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哒!

    水滴声再次出现,空白转眼消退。

    眼前金光闪耀,画面也恢复成了,圣母宫主殿那宽阔且金碧辉煌的内景。

    李长寿抖了抖有些僵硬的身体,茫然的双目中迅速回归神色,元神在体内轻轻晃了晃脑袋。

    “咦?”

    玄黄塔震动了下,传来了带着疑惑的灵念。

    侧旁的大法师自然察觉到了异常,扭头看了眼李长寿,又看了眼宝座上静坐着的圣母娘娘。

    大法师的修为境界距离圣境并不算远,自是能看到圣母娘娘唇边的微笑,捕捉到了那一闪而逝的晦涩道韵。

    似乎,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大法师眉角轻挑,并未多说多提,只是把玩着锦盒中的那只宝珠。

    这是一颗先天宝珠,无太多灵性与威能,与其将它炼制成暗器类法宝,倒不如参悟其上残留的大道之韵,说不定能悟到哪般小神通。

    真·先天小玩意。

    李长寿此时还保持着摁着锦盒的姿势,刚将锦盒小心翼翼地放下。

    他刚才‘剧烈’的表情变化,自然也被大法师所见;

    大法师抬手就将李长寿的锦盒拿了过去,动作十分自然的打开。

    “莫要失礼,为兄帮你看就是了。”

    “师兄……”

    李长寿此时反应稍微慢了些,想阻止时,已是有些来不及。

    霎时宝光四溢,宛若水坝决堤一般,一颗颗‘星辰’汹涌而出,清脆的叮铃声不绝于耳。

    宝座上,女娲圣人倾斜着身子、手指抵着眼角,凤目含笑,饶有兴致地注视着这一幕。

    待宝光稍稍收敛,大法师看着撞了他满怀、又散落在矮桌各处的宝珠,额头渐渐挂满黑线。

    差别待遇至于这么明显吗?

    他好歹也是第一批被捏出来的人族,更是道门大师兄……

    虽然圣母很介意被人喊娘、奶,但他大法师,确实是可以喊一声‘母亲’啊!

    刚刚那一瞬发生了啥?

    这些宝珠并非先天灵宝,它们材质未明,其内被封印着那一棵棵松柏模样的‘宝树’,更像是装饰品一般……

    大法师定睛一看,看到了一只散发着淡淡土黄色光芒的宝珠,其内封着一小撮金色土壤。

    九天息壤?!

    定睛再看,大法师立刻找到了其他三颗与众不同的宝珠,其内封着一坛弱水、一簇不灭太阳真火……

    还有几块,曾用来修补人族至宝轩辕剑的万魂金!

    再算上这数量众多、上古某种已灭迹的灵树,圣母娘娘直接送了长寿一堆极品五行宝材?

    侧旁有几名仙子飞来,将这些宝珠收入一只宝囊中,放在大法师面前的矮桌上。

    大法师虽有些疑惑不解,却也不会真的因为这点东西动摇心境,不过是好奇罢了。

    他将宝囊还给李长寿,笑道:

    “看来我这做大师兄的,就是不如小师弟的讨喜啊。”

    “师兄说笑了……”

    李长寿勉强一笑,虽然极力忍耐,但目中依然有些疲倦……

    讨喜啥。

    几万页漫画换来的!

    几万页啊!

    还被要求上色镀光布置不腐禁制,画的不好还要回炉重造,主角太过中二、剧情出现各类瑕疵,还会看到女娲大神那张标准的嫌弃脸……

    虽然上辈子,李长寿上学时也曾不务正业,看过不少漫画作品;

    此时又可以用推算之法提取曾经的记忆,加上磨砺多年的丹青工笔技艺,就如人形复印机一般。

    但他将其中的内容,修改成洪荒的风格,这同样要耗费不少心力……

    稳妥起见,李长寿并没有直接复刻那些名声斐然的作品。

    好东西要慢慢拿出来。

    他虽然不敢吊着女娲圣人的胃口,但因为这种供需关系,这个靠山应该是拉稳了。

    只是不知,‘充实宅居生活’对于女娲圣人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李长寿现在也不敢说,已经跟圣人娘娘混熟,但以后想来圣母宫,应该没太大问题。

    天庭普通权臣的出入权限,又多了一项。

    讲真,如果不是肚子里的存货也不太多,李长寿都想直接搬空了圣人娘娘的宝库!

