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时机?老师在等什么时机?’

    兜率宫宫门前,大法师站在台阶上静静而立,想着此前在太清观中与老师的简短交流。

    他是去找老师请命,正式收李长寿为徒的。

    但老师开口只是说了句……

    时机未到。

    换而言之,老师已决定要收长寿为徒,但却在等待一个时机?

    这还能有哪般时机?

    不就是直接一道圣人法旨的事吗?

    为什么感觉背后还有颇为复杂的算计?

    大法师略微皱眉,推开兜率宫大门,回了自己的固定席位——

    那棵老树下,阴凉草地间。

    他身为人教大弟子、道门大师兄,如何不会筹谋算计?只是一直少动心念,懒得去算计罢了。

    大法师提了提衣袖,目中来了几分兴致。

    今日,就让他好好地推演推算一番,老师到底在等哪般时机,长寿何时才能顺利迈入兜率宫中!

    于是,大法师坐在树下,开始不断掐指、不断思索,时不时点头、摇头,神情颇为认真。

    一直到眉头皱成了‘川’字,大法师才缓缓松了口气……

    放弃了。

    确实捉摸不透自家老师在算计什么。

    “唉,随他们去吧,知道老师已经有意收徒就好了。

    此事不宜告知长寿,免得长寿因此心境不稳,且等老师下法旨,再给长寿贺喜便是。”

    大法师打了个哈欠,刚要【将身形放归于自然、让心神交融于天地】,小金小银就从远处‘哒哒哒’的跑了过来。

    “大法师!之前长寿师兄过来,送来了一些蟠桃呢。”

    “蟠桃?”

    大法师眉角一挑,看着小金小银打开的玉盒中,那整齐摆放着的六颗蟠桃,露出些许笑意。

    “长寿也是有心了,得了好处还不忘送过来。”

    大法师轻轻一叹,“你们两个拿去分着吃了吧,莫要辜负长寿这般心意。”

    小金小银赶紧点头,将玉盒抱回了殿内,一路还打了几个嗝。

    “这两个小家伙,偷吃都不去擦嘴的。”

    蟠桃……海神……

    大法师喃喃道:“莫不是,老师要等长寿立下些大功?

    若是这般,倒也不能着急,不过总觉得老师并未在乎龙族之事,还应是有其他考量。

    时机二字,当真太过含糊不清。”

    罢了。

    想这般多总归无用。

    大法师伸了个懒腰,身形缓缓后仰,地上那浅浅青草在飞速生长、交错,凝成了一张舒适的草床。

    对了,长寿现在正在作甚?

    大法师左手枕在脑后,右手在面前轻轻一点,太极图缓缓现影,阴阳双鱼转动间,凝出了一幅画卷。

    哟,竟然去了三仙岛!

    一见此处,大法师顿时来了精神,画面缓缓推动,很快就看到了那两道,正在林间漫步闲聊的身影。

    大法师心底赞叹几声,赶忙挥手散去太极图虚影。

    但就算大法师的动作足够迅速,云霄仙子依然有所感应,朝空中看了眼……

    大法师仔细推算,发现自己的道韵并未被云霄捕捉到,这才松了口气。

    ‘倒是真有你的,小长寿。

    这般机会都不放过,拿着蟠桃就敢硬去三仙岛,又不是什么蟠桃灵根,也不怕人云霄师妹看不上眼。’

    于是,侧身翻躺,大梦入眠。

    ……

    三仙岛上。

    云霄略微皱眉,缓缓收回投向斜上方的目光。

    李长寿笑道:“怎么了?可是有人在窥探此处?”

    云霄不由奇道:“道友也察觉到了刚才的那道气息?”

    “我修为浅薄,自是察觉不到的,”李长寿道,“只是在仙子的表情上读出了这般。”

    “应当是大师兄在看,”云霄轻声一叹,也略有些无奈,“让道友见笑了。”

    ——送李长寿抵达三仙岛之后,多宝道人就借口回去为老师献桃,回返了缥缈之外碧游宫。

    李长寿笑道:“多宝前辈洒脱不羁,性喜玩闹,当真也是天地间少有的人物。

    截教之内多性情之辈,比这洪荒其他地方,多了许多人情味。

    修道路漫漫,有友相伴才是最幸运之事。”

    云霄不由停下步子,略微转过身形,柔声笑道:“怎得凡事到了你口中都能寻到益善,又偏偏听得,都这般有道理。”

