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东木公话音刚落,海神府外便有一名天兵脱离队列,两步跳到了门内。

    这天兵低头快步前行,头戴银盔、身着锁甲战裙,远看与男子无异,只是稍矮了些。

    等她到了近前,对李长寿和东木公抱拳行礼,低着的头才慢慢抬起,露出了一张端正清秀、伴着少许青涩的小脸。

    就如豆蔻年华的少女,若放在凡人中,也就十三四岁的模样。

    她一开口,嗓音颇为清脆:

    “龙吉拜见木公,拜见海神!”

    “殿下多礼了,”李长寿笑着回了个道揖。

    龙吉虽是玉帝王母之女,且是天庭公主,但在天庭之中并未有对应神位,算是玉帝陛下的‘家眷’,这般执礼也算合乎情理。

    李长寿心底却颇多感慨。

    龙吉,封神大劫后的红鸾星君,又是一位跟封神大劫有关之人呐。

    自己和封神大劫,当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了……

    李长寿念头转动,少许与龙吉有关的记忆纷沓而来,稍微推算,就将自己所知的讯息都整理了出来。

    【封神劫难中的龙吉,倒是个法力不低的小高手,站阐教阵营,主动前去相助周武王;

    龙吉本为天帝之女,据传是因为犯了错被贬下凡间修行,相关战绩李长寿记不太清,就记得她被某个仙翁和月老所劝,嫁给了她的一个手下败将。

    她那手下败将,还是个不怎么行的小白脸,叫洪锦还是什么的。】

    根据李长寿对月老老铁的了解,月老能办出这种没良心的事,必然是有什么人或者势力在背后算计。

    有关龙吉的大概情况,李长寿所知也就是这些了。

    东木公在旁道:“龙吉殿下,何不现出真容,拜海神为老师?”

    “是,”龙吉公主轻声答应着,身周泛起淡淡仙雾。

    待仙雾消散,她身上甲胄隐去,化作了一身浅白色的仙裙,如瀑青丝也垂落了下来。

    此时,龙吉的个头比刚才矮了几分,身子也纤弱了许多,已完全可以用‘可爱’来形容。

    李长寿仔细一瞧,这还当真是个少女,刚开始进入青春期的那种。

    不过话说回来,玉帝和王母都算是先天生灵,他们女儿的生长周期,是按年算,还是按元会算?

    这龙吉公主少说也几千岁了吧?

    这要是在封神大劫还是如此少女形貌,那月老老铁和什么仙翁,以及那个洪锦……不就是在犯罪吗?

    嗯,自己身为玉帝陛下信任的普通权臣,得尽快提出一套完整的天规天律才行。

    少女龙吉向前,对李长寿盈盈一拜,恭敬地喊了声:“龙吉拜见老师。”

    “哎,莫要喊我老师,这因果可轻易受不得。”

    李长寿笑道:“公主殿下既要跟小神学谋略之道,那小神就厚着面皮,接下这份差事。

    但公主殿下喊小神做海神就是了,莫要老师老师的喊。”

    龙吉不由瞧向东木公,后者含笑点头,觉得李长寿不过是自谦。

    其实,是真的怕。

    木公笑道:“海神怎么说,殿下如何做就是了。”

    龙吉公主立刻脆生生地喊了声:“海神!”

    李长寿这才满意的一笑,从袖中拿了几瓶丹药做见面礼。

    他本以为,龙吉公主今日前来,只是跟自己打个招呼、走个过场,却不曾想,东木公带人离开后……

    这位公主殿下就站在海神府角落中,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各处,浑身透着一股子灵性。

    “殿下,您?”李长寿目中露出几分不解。

    “母亲让我跟在海神您身边多学多看,”这少女笑着眨眨眼,带着少许狡黠,“海神,我能在您这住下吗?”

    “殿下,实不相瞒。”

    李长寿正色道:“小神在此地的不过是化身,平日里这化身大多是在修行,无趣的很。”

    “海神放心,我也是要修行呢!”

    龙吉笑道:“既然母亲说了让我跟在海神身边,我自是要遵从母亲的命令。

    海神若是要出门,或是要做何事时,若方便就带上龙吉,若不便,就当龙吉不在此地。

    龙吉就是来做海神您身旁的童子童女,跑腿打杂都是无碍,也断不会给海神招惹因果、增加麻烦,丢了咱们天庭的面皮。”

    李长寿不由暗赞。

    这位公主殿下一言一行都是颇为知礼,言谈举止又有一种自成的气度,落落大方、不骄不躁,确实是个不错的苗子。

    不愧是玉帝与王母的骨血。

    李长寿笑道:“既如此,殿下不如去瑶池准备一番,明早再来见我。

    我明日便会启程,前往拜访三教高人、龙族龙王,殿下与我一同逛这一圈,也算结些善缘。”

    “多谢海神!”