    想桃子、想桃子。

    这次能拿到九天息壤,以及这么多灵浆宝树,已是绝对的意外之喜。

    圣人娘娘也并未敷衍,一部作品抵消李长寿此前故意欺瞒圣人的罪责,而后多一部作品就多一份赏赐。

    此时这些极品五行宝材,其实是李长寿斟酌很久自己要求的。

    本来女娲娘娘还想给他赏赐一两件先天灵宝,只是李长寿开口要的是宝材,娘娘也就……

    省下了。

    “好了。”

    宝座上,女娲圣人轻轻摆手,云袖飘过,散出一缕金色光晕,“今日已无事,你二人且回吧。”

    金光轻闪,圣人已没了踪影。

    这是……

    急着去看‘大结局’了。

    “咳,”大法师咳嗽一声,此时满头雾水,如何推演、如何猜测,也是猜不到刚才那一瞬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是,大法师扭头看着李长寿这张水神形象的老脸……

    “师兄,咱们路上说。”

    “善。”

    刚出圣母宫,李长寿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大法师看他太过疲倦,直接招来太极图的威能,与李长寿借路乾坤之外,赶回五部洲中。

    “可是因妖升山一战耗费了太多心神?”大法师关切的问。

    李长寿勉强一笑,叹道:“劳烦师兄送我回度仙门吧,天庭那边我用化身去找玉帝陛下回禀一声就是。”

    大法师依言改路,充分发挥不懂就问的优良传统,笑道:“为兄委实有些好奇,为何圣母会给你这般多好处?”

    “这个……”

    李长寿眼前不由浮现出了,圣人娘娘趴在池边晃蛇尾不断啧啧轻笑的模样,赶紧摇摇脑袋,把这个绝对不能外传的画面抹掉。

    红绣球警告!

    “我,做了些诗词给圣母娘娘,圣母娘娘一开心,就赏了。”

    诗词?

    大法师抿嘴皱眉,有关圣人娘娘的奇怪认知增加了许多。

    于是,大法师笑道:“来,也给为兄吟上一首,看看你水准如何!”

    李长寿:……

    上一个抄诗的浪货前辈都已经遭受天道毁灭了!这东西也有因果,绝对不能乱抄的说!

    ——给圣人娘娘的漫画也不会流传出去,自是无恙。

    “师兄,咱们改天、改天吧,心神着实已疲倦。”

    大法师倒也没有太过为难,虽还是有些疑惑,却也并未多问。

    半个时辰后,小琼峰上。

    若是不算在女娲圣人神通中呆过的岁月,李长寿这也是半个多月,连续两次心神俱疲的回返峰上了。

    避开正漫山遍野找他的灵娥和酒玖,漫步走到丹炉旁,打开丹炉一条腿上的小小禁制,露出其中袖珍小‘房间’,化作一道流光钻入其中。

    传声对灵娥和酒师叔报了声平安,让灵娥一个月后来丹房相见,李长寿就开启了各处阵法,闭目凝神。

    玄黄塔被李长寿主动还回去了,安全感的缺失,让他此刻就算心力交瘁,也无法安然入睡。

    那人……天道……

    六圣……劫难……

    李长寿心底念头流转,先问了自己一句‘圣人娘娘有没有可能骗自己’?

    可能性自然是有的,他必须时刻保持一份怀疑,而这也并非是对人族圣母不敬。

    只是依靠太清老爷庇护,自己在洪荒中,当真就安稳了吗?

    以前觉得是安稳的,现在……

    煌煌洪荒,天道为棋盘,圣人执棋谋众生,生灵挣扎为超脱。

    真正的超脱到底是如何的?

    自己的前路,又当如何?

    若不能将自己的命途稳稳地掌握在手中,又如何才能得到那份稳稳的幸福感?

    借势而行,也要自己的风帆足够坚韧,不然只会船翻人亡,名字都不能被友人提起。

    这洪荒,功德金身只是护身符,自身唯一能依靠的,还是自己、还是这条只属于自己的……

    道。

    双拳轻轻握起,那狭小黑暗的角落中,盘坐的人影身周飘起了淡淡的青蓝光点,渐渐汇聚成了一张模糊的宝图。

    于是,一个月后。

    ……

    “师兄!”

    一声轻唤,灵娥驾云飘来,轻盈盈地落在丹房中,又得了李长寿传声,熟门熟路地去了地下密室中。

    李长寿正在伏案写着什么,此时心神已恢复无恙。

    灵娥脸蛋突然有些发烫,又故作如常,背着手走向前,歪头看李长寿忙碌。

    “师兄,你在这些小格子里面画的什么呀,好像还都是连贯的。”

    “天机不可泄露。”

    李长寿放下笔,将下方的纸张用仙力覆盖住,拿出了一枚玉符,注入少许仙力。

    玉符轻轻震颤,其内钻出一缕缕仙光,浮现出了十六幅小琼峰的‘解剖图’。

    “这是接下来要改造的阵法工程,有什么要修改的?”

