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西海龙宫主殿中,李长寿正侃侃而谈,详细介绍自己这七只葫芦之灵‘少许’奇异之处。

    距离李长寿本体所在不过数十丈,充斥着海水的乾坤之外,大法师眯眼笑着,时不时暗中观察一下,远处云霄仙子。

    大法师对这次的战事,也算投入了此前从未有过的热情……

    就是,大法师关注的点有些与众不同,尽是去看云霄仙子的反应了。

    万一云霄觉得李长寿哪点做的不美,误会李长寿性子太过跳脱……大法师就会立刻传声提醒李长寿一句,让李长寿展现出,当日灵爆金蝉子的那一面。

    虽然李长寿被金蝉子追赶几万里的样子,确实有些狼狈;

    但大阵定住金蝉子后,李长寿头都不回、看都不看背后灵爆场面的身影,也确实有点小帅。

    这才是首要大事!

    然而,大法师很快就发现,自己有些多虑了。

    云霄的眸子越来越亮,似是对李长寿这般行事颇为欣赏……

    尤其,当那几乎能以假乱真的葫芦化身出场时,云霄又露出淡淡笑意,目中还带着少许期待。

    于是,大法师对李长寿传声道了句:

    “表现还不错,云霄师妹对你越发欣赏,但糊弄人也莫要太过火了,不然显得轻浮孟浪。”

    李长寿:……

    他这不都是挺正常的策略吗?

    【分散敌人注意力,扰乱敌人进攻节奏,从而达到不战而拖延时间的目的。】

    罢了,既然大法师已觉得不妥,自己也该尊重下人教大手子的意见。

    李长寿话语一顿,心底计算着三龙宫高手抵达此地的时机,身形缓缓自半空落下。

    长发袖袍于水中并舞,浑身包裹着微弱的玄黄气息,站在了七娃之前。

    “各位,”李长寿一眼扫过众敌,笑道,“可要试试我这葫芦藤之妙?”

    今**宫大戏的主角敖事刚要说话,他身旁已是有几道黑影窜了出去,一只只斗篷抛飞,显露出几位或英俊或美艳的身影。

    鸿蒙凶兽的化形,都是这般满满的‘欺诈性’。

    李长寿笑容依旧淡定,虽敌众我寡,但也算有几分底……

    嗯,给塔爷点面子,此时算是有九分五的底气!

    虽凶兽凶狠,但李长寿有过跟金蝉子交手的经历,跟文净道人也算熟人,已知这些凶兽的实力到底如何。

    鸿蒙凶兽为天道所弃,各自的修为境界早已被天道锁死,在上古时,就没了在大道上前行的可能。

    真正棘手的,是这些凶兽各自的‘本命神通’与‘种族天赋’。

    就如文净道人的血蚊傀儡之法,以及吸血灭灰之术;

    还有金蝉子天生的乾坤遁术,让李长寿印象深刻的‘金蝉归壳’……

    这些凶兽难对付的主要原因。

    此刻,几只化作人形的凶兽最先发难……

    能看出,这几只凶兽只是想将战事引爆,不给李长寿更多开口的机会;

    此时它们出手也多有保留,明明只是隔了百丈的距离,可只是冲到一半,就各自顿住身形。

    几道乌光、一摊黑水,对李长寿当头撒落。

    李长寿气定神闲,站立不动,这几道攻势落在身上,却是连他半根头发都伤不到;

    那黑水都化作少许云烟,瞬间被蒸干。

    这,是哪般修为?

    出手的几只凶兽、后方观望的众高手不由一阵心惊,而李长寿在承受他们攻势时,已开始了反击。

    斗法又非回合制。

    七只葫芦灵娃中,大娃至五娃朝着不同方向迈出一步!

    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的残韵涌现,五只大头大眼板寸头的灵童似乎在一瞬间,施展出了截然不同的五种遁法!

    那几只凶兽却是冷冷一笑,这般遁法虽迅疾,但并非无迹可……寻……

    怎会?!

    五行遁法残留的道韵未散,方圆十丈的乾坤中出现淡淡波痕,那五只葫芦灵娃的气息,竟彻底消失不见!

    已不知第几次,大殿之内落针可闻。

    但这次的安静,只持续了不足一个呼吸!

    毫无征兆,五只小胖手同时在这几只凶兽的背后出现,各自抓着一把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在凶兽的脖颈!

    这五只小胖手一扎便退,唰的消失不见。

    就听得几声低吼,最先站出来的这五只化作人形的凶兽,或是浑身爆发出璀璨光华,或是直接转身拳掌轰砸!

    但他们所能捕捉到的,只是如同水波一般,淡淡的乾坤波痕!

    乾坤遁术!

