百天兵相随,送齐源走马上任!

    东木公与众天兵天将,还真就把齐源送回了东神洲,到了度仙门方圆三万里内……

    齐源老道得了李长寿传声,对东木公连连道谢,言说不敢再多劳烦;

    东木公为齐源留下了一枚传送玉符,这才让齐源老道自行回山神辖地。

    本来,东木公还想安排人,去建个山神庙什么的……

    辞别木公和众天将天兵,齐源老道一路都有些迷迷蒙蒙、醉醉醺醺;又在李长寿指点下,施展土遁在各处逛荡了两天,才回到度仙门。

    入了山门,齐源老道着实松了口气,一颗道心落到了实处。

    他……

    这……

    罢了,回去修行吧。

    这个洪荒,也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齐源老道故作无事飞回小琼峰,入了四五层大阵,回返自己的草屋中入座。

    回想这简简单单的天庭一行,不由冒起了一个又一个疑问……

    这都是什么情况?

    “师父,”李长寿传声笑道,“之后您就安心修行,功德自会慢慢增长,帮您增加寿元。”

    “哎,长寿啊,你跟这个水神很熟?”

    “弟子就是。”

    齐源着实一愣,只觉得道心混乱无比,隐隐有些头痛。

    “师父您切记,若要外出就告知弟子一声,也要带上那枚玉符。”

    齐源点点头,坐在那陷入了沉思之中。

    与此同时;

    天庭,姻缘殿中。

    月老正在那来回踱步,不断思索,很快就是下定决心,迈步去了后殿。

    这位齐源老道的姻缘……

    再看看,有苗头就安排上!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