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李长寿站在水晶宫的遗址上,看着面前的海底深坑,不由有些费解……

    跑什么?

    都跑个什么?

    本来,有牛头马面作为‘助演嘉宾’,李长寿觉得自己这次可以稳妥些,不必出手;

    拖延、突围、逃脱,总体也有较高的把握。

    但第一套方案顺利进展到一半,大法师突然一声令下,他这个准师弟只能被动营业,改变思路,露一露人教弟子·天庭文官·玄都小法师的传统技艺。

    这时,问题似乎变成了【一人面对数千高手怎么妥善处置】;

    而实际上,问题其实是——

    【有九成八把握可以随时遁走的自己,在面对数千缺乏大神通者的高手时,怎么才能不经意间让他们知道,他们,破不开自己的防御。】

    李长寿之所以能如此果断临时‘换剧本’,主要也是因之前已做好了这套备用方案,发难之前胸有成竹。

    其次是因,此地没有圣人弟子级的强者。

    鸿蒙凶兽也有强弱,文净和金蝉子已经算是其中的狠角色,西海龙宫的这一批凶兽明显弱了些。

    再有,此地这批龙族,都是被西方教以咒法控制了心神;

    虽一个个老龙实力高强,是西海龙宫漫长岁月的积累,但并无西海龙王这般真正的远古大手子存在,也无镇守海眼的远古战龙现身。

    不然,李长寿也不敢轻举妄爆!

    再看他如何做到的……

    先是用葫芦灵娃状的纸道人反击,再硬受对方数十龙族长老攻势,给对方造成心理压力,创造一个‘大能’的形象。

    又全程,将目标锁定在对方主事者‘太子敖事’身上,言语相迫、至宝护身、遁法突袭,顺利擒住敖事……

    这套方案中,最难实现的环节,并非凭遁法摸到敖事身旁,而是如何从数十名龙族高手的围困中顺利脱身。

    李长寿的办法其实很简单——

    不进去就是了。

    化作水流炸散的瞬间,真身已凭遁法躲去一侧,引动太极图威能遮掩自身;

    又以数十股水流吸引对方注意,再暗中施展乾坤遁法,将一具金仙境纸道人送到敖事身后。

    李长寿在乾坤遁法上的造诣,远不如沉浸多年的其他遁法,本体施展时会有较大阻碍、留下诸多痕迹。

    但,借用乾坤遁术送纸道人到指定位置,李长寿早已驾轻就熟。

    当纸道人凭大禹治水图发难,困住敖事,李长寿立刻用隔空送物之法将宝图送回本体;随后本体现身,吸引对方注意,借此掩护金丹境纸道人身上的地煞灵爆阵启动……

    整套方案的实施,可以说是行云流水、环环相扣,没有出现任何大的纰漏。

    而李长寿自始至终,只需掐好节奏点,就能营造出一种‘来去自如’之感,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从而加深心理阴影。

    【这期间所谓的‘惊险’,不过是敌手与旁观者的错觉。】

    可让李长寿费解的是,这场灵爆过后,敌军……

    就这么退了。

    对方退的很快,灵爆余韵尚未消散,众叛龙已是齐齐掉头,火速撤离水晶宫中。

    走的时候,不少凶兽和叛龙口中骂骂咧咧,喊着天庭文官如何如何,还说什么,天庭武将都是幌子,真正的狠人都在文官中养老云云。

    摆明了是污蔑天庭众仙神和蔼可亲的形象!

    但对方迅速退走,让李长寿略微有些遗憾,毕竟自己今天已经做好,牺牲三只以上金仙境纸道人的准备。

    ——金仙境纸道人同时存在的数量有上限,但毁了之后可以再制作。

    对方为什么会退?

    这些叛龙,不是都被西方控制了心神,说好的悍不畏死呢?

    刚才的这场灵爆,造成的杀伤并不算多强,也就是将‘乾坤封禁核心范围’内的那些老龙撕碎了大半。

    小半还是有全尸留下的。

    但也因这些二五仔龙密集的站位,以及乾坤封禁,让灵爆的威力打了折扣,其他数千高手只有三成负伤,七成大多无恙……

    外围叛军倒是死伤较多,但大多都是些真仙境的仙蛟兵,充分演绎了【炮灰】一词,在洪荒中的准确定义。

    对方撤退时,不只是这数千高手退走,外围那数十万大军也迅速退去西牛贺洲;

    阵型都完全不顾,逃的异常狼狈。

    李长寿来不及追赶,只能凭借着尚未完全凝成的水神神位,平息了西海的咆哮,减少海中生灵死伤,避免给自己增加太多业障……

    然后,心底梳理着,这套方案后续的一系列操作,略感惋惜。

    又没法施展了。

    算来算去还是算不准‘生灵之心’;

    这次算错的,是敌手心理承受能力……

    此刻,以李长寿为圆点,背后的扇形区域内,小半的水晶宫安然无恙。

    显然在刚才灵爆时,有塔爷出手相助,护住了西海龙宫这批仅存的火种。

    再次恢复了人形的敖事,此刻正趴在李长寿身后,浑身上下满是伤痕,气息奄奄,已是重伤。

    稳一手,李长寿打出一道仙力,为敖事的龙魂加了几……十层封禁;