    不对……

    刚刚的那五名童子,抓着一把把银针,用力扎了他们一下……

    一股莫名的火热气息,在这几只凶兽被扎的针眼处冒出,瞬息间席卷它们全身,没有给他们任何抵挡的机会!

    这五只凶兽双目突然变得赤红,但表情,却是……意味深长、不可描述。

    “嗯……”

    一头化作女子的凶兽咬牙轻哼,额头满是香汗,双目渐渐迷离。

    她突然转身,朝着宫殿之外飞去,浑身气息一阵乱颤。

    而后,其他四只凶兽立刻跟随,一句话都没留下,转眼消失在宫殿大门处,速度一个比一个迅疾。

    只留下二五仔龙们与凶兽们不明所以,一阵面面相觑。

    李长寿淡定轻笑,大娃到五娃已是回到他身前,恢复原本造型,还是那般人畜无害。

    这一幕,当真诡异难明。

    一时间,原本还气势汹汹的这群鸿蒙凶兽,此刻面对这天庭海神的‘神通’,尽露出了退意。

    敖事深深吸了口气,提剑向前,身上的金色长袍闪耀着璀璨光亮。

    他这个主角,必须站出来了。

    “水神当真好本领,但今日,绝不能让你断了我龙族大运!”

    敖事话音刚落,忽听殿外远处传来一声低吼,一道道仙识探去,不少龙族高手、鸿蒙凶兽,尽皆变了面色。

    他们所见,远处海水中的画面混乱不堪、不可描述,前一刻还是在此地的‘同伙’,此刻却是丑态百出,如失去神智一般。

    李长寿气定神闲站在那,淡然道:

    “各位应知,贫道是人教中人,也善炼丹之道。

    上次为除掉那六翅金蝉,贫道做了一些后手准备,不曾想今日刚好用上。

    各位还请放心,这般掺杂了情花之毒的银针,我也只有那几十根,若是信得过我,尽管放马过来就是。

    各位莫怕,贫道只不过是天庭文官,并非武将。”

    他说的是实话,那些银针本来就是给金蝉子准备的后手,只是没用上。

    那些银针上的药效,在刚才已是瞬间催发了出去,此时已无半点残留。

    所谓情花毒,就是雄心丹炼制原材料‘情水’提炼而出,本就只有那几十根,用过就没了……

    但此时,李长寿说的越淡然,远处的画面越是混乱不堪,这些敌手越是……

    不敢信。

    在暗中观察的大法师嘴角抽搐,云霄仙子也是禁不住以手抚额;

    李长寿心底的塔爷已是笑的喘不上气,对李长寿各种笑骂……

    敖事回过神来,咬牙斥道:

    “各长老何在!”

    “敖事太子,”李长寿淡然道,“你除却会呼喊旁人向前,可还有其他本领?”

    当下,李长寿向前迈出一步,眼睑微微低垂。

    他背后,大娃到五娃各自跳起,在西海龙王以及那些忠于龙王的龙族、仙蛟兵身周,分列五角之位,各自将头上葫芦解下。

    这些小葫芦竟是五只阵基,此时被五只灵娃催发起来,化作五行御守阵,调运水灵气息化作五行之力,撑开了一道半透明的光膜。

    葫芦藤虽然有些恶搞,但这确实是李长寿的一张底牌,只不过是形象上有些……

    致敬,嗯,致敬。

    而六娃和七娃,此时已在五行大阵之内盘腿而坐,透明的六娃不知在做什么,七娃却推演出水火太极图,加持于阵法上。

    李长寿头都不回,又向前迈出几步,目光平视敖事,浑身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

    五步、六步……

    李长寿独面数千高手,眼中只有那裹着金光的敖事。

    “敖事太子,你可还记得,自身之道为何?”

    敖事眉头紧皱,下意识想要后退;

    但又知自己若退,便会成为西方弃子,此刻只能咬牙硬顶。

    数十名离着敖事最近的龙族高手齐齐向前,各自放出威压,震向天庭水神。

    李长寿毫无所觉,依然不紧不慢地前行。

    十步、十二步……

    “水神何敢目中无人!”

    一龙首老者怒吼,抬手做爪,对着李长寿遥遥一抓,一只十数丈直径的龙爪虚影,对李长寿当头摁下!

    李长寿身影巍然不动,那龙爪直接炸碎。

    一石激起千层浪,数十名龙首老者齐齐出手,西海龙宫各处剧烈震荡,神通接连不断、灵力四处爆涌、乾坤动荡不安,此处水晶宫中不少华贵的摆件齐齐破碎。

    但……

    震荡过后,李长寿依然站在那,身周飘着淡淡的玄黄气息,头发丝都未断一根。

    不过李长寿也发现了,自己硬抗这些攻势时,只能原地罚站。

    大概,万物都有平衡,这就是天道对天地玲珑玄黄塔的限制……吧。

    “各位,打够了吗?”

