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这叫什么事?

    陆压道人还没个影,又意外跳出了个金蝉子。

    本来陪玉帝出来压海岸线,已是李长寿计划之外的变数。

    他想着不能扫了玉帝的兴致,且三界中也没人敢真的怼玉帝,便出来一同逛逛。

    但今日之事,发展方向怎么如此不稳?

    龙子聚会,西方之人在此地躲藏……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李长寿心念迅速转动,已是有了决断,在船舱中对玉帝传声道:

    “陛下,此人乃西方教高手,号金蝉子,近几十年来与小神交手几次。

    今日这龙子聚会应是他的算计,被咱们意外撞到了。

    小神此时也不知他具体在算计什么,但必然是与龙族之事有关。”

    玉帝淡定地传声道:“爱卿,就当吾不在此地,你该如何应对,便如何应对。”

    李长寿:……

    陛下你不在此地,这家伙来海神庙跳脱衣祷祝舞,都见不到小神。

    不过看玉帝眼底有些跃跃欲试,李长寿也不好直接说这些。

    ‘仔细想来,这位陛下其实也只是,想在这种天庭大事中,有一些参与感罢了……’

    “小神领命!”

    李长寿答应一声,又传声对东木公叮嘱。

    稍后若是起了冲突,必须第一时间掩护玉帝陛下。

    自己这具纸道人实力有限,与东木公联手怕也不是金蝉子的对手,且此地还有不少龙族兵马,这些龙族立场未定……

    稍后真打起来,八成是玉帝出手护着他们两个天庭臣神。

    他们实力够不够玉帝心里有数,但态度必须要有,姿势必须满分。

    李长寿示意那几名舞姬稍作歇息,让乐师停下奏乐,端着拂尘率先出了船舱。

    东木公略微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玉帝暗中瞪了他一眼,东木公连忙挺直腰杆,对玉帝露出了然的笑容。

    就这般,三人站在船首甲板,李长寿神力摇动,一路风驰电掣。

    玉帝陛下传声笑问:“长庚爱卿,一般遇到这般敌手,你是如何应对?”

    “小神化身实力有限,不善斗法,大多都是出些主意。”

    李长寿并未回头,暗中传声,“这个金蝉子心狠手辣,本体乃是鸿蒙凶兽,如今却得了西方教圣人赏识,似乎要把他收为弟子。

    而近来,西方教在龙族之事上的诸多算计,都是出自他手。

    若今日能将他留在此地,自是再好不过。”

    “好!”

    玉帝陛下眼中放光,“今日就让吾见识一番,吾的爱卿如何智斗西方强人!”

    李长寿额头挂了几道黑线。

    他说这么多,其实也是想说——干掉这个金蝉子,西方教那边定会感觉肉疼。

    虽说,一个金蝉子,并不值得玉帝陛下亲自出手。

    但明明有直接斩杀对手的实力,却要躲在后方看戏,这多少有些……

    不太稳健。

    罢了,谁让这是玉帝陛下,自己一个四阶小神,事情多,功德少,别人休假咱加班,出兵全靠撒豆仙。

    怎么智斗?

    还能怎么智斗……

    李长寿开始暗中喊人。

    先是神念降临在了海神庙中,与隔壁玉像勾搭几下,很快就连通敖乙,让敖乙立刻带上能找到的龙族高手,尽快赶来西海此处。

    敖乙答应一声,李长寿就切断神念。

    紧接着,又派了一具少女模样的纸道人,自安水城地下,赶到了南海边缘,对着大海吹响了一支短笛。

    不过转眼,一条游鱼出现在了海水中,李长寿便对游鱼传声。

    这条鱼是文净道人的傀儡。

    李长寿也没多解释,只是让文净道人如果有机会,就来西海走一趟,不可直接暴露身形,先与他暗中接头再说。

    做完了这些,李长寿便开始思考,他该如何拖延时间,才能兼顾自己的面皮与天庭威仪,顺带还要让玉帝陛下觉得……

    ‘嘿,这斗的还挺好看。’

    这种事,讲究的是一句‘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看来,必须利用起金蝉子本性中的那一丝傲慢与中二……

    “哼!”

    此时尚隔着数千里,李长寿冷哼一声,面色冷漠,轻甩了下拂尘。

    金蝉子见状顿时笑眯了眼,似乎颇有些得意。

    此刻,那海贝仙舟上,几位龙子站起身来,面色也是各异。

    西海、南海龙宫家的太子淡然一笑,不为所动;

    北海龙宫的大太子有些纳闷,但还算正常。

    东海龙宫大太子敖甲,此刻却是有些忐忑,皱眉看着突然站起身来的金蝉子,眼底更是带着几分疑惑。

    这家伙凶性外露,哪里冒出来的?