    免得他自爆。

    李长寿随后探查各处,开启部分纸道人,接应三路赶来的龙族高手,让他们避免与叛军主力遇上,增加无畏的伤亡。

    五行大阵的光膜缓缓收回,葫芦灵娃将小葫芦戴回头顶,各自化作纸人,朝葫芦藤飞去,钻入了一只只裂开的葫芦中。

    李长寿张开左手,葫芦藤钻回他袖口;

    又看了眼面前的深坑,轻轻叹息,转过身去,朝西海龙王走了两步。

    那百多仙蛟兵下意识后退半步,簇拥在宝座周围的龙族高手,目光无比复杂。

    在宝座后面,两个头套战巫蹲在那,双手揣在袖子中,此时正小声嘀咕:

    “这就是水神说的拖延时间?咴儿……”

    “可不吗?”

    牛头嘿嘿一笑,“把敌军都杀了,为己方援军争取冲过来的时间,这不也算拖延了时间,哞……”

    “咱还拘魂去不?”

    “咋拘啊,哪里还有魂儿,水神过来了,快走快走!”

    嘀咕声中,二巫直接跳到李长寿身后,抱着胳膊、拖着一堆铁链,走到了西海龙王身前。

    在侧旁那端庄秀丽的龙母搀扶下,西海龙王有些颤巍巍地站起身来,躬身道:

    “多谢水神救命之恩。”

    “龙王爷不必多礼,”李长寿忙回了句,又拿出两瓶丹药,“龙王可是中了毒?”

    “不错,”西海龙王闻言颇感羞惭,“明明此前水神已提醒过,但吾还是大意中了算计,不曾想,他西方已是将吾龙宫完全掏空。”

    李长寿左手轻轻摇晃,将已经只剩大概轮廓的敖事,放到了龙王龙母面前。

    龙王双目瞪圆,劈手就打,要将敖事毙于掌下;

    侧旁龙宫战将、长老,不少人小声呼喊:“陛下……”

    那龙母也是向前伸手想要阻拦,但素手抬起,话语只有一个‘陛’字,就顿住了动作。

    敖事,已不能活。

    但李长寿此刻却站了出来,低声叹道:“龙王爷,此时打杀不得。”

    西海龙王双目通红,低声道:“水神何必为这逆子求情!”

    “非是求情,”李长寿道,“敖事犯上作乱、欲弑亲父,罪大恶极,理应当斩。

    但龙王与敖事此刻都在天庭神位序列,是否将敖事带去天庭,由玉帝陛下发落,才更稳妥一些?

    待陛下下令,若是要处死敖事,自是将他推上天庭斩龙台,天道铡刀落下,一颗龙首落地,天道自会为他解了那心魔之咒。

    若那时,敖事诚心悔改,或许陛下也会动一动恻隐之心,让他有真灵轮回之机。”

    李长寿话语一顿,西海龙王、龙母,以及周遭那些长老,各自对李长寿投来感激的目光。

    敖事今日所作所为,哪怕是被控制了心神,也是要斩的,不然龙王威信全然不复。

    李长寿主动站出来阻拦,一为了避免亲父杀子的悲剧,二是顾全天庭威严,三可趁机让天庭与地府有第一步‘正式接触’。

    只是寥寥几句话,背后却有诸多考量,也算是寿的一点小智慧。

    李长寿又问:“龙王爷,敖事他们为何此前围而不攻?”

    “他们在逼问西海的宝库,”一龙族长老低声叹道。

    李长寿缓缓点头,这话题不宜多问。

    免得又被当做自己暗示什么。

    忽听龙吟阵阵,南、北各有数十条苍龙冲入海水,朝此地赶来;

    正此时,龙宫上方传来阵阵雷声,一道金光照下,其内飞出一排排天将……

    ——却是李长寿此前安排的‘救援’与‘掩护’方队,准时登场。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

    不多时,南海、北海龙宫的百多高手,以及天河十万水军,围在水晶宫废墟之外,看着空荡荡地‘战局’,陷入了疯狂的自我怀疑。

    这,还用他们?

    ……

    半个时辰后;

    西海龙王带着残部,以及三海龙宫支援来的高手,暂时去西海海眼协防;

    李长寿也命天河水军回天庭,赶去北天门准备第二波‘空降’。

    随后,李长寿看着面前这两大坛龙王血,眼底满是笑意。

    好东西哇……

    这是刚才为西海龙王疗伤逼毒时,汇聚了龙王体内大量剧毒的龙王血!

    毒丹原材!

    金仙剧毒!

    根据李长寿初步判断,这种毒应该是来自于某只鸿蒙凶兽,乃先天剧毒,毒性之霸烈,让西海龙王这种老牌大罗金仙都差点扛不住。

    虽然暴露了‘葫芦灵娃’这张底牌,但自己的底牌库,很快就能迎来一波扩增!