    龙吉闻言开心不已,倒也并未强求在海神府中住下。

    送走龙吉,李长寿不由开始沉思。

    ‘陛下这是……几个意思?’

    若是用排除法,那首先排除一个最荒谬的选项——【美人计】。

    堂堂玉帝、三界主宰,又有紫霄宫撑腰,怎么会将视若珍宝的女儿,安排去美人计他一个小小的海神?

    其次还应排除【督军】这个选项,玉帝和王母应做不出这般举动。

    反倒是东木公所说的理由最为可信,这位殿下,就是来学谋略、学算计的。

    可这些谋略、算计又该怎么教?

    他李长寿不过是做事稳了一点点,考虑的多了一点点,准备的更充分了一点点,也并没有什么足以教人的长处嘛。

    总不能传授龙吉公主思维导视图大法,培养龙吉公主发散性思维……

    李长寿坐在摇椅上,也是有些犯难,最后只能转换思路。

    ‘还是把这位殿下当做督军吧。’

    如此,李长寿倒是更容易接受了些,且他平日里作为海神,也没什么需藏着掖着的。

    于是,第二日一早……

    李长寿的心神刚落在海神府的纸道人身上,就发现海神府门外,站着一道单薄的身影,自然就是龙吉。

    她在头上扎了个布包,藏起秀发,又换上了一身浅白色道袍、布靴,倒也有点‘道童’的样子。

    李长寿起身朝府外而去,门外的少女也连忙转身。

    “殿下可久等了?”

    “龙吉见过海神!”

    龙吉欠身行礼,又道:“还请海神喊我龙吉,昨日海神您可是说过的,今日起,我便是海神您的跟班道童了呢。”

    “那,小神就得罪了。”

    李长寿轻笑了声,将手中拂尘递了过去。

    龙吉立刻向前,双手将拂尘捧过,像模像样地端在怀中,跟在了李长寿身后。

    李长寿袖袍一挥,起了一朵白云,当下带着龙吉朝兜率宫而去。

    昨天李长寿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将人教这份蟠桃拿给大法师,让大法师‘分配’。

    事虽小,却不能随意待之。

    然而,让李长寿未曾想到的是……

    大法师竟不在兜率宫中睡、咳,修行!

    兜率宫前院,小金笑嘻嘻地说着:“大法师回太清观了,说是有事要禀告圣人老爷。”

    小银也在旁道:“老君前几日骑牛出去了,也不在宫中。

    长庚师兄,你有什么难事吗?我们两个也是可以帮你的!”

    李长寿:……

    帮啥?

    拿几件老君的宝物,下去对着猴子喊‘孙行者’、‘者行孙’?

    “不是什么难事,”李长寿笑道,自怀中拿出一只锦盒,笑道:“王母娘娘拿了些蟠桃赠与道门三教,我特地送过来。

    这里面有蟠桃三十六颗,你们两个可不要偷吃,待大法师回来自会赏赐给你们。”

    “哦!”

    小金小银点头答应,倒也觉得没什么。

    蟠桃嘛,天庭初立、兜率宫刚建那几千年,隔三差五就有仙子姐姐们送过来。

    后来因为吃桃子吃腻了,拿去喂青牛了不少呢。

    随后,李长寿带着龙吉拜别此地,驾云朝东天门方向而去。

    龙吉公主略作思索,拿了只玉符出来,在其内写下了一段话语。

    李长寿笑道:“写的什么?”

    “海神请看。”

    龙吉公主将玉符递了过来,李长寿扫过一眼,不由轻笑几声。

    这位龙吉公主,竟将他刚才对小金小银所说话语,尽数记录了下来,且在其后写了一小段评语。

    评语写的是:

    【今日海神入兜率宫寻大法师,本欲将母亲所赠蟠桃交于大法师处置,此事虽小,却见海神行事之谨慎有度。

    不逾矩三字,说者易,行者难矣。】

    李长寿将玉符递了回来,赞叹道:“多看多学易,多想多思难,这般习惯望你保持下去,今后自可为天庭独撑一面大旗。”

    龙吉有些腼腆地吐了吐舌尖,脸蛋微红,小声答应了一句。

    李长寿又道:“走吧,咱们再去金鳌岛。

    出了天门后,洪荒还是有颇多凶险,若遇危险,当以自保为上,小神也会护着殿下脱身。”

    “海神放心,龙吉定不会增任何事端。”

    “善。”

    李长寿含笑点头,带着龙吉出了金鳌岛,朝东海而去。

    他虽然也很想,给龙吉开个补习班,恶补一下《稳字经》和《套路论》,但这些都是他小琼峰不传之秘,还是不宜外露。

    且,龙吉公主身份也比较敏感,与敖乙有诸多不同,不可一概而论。

    大法师去面见圣人老爷了?