    林间光影婆娑,少许光斑落在她长裙上,多了几分活泼轻乐。

    “仙子莫要折煞了我,”李长寿不敢多看,只是笑道,“不过是,看待同一件事时,可以有不同的角度罢了。

    再说截教这人情味,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云霄问:“可是坏在了因果二字。”

    “嗯,便是因果二字,”李长寿目中带着几分深意,缓声道,“交情深厚者越多,就越摆不开这般因果。

    因果如网,已是将截教整个包裹。”

    云霄若有所思。

    稳妥起见,李长寿并未多提,点到即止,与云霄继续在此间漫步。

    云升云起云自没,潮生潮涨潮回落。

    三仙岛上的风景倒是不错,只不过李长寿并未能记得太多。

    云霄也问他此次为何来金鳌岛,李长寿说起了龙族之事,以及自己在路上已拿到的、多宝道人的一封手书。

    那手书上写了两个古字,是‘龙’与‘天’。

    接下来,李长寿离开三仙岛后,还会去玉虚宫中拜访,希望能寻找到广成子,再求‘困’与‘升’二字。

    “困龙升天?”

    云霄轻声念着,“这般笔迹,对龙族可有什么效果?”

    “若单是两位前辈的手书,或许还会起到一些反作用,觉得道门插手他们龙族之事。”

    李长寿笑道:

    “但此事若小心运作,再配合玉帝陛下给的许诺,就能形成一股强压。

    洪荒虽大,三千世界虽广阔,但有道门三教表态,龙族躲无可躲。

    现如今,玉帝陛下对龙族之事已失了耐心,要尽快得出结果,此时就不能任由龙族先解决完内部的麻烦,只能先让龙族立下名义,再内外配合、逐步整顿……”

    林间,李长寿侃侃而谈。

    云霄仙子大多都在静静听着,时不时也会轻轻颔首,或是主动问询。

    相谈甚欢,左右皆闲。

    仿佛只是一个晃神,已来岛上一二时辰。

    李长寿表达离意,云霄自送他出了三仙岛,而琼霄、碧霄也跑出来凑热闹,目中略带促狭,却也并未出言调侃。

    跪下警告。

    “咱们走吧,”李长寿对侧旁莫名有了些拘谨的龙吉公主招呼一声。

    龙吉向前飞来,跟在李长寿身后,抱着拂尘,略微有些出神。

    取路南赡部洲,赶去昆仑仙山。

    这一路行到了半途,龙吉总算小声问了句:“海神……”

    “嗯?”

    “桃,好吃吗?”

    “还可以,怎么突然问这个?”

    “嘻嘻,”龙吉吐着舌尖笑了笑,随后就有些怯弱地道:“海神,龙吉可否问您一句,就凭您……嗯,为何要来天庭相助我父亲呢?”

    李长寿反问道:“那你说,为何老君要在天庭相助陛下?”

    龙吉不由一怔,隐隐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答案,却又如坠云雾,不知自己究竟明白了什么。

    李长寿轻笑了声,继续驾云前行,并未再多解释。

    反倒是龙吉思索了一阵,拿出自己那枚玉符,低头写下:

    【海神拜访截教,人脉之广、交友之多,令人瞠目结舌,尤其是多宝道人前辈主动来寻,称兄道弟不足贵……

    海神竟与云霄仙子相交莫逆,宛若知音知己,漫步山林,笑谈欢度……

    了不得呀,了不得。】

    “龙吉?”

    “在!”龙吉连忙答应一声,将玉符收回道袍的袖子中,“海神您吩咐!”

    李长寿笑道:“莫要让今日所见这些在天庭中流传。”

    “若父亲和母亲问起……”

    “那自是可说的。”

    李长寿道:“接下来先去拜访一位前辈,就要去玉虚宫,你切记,无论在玉虚宫遭遇到哪般情形,都不要出声,就在我身后跟着。”

    “是,”龙吉面色凝重地答应一声。

    她自是知道,阐截两教因为教义不同、理念不同,两教仙宗经常会爆发冲突。

    龙吉见李长寿在截教之中如此受欢迎,甚至还是那大名鼎鼎的云霄仙子‘闺中密友’,想必在阐教那边……

    应当,不会被打出来吧?