    李长寿小心翼翼那处三只宝囊,连续套了三层,将这两大坛龙王血收了起来。

    这里条件比较简陋,不能轻易这种剧毒,还要等龙族战事休了,用纸道人找个荒山慢慢处置。

    “你弄这玩意干啥?”

    塔爷在心底懒洋洋地问了句,语重心长地教育道:“爆啊,爆就完事了!毒算什么本事!难登大雅之堂!

    你可是掌握了化身灵爆秘法的男人!

    多爆几场,云霄仙子能不对你倾心啊?”

    李长寿笑而不言,已习惯了塔爷这般浪言浪语。

    “水神大人,”牛头在旁边弱弱地问,“咱们再去哪?

    您说的台词咱们兄弟俩都背过了!哞~”

    马面赶紧补充道:“我们地府阴司,永远是水神大人您的同伴,咴儿!”

    李长寿含笑点头,“刚才多亏了两位道友相助,不然场面定会一发而不可收拾。”

    “大人您别这么说,”牛头嘀咕道,“要不是我跟马面非要跟过来,那些龙宫叛军估计跑不了几个!”

    “话非如此……”

    李长寿刚要解释刚才的局势变化,一旁海水中出现了那张熟悉的太极图;

    李长寿与牛头马面立刻游了过去,消失在了此地。

    他们走后,几道身影从四面八方飞出来,在那海底深坑开始忙碌,将此地的尸身挨个补刀,用摄魂珠收摄残魂;

    随后又将这些尸身聚在一起,点燃了三昧真炎。

    诵经,诵的是度人经、消灾祈福咒、太清定魂咒。

    一只纸道人在海水中撑开一颗气泡,将那些灰烬聚来,复扬之,又在其气泡内吹起唢呐,仪式感瞬间拉满……

    海神庙中。

    大法师、云霄仙子、李长寿、牛头马面接连现身,仿佛此前都没出去过。

    李长寿闭目凝神,通过纸道人,监察四海各处动静。

    对于西方而言,虽然在西海未能寻找到‘龙之宝材’,但因为退的果断,自身损失并不算大,今日怕是远不会罢休。

    此时,南海、东海已陷入了动乱,海族叛军发起猛烈进攻,龙族战线一时吃紧……

    大法师见李长寿皱眉,问道:“长庚,如何了?”

    “各处乱起了,”李长寿道,“弟、我安排的纸道人,已经发现那股西海龙族叛军,他们在西牛贺州边缘北上、南下。

    看来应该是要攻北海和南海。

    西方这次目的明确,要得的,就是龙宫无数岁月的积累,作为西方大兴的基础。”

    大法师皱眉道:“西方大兴,置我道门于何地?这般!

    云霄师妹,你护长庚去南海,我去北海坐镇,务必坏掉西方算计!

    此举所为,道门气运昌隆!”

    言罢,大法师背后浮现出一张太极图,转身迈入其中。

    侧旁静静而立的云霄仙子,不由轻轻眨眼。

    她似乎被安排了。

    李长寿却是忙道:“师兄,此事!”

    太极图一闪而没,玄都大法师已没了踪迹。

    云霄不由轻笑了声,柔声道:

    “玄都师兄所说也有理,与西方相抗,并非单单人教之事。”

    李长寿无奈一笑,随即便道:“刚刚出手斗法,让你见笑了。”

    “道友出手,不动则已,一动若山崩,”云霄笑道,“道友这是生得晚了,若是在远古时就开始修行,早已是一方大能矣。”

    李长寿摇摇头,笑道:“你不觉得我做事不择手段便好。”

    云霄略微歪头,目中流露出少许思索,轻声问:“道友莫非觉得,我只知修行,而不知洪荒艰险吗?”

    李长寿温声笑着,缓缓摇头,二人对视一眼,彼此也觉得了解对方多了少许。

    角落中……

    牛头小声道:“马,咱俩挺尴尬啊在这,哞。”

    马面还来不及‘咴儿’,一张太极图浮现在两人背后,两只大手凭空探出,将这哥俩直接拉入其中。

    大法师的嗓音从太极图中传了出来:

    “长庚!接着!”

    一道乌光飞来,径直落在李长寿面前,被李长寿双手捧住。

    先天功德灵宝,太清圣人炼制的那把乾坤尺!

    这尺子的造型就如一把钝剑,曾打过东皇钟、砸过鲲鹏魂,算是人教少有的攻伐灵宝!

    当然,这如玄黄塔一般,只是借来,并非赐下。

    说借来也有些见外,这应该算是人教特色项目——共享灵宝!

    乾坤尺轻轻震颤,一缕灵性在李长寿心底响起,却是跟玄黄塔说起了相声。

    “咱们且去南海龙宫吧,莫要耽误了正事,”云霄仙子主动开口。

    “将你牵扯入了这般因果中……”

    李长寿有些歉然说着。

    “不怕,”云霄目中背负着小手,道一句:“你多费些心思安排布置,别让我有机会出手就是。”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