    李长寿沉思一二,如此,剩下的六十四颗蟠桃他就这般闷下,找个机会带十几颗回度仙门,让师父他们品尝品尝了。

    ……

    半日后,金鳌岛前,李长寿驾云慢行,几名金鳌岛仙人主动外出相迎。

    龙吉跟在李长寿身后扮道童,也无人对她多关注。

    而龙吉从最初的淡定,到渐渐有些震惊,再到莫名的震撼,看这位海神的目光,也不断变化。

    ‘这到底是哪般人物,报效了天庭、辅佐了父亲?’

    龙吉虽看着年幼,但已修行过不短的年岁,更是自小在瑶池中饱览经书,知晓各类秘闻、传说。

    金鳌岛乃截教有名的道场,此地有去碧游宫的路径,多圣人弟子,平日里对天庭理都不理。

    但今日,海神来了金鳌岛,先是金仙相迎,而后十天君请宴。

    若不是这刚从兜率宫中而来,还以为海神是截教之人。

    而当李长寿提出,他想见截教大师兄、通天教主圣人老爷的大弟子,这边十天君还没开口答应,那位多宝道人前辈,就直接出现在了金鳌岛上,喊着‘海神老弟’就向前与李长寿热切相谈。

    李长寿寒暄一阵,说明来意,并拿出天庭赠礼。

    多宝道人眨眨眼,拿出一只蟠桃,拨开咬了一口晶莹剔透的桃肉,顿时满嘴清爽,舒服的轻哼了两声。

    “这蟠桃倒是不错,我留些献给老师品尝。

    剩下这些,在座各位同门分而食之,莫要辜负了海神和天庭的心意哈。”

    众截教仙人尽皆称是。

    但多宝道人话音刚落,突然想到了什么;

    在金光圣母兴冲冲地跳过来,准备分桃子时,多宝道人又道:

    “多留九颗出来,给海神老弟带上。”

    “是,大师兄,”金光圣母眨眨眼,禁不住掩口轻笑,“大师兄,这还要给回礼不成?”

    李长寿也忙道:“前辈,这不合适。”

    “什么合适不合适的!”

    多宝亲自出手,在袖中拿出了一只灵宝级的玉盒,在其中挑选了九只品相最好、年份最高的蟠桃,装入玉盒中。

    随后多宝道人手一挥,“这么好吃的桃子,怎么能不送去三仙岛?

    三霄师妹可是咱们截教的顶梁柱啊!

    海神,走吧,劳烦你再跟贫道跑一趟。”

    李长寿‘这’了半天,最终只是笑着答应了下来,带上玉盒,与有些懵圈的龙吉,跟着多宝道人一同朝三仙岛而去。

    路上,龙吉只见……

    某位传闻中的截教大师兄,跟海神凑在一起,不断小声嘀咕着什么,还时不时发出一阵‘嘿嘿’的奇怪笑声。

    到此时,龙吉也只是震惊,主要是震惊于海神人脉之广。

    又半个时辰后,等他们抵达三仙岛,见到了久负盛名的截教三霄仙子,龙吉眼底只剩下震撼。

    这位云霄仙子,当真是这世上应有的人儿吗?

    这还不是重点。

    海神跟这位云霄仙子单独在林中散步,闲谈说笑,这又是哪般情形?

    云霄仙子还亲手剥了颗蟠桃递给自家海神……

    海神嘴上说着这只是化身,吃了也没太多口感,但身体却很诚实的接了过来。

    海神跟多宝道人……

    海神与云霄仙子……

    龙吉抿着小嘴,站在角落中,听着旁边另外两位仙子说笑玩闹,默默拿出了玉符,记录下了此时的心境。

    与此同时,九重天阙,大赤天。

    云雾迷蒙缥缈,仙光各处环绕,无物、无神、无仙、无灵,所余唯有玄妙。

    而在这云雾深处,一方小小的道观中,大法师在道观的小殿门口正襟端坐、面带微笑,总有一种……不装嫩的乖巧感。

    不多时,大法师对着殿内小声道了句:

    “老师,您看弟子刚才的提议如何?”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