    “呃,我们不是快把小琼峰搬走了吗?”灵娥不由问,“现在还来得及做这些吗?”

    “来得及,”李长寿呼了口气,“为兄决定,先不搬了。”

    “真哒!?”

    灵娥眸子顿时一阵闪亮。

    “嗯,”李长寿温和一笑,“发生了些事,让我调整了一下后面的发展道路,也觉得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不过稍后我还会做个小琼峰二号,将水神府搬去兜率宫旁,毕竟已经把此事说出去了。”

    灵娥眨眨眼,表示自己有些听不懂。

    李长寿点到即止,开始为灵娥讲解接下来要做什么。

    当听自家师兄说到,后面还要把小琼峰上的地皮、湖泊、森林都换掉,灵娥都以为师兄修炼走火入魔了……

    这有什么必要的吗?

    以前的小琼峰,虽然山体内部被师兄改的面目全非,但表面并无太多变化。

    到现在……

    终于连外面这层皮都不放过了吗?

    “对了,”李长寿随口问道,“此前我睡着时,你有没有闯祸?”

    灵娥双手捂着脸蛋,细如蚊声地嘀咕了句,“我……没有……嘤……”

    “嗯?”

    李长寿也是一乐,这都能有意外收获?

    少顷,见灵娥稳住心境,李长寿正色道:“你此前做了什么错事?”

    灵娥又有‘三花聚顶’的趋势,支支吾吾、脸蛋通红,额头都有少许细汗,完全不敢与师兄对视。

    她老老实实地道了句:“师兄,我自罚三千遍稳字经……”

    李长寿不由眉头皱的更深了些。

    自罚三千遍?

    “你这是犯了多大的过错?莫非胡乱撮合酒雨诗与师父了?”

    “哎呀,”灵娥咬着嘴唇跺跺脚,“师兄你别问了,我自罚就好了,是、是咱们之间的事……”

    李长寿摇摇头,拿出了两只石板。

    “来吧,一起。

    我自罚六千,分三千给你,公平公正、童叟无欺。”

    “嗯,”灵娥脸蛋红红地应了声,乖巧地坐在书桌对面,熟练地拿出刻刀,开始默写新版稳字经。

    竟然都没撒娇埋怨?

    有问题,这里面有大问题!

    虽说李长寿心底各种纳闷,但灵娥不说,他也并未多问,静心凝神,刻字成经。

    过了一阵,灵娥突然小声问:

    “师兄,要是我、我……我有身孕了,该怎么办?”

    咔!

    李长寿的刻刀插入石板中,石板出现道道裂痕,转眼又破碎成小块。

    不对,自己仙躯元阳似乎并未损耗,而且哪怕熟睡了,也不应该没感觉……

    再看一眼灵娥,他顿时明白了点什么。

    将面前碎石收起,又拿出一面石板,继续低头刻画,李长寿淡定地说道:

    “对人族而言,只是拉手、亲嘴,是不会有身孕的。”

    灵娥一怔,“那怎么才会有……”

    “要先成婚,而后同处一室、洞房花烛,”李长寿继续淡定地解释着,“然后每日对人族圣母娘娘叩拜祈福,等人族圣母娘娘赐下一只泥人,女子也就有了身孕。”

    灵娥不由慢慢歪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脸红红地低头忙碌。

    原来,这么复杂。

    ……

    北俱芦洲西南,一片毒瘴稀薄的连绵大山中。

    不知何时,此地变得妖气滚滚,尤其是最近几日,一股股妖族高手的道韵波动不断流转。

    群山深处,一座山林中,一股股青蓝色的妖火飘荡在林间,数不清有多少身影汇聚于此处。

    他们半数是用化形后的人身,各自保留着原本族群的特征,通常都是兽头人身;

    半数则是保持着妖兽的形态,浑身散发着强烈的煞意。

    三百多妖王、上百名上古高手、十数名妖族名宿,已在此地商议了三天三夜,犹自未能得出反攻天庭的具体谋略。

    只要一想到妖升山最后的下场,他们刚凝聚起的战意,就会被直接冲散……

    林间的氛围,越来越凝重。

    一头黑熊精咬牙骂道:“难不成,这笔血帐就这么算了?”

    众妖各自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妖桥;

    直到有名老妪低声说了句话,众多妖族高手眼中,又燃起了浓浓的希望之火。

    “各位,咱们为何不去求一求同族的圣人娘娘,治这天庭水神恃宠而骄、蛮横无理、滥杀妖族之罪!”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