    敖甲身形修长、面容英俊,但常年纵乐,让他看起来身形单薄,站在船上就如锦衣华袍成了精,头顶的犄角也算不上清透。

    此时,敖甲见海神面色不善自东南方向而来,又见突然冒出个高手,喊着‘海神可否再谈他一次’……

    仔细思考,敖甲已是明白了点什么。

    他,被人做了局!

    敖甲虽说平日里放纵度日,但并非痴傻之人,知道自家父王选择了哪条路,此刻当机立断。

    “海神哥哥!”

    敖甲开口呼喊一声,露出几分急切之意,更是直接越过金蝉子,朝千里外的李长寿迎去。

    见状,金蝉子眉头略微皱起,双手背负于身后,指间却多了一只薄如蝉翼的柳叶短刀,眼中流露出少许凶狠。

    李长寿敏锐地捕捉到了金蝉子的小动作,双目一眯,淡然道:

    “尔敢?”

    金蝉子嘴角勾勒出一缕微笑,背后的手指刚要轻弹,动作突然顿住。

    好浓烈的杀意!

    忽听几声龙吟,三道身影自海水之中闪出,却没有带起半点水花,呈品字形,将金蝉子隐隐包围。

    这是三位龙首老者,气息沉稳、威严不凡,面上鳞甲泛着淡淡的血色,自身更是包裹着一层肉眼可见的业障。

    远古战龙!

    金蝉子此时,面色开始变了。

    海神突然前来……

    龙族埋伏了如此高手……

    看来,他今日的计划,已是被海神和龙族早早的识破!

    为什么?

    自己谋算许久,另辟蹊径,暗中用西方教秘法影响了西海龙宫大太子的心神,准备由此为突破口,蚕食龙族下一辈。

    龙族十分看重后辈传承,只要自己将龙族下一辈掌控大半,再配合其他方面给龙族施压,何愁龙族不倒?

    然而,这计划刚刚开始实行,今日好不容易招来了南海、东海、北海龙宫的三位龙王太子,又顺势找来了几位龙族重臣的子嗣。

    他暗中下手,此时刚动了两个不重要的龙臣子嗣,海神就已抵达了此处!

    果然,不愧是能让蚊族女王连续吃瘪的存在。

    “哈哈哈!”

    金蝉子面对龙族三高手包围,却是浑然不惧,犹自大笑几声,赞叹道:

    “海神,你赢了!”

    嗯?

    李长寿心底虽然满是问号,但表面上无比淡定,很随意的笑了笑,目中带着少许不以为然。

    他身后,玉帝和东木公对视一眼。

    东木公眼底满是赞叹,虽然完全不明白海神是如何做到的,但此时绝对不能让陛下看出自己不懂。

    玉帝也是露出淡淡的微笑,似乎一切尽在自己掌握。

    东海龙宫大太子已飞到了李长寿面前,身后也多了一名老者跟随,对着李长寿深深地做了个道揖。

    “海神哥哥!甲今日险些中了旁人算计,多亏海神哥哥赶来及时!”

    李长寿含笑点头,问那老者:“几位为何在此地?”

    那龙族老者忙道:“回海神,是二太子寻到我等,拜托我等前来护卫大太子。”

    敖甲笑道:“原来,海神哥哥早已安排好了!”

    李长寿:……

    这事,当真不是他安排,应是敖乙做的应对。

    李长寿淡定地道了句:“还请各位动手,将此凶兽拿下!”

    “喏!”

    那龙首老者抱拳应答,转身发出一声震天龙吟,包围金蝉子的三位龙族高手齐齐出手。

    金蝉子拈刀轻笑,身形在原地诡异地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已是在有些茫然的北海龙宫太子身后。

    一把薄翼短刃,抵在了这龙太子的脖颈!

    与此同时,几只薄薄的刀刃,出现在了西海、南海龙太子背后脖颈处!

    三名龙太子瞬间被制,那三头远古战龙只得顿住身形。

    见此状,远在千里之外的敖甲,立刻机警地躲到了那位龙首老者身后,在这龙首老者肩头远远眺望。

    金蝉子目光扫过各处,犹自镇定自若,显然此前就已算计好了这般脱身之法。

    他笑道:“贫道擅挪移,有极速,各位想留我怕是有些麻烦。

    海神,咱们不如趁此机会,再谈上一谈。

    上次与海神相谈过后,总觉得是被海神带偏了话语,未能表达心底所想。”

    李长寿淡然道:“我与你没什么好谈。

    金蝉子,你真敢杀这三位殿下?