    李长寿眼睑半垂,轻轻吐了口气。

    一龙首老者如梦初醒,猛地大喊:“他定有至宝护身!”

    霎时间,刚才出手的数十头老龙释然了大半,但随之又紧紧皱眉。

    已经躲在人堆中的敖事立刻喊道:“那就将他困住,先杀敖闰!”

    敖闰,其父名号。

    五行大阵中,西海龙王闭眼长叹。

    一人站在数千高手前的李长寿,目中流露出少许无奈,淡然道:“这度魂咒当真厉害,已让一灵泯灭本性至此。”

    “动手!”

    敖事英俊的面容满是狰狞,大喝过后,那数十名龙族老者扑向李长寿;

    他们身后的这数千道身影分做两股,就要绕过李长寿,冲向西海龙王……

    李长寿等的便是此刻!

    前方又是道道神通术法轰砸而来,李长寿身形却无声炸散,让这些攻势尽数落空。

    有龙族老者立刻大喊:“水遁法!”

    正此时,数十股拳头直径的水流,正面撞向这批龙族高手!

    这些老龙虽反应堪称神速,接连催起龙力轰杀,但依然有半数水流,贴着这些老龙的身形穿梭而过,朝敖事聚拢而去。

    水流的速度突然暴增数倍!

    敖事心神巨震,灵觉狂跳!

    “殿下快退!”

    西海众叛龙对着敖事蜂拥而去,漫天神通朝着那些水流截杀。

    这二十一股水流突然再生变化,或由水化金、或由水化风、或激发乾坤波痕、或化作冰棱前窜……

    遁法!

    全是遁法!

    只看得人眼花缭乱,却根本不知水神本体在何处的遁法!

    叛龙一方速度也不慢,道道身影将敖事就近围住,用肉身挡住四面、八方、上下,数十高手聚成了一个球……

    但……

    “啧啧。”

    这数十名面朝外的龙族高手,突然听到背后传来的轻笑声,各自毛发竖立。

    当着这些高手的面,就在这个由龙族高手围起的‘球’中,也就是瞬息之间!

    一张宝图凭空出现,其上涌出数十条江河的虚影,将敖事直接镇压,吞入宝图之内。

    李长寿的身影,自一朵冰蓝色的火焰中走出,站在重重包围之中,随手将宝图收起,淡定地塞入袖口。

    几乎无人发现,他袖口中当即出现少许乾坤波痕……

    “快救殿下!”

    “封锁乾坤,莫让他再逃了!”

    只是转瞬,这数十名龙首老者以各自龙力镇压乾坤,将方圆百丈的乾坤封禁!

    又听……

    “各位。”

    李长寿嗓音突然自宝座方向传来,满殿高手齐齐一惊!

    他们看看被数十位龙首老者围住之地,那里有个白发白衣的天庭水神;

    再看看那五行阵法之前,淡定站着另一个白衣白发的……

    天庭水神!

    水神极擅化身之法,这自不是什么秘密。

    但这是何时掉的包、何时换的位、何时移形换的影?

    还有那乾坤遁法,如何能做到这般无声无息?

    李长寿轻笑了声,在袖中拿出了那张宝图,随手一甩,将此刻被大禹治水图镇住龙魂、已经昏迷不醒的西海龙宫太子敖事,扔到了地上。

    敖事本就本领不强,此前被强行提了修为,实际战力勉强堪比普通金仙空虚掌门。

    左手扣住敖事的脖颈,李长寿淡然道:

    “便是不用至宝,尔等又奈我何?

    对了,贫道那化身,可不只是化身。”

    李长寿话语刚落,一股惊人的灵力波动出现在敖事原本站立之处!

    此刻,乾坤封禁尚未消散,数十位龙首老者扭头,看向李长寿留在此处的化身……

    却见这化身衣袍之下,竟出现了七十二只光斑!

    不止如此,这化身腹部,那颗金丹此前得了数十股灵力注入,已开始剧烈震颤!

    一股天道之力突然显现,这金丹瞬间炸碎!

    七十二只光斑同时膨胀、暴涌!

    地煞灵爆阵·金仙内核加料版!

    耀目的‘太阳’升腾而起,李长寿已将敖事提到身前,顺便将已经愣住的牛头马面,用仙力拽到了五行阵法内。

    李长寿心底响起敖乙的几句话语,手指带出几道残影,瞬间点在敖事脊背、尾椎骨、后脑三处区域。

    敖事额头犄角闪烁光亮,身形突然膨胀,在金光中化作一条数百丈长的黑龙,被李长寿团成一团,当做了盾牌,护在了五行阵法之前……

    那一天,仿佛太阳星坠入了海底。

    西海龙宫正上方的海面,缓缓拱起百里直径的水球,一股股灵力光束照透了天际……

    “都说了,贫道不善斗法,只是天庭文官。”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