    龙吉毕竟还是少女心性,此时已开始惴惴不安了起来。

    然而,接下来发生之事,让龙吉有些应接不暇。

    他们先是去了中神州二仙山,寻到了麻姑洞,见到一位净面无须、十分温厚的长者——

    黄龙真人。

    李长寿也没藏着掖着,直接说是为龙族之事而来,请黄龙真人出面,讨广成子前辈的一封手书,并将多宝道人的手书拿了出来。

    黄龙真人问:“只需广成子师兄写两个字?”

    李长寿笑道:“不错,最好是留下广成子前辈的一缕气息,如此可代表阐教的态度。”

    “那好办!”

    黄龙真人满口答应,当下就带李长寿和龙吉去了昆仑山。

    寻到玉虚宫、拜竭广成子,黄龙真人不提李长寿来意,直接将这件事揽在了他身上,将多宝道人所写的那两个字献给广成子。

    广成子含笑提笔,写下了‘困’与‘升’字。

    “如此就可以了?”

    “多谢师兄!”

    “多谢前辈。”

    “小事矣,”广成子将手书叠好,用仙力送还到了李长寿手中,笑道,“天庭本就是道祖所立,出些力自是应该。”

    李长寿再三言谢,一旁龙吉已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阐截两教,对天庭当真有这么大的善意吗?

    龙吉自然是知晓的——这些,不过是冲着海神的面皮罢了。

    待他们无惊无险离了玉虚宫,取道回返东海,龙吉拿出自己的玉符,默默地写下了一句。

    【海神,三教通吃,甚惊吉。】

    ……

    李长寿带着龙吉抵达东海时;

    西牛贺州,灵山脚下,一处深谷内的大阵中。

    几道身影站在一口宝池旁,同时出手,将一只尚未蝉蜕的金蝉,缓缓沉入宝池底部。

    这几人都是老道模样,各自穿着有些破烂的长袍;

    按灵山的规矩,袍子越破、在教内的地位也就越高,这是警惕自身,不忘‘西方贫瘠’这般大事。

    在这几位老道身后不远处,几个角落各站着一两道身影。

    文净道人也在此处,正注视着宝池中的金蝉;

    因感同身受而有些悲痛的她,只差一点,就在此地笑出声来……

    就听那几名老道言说:

    “金蝉子废了。”

    “那海神竟有灭杀金蝉的实力,让文净他们都小心些,不要直接对海神出手,此人深藏不漏。”

    “人教弟子,藏而不露,所图不知为何。”

    几人各自出声,几句言语之后,就陷入了沉默。

    文净道人当真有些惊讶了。

    海神?

    亲手重创了金蝉子,打的金蝉子相当于轮回转世?

    这怎么可能,海神修为应该未到大罗境,而金蝉子是从远古厮杀下来的凶兽,同境界斗法堪称无解……

    金蝉子怎么就差点没了?文净道人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话说回来,海神大人……

    他不是文官吗?

    文净道人顿时一阵眨眼。

    就听,一老道咬牙骂道:“咱们难道就咽下这口气?

    老师有言,金蝉子与咱们西方大兴有关,海神这是截断了咱们西方大运!”

    “就算想对海神出手,却根本寻不到他的本体,杀他那纸人做成的化身又有何用?”

    又有老道开口:“动不了海神,莫非还动不了海神身旁之人?”

    “动谁?”

    “与海神相交莫逆,且与咱们西方有较多因果的,便是那……”

    “截教,赵公明。”

    听到这个名号,宝池旁的这几个老道,再次陷入了沉默。

    这次沉默持续了足足片刻,直到一名老道仰头轻叹:

    “敌不过,换一个。”

    文净道人忍不住翻起白眼,斜靠在石壁上,等这几位圣人弟子商议出结果。

    又听他们在那嘀咕半天,却无法找出一个合适的报复目标,文净道人心底不由冷哼了声……

    ‘莫说你们了,本女王身为海神大人的左膀右臂,此时都不知半个海神大人的亲友。

    与其在这里叽叽歪歪,怎么不敢杀上兜率宫,找本女王大人的爱妃不痛快?’

    一想到‘爱妃’二字,文净道人的那双凤眼轻轻眯了起来,嘴角荡起少许笑意……

    这几位西方教圣人弟子商议了半天,方才定下了报复海神的计划。

    而这份计划,被文净道人只用了片刻,就全盘讲述给了李长寿的纸道人,一字都不差……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