    你西方是要龙族听命,还是要龙族与你们不死不休。”

    “海神怕是误会了,”金蝉子冷然道,“贫道不过山野闲修客,与西方灵山并无关系。”

    “是吗?”

    李长寿淡然道,“上次道友那大道誓言还在我耳畔,如今怎么就不敢认自己背后靠山了?

    莫非,是已被扫地出门?”

    “笑话!”

    金蝉子冷喝一声,这次倒是谨慎了许多,并未继续分辩。

    正此时,李长寿听到了一缕传声,那嗓音妩媚柔软,又带着少许怯弱,有种刻意营造出的娇花之感。

    “大人,奴家已经到了,您可对海中那条翻肚皮的灵鱼传声,奴家此时就躲在千里之外。”

    却是文净道人已经赶到了。

    一段时间没联系,怎么自称都变了。

    李长寿立刻对那灵鱼传声,叮嘱道:

    “稍后若金蝉子能逃出去,你就趁机救他一把,记得不要展露出自身身形。

    稍后若金蝉子逃不出去,你就不必现身,也就当自己从未来过此地。”

    文净道人顿时传声回答:

    “奴家遵命,大人,西方教也有高手暗中躲藏在此地,还请大人多加小心。”

    李长寿闻言倒是微微一笑,这一点此前已有考虑。

    刚安排好文净道人,又听金蝉子朗声道:

    “海神为何停在六百里外,莫非是怕了?

    若贫道所料不错,海神此时用的还是化身,怎得连跟贫道坐而相谈的气魄都无?”

    ——激将法。

    李长寿淡然道:“与我论道皆英豪,坐而同饮非宵小。”

    ——反激将。

    “好一个皆英豪,”金蝉子反讽一声,“若说宵小,你身后这二人又是何人?

    看他们气息平平,带着少许天庭功德,也不过是天庭小神罢了。

    怎么,贫道莫非连他们都不如?”

    听闻此言,东木公大喝一声:“你这!”

    “哎,”玉帝含笑将东木公的话语打断,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金蝉子。

    李长寿直接骂道:

    “荒谬!可笑!

    金蝉子,你以神通论英豪,却不知贫道所说是德行二字,所言是性情之事!

    看看你这行径,此时以三位殿下性命要挟,还要与贫道坐而论道?

    可以说毫无廉耻,如何当不得那宵小二字?”

    “好你个海神!尖嘴利牙,贫道说不过你!”

    金蝉子目中凶光绽放,话音一落,金光涌动,身影直接消失不见!

    那三位远古战龙,几乎同时对着高空某处挥拳,乾坤动荡、云朵崩碎,但却毫无所获!

    一战龙突然大喝:“海神当心!”

    李长寿心底警兆突起,百丈之外的海面上,诡异地出现一口黑色旋涡,其内射出六道微弱的金光!

    就在这一瞬!

    李长寿自左、东木公自右,齐齐低跃,挡在了玉帝身前!

    李长寿张开手臂,东木公奋不顾身,两人面色都是那般视死如归,就差直接喊几声“护驾”“护驾”……

    玉帝额头挂满黑线,差点直接拍飞了自己的左膀右臂。

    借着李长寿与东木公的遮掩,玉帝手指轻轻一点,一束白光自上而下,罩住李长寿的纸道人。

    就听叮叮几声轻响,六把金色薄刃被白光轻松挡飞……

    玉帝目中又射出两束白光,这白光交汇,凝成一把巨剑,斩入旋涡中!

    旋涡中传出一声的痛哼,有道模糊的身影轻轻震颤,随之与这只漩涡一同消失不见,只有一抔鲜血自空中洒落……

    金蝉子有些凶厉的话语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不曾想天庭之中也是藏龙卧虎,今日贫道领教了!

    藏而不露,暗箭伤人,道友也非英豪,实宵小之徒!

    哈哈哈,哈哈哈!”

    李长寿暗中观察了下玉帝陛下的面色,心底略微抽搐。

    这兄弟还笑,笑什么笑?

    ‘唉,御弟哥哥,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你转世去取经的时候,会被某不愿暴露姓名的天庭卷帘大将摁死九次了……’

    玉帝双目笼罩白光,注视着高空某个方向,对李长寿传声道:“有人接应,让他逃了。”

    “陛下,接应他的是谁?”

    “一名女子,应也是凶兽跟脚。”

    李长寿笑道:“陛下觉得那女子如何?”

    “诶,爱卿不要瞎想,”玉帝正色道,“吾与吾师妹乃天地姻缘之表率,不可行轻浮孟浪之事。”

    李长寿:……

    陛下这话,还真不能细品。


热门小说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